轉載 極權中國的中共政權的暴政統治

作者 郭國汀

第壹章:論推翻中共極權專制暴政的合法性

寫於2005年10月10日

“中共是大陸合法的領導力量,中共建立了統治秩序,中共的統治可以維持中國社會的運轉。即便從自然法的角度講,我們有革命的權利,我們也沒有整合社會秩序的能力,中國只能出現民國初年軍閥混戰的局面。”

依“中共是合法的領導力量”推論,中共政權當然合法;其合法理為:①中共建立了統治秩序,可以維持中國社會的運轉;②我們沒有整合社會秩序的能力,(若中共跨臺)中國只能軍閥混戰。進壹步推論則是推翻中共極權暴政的行為構成犯罪!如此結論荒謬絕倫。然而,不但國人,甚至有些民運人士也有此種糊塗認識,因而確有深入研討之必要。本文即是回答:中共政權的本質?中共政權是極權專制暴政嗎?判斷政權合法性的客觀標準?中共政權合法嗎?推翻中共暴政有罪嗎?

壹、中共政權是極權專制流氓暴政
1.中共政權是暴政。

眾多人類思想大哲早已指出:“把意見當作罪惡的政府是最暴虐的政府,因為每個人對自已的思想有不可奪取之權”;  “控制人心(思想)的政府,必定是暴虐的政府”;  “自由判斷之權越受限制,我們離人類的天性愈遠,因此政府越變得暴虐” ; “暴政是行使越權的,任何人沒有權利行使的權力”;  “統治者無論有怎樣正當的資格,如果不以法律而以他的意誌為準則,如果他的命令和行動,不以保護人民的財產而滿足他自己的野心,私憤,貪欲和任何其他不正當的情欲為目的,那就是暴政”!  “暴政本身是盲目的,它容不得知識淵博的人民。禁止議論政府的活動,禁止教育人民,就是管理制度有缺陷的無可爭議的證據”;  “暴政在壹切時代都是自由的敵人,它總是殘酷地迫害那些以自己的著作或演說就壹些最重要的問題啟迪本國同胞的人。只有卑鄙齷齪的人才害怕真理”;  “暴政是以暴力為依靠的非正義的行為”;  “暴君甚至對思想也總是力圖實施暴政,凡與其思想不同者,均被視為不能有生存權力的叛亂分子。專制君主厭惡任何自由思想,且會怒不可遏地予以撲滅”;  “絕對權力是荒謬的,專制和暴政和無政府主義壹樣,不能稱為政體,專制君主和暴君是強盜,土匪,是儧位者”;  “利用暴力剝奪人們最根本的神聖不可剝奪的權利,無異於建立暴政或篡奪權力。這樣的政權已經不算政府,只能算是濫用權力,儧越權力,只能算是搶劫作亂”;  “人們優柔寡斷,漫不經心,聽任事件自流和惡習橫行,在國家中就會到處建立起某種冷酷無情的暴政來”;“暴君統治下的庶民,除了忍耐和懶惰,恐怖同時並存的壹些有用的奴隸品質以外,別無其他德行”。

哲學家霍爾巴赫對暴政的概括最為經典:“凡是力圖滿足私欲,而不遵守自然法和不關心社會利益的政治;凡是利用人民為了自身安全而委托給政府的權力來奴役人民的政治;凡是用不法手段主宰人民的生命,財產,人身和自由的政治;凡是毫無理由迫使人民流血和浪費人民財產的政治;凡是抹殺人類良心,強使人們服從自己的宗教,觀點,成見和偏見的政治;凡是統治者在本身利益需要時,就采取強制手段使法律失效,使人民受摧殘的政治;凡是違反人民意願而力圖統治人民的政治。就是暴政”!

共產黨人以建設無剝削的理想社會為借口,肆無忌憚地用血腥暴力消滅壹切被稱作萬惡之源的私有財產制和有產階級。凡是反對其謬論或對此持疑的所有國民皆被指控為“人民的敵人”,於是實行肉體消滅和剝奪基本生存條件的無產階級專政。共產黨建立起人類歷史上空前絕後的從控制人的腸胃到大腦的無所不在的超級暴政。中共極權暴政剝奪了人民的基本人權,摧毀壹切傳統文明文化宗教習慣,成為人民最兇惡的敵人。 中共依賴蘇聯財政軍事援助,憑借非法暴力顛覆了亞洲第壹個共和民主政府,不但復辟專制,而且陷於比滿清還要殘暴腐敗專制百倍的共產極權暴政的深淵。因此,中共武裝叛亂奪權是逆歷史潮流的社會大倒退,而中共政權是比封建專制更惡劣百倍的極權專制暴政!

在中共暴政下,整整幾代中華民族的文化精英被摧殘壹空,九州生氣消耗殆盡,中國陷入了有史以來最黑暗的歷史時期,國民為之付出了極其慘重的犧牲,經受了“人不成其人”的極端的屈辱和痛苦。 因此,中共政權是貨真價實的暴政!

2.中共政權是極權暴政。依胡適歸納極權主義有20個基本特徵:其中最突出者有三:①絕對性的官方意識形態;②官僚特權集團控制壹切權力,壟斷大眾傳媒、軍隊、國家機器及全部社團組織;③實行秘密警察特務統治。維持極權統治主要依賴:暴力鎮壓、恐怖威脅、欺騙。極權制度現化化表現在三個主要方面。壹是用現代化通訊、交通手段對從大都市到窮鄉僻壤進行無時不在的洗腦和精神控制。人們無法避開聆聽統治者每天貌似公正的訓示、接受精心偽造、閹割具導向性的各種資訊、觀點。長此以往,於潛移默化中消磨掉反抗意識,成為奴隸而不自覺!成為統治者的走狗,或禦用文人。二是實力差距絕對化,沒有組織的民眾對絕對擁有大眾傳播、軍隊、全部的權力組織武裝到牙齒的極權統治者,幾近斷絕了被統治者組織武力反抗的可能。極權制度是用現代化武裝起來的“超級暴政”。 中共盜國竊政57年,強制洗腦馬恩列斯毛鄧江胡主義壹以貫之;中共獨裁壟斷壹切國家權力,精致化的新聞控制與封鎖;厲行黨禁,報禁,言禁,網禁;軍警特公檢法司監獄完全淪為暴政奴役國人的工具;禁絕公民社會,諸如宗教業工會農民協會及各行業協會均強制黨化奴化;行政管理日益黑社會流氓化,秘密警察特務無孔不入的恐怖統治已滲透到全社會各角落。大陸國人在中共極權暴政下,實質上淪為沒有政治權力的猶如《動物莊園》裏的豬那樣的超級奴隸。
3.中共政權是專制暴政。霍爾姆斯精辟地指出“專制制度,以荒謬絕倫的貪心為基礎儧竊政權,它認為當權者的任何旨意對社會都應當是法律”; 專制政體的殘酷統治靠恐怖來鞏固;專制制度總是力求窒息會使人獲得真正自由的觀念,這些觀念使人變得有理性;專制國家的原則絕不是榮譽,因為在那裏人人都是奴隸。人們不知道什麽是榮譽;專制政體需要恐怖,品德是絕對不需要的,而榮譽則是危險的東西。專制制度需要用恐怖去壓制人們的壹切勇氣,窒息壹切雄心。專制國家,政體的性質要求絕對服從。 中共專制暴政下,全體國人被剝奪了基本人權而唯剩下豬權-敢怒不敢言的生存權,人們皆生活在人權毫無法律保障的沒有思想言論信仰輿論新聞結社出版學術自由的可悲的非人奴役之中。
4.中共政權是流氓暴政。無論政治流氓抑或社會流氓,皆以無視道德與法律,不憚天道人倫為特征,社會流氓欺人、竊鉤;政治流氓欺國、竊政。從文革中殺戮婦孺、輪奸女囚、逼迫女“反革命”和公牛交配,到警察屢屢公然強奸法輪功女學員,以殘害女性生殖器為樂,將女性學員集體剝光強行投入男性牢中,太石村毆打記者、教授、任意剝奪人權律師執業權,直至威脅暗殺人權律師高智晟,酷刑人權鬥士郭飛雄,軟禁絕食抗暴人士,無不突顯中共暴政日益猖獗的流氓本性。
5.中共政權是吸血鬼暴政。穆正新先生令人信服地論證:萬官貪汙不抵壹黨竊國。公款養黨是竊國行為,其罪惡程度超過壹切經濟犯罪的總和。養黨費最保守計為兩千二百六十多億人民幣。 此外,鎮壓法輪功每年濫用國庫資金數百億。這些養黨費和鎮壓費皆屬中共濫用民膏民脂的罪惡。
6.中共政權是愚蠢無能下流無恥禍國殃民的暴政
中共政權是壹個極端邪惡毫無人性的暴政。

    ① 竊取大陸政權後,為了維護其獨裁無能的統治,長期不制定法律,不經任何法律程序,監禁、濫殺無辜國民,製造數千萬冤假錯案;
② 強制反科學悖常識的農業集體化,人為制造謀殺性大饑荒餓死四千五百萬中國農民。
③ 強行反人道的計劃生育政策,非法剝奪數百萬婦女和數千萬嬰兒的生命。
④ 強施政治高壓政策,隨心所欲地迫害監禁殺害數百萬萬異議人士;甚至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韙,出動坦克、野戰軍屠城,殺害三千多名大學生和北京市民,鎮壓維護土地權屬的農民。
⑤ 推行反人道的民族宗教政策,殘酷鎮壓不滿暴政統治的少數民族人民。1950年代殺害數十萬維吾爾族人;1975年前用火焰噴射器將整村的維吾爾族人殺害;用大炮轟平整個回民村莊;殺害無數西藏佛教徒。近年來,至少酷刑至死2850名法輪功信徒,酷刑致死10000余名家庭教會信眾,無辜監禁關押勞改勞教數百萬法輪功學員,天主教徒和基督教信徒。
⑥ 奉馬列邪說為國教,摧毀中華傳統文化,禁止各類宗教信仰的傳播,用馬列共產唯物無神論毒化億萬國民心靈和精神,導致國人物欲,權欲,肉欲,色欲惡性膨脹,致使官民道德淪喪、良知泯滅,全民族的道德精神危機已屆崩潰邊邊緣。
⑦ 始終與國際邪惡政權同流,鼓動蘇聯出兵匈牙利,扶持北朝鮮金家流氓王朝,資助野蠻殘暴的紅色高棉,支持古巴卡斯特羅極權專制政權,扶植阿拉伯恐怖主義勢力,暗助薩達姆,背書緬甸,伊朗,蘇丹……。與國際主流文明為敵,貶抑普世價值,對全世界人民犯下了罄竹難書的罪行。
⑧ 制造鎮反,三反,五反,土改,反右,公社化,大躍進,四清,文革,壹打三反,批林批孔,反右傾翻案,四五鎮壓,鎮壓民主墻,六四大屠殺,鎮壓法輪功,教庭教會,異議人士,人權戰士,虐殺八千余萬國民。
⑨ 長期欺騙愚弄國民,強制洗腦精神言論思想控制,導致全民道德墮落,麻木不仁,是非不分,無知愚昧。
⑩強竊國軍為黨衛軍,強盜國庫為黨庫。制造了每26個國民須養活壹名黨政官員的奇跡!
⑾ 跛足改革開放30年,官僚特權階級勾結不法奸商和道德倫喪的知識精英大規模欺詐,奴役,剝削國人,瓜分國有資產銷贓海外,搶劫城市平民房屋,掠奪國有和農民土地,導致耕者無田,工者失業,學童失學,病者無醫,居者無屋。
⑿ 打著人民民主專政的荒謬旗號,搖著穩定壓倒壹切的幌子,從未舉行過壹次合法的自由公開民主選舉,徹底剝奪了全體國民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綜上所述,中共政權是個無德乏能下流無恥罪惡累累罄竹難書的流氓專制暴政,是人民公敵!中共政權是人類文明史上最野蠻殘暴的非法政權。 從中共建政之日起,中國大陸即陷入史無前例的人口大清理時期,即通過壹系列政治運動(鎮反、肅反、三反、五反、整風、反右、四清、文革、壹打三反等等)動用黨政軍警特公檢法司監獄全部國家暴力機器及工農商學兵全社會力量反復清洗,,旨在把社會上壹切反抗或不屈服共產黨極權統治的人,當做階級敵人(即地富反壞右黑九類)鎮壓,從肉體到精神徹底清除:或殺,或關,或管,或強勞,或流放大西北,如今則流放海外;經反復清洗後的幸存者,才被黨恩準為“人民”,實質上淪為沒有獨立思想缺乏創造精神無工作積極性的奴隸,因而全社會生產力受到巨大損害,這正是所有社會主義國家皆國窮民貧的根本原因。

二、判斷政權合法性的公認標準

政權是否合法,應符合普世的標準;若無公認的標準,必然陷於公理婆理之虛無主義的陷阱。當代國際社會公認的標準乃是:主權在民,政權的合法性源於人民的同意授權,此種同意授權唯有通過定期公開公正不受暴力威脅的自由選舉證明。

就政治的性質而言:有傳統專制政治與現代民主政治及工具性政治與目的性政治之分;中共自稱是‘共和’國,自欺是‘人民民主’制,因而不適用傳統專制政治標準;若適用現代民主政治標準,則中共從建政之日迄今從未獲得合法性證明。就政權的合法性評判標準而論,有暴力、政績、道義、價值判斷、事實判斷、天命、政治選舉、非常時期、正常時期、無產階級專政理論、毛澤東之代表占人口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民的利益、為人民服務、做人民的公仆等等。“六?四”大屠殺,既扼殺了中國社會和平改革的最後希望,同時毀掉了中共本身;至此,中共執政的合法性業已徹底喪失。中共政權的茍延殘喘已完全靠暴力,秘密警察和黑社會流氓手段高壓維系,它的謊言和欺騙不再靈驗。

暴力並非政權合法性的標準,否則純屬強盜邏輯;政績也非政權合法性標準,何況中共的所謂政績,禍國殃民性質遠比造福人民大得多,在中共暴政下,造成全社會政治經濟,道德信仰、生態環境危機三危並臨,實在談不上什麽政績;依道義價值判斷,中共不具絲毫合法性,它奪權靠暴力謊言和欺騙,維持政權依賴暴力謊言恐怖,因而毫無道義基礎可言;從事實層面看,中共政權在奪權之初表面的合法性基礎 稍加分析也不能成立,因為它是建立在信息壟斷封鎖愚民政策基礎上的,是在受欺騙的情況下,信息不通人民處於無知狀態下的同意,因而並非真實意思表示;而受騙的非真實意思表示自始無效;因此即便從事實本身分析,中共從執政之日即不具備合法性! 天命說對中共政權更不適用,中共極力主張唯物無神論,建政後幹盡了欺天悖理誹謗上帝詆毀神靈毀滅傳統宗教文明道德習慣的勾當;至於非常時期說同樣不能挽救中共,首先非常時期說本身不能成立,除非對所謂正常與非常時期有明確的定義,不具可操作性;如果奪權之初或當時或建政後壹段必要時期可稱之為‘非常時期’的話,中共早已進入正常執政時期,因而必須還政於民!至於無產階級專政與人民民主專政或毛氏95%人民實行民主對5%敵人實行專政之論,更是荒唐至極;因為論煽動仇恨鬥爭,且該5%的敵人是不確定的,任何人隨時可以成為敵人因而被中共專政!因此依現代法律原則和民主政治本意,政權合法性的唯壹標誌即主權在民,即政權的合法性源於人民的同意授權,此種同意授權必須經過定期的在不受暴力威脅利誘的情況下,公開自由選舉得以證明。凡是不經定期公開自由選舉,憑暴力欺騙恐怖手段獲取和維持的政權,均不具有合法性。因此,中共政權始終不合法,這正是中共始終強行黨禁、報禁、言禁和網禁的根源。
三、中共政權始終是個非法政權
1.中共政權依國際法和普世公認的法律原則屬不合法的政權

    如果依中共獨裁泡制的“法律”,中共政權可能是合法的。世上決沒有當權者自定已之政權不合法之理。政權是否合法有國際公認的標準,其唯壹的標準乃是:主權在民。凡符合該標準的政權即合法,反之,則不合法。
1776年《美國獨立宣言》莊嚴宣告:“政府之正當權力,是經被治理者的同意而產生的。當任何形式的政府對這些目標具破壞作用時,人民便有權力改變或廢除它,以建立壹個新的政府;” “當追逐同壹目標的壹連串濫用職權和強取豪奪發生,證明政府企圖把人民置於專制統治之下時,那麽人民就有權利,也有義務推翻這個政府。” 該宣言首次以法律文件的形式明確政府權力源於人民的同意。壹旦政府或政權違背國民意誌,人民即有權廢除或推翻該竊權的政府;人民有權利也有義務推翻專制政權。
1789年《法國人權與公民權宣言》明文:“整個主權的本原根本上乃寄托於國民。任何團體或任何個人皆不得行使國民所未明白授與的權力”。 這裏重申了主權在民的原則。任何違背國民意誌的政權肯定非法。
1948年《世界人權公約》肯定:“人民的意誌是政府權力的基礎;這壹意誌應以定期的和真正的選舉予以表現,而選舉應依據普遍和平等的投票權,並以不記名投票或相當的自由投標程序進行。” 國際公約和國際慣例是對國際社會成員有普遍約束力的國際法,中國不能例外。據此政權合法性的唯壹依據是人民的自由意誌。凡是充分體現該國人民意誌的政權即是合法的,反之,凡是違背國民意誌的政權即非法。而證明國民意誌的途徑和程序必須是:“以定期的和真正的選舉”,“選舉應依據普遍和平等的投票權以不記名投票或相當的自由投票程序進行”。質言之,只有經過全體國民在公平公開自由的基礎上定期投票選舉產生的政權才具有國際法意義上的合法性。國際法的效力高於內國法,中國是該公約的締約國,其法律效力高於內國法;中共自1949年通過暴力和欺騙盜國竊政以來,迄今未舉行過任何符合上述法定要求的全民公投選舉。因此,中共政權肯定不合法!上述國際法原則實際上源於《美國獨立宣言》《法國人權與公民權公約》及西方人文思想家的思想。
即便按中共制定的法律,中共專制暴政也不合法。《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壹切權力屬於人民。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人民依照法律規定,通過各種途徑和形式,管理國家事務,管理經濟和文化事業,管理社會事務。” 亦即,中共自已制定的憲法亦不得不承認:中國的壹切權力屬於人民。然而在中共壹黨專制暴政下,這壹切僅成為口頭上的權利而沒有任何實質及程序上的保障。中共以虛偽至極的人大及完全虛假的選舉盜國竊政,全體國民被欺騙愚弄卻在暴力恐怖統治下,要麽壹無所知,要麽忍氣吞聲,或者麻木不仁甘願做奴隸。
2.依古今中外思想家的思想中共專制暴政絕對非法

孟子雲:“聞誅壹夫紂矣,未聞弒君也。”又說“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 ‘殘’,殘賊之人謂之‘壹夫’。 孟子之論可謂至論。暴君甚至不能視為君王,僅是‘殘賊之人’,依理推論暴政當然不能稱做合法政權。推翻暴政天經地義,實乃天賦人權。
陳爾晉先生認為:國家主權只有來源於「主權在民」的原則,經過無暴力威脅之政黨競選公民普選而產生的國家政權,才是國家主權的合法代表者。建立在暴力與欺騙基礎之上的政權,鎮壓人民奴役人民,剝奪異已公民的政治權利,實質上是否定和反對人權的國家機器,根本不具有代表國家主權的合法性,中共政權實質上不合法。
袁紅冰先生指出:人民意誌是政治權力的基礎,人民意誌必須通過定期的、自由而真實的選舉產生──這是現代社會公認的政治權力合法性的理念。靠國家恐怖主義維持極權統治的中共政治沒有任何合法性。未經人民選舉的中共政權,是非法的權力。

倪育賢先生論證:中共政權完全不合法。共產黨政權是殘殺人民,剝奪人民基本權利的政權;共產黨是左翼法西斯,法西斯是右翼共產黨;共產黨的宗旨是用暴力奪取和維持其政治寡頭的特權,共產黨政權的特征是其非法性。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林培瑞教授認為,“合法性概念嚴格地講,是被統治的人民承認統治他們的力量是合法的。意即,我不壹定同意妳的任何行動,但我承認妳采取措施是合法的。在民主社會,如選舉出的總統侵略別的國家,選民可以不同意這個行動,但還是同意它的合法性。這個概念很難用於共產主義國家,因為其沒有原本意義的合法性。”
美國布魯金斯研究院東亞政策研究所所長季北慈(Bates Gill)教授認為,“北京政權合法性的真正依據,跟共產主義無關,而是它較成功地推進了中國的社會經濟轉型,維持了社會的穩定。 其次,中國沒有可以替代現任掌權者的人,中國是壹黨執政,而執政黨相對比較成功而已。”  南郭以為所謂‘成功推進社會經濟轉型’之說並不成立,中國社會實質上已演變成四不象的官僚特權缺德奸商與無行文人壟斷專制法西斯社會;中共維持的‘穩定’是暴力恐怖高壓專制下的暫時穩定,潛伏著巨大的社會政治危機;至於‘沒有可以替代現任掌權者’之說更屬混淆視聽的歪理;民運誌士及民間德才兼備比中共官員能力強得多,品德高尚得多者大有人在;中共執政水準之差空前絕後。
綜上所述,中共政權始終是壹個非法政權。其奪取政權靠暴力和欺騙,維持政權仍依賴暴力謊言和恐怖,完全沒有人民的自由意誌支撐,根本違背主權在民的國際公認的政權合法性原則,完全不符合《憲法》規定之“中國壹切權力屬於人民”的明確規定。自1949年建政以來,中共從未舉行過任何自由公正的普選。正因為中共當權者深知其政權不具有合法性,故其蠻橫無理長期拒絕公開自由普選;野蠻實行黨禁、報禁、言禁和網禁;獨裁操控司法,封鎖新聞,強制洗腦,強暴國民精神心靈,劫持國軍成黨衛軍,盜竊國庫成黨庫,對國民實行特務法西欺統治,導致國民除了獨裁者之外,上自中共最高黨魁下次平民百姓無壹生活在毫無法律保障的奴隸恐懼之中。因為壹旦開放黨禁、報禁,司法獨立,新聞自由,軍隊國家化,中共專制暴政必將迅速跨臺。靠謊言暴力恐怖支撐的非法政權因其完全沒有合法性更無任何民意基礎,當然無法長期維持。
四、推翻中共極權專制流氓暴政是替天行道
1.人民有權推翻暴政。英國哲學家休謨認為:“壹個生於專制政府之下的人對它沒有忠順的義務”.  彌爾頓主張:“人民完全擁有廢除和處死暴君的神聖權利”。 狄德羅強調:“反抗暴君政治的起義是正義的”。 摩萊裏指出:“專制政體的殘酷統治靠恐怖來鞏固;專制制度總是力求窒息會使人獲得真正自由的觀念,這些觀念使人變得有理性;專制國家的原則絕不是榮譽,因為在那裏人人都是奴隸,人們不知道什麽是榮譽;專制政體需要恐怖,品德是絕對不需要的,而榮譽則是危險的東西。專制制度需要用恐怖去壓制人們的壹切勇氣,窒息壹切雄心。專制國家,政體的性質要求絕對服從”。  霍爾巴赫強調:“不取得人民同意的權力是不合法的,因為人民只能服從合乎人性的法律,並且不能放棄自己的福利,所以社會不能容忍壓迫壓榨,人民有權收回他們交給國王(即政府)的權力,有權用武力反抗壓迫自己的暴力”。 “當統治者頒布的法律危害人民或違反人民的意願時,人民有權對該法律提出抗議,有權取消統治者的全部權力,有權反對他的瀆職罪行”。 “利用暴力剝奪人們最根本的神聖的,不可剝奪的權利,無異於建立暴政或篡奪權力。這樣的政權已經不算政府,只能算是濫用權力,儧越權力,只能算是搶劫作亂”。 1776年《美國獨立宣言》實質上將上述哲學家和法律思想家們的哲思上升為法律並莊嚴宣告:“政府之正當權力,是經被治理者的同意而產生的。當任何形式的政府對這些目標具破壞作用時,人民便有權力改變或廢除它,以建立壹個新的政府;” “當追逐同壹目標的壹連串濫用職權和強取豪奪發生,證明政府企圖把人民置於專制統治之下時,那麽人民就有權利,也有義務推翻這個政府。”

前已論證,中共政權是壹個地地道道的極權專制流氓暴政,因此推翻中共暴政不但完全合法,而且是替天行道!

2.推翻中共專制暴政的必要性。首先,清除吸血鬼,解除強加給中國人民的沈重負擔。其次,清除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精神,心靈,思想三座大山,使國人獲得身心靈魂精神的真正自由;再次,清除捆綁中國人民想象力創造力的精神枷鎖;第四,唯有徹底唾棄中共,中國人才有可能真正實現思想、信仰,言論、出版、輿論、新聞、結社、講學、教育和學信的自由。第五,唯有推翻中共暴政,中國才能真正走上自由、人權、法治、憲政、民主的道路。第六、唯有推翻中共暴政,中華文化文明民族精神才能真正復興與重建。第七、中共暴政絕無實質改良的任何可能。對此李天笑博士指出:中共的殺人史、謊言史、搞運動史、整人史等每壹個歷史都證明中共壹直在重蹈覆轍,狗改不了吃屎,因此中共是不可能改良變好的。中共內部是壹個逆向淘汰機制。中共的洗牌規律是“兩頭”清理,即有正義感的人士和罪惡昭彰的惡人都被洗刷出去,留下的都是非常尖滑的惡人。能在中共的逆向淘汰機制中生存和上升到高層的壹定是最善於偽裝的,最能壓抑和泯滅良知的。中共的逆向淘汰機制使中共成為充滿惡人的黑幫,而社會精英在蛻化為中共幫兇後又加強了中共的自我保護和統治,使中共每壹次表面的改良都成了對罪惡的掩飾,從而使真正的改良成為不可能。

3.推翻中共專制暴政的可能性。《特權論》從制度根源和理論高度掘了共產邪教的祖墳,《九評共產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誰是新中國》,《紅色紀念碑》,《自由在落日中》,《悲愴的靈魂》分別從各角度揭批了中共暴政的罪惡,使廣大國人認清了中共的流氓真面目;民運人士幾十年如壹日的英勇頑強鬥爭,法輪功十年不屈不撓英勇和平抗暴,人權律師群雄的堀起,新聞媒體自由戰士風起雲湧,法律人積極參與公民維權,工人農民城市貧民如潮如湧的維權抗暴運動,風起去湧的退黨大潮,席卷全球的絕食維權抗暴運動,標誌著全民已經開始覺醒,中共流氓本質已經徹底曝露;海內外民運力量大集結,全球正義力量的聲援支持,中共早已喪失精神、道義、理論資源,徹底淪落成為壹個犯罪利益集團。維系整個官僚特權階層的動力僅剩下赤裸裸的物質利益,因而中共暴政實際上極為脆弱,而大陸中國猶如到處堆積如山的幹柴烈火,猶如火藥桶,壹有風吹草動,搖搖欲墜的中共政權隨後可能壹夜之間崩潰,中共內部業已成為朽木腐肉無可救藥,摧枯拉朽的最後壹擊迫在眉睫,這壹切為徹底唾棄中共,終結中共專制暴政提供了堅實基礎。

4.推翻中共專制暴政的合法性。鑒於中共政權是壹個反人性反人類反道德無恥下流野蠻殘暴的極權專制流氓暴政;鑒於中共是壹個以暴力謊言竊取的非法政權;鑒於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共政權決不等於中國國家政權;鑒於推翻暴政乃天賦人權,因此推翻中共專制暴政不但完全合法,實乃替天行道,更屬正義公道之舉。必須強調:中共政權與中國國家政權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前者是中共壹小撮官僚特權犯罪分子采取不正當手段非法竊取劫持的政權;後者是依法屬於全體中國人民的國家政權;因此推翻中共暴政不過是還政於民,還權於民的正義之舉。歷史已經到了公開為推翻中共暴政正名的時刻。過去對於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或顛覆國家政權罪名追究刑事責任的政治異議人士,律師往往不敢理直氣壯地為之抗辯,大多僅在當事人沒有顛覆國家政權的故意,沒有顛覆國家政權的行為,沒有煽動用暴力推翻國家政權等方面做軟弱無力的抗辯。清水君僅因壹篇《顛覆無罪,民主有理》短文,就被中共專制法院枉法無罪重判12年;杜導斌僅因壹篇顛覆文字被捕被判。張林、楊天水、李智、羅永忠、何德普等皆因為公開批評中共而被強加煽動或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關被判刑。實質上皆屬枉法裁判,然而在中共跨臺之前,此種強行指鹿為馬的胡判還將繼續。
結論:中共政權是極權專制流氓暴政,依國際法和現代法律原則及精神中共政權是壹個非法的政權,而推翻專制暴政是人民的天賦權利;因此推翻中共專制暴政完全合法純屬替天行道。




第二章:駁中共政權合法論

寫於2010年10月10日

為中共政權的合法性辯護的論點,大體上有如下幾種:(1)中共建立了有效的統治秩序;(2)若中共跨臺,中國必將大亂;(3)中共的基本結構已改變可以改良成自由民主制;(4)革命將導致新的暴力專制;(5)中共政權是用千百萬人的生命換來的;(6)武裝鬥爭的勝利和強大的國防軍事力量;(7)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個人魅力;(8)馬列主義意識形態的力量;(9)中共在長期的革命中積累了巨大的組織資源;(10)領導人民進行社會主義改造和建設事業,取得了偉大成就;上述十項即是中共政權合法論的主要依據。然而,稍加分析便可證明,上述論點不是因為無知就是出於糊塗或是由於奴才心態,而為中共塗脂抹粉的謬論。茲分析如下:

壹.建立統治秩序者並不必然合法

“強力並不構成權利,人民只對合法的權力才有服從的義務” 建立統治秩序維持社會運轉並非政權合法性的標準,此論不過是成王敗寇的強盜邏輯的另類表述。

現代國際社會政權合法性的唯壹的標準在於是否符合主權在民的現代法理。因為土匪惡霸流氓獨裁專制者憑借暴力欺騙同樣可以在其勢力範圍內建立穩定的統治秩序,照樣可以維持社會運轉。只不過在此種土匪惡霸流氓獨裁專制者統治下的人民根本沒有人的尊嚴,沒有人權,而變成奴隸,過著毫無人權,沒有幸福可言的非人生活。正由於此種統治不具有合法性,人民有權也有義務推翻暴政的統治秩序。

中共依賴蘇聯支持發動武裝叛亂推翻合法的中華民國政府,用暴力欺騙手段盜國竊政以來,雖然對中國大陸實行了有效的暴力欺騙恐怖統治,但其是以非法剝奪全體公民的思想信仰言論出版輿論教育學術自由權等基本人權及實質剝奪全體國民的選舉與被選舉權為巨大代價的。正由於中共明知其統治的非法性,故長期以來濫用黨禁報禁言禁網禁及強制洗腦方式,進行愚民專制統治。依據自然法和國際法,人民有權以自由公開的選舉委托授權政府;而政府必須按照人民的意誌維護大多數人的利益的同時,保障少數人的利益並尊重其意見。人民有權采取和平或其他方式推翻違背人民意誌的暴政;因此推翻中共專制暴政,僅是行使還政權於民的天賦權利。

二、中共跨臺中國並不必然出現軍閥混戰局面,中國人民沒有了中共的恐怖暴力統治,必須會有美好的明天

沒有中共,中國會大亂。這是中共故意混淆是非攪亂人們思維的謬論。首先,海內外民運人士日益發展壯大為接管國家政權準備了後備力量,原國家管理機關行政人員中有不少有真才實學者;黨禁報禁開放後,中國大陸迅速誕生上百個政黨不足為奇,反對黨之所以目前壹時半會似乎力量不足,是因為長期黨禁所致。然而中華民族是世界上最聰慧吃苦耐勞能幹的民族之壹,中國人民完全有能力和智慧自治,根本無需缺德乏能野蠻殘暴的中共來實行極權專制統治。

當今中國在中共61年愚蠢至極的無能統治下,每26個國民必須養活壹個黨政官員!中共強加在中國人民頭上的沈重負擔,按最保守估算僅共黨官員工資壹項每年高達三千億人民幣!黨政官員的公車消費壹年耗資超過三千億元!黨政官員出國“考查”壹年耗資三千億元!公車消費三千億元!吃喝二千億元!因此,清除吸血鬼般的惡魔附體中共,於國於民百利而無壹害!

正由於中共對國家權力的壟斷占有,才造成中國嚴重的官員腐敗,造成中國深刻的政治危機,同時嚴重抑制了中國的經濟發展。沒有共產黨之前,中國雖然有戰亂瘟疫等天災人禍,分合交融,內憂外患,但大部分期間是和平的。在和平年代,從來沒有共產黨制造的那麽大,那麽慘烈的亂子。歷史上任何開國元勛,殺人是為了奪取江山,打下江山後都知道讓人民休養生息,只有毛澤東和共產黨奪取江山後以革命的名義爛殺無辜。
中共倒臺中國不會大亂,因為:
中國軍隊的文化素質和民主素養正在提高。以劉亞洲將軍為代表的很多年輕的軍官們已經清楚地認識到壹黨專制是死路,中國必將走向自由民主。中國軍隊壹旦國家化,就會成為社會變革的穩定力量。
中國的民主勢力正在崛起。中國海內外的民運組織,雖然經歷了內鬥分裂,遭受到共產黨殘酷打擊,目前人數不多,氣勢不大,但是民主運動代表了中國和人類的發展方向,手中有真理,已經逐漸形成了壹個比較穩定的領導集團,對民運的競爭與合作有了許多共識,海內外各民運組織之間建立了比較密切的聯系。民運組織必將有氣魄,有能力,主導中國社會變革進程。
有第壹共和國的旗幟作為號召。第壹共和國在中國大陸雖然被共產黨顛覆了,但還存在於臺灣,取得了經濟奇跡和政治奇跡,舉世屬目。不管臺灣方面有無重登大陸政臺的雄心壯誌,大陸的民運勢力在必要時,可以統和在第壹共和國的旗幟下,避免重大紛爭。
有宗教信仰團體和人士的配合與支持。近20多年來,中國的宗教信仰有了長足發展。基督教,佛教,道教和法輪功等發展很快。特別是法輪功的發展,是壹個地地道道的神跡。法輪功學員已經有上億人,堅持真善忍的信念,寧死不屈,是穩定社會的中間力量。
有臺灣和香港民主制的成功經驗作為樣板,能得到臺灣和香港政府和民眾的大力支持。
世界民主潮流勢不可擋。中國的民主化有利於全球和平發展,將會得到西方民主國家和聯合國的大力支持。
中國也不會分裂。中國的少數民族問題比前蘇聯輕。絕大多數少數民族人口稀少,且大多業已漢化,與漢族的關系密切,經濟上各民族互補關系很強。中國民主化以後,各民族各地區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都有高度自治權。中國的民運團體已經同少數民族的異議人士和民運組織進行了壹些溝通和協商。我們相信中國的民族問題能根據人權至上的原則得到合理解決。
三. “由於中國共產黨基本結構的改變,民運應當與共產黨構成朝野良性互動的關系”

倪育賢先生正確地指出:共產黨追求的從來不是民主自由,其極力主張用革命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國家機器,以建立無產階級專政社會。根據列寧的經典解釋,無產階級專政就是“共產黨領導的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政權” 把追求民主自由的桂冠套在民主自由最兇惡的敵人——共產黨的頭上,是壹種歪曲基本歷史事實的惡作劇。改良主義在中共業已全面墮落成貨真價實的專制流氓暴政犯罪利益集團的今天絕對行不通。袁紅冰先生在其《改良還是革命》文中已作令人信服的蓋棺定論。

四.革命並不必然導致暴力專政

有壹種論調認為:共產黨走上專制獨裁是由於他們推行暴力革命的結果。因此,有些人擔心革命會引起新壹輪的暴力專制。然而這純屬本末倒置。 歷史事實雄辯地證明,世界大多數文明大國的民主自由制度的確立幾乎都是通過革命暴力武裝奪取政權的道路才最後成功的。倪育賢先生正確地指出:在通過壹個特定的社會改革運動之後建立什麽性質的政體這個問題上,起決定作用的是這個運動本身的性質,即這個運動要達成的目標。共產黨的本質可以用壹句話加以總結,亦即:它是壹個用武裝暴力剝奪人民基本權利以維護其特權統治的法西斯犯罪利益集團!壹概否認暴力革命之論,實際上混淆了正義戰爭與非正義

    五。中共政權是用千百萬人的鮮血和生命換來的因而是合法的

此論純屬強盜邏輯。古希臘哲人德莫克利特有句千古傳頌的名言:“我寧可在民主制度下受窮,也不去專制制度下享福。”它簡潔地道出了制度合法性之源的優劣——來自道義的合法性遠優於來自暴力及政績的合法性。

六、混淆是非的無恥謬論

壹位匿名禦用文人搜腸括肚找出中共執政的合法性資源有如下五項:第壹,武裝鬥爭的勝利和強大的國防軍事力量的存在(暴力)。第二,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個人魅力,特別是毛澤東的魅力(偶像)。第三,馬列主義意識形態的力量(邪說)。第四,中國共產黨在長期的革命鬥爭中積累了巨大的組織資源(人力)。第五,建國以來我黨領導全國各族人民進行社會主義改造和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在經濟、社會、政治、文化領域取得了偉大成就(政績)。該作者接著大言不慚地說:總之,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大陸執政的合法性資源極為豐富,其合法性基礎十分鞏固。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近代中國社會發展的必然結果,是廣大中國人民群眾的最終選擇。

上述“極為豐富”的合法性資源“十分鞏固”的合法性基礎的所謂五大資源居然是:暴力、偶像、邪說、人力、政績!無壹是國際公認的合法性標準諸如:道義、民主選舉、主權在民。由此可見,中共厚顏無恥到了不知羞恥為何物之境。聲稱中共領導是中國人民的“最終選擇”,好比土匪強搶良家民女為妻卻說是這個民女最終選擇了土匪為丈夫!充其量僅能說,因為共產黨打贏內戰,中國人民別無選擇被迫接受共產黨的統治。然而時過境遷,即便當年國人上當受騙被迫接受中共,現時的條件與環境早已今非惜比。豈有壹次性終身選定之理。
結論:中共政權是極權專制流氓暴政,判定壹個政權合法性的唯壹標準乃是主權在民,而主權在民則體現為以在公平公正的條件下定期公開全民選舉決定政權歸屬,依國際法和自然法中共政權肯定是壹個非法的政權,推翻專制暴政是人民的天賦權利,推翻中共專制暴政完全合法純屬替天行道。




第三章:判斷壹個政權合法性的公認標準

壹個政權是否合法,要看以何種標準衡量。若沒有壹個公認的標準,即無法得出普遍公認的結論,必然陷於公理婆理之虛無主義的陷阱。盡管眾說紛紜,壹個公認的標準乃是:主權在民,政權的合法性源於人民的同意授權,此種同意授權唯有通過定期公開公正的不受暴力威脅利誘的自由選舉證明。

1.張英紅認為:政治可分為傳統專制政治和現代民主政治。前者的理念是控制和唯我獨尊,手段是強權、人治、壟斷和鏟除異己,結果是政治鬥爭的失範化、殘酷化、血腥化和民眾的馴服、奴役;後者的理念是自由和普遍平等,手段是民主、法治和平等競爭,結果是政治博弈的有序化、理性化、非暴力化和民眾自由的實現、人權的保障。

2.劉宗正提出:政治分為目的性政治與工具性政治。前者統治者具有愛人民與關懷土地的特質;後者統治者不具有愛人民與關懷土地的特質。只有經由人民直選所建立的政府,才具有本土政權的特性;凡是非經由人民直選所建立的政府,不是專制政權,就是外來政權。所謂的專制政權,具有“內部殖民”的特質,屬於類殖民的政權;所謂的外來政權,具有“外來殖民”的特色,屬於殖民地的政權。
3.劉曉波主張:中共從執政之日起,其政權的合法性首先是靠暴力、其次是靠政績來支撐的,卻從來沒有穩定的道義來源。 絕大多數中國民眾對中共執政的合法性的否定並非基於民主價值而是基於傳統觀念,他們所期盼的主要是政府的廉潔、公平和有效率;包括知識份子在內的大多數民眾對民主的價值尤其是民主化的程序規則知之甚少,對中共統治帶來的災難,多數人都不曾從制度層面去檢討其原因。

4.雪球先生指出:共產政權既然反對神的存在否定天命,又反對西方的政治選舉制度,那麽其權利合法性的證明靠的是馬克思編造出來的、無需科學證明的共產主義烏托邦,共產黨因自稱代表“壹切階級社會掘墓者的無產階級”而自動獲得權力。由於共產黨政權存在著權力合法性來源的騙局隨時都有穿幫的可能,所以它們反對民主、實行黨禁、鉗制輿論、禁錮思想、鎮壓壹切反對派就順理成章。
5.王潤生說道:政權否合法有價值判斷與事實判斷之分,前者即根據壹定的價值標準,判斷該政權與該價值是否吻合;後者即觀察該政權管轄下的絕大多數人民是否承認該政權的合法性(代表性)。如果以民主為政權的合法性之價值標準,中共從執政之初便不具有合法性。但問題是,當時絕大多數中國人並不懷疑它的合法性,他們接受甚至自願地選擇了它,雖然這個選擇過程沒有經過壹套嚴格的程序。從事實這個層面看,中共政權在產生之初是具有合法性基礎的。

6.吳中英寫道:“權力黨”,是指掌握、占有或壟斷國家權力的政黨。而“政黨領導國家政權”,就是政黨對國家權力的占有或壟斷的壹種方式。 政黨是壹個政治組織。而國家,也可以說是壹個獨壹無二的壟斷的政治組織。如果不受其他國家或政黨的控制,那麽,他就是壹個獨立的政治組織。也就是說,政黨與國家是兩個相互獨立的政治組織。所以,政黨占有國家的權力,就像是壹個人占有另壹個人的權力。在國家的非常時期, 國家不能獨立地、很好地實施自己的權力,為了國家的權力可以更合理地實施、更好地實現,為了國家可以有更好的發展方向等等,可以讓政黨占有或壟斷國家的權力。這就是政黨合法地占有了國家的權力。但是,在國家的正常時期,國家完全能夠獨立地、很好地實施自己的權力,那麽,不管政黨以任何理由占有或壟斷國家的權力,都是非法的。這就是政黨非法侵占了國家的權力。因此,在國家的正常時期,“權力黨”的存在是不合理的、是非法的。 

歸納上述各種主張,就政治的性質而言:傳統專制政治與現代民主政治及工具性政治與目的性政治之分;中共自稱是共和國,也自欺是人民民主制,因而肯定不能適用傳統專制政治標準;適用現代民主政治標準,則中共肯定從建政之初迄今從未獲得合法性證明。就政權的合法性評判標準而論,則有如下幾種:暴力、政績、道義、價值判斷、事實判斷、天命、政治選舉、非常時期、正常時期、列寧主義提供的合法性價值觀是無產階級專政理論,毛澤東則將之修改為易於為具有傳統意識的中國民眾接受的壹套準則:代表占人口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民的利益,為人民服務、做人民的公仆等等。“六?四”大屠殺,既扼殺了中國社會和平改革的最後希望,同時毀掉了中共自己。至此,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在國人心中徹底喪失。中共政權的茍延殘喘已經完全靠暴力和黑社會流氓手段高壓維系了,它的謊言和欺騙業已失靈。

暴力並非政權合法性的標準,否則純屬成王敗寇的強盜邏輯;流氓強盜依賴暴力同樣可以建立起有效的統治,但並不能因此而自動獲得政權的合法性。況且此壹時彼壹時,壹切因時間地點條件為轉移。

政績也非政權合法性標準,希特勒法西斯統治的政績可謂輝煌但決不能因此證明法西斯黨的合法!何況中共的所謂政績與法西斯德國根本無法相提並論,其禍國殃民性質遠比造福人民大得多,在中共專制暴政下,造成國人道德、信仰、生態危機三危並臨,實在談不上什麽政績;

就道義價值判斷,中共完全不具絲毫合法性,它奪權靠暴力謊言和欺騙,維持政權還是靠暴力謊言恐怖專制,毫無道義基礎可言;

從事實層面看,中共政權在產生之初表面的合法性基礎 稍加分析也不能成立。因為民眾接受中共統治的事實是建立在信息壟斷封鎖愚民政策基礎上的,實質上是在受欺騙的情況下,信息不通人們處於無知狀態下受中共欺騙宣傳誤導下的同意,因而並非真實意思表示;而受騙的非真實意思表示自始無效。因此即便從事實層面判斷分析,中共從執政之初即不具備合法性!更不用說中共執政57年從未舉行過壹次真正意義上的自由選舉!

古代社會的天命說標準對中共政權更不適用。中共極力鼓吹無神論,中共建政後幹盡了欺天悖理誹謗上帝詆毀神明毀滅傳統文明道德的勾當;因此用天命來為中共合法性辯護顯然對不上號;

至於非常時期說同樣不能證明中共政權的合法性。首先該非常時期說本身不能成立,除非對所謂正常與非常時期有明確的定義,難以實際操作;如果奪權之初或當時或建政後壹段必要時期可稱之為非常時期的話,中共早已進入正常執政時期,因而必須還政於民!

無產階級專政與人民民主專政或毛氏95%對人民實行民主對敵人實行專政之論,更是荒唐至極;因為該理論並非真理,僅是人為提出的壹種謬論而已;它煸動仇恨鼓動鬥爭,至於5%的敵人是不確定的,實質成為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奴才標準,任何人只要不隨獨裁專制者之意隨時可以打成敵人因而被中共專政!劉少奇,鄧小平,林彪,王張江姚四人幫在文革中的下場,胡躍邦,趙紫陽在鄧小平時代的遭遇皆是明證;

現代民主政治政權合法性的公認標誌即是主權在民,政權的合法性源於人民的同意授權,此種同意授權必須經過定期的在不受暴力威脅利誘的情況下,公開自由選舉得以證明。凡是不經定期自由選舉,憑武力暴力欺騙恐怖手段獲取和維持的政權,均不具有合法性。既然中共自建政以來從未舉行過任何壹次真正意義上的公開自由選擇,既然中共迄今無法證明其政權獲得了中國人民的同意授權,因此,中共政權實質上始終不合法,事實上中共自已始終對自已非法竊取的政權合法性缺乏自信也不敢相信,這正是中共始終強制實行黨禁、報禁、言禁的根源。
1
分享 2020-10-14

2 个评论

共匪沒有統治中國的合法性,共匪沒有資格統治中國。
共匪欠下的血債太多了,共匪不會自上而下的促進中國的民主化。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