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儒教極權文化的本質

作者 關敏

中國的傳統文化以儒家文化為主,儒家文化毒害中國人最深,中國會有幾千年的專制歷史,如果要在文化因素的角度分析,不難發現與儒家思想有關。中國人為什麼缺乏民主素養與公民意識,基本上與中國的傳統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有關。幾乎所有中國歷史上出現過的專制統治,都與儒家文化的思想內涵有關。認清儒家文化的邪惡本質,已經成為反共人士必須要做的工作了。中共當局在中國推崇儒家文化是為了鞏固極權統治,究竟儒家文化對於產生威權統治與極權統治有怎洋的推波助瀾的作用,下面我們就具體分析壹下儒家文化的本質。

儒教社會無正義

1.儒家無正義
春秋以來,中國人只有功利原則,不講普遍正義,以成敗論英雄,以仁德為工具,以強人為依歸。這種民族心理,從根本上阻礙著民主化的進程,造成了動亂和專制的惡性循環。
葉公語孔子曰: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證之。孔子曰:吾黨之直躬者異於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
親親相隱,人之常情,情有可原,但這扭曲絕不是正直。可孔子竟顛倒黑白地說“直在其中矣”,妳幹壞事就幹嘛,竟厚顏無恥地把幹壞事說成是“正直[義]的”。自此之後,就開創了中國人壹種很惡劣的傳統:即,到底什麽是正義、真理,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們可以隨心所欲地將自己想要達到的目的解釋成是“正義”。可見,儒家文化邪惡虛偽得令人發指。《論語》裏沒有壹個“真”字,更談不上追求真理、追求自由了。
有人說:孔子主張親親相隱,不能因壹時的公義毒害人的自然情感。難道親親相隱,就可以說謊、就可以盜竊、就可以任人唯親搞腐敗、以上欺下嗎?
是至親第壹?還是正義第壹?這是野蠻與文明的分界線。中國搞至親第壹,怪不得是壹個野蠻的國家。中國人從來不相信公理,不相信正義,只相信強權。
基督教說上帝造人,也就是說人之上有公理和正義的化身——上帝;中國人說“天人合壹”,在天人之間有個天子——皇帝,代天說話,這樣壹來,人之上高懸的永遠是強人和強權,所以,他們從來不知道正義是什麽,孔子那點東西不過是為強權服務的奴才學而已。
子曰:“學也,祿[福利待遇]在其中也;耕也,餒[饑餓]在其中也”。由此演變成“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千鐘粟”。總之,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學而優則士,惟有當官高。孔子教弟子教的是個人利害,而不是社會正義。
經儒家的教化,形成了諺語“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揭短”和萬般危險的“打臉”相提並論,可見國人對“揭短”之厭惡。所以,“家醜不可外揚”。不管什麽事,只要是自家的,就絕對不能到外面說,這是對自己心靈的背叛,純粹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家醜不能揭,國醜更是碰不得。在孔子的眼中,君王與父母是壹個道理,因此既然要求子為父隱,那麽同樣臣要為君隱。
魯哀公問:土地神的神主應該用什麽樹木,宰予說,夏後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栗。孔子聽了就說: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
宰予揭示了周朝使民戰栗的統治原則,孔子就非常惱怒,說作過的事不用提,完成的事不要勸說,過去的事不要責備。從中可看到孔子要使民戰栗,並且不許別人揭示。
既往不咎說的太好了!凡是君子,什麽都是好的,小人不得評議。歷代史書,不都是把那君王吹捧的如同天神壹般。領導永遠正確,領導壹句話頂過我們壹萬句話。於是,今天會有人不允許談論過去的悲慘,動輒說民族分裂,把天下的公義是非的道理置於何處?!
既然不能揭自家的老底,那麽剩下的唯壹選擇自然就是“子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野雞打得滿天飛,家雞打得團團轉”,縱然祖國有千百個不是,作為草民也只能萬般無奈忍氣吞聲,像弱女子碰到強奸犯壹樣只能閉上眼睛默默忍受到享受。
講仁者,多為君子士大夫;講義者,多為庶民百姓草莽匹夫,義是下層草根社會的道德核心。孔子重仁,故有殺身成仁之語;孟子重義,故有舍生取義之說。
孟子鼓吹“舍生而取義”,他的“義”否定了個人利益[“何必曰利”],他教普通人把生命獻出去,然後享受他人的犧牲和貢獻。中國人竟然殘忍至此!
這是壹種野蠻的教“義”!盜賊可用來約束同夥,帝王可要求臣民為君王而效死,法西斯可以用來要求他的黨徒效忠,恐怖分子濫殺無辜也自認為是義舉。
為了哥們義氣,不講原則,甚至幹出違法犯罪的事來,輕易出手滅了朋友冤家的性命;那不是義,是殘忍。“義”造就了中國文化思想體系中重人情、輕規則的局面。
儒家文化所支撐的宗法社會、家族化的統治方式,是黑社會孳生的溫床。中國的黑社會歷來有供奉關羽的傳統,實際上,《三國誌》記載的劉關張三人的發家史正是不折不扣的黑社會性質的,劉關張的故事也是歷來的儒家所推崇的典範。
關羽張飛拜劉備為兄長並決意佐劉備後,到自己家裏殺光了全家幾十口人[妻子也被殺],以杜絕自己的“回心”。那句有名的“朋友如手足,妻子如衣服”的話就是劉備說的[吳起殺妻求將]。曹操大軍在當陽長阪追到劉備壹行,劉備丟下老婆孩子壹個人跑了。全靠趙雲的保護才得以幸免。拋下甘夫人母子、壹個人逃命符合劉備的性格[果然是劉邦的子孫]。
中國黑社會,其廣泛性、深入性、殘酷性等諸多方面,在世界上都是首屈壹指的。他們有很濃厚的儒家“忠義”色彩。中國文化絕對地強調人對人無條件的服從、忠心,並以之為道德的最高標準,以及家族化的統治方式,是導致中國社會黑社會色彩異常濃厚的根源。
國外的黑社會組織,自己還能夠意識到自己是犯罪組織,為了逃避打擊,極力隱蔽自己。中國的黑社會,根本就不避警察,甚至警匪勾結,就在於中國社會是儒家宗法文化維系的人治社會,而不是法治社會。
中華文明從發軔之初就蒙上了野蠻專制的陰影,不擇手段的官場哲學造就了謀略、陰謀文化,形成了虛偽的道德、窩裏鬥的習氣、野蠻血腥的品行。中國人沒有宗教的悲憫精神,使得中國人什麽殘忍事情都做得出來,什麽卑鄙殘忍手段都使得出來。魯迅曾說“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準確的說法應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專制統治下的人。
專制統治下的中國人的忍受的能力特強,等到忍無可忍起來反抗時,往往就背離了正義,見人就殺、有火就放。以血還血,血流得更多;以暴易暴,得勝的是更殘暴。用流氓手段挫敗敵人,自己成了流氓。以黑暗對付黑暗,結果心靈變得無比的陰暗,成了渾身是毒的老毒物——暴民。即使在最好的情況下,人們也是用非正義的方式去追求正義的目標。每個人都作出對自己最有利的選擇,結果卻進入壹個負反饋和逆淘汰的惡性循環。
正義的高妙之處是尊重壹切,感謝壹切,當妳吃魚的時候,要感謝魚,要請求魚的原諒,感謝上帝賜福於妳,就離義不遠了。
為了某某主義,壹群人對另外壹群人開戰就是不義。如果義可以輕視自己和別人的命就不是義。美國南北戰爭後,壹直為這場戰爭而內疚。蔣毛國共之間數十年的內戰,自己人滅了多少自己人,後來的人不但不為此感到恥辱,還以此為榮,左腿打敗右腿也算是榮耀?如果國共兩黨都堅持真理,那麽最大的真理不是姓資姓社而是合作主義。
如果目的是正義的,而手段是不正義的,其結果將難以符合正義。許多中國人認為只要達成目的,什麽手段都可用。例如,周恩來說過,為了革命做妓女也可以;林彪也說過,不說謊不能成大事。最後的結果,妓女和說謊者也成了革命後的領導者,對中國人的危害更大。
2.中華民族是壹個沒理性的民族
中國的文化是建立在家族血緣基礎上而不是建立在理性基礎上的。以血緣關系為基礎的道德觀勢必導致自私、冷酷;普通人只關心他們的家庭和親屬,根本沒有國家的概念,對與自己不相關的人的苦難視而不見。延續至今的屠夫制度所養育出冷血文化,泯滅了對生命及其尊嚴的應有的敬畏和憐憫。“不要和陌生人說話”,這樣的自我迷戀自我封閉的人對社會有什麽價值呢!這造成自私自利,只顧自己的親人,不管他人的死活。
羅素認為中國人性格中有三個重大的缺點:冷漠,對他人的苦難沒有足夠人道主義的沖動;膽子小,勇氣不入西方人,這是中國兵無用的原因之壹;貪婪,中國人生活艱苦,掙錢不易,除少數在外國受過教育的人外,所有人都犯有貪汙罪。
中國社會未能達到現代文明社會的人權標準。中國社會無正義,凡事都要講關系、走後門。與我有關系的,就全力幫忙,沒有關系,簡直寸步難行。
從古至今中華民族講的不是“公理”,而是“人情世故”。壹講人情世故就復雜了。本該公事公辦的,成了公事“情”辦,公事“錢”辦;而不是按程序解決問題,所以裙帶風盛行。中國是人治大於法治,潛規則重於正式規則。在中國具有強制力的法律制度也可“變通執行”,法院的判決書也可成為“白條”,出現了制度虛置。
儲安平說:“中國實在是壹個人情國家,無論大事小事,若有人的關系,總能得到或多或少的方便。在中國無事不講關系,能鉆營的人總要比不能鉆營的人多占便宜,故人人乃在交際、請客、接納、趨奉上花工夫,大部分時間耗費於應付人事,而份內的事反無充分的精力去照顧。壹般說來,顧私總不免損公,所以我們的社會遂到處充滿著不合理、不合法和不公正;壹個不合理不合法不公正的社會,自然是壹個不健全的病態的社會。”
輕是非重人情是中國人的陋習。當牽涉到是非之爭的時候,人們往往先考慮哪壹方是自己的,必須作出有利於自己的判斷。愛國主義教育強化了這種立場思維方式。如果有誰依據客觀的是非標準來表態,或者僅僅客觀地分析壹下是非曲直,就很可能被指責為大逆不道。
中國人輕是非重關系[立場]的思維方法在階級鬥爭中更加變本加厲。所謂黨內路線鬥爭就是強調以劃界斷是非,或者幹脆以某個司令部劃界。凡屬這個司令部的,都是對的;否則就都是錯的。如果某人曾經被公認過做了某件有益於人民的事,現在又發現他不是這個司令部的人,是非又如何判斷呢?於是解釋說這件事雖然客觀上對人民有利,但此人當初就懷有不良動機,假裝積極,騙取黨的信任,圖謀日後的野心等等。
重關系而輕是非的陋習在比較閉塞的地域仍然很嚴重。當某人違反法紀,上級派人下來調查時,幾乎沒有例外地都會遇到“關系網”的阻力,說情者有之,代作解釋者有之。這些說客未必都得到當事人的好處,只是因為他們和當事人相識。
中立和正義是社會良性運行的關鍵。中立就是不能只占在自己的立場。中國的佛教徒卻說:“大凡天下的事,本來都沒有什麽是非對錯,只因為人的立場不同,才有了是非對錯”。這種說法完全錯誤的。物質運動確實沒想到什麽是非對錯,但人類社會的運動確有是非對錯。判斷是非對錯的標準就是天賦人權,由此而引伸出壹系列的規則。
按無所謂是非對錯的說法,別人把妳全家殺光也無所謂是非對錯嗎?要是那樣的話,妳早到地獄去了,還能在佛說八道嗎?按無所謂是非對錯的觀念,那還要法院幹嗎?
譬如:譬如足球賽,按“是非對錯都是因為立場的原因”;那麽,足球裁判員到底該站在那壹方來執法呢?若裁判不站在中立的立場而搞歧視性執法,裁判員以階級立場執法,處處維護偏袒他的窮人[或富人]球隊,就沒有了公平競爭,比賽也失去了意義。若裁判員吹人情哨、金錢哨,那不就是在徇私舞弊、貪贓枉法嗎?可見階級性==歧視性==邪惡性。
3.中華民族是無罪惡感、無是非感的民族
無神論的正義是強權的正義。中國人崇尚暴力英雄,對暴力英雄的崇拜就是猴王崇拜。猴王崇拜的原則是“成王敗寇”、“利害就是是非”。根據這種邏輯,耶穌不可能被看作是英雄,因為他是失敗者,不具有經濟效用;反而那羅馬的審判官(彼拉多)、砍人頭如切菜的關羽、李逵、成吉斯汗,才是中國人心目中要效仿的英雄。對任何社會沖突事件的評論,國人不是依據誰是誰非,而是誰厲害,並對厲害者不勝欽佩。
無神論不可能有良心的懺悔。懺悔發自良知,良知渴望上帝,懺悔是人赤面上帝。反省來自理性,是人與人的比照。反省是功利性的,懺悔是公義性的。
無神論抵制懺悔意識,沒有自責,將壹切罪過都推給別人,壹切失敗都化作仇恨傾瀉在別人頭上。有人說“是鴉片毀了中國”。那個年代鴉片並非“毒品”,世界各國都無禁令。怪就怪在,吸食鴉片只在中國成為“時尚”。1582年明神宗朱翊均20歲,剛親政就開始吸鴉片。嚴復晚年也吸鴉片,徐誌摩後來的老婆也吸鴉片,當時中國人都沒有怪英國。其實,英國也有吸食鴉片者。毀中國的不是鴉片,是傳承了幾千年的專制制度。
中國人以“泯滅是非心”、“難得糊塗”為座右銘,使得社會不擇手段之舉被人贊為“有手腕”,當叛徒被說成“識時務者為俊傑”。中國人成了從不認錯、不斷造神的民族。
文革不僅是生命的損失,最大的損失是對人性的摧殘和對高貴品德的摧殘。令人遺憾的是,似乎除了“四人幫”外,其它所有的中國人都成了受害者。如果不認真追究“文革”的根源,就不能甩脫這壹沈重的道德包袱,重建民族自信。昨天,毛可以將千百萬條生命作犧牲品而不受譴責,今天,商人就敢制假售假謀財害命。
對於良知較少的人來說,後悔永遠只是功利性的反思而不涉及道義和良知。制造騙局的人被人戳穿之後,不是後悔自己騙局的卑劣,而是後悔騙局的某個環節做得不夠周全。壹個貪官被查辦了,他所後悔的不是貪贓枉法的罪惡行徑,而是沒有找到最有來頭的後臺為他撐腰說情。壹個搶劫者被人逮住了,不是後悔搶劫行為,而是後悔搶劫之後逃跑速度太慢。這種功利性的後悔構成中國人自我反思的主要內容。這種後悔不是導致對罪惡的羞愧、遏止和清算,而是鼓勵自己更加理直氣壯地、更加機智勇敢滴水不漏地去犯罪。
許多被判死刑者臨刑前說的壹句話是:我對不起孩子,讓孩子在世上遭殃。臨刑前的原高幹李玉書心痛地說,我奮鬥壹生,本來應該成為最值得女兒驕傲的慈父。我對不起女兒,真不知道女兒如何面對外界的輿論。他們沒有良心和正義的反省。
《工人日報》報道:廣東省惠州市公安局原局長洪永林,因犯貪汙罪被判極刑。死前寫下反省書,令人聞所未聞。他說:去廣州、深圳、香港、澳門多次,住過無數豪華賓館,既有權住又有錢住,卻沒住過總統套間,後悔啊;其二,整日花天酒地,幾乎吃遍世上的山珍海味,喝盡人間的玉液瓊漿,竟沒喝過路易十三!更虧的是,家裏還放著四瓶,卻被抄了。
像貪官洪某到了死期,不但沒半點自羞自愧之意,反而“悔”沒住過總統套間,沒喝過路易十三。這正是:貪得無厭、欲壑難填,心比天高,永無止境。
為什麽中國人的臉皮越來越厚?為什麽中國人做壞事的能力越來越強越來越狠?這些都是在功利性後悔與反思中壹步壹步發展和提高的。所謂厚黑學,就是在“中國式的後悔”中反思總結出來的。中國人的心靈比制度更加陰暗、更加殘暴、更加下流。中國人的心靈是世界上最惡毒的地獄,壹切光明、美好、正義、良知都被中國人所絞殺、所埋葬。面對這麽多的苦難和罪孽,中國人竟然可以無動於衷。中國人既不想為改造制度投入熱情和精力,更不想喚起內在的良知稍作懺悔,僅僅壹句“當時形勢所迫”就打發掉了壹生的罪孽和壹個民族的苦難。中國人最大的不幸不在於經歷了太多的不幸,而在於始終不知道他們為什麽不幸。

謊言欺騙

孟德斯鳩說:民主政體的基礎是公民的品德。因此,民主的實質就是神主。他的反面是專制、人治,它不需要什麽品德,它的基礎是恐怖。
是的,專制必須是恐怖的,但長期專制,單靠恐怖是不夠的,還需要加上欺騙。人不同於動物,是因為人有靈魂。僅僅控制了人的肉體,是低檔次的。要想使專制政權長期穩定,還必須控制人的靈魂。儒教就是控制人們靈魂的工具。中國社會超長、超穩定的專制政體,是世界歷史中的壹個奇特的現象,原因就是中國人信奉為專制服務的儒教為國教。
儒教是壹個設計精致的愚民工具。《墨子》裏有個故事,孔子和他的弟子被困在陳蔡之間時,沒吃的,餓了幾天,子路不知道從哪裏弄了些肉來,孔子問都不問肉從哪裏來的就吃,後來孔子參加宴會,肉割得不正就不吃,弟子疑惑,孔子說,此壹時,彼壹時。多麽的虛偽,吃飽了就搞這套愚民的把戲。梁啟超指出,中國幾千年政治,無非愚民、柔民、渙民、馴民之術,無非“遂使舉國皆盲瞽之態,盡人皆妾婦之容”(《中國積弱溯源論》)。
孔子說:“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論語》裏沒有壹個“真”字,更談不上追求真理、追求自由了。儒家的“智”在中國演變為鬼計、權謀,“信”被犧牲。
儒教不是教人誠信的嗎?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子貢問道:“怎麽樣才可以算士呢?”孔丘說:“對自己的行為有羞恥心,出使外國不辱君命,就可以算士了。”子貢說:“請問那次壹等的呢?”孔丘說:“宗族裏稱贊他孝順,鄉親們稱贊他敬兄長。”子貢說;“請問那再次壹等的呢?”孔丘說:“說話定守信用,行為定有結果,這是倔強固執的小人那!也可算是次壹等的了”(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抑亦可以為次矣)。
子曰:“君子貞而不諒”(君子堅守正道而不拘泥於信用)(《論語.衛靈公》)。
孟子曰:“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唯義所在”(高尚的人,說出的話沒必要守信,所辦的事沒必要有結果,只要符合道義就行了)(《孟子·離婁下》)。孟子曰:“君子不亮(同諒),惡乎執”(君子不守信用,認真固執是不好的)(《孟子·告子下》)!
哦!原來孔孟的誠信是針對百姓、小人說的,君子、大人是沒必要遵守的,誰遵守,誰就成了“硁硁”的小人了,就不是君子了。這種針對百姓、小人的誠信,是奴才的誠信。的確,如果百姓、小人們不誠信,不老實,統治起來不就太困難了嗎?
子夏曰:“君子信而後勞其民,未信,則已為厲己也;……”(《論語.子張》)(君子應先確立信譽,然後再去勞役人民,不然的話,人民就會認為君子在傷害欺騙自己)。
孔丘師徒不讓君子們講信用,但為了奴役人民,還必須做做樣子。這不是明著在教統治者怎樣去欺騙人民的嗎?表面上儒教在教人誠信,實際上他是個地地道道的欺詐教唆犯。儒教的欺騙性很強,這在“誠信”上表現得最明顯。
儒教的祖師爺孔丘就是壹個說謊話、假話、篡改歷史的大師。周朝流傳下來的《詩》本有三千多篇,到了孔丘手中,他將其中絕大部分不符合自己觀點的詩都給刪了,僅僅保留了壹個零頭——305首符合其教義的詩作為儒教的教材,成為儒教的“五經”之壹。
孔丘編《春秋》“筆則筆,削則削”極盡其篡改、歪曲歷史之能事。“以壹字為褒貶”,拿歷史作工具,處處宣揚儒家思想。孔子編寫《春秋》時有個原則就是“避諱”,即“為尊者諱恥,為賢者諱過,為親者諱疾。”避諱就是為別人隱瞞醜事,為別人而說謊。由於倡導避諱,中國文化變成壹個不折不扣的撒謊文化。
孔丘的春秋筆法開了中國人以文飾“非”飾“過”的先河。孔丘的學霸作風使得中國的上古史陷入了雲霧中,並給後代的儒生們編造偽史提供了榜樣。
孔子修訂《春秋》,照史書的記載,會使暴君兇父懼,使亂臣賊子懼。然則此意很不明顯,連梁漱溟先生長期也讀不懂“春秋以道名份”之意義。直到近代熊十力和徐復觀先生,才在依稀字行間,發現凡是不利於君王的話,被悄悄刪除了。
孔丘尊周王室為正統,吳楚等自稱為王的國君,在《春秋》被貶為子爵;晉文公在踐土與諸侯會盟,實際上周襄王是被召入會的,但《春秋》卻避諱說:“周天子巡狩來到河陽”,何謂“巡狩”?視察之意也。北宋的徽、欽二帝被金國人當了戰利品掠走,中國的文人們稱二帝“北方巡狩”;八國聯軍攻占北京,慈喜太後倉皇西竄,清人也說“太後西安巡狩”。
君子、大人們犯了“不廉”(祭貪汙、受賄)之罪,不能稱為“不廉”,而是稱為“簠簋不飾”。“簠”“簋”均為盛食物的器皿,“簠簋不飾”就是吃了點不幹凈的東西。
君子、大人們犯了“汙穢”(男女淫亂)之罪,不能稱之為“汙穢”,而是稱之為“帷薄不修”,“帷薄”是床上幔帳之類,“帷薄不修”就是床沒有收拾整齊。……儒生們避諱就是為了維護儒教自己所營造出的君子與小人之間的鴻溝。
“諱”“飾”和“瞞”其實是壹回事,都不過是“騙”字的另壹種寫法罷了。孔丘造假大體上屬於“瞞”的範疇,而他的徒之徒孫們則就“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不單單只是瞞了。
孟軻為孔丘的造假行為辯護:言無實不祥。不祥之實,蔽賢者當之(說話沒有真實的內容,是不好的。但不吉祥的事實,只有否定賢者、尊者的人才會說)。
儒教樹立假榜樣,編造假歷史。根據考古,今天只能知道距今3600年的中華文明史(按商於公元前1600年建國算)。商以前,考古工作者沒有發現有文字的存在,也沒有發現金屬和城市遺址,因此,不能說上以前在中國這片土地上存在著國家,存在著文明史。
然而,在儒教的經典中,商朝以前還存在著夏王朝,夏以前,還有軒轅黃帝、顓頊、高辛、堯、舜五位帝王,足足五千年的文明史。
據顧頡剛先生研究,能真實地記載歷史的古代文獻中,《詩經》是時間上最古老的了。顧先生在對《詩經》的研究中發現,周人知道的上古史,並不比今天的人從考古中得出的歷史遠多少,他們所知道的最上古的人物是禹。《詩經.商頌.長發》中說:“洪水茫茫,禹敷下土方……帝立子生商”意思大概是在洪水茫茫之中,“上帝”叫禹下來布土,而後建立商國,禹見於載籍,以此為最古,此時的禹,還是壹個“上帝”派下人間的神。
到了《論語》時代,禹已經成了人,並在他之前有由堯、舜兩位帝王。但堯與舜、舜與禹的關系還沒有提起。(《論語.堯曰篇〉雖說明了他們的傳授的關系,但經後人考證,《論語》中從《季氏》自《堯曰》五篇是後儒續入的。盡管後儒們在問題上有意摩古,但在宗旨上,很明顯地秉著“王道”“道統”兩個主義。
《論語》之後,又有了《堯典》《臯陶謨》《禹貢》等偽古文的出現,於是堯與舜有了翁婿關系,舜與禹有了君臣關系。《論語》時,堯舜的觀念還是籠統的,只是兩個道德最高、功績最大的古王,有了《堯典》等篇後,堯、舜都有具體實事可舉了,舜也成了“家齊而後國治”的聖人。後來到了孟子時代,舜幹脆就成了壹個孝子的楷模。
此後,從戰國到西漢,是儒生們偽造古史最活躍的時期,此間,又出現了壹位比堯舜還早的帝王——黃帝。黃帝,本是秦國所祭祀的壹位神,那時,他只是青、白、黃、炎四個以顏色命名的神中的普通的壹位。黃帝和炎帝當時與青帝、白帝並列,同為秦人所崇拜的四位神靈。到了《國語》中,黃帝、炎帝已經變成了人,並且還是同胞兄弟,壹起做了少典的兒子,把周朝時最大的兩族分配給他們,做他們的子孫。“昔少典娶於有嬌氏,生黃帝、炎帝。黃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異德,故皇帝為姬,炎帝為姜”。後經儒生的鼓吹,黃帝成了中華文明的開創者,黃帝、炎帝成了中華民族的共同祖先。
有了黃帝,並不罷休,後又有人擡出了神農,於是神農又立在皇帝之前了。《易·系辭》又擡出了伏羲,伏羲又立在神農之前了。後又有人說“有天皇、地皇、泰皇,泰皇最貴”,於是天皇、地皇、泰皇更立在伏羲之前了。自從《世本》出現,硬替古代名人找了很“正宗”的世襲,於是沒有壹個不是黃帝的子孫了。自從漢代交通了苗族,把苗族的始祖傳了過來,於是盤古成了開天辟地的人,更立在天皇之前了。時代越後,知道的古史越前;時代越後,傳說中的中心人物約放大;文籍越無征,知道的古史越多。假史就是這樣造出來的。
“融四歲,能讓梨”,“讓”本來就是儒教所鼓吹的,最能體現其禮制精神的壹個君子行為。但儒教的“讓”不可能是“真讓”,如果本性善良君子們處處真心實意地讓人,就會處處讓不知禮讓的小人占盡便宜,最終會使小人騎在君子的頭上,這豈不是亂了綱紀?為了維護乾坤綱紀,“讓”只能是有分寸的,有技巧的“虛讓”。“虛讓”使得中國人具有了壹種特有的虛偽、擅長“謙辭”、說假話的本領。
中國的集體敘事從來就是掩過取功、掩惡取善。每個朝代,都大肆刪改前代的歷史,直至改得面目全非;而對於本朝的歷史,則會千方百計塗脂抹粉,拋光潤色。因此,必然禁止思想言論自由,否則謊言如何能說得下去?有意用功來掩蓋過錯,這本身就是故意犯罪。
中國當權者不斷的掩飾自己的錯誤,死不認錯,不惜以更多的錯來掩蓋原先的錯;不斷的講大話、空話、假話、謊話、毒話,中國人的心靈遂完全封閉,不能開闊。
漢族是崇拜計謀與血腥爭鬥的民族,其權謀與暴力思想源遠流長、極其發達。中國人推崇的是狡智,老子就是中國的狡智之祖。鬼谷子主張“聖人之道陰,愚人之道陽”,即聖人、統治者可以搞陰謀詭計,愚蠢的人才張揚外露;鬼谷子還說:“聖人謀之於陰,故曰神;成之於陽,故曰明”,就是說,聖人暗箱操作,所以顯得神乎其神,他的成功被世人看見,所以可以自詡為正大光明。“兵者,詭道也”(語出《孫子》,是說要勇於裝孫子)、“兵以詐立”等詭計思想,中國人是奉為圭臬的,在西方軍事家中也非常罕見。亞歷山大大帝建立了龐大帝國,他鄙視詭計、不願偷襲。流傳下來的3000多部兵書,是中華民族權謀與暴力文化的典型遺產。精於“假作真來真亦假”的諸葛亮成了民族英雄;
公元610年,隋煬帝搞對外開放,請外國商人到洛陽來,用了壹萬八千人演節目,聲聞數十裏,壹連半個月,城中商人、居民身著華衣,盛飾市容,西域商人免費吃喝,醉飽方休。他們看見樹上纏著錦緞,就問:“妳們不是還有許多人沒衣服穿嗎?為什麽把錦緞纏在樹上,不給他們做衣服?”可見,假大空古代就風行。
中國的口號向來漂亮,中國的事情向來骯臟。公元626年6月4日,李世民發動了“玄武門事變”,殺死了太子建成和三弟齊王李元吉及其大批隨從人員;還把建成的五個兒子和元吉的五個兒子全部給殺死。他還把建成和元吉的家產、美女悉數奪為已有。李世民使三國時魏文帝曹丕欲殺而未殺自己的弟弟曹植,只迫令他七步成詩的事件相形見絀。
李世民在殺人後,奔入唐高祖李淵的寢宮。當時因為天熱,李淵正袒露著肥胖的上身乘涼。李世民假星星地跪倒在李淵面前,壹面哭,壹面喊著已死去的母親竇氏,還歇斯底裏地抱著李淵的胖胖的乳頭吮吸著。李淵只好恕李世民殺害了建成、元吉的罪,封李世民為太子。幾天之後,李淵宣布遜位,把皇帝讓給李世民當。
李世民殘忍令人發指,可謂不孝不悌之至。他當皇帝後就立即做秀:給死在他刀下的兩個兄弟追加封號,把他們重新安葬,出殯的時候,還登上城樓遠望,大哭壹場……他的太子李承乾企圖篡權,李世民把李承乾發配到黔州(今貴州彭水)而死,東宮人馬全部斬首。
朱元璋成為皇帝後,心裏卻感到納罕。壹天,朱元璋屏退左右,獨自在剛剛修建的金殿上閑步。他回想起自己往日的貧困,不禁感慨萬端,又看四下無人,便自言自語地說:“我因為窮,被迫參加紅巾軍,原只想搞點搶劫以維持生活,不料得到皇帝寶座,實在是出於意料之外……”朱元璋話未說完,似乎聽到什麽響聲,他擡起頭來壹看,不禁大吃壹驚:

原來在雕梁畫棟間,有壹個人正在那裏刷著紅漆。因這殿剛剛修成,油漆還未完工。
朱元璋沒料到有人聽到了他的秘密,若傳揚出去,皇威何在?他暗罵了壹句:“這是妳自己找死!”他擡頭對梁間的油漆工叫道:“下來!”哪知油漆工根本不理睬,仍壹個勁兒地刷著油漆。朱元璋又叫了壹聲,油漆工仍然不睬。
朱元璋惱怒不已,喝令:“來人!”轉眼間,從殿角階下奔來了數十名手執武器的禦林軍,皇帝要他們拿下油漆工。幾名禦林軍應聲爬上梁柱,把那個油漆工拖了下來。
油漆工傻乎乎地跪在朱元璋面前。朱喝道:“妳為什麽不下來?”油漆工仍傻乎乎地跪在地上、呆呆地望著滿臉殺氣的皇帝。朱元璋更火了,怒喝道:“孤在問妳的話,為什麽不回答?”幾名禦林軍也壹齊喝叫道:“快回皇上的話!”油漆工仍傻乎乎地望望禦林軍,又望望皇帝,口裏發出噥噥唔唔的聲音,雙手做著奇怪的手勢,樣子十分滑稽。
看到這情況,朱元璋禁不住轉怒為喜,仰天發出壹陣愉快的大笑,說:“原來是個聾啞人。”朱元璋揮手示意讓油漆工出宮去。油漆工走出戒備森嚴的皇宮後,突然長長地嘆了口氣說:“我今天算撿回了壹條活命!”原來此人既不聾又不啞,只因為在偶然間聽了皇帝的心聲,明知要被砍頭,急切間,想出了這個裝聾做啞的辦法,騙過了暴虐的明太祖。
朱熹大肆鼓吹“革盡人欲,復盡天理”。宋慶元二(1196)年,監察禦史沈繼祖揭露他言行不壹:他曾引誘兩個尼姑作妾,出去做官時都帶著她們;他讓守寡的大兒媳有了身孕。宋寧宗降旨要貶朱熹的官,朱熹嚇得趕緊上表認罪,不僅承認了納尼作妾等事,連幾十年“正心誠意”的大學問也不講了,說自己是“草茅賤士,章句腐儒,唯知偽學之傳,豈適明時之用”,表示要“深省昨非,細尋今是”。陳亮等人和他反復辯論多年,他始終堅持自己的觀點,現在壹看政治風向不對,馬上承認自己提倡的壹套是“偽學”,要“深省昨非”了。
中國幾千年來就是個劣性競爭的大舞臺,越是心狠手辣背信棄義表裏不壹如劉邦朱元璋慈喜太後者越有可能取得成功;而越是天真仁慈的人越遭到慘敗,比如那個聖賢之書讀得很好的建文帝朱允炆。由於帝王們的無恥表演,仁義道德實際上很早就破產了。
在儒家文化的調教下,中國卻出了更多的亂臣賊子,更多的逆子惡親,更多的荒淫暴君,更多的酷吏暴行。跟從前不太壹樣的是:從前的壞人是赤裸裸的,現在呢,所有的壞人都懂得要打著仁義的旗號反仁義。殺人成了替天行道,篡位成了賢王禪讓,欺騙成為足智多謀,族誅成為社稷安危,厚斂成為充實國庫,納妾成為天倫之樂,嫖娼成為儒雅風流。做什麽事,須找壹個合乎天理人情的說法,至於暗地如何操作,就沒人問了。
清朝的才子紀曉嵐在《閱徽草堂筆記》中記載了幾個關於假貨的事。壹件事紀曉嵐買羅小華墨(是當時的名牌),買回去壹用,居然是泥摶的,染以黑色,還帶了壹層白霜,利利索索地把紀曉嵐給騙了。另壹件是買蠟燭。紀曉嵐趕考,買了壹支蠟燭,回到寓所裏怎麽也點不著,仔細壹看,原來也是泥做的,外面塗了壹層羊脂。
紀曉嵐的從兄萬周,壹天晚上見燈下又要和叫賣烤鴨的,買了壹只回去,竟然也是泥做的。這鴨子的肉已被吃盡,只剩鴨頭、鴨脖子、鴨腳和壹幅完整的骨架。骨架裏搪上泥,外面糊上紙,染成烤鴨的顏色,再塗上油,燈下難分真假。
紀曉嵐的奴仆趙平,曾以2000錢買壹雙皮靴,自以為買合適了,沾沾自喜。有壹天下雨,趙平穿著皮靴出門,結果光著腳丫子回來了。原來那靴子的腰是烏油高麗紙作的,揉除了皺紋紋,貌似皮子。靴子底則是破棉花粘糊的,在用布繃好。此外,紀曉嵐還講述了兩個更難以想象的假夫妻和假房客的故事。
1748年英國海軍上將喬治.安森出版了他的《環球旅行記》,書中記載了他真實的環球經歷,這位漂流者很鄙視中國,因為他從中國商人手裏購買的物品,大多是假貨。“蔬菜像爛草壹樣,豬羊的肚子裏灌滿了水,而且缺斤短兩。”中國人的貧困、不講生活質量更讓他吃驚:“中國人搶著吃外國船上扔下來的臭肉,腐爛的貓與狗的屍體。”
美國傳教士史密斯(明恩溥)在其1898年出版的《中國人的特性》中說:“假份量、假尺碼、假錢鈔、假貨物,---這些在中國都是在所難免的。”
之所以出現這種欺詐有理的現象,是存在“狡猾崇拜”這種民族文化。以狡猾為能事的社會,被懲罰就是講實話、正直的本分人。在壹個老實人吃虧,狡猾人大撈好處的社會,誰還會去做誠實的人。壹旦社會選擇了狡猾為生存規則,那樣的社會將讓人無所適從。
韋伯(德國社會學家,1864~1920)說:中國文化裏沒有懼怕上帝的心理,所以中國人缺乏心靈的約束力量。只要不被人發現,就等於那件壞事從來不曾發生,行惡者也不會在內心進行自我的道德譴責。中國人的道德不是來自個人的內心體驗,而是壹種外部壓力,是“他律”而不是“自律”。在中國人的道德中,不是不能幹壞事,而是不能在別人知道的情況下幹壞事。這是對來自社會的可能懲罰的計算與應對。中國人對是非的評判標準來自外界,所以,謊言才能夠產生、並經久不衰,因為謊言可以逃避責罰、可以保住官位甚至官運上升。
儒家謹小慎微的自我控制出自要保住他的“面子”。儒家專註於自己的外表,掩飾自己,認為別人也在掩飾自我,這種普遍的不信任妨礙了信用和企業活動。沒有信任就沒有信用,沒有信用就沒有正常的商業活動,所以,資本主義在中國得不到正常的發展。
近現代社會從國家的政治、外交到民間的貿易、雇傭,都以契約的形式進行,近代社會被稱為契約社會。發達國家都把契約看作有絕對的約束力,應無條件地執行。對契約“馬馬虎虎”的中國人,易被指責為是不可信賴的夥伴。
1
分享 2020-10-30

21 个评论

完全反了
不是專制的儒家造成專制的中國
是專制的中國造成專制的儒家
>>完全反了不是專制的儒家造成專制的中國是專制的中國造成專制的儒家


没反。思想是因,政治是果。
>>完全反了不是專制的儒家造成專制的中國是專制的中國造成專制的儒家

我認為是相輔相成,專制的中國讓儒家有朝專制發展的溫床,然而專制的中國應該是儒法混雜的
如果彭佩奧可以兌現年底徹底取締孔子學院的承諾,對於美國社會絕對是好事,共匪喜歡把保守主義定義為美國價值,然後再把保守主義與儒教極權文化嫁接在一起反對自由主義,孔子學院不僅是為共匪收集情報的情報機構,孔子學院還是為共匪從事文化侵略的工具。
儒教文化從漢帝國開始長期成為東亞大陸德的官方意識形態,但是東亞大陸的民間文化是儒釋道法墨並存而且互相調和的產物,共匪發揚的中國文化不是東亞大陸的文化的全部內容,認同儒教極權文化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人組成的生活圈子形成文化環境已經對自由世界構成了污染。
Alleluia 灰名单
两个极权共产主义国家——中共国和朝鲜,都是儒教文化的国家。
Alleluia 灰名单 回复 lbow
>>完全反了不是專制的儒家造成專制的中國是專制的中國造成專制的儒家


不对。
中国在孔子出现之前并不专制。是专制的儒教造成了秦朝之后中国的专制。
Alleluia 灰名单 回复 asus2020
>>孔老二的儒教学说在春秋时期形成,但并没有在春秋战国时期流行,相反孔老二带着儒教学说到处投靠“明君”,...


先秦时代,中国的文化是开明的,并不专制。
专制起源于秦始皇。
自由世界的左派支持精神自由與個性的解放以及直接民主外加消除貧富兩極分化,自由世界的左派的願望與共匪的本質是水火不容的。自由世界的左派的意識形態對自由世界是無害的,甚至已經成為支撐自由世界繼續存在的精神支柱。真正對自由世界構成污染的是馬列毛鄧主義與儒教極權主義,認同馬列毛鄧主義與儒教極權主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新移民組成的生活圈子衍生出來的文化環境已經對自由世界的生存構成了威脅,這種文化環境在一定程度上腐蝕了自由民主人權的生存根基,讓歐美國家在一定程度上越來越像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了維護自由世界的生存,反共的新移民有必要與認同馬列毛鄧主義與儒教極權主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新移民進行意識形態鬥爭。
Alleluia 灰名单 回复 asus2020
>>我都说了,儒教在大统一集权的汉武帝时代才被重用,看帖子认真点!


我没有说你说的不对。
我是在阐扬你的帖子。
我覺得東亞大陸民間社會的文化與官方意識形態是兩回事,東亞大陸民間社會長期處在儒釋道法墨並存而且互相調和的狀態,所以東亞大陸的基層社會才有機會發展出鄉紳自治與存在輿論監督的縣志刊物。
lbow 回复 Alleluia 灰名单
>>不对。中国在孔子出现之前并不专制。是专制的儒教造成了秦朝之后中国的专制。

……你認真的?
商周當初還是奴隸制耶

直到漢朝初年,朝庭之上都還是百家爭鳴(雖然部份典藉被秦始皇+項羽的combo消滅了),而且最大的還是道家
是直到漢武帝為了統治方便,大推符合自己需要的,挑挑撿撿後的儒家經典,才會變成儒家一家獨大卻失去制衡能力的狀況。後面朝代理學那幾個混帳就更別提了…

不然孟子可是說過,「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若君主無道,臣民甚至可以起而革命,「誅一獨夫」
Alleluia 灰名单 回复 lbow
>>……你認真的?商周當初還是奴隸制耶直到漢朝初年,朝庭之上都還是百家爭鳴(雖然部份典藉被秦始皇+項羽的...


商朝、周朝是封建制,因为有许多诸侯国。周文王就是西伯侯。
秦朝之后才是奴隶制。
Alleluia 灰名单 回复 lbow
>>……你認真的?商周當初還是奴隸制耶直到漢朝初年,朝庭之上都還是百家爭鳴(雖然部份典藉被秦始皇+項羽的...

孟子的话你也信?
Alleluia 灰名单 回复 lbow
>>……你認真的?商周當初還是奴隸制耶直到漢朝初年,朝庭之上都還是百家爭鳴(雖然部份典藉被秦始皇+項羽的...

中国古文明是被孔子和秦始皇毁灭的
Alleluia 灰名单 回复 asus2020
>>从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到汉武帝发布“推恩令”之前的这段时间,先秦的分封制并没有完全消失,但是“推恩令”...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反共左派 黑名单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1-08
  • 浏览: 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