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理一下722的元朗打人事件

身旁有不少人对于谁打谁搞不清楚,简单梳理一下:

722的游行,警方给出“不反对通知书”(也就是同意游行的文件),所给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半到晚上11:59 ,地点是市中心。游行者都穿黑衣出行。

晚上9点10点,有人陆续离开回家。远在新界元朗,有白衣人在各车站聚集出没,有居民致电警察报告,却没有得到回应。


有人在元朗地铁下车,出地铁站外,被白衣人打;消息就已经在人群里传播,让大家(特别是穿黑衣的游行人士)不要在元朗站下车,到其他地方找地方歇息。



10点40开始,白衣人就进入地铁站内,特别是进入停在那里的地铁车厢里,无差别攻击所有人,既包括穿黑衣的(基本是游行者)也包括当天下班回家的平民,以一位白衣的怀孕女士为最典型。


警察在收到多次报警,特别是进入车厢的攻击后 39分钟之后才到场。 昨天警署有一个记者招待会,记者问署长为什么要“8个字”(香港的说法,钟表上1个字就是5分钟)才到场,他先是很惊讶,说“没有8个字这么久吧?”回头跟同事商量一下,然后转回来,讪讪地说:“是39分钟。”

半小时后警察离开,白衣人再次聚集地铁站口,又肆孽了几个小时才逐渐散去。



所以现在的焦点就是:对于白衣人对这个社会的恐怖袭击(对平民无差别攻击),警方不应反应如此缓慢;既然已经发生了,警方要把恐怖分子都抓起来,防止这种事情再次发生。警方是不是跟白衣人有勾结?10点左右建制派议员何君尧到街头和白衣人握手言欢,这次恐怖袭击是不是他(或他后面的建制派力量)的策动? 强烈要求建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独立于当前的警察、政府、建制派、泛民派)来调查整个事件。


白衣人主要是黑社会人士。其中一个黑帮老大飞天南拿着棍子在元朗地铁出口到处追着行人,所以外面有人拿着相机录像时,正好把他心脏病发作的那一瞬间拍下来了:在录像上我们能看见他轻松漫步,左右挥着棍子,旁边行人四处走窜,他没有碰到任何一个,忽然一个踉跄,就倒下来了。幸好他不是在拥挤的人群中倒下来,否则责任就很难界别了。现在他独自一人倒下来,旁边的白衣马仔甚至没有在意他,还在继续追打其他人,幸好行人过来帮忙,叫来急救车,给他CPR,紧急送去医院,才救了他一条狗命。


下面ttwhker这段文字也是类似的内容:

3
分享 2019-07-27

1 个评论

当打手走狗直接心脏病发作,真他妈不愧即时报,让我想起以前有个唱红歌的唱着唱着就心脏病发作倒下了,原来是那些地狱的魔王在叫他赶快下去伺候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7-27
  • 浏览: 2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