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葱备份】中共能“溃而不崩”统治多少年?

right-wingOctober 28, 2018(问题描述见原帖)

如果反共力量继续找不到正确的斗争策略和组织方法,我估计中共政权能够一直维持到习近平去世,跟文革结束于毛泽东去世一样。觉得经济崩溃中共收不上税就会自己倒台的人是犯了幼稚病。

葱友lihan罗列了历史上中共为避免崩溃使出的各种无底线手段,我深以为然。根据历史表现,即便在当前这种经济一蹶不振的情况下,中共仍然有腾挪的空间。

胡平写于2002年的《政治稳定是怎样维持的》为这个问题提供了正确的思路,今天看起来仍不过时。其核心观点包括:

经济不稳定不一定会导致政治不稳定。
中共稳定统治的诀窍在于一套控制和镇压机制。
政治镇压和控制使得没有可以替代共产党的力量存在。
常年积压的问题让人们觉得不改还好一改就会崩溃——中共制造了人民对它的需要。
中共垄断了社会和经济资源,导致反抗者能够调动的资源十分匮乏。
当不满的人意识到反抗没有希望时,政治就能继续稳定。


----------------- 胡平原文(加粗为鄙人)----------------我喜欢康晓光的文章,因为他把事情说得太明白了:共产党的稳定统治究竟是怎样维持的。

胡鞍钢和王绍光认为,中国存在大量经济社会问题,这些问题会导致政治不稳定。中国有这些问题,是许多中国人早就知道的,也是广大人民的直觉。只是洋人才觉得新奇和惊讶。但是,问题导致不稳定这样的观点却不符合人们在共产党执政下的感受。中国知识界早就看到这些严重问题,但并没有发生所谓的政治不稳定。如果经济危机一定导致政治不稳定,那么文化大革命初期人们不满而引发政治危机的可能性远大于文革后期。文革初期,彻底造反,全面内战,停工停产。文革后期,至少还抓革命、促生产。怎么能文革后期国民经济要破产因而可能引发动荡而文革初期形势反而稳定呢?如果经济危机必然会导致政治不稳定,那么60年代初期应当是最不稳定的。经济社会问题导致政治不稳定恐怕还不是最荒唐的对共产党统治稳定性的解读。还有许多人甚至认为,共产党稳定统治是因为并且表明共产党还代表大多数人民利益;否则,天下早该大乱了。

康晓光则不以上述观点为然。康晓光通过仔细解析共产党中国维持稳定的机制得出结论,经济和社会问题不一定导致政治不稳定;共产党维持政治稳定也无须代表人民利益;共产党稳定统治的机关诀窍在于政治统治、控制和镇压机制。从康晓光的描述分析中,我们看到一幅赤裸裸的以权力为目标的政治稳定机制。

第一,共产党及其官僚系统谁也不代表,他们只代表自己,他们是为自己的利益而统治和行事,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维持权力和扩展权力。权力就是目标和目的。什么人民利益和民族国家利益,什么社会正义和私人道德,都是服务于追逐和维护权力的工具。都是在维持权力需要时才考虑的因素。什么人民不成熟因而需要他们去代表和维护其根本长远利益,都是骗人的把戏。

第二,经济和社会问题导致的社会不满,并不会必然导致政治上垮台。这里,他提出了政治稳定取决于稳定因素与不稳定因素的力量对比。在社会力量分布和人民不满的问题严重程度之外,还有另一个重要因素决定了这一对比,这就是反抗资源和镇压手段。共产党可以在大多数人对许多问题严重不满时维持稳定统治,因为他们垄断所有政治行动资源,以严厉镇压控制所有集体行动可能,消灭不同的思想,使反抗零星分散。即使多数人都不满,但只要锣齐鼓不齐,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兼用胡萝卜收买和大棒镇压双重手段加以控制。当不满的人意识到反抗没有希望时,社会不满就越发不容易导致政治不稳定。这就是为什么经济社会危机不必然甚至不容易导致共产党统治的不稳定。这也就是这个政府为什么可以不考虑民意而继续维护统治。

第三,腐败是共产党统治的必然现像。这不仅因为共产党是为自己的权势而统治,而且是因为共产党为维持统治需要一个精英三角同盟,即康晓光所说的政治精英、知识精英和商业精英所结成的同盟。在这里,统治者为换取商业精英的政治支持,不仅开放正常的商业机会,而且允许他们通过腐败方式发财。为维持这样的赚钱机会,商业精英倾向于支持执政者以威权体制维护所谓的正常社会秩序和政治稳定。商业精英在后门以权钱交易满足自己的需求。




什么是康晓光没有说清楚、但我们可以从他对共产党统治机制的解析中可以得出的结论?

第一,共产党制造了人民对它的需要。由于共产党垄断政治行动资源、控制集体行动手段和严厉镇压反抗,使得只有社会不满在极强时才爆发,另一方面反抗由于没有组织和思想准备及经验积累,极度愤怒和强烈的反抗有破坏性和失去秩序的可能,这就使热爱和需要秩序的人感到共产党不可缺少。其实,就是共产党的错误造成了不满,本来可以调整政策和人事、更换政府和改革制度解决问题,但共产党非要镇压不满,使不满一旦渲泻成为很危险的危机;共产党迫使人民不仅接受一个罪恶的政府,而且将这个罪恶政府当作唯一的选择加以接受,当作必然与必要加以接受。

第二,这样的统治的一个后果是使得人们觉得政治改革很难。道理上谁都认为,政治体制不改不行;否则,中国的问题无法根本解决。但现实中让人们直觉地觉得,不改还好,改了反而会崩溃。因为现实中积累的问题太多、怨恨太大了,另一方面,政治镇压和控制使得没有可以替代共产党的力量存在。这样的状况决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1949年就搞民主,不会有今天的困境。即使1979年甚至1989年,中国人还可以享受民主而不出现动乱危机。是1989年的镇压以及随后的康晓光所描述的政治控制机制造成了今天的困境。这大概是共产党给中国造成的最大问题,使人民看不到共产党之外的希望;无论共产党多坏,人们只能在绝望中忍受。

第三,所谓精英三角联盟并不确切。因为在精英之间关系中,共产党并不仅仅为利用商业和知识精英而给他们甜头,共产党也欺侮和压迫商业精英和知识精英,剥夺他们的政治权力和侵害他们的正当利益。这里不存在真正平等的和自愿的同盟关系。商业精英和知识精英完全知道这点,他们内心并不爱共产党,并不爱这个制度,他们也并非不痛苦;他们仅仅是不得以忍受或接受罢了。真到变换体制成为可能或不可阻挡时,他们会马上转向新的制度。

第四,康晓光认为,这样的统治即使不义,也可能继续下去。只要以更残酷和精致的方式将所有不满和反抗控制住。问题会拖过去,经过一段时间,被拖没了。这里的代价是不公正。就是要维护这种不公正,要残酷地维护它,直至人们认为他们是公正的为止。这当然不是没有可能。然而,我们这一代人要付出很高的代价,不仅弱势群体要付出物质和公平的代价,强势者也要付出道义代价。这一代中国精英的道义责任感之薄弱,在冷酷地计算这种可能和容忍接受这种现实中暴露无遗。

然而,第五,这样的统治也许拖不过去。康晓光并不认为,这个制度可以长期维持。如果镇压和暴政可以维持永远,那我们今天就生活在所谓秦千世或秦万世的朝代了;秦始皇就是这样想的才教自己秦始皇。不过,历史证明,暴政总是会被推翻的;人们反抗会有锣齐鼓齐的一天,那时统治者疲于奔命,应接不暇。然而,这样严厉的镇压和统治,使结束共产党统治的代价会很昂贵。而且,可以这样说,今天以这种方式维持稳定越成功,结束这种不义的统治的代价就可能越大,后果越不可测。

最后,康晓光不是新左派。王绍光这样的新左派关心社会正义,主张靠政府政策解决问题,呼吁政府有节制地压榨。康晓光则只关心政治稳定。无论怎样压榨,只要政治统治机制得当,就不会有稳定性问题。那么,康晓光作为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以什么为这种统治辩解呢?他没有明说,但似乎是民主。他认为,经济发展了,中国人会象掌握市场一样成功地解决民主问题。然而,历史上更可能的是,经济没发展,执政者说,民主不可能,条件不成熟;先建威权,发展经济,再建民主。但是,等经济真发展了,执政者又会说,我们不需要民主;我们过的挺好;讲民主还有许多问题和危险。康晓光最后以民主政治的前期条件为这样不义的政治稳定和统治机制的辩解站不住脚。



资料来源: 品葱

https://www.pin-cong.com/p/141022/  (卒)
3
分享 2018-11-14

19 个评论

需要30年左右吧,那時習撒幣去見馬克思了。也是極權政權最最不穩定的時候。

與中國古代權力交接不同,太子繼承皇位是天下的共識。 如今兲朝則沒有繼承的共識可依,奪權就是腥風血雨的過程。

viewer 回复 viewer

品蔥為何又不能編輯 了?

中國古代繼承的共識是血統,“太子”應該用“血統”來替代。
就快玩完,不需要三十年,现在已经是“诸神黄昏”了
我怀疑习近平自己地位都不保了,他以后死不死都是没关系的了,中共可不止习近平一人,王岐山也有更有野心跟实力。听说他想让现在的共产党去了皮,换个名号在中国继续资本主义的统治。
極權統治的關鍵正是權力的高度集中,兲朝如今便是集中於習撒幣手中。極權統治下造反奪權的成功率非常低。
只要習撒幣能做到盡量少出京城,對手下大臣的串聯保持足夠警惕,掌權到去見馬克思那一天不是難事。
你没看王岐山也做过很多指示还有决策吗?权力不止在习近平手里,王岐山也很有权力很强势。
沒有了政法委,王岐山已經實際被架空。習的權術能力明顯高於治國能力。
他又个狗屁权术,王岐山现在又是访外,又是会见各国政要,国内也马不停蹄地出现在各种会议上,不亦乐乎,跟习近平是肩并肩的状态了,又又自己的一套班子人马为自己效力,更有决定权的反而是王,不是习了。
管它多少年,我只关心经济怎么样,有没有饭吃。
现在不是“诸神的黄昏”,已经是“英雄的黎明”了
乐观估计等文革余毒死光,80后掌权,会好很多。
前清经历了太平天国也都又延续几十年,后清发生了三年和文革也都仍在。
不关民族性不关必然性,只在于运气,当下国运如此而已。
关键就看财政能不能支撑军警开支了,能支持就会越来越像朝鲜,不能支持就玩完了
那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国民党被推翻了?是因为国民党控制社会的手段不够精密?还是因为国民党的钱袋子已经无力控制东三省和中共占领区?然后法币贬值,中共这边土改,差距越拉越大。
国民党被推翻的唯一理由就是苏援,苏联爸爸直接强行转让给共党满洲日占时期的大量现代军工体系,47年之后又不断提供钢铁军火等。共产党在接收东北前连野战炮都没有,搜刮民间财富能造出大炮么?完全不可能。
外行谈“正义”,内行看经济,关键是政府财政。
2020-2030 内部经济下行,进入十年滞涨,极端凯恩斯政策完全失效。外部新冷战激烈对抗,欧美技术封锁
2030-2035 上世纪鼓励生育和限制生育效果叠加引起的人口结构巨变,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老龄化,技术进步速度也无法解决人口“供养比”的暴涨。人工智能每消灭10个岗位,会新增6各岗位,而且是理想状况。工业机器人是需要能源驱动的,中国是贫油国家,主要是煤。
农业人口流失,60后出生的农村人口开始大量死亡,农产品短缺,价格暴涨,开启管制状态。
2035-2040 全国东北化,军公教等财政食税人口生活陷入困难的时候,老百姓更糟糕如委内瑞拉。

如果这期间发生战争 如台海、 南海、 朝鲜半岛、西部边境,过程会加速。
其实任何国家政权的崩溃都取决于财政什么时候被抽干。目前来看很难,对外的依存度在不断降低,内部的经济还有很大的回旋空间,人口状况也没那么糟,城镇化的农民进城,内陆省份的开发,二胎潮也正在慢慢的如约而至,只要政府不自杀(其实自杀的难度也挺大的),没什么严重的天灾人祸,这事儿很难黄。

说句题外的,关于人口问题,很多人都在说中国的人口问题很严重,会拖累经济。其实目前来看,中国在人口政策上是没有什么太明显的失误的。我说的是宏观决策上,不是具体执行。客观上很明显,中国现有的科技和资源养活不起太多人。如果人口多到18亿,20亿,中国必然会内乱。可以说15亿已经是目前科技和资源所能承受的一个极限了。那要想在往前发展就只能靠改善人口的质量了。低端制造业靠中青年劳力,高端制造业靠高知识人群。这也是为什么这2、30年来中国的大学教育发展迅速的原因。所以从宏观决策上,无论谁当政,只要他不是脑残,都是只怕人太多,而不是太怕人少的。所以才有平稳过渡这个概念,意思就是人口可以慢慢降下来,但素质要慢慢提上去。初中毕业多少人,高中毕业多少人,大学毕业多少人,这个比例要往上走。目前看这个政策实现的还是不错的。当然老龄化不可避免,不过也不是天塌下来的大事。中国讲孝道,老人动的了的自己活,动不了的儿女养,养不了的最多雇个老太太当保姆。吃饭花不了几个钱,也不会形成严重的社会负担。反而是整个社会的生产效率因为有了高教育水平的人加入,会不断的改善。盘子大了,才不会闹事儿
已删除
一直以来大家都热衷于讨论中共何时崩溃,却从来没有人准确猜中过。但很多人都有一个共识,就是中共必然会崩溃,因为有苏联的前车之鉴。
为什么中共会崩溃,因为中共当前所做的一直是竭泽而渔,难以为继。我承认中共的御民和统治之术很高超,其现在还没有崩溃就是证明。
但是中共并不是没有崩溃过,并不是一直保持不变,而是根据具体问题实时改变自己的政策。
比如文化大革命结束时,中共到了崩溃边缘,但它并没有继续维持毛的政策。从某种意义上苏式社会主义的完全失败,也说明了共产主义的不可行。由此开始改革开放,形成中共所宣传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但到1989年六四事件,政治改革完全停滞。中国的社会体制开始完全失去中国自己所宣传的社会主义特质,完全就是权贵资本主义体制,权贵掌管一切资源且又拥有分配资源的权力,形成一个既得利益群体。
这几年这个既得利益群体的垄断越多资源,维护其统治成本也就越高。从每年公布的公共安全支出可以看出。为什么这种统治方式最终会走向灭亡!就像很多人说的当社会矛盾加剧到崩溃边缘,大不了回到毛时代。
但是我想告诉大家,回到毛时代是不可能的事。
一,首先要有一个具有很高威望的领袖,而当前中共已经很难再出现这种人了,因为习取消了任期限制,就已经意味着若党内有这样的人存在,那他对于习是个实实在在的威胁,必然不会被重用,被党内其他权力中心的人所提防。
二,要有一定的民意基础,但当前很多人并不想回到毛时代,虽然墙内很多人说毛时代路不拾遗,没有贪污腐败和社会风气堕落。但是他们也承认现在的物质生活确实比毛时代好很多。让他们回到毛的艰苦探索时期,我想没人会愿意。还有就是党内精英更不会愿意,从其及其子女获取外国绿卡可以看出,他们本身就有两手打算。
三,外部环境,当前已没有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盟友,且由于中国所处的地理位置因素,复杂的地缘政治,边疆地区肯定不会稳定,毛时代那种生产力是无法提供充裕的财力稳定边疆,除非搞种族灭绝,但在当前世界环境已不可能,也必然会带来其他国家的干预。想要闭关锁国,没法做到自给自足,北朝鲜就是最好的例子,北朝鲜一直靠外部粮食援助,才维持政权不至于崩溃,就说那是的统治成本也会很高,更不利于稳定,甚至会更快崩溃。
四,可能有人说毛时代生产力低下,是因为没有赶上高科技的潮流。像现在中共拥有很多高科技,可以提高自身生产力,让大家都不饿肚子。又要说北朝鲜了,他们赶上了这个潮流,可以向中共借高科技技术,但还是经常闹饥荒。而且现在古巴也开始改革开放了,这就说明毛泽东,列宁,斯大林那一套已经失败了。即有高科技在,也无法拯救这些落后的政治体制。朝鲜若没有中共的维持,估计也没办法撑到现在,而且金三胖也急于经济体制改革。
五,深圳的佳士工人运动被镇压,使得党内左派对于当权者极为失望。故党内当权者出于自身权力稳固和生命安危断然不会回到毛时代,因为回到毛时代,其自身必然会被清算。深圳的佳士工人运动是一个很重要的历史事件,因为它是建国以来第一次获得左派支持,并走上街头毛左青年联合工友组织的维权活动,对于这次事件最后中共给予的定性,明显不符合毛时代阶级斗争纲领。回到毛时代就意味着承认改革开放的失败,而有失败就需要有人来承担责任,也必然会有清洗,这件事就是一个很好的有利用价值的理由。
综上所述,回到毛时代是不可能,肯定也不会走苏联的老路。
所以留给中共的选择并不多,当前的经济改革已到临界点,这个临界点需要通过政治改革去突破。而中共党内还没有出现类似邓小平敢于突破阻力的人,更多的人是热衷权力和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所以以后更多的是来回折腾,类似与金融骗局里的拆东墙补西墙,不会有任何改变,而这种情况带来的经济停滞和社会高压,频频处于崩溃边缘,一直玩击鼓传花的游戏,会逐渐使利益精英空心化,统治阶层的每个人和既得利益团体每个人都做两手准备,人人都有绿卡,做最坏的打算。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变像的殖民统治!这种情况很容易因为某一件突发事件,导致中共也突然崩溃。
若他们想通过外部事件和战争去排出国内社会压力,来转移民众注意力,那中共就完全成为了新的纳粹党,必然被其他民主国家和周边国家,甚至俄罗斯认为是一个威胁。
若中共想做延续自己的生命,就需要根据压力不断的进行政治改革,由外在压力来促进其政治改革,这就需要其逐步放权,同时也就带来社会活力,逐渐形成公民社会,最后不得不进行政治民主化。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