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外屎 1

本文纯属虚构恶搞,其中有大量不雅描写,慎看
苏共总书记斯大林在办公室搭起双脚,拉开裤子,叫进了两名外面办公室的秘书,叫她们玩弄着自己的鸡巴,淫笑着对旁边观看的叶若夫说:“叶若夫,你觉得她们两人哪个的手法比较好?”叶若夫嘻嘻地淫笑着说:“我不敢随便下定论,但我永远跟着领袖的观点走,如果领袖觉得左秘书好,我就认为左秘书好,领袖觉得右秘书好,我就觉得右秘书好。”斯大林抬起头看着叶若夫,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将本来放在秘书左胸上的手掌放开,竖起大拇指说道:“知道我为什么提拔你吗?”叶若夫道:“因为我会拍马屁。”
斯大林道:“当然,拍马屁是必不可少的,但苏联会拍马屁的人可多着呢!这些人现在哪个不是拍我的马屁?你去外面办公室观察观察,他们这些人之中哪个敢说我的坏话?哪个在会议上发言时有半句不利我的言论?”叶若夫听着斯大林的话,一边听一边点头,不断发出赞叹的声音。斯大林道:“如此看来,你是找到原因的了?”说着又把手掌按回到秘书胸上,并下令两个秘书换位置,他的手要换个胸按。
叶若夫低下头想了一会儿,摇着头说道:“领袖的思想高深莫测,叶若夫猜不出来,这也是叶若夫为什么永远追随领袖的原因,因为叶若夫的思想永远追不上领袖。”斯大林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突然手掌加力,那位秘书立即发出了“啊”的惨叫声,淫笑道:“因为我的鸡巴比你的鸡巴大!”叶若夫立即赞成地道:“领袖说得很对!领袖您的鸡巴比我的鸡巴大,我的鸡巴在领袖面前永远不敢勃起!”斯大林笑着说:“很好!还有,你长得不错!我喜欢样貌长得好看的白面小生,而且你这位小生还会帮我玩弄鸡巴,安抚我的情绪,并且无论我对他做什么下流的事情,他的鸡巴永远不勃起。特别是——他必须知道掩盖我是双性恋的秘密!”
斯大林刚刚说完,其中一位秘书震惊地发出了“啊”的声音。但她自知失言,立即跪下来哀求领袖的原谅。斯大林骂道:“小淫妇,我早知道你的秘密了,刚才我无论怎么摸,你的胸都没有任何反应,不会自动坚挺!这已经清楚地表明了你没有经过我的批准就对别的男人思春!说!这个男人是不是党员?任什么职位?是不是军队里面的将领?他的鸡巴有多大?”秘书痛哭起来道:“没有!伟大的斯大林同志!我对你发誓,在领袖伟大的光辉之下,我绝对不敢对别的男人思春!如果有,我就马上撞死!”斯大林冷笑道:“如果没有,为什么我刚才摸你的时候你的胸没有挺起?可见你心里面想着别人,所以对我没有反应。”秘书道:“没有!我发誓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生病了!”斯大林望向叶若夫,叶若夫马上训斥道:“淫妇!伟大领袖说你是你就是!你赶快承认!”可是秘书无论如何也不承认。
叶若夫怒了,喝叫警卫人员将这个秘书关了起来,并且表示明天这位秘书立即会改变说法,干脆利落地承认自己跟别的男人偷情,因为他将会在这位秘书的阴道里面检出其他男人的精液。
斯大林满意地点头道:“这正是我希望看到的样子。叶若夫,你做得很好。”转眼扫向另一位不断发抖的秘书,说道:“现在你是不是知道我是什么人了?”这个秘书还很年轻,18岁不到的样子,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不得不望向叶若夫,希望叶若夫救她一命。叶若夫冷笑地道:“你知不知道,领袖要的是配合?什么对党的忠诚,对布尔什维克的忠诚,对列宁同志的忠诚——统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永远对领袖忠诚,对斯大林同志忠诚。领袖叫你张开双腿,你要立即张开;领袖叫你用嘴巴含住领袖的小弟弟,你要立即含住。不能有一点点的犹豫!哪怕是像刚才的秘书那样找其他借口也不行!”秘书连忙点头,大声表示领袖就是自己的一切。叶若夫扫了斯大林一眼,看到了斯大林满意的脸色,又问道:“刚才你的胸部有没有自动坚挺?”秘书道:“挺了!挺了!”叶若夫“嗯”了一声,又望向斯大林。斯大林笑道:“你的命运决定在今晚的表现!”转头对叶若夫说:“我喜欢玩双飞,你懂的!”叶若夫露出了神秘的笑容,说道:“今晚我会穿上特别的服装,跟这位小秘书一起侍侯领袖,一定会让领袖飞起!”
斯大林不断地点头,说道:“我应该留点精力到今晚了!小秘书你回去做准备工作!”说完拉起裤子,突然神色严肃起来,对着叶若夫说:“第一,我的秘密不许外露!第二,现在我要跟你讨论重要的话题!”叶若夫立即改变了脸容,也严肃起来。
斯大林说道:“年轻时候,我本来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那时候,我也曾满怀爱国的信仰,当时,我对列宁同志无比崇拜,就好比你现在对我无比崇拜一样。可是——慢慢地,我也开始知道我有多么幼稚了。最无耻的一点是,我的那个领导——当时我还没资格做列宁同志的小兵,他居然——他居然要求我拉下裤子,他要看我的小丁丁!我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个漆黑的夜晚,那个吹着北风的寒冷的夜晚,第一次认识到,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变态的人!那天晚上,他要求我变换姿态,要求我无条件含他的鸡鸡!可是我太年轻了,根本不懂这个,但没办法,因为我知道,我的政治前途全系于他身上,只要这个坏蛋在列宁同志面前哪怕说那个一句坏话,我就完蛋了!从那以后,我改变了我自己,我不再热爱原来的信仰——虽然嘴巴上仍然这么说,我开始了改变之旅,从此我唯我领导是从,领导说的话,哪怕问我他的鸡鸡和我的鸡鸡谁的大——明知道我的大,我也毫不犹豫地说他的大!这样,我的领导才没有在列宁同志面前说我的坏话。可是后来,我又发现了更加震惊的事实——”叶若夫忍不住了,骂道:“原来领袖当年遇到过如此可怕的事情!真是岂有此理!告诉我,领袖,这位领导叫什么名字,我马上去枪毙了他!”“不用啦,早死了,我早就亲自结果了他。你知道,我最恨的并不是含他的鸡鸡——其实味道还行,我最恨的是我被迫说我的鸡鸡比他的鸡鸡小!你要知道,我无法容忍有人说他的鸡鸡比我的鸡鸡大!绝对不行!在苏维埃的地盘上,我的鸡鸡永远最大!”叶若夫立即说道:“是,是!伟大的斯大林同志的鸡鸡全苏维埃最大!我绝对不会容忍有人敢说他的鸡鸡比领袖的鸡鸡大!这不是一个生理问题,不是一个数学问题,不是用尺子量的问题,而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嗯!”斯大林满意地点着头,“在苏维埃,政治高于一切。明知道在物理、化学、生物、数学、语文、历史……一切科学理论都不符合的情况下,只要政治符合,你就得宣布这个理论正确!这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这是一个必须遵守的问题!”叶若夫身体向上一挺,高喊了一声“是!”斯大林满意地看着叶若夫,突然间他的欲望上来了,看着面前伟岸的身躯,看着那突起的鸡巴,他忍不住伸手过来抓了一把。叶若夫震惊之下立即反应过来,他不敢躲,而是依然直挺挺地站着,任由领袖玩弄,没有作出任何一点回避的动作。
斯大林满意了,他停止了自己的欲望,回过神来说道:“你不问问我刚才说的更加震惊的事实是什么么?”叶若夫说道:“领袖如果想说,肯定会说,领袖不想说,肯定不会说。我不敢乱问。”斯大林又是满意地点头,说道:“没关系的,是时候告诉你一些布尔什维克真正的秘密了。”他喝了一口茶,说道:“本来,我一直烦恼为什么自己的领导如此地变态——原来,原来,他也在忍受着他领导的变态!”“啊!可是,领袖,你的领导,你当年的领导的领导,他不就是——”“说得不不错!我当年领导的领导!就是伟大的列宁同志!你感到震惊吗?原来,我领导要求我给他舔鸡巴,可是同时,他也被迫给伟大的列宁同志舔鸡巴!那时候,突然间我明白了!原来最变态的人是列宁同志!我当年的领导,他也是被迫的!他临死前跟我吐露了一切,原来,他并不喜欢这样子,可是没办法,这是苏维埃最大的秘密——您必须无条件给领导舔鸡巴,无论他的鸡巴是多少的小,无论他的鸡巴的味道是多么的难闻,这是苏维埃所有能上高层的人的秘密——你必须假装领导的鸡巴很好闻很好含很香,哪怕你内心非常不同意,哪怕这个世界所有的道理都证明他的鸡巴很小很烂有梅毒,你也坚决地告诉你的领导你的鸡巴比我的鸡巴大,你的鸡巴好香,你的鸡巴含起来好爽!”“原来!”叶若夫其实早已清楚他需要告诉斯大林领袖的鸡巴永远最大的谎言,但是他仍然装出第一次听到时的夸张的表情,表现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抓紧了拳头。斯大林望向着天花板,放低的语调,说道:“列宁同志要的就是这样一种效果。事实上,他也明知道这些话并不是事实,但是他还是坚决要求所有能进入他视野里的高层布尔什维克主义者必须有着这样的条件反射式的观点——他的鸡巴最大。布尔什维克不可以有人的鸡巴比他的鸡巴大。这不是用科学可以解释的问题,这是一个政治问题。政治问题是不需要用科学用正常逻辑去解释的,你知道这就是真理就对了。”
叶若夫更进一步学习到布尔什维克的精粹了,他疯狂地点着头,不断对斯大林发出了赞叹声。
4
分享 2020-11-16

2 个评论

把斯大林换成习近平,叶若夫换成栗战书岂不更好?
>>把斯大林换成习近平,叶若夫换成栗战书岂不更好?

我打算写一篇长篇恶搞故事,写到哪算哪。会出现各种人物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自由必起,暴政必亡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1-16
  • 浏览: 1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