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黑客组织攻破上海公安局,数以万计警方黑名单泄露,最小恐怖分子嫌疑人5岁

一些活动人士于去年年底入侵了一台有安全漏洞的服务器,发现了超过110万份上海公安局的文件和监控记录。 

这些数据被提供给澳大利亚安全官员、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和一些国际媒体机构,为了解中国全国大规模监控系统的发展提供了一个罕见而详细的窗口。 
该数据库包含公安局的监控名单,内有其感兴趣的数万名相关人员,还有线人报告、面部和车辆识别照片以及出入境数据。

该数据库包括5000多名外国人的详细资料,他们的信息在上海旅游时被录入数据库

当局对成千上万被贴上“疑似恐怖分子”标签的维吾尔人实施监控,其中一些人只有五岁,他们的信息被记录在案是由于受到过公安局官员的亲自检查。

澳大利亚人包括:     
一位负责技术创新的澳洲电信(Telstra)公司高管    

一位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的数据安全高级顾问,他后来为全国宽带网(NBN)工作    

一位全球军火巨头    

安永全球咨询公司的合伙人    

上海某精英国际学校的校长   

一名曾在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和美国参议院实习的大学生    

有影响力的中文媒体公司Australia China Media Group的董事    

澳大利亚最大的牛肉生产商澳大利亚农业公司(AAC)的一名高级主管 

更神秘的是,该数据库包括几名澳大利亚儿童,有些只有两岁。 

曾担任澳大利亚全国评估办公室总干事、澳大利亚驻韩国和日本大使的杰夫·米勒(Geoff Miller),2018年9月与妻子抵达上海进行为期一周的观光旅游时被标注了出来。

该数据库还揭示了上海当局如何监视被举报的外国和中国公司的雇员。 

它包含对976家公司的员工的监视列表,这些公司中有四分之一是外资公司,包括美国制造业巨头3M,德国制药公司拜耳,日本重工业和电气公司三菱。

记录显示,这些被列入监视名单的公司中,有48员工在上海金山海港区走动时曾被面部识别摄像头跟踪。  该数据库还包含同一地区监控摄像机拍摄的数十万张车辆识别照片的记录。

目标车辆均在中国的“智能车辆监控”系统的监控名单上。根据该系统,运载危险材料的车辆、卡车和客车的车主必须安装视频和全球定位系统(GPS),以便公安部门进行监控。 

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没有在截止日期前回应置评请求

https://www.abc.net.au/chinese/2021-04-01/shanghai-files-shed-light-on-china-surveillance-state/100044228
37
分享 2021-04-03

20 个评论

现在,安全脱钩是我对洋大人的恩赐。将来,谁都有机会成为我人质外交的牺牲品。
干的漂亮!
延伸阅读:

中国大规模监控数据泄露 包括3.5万澳洲人个人信息

深圳振华数据信息公司(Zhenhua Data)一个包含240万人信息的数据库遭到泄露,其中包括3.5万多名澳大利亚人的信息。据信,该公司为中国国家安全部情报部门服务。 

深圳振华数据信息公司的主要客户包括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国共产党。  该公司收集的信息包括出生日期、地址、婚姻状况,以及照片、政治结社、亲属身份和社交媒体身份。 

该数据库整理推特(Twitter)、脸书(Facebook)、领英(LinkedIn)、Instagram甚至TikTok账户,以及新闻报道、犯罪记录和公司不端行为等信息。 

虽然大部分信息都是从开源材料中“搜刮”而得,但一些个人资料中的信息似乎来自机密的银行记录、求职申请和心理档案。  据信,该公司从所谓的“暗网”获取了一些信息。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王雪峰曾是IBM员工,他曾利用中国社交媒体应用微信操纵舆论和打“心理战”发动“混合战争”。

在该数据库中的35,558名澳大利亚人中,有州和联邦层级的政界人士、军官、外交官、学者、公务员、企业高管、工程师、记者、律师和会计师。  这些数据还包括澳大利亚现任和前任总理,Atlassian软件公司创始人、亿万富翁迈克·坎农·布鲁克斯(Mike Cannon-Brookes)和斯科特·法夸尔(Scott Farquhar),以及商界人物大卫·冈斯基(David Gonski)和詹妮弗·韦斯特科特(Jennifer Westacott)。 

但有656名澳大利亚人被列在“特殊利益人士”或“政治敏感人物”名单上。该公司对这两个术语的确切定义没做任何说明,但名单上的人在职业和背景上完全不同,而且似乎很少或根本没有说明是谁创建的这份名单。

该数据库被泄露给了一位驻越南的美国学者克里斯·鲍尔丁(Chris Balding),他一直在北京大学工作,2018年因担心人身安全而离开了中国。 

鲍尔丁教授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说,“中国绝对是在打造一个可对国内和国际进行大规模监控的国家”。
求个下载地址?
>> 求个下载地址?


不可能公开的吧,里面都是异见人士和维吾尔人的个人信息,只交给了各个媒体和澳大利亚海关等去查看

只有像“澳大利亚驻韩国和日本大使的杰夫·米勒(Geoff Miller)”这样不怕公开的会被指明
希望懂这技术的反贼多做此类为民除害的事
>> 不可能公开的吧,里面都是异见人士和维吾尔人的个人信息,只交给了各个媒体和澳大利亚海关等去查看只...


一些活动人士于去年年底入侵了一台有安全漏洞的服务器,发现了超过110万份上海公安局的文件和监控记录。

这样说不是澳大利亚安全部门和网军攻破了上海公安局数据库,而是有政治诉求的黑客团体锁定并攻破了外包公司的数据库。那么这些黑客自己手里还有备份,应该会有选择地公开这些数据作为武器。比如上海小粉红上电视黑屁,隔天网上挂出他全家被上海公安局监控的数据。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godfei
>> 希望懂这技术的反贼多做此类为民除害的事

习粪坑的大脑无法攻破,因为它不联网,只会亲自放屁。
野原新之助,今年5歲
对支共和支那需要的是完全毁灭后的完全重建
是真的,我未婚夫是德国人,我们小区的民警经常用自己的手机给我打电话,问他的情况。真的是快烦死了。就是有种,时不时都被盯着,都被监控的感觉。
>> 希望懂这技术的反贼多做此类为民除害的事


你可以看看【反共黑客网】
自己也可以从kali linux 慢慢学起
西方与中共的接触过程,就是一个接受渗透的过程。一开始,你会认为有很多机会,甚至有很多漏洞可以利用。但是,接下来的某一天,你发现,已经无法脱身了。

在中国古代官场当中,上司会故意放纵下属,收集每一个下属的丑事,然后引而不发。现在这一套用在了西方人身上。
你们知道五岁的孩子会做出什么恐怖行为吗,我猜可能是给蜡像身上浇一泡童子尿
>> 你们知道五岁的孩子会做出什么恐怖行为吗,我猜可能是给蜡像身上浇一泡童子尿


我猜可能是看了小熊維尼的動畫,然後發表了對小熊維尼的負面言論。
>> 西方与中共的接触过程,就是一个接受渗透的过程。一开始,你会认为有很多机会,甚至有很多漏洞可以利...

现在共产党就是这样啊……平时管的松,睁只眼闭只眼收买人心让你给他们死心塌地当狗,要整你的时候抖出来证据确凿
>> 是真的,我未婚夫是德国人,我们小区的民警经常用自己的手机给我打电话,问他的情况。真的是快烦死了...


回复前先脱敏
>> 回复前先脱敏


脱敏是什么?
嗯?我这个回复怎么不脱敏了???
有一说一,恁匪在东突厥干的事儿和昭核日本在满洲是一样的,再次瓦房店昭核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