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朝鲜官方论文讲本国五千年前檀君时代创造的文字“神市篆书”

《我们民族是自古朝鲜时期起具有固有 民族文字的有智慧的民族》 

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 研究员  候补院士、教授、博士 柳 烈 

我国人民值得骄傲的民族文字——训民正音,渊源于自檀君建立的古朝鲜以来沿用的我国文字。  
我国古文献中有不少有关我国在创制训民正音以前,已使用了本国文字的记载。  

积极参加训民正音创制的主要成员之一申叔舟的后裔申景浚(18 世纪)在《训民正音韵解》一书中写道,我国在创制训民正音以前,就有自古在民间使用的文字,其字数不多,形式没有一定的规范,不能完全记录一国语音,但在有限的范围内是可以使用的。 

另外,也有关于高丽和耽罗(济州岛)使用过不是汉字的自己固有文字的记载。  
著名实学家李德懋在《清脾录》中写道,11 世纪初户部尚书张儒曾去过中国江南,那时正巧看到中国人无法辨认写在从高丽漂去的乐器“瑟”上的宇,便把它译成汉文。这说明,高丽也有过一定的固有文字。  

《燕岩集》、《海东译史》和中国沈括的《梦溪笔谈》等古书里也有记载,说在耽罗(济州岛)也曾使用过不是汉字的民族固有文字。 
这说明,我国固有文字普及到济州岛使用。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在创制训民正音的时候,当时任集贤殿副提学的崔万里为反对训民正音的创制,呈上世宗王的一文中写道:“倘日谚文皆本古字非新字也”,“借使谚文自前朝(指高丽——译者注)有之……尚肯因循而袭之乎”。这说明谚文即训民正音是依据原有的古文字创制的,而不是 完全新创制的文字。同时也说明,早在训民正音创制以前高丽时期也有过自己的文字。  

总之,通过这些历史记载可以说明,在训民正音创制以前,我国早已有过与汉字不同的我国固有的民族文字。   那么,在训民正音创制以前,我国曾有过什么样的文字呢?    
从 15 世纪后半期以来被列为国家禁书的《三圣记》写道:“檀君有神市篆书”。16 世纪初的学者李陌的《太白逸史》(一名《太白遗史》)上写道:“檀君有神市篆书,此等字书遍用于太伯山、黑龙江、青邱(也写成“青丘”,指朝鲜——译者注)、九黎(指高句丽的前身——句丽,“句丽”与“九黎”在朝鲜语中同音——译者注)等地”。 

在 16 世纪末编纂的《平壤志》里写道,在平壤法首桥旁边曾有一尊古碑,碑文不是我国文字(训民正音),也不是印度梵文,也不是中国篆字。有的人说,这是檀君时期神志所写的,因岁月沧桑,现已无存。 
在 17 世纪北崖写的《揆园史话》里说,檀君时期神志在打猎的时候看到鹿足印受启发,首次创制文字。又写道:“听说,六镇地区早已发现……在岩石上刻的字,既不是梵字,也不是篆字,人不解其义,何不谓神志所创之古字?”   李陌在《太白逸史》中援引的《大辩说》注说:“南海县良河里之溪谷岩上有神市古刻其文曰桓雄出猎致祭三神”。据传,这是“徐市题字”的,是“古朝鲜文”。

从如上所述的记载中可以看出,不仅 在古朝鲜时期已有神市篆书,而且在自朝鲜半岛的北端六镇地区到南端南海地区,包括鸭绿江和豆满江以北广大地区的古朝鲜全境广泛使用。  

“神市”也写成“神志”、“神誌”、“臣 智”、“臣芝”,其原意为“大人物”,指“君主”,后指高官、支配者、统治者。“神市篆书”指“王或支配者、统治者的文字”。 

从平安北道龙川郡新岩里出土的陶器上刻有类似神市篆书的两个字(图 9),从中国辽宁省旅大市白岗子古朝鲜古墓中出土的陶器上,也刻有形状类似神市篆书的两个字(图 10)。  
在古朝鲜陶器上刻有《宁边志》上的神市篆书文字,这是反映古朝鲜时期社会上使用过神市篆书的有力物证。并且在这些陶器上可以见到类似《宁边志》上神市篆书的文字这一点说明,除了《宁边志》上的 16 个字以外,还有不少字。这也具有重大意义。 
第三,其字形不同于邻国的文字。例如,跟表义文字——汉字不同,跟印度梵字或蒙古文字也不同,也不同于音节文字——日本假名文字,是独特的文字类型。 

另一方面,在朝鲜语中,与书写相关的“字”、“毛笔”、“写”等主要词汇,原来就是我们固有的,这说明神市篆书本来就是我们民族创制的固有文字  古朝鲜初神市篆书经历一些过程转变成加林土文字,到了古朝鲜末期,“三韩”初期,它又发展到训民正音的“古体(肥人书)”,又经过不断的变化和发展过程进一步得到完善,变成训民正音(现用体)。训民正音的这种继承和发展过程是无可置疑的。
0
分享 2021-04-18

1 个评论

韩国政府网站对本国文字的描述:
创制韩文 
韩国从古代王朝开始就使用汉字。虽然也使用过借用汉字标记韩语的吏读和乡札,但由于没有可以自由表词达意的文字,所以迫切需要创造能够简单地学习和使用的本国文字。 

为此,世宗于1443年创制了韩文,并于1446年正式颁布。韩文是模仿人们在发音时发声器官的形态制作的,是世界上最科学且最容易学习的文字之一。韩文的出现大幅改善了政府和国民之间的沟通。从那时起,韩文在建立其作为文化国家的基础方面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