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未来中共面临的危机和转型道路

部分资料来源:溃而不崩

本文为原创。


2021年的人口普查数据迟迟没有公布,足以体现当局对人口问题的头痛,不出意外,未公布的原因多半是人口数量出现了远小于预期的增长甚至负增长,而即使合理造假数据也看不过眼。

这之前,本人多次回答和评论过人口问题,尽管这个问题和贫富差距一样属于积重难返且不会马上爆发,但迟早会在可预见的未来造成严重的统治危机。

(一)墙国治国根基:过度维稳

六四事件的惨痛教训让中共只从中明白了一件事,就是要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于是墙国用防火墙封锁了网络,扼杀了一切改革,用经济发展来转移矛盾。

这种大批量维稳发展到今天相信各位是有目共睹的,2011年的“茉莉花革命”正是这种过度维稳的最佳表现。实际上茉莉花革命不过是有人在推特上随便意淫了一个革命日子,具体根本没有多少人或者根本没人参与和注意,当局却在那天进行了全力搜捕,而当时的聚集其实反而是警察搜捕引起了市民注意。革命根本就不存在。

事后记者问了推特上那个发起日子的人,此人已经找不到回应,也没有了动态,因而,有人甚至认为这是当局故意派五毛弄的引蛇出洞。

为何我表示包子对和平演变多虑了?

实际上,即使回到言论相对宽容的胡温时期,中共也是不会垮台的。没错,我敢说那个时候即使全中国除了掌权机构都是反贼,中共也不会垮台,至少短期以内!
原因很简单,当今的革命不再是毛那个时候搞猥琐发展就行的。当权者不动,不会因为网上多了几亿不和谐言论就会导致政权垮台。

包子上台以前,中共的国策就是极力防范反对势力串联,所以禁止了游行,示威等可能引起动荡威胁政权的,加上防火墙的阻隔,中共可以说除了军事政变和外国干预,内部几乎没有变革的可能。除此之外,你在网上变着花样骂来骂去,赢得众多人的认可鼓掌,结果则只有一个:骂完了事。

这就和品葱上的各位差不多。

当然,这并非反抗者懦弱,而是缺乏串联的渠道,这个已经基本被堵死。

然而,执政党一直对这一点分析持反对态度,包子认为有了防火墙和隔断串联手段的技术还不够,非要弄得全国一种声音,说1+1不能等于2,而要“我说是几就是几”。

这种过度维稳达到的极致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制造问题。

(二)过度维稳导致问题积聚,但解决的方式则是“治标不治本”。

墙国目前面临的危机无疑都是自己造成的,却又不愿意从根子上解决。这件事情放到基层公司和交通运营上讲,就可以看成是交通堵塞,解决的方式不是增加道路,而是强制限行,员工要求增加假期,公司便增加两天后扣除两天的周末。解决了也等于没解决。而且有的还会造成新的问题。

新疆的民族问题,当局不采取温和手段沟通而是搞集中营无疑是最显眼的体现。

应该说,以中共一党垄断统治13亿人的能力,目前并不是没有和平转型和解决问题根源,还不会让共垮台的方式。但中共不会这么认为。

(三)因为中共害怕一旦走上法制轨道,特权阶层就将遭到清算。共是否失去执政能力倒不是他们最担心的。

应该说,这种担心不仅不是没道理,反而可以从现在品葱上大量的言论看出端倪。这里说一下,思考中国和平转型方式的最早是写黄祸的作家王力雄,其递进民主的构想和探索在我看来不完全是乌托邦,其中最大的特点就是“不需要转型之后清算老政权”。

但上次我发了一个关于递进民主的贴之后引来的大部是喷子,其都一致认为必须让共付出代价,全部清算,从共多年培养的暴力和掘墓思想来看,共如果垮台,大概率会再来一场镇反运动,且这次的镇反规模估计得是1949年的上百倍。

实际上,反贼们不妨这样想想:如果转型共就面临遭到清算丢命,那么又怎么指望当权的愿意启动民主改革?

说到这里,反贼估计还得怼的是用暴力革命的手段,并声称“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且不说现在没有了暴力革命的途径,即使成功,以现在的墙国规模和潜在问题爆发的力度,自下而上的革命造成的死亡人数绝对不会低于一亿。还先不谈共被革命后新政府可能又是一个新的共。

如果你在那一亿人中,是否还愿意坚持用暴力革命的手段结束中共的统治?而且一亿人还是保守估计。

寻找一个避免当局被清算的转型手法,我认为并非是帮政权说话,反而可能是让当权者放权的一个节点,不得不说也是个好的思路。

当然,如果共垮台后对共的清算能保持在法制的范围里,本人也会提倡清算,但问题是这个概率真的很小,原因想必各位心知肚明,不谈大饥荒、文革、六四、法轮功、集中营、维权律师抓捕,就单单看反贼们恨不得杀了所有和共沾边的就可以提现了,这些加起来把共的祖坟刨了估计都不够杀。必然也会牵连无辜者。

扯远了,回到正题吧。


(四)共未来的统治危机必然是从镇压失败或经费不足开始。

当今共能维持统治的根基只剩下一条,其他所有机能已经丧失。那就是镇压,镇压,再镇压。

似乎共只要靠着这一招永远都不会垮台,因为镇压的技术还结合了高科技。

然而长期来看,根本不可能。

在本人一直在这里连载的小说里,重置后的剧情就是把2019年爆发的肺炎改成了“丧尸病毒”,然后以此为推演来看看中国未来的路,同样是封锁消息,同样是甩锅国外,同样造成了全球大爆发,甚至同样在开始没有造成“末日”。

似乎结局跟真实世界的武汉肺炎没什么两样,中或最赢。

结果却不然,结合流感大规模变异的病毒让世界陷入巨大灾难,中共靠镇压造成的人口损失无法重建,最后不得不靠打台湾去转移矛盾。

以后的剧情我不再剧透,总之共是避免不了垮台的。而且垮台面临的是一场腥风血雨。“末日”真的不是现在很多小说里写得那么简单,真正的末日是让人觉得死了都比活着痛快。

后期这些我都会在小说里展现。

小说虽属幻想,丧尸并不存在。但现实危机却是货真价实的。

这个危机就是人口。


(五)人口萎缩引发矛盾不可避免,且这种矛盾靠镇压是没用的。

人口问题波及的范围是全国,规模甚至大于当年的文革。韭菜短缺,对共来说最佳的解决办法是提高生育补偿,降低房价,降低养育成本,这些却都不是它们能做的。

于是只能是“开放二胎”“延迟退休年龄”“降低法定婚龄”。

等于没解决。

不拿出根源,韭菜即使不造反,不生是缺乏镇压理由的。而如果共为了强行解决最后不得不用强制生育等办法,会永久丧失共的公信力。

别忘了一点:得罪的人越多,造成的问题越多,最后不免波及的可能就是武警和军队,这些都是维持统治的根基!

70%的武警家属来自于农村,这足以表明,大范围强制生育造成的镇压伤亡势必影响到武警乃至军队。

人口危机最晚将在本世纪中叶出现,假设包子在那之前下台,留给下任的估计是个超级烂摊子,而包子最晚也只能活到本世纪中叶。

预计造成动荡将在本世纪末,如果幸运90后00后会看到大结局。即使看不到再下一代也一定能看到。

就是我强调的,如果一个危机共靠镇压没法解决,那就是它垮台的时候!比如丧尸,比如人口危机。

(六)未来的路

每次关于探讨未来之路时,提倡和平转型防止死人和崩溃。这只不过是老调重谈。

老实说,我目前看不到共能自我改变的希望,而它续命的时间长短,取决于“一个靠镇压不能解决的危机”什么时候来。

而这种自由落体的加速垮台后,造成的后果,是大崩溃而不是民主。

这就是我之前提到的探索一个能让当权者主动启动改革的方式也许好于等它自己没办法垮台。

写了很多,也是我思考的精髓和心声。
14
分享 2021-04-28

15 个评论

而即使合理造假数据也看不过眼。


第一次听说“合理造假”这个词语
>> 第一次听说“合理造假”这个词语


以共的能力,造假数据让其可以接受并不难,但也必须符合实际和大致推演。否则,为什么2020年第一季度公布gdp萎缩呢?共要造假为什么不造假一个“增加了百分之零点一”。

这也牵涉到很多推演问题,不能说哪个数字就是哪个数字,数字太假被质疑也是要命的。

这就是“合理造假”,而这次人口所以很显然合理造假的数据也看不过去了
首先 共自己不会政治改革
其次 历史规律 没有永远的独裁江山
最后 清算是肯定的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共产主义者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 黄俄殖民者的下场百倍于路易十六 新的政权会像以色列追杀纳粹一样追杀海外匪匪 别鸡巴意淫什么屠龙者变龙了 以色列变纳粹了吗
我一直都说,那些叫嚣民主化后杀你全家,或者是脱脂脱到魔怔,变成屠支大佐的人,全部是匪帮的一个镜像或者说翻版。多少所谓的民主人士,思维早就被匪帮和几千年的专制文化毒害。很多人只知道反对现状反对这个政权,却根本不知道怎么建立和巩固一个宪政民主的政体。他们完全是张献忠翻版,和朝廷的区别,仅仅是一个坐稳了江山,一个没得到江山。本质上就是穷马列主义者反对富马列主义者。如果这帮人以后得了权力  ,打着“民主化”,“新社会主义”,“新左派”的旗帜跑出来夺权,假如真的放任这些人在社会中获得话语权,到时候得到的绝对不是自由民主制度,只能是这些“穷马克思主义者”的专制,只能是专制的同类复归。
讲革命易,讲建设难。革命之后的第二天,往往才是历史的死结。二月革命的时候无人不对沙俄政府的专制痛恨不已,然而革命后却陷入“高尔丁之结”,专制是结束了,可是自由宪政民主却没有如期而至。政治的裂壳效应使得社会一片混乱。结果就是,没有完成人民观念变化的革命终究自我毁灭,布尔什维克党用比沙皇更冷酷的专制利剑解开了“高尔丁之结”,俄国最后除了完成了一个历史轮回,什么也没得到。
以后中国的未来我是乐观不起来,重走俄国路或者重走辛亥路可能性很大,的确要慎之又慎。
中共未来的统治危机必然是从镇压失败或经费不足开始<=
這句話講得蠻好的

就中共這個政權而言     收入已經見頂    支出卻年年提高
可見的未來     養老    維穩    政府開支    軍事    都面臨爆發性的
增加

砍養老會有巨大的社會怨氣     砍維穩容易出現社會漏洞
砍政府開支     基層癱瘓還怎麼上令下行?     砍軍事軍隊沒錢要自謀生路
會跑出什麼怪物就很難說了

另外政府還有巨額債務要償付    銀行倒掉要接收     維尼的雄心要實現
如一帶一嚕     熊安計畫     萬億造薪     民間脫貧     維尼只要一個發神經
就是千億萬億的錢丟入水中    哪個國家能給維尼這樣揮霍?

再越來越困窘的財政下    估計出事的順序是養老   政府   維穩    軍事
先砍養老    接著緊縮政府開支    然後動維穩系統       社會開始動亂
最後連軍隊待遇    都無法保障      

樓主想要和平轉型    這是一個好方向    不過個人不是很看好     中共執政幾十年來
大多數的資源     已經在黨手裡     有錢的那一搓人     多少跟黨有關係

在沒有剝離出黨的資源之前     留給新中國的剩下的是一片殘破大地跟幾十年也還不清的負債
快進到民主中國     怕是重演辛亥舊事      中央沒錢了    怎麼管理國家哩?
准确,到位,一直学英语移民中。
政治上的清算是墙国人的需求和愿望,不是品葱的需求,品葱任何人也没有能力阻止这个残酷的清算,就算品葱人理性的告诉墙国人,我们当初帮你们唤醒,作为先知去反共,你们要听我的,和平一点处理中共赵家人的问题,你觉得墙国人在了解真相后,他们会理性的听品葱人的建议吗?他们祖上被中共搞死这么多人,他们后代活得这么惨,看不起病住不起房,还有香港人被打死这么多人,别说墙国人,香港人都要主动进墙国清算中共,另外还有新疆维吾尔人,逃亡海外的西藏人等。如果情况恶化,朝鲜人搞不好也要加入战团清算中共。

可以说品葱所有反共先驱这点人数是不能阻挡10亿墙国人的人海涌动,声音太小。

还在体制内的品葱人请要记住一点,保存好所有中共的血债证据,你没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这很可能是你唯一活路的办法,其他是无法说服暴怒的10亿受害墙国人。
>> 以共的能力,造假数据让其可以接受并不难,但也必须符合实际和大致推演。否则,为什么2020年第一...


我刚发现你的小说,写的不错,现在敢于写这类小说的太少了,期待后续精彩。
>> 我一直都说,那些叫嚣民主化后杀你全家,或者是脱脂脱到魔怔,变成屠支大佐的人,全部是匪帮的一个镜...


不错,很多人观点只是先推翻了土共再说,至于之后怎么做就缺乏件数。
所以党国必须分裂,有外敌的存在,大陆人才能学会如何去学习,跟上时代潮流。不过现在看来,这是一定的事,中共可能会是最后一个勉强算统一的政权,以后也不会有了。其实现在大陆人各省之间怨气本来就很大了,很多省份的人都觉得是别的省拖累了自己省。
>> 我刚发现你的小说,写的不错,现在敢于写这类小说的太少了,期待后续精彩。


谢鼓励,一直都在坚持写,会写完的
苏联的经验是 不知道生么时候发生 不过一旦开始速度会比人们预料得快
>> 谢鼓励,一直都在坚持写,会写完的


我还想看看原版呢,在哪里能找到,为啥要重写
>> 我还想看看原版呢,在哪里能找到,为啥要重写


原版重制的原因已经开贴说明了,原版的88章在本站是能找到的,但不会更新了。重制版包含原版的大部分内容,剧情更加紧凑,人物有所增减,但重要人物都有保留。

https://www.pincong.rocks/article/27889
來者 新注册用户 回复 tongbill
>> 我一直都说,那些叫嚣民主化后杀你全家,或者是脱脂脱到魔怔,变成屠支大佐的人,全部是匪帮的一个镜...


說得好﹣看那些反共人士的水平和人品﹣只覺是中共的翻版﹣幾千年來﹣人類在犯同一个錯誤﹣即通過消滅對方來實現理想﹣結果總被別人推翻﹣這次也不會例外﹣即便滅共實現民主﹣也絕不會苦到頭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沉默的大多数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5-15
  • 浏览: 5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