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重置版)【第31章 总统的选择】

上一章

中华民国总统日记节选
                             
                                          轮回
   
        有人说,中国如果民主化,台湾自然就“回归”了。

        飘扬在总统府上空的那面旗帜,到底是华夏的象征,还是逝去的伤痕?在大陆看来,只要我们仍然保留着她,不更改“中华民国”的国号,长年以往积累而成的火药桶就缺乏一根能点燃引爆的火柴。

        以前,我所做的一切是避免台湾卷入一场战争,但我这辈子都不会想到,有一天我可能开始朝相反的方向去做。

        二部递交的资料着实出乎我的意料,那一瞬间,我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再吃十几年的政坛饭,都不够格坐到这个位置上。

        从王立强的血液里检测出来的病毒样本目前静静地躺在二部实验室的试管里,等待着它未来的命运,是进销毁炉,还是实验库,由我一纸令下来决断。

        它太恐怖了,二部报告说它可以通过冷链食品传播,昨天有民国派分子提议把它放在进口大陆的菠萝(凤梨)里,其威力不亚于核武器,反攻大陆指日可待。虽然他的话更像是玩笑,但我却看到了未来的恐怖。

        从这个角度上讲,销毁它,才是它最终的归宿。
       
        可如果这种唯一能够改变大陆与台湾军事力量对比的机会一旦错过,我们是否只能面临被对岸的渗透和蚕食逐步吞没,最终丢失来之不易的民主?

        近年来,国防部的飞行事故层出不穷,美国决定售卖的80亿军火仍然在白宫参众两院的交涉桌和签订书上拨来弄去,使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岛是否还有足够保卫自己的能力。

        那个承装紫色液体的试管,也许就是点燃火药桶的那根火柴。

        ......

        是时候做出决断了。

        选择终将付出代价,我愿意为此承担一切后果。

       2019年12月15日

       

      (台海深处,一艘秘密新服役的国军潜艇)

      邹琦从小有个海军梦,梦里他驾驶的是飘扬着青天白日旗的水面舰艇,但他被国防部调配到了这里当潜艇兵,虽然家人庆贺与之愿望基本一致,但当每日呼吸着过氧化钠生成的并不新鲜的空气,他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

      他是个铁杆的民国派。
     
      邹琦的父亲是国民政府时期的高级军官,当年从福建撤回台湾时想带兄弟一起走,兄弟执意不肯,那是父亲最后见到自己的亲骨肉,后来他在文革期间被造反派批斗致死。父亲得到这个消息后沉默了三天。在父亲病榻上陪其走完最后一程的邹琦,永远忘不掉父亲临终前的遗言。

      “反攻大陆,解救同胞。”邹琦含着泪,握着父亲的手,郑重地点了点头,父亲随即含笑离世。

      两蒋时期由统帅部制定的“国光计划”早已封存快四十年。金门岛上面向对岸“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牌子与一旁的民主女神像一起年年锈蚀。台湾人早已不在乎自己的血里到底还有没有中国的那一份。然而,邹琦却不一样,他心中的火焰却越烧越旺。他每天一闭眼,就会看见大跃进期间吃观音土饿得奄奄一息的农民大叫着要吃饭,六四期间被坦克碾压后的学生肢体残骸,还有香港反送中时被港警压在地上,口吐鲜血的示威者。

      对邹琦来说,搞台独从来就不是他所追求的,甚至对岸坚称的“一个中国”在他眼里都是不争的事实,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这一切,直到一个人的到来,才让他改变了看法,那一刻,他仿佛觉得,毕生的愿望,就要实现了。

      这个人,就是现任总统,当天被请到总统府上饮茶的他,当之无愧地成了那个“神秘者”。

      “509计划”的代号取自于二战时期美国秘密研制原子弹的509小组,当时正是那颗原子弹加快结束了二战的进程。现在总统把这个机密计划同样命名为509,多数人认为仅仅是过于自信的表现,然而邹琦却认为,这才是中华民国总统应该制定的计划,这才是所有台湾人应该追求的目标,他坚信,509计划将和当年的美国一样,改变历史的进程!

      总统将将一个加密的U盘给了他,里面是509计划的全部内容,总统表示这里面的东西除了他自己,谁也不准告诉。总统是个相当精明的人,这个计划的关键就是必须由“民国派”去执行,再没有人比邹琦,那个在潜艇上怀才不遇的更佳的人选了。

      “我明白你的内心,不过你明白这不是个简单的任务,甚至你可能丢掉性命!”总统多次这样警示道。

    不过,邹琦认为这和那些执行绝密任务所听到的警告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当他知道有完成自己可能成为夙愿的机会,他可以把一切当成浮云。

    包括,他的妻子。

    邹琦有一个民国梦,所以他娶了一个大陆妻子,名叫郝敏。结婚时,邹琦几次三番盛情邀请妻子到台湾来,这机会对所有渴望台湾那块民主土地的大陆人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如果顺利,郝敏只需五年就可以取得中华民国国籍,获得台湾的永久身份。

    但郝敏不这么想,她是个不懂政治的小白,邹琦爱她,这就够了,脚下的这块土地,比“民主自由”更重要。

    邹琦和郝敏双双遭到海峡两岸人士的轮番“批斗”,同在潜艇上服役的一名战友参加了时代力量(台独政党),邹琦在他眼里是迎娶敌国新娘的叛国分子,罪该万死,从不和他说一句话。远在对岸福建的郝敏,则成为不少大陆亲友,尤其是视台湾为粪土的人大力批判。郝敏似乎对此毫不介意。潜艇里邹琦的专用的桌子上放着郝敏的照片,照片的背后写着“老公,什么时候反攻大陆啊?”“南往王师又一年,王师只剩一个连。”

    以前邹琦看着这些话只想笑。而现在,从妻子不懂政治的性格来看,写在照片背后的那些话,也许是调侃。调侃的背后,是妻子那颗纯洁的心。

    有时,邹琦觉得自己的梦想,可能摧毁的是自己所爱的人。

    但这种想法只闪现过,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下一章
1
分享 2021-05-14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