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關心香港的各位品蔥友人

第一次發文,多多包涵

我當初發現這個網站時覺得很驚喜,震驚中國竟然還有這麼理性的人,而且知識都好豐富,論述極具邏輯,鮮少帶有主觀偏見。

到經歷反送中,不少網友提供了局外人的冷靜分析,我個人真的非常感激。但有時候亦不禁有點失望

這裏的人都期待並渴望著民主,總說中共快倒台了(十至幾十年內)。然而很多人心底裏更多的其實是絕望。不僅自己不願意抗爭,也不支持他人抗爭。從六月第一次香港遊行開始,就一直有不少人在宣揚失敗論,說港人螳臂擋車。當然也有別的觀點,他們仍舊主張明哲保身,同時卻希望透過香港人的血,甚至死亡,去激發外國介入,或引起牆內其他人反抗。

我明白大家直面中共壓逼,危險極大,隨時付上生命為代價。或者說長久以來的打壓已經讓大多數人從骨子裡懼怕政府,怕得不敢有半點實質反抗。

但我真想問一下,為什麼總有人說不是時候,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才是「那一刻」?國內沒有人踏出第一步,憑什麼相信中共會在十幾年內倒台?用念力反共嗎?即使香港在千萬分之一機會成功了,或者慘烈地反敗了,你覺得以中共對輿論的掌控,能蔓延到大陸嗎?

這些年來,隨著大家的沉默和迷之等待,中共已經從各方面牢牢地掌管了全國,卻有人相信這個政權會自然死亡?你們對極權的接受能力比自己想像中的高很多,知道嗎?

自己的家只能自己去守護。香港這次運動我們知道希望很渺茫,但還是全力去爭取了,拼了命的發出呼喊,甚至不惜拼個玉石俱焚。不是因為有希望而做,而是做了才有希望。或者最後是失敗,香港這個都市將泯滅於時代,但我們確切在歷史長河中劃下印記,世界都知道這年夏天香港人的天真與執著。

當然我不是要大家立即投身反共,這是不要命而無意義的。我只希望大家不要勸說,甚至嘲諷香港等下一次,而是想想中國該如何把握這一次。

言語間可能有不禮貌的地方,對不起
74
分享 2019-08-14

48 个评论

同意你的看法,反正我是很怂的,看的越多越怂,比如那些维权人士,异见人士,底层人士,参与运动的学生。不是自身利益受到重大侵害或有一群人作为后盾,怕是永远不会积极反抗,第一选择总是逃走或思想反共……剩下的就放上在别处的回答吧。

“如果成功是指短时间内政府妥协,接受五项要求,普选,甚至是独立,那么不成功的概率比较大,只不过是因为你们的敌人虽暂时犹豫,但本性不改,尤其现在已经错过了服软的时机。

如果成功是指站起来捍卫自己生而为人的尊严,那么你们已经成功了,只要这种记忆与经验得以保存,在不长的时间里就能看到你们所希望的更大的成功。

可能放眼长远,适度妥协,尽最大努力保留一场运动能够留下的政治,群体记忆遗产 (莫如8964在大陆一般), 等待历史时机是理性选择。

然而,其实我(personally)是不想对香港人发表任何对这场运动的见解和呼吁。因为无法感同身受,对他人以何种方式捍卫自己的土地没有发言权,无法理性说服自己在那样的处境下能够如何更加理性。我的见解对你们不重要,反而不如去尽可能的了解你们的需求,做可能的支持,尽力传播真相。

你们实则是最该保有希望的一群人。”
其實香港本土也盡量避免互相批評,也就是不割蓆,所以一連看了幾個失敗論讓我好氣憤。我知道品蔥上好多人是真的為香港感到憂慮。我無法想像大陸人那種無力感,日以繼夜的壓逼那得多絕望呀。我有時候會想,當香港輸了,就再也沒有人會為我們集會,沒有人會紀念我們這幾代人對民主的訴求了
惭愧,你们香港人在烈日下游行,我们却什么也做不了。我之前没有要彻底反共的想法,是你们香港人反送中改变了我。但这几天我做的也只是跟一些五毛对骂而已,我也不知道怎么用实际行动帮你们。身边人没有支持你们香港游行的,我一个人也没有任何政治运动的经验。你有什么建议的话,可以跟我说下。
之前这个论坛里有一个贴子,说的是,大陆青年和香港青年之间隔着一个8964,大意是说大陆青年被洗脑不知道当年的真相云云。我同意这个观点,但想说的是,大陆和香港之间隔着的8964,其实并不是8964的真相,而是8964给大陆人带来的恐惧。事实上,当然有很多不知道真相无脑的粉红,但更多的则是真正直面这个体制压迫的人、真正经历过中共建政70年来种种苦难的人,其实才知道你面对的这个机器是多么可怕、多么残酷。当真个怪兽真的感受到了威胁、感受到了生死存亡后运转起来,是真的会让人凭空消失、会让人计划死亡,会运用各种手段把几千万人折磨得生不如死。
所以很绝望的,还是得等待体制内的改良者出现,等这个怪兽自己搞垮自己,我们能做的,只能是争取加速这个过程,并等待合适的时机。
品葱上很多关心香港的大陆朋友,他们提出的想法和建议,其实都是希望香港的青年还能够充分依托香港的国际关注,尽量在不与这个怪兽直接对咬的情况下,在夹缝中争取最大的可能和利益。他们有香港青年的理想,但更了解中共这个怪兽的本性,所以不希望香港的青年去流血、去牺牲。事实上,即使是当前有一些手段暂时让中共低头、忍气吞声,但如果不能击垮它,它也会在不久后的将来卷土重来重新张口血盆大口。
这也是我不赞同与这个怪兽纠缠打斗的原因,因为它还远远没有到完蛋的时候(墙外的信息实际上也有同温层,看多了会以为第二天共产党就要垮),而它真的是会吃人的。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虽然我能理解香港的青年们有不怕牺牲、抗争到底的决心,但真的要活下去。
最壞的情況無非就是失去自己本來就沒有的東西
现在各处散播恐怖气氛,包括各种假消息,无非是要恐吓大家回家。
不光中共在散播恐怖气氛,各种外媒、自媒体,甚至品葱用户也在散播恐怖气氛:什么镇压一触即发之类,这本身就是在帮助中共。
追随你们的心啊!其他的人的说法,让他们说去吧。
支持香港人,这次机会很好,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港人这边!中共面临贸易战、新疆集中营的多方面压力,国内面临经济停滞,通货膨胀,失业率上升的一堆问题。中共的军队警察,贪污腐化严重,实际上比很多人都怕死,只能欺负中国那些跪在地上不敢反抗的人。

所以,中共才要制造恐怖气氛,让香港人自己退缩,品葱这里也有中共的网军,理中客这两天突然冒出来了许多,企图挫伤前线港人的士气,这其实是证明了中共的虚弱。

因为中共以强力压制统治国内,任何失败都会动摇他的统治。所以港人以强硬对抗姿态对付中共,中共反而不敢冒险,因为失败的代价影响到中共对14亿人的统治,他们承受不起。
附议。无条件支持香港人采取的任何抗争行动
最新消息川普要和习近平会谈香港了,期待
我没有对运动发表过什么意见,不过赞同楼上一个朋友的说法,中共的残暴可能超出你们想象。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这次90%的大陆人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控诉黑警暴力(包括一些支持香港的人也不是真的理解这一点),甚至有些激进的人问警察为什么不开枪。这其中当然有信息不畅和洗脑的原因,但最根本的是大陆的公权,包括警方运作几乎没有任何监管和牵制,对上访户低端群体等等毫不留情。闹事的挨打是正常,不挨打是官老爷留情,这是我们的生存环境;这算直观的暴力。不直观的整人手法就更加层出不穷,比如威胁家人、协同黑社会恐吓、秘密逮捕甚至暗杀等等。有些朋友的“投降论”可能是好心说了坏话,但也确实是实实在在担忧你们的安全,希望你们能争取最大利益而不是真的去流血牺牲,毕竟大家还那么年轻,还有很长的人生要过,很多事情要去经历。不过运动到了今天都是你们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无论接下来你们做出什么决定我相信这里的网友都会支持理解你们。香港也毕竟不是大陆,在世界记者的镜头下ccp做任何事都会有所顾忌,这是你们的优势。
我觉得,你说得没错。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敢想却不敢说,更加不敢做的。
你要知道大陆的民气和香港是非常不同了。常年洗脑之下,两地思维方式早已南辕北辙。
这里的人崇拜权力权威,不崇尚公义,甚至唾弃公义。这样的人,你能指望他们什么?集权社会就是他们所盼望的。
至于我们这一小撮人,就注定永远是这社会里的看清了真相的异类。我们为什么这么绝望,严酷打压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们看到这片土地上的人无药可救,仿佛现在这种状况就是他们应得的。所以,最终,只能各人顾各人,料理好自己便已是最好。
真的很惭愧,国内信息监控很严厉,大部分人只知道QQ和微信,想组织什么运动是非常困难,除非经济下行失业人口暴增再加上一个契机才有可能,我想这就是一些网友说“不到时候”的意思

不过在网络上宣传真相、推广翻墙软件和保密的通讯办法、支持站出来反抗的香港同胞、抵制华为等中共背景企业这些事情我相信包括自己在内很多人都一直在做,网友们提的建议很多都是真心担忧你们的安全,大家早就认识到“完美受害者”理论的谬误
香港人的抗争不是为了墙内你国人的权利,而是为了让自己不像你国人那样。你匪如同寄生虫癌细胞一样在你国繁殖,燃尽你国人的高脂,注定要像其他寄生虫一样在宿主死亡后死亡。也就是说,你国人和你国你匪一起灭亡,这是不可改变的宿命。作为未来某一天注定要死的人,作为墙内人想要表达的就只是“不要跟我们一样默默死去”而已。有些人能够活下来,替那些死掉的人讲述这一切,这就是你国期货死人的最后安慰了。
不能为你们做什么很惭愧,上周在机场遇到黑衣MM推着饮料进电梯,趁没人对她说了句“香港加油!”她很意外的回头道谢...在大厅不敢发声,人太多了鬼也多!
我覺得香港當下需要的是國際壓力,我其實更想你們自救,而不是要國內同胞為香港做甚麼。香港已經打響了第一聲戰鼓,中國就是不行動,也做好準備終有一天該你們上
對,這是一種白色恐怖,對香港造成了一定的打擊
我們知道大陸的恐怖,所以才會反送中呀。
一直以來,每當有中國網民發表了什麼反共言論,甚至只是單純的嘲諷,連登上都是一片擔憂和佩服,我們深切知道在中共之下不順從的代價。
我們會繼續努力,同胞們也不要急切去行動,我只是有感而發,對於牆內體制,作為平民的確是無可奈何,尤其是品蔥上的有識之士,你們太稀少了
蛋蛋8964 已停用 观察
天佑中华,香港必胜!!!
【全體香港同胞務必重視】中共必將於近日鎮壓(請轉到連登)
各位香港及墻內的大陸同胞:

我看到各位的發言,以為大家低估了中共的固執及其緊迫性。中共是一定會對香港進行鎮壓的,他怎麼會容忍一個在全國面前挑戰其權威的運動?

輿論攻勢已經開展一月有餘,滔天罪名已經羅織好,大陸對港人心懷怒火者十已有九,今日有明確照片https://i.lihkg.com/540/https://na.cx/i/9DNPon2.jpg顯示深圳之軍隊已開入市區,各位香港同胞,這一切都和六四事件如出一轍,這是他馬上就要進行鎮壓的訊號!

根據其公開發佈之資料,第一次深圳“夏季大練兵”時,已有1.5萬武警集合,而後第二次重提深圳“大練兵”時,結合其發佈之圖片http://himg2.huanqiu.com/attachment2010/2019/0812/20190812035519275.gif數字想必遠超前者。

結合六四之步驟,其必在港宣佈戒嚴,繼而對集會進行清場,再而對抗議者大肆搜捕及審判。各位同胞,如果你們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將要很快地發生(本月內),那麼你們一定會措手不及,假設有一萬人被當場抓捕,參與六月遊行之數十萬民眾無法集中反抗,此次運動必敗。

只有超大規模地集中,全港規模地在中心區域抵制,才能迫使其重新評估行動。

但香港一個城市,即使集中起來也難以長時間進行抵抗,一定要喚起美國、台灣及大陸的支持,只要撐住一段時間,大陸一定不穩。記住:切不可宣揚港獨,港獨對你們極不利,會令共產黨佔據道德高地,讓這場運動迅速失敗;美國旗可舉,但必須與五星旗或青天白日旗或其他什麼表達反對中國分裂的旗幟同舉,突出核心:真普選,只要真普選這個口號傳到大陸,大陸人一定會支持你們。

大陸人、香港人,都是手足血肉的同胞,我衷心地希望沒有人受傷和死亡,大陸和香港能平和地談,是最好的事,沒人想流血。共產黨寸步不讓,固執到頂,一切反對的聲音都是“反動、叛亂”,一切向國際的求援都是“賣國、漢奸”,才將有這次衝突,就像六四事件、就像蘇聯鎮壓匈牙利和斯洛伐克。但我仍希望我所預言的不要發生,祝香港同胞安康。
已隐藏
品葱上理论知识丰富的大佬多已经身在墙外了,至少肉体上不用受极权专制所困,对大陆的态度与其说是等待时机不如说是隔岸观火。墙内自由派努力传播还是看着身边亲友同事一个个都被洗成了爱国豚,信心日渐熄灭,与其说是畏惧ccp,不如说是被周围人的无药可救给诛了心,唯一能做的物理反抗就是上街自爆눈_눈。
想法一样,周围亲友的盲目与疯狂异常可怕,完全失去对改变的期待了
现在是共匪不搞我,就努力移民(反正迟早都要被搞,文革之下,谁都逃不掉被搞的命运),共匪搞我就自爆。
你说的很对,我也很鄙视那些失败论。中共并不是不死之身,如果这样知难而退,望而却步,那我们渴望的那一天什么时候才会到来?纸上谈兵都是假的,机会非常难得,时隔占中五年,香港人这次告诉了我们他们是玩真格的,成与败谁都没有资格下定论,能把握住机会,今天就是那一天,让世界听到民主的声音!
對啊,有部分”蔥友“不同意並提出理據還被咒罵
非常担忧,特朗普那个人不会为香港做出一点牺牲,到有可能为了自己会把香港卖了。
admin 公共账号
我为我的失败论道歉,对不起,我没有资格对香港人争取自由指手画脚。我无条件支持香港人抗争。做你们认为正确的事情,如果这次放弃了,中共不会再给你们下一次机会。香港人加油!
香港人加油!
你们要知道很多内地人在支持你们,我们只是发不出声音。
说得没错。
就像他们明明没有证据,又不能预知未来,还跑到台湾去指手划脚说该选谁做总统一样。
总想着依靠别人来推翻共匪,大事不敢想,更不敢去做,觉得自己做的些什么小事会有用(比如和周围人吹牛皮觉得是启蒙)。就和自以为好人的偶尔捐个几毛钱就洋洋自得,好像死后能上天堂而别人只配下地狱。

真正的男人会鄙视战斗,但不会逃避战斗。

在此,凡是认同武装斗争理念的欢迎加入光复纵队。这是我们首次公开招募,面向全球范围内的英雄志士。

武装推翻共匪,光复宪政民主。

我们已经打好了一定的基础,不像那些怂货所想的在国内搞枪然后鼓动周围人起义。没有人是炮灰,生命宝贵,通过训练成为合格的革命军人才会直面共匪。

我们在海外有基地、有优秀的教官训练,有自己的产业获取充足的资金,人员保密、通过正规渠道入境,武器装备走私入境。已有数次让共匪跳脚的暗杀行动,为时机到来做着准备,同时也在创造时机。
如果說一定要達成五大訴求才是勝利,那麼我承認我是失敗論者,但我不會為此道歉。
我想有必要澄清一些表述。
我確實也說過現在不是拼命的時候這種話,但卻絕不是嘲諷,而是我真的不認為這是拼命的時候。我也承認過,我可能無法理解香港青年的絕望,但是我從沒懷疑過他們的決心,我知道有相當一部分人是寫了遺書才上前線,很悲壯。但是理解並不等於贊成這樣的做法,當然,香港的年輕人也不會需要我的贊成才做什麼,我並沒有那樣狂妄自大,但對一件事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看法,這跟自己是否參與運動無關,而跟自己是否在思考有關,就算跟自己說「那是別人的事不要管」,這本身也是一個看法。
大陸的民主運動只能靠大陸人自己,之所以說現在不是拼命的時候,並不是說要等待一個良機從香港起事順帶解放大陸,而是基於更多的因素的判斷的結果,我並不打算又再次贅述一邊自己的觀點。
我只希望澄清的是:我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但我有我自己的觀點,我不認為五大訴求全都能達成,但是我希望它們都能達成,我不認為香港人應該為解放大陸負上任何責任,我也絲毫沒有流香港人的血來換大陸的民主自由這種齷齪的想法。
就算不好聽的話,就算會被罵,如果我認為應該說我就會繼續說,只要我堅信那是出自我的本心。
我想,在九月底前,香港的问题终会有一个结果出来。
香港加油!
话说你有仔细看?我说了,有基地,有枪,有走私途径。我签名里有推特地址,建议你了解下再发表你的高见。
你们叫这个名字,就开始失去大陆民众的支持了,反送中?反对送给中国?香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吗?哦,你们又在闹独立了。
其實我們香港人也是這樣
我們有所謂的散水黨-意指叫前線勇武抗爭者快跑 等下次機會
需然大家的出發點是好 不希望前線的年輕人受傷
但散水黨的本身是有問題的 有時候機會良好 但不少人被散水黨叫走 結果不怕死的前線也不得不走 這會令他們心灰意冷
就像古代的一些武將 如岳飛 一樣
楼主,你们香港和我们大陆玩法不一样的,咱们还是一起先搞好香港这个战场吧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色是色的啊
我就说嘛,无论支不支持港独都会被粉红和五毛扣上港独的帽子
所以我建议改个名字。之前的反23条就很好啊,一听就感觉当年北洋军阀的21条。很有代入感。
談不上建議,但是我覺得此刻中共最怕的就是輸出革命,我想傳播真相或者是我們能做的唯一的事,當然要講究策略,也要保證自我安全
香港一定要坚持下去,可以肯定这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而且应该是没下一次机会了。

内地目前几乎是不可能出现这种行动的,信息被高度隔绝,完全没有国际关注度,所以共产党要愿意小范围的三光政策都是可能的。大范围联动的话国内没有有效的组织平台,所有联系方式都是被监控的,而会翻墙并且保护自己的人少之又少,这些人没办法形成有效的力量。

香港加油!
如果说什么时候是“到时候”,那么就是指中共维稳机器露出破绽的时候。香港人至少还有个前线,内地反贼是欲求前线而不得。奥威尔式社会之下,舆论抗争或行动抗争无法形成规模,只能送人头。
维稳系统是个吞金巨兽,按这几年趋势,今年的维稳经费极有可能超过两万亿,以中共摇摇欲坠的财政情况来说,这种负担维持不了太久。所以我们现在能做到的就是敌后游击,保存实力不送人头。

具体到方法论上,目前墙内可做的方式包括:
1、利用社会热点事件(如乐伽、京A8)带节奏,埋下抗争意识的种子,砸醒一个是一个。哪怕只有反贪官不反皇帝的不彻底反抗,也强过岁月静好一百倍。
2、尽一切可能拖土共财政收入的后腿,包括但不限于逃税、浪费公共预算、薅社会主义羊毛。有条件的情况下尝试以损坏公共设施的方式进一步施压。
3、以厕所革命之类方式制造维稳机器的精神压力,让维稳机器主动提高自己的成本,并希冀一定的破窗效应。
我先前也發表過悲觀言論,因為擔心看到抗爭者再被下局被抹黑,想做出提醒希望大家規避風險。如果這種言論對您和手足們造成了傷害,在此我向大家道歉,並希望您也告知他們品蔥人的意願。
相比較香港本土的熱門論壇,我覺得這裡的”局內人”更多,似乎也能看到更多的對於共匪陰謀手段的解析,我覺得當中很有參考價值。所以,也希望您把它推薦給更多的志同道合的人。
其實自始至終我都認為,運動已經取勝,在立場上,在輿論輸出上,都達到了空前的效果,可以說給共匪政府和簇擁們送上了一大份定時炸彈。在此祝福香港,加油!
从你评论回答之类的看,你心态很有问题,翻墙出来明白些东西就开始自以为是,我也懒得和你多说,就这样了。
已隐藏
民主法治党人 新注册用户
每当知道中共党媒抹黑、歪曲香港人反送中运动,我就有一种作呕感。我是一个大陆人,一个具有一定程度的平等、自由、民主、法治意识的大陆人。自从二十多年前在广东地区看翡翠台新闻,经常被封住不让看时,我就感到中共肯定有不见得光的东西。几年前懂得了翻墙,更加清楚了中共是一个专制、极权、黑箱、阴毒的邪恶组织。无奈,据我所知,我周围的大陆人,基本上都是没有什么民主意识,都是安于现状,甚至是甘做猪民的人。如今,我只能默默地支持香港人,香港加油!香港挺住!香港顺利!
已删除
港人加油,另外可以改称呼支那为韭菜或者舔狗,这样起到的效果远非支那可比,杀伤力更强,希望你可以扩散出去。我的推特被封了
我现在站不出来,我在大陆现在出来游行绝对分分钟被抓,站出来简直等于白送。如果现在哪天有反政府武装组织,我会去加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