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香港人角度談談計劃生育

我是90後香港人,隨便談談我眼中的計劃生育。爸媽都是8,90年代移民香港的內地人,表兄弟姊妹都有超生的,一個被罰款,一個從醫院裡偷偷抱出來的。小時候上通識課,老師會播關於計劃生育的紀錄片,被罰了款的婦人還是被拉去打胎了,印象非常深刻。計劃生育是通識課和中史課的辯論題目,香港的中史課考試很喜歡問一種類型的問題:改革開放是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當回答利大於弊時,理據之一就是計劃生育製造了人口紅利才令中國富起來,還記得當時一個學霸同學理直氣壯的話:中國若不減少人口,一早就滅亡了,整體發展帶來的利當然多於因計劃生育死去的人帶來的弊。現在回想起來,覺得我的教育是多麼的愚蠢,一群十幾歲的孩子,有什麼智慧在考卷上衡量歴史所帶來的利弊?人命是無價的,多數人獲利了就是利大於弊了?一件本質上是錯的事,怎麼可以用行弊去批評?我認為,這類教育造成了香港人勢利但自以為有獨立思考的性格,而且缺乏長遠目光,十幾年前帶來的人口紅利,在今天就變成了人口老化。事實上,長大後我才發現,若我父母不是來了香港,我是次女,根本不會出生,更諻論能存在跟我同學去辯論計劃生育的好處了,這也是普遍香港人的寫照,佔盡天時地利人和,生來優越,只在乎利弊,在象牙塔上紙上談兵研究鄰國的社會問題隔岸觀火,卻對「祖國」的發展沾沾自喜,貌似事不關己,其實只是時候未到,到現在發現已經太遲。
18
分享 2021-06-02

28 个评论

计划生育本身就是傻逼一样的理论 但是谁都不敢站出来说国家计委不会算经济 计划生育理论是人多了会过度消耗资源 但是人多了之后劳动力也会上升 物资供给也会上升 多出来的那部分人口可以做到自给自足 而不会成为负担 但是国家计委不会算数字
抛开这个算数字的问题 计划生育本身就是很滑稽的事情 他不是一个自愿参与的东西 而是靠着国家专政机器强行推行的一套政策
對的,當事不關己的時候,那些高談闊論甚至冷嘲熱諷的嘴臉是真讓人感到討厭。

中共在人口治理這方面,就像是在密室逃脫中解一個密碼鎖。它找不到確切答案,就上去試。先試個1,1不對就試2,2也不對就試3……反正鎖頭又不會壞,萬一我成功了,我就是大神,我就是帶領團隊成功的人。中共的人口政策完全漠視人權,大家反過來還要評價中共的政績,還要討論利弊,真的是太唏噓了。反過來,外國有人在歧視亞洲人,爲什麽要喊出stop asian hate,先討論一下利弊嘛,先説一下外國的國情特殊嘛。
難得有回應得到的文章。

同作為香港人,計劃生育對我而言也是種震撼。猶其以女性的身份,聽到和自己只有一河之隔的其他女性有着和自己截然不同的命運,今我更加傷心。
(抱歉中文很差)

第一次在課堂外得知計劃生育情況是在知乎(還在初中的事,以中國現在的網絡情形這些文章應該早被移除了。)雖然在課堂上、電視上都有曾聽聞溺女嬰等事,但是由網絡上聽到人親自複述,感覺格外可怕。在2010s,女人被强制戴iud這種事竟然每日發生,對我而言已是不可思議。遑論强行墜胎那些更邪惡的事。


計劃生育故然邪惡,而我認為樓主所提的香港通識課,也有其邪惡地方。

教育局把「批判性思考(critical thinking)」列為通識的課程重點。然而,三年來的體驗,卻完全無法讓我感覺到其能令學生成為critical thinker。相反,我只看到一個又一個只懂綽綽而談,背誦遍東西南北世界新聞,卻完實際上對世界毫不關心的人。按品蔥一些人的說法,大概就是所謂的「做題家」。

我經常惶恐不安。他們在這個城市最頂尖的學校上學,成績也是頂尖中的頂尖,被世界頂尖大學取錄,將來會當醫生、當律師、當社會上的精英。想必比我聰明得多。但是這些精英,卻從來不關心自己以外的事。

通識課,或者說香港教育,養成的就只有這樣的學生。

通識中一條"Evaluation of policy"題型的高分回答,流程(flow)大概是這樣:
選擇立場(state of stance)=> 從不同持分者(stakeholder)、覆蓋面(scope)、可行性(efficacy)等不同方面作3個正面論證(points of agreement)=> 以同樣方法寫出2個反面論點(points of disagreement)=> 駁斥反面論點(rebuttals)=> 總結(conclusion)

聽似嚴謹,對吧?但是實際上所有聰明的學生的作法是
選擇對自己有利/容易作答的立場 => 用補習社中背誦而來的格式和例子擴展(elaborate)=>避重就輕地寫出有明顯漏洞的反面論點=> 輕鬆反駁 => 總結

回答通識題目有非常rigid的格式,看似能令學生多角度思考,實際上只是用簡陋的空談去reinforce既定立場,和八股文無異。以中國一點的說法,應該就是所謂「理中客」了。

延伸閱讀:
何謂批判性思考?兼論通識教育培養思考的範圍與限制| 張文聰| 立場新聞
https://beta.thestandnews.com/society/%E4%BD%95%E8%AC%82%E6%89%B9%E5%88%A4%E6%80%A7%E6%80%9D%E8%80%83-%E5%85%BC%E8%AB%96%E9%80%9A%E8%AD%98%E6%95%99%E8%82%B2%E5%9F%B9%E9%A4%8A%E6%80%9D%E8%80%83%E7%9A%84%E7%AF%84%E5%9C%8D%E8%88%87%E9%99%90%E5%88%B6
不懂為什麼你有一半內容不是在評論計劃生育本身,而是在檢討香港人的個性和香港教育制度。

多數香港人看計劃生育基本都是半隔岸觀火型,雖然這裡沒有一孩政策,但出生率在0010也是致命性節節下降,問題也只是比大陸延遲一個世代左右而已,這是東亞內卷地區不可逃避的宿命。對應現在的出生率,起碼有一半80後沒有選擇生子。樓主認為自己是倖存者,佔了香港沒有一孩的好處,但事實證明並不是沒有一孩政策就沒有少子化問題的,有一孩政策的大陸只是雪上加霜而已,當然也有道德層面的討論,不作延伸。觀察大陸發生的問題是有助我們推演最壞情況可以去到哪種程度的方法,僅此而已。

在資本主義推到極致、貧富差距極大的香港社會生活下,多數人住在納米私樓、棺材房和設施簡陋的公共房屋,應該是沒有多少人認為自己是「佔盡天時地利人和」、「生來優越」的,就算是中產也不會有這樣的感受,他們也要供車供樓的。那種紙醉金迷的優越生活是只在少數人身上發生的,一般人只是打工仔,生活談不上什麼有高端質素。畢竟大部分人的上一代不是如樓主父母一樣在香港最繁華的時代才來,多數上一代是5060年代因戰亂、文革、大饑荒才來香港的,當年連基本住屋和義務教育都沒有,童年過得十分困苦。即使是下一代,也不見得特別富裕,我們都知道現在生活改善是從過去極度貧困熬過來的,不是完全坐享其成的。

香港教育制度本身的問題在於與國際社會的脫節,過度催谷,競爭風氣沒改變,就算引入了少量西方機制也只是淪為第二種操練場。當然,你跟大陸比較的話,課業負荷還是相對好一些的。

香港人的性格之所以只能考慮眼前的危險,是因為難民思想和2047,認為這地方只是中途站,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有限期的,不屬於自己的,總有一天還是要離開的。這種基於國際條約所建立的「非物質的優越性」也是有期限性的。因此,現在的香港人經常說「香港已死」,並不是指生活或物質上死了,而是靈魂已經死了。

區區一種中國歷史科的題型「利多於弊」是不能解釋、也不能塑造香港人的整體性格的。作為選修兩科歷史的前學生,我可以很肯定的表示,考試出題並不只有「利多於弊」這種題型,世界歷史也有這種pros and cons的題目,學生是否會因為特定題型就形成了特定世界觀?其實是不會的。人的性格是根據社交和社會歷練而塑造出來的,考試本身並不會導致一個人行事只權衡利弊的,除非他們沒有別的生活。樓主同學當年有這樣強烈的主張,也許是受了其他材料的影響,至少在接受同樣教育制度下,樓主就持相反意見,足見題型設計本身並不能解釋香港人性格的形成。

我也不同意你所說的十來歲的孩子就不能(或沒有能力)討論世界大事的說法,這個年紀就應該多吸收知識,好辯論,儘管論點不一定都很成熟,但習慣質疑和思考本身就是教育的意義所在,也許在被某局長搞亂之前的香港教育不是特別好,但總體來說也給予了土壤去讓人發揮自己的思想,這也是為了高等教育做準備,因為大學教育是很需求邏輯批判思考與結構組織能力的,社會也需要這種人才。

也許樓主是剛好跟魔怔的同學辯論才讓你有不好的體驗,事實上多數的學生只是應考試要求去寫考官喜歡的答案,但那些人內心深處不見得對那些議題有很強烈的主張,那只是考試範圍的一部分而已。到今天,你再去問那位學霸同學同一個問題,他可能已經不記得過去有過一場這樣的辯論了。

最後,香港官僚、社會賢達們不都是港英學霸,留學海歸嗎?這有讓他們的性格與道德培養有什麼正面影響嗎?是過去的香港教育讓某些學霸失去良知和判斷力,還是他們本性如此?值得思考。
投奔怒海淆,永不过时。楼主的父母上世纪跑路香港才能留下楼主,才能有自由。楼主吃下了父母投奔自由的路径积分,才成为高于编户齐民的香港人。
而现在是又一个投奔怒海的时刻了。
另外楼主题到计划生育的利弊问题,本质上,计生的实施是中国这三十年的经济奇迹的重要条件之一--计生的根本目的并不在于控制出生人口数量,而主要是降低扶养比例和解体宗族文化/儒家社会体系。没有计生,香港人在内地的工厂会像印度和印尼的工厂一样充满罢工和25岁辞职回家结婚的女工,是根本无法超越当时的东南亚的。留守儿童现象能够出现,根本上就是孩子的数量比起上几代人少了很多--祖父母外祖父母是不太可能同时照顾四五个孩子的。农民工的基本家庭构成是:初中毕业出去打工,几年后回家结婚生子,孩子一出生,父亲就继续打工,母亲在孩子两三岁之后也离家,随后的十几年父母都是逢年过节回家而已。这样的话,孩子的数目肯定是不能多的。假使没有计生,根本不可能解放那么多农民工。城市的情况是一样的--扶养比例下降之后,才能释放出大量原子化劳动力996。中文世界里经常被鄙视的日本家庭主妇文化的意思就是全家只有一个高新劳动力,稳定收入几十年,这刚好就是中国低薪/大量劳动力/裁员和离职都非常容易的反面,被污名化几十年的目的显而易见。
任何重大的政策都是有利有弊,當政者只是對此作出取捨。心存敬畏的為政者,自然會明白自己只是依據當時的環境,作出他本人認為是正確的選擇。

只有那些自大,自以為是,高高在上的獨裁者才會自大的以為自己做的是絕對正確的決定,在計劃生育上面可以清楚見到獨裁者的面目。

是的,我說的就是它們,共剷黨。到現在還要死抱着計劃生育,而不是將生育選擇的權利歸運給平民百姓。

請放長雙眼,看未來出台的一大堆荒謬的三孩相關政策吧。
自然生育,變成了政治工具,真是可憐啊
你愿意住小房子 人均半平米 一个屋里住五个
我也是香港人,我非常支持計劃生育

支那是納粹德國加日本帝國混合而成的邪惡帝國,人口老化是打敗這個邪惡帝國的天賜之物

如果沒有計劃生育,沒有支那人口老化,不只香港人,全世界人類也會大難臨頭

最好的支那是死了的支那,次好的支那是人口極度老化的支那
>> 我也是香港人,我非常支持計劃生育支那是納粹德國加日本帝國混合而成的邪惡帝國,人口老化是打敗這個...


人口老化对年轻人来说是个灾难。社会赡养和福利对老年人的支出使得年轻人不得不交大量社保去维持这个以养老为名的旁氏骗局。另一方面整个社会经济低迷,同时老年人占据着管理岗位,年轻人上升机会变窄。我这里说的是像欧洲这样的地方。

那么对于社会保障体系并不完全的地方,其灾害程度更可怕。东亚社会整体均在趋于老龄化发展,香港也并不例外。
我一直觉得有一个问题,是很多人没有反思过的,即为什么人口多就一定玩完?很多人都基于线性思维而认为人口太多是不好的,不利于经济发展的,于是本来反共的他们在这一点上与共产党站在了一起。

但我就是要这些人反思一下,这种线性思维是对的吗?你可以举出无数个别人的例子,但那与中国何干?与80年代90年代的中国何干?我想说的是,我们只是在十字路口向左拐了而已,我们从未也再无可能体验向右拐的历史,我们凭什么就说向右走一定是错的?印度所发生的可以代表中国一定那样发生吗?非洲发生的可以代表中国一定那样发生吗?50年代发生的可以代表80年代一定那样发生吗?00年代发生的可以代表80年代一定那样发生吗?我们是不是被自己的线性思维欺骗了?计划生育对经济有正面意义这件事,真的可以使反共和亲共的人站在一起吗?
現在回想起來,覺得我的教育是多麼的愚蠢,一群十幾歲的孩子,有什麼智慧在考卷上衡量歴史所帶來的利弊?

但十幾歲不嘗試衡量歷史,幾十歲時哪來的智慧
我也是香港人, 我也從香港人角度談談計劃生育。

這幾天看了不少文章研究,想講:各位手足去到外國,一定要改變觀念,一定要生多d呀,係一撚定要呀。如果依照而家個觀念,我地未煲底見就要亡族喇!!以色列人係生緊三點幾個呀
>> 我一直觉得有一个问题,是很多人没有反思过的,即为什么人口多就一定玩完?很多人都基于线性思维而认...

如果說人口多就玩完,那麼世界要滅亡了,不如說是中國領土太大了,所以才顯得人多,分開管治,自然就不多了。而且踏入現代社會,只要有足夠的避孕措施和合法墮胎政策,本來生育率就會自然下降,現在整個亞洲都面臨生育率低的問題,就可見計劃生育是毫無必要的。最重要就是,現在還未審起來,就已經顯現計劃生育帶來的經濟惡果了,是不可逆轉的傷害,就算光看經濟效益它也是個很愚蠢的政策
>> 但十幾歲不嘗試衡量歷史,幾十歲時哪來的智慧

這個所謂衡量歷史,完全就是背了書本上的內容,應該說它是假衡量。要辯論一個觀點,需要大量的理據和各個角度切入(同樣的題目改革開放,在大學裡可以寫很長的論文了),十幾歲時不具備這樣的知識。況且討論這個題型並沒有帶來真正的意義,這種是辯論賽題型,研究歷史應該要從哲學/人文學科/史觀/社會學等角度出發,利大不大於弊完全是一個主觀問題,就算一邊理據比另一邊多也不代表就是正確
>> 這個所謂衡量歷史,完全就是背了書本上的內容,應該說它是假衡量。要辯論一個觀點,需要大量的理據和...
大家互相保重

不知道什麼時候黑暗會過去
>> 這個所謂衡量歷史,完全就是背了書本上的內容,應該說它是假衡量。要辯論一個觀點,需要大量的理據和...

重點應該不是衡量歷史,而是嘗試衡量歷史吧
主觀就主觀,歷史本來很大成分就是主觀的,本來就是沒有正確答案的。正因爲沒有正確答案,才可以放心選擇任何一種立場(當然如果老師有明顯喜好,那還是實際上有正確答案的,學生也可能漸漸會傾向於那種)
重點應該是訓練學生,養成説話要有依據的習慣、認識政策有利弊而非完美、避免「因爲顯而易見它是對的,所以是對的」思路吧
至於知識,十幾歲人可以用十幾歲人有的知識,二十幾歲人可以用他們有的知識,甚至幾歲的人都可以有幾歲的知識。反正這批學生的看法也不能真正定性歷史的評價,所以重點應該不在於結果而在於過程吧。甚至同一個問題,從幾歲問到十幾歲,學生自己都會認識到自己的成長。雖然小時候可能思維有些單純,但思考這種複雜問題並評判的能力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本來沒打算接著說,看樓主很認真我踩也撤了。順便指出另一點我不同意的點:還未出生的人和死去的人還是有區別的。樓主是次女,在中國不會出生在香港會出生,不意味著在香港比較優越了。1和2可以對比,1<2,2和-1也可以對比,2>-1,但1和Null是不能對比的。生命是無價的,但未出生的生命不構成生命
好多人不知道计划生育的背景就胡说八道。七八十年代的情况跟现在能一样么。
>> 如果說人口多就玩完,那麼世界要滅亡了,不如說是中國領土太大了,所以才顯得人多,分開管治,自然就...


即便没有避孕或堕胎,人口纯变多,也未必一定玩完,这种线性思维,使得很多人在计划生育问题上面对中共嘴软,我觉得他们是被自己的线性思维骗了,而这才是政府不应该干涉人民生育的原因,即人口多的好坏由不得政府说得算,人民生不生也由不得政府说的算。
我觉得你从上学时关于计划生育的辩论引申到香港的教育制度和人民性格有问题,这可能跳跃幅度有点大。

1,计划生育本身反人类,反社会,确实没有讨论的必要,利弊不提也罢,无可厚非。

2,实在要讨论利弊,当然也可以。我只是感觉到你们在学校上课利弊双方讨论的点不对,或者是在没有充分论据的情况下空谈,这样推出的结论也不对。

3,利:计划生育带来了人口红利,这我都不太懂是什么意思,少生小孩是什么人口红利?是说成年人不需要更多精力养小孩,所以可以有更多时间投身于工作?

第二种说法就是如果不搞计划生育,人口负担过重,如何如何。那么这个就要结合70末,80初计划生育刚开始施行的时候社会现实情况,现实是在1981年中国的fertility rate就从50 60的4或5迅速下降到了2.2,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只要步入下降通道,就没有说大幅反弹的。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fertility rate就是2.1左右,也就是说,在40年前计划生育刚开始搞的时候,单纯从人口学来看,就根本没有搞得必要,因为80年代开始本来就开始越来越少生了,再强行一胎政策只是加速倒车。

第三种说法是粮食不够养活那么多人,那么这个又分两部分,粮食产量到底够不够和没有计划生育会多多少人。
拿小麦举例,1970年到1980年小麦亩产全国平均从一百多公斤到三百多公斤,这是化肥的功劳,是四三计划开启的改变,是法国,荷兰,德国,美国,日本人的无私奉献。到八十年代初,几倍增长的粮食产量就不存在养活养不活人的问题了。
没有计划生育,中国会多多少人?如前边所述,人口在80年代已经自然的步入了减速增长时代,这是自然规律,是社会规律。综合全国流产数据和各方估算,没有计划生育中国最多再多2,3亿人,这是一个很难承受的数字嘛?

4,弊还有很多,都老生常谈了,我就不说了。

正反两方,利弊辩论可以把各方情况考虑进去,详实的数字摆出来好好分析,这种教育当然是很必要的。但这对十几岁的学生要求太高了。所以在中学的课堂里,我想当你们的讨论结束之后,如果老师最后可以介入,并且把一个完整的视角和数据讲出来分享给大家,这可以是最后的完美补充。

往往老师自己也不知道这么详尽,也讲不出来这么多道理,但在这次课上通过你们辩论,能让你一直记着这件议题,并且在多年后的今天还拿出来在品葱这里和大家讨论。于你个人,我觉得香港的critical thinking就是很成功了,我在支那这文明沼泽地里出来的人唯有无尽的羡慕和尊敬啊
>> 不懂為什麼你有一半內容不是在評論計劃生育本身,而是在檢討香港人的個性和香港教育制度。多數香港人...


以操練場來說,香港真的算好了(最少你不用9點才能下課)

另外,在2047之前,你忘了1997,那個才是形成這種風氣的主因。畢竟當年"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可算是某種共識。
>> 投奔怒海淆,永不过时。楼主的父母上世纪跑路香港才能留下楼主,才能有自由。楼主吃下了父母投奔自由...

不对,留守儿童与严格的户籍制有关。
根据潘毅的研究,只有中国特色的城乡分离制度才能造成economic production和social reproduction
的分离。否则为什么不把全家带到城市里贫民窟生活?
>> 不对,留守儿童与严格的户籍制有关。根据潘毅的研究,只有中国特色的城乡分离制度才能造成econo...

然而不可否认,孩子绝对数量的减少才是解放农村劳动力,尤其是女性劳动力的最主要原因。
>> 我也是香港人,我非常支持計劃生育支那是納粹德國加日本帝國混合而成的邪惡帝國,人口老化是打敗這個...


现在中共国就已经令全世界大难临头了, 不待人口老化。
>> 重點應該不是衡量歷史,而是嘗試衡量歷史吧主觀就主觀,歷史本來很大成分就是主觀的,本來就是沒有正...

這只是篇雜談,不是議論文,我若沒有出生,並不能在此和你討論了,我只是指出自己的幸運,另外並不認同未出生的生命就沒有價值,這不就是計劃生育最大的問題嗎?不尊重生命強制墮胎。

至於衡量歷史這部份,第一個問題是,我認為利大於弊作為研究歷史的方法過份勢利,是中史和通識課考試的一種普遍題型,我的意思是,十幾歲時應當先學習從不同方面去看歷史,再形成觀點,說話有依據不代表這個依據就是合情合理的,例如我們大部份人就沒正式地學過邏輯學。第二個問題是,答題時引用的資料只是背了書本上的內容而已,事實上這些資料並不全面,而確實中學教育沒時間教這麼多的內容,憑著簡單的論據便要辯論形成觀點著實輕率
>> 投奔怒海淆,永不过时。楼主的父母上世纪跑路香港才能留下楼主,才能有自由。楼主吃下了父母投奔自由...


你對多孩子的家庭就祖父母就無法帶的臆測是錯誤的。

多孩子的家庭中長子與長女在家庭中是很重要的角色的原因就是他們在家庭中常常是父母的替代角色。俗語「長兄如父,長女如母。」或者長女替換成「長嫂」的原因是其來有自的。所以自古以來中國家庭才會這麼看重長子的地位與責任。而且在農業中拔草施肥餵雞等不用負重的工作讓小孩做剛好,也沒有什麼危險性。會跑會跳的小孩就可以成為勞動力。反而是祖父母很好的幫手。而且就實際上的考量小孩只生一個一旦夭折就斷子絕孫,這是傳統社會根本無法忍受的風險。

至於日本家庭被鄙視......那其實是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文化理想的究極體現。
其實我不曉得這為什麼會鄙視,反而應該是現代單身男與單身女多少人求之而不得......

最近流行的躺平,但你隨口問如果你工作996但薪水能養起一個家,有老婆有小孩,還能養條狗要不要。包準不躺了,馬上跳起來問兄弟這活哪裡可幹。

單身女也是阿,很多女的嘴巴說的歡,如果老公薪水能養全家,真的以為自己出去工作賺那薪水不累嗎?實際情況是薪水追不上房價,結婚還要繼續工作回家還要顧小孩太累。不如不結婚。
>> 你對多孩子的家庭就祖父母就無法帶的臆測是錯誤的。多孩子的家庭中長子與長女在家庭中是很重要的角色...

你對多孩子的家庭就祖父母就無法帶的臆測是錯誤的。--你老所说的是儒家社会宗族没有解体的正常东亚社会,而芝麻是解体过的社会。这方面我是有二手经验的,你老不了解并不奇怪。实际上现在的芝麻农村,除去极少数岭南和少民地区,基本上除了父母,小孩只能依靠祖父母。叔伯兄弟根本靠不住的--你老可能不知道几年前在芝麻有一个很出名的14岁童养媳事件,该事件的主人公姐妹两个在父母不在的情况被大伯卖掉,遭遇家暴和性侵犯多年。

至於日本家庭被鄙視......那其實是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文化理想的究極體現。--其实不是所谓男主外女主内,而是日本不同于东亚大陆和半岛的封建结构使然。东亚大陆和半岛文化在男女关系上看似与日本传统很像,实际上根本不同--日本女人有家庭地位,而儒家宗法体系下,女人只有人身依附关系,没有自己的地位。这才是东亚大陆无法复制日本现代家庭主妇文化,甚至韩国和台湾也不行的根本原因。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6-06
  • 浏览: 5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