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應該停止成為一個家長主義國家,因為台灣政府是不合格的家長

本土疫情嚴峻但疫苗不足,五月底傳出有「豪華輝瑞疫苗團」35天35萬元,但目前組團出國仍屬違法,最高可罰15萬元,旅遊業界雖否認開團,近日仍有業者用疫苗攬客,開出「輝瑞30日」、「嬌生8日」行程,不少旅客有興趣,號稱兩人成行,價格14萬元至35萬元不等,還強調非「旅行團」,只是代訂機票加酒店,報價內容卻包括華語導遊及司機,挨批「遊走在法律邊緣」。 
貴爆仍搶手! 打疫苗團又來了 輝瑞嬌生任選最高35萬元 (yahoo.com)

------------------------

國家施政出嚴重問題,遲遲沒有疫苗,人民想自救還被阻擋下來?
這什麼爛國家

一定有人會說,出國打疫苗風險很高
例如身體出現過敏反應,沒有保險的狀況下醫療費用會是天價
等等,所以一個成年人沒有判斷能力嗎?還需要政府在旁邊關照,像照顧小孩一樣?

而且他們是出國打疫苗,回國後也要正常隔離
再怎樣都比只要隔離3+11天的航空人員安全多了

假設出國染疫,身體出現狀況,付不起醫療費用,回國不隔離,那就自己負責啊
難道台灣一個成年人連這一點自我管理都做不到?

真正該被監督的是政府而不是人民
但現在台灣狀況是,政府出錯,人民受罰

-------------------------------------------------

用學校睡午覺的例子來看這篇的回文:

學生A: 我可以不睡午覺嗎? 我想看書
班長: 不可以,規定就是午休要趴下去睡午覺
學生A: 可是我睡不著,昨天睡很飽
班長: 不行就是不行,而且這是為了你的健康著想,下午上課也會比較有精神
學生A: 奇怪耶? 我一點都不想睡覺為何要逼我睡
班長: 學校沒逼你要睡著,但是你一定要趴下,這有很難嗎?
學生A:我想利用時間看一下書啊
學生B: 不知道你在吵什麼,乖乖遵守規定很難嗎,真是無病呻吟
學生C: 根據研究,中午有睡午覺的人智商會提升50%,讀書效率也會提升87%
學生D: 學校沒有必要為了你一個人改規定
學生E: 我不管你的理由是什麼,你這樣是在破壞我們班的團結
學生A: .........

隔壁學校學生:哇,你們還可以討論喔,我們這邊只要稍微講一下就要記過了

歡迎來到東方文化圈

--------------------------------------------------

政府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啊-法律家長主義 – WTF! JURISPRUDENCE (wordpress.com)

不知道大家聽到政府說這一類的話時會有什麼感覺:

「都是為了大家好」、「利大於弊,大家要相信政府」、或者「因為這個很專業,老百姓不懂啦,政府會為大家把關」

假定政府的確那麼好心,那還不錯啦算是可以考慮接受,但是,現實世界並沒有那麼美好。縱觀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部統治者與被統治者間持續的權力鬥爭—人們經常擔心國家是否握有過大的權力、害怕政府突然間介入並且塑造我們,或是憂慮政府的過度干預會使我們不再自由,不再能夠成為我們想成為的人。無數的小說、電影,甚至現實事件都不斷的敘說著這些擔憂,以及國家過大的權力對人與社會造成的危害。

政府干預我們的理由有很多,無論是「領導人意志的實踐」、「國家發展」還是「對抗恐怖主義」都有可能。然而,當政府以「都是為了你好」為根據而以法律強制力介入我們的生活,就是一種「家長主義」(paternalism)的體現。

對此,人們所提出的最主要的質疑是:「憑什麼政府覺得為我好,就可以干涉我的事?」、「難道我沒有自己選擇什麼對我最好的自由嗎?」。但另一方面,人類組成政府的目的之一正是要求政府保護我們,有時甚至要積極的使我們過得更好,那麼政府限制或要求我們做某些事情,例如為了健康,禁止酗酒、限制抽煙或是騎機車戴安全帽等等,有什麼錯嗎?即使某些事情看起來應該由個人自主決定,難道政府就該袖手旁觀嗎?這兩種不同觀點之間顯然有著不小的爭議空間。

我們要談的家長主義,或者更精確地說,是「法律家長主義」(legal paternalism),即國家藉助法律或公權力,以為了我們的利益著想而進行干預的行為。相對於先前我們談法治,目的是為了限制政府不要為所欲為,今天我們要談的家長主義(paternalism),卻是在某個程度上使政府插手我們的人生。

家長主義是什麼?
首先作一個澄清,我們在這裡談的家長主義(paternalism)跟所謂「父權」(Patriarchy)並不一樣,前者係指個人、組織或國家可以受干預者本身的利益為理由,而干涉其行為與自由;後者則是指以男性為主的權力結構關係,二者並不相同。

對於家長主義,照Gerald Dworkin所作的整理,可以依其干預的強度區分為:

剛性(hard)的家長主義:管理者出於增加當事人利益或使其免於傷害等原因,即便違背當事人的主觀意願,也可以限制其自由

柔性(soft)的家長主義:只有在當事人的自主決定並非出於真實的意願、欠缺成熟的自主決定能力或欠缺充足知識而行動時,方可干涉其自由。

這一區分是重要的,因為許多反對家長主義的哲學家、法理學家,如彌爾(John Stuart Mill)與哈特(H.L.A. Hart)所批評的主要是剛性家長主義,對於柔性的版本反而是抱持較為寬容的態度。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要完全屏棄家長主義是非常困難的,畢竟若完全排除管理者介入干預的機會,那麼在某些情況下,顯然會造成一些不可逆的損害,例如,彌爾在其著作《論自由》中舉過一個過橋人的例子:

一個人在橋的一端,堅持他是基於個人自主的決定,非要過這座橋不可。但是這座橋的另一端事實上是斷掉的,硬要走過去的話就會摔下去….

彌爾雖然堅持個人保有自主決定的原則,但仍然認為此時應該例外的讓國家干預他的行為,理由就在於,這個人的自主決定是不完整的,他並沒有完整的認知到「橋是斷掉的」這個資訊,家長主義在此時是可以發揮積極的效用的。

誠然,家長主義無法完全拋棄,但它的存在本身就是對自由的限制,因此,其運用的界限何在?如何運用?都是難題。要進一步談論家長主義,就必須談談它與「自由」(liberty)間的關係。

家長主義與自由的界限
就來談談彌爾跟哈特怎麼看待家長主義吧!兩人都是自由主義者,一個是19世紀的古典自由主義代表人物,另一個則是二十世紀的著名法理學者,此一時彼一時,兩人對於家長主義與自由間的關係抱有不同的想像。

彌爾的傷害原則與家長主義
彌爾作為古典自由主義的代表人物,反對剛性的家長主義:

他本人的利益,不論是身體的還是精神的,都不能成為對他施以強制的充分理由。不能因為這樣做對她更好,或能讓他更幸福,或依他人之見這樣做更明智或更正確,就自認正當的強迫他做某事或禁止他做某事(Mill, 2003: 81)。

彌爾指責家長主義的干涉不僅是涉及了對個體的自由的干擾,更是對個人的性格的蔑視。申言之,一項行為只要與個人人格相涉,對其干涉就是不正當的,因為社會無權決定它的成員該具備什麼樣的人格,舉例來說,即便一個人酗酒傷身,只要那是基於其自主且成熟的決定,縱然該行為可能會危害他自己,也是個人人格的展現。

有鑑於家長主義對自由的侵擾、對個體人格的形塑帶來的弊害,彌爾提出著名的傷害原則(the harm principle):

違背其意志而不失正當的施之於文明社會任何成員的權力,唯一的目的也僅可以是防止其傷害他人(Mill, 2003: 80)。

傷害原則所應付的對象,便是家長主義,並且試圖以「傷害」的概念劃分國家干預的界限—一個沒有對他人產生傷害的行為,社會便沒有資格違背其意志加以干預。

不過,彌爾並非單純反對的家長主義,而是一種對個人「人格」的自由開展有礙的家長主義,因為他也同意,在傷害原則的範圍以外,家長主義的存在可以保護心智不全、思慮不周的孩童與欠缺真實資訊與判斷而行動的個體。

哈特的效益家長主義
哈特曾與德夫林勳爵(Lord Devlin)間針對同性戀性行為除罪化一案有所爭執(稱為哈特-德夫林之爭,Hart-Devlin Debate):

二戰後的英國面對道德與法律的諸多衝突,賣淫、拉皮條行為漸趨猖獗,以及大量同性戀行為被刑事懲罰,使得當時保守的社會陷入道德上的恐慌。英國於是在1954年宣布成立同性戀犯罪與賣淫調查委員會( The Committee on Homosexual Offenses and Prostitution ,由於該委員會主席為約翰.沃芬登 John Wolfenden,因此也被稱作沃芬登委員會 Wolfenden Committee)。委員會的職責在於,調查英國對於同性戀犯罪與賣淫問題的法律的諸問題,並提出改革建議。

委員會提出的報告認為,(1)性交易本身並非犯罪,但大街上攬客的行為因為對公眾造成侵擾,仍然必須掃除;(2)成年人間私下合意的同性戀性行為應該予以除罪化,對此,沃芬登委員會的論點類似於彌爾的傷害原則:

「(刑法)的功能,正如我們所見,是要保護公共秩序與合宜(public order and decency),保護人民權利不受外來侵犯或傷害,並提供充足的保護以對抗來自他人的剝削與腐化(corruption),尤其是對因年輕、身心羸弱或缺乏經驗的那些特別脆弱之人。 必須為私人領域中的道德與非道德保留範圍,簡言之,(在那範圍內)不是法律的職責所在(not law’s business)。」

德夫林勳爵反對沃芬登委員會的看法,他認為社會上共享的道德是一個國家存立的必要因素,沒有這些共享道德,社會就會崩解(disintegration)。因此,國家為了保全自身的存在,有權用法律來執行社會上廣受信奉的道德,也就是說,既然公眾道德普遍認為同性戀是不可容忍的,那麼法律就有理由干預同性戀性行為。

哈特起身反對德夫林勳爵的說法,並以彌爾的傷害原則為基礎,發展了他自己的看法。事實上,哈特雖然基本上支持彌爾的傷害原則,但他並不認為自己只是為了要幫彌爾背書而已。他指出,由於時空環境與關注角度的不同,彌爾的論證已經產生了許多與現實不砌合的地方:

我們普遍越來越不相信,一個個體才是最知悉他自身利益之人;並且由於增長了對廣大範圍中的諸多因素的覺察,與顯然的自由選擇與同意相聯繫的重要性被削弱了。選擇或同意的作成可能欠缺適當的反省或對結果的評估;或者僅僅為了追求短利……在彌爾所極度擔憂的家長主義或許是一個「什麼是一個正常的人的樣子」的概念,而這個概念似乎與現今的諸多事實不相對應。

也就是說,我們對人的看法已經不一樣了,過去的人與社會比較單純,人們比較清楚自己要的到底是什麼,但現代社會不一樣了,我們不太相信個人是自己利益的最好決定者。從而,彌爾以個體的自主決定為核心的傷害原則是否仍然恰當就產生了一些疑慮。

另外,現實生活中的部分立法也與彌爾的傷害原則格格不入,例如,為什麼刑法不承認被害人同意可以作為抗辯?哈特認為,要能夠回應這些現實生活中的立法,同時還要能夠一貫的主張國家只能在防止傷害他人時施以法律約束,便必須對彌爾的傷害原則加以修正。 哈特以效益主義為基礎上放寬了對家長主義的限制:

但無論是以作為對鼓勵此種立法的解釋,或是對於意在廣為接受的追求的說明,這兩者都是可理解的(intelligible),因為在此二者的法律關注的都是「痛苦」(suffering),即便是動物的痛苦,而非折磨動物是不道德的。

哈特試圖將幸福最大化、痛苦最小化的效益主義觀點帶入他對家長主義的理解中,提出一種揉合了效益主義的家長主義解釋:雖然該法律不能被解釋為是保護他人之法律,但該法律可以是一種聚焦於減少痛苦(無論是什麼的痛苦)的家長主義。哈特以對痛苦的關注,來排除掉以單純處罰不道德行為為目的的法律。

總的來說,藉由質疑彌爾理論中對個體的想像,哈特認為彌爾對家長主義的擔憂,在現代社會中顯得格格不入,因為彌爾所對抗的家長主義,可能並沒有那麼邪惡。

小結
彌爾跟哈特各自的見解,其實指的是同一個問題:「國家在什麼樣程度上可以干預人民的自由?」,或者更特定的講,「法律家長主義的發動要以什麼為界限?」,這個問題涉及到的是國家什麼情況下可以介入你我的生活,而且是以「為了你好」為理由,我們可以接受的底線是什麼?是像彌爾一樣,認為除了非常例外情形下才可以發動?還是如哈特所說的,在涉及到傷害與痛苦時,國家便可透過家長主義的法律來介入?我們可以接受政府無度的家長主義?不斷地以我們的利益為名,立法干預?還是我們希望政府儘量做到不干預我們的生活,政府儘量的自我克制,讓人民可以自由的、多元的開展,個體的人格可以不受到公權力的壓迫或塑造?

無論是政府可否干預、如何干預我們的人格與自主權,這些問題都是現代社會,特別是在國家統治技術大幅精進的時代裡,我們所必須考慮的。
0
分享 2021-06-14

83 个评论

如果是連自由行也不行,我反對。
但不,台灣政府只是禁止名義上的旅行團(https://udn.com/news/story/7266/5521404
只要他們願意自付感染後果(顯性:隔離時間、金錢,隱性:回台後確診的社會成本),這樣沒有什麼問題
搞笑的是,打完美國針回來搭飛機時候,照樣感染武漢肺炎,又要麻煩臺灣醫療機構。
就说去美国打疫苗的台湾人,这几天新闻就报道了几个,一个叫青青的网红,一个叫林千又的网红,打完高调发推,上新闻。
没看到台湾政府拦截她们,也没看到有被罚款。
写这么长,辛苦了。不会指望蔡英文帮你们付款去美国的机票钱吧。
不大懂題主氣什麼,台灣政府沒禁止你個人去美國或習國打疫苗,你有錢愛去哪打疫苗是你的事,回台灣就隔離而已。

台灣法律禁止的是醫療旅遊團,也就是旅行的目的是從事醫療行為,這會違反發展觀光條例第55條第1項第2款規定「經營核准登記範圍外業務」。

白話講,打疫苗是醫療行為,旅行社的業務範圍不包括在內。
>> 不大懂題主氣什麼,台灣政府沒禁止你個人去美國或習國打疫苗,你有錢愛去哪打疫苗是你的事,回台灣就...


所以法條本身就有問題
既然台灣政府無法給予人民健康保障,有何權力禁止人民自助?

在這邊的案例是,人民透過組團來節省費用同時獲得旅行社協助
否則只有有資源跟金錢的富人有能力出國打疫苗

台灣自己開放外國人來台做醫美/健檢旅遊
然後禁止自己人相同行為,根本hypocrite
>> 所以法條本身就有問題既然台灣政府無法給予人民健康保障,有何權力禁止人民自助?在這邊的案例是,人...

没有禁止啊,只是你回台湾还是要隔离而已,要隔离=禁止?
>> 所以法條本身就有問題既然台灣政府無法給予人民健康保障,有何權力禁止人民自助?在這邊的案例是,人...


「台灣開放來台醫美/健檢旅遊」、「台灣允不允許牽涉醫療行為的旅行團」和「國外允不允許牽涉醫療行為的旅行團」是三件完全獨立的行為。

何況台灣根本也沒有禁止國人出國尋求醫療協助,喜歡團體自助出團打也沒有問題,就只是跟旅行社訂個機票也OK。如果旅行團牽涉到醫療糾紛(還跨國)或是染疫重症,可能就不只是保險的問題。
>> 没有禁止啊,只是你回台湾还是要隔离而已,要隔离=禁止?

不公平,明明是政府的錯
政府應該要出機票錢補償!
樓主用不着氣,祇要看看最近防疫指揮中心的操作,台灣這幾年的網絡風氣,就大概可知一二。

其實本人真心想知道," 超前部署,認知作戰,校正回歸 ",到底是甚麽鬼?

不論任何政策如水,電,台鐵,疫苖,防疫措施等,稍有不同意見,中共同路人,藍腦,紅媒..........標籤馬上來。

也許這要歸功於小丑皇帝的親自.......。
>> 所以法條本身就有問題既然台灣政府無法給予人民健康保障,有何權力禁止人民自助?在這邊的案例是,人...


外國人來台做醫美???????
**************************************
【2021年5月17日】【★重要】

配合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自5月19日至6月18日暫緩未持有我國有效居留證的外籍人士入境,外交部將暫停受理各類簽證申請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本(17)日宣布,鑒於國際及國內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升溫,為維護國內防疫安全及確保國人健康,我國自5月19日零時起(當地搭機時間)至6月18日止,暫緩未持有我國有效居留證的非本國籍人士入境;緊急或人道考量等經專案許可者除外。

外交部配合指揮中心防疫政策,將暫停受理各類簽證申請。目前持有有效停留簽證、居留簽證者也將暫緩來台。外籍人士如果因奔喪、探視病危親屬等緊急重大事由急需來台,必須經指揮中心專案許可後才能向駐外館處申請特別入境許可簽證。

https://nspp.mofa.gov.tw/nspp/news.php?post=171181&unit=344
***************************************

題主的想法我知道,你認為大家一群人組團坐飛機去美國或中國打疫苗,這樣費用會比較省。我就請問:既然這麼怕,要坐飛機去打疫苗,那你就多準備些錢;錢不夠,就不要去,不是很簡單嗎?

我真的不懂為了少部分人的需要,就要開特例給這些人「方便」,不能給你方便就是政府無能,這什麼邏輯?

國民黨和柯文哲的特權針、人情針為什麼會被罵成這樣?就是地方政府官員『為了少部分人的需要,開特例給這些人「方便」』,而搞出的一場鬧劇。

我們一直講包子國有多黑暗,現在發現原來台灣官場也一樣。題主現在說為了這些想出國打疫苗的人能省錢,政府應該修法,開放旅行社做醫院的事,這也是一樣荒謬,還不明白嗎?

你想去美國或中國打疫苗,沒人攔你,你有旅行自由,回台灣就是隔離,很簡單;但你想打疫苗又想省錢,那更簡單,就在家等。不可能因為少數人的方便就讓旅行社做醫院的事,這在社會上不會有共識的。(難道你感冒發燒找旅行社業務員給你打針吃藥,或者讓導遊幫你動手術?)
>> 外國人來台做醫美???????********************************...


什麼開特例,一開始管制這個本來就是政府限縮人民權利
你是專制國家住太久了嗎?

而且現在是在說要讓旅行社幫忙打疫苗嗎?什麼邏輯

他們現在是國外當地接送跟協助翻譯都不能
這部分並無牽涉醫療行為
>> 樓主用不着氣,祇要看看最近防疫指揮中心的操作,台灣這幾年的網絡風氣,就大概可知一二。其實本人真...


好幾年前就這樣了
一邊跟小粉紅大戰,一邊被台灣人抹紅
政府批評不得
侵犯人權也沒人管 (在沒人的空曠處脫下口罩抽菸要被罰錢,扯到爆)

歸功於
完全不知道什麼是民主自由的台灣人

才不是什麼太自由

這邊一堆人以為是我要去美國打疫苗才會這樣氣憤
我根本就不會想去,因為我沒能力承擔不良後果

矯情的政府 無腦支持的群眾
>> 搞笑的是,打完美國針回來搭飛機時候,照樣感染武漢肺炎,又要麻煩臺灣醫療機構。


麻煩台灣醫療機構的元凶是開航空人員特例的那一群人
前因後果要搞清楚
>> 「台灣開放來台醫美/健檢旅遊」、「台灣允不允許牽涉醫療行為的旅行團」和「國外允不允許牽涉醫療行...


不,現在是連旅行社專車送到醫院或有人翻譯都不行
(旅行社並沒有執行醫療行為)
>> 没有禁止啊,只是你回台湾还是要隔离而已,要隔离=禁止?


你下去吧
沒人在說隔離=禁止
不用氣餒,該說該做的還是應該繼續。

本人祇是認為,台灣再這樣弄下去,會不會正中了黑幫政權的陰謀。

不用說別的,光看疫苗的問題,咋說也不對。那群混蛋是不是偷着樂?
>> 什麼開特例,一開始管制這個本來就是政府限縮人民權利你是專制國家住太久了嗎?而且現在是在說要讓旅...


你的邏輯才奇怪吧?打疫苗就是醫療行為,旅行社依照台灣法律本來就不能從事醫療行為相關活動,這包括招攬進行醫療行為,因為只有醫療院所才能這樣宣傳。

你又說旅行社國外當地接送跟協助翻譯都不能,那是因為觀光局已經暫停國外旅遊與國內觀光(除了帛琉)。旅行社可以幫你代訂住宿、機票,甚至代僱司機從機場到旅館都合法,但從旅館到醫院就違法,這要理清楚。

還是那句話,個人要去打疫苗,可以,台灣沒禁止你出去;但你要求開放旅行社以打疫苗為目的組旅行團去美國,那就不行。

一起組團打疫苗省錢誰不知道,可是別忘了,政府並沒強迫你一定要去美國打疫苗。

講白一點,錢不夠,就乖乖待著,因為美國現在的7日平均確診數是14197人。什麼概念?也就是美國7天內就會增加近十萬的確診者;台灣現在七日平均確診數是231人,一周約1600人,哪一邊比較安全?
無病呻吟,我覺得原po真的是蠻無聊的,又沒禁止你,但也沒那個社會資源去幫你修法
楼主是台湾人吗?真羡慕你有言论自由,说这种话不会被抓起来。还有,台湾没有疫苗不是中共害的吗?
>> 你的邏輯才奇怪吧?打疫苗就是醫療行為,旅行社依照台灣法律本來就不能從事醫療行為相關活動,這包括...


"打疫苗就是醫療行為,旅行社依照台灣法律本來就不能從事醫療行為相關活動,這包括招攬進行醫療行為,因為只有醫療院所才能這樣宣傳。"

所以這個法律有不當限縮自由的嫌疑,懂嗎?
今天並非在說政府不顧法律行使公權力
而是他訂定了一個不合理的法律來管東管西,這就叫做家長主義國家

"你又說旅行社國外當地接送跟協助翻譯都不能,那是因為觀光局已經暫停國外旅遊與國內觀光(除了帛琉)。旅行社可以幫你代訂住宿、機票,甚至代僱司機從機場到旅館都合法,但從旅館到醫院就違法,這要理清楚。"

根據法條,這個在疫情之前就不準
重申一次,並非說政府隨意禁止,而是政府的法條不合理
>> 無病呻吟,我覺得原po真的是蠻無聊的,又沒禁止你,但也沒那個社會資源去幫你修法


為何不可? 不合理限縮人民權利的法律不可以改? 只因為只有少數人需要他?
>> 楼主是台湾人吗?真羡慕你有言论自由,说这种话不会被抓起来。还有,台湾没有疫苗不是中共害的吗? ...


中共或許有阻擋部分疫苗
但我不覺得是100%的原因,這是台灣政府轉移不滿的手法
何況美國跟日本疫苗都可以自由運送到台灣

以色列這麼早就拿到這麼多疫苗,一定是因為一開始就到處洽談了
而不是在那邊自爽說沒有半個確診,全世界都追不上台灣

而且實際上其他地方罵得更難聽
但我這邊只是希望這個政府可以尊重人民的自由

開放旅行社協助旅客到外國合格醫院,我不認為於情於理有何不妥
而且假設有商機,保險公司也會跟進
這才是自由市場

ps. 就算開放我也不會參加這種"旅行團",但這不代表我不可以支持
就像不是同志也可以支持同性婚姻,這是替社會爭取人民自由

不過台灣很多人還是活在清朝
政府訂了任何法律就要乖乖遵守,就算他侵犯了人權也是一樣
要乖乖遵守規則才可以讓家長開心
我完全看不懂文章在讲什么。现在疫苗全世界都是紧缺物资,怎么可能给游客打?打疫苗都需要登记身份证明的,台湾人就算冒险出了国也无法打啊。

还是说有些国家可以给游客打疫苗了?哪个国家?
>> 我完全看不懂文章在讲什么。现在疫苗全世界都是紧缺物资,怎么可能给游客打?打疫苗都需要登记身份证...


看不懂是因為抓錯重點囉
重點並非有沒有疫苗可打,出國打疫苗有什麼後果
而是一個自由民主國家的政府憑什麼禁止
如此乱象,如果大陆真的攻台,我看也就是这样了。
>> 如此乱象,如果大陆真的攻台,我看也就是这样了。


每個國家內部都是亂的
重點是你看不看得到,有沒有被和諧

泰國日本美國澳洲內部也一定是吵成一團,因為這就是民主,大家都可以有意見

如果領導人講講話,政治人物拍拍手,就通過政策
媒體只宣傳政策好處,有意見者不可發言破壞社會和平
............那才可怕
>> 看不懂是因為抓錯重點囉重點並非有沒有疫苗可打,出國打疫苗有什麼後果而是一個自由民主國家的政府憑...


澳大利亚还禁止出境呢,是否是独裁国家呢?
"個人自"遊"行為什麼可以?"

"個人行為政府不負責"

"找有關代辦業務比如旅行社為何不行?"

"旅行社這樣的營業單位,政府有列管,出任何事政府難免都要承擔連帶責任"

"你可以自己出去,作一個自由的自遊人"

"我不管,我就要找旅行社協助打疫苗"

"旅行社是交通部管,疫情的事交通部管不到,打疫苗出事了,是要找交通部還是衛生部出來殺頭?"

"出事了我自己負責,不用旅行社承擔責任"

"你說自己負責就自己負責?親屬抬棺來陳抗出事了的旅行社劣跡,新聞一報政府得推分管單位的公務員出去殺頭給他們看"

"問題是:現在沒有"將來"負責被殺頭的人,交通部又不管這塊,出了事誰殺頭?是要抓交通部的還是要抓衛生福利部的出來殺頭?"

"我不管,你們也不要管,我不要家長主義,我要自由"

"那你自"遊"行阿"

"我要找旅行社"

"旅行社歸交通部管...但是現在....出了事不知道誰要殺頭,權責不明,不知道誰管"

"我不管"

我認為

如果旅行社可以涉及醫療業務

意味著政府只會管更多 更多監管(疫情後)

衛生福利部肯定會管 甚至成立專門的部門 把手伸進去 監督控制 旅行社
>> 澳大利亚还禁止出境呢,是否是独裁国家呢?


這部分它們內部也有在討論

Australia's ban on overseas travel is 'invalid' and violates individual rights, Federal Court hears
https://www.sbs.com.au/news/australia-s-ban-on-overseas-travel-is-invalid-and-violates-individual-rights-federal-court-hears

Is Australia's ban on international travel legal? Experts weigh in
https://www.traveller.com.au/is-australias-ban-on-international-travel-legal-experts-weigh-in-h1rgqu
這段期間是禁止任何國外旅遊出團的(之前旅遊泡泡除外) 個人出國並沒有限制疫,不管是不是疫苗團都不行,現在是旅行社鑽漏洞罷了!
>> 這部分它們內部也有在討論Australia's ban on overseas travel ...


既然是invalid,为什么澳洲人不上街游行抗议这条禁令呢?
>> 既然是invalid,为什么澳洲人不上街游行抗议这条禁令呢?


你是不是誤會我是澳洲人了
我~怎~麼~知~道~啊~
>> 中共或許有阻擋部分疫苗但我不覺得是100%的原因,這是台灣政府轉移不滿的手法何況美國跟日本疫苗...


你这是马后炮。有效疫苗出口是这两个月才有的事情,有效疫苗就西欧和美国有生产。之前他们自己要打根本没有出口。日本疫苗充足也是五月中以来的事情。之前也是没疫苗可打。台湾如果没有疫情,谁会优先供给台湾?欧美这么多疫情,自己又要打,为什么要优先提供台湾?日本要不是要开奥运会根本买不到这么多疫苗。全世界缺的是优质疫苗,中国和俄罗斯那种垃圾疫苗满世界送,但是没鸟用。拿回来打死人,一样有人唧唧歪歪
>> 這段期間是禁止任何國外旅遊出團的(之前旅遊泡泡除外) 個人出國並沒有限制疫,不管是不是疫苗團都...


目前有兩個原因:
1. 旅行社組團出國會違反觀光局的出團禁令
2. 醫療行為招攬也違反醫療相關的法規、非醫療院所招攬醫療行為

我對第二個比較有意見
>> 你这是马后炮。有效疫苗出口是这两个月才有的事情,有效疫苗就西欧和美国有生产。之前他们自己要打根...


no 你誤會我了
我並非責怪台灣沒有疫苗
我是回應他:沒有疫苗可能有其他原因,不單只是中共阻礙

我的重點在於:
沒有疫苗就算了,不該管制人民自助出國打疫苗 (沒有外文能力的人則是尋求旅行社)

因為卡在法規:旅行業者不可招攬醫療行程
所以我想問:why not

但大家都是說:沒有why,不行就是不行,不然出事情誰負責

不然出事情誰負責.................. 這句非常好用啊
就是有一些整天看藍營新聞的韓粉等級的智障整天炒作政府擋疫苗.
選擇性吸收訊息又用你選擇性後的結論到處說.
現在不是有錢就買得到. 歐盟都要罰AZ了, BNT 現在也缺貨.
請問你他會優先出貨給你郭台銘嗎?你郭台銘要, 其他國家也要, 
請問他會優先賣郭台銘還是賣其他國家的政府?

佛光山, 郭台銘都是願意捐, 但沒有現貨. 
還有人家以疫謀統, 如果在合約上搞政治, 你說人民的命比較重要.
現在台灣是多少人確診? 升四級了沒?

現在又整天炒國產疫苗問題.
楊志良又要確診死亡家屬去爭國賠. 
這些國民黨垃圾還真的無底限.

民進黨不是不能批評. 問題是不要以做不好就換人做來把自己打死.
有腦子的都知道2020如果是國民黨執政, 2020早就失守了.
高雄人意氣用事, 選了一個無能痞子市長, 又把他罷免.
成本多高? 你要換人做, 先確定你要換的人沒有更爛.

另外再提醒一點, 國民黨和民眾黨 這段期間 不是嗆美國就是酸日本
別搞到最後台灣朋友都沒有.
>> 就是有一些整天看藍營新聞的韓粉等級的智障整天炒作政府擋疫苗.選擇性吸收訊息又用你選擇性後的結論...


??????????????
哩喜勒工三小? 我哪邊說政府擋疫苗?

又被抹紅了XD
>> no 你誤會我了我並非責怪台灣沒有疫苗我是回應他:沒有疫苗可能有其他原因,不單只是中共阻礙我的...


因為出事了真的TM是誰負責啊?今天如果任何事不問責任,台灣就真的開放疫苗隨便給民間進,請民眾選擇各間民間團體提供的疫苗,後果自行負責,誰叫你沒有相關醫學背景也不了解民間團體的信譽問題,你真的會接受?

回到旅行社開放醫療團,你自助旅行去打疫苗,去打了確診、翻譯錯誤造成醫療糾紛、打到黑針或是去有問題的地方打疫苗、打了失去活性的疫苗、疫苗過敏、打了疫苗心肌炎死在國內或國外等等,通通都自己負責。

旅行社沒有相關保險,打了出醫療糾紛難道也旅客自行負責嗎?怪旅客沒有慎選旅行社,自認倒霉?

我不知道你是去ptt串還是自己腦子蹦出來這種想法,拜託上網看一下旅行業者是怎麼看這件事的。

https://udn.com/news/story/7266/5521404
https://udn.com/news/story/7266/5487133

聯合報的新聞,自行衡量。
>> 不用氣餒,該說該做的還是應該繼續。本人祇是認為,台灣再這樣弄下去,會不會正中了黑幫政權的陰謀。...
咋了,你东北的呗。
>> 因為出事了真的TM是誰負責啊?今天如果任何事不問責任,台灣就真的開放疫苗隨便給民間進,請民眾選...


關於第一段:
如果禁止是因為這種邏輯,那任何出國打疫苗的行為都該禁止,包含自由行

旅行社開放醫療:
我很認真看了你貼的新聞,他是指旅行社因為風險而不接
旅行社要承擔風險所以不接,跟政府規定旅行社不能接,是兩回事

例如爬聖母峰,你會因為健康體力因素而不去,但政府也可能直接禁止你去
兩個都是不能去,但原因不同,一個是你個人意志,一個是政府限縮你自由

ps. 我不看ptt的
>> 外國人來台做醫美???????********************************...


他们就是想找个话题骂蔡英文政府的,真要去美国打疫苗的一声不吭就去了。他自己文章里面也写了还是有很多打法律擦边球的疫苗旅行团,既然都叫擦边球了,人家敢做生意他倒是不敢去,反倒来品葱反贼区跟大家“讲道理”。道理说不过又说台湾独裁,动不动抹红。
何况旅行团那个团费跟自费也差不了多少,现在机票因为疫情涨价了。
那个张口黑帮政府的一口东北大碴子味的“咋”笑到我了。
品葱这里是反贼区,意见不同也可以,但是还是要讲立场的,只要都是反共的就行。不管你们是不是五毛,我个人真的极其讨厌制造歪理邪说,并且随意定性,给反共领袖及人物取侮辱性外号的行为。当然你们要那么干我也没办法。
台灣的民主還是充斥著很多支味,很多事情都會被輿論所影響,不論是民眾還是執法者都被攪懵,特別是國民黨這個紅彤彤的輿論煽動者
你只是避重就輕,單純批評而沒有考慮實際問題。

你說不應該禁止臺灣公民自行出國打疫苗。
沒錯啊,沒有禁止,只是隱形成本(隔離、來回機票、住宿費用)要自行承擔。

你說不應該禁止旅行社跟團打疫苗。
說的好啊,問題是責任人家要擔啊,你把這當成旅行社的免責條款也好,法條陳舊也罷,實際上就是責任牽扯不清,只能禁止啊?
不然打個疫苗殘廢或死人了,然後本人或家屬一狀告上法院,請問誰要負責
你輕飄飄地講一句「那是在限縮公民自由」,然後就把問題推的一乾二淨。

自行承擔?別傻了,法院怎麼判誰知道,更別說當事人否認自己責任的時候。
旅行社承擔?你當人家佛心公司,這麼樂意承擔動輒上百萬的損失?


所以情況很簡單:
要打就自己去,不要牽拖不要跟團,就算真的不會講英文,找幾個懂英文的朋友一起去也行,那並不困難。

沒事找事不叫監督政府的公民,那叫不會思考的愚民。
>> 關於第一段:如果禁止是因為這種邏輯,那任何出國打疫苗的行為都該禁止,包含自由行旅行社開放醫療:...


我指的是你說的「考慮責任問題是藉口」。今天疫苗都是政府進的,藥廠除非有中央政府當擔保,不然其他國家進疫苗就是中央政府,負責任的就是中央政府;如果今天有一個平行宇宙藥廠開放民間進,中央政府開放民間進,國際規則也不要求擋民間組織自行核准和施打,擔保最多就到民間組織,那就是我問的,這樣的平行宇宙你接不接受?


當然這種平行宇宙只存在在幻想裡,現行就算是自由行,你頂多就是從這個政府擔保的疫苗和環境,換到另一個政府擔保的疫苗和環境,只是「中間的成本」自行負責,跟「平行宇宙」假設的情況差多了。

那「中間的成本」如果是旅行團產生的,沒有相關法條誰來界定責任歸屬?這部分我強烈建議你去找個旅行業者朋友談談,不要搞紙上談,特別是這種涉及相關產業的法條到底是一拍腦子一刀切切出來的還是公會協商出來的底線,你可能會需要了解一下。
這個事情其實很難做。

歐美國家的內陸腹地居民是虔誠的基督徒。近東國家的內陸腹地居民是虔誠的穆斯林。這兩種宗教,無論產出秩序的質量好壞,其產出秩序的數量還是非常密集的。用通俗的話說,就是習慣法在單位時間、單位人口中產生的判例較多。居民大大小小的事情會由當地德高望重的牧師、長老、教法學家根據完善的宗教原則和判例評判。因此,這種國家的居民可以自組織,而不受列寧黨入侵的困擾。

東亞歷史上也是居民自組織的,所謂「皇權不下縣」。然而,依據儒教-道教-佛教-中國民間信仰的原則組建起來的這種社會,產出秩序的質量不僅一般般,而且產出秩序的數量較低。當地德高望重的土司、法官斷案的時候民眾滿意的比例低,大多數居民都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八字衙門朝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保長、甲長下了鄉,嚇得雞飛狗跳牆」這一類想法。這種自發秩序稀疏的社會,一旦有列寧黨那樣的土匪組織進來,就很容易陷入被暴政統治之苦。

台灣政府不願放棄家長主義,正是因為有1949年中華民國戰敗的記憶。台灣人至少三分之一都是藍絲,而且台灣民間的自發秩序稀疏。一旦放開自組織,搞「官權不下縣」,那麼就很容易被中共白區黨顛覆。
>> ??????????????哩喜勒工三小? 我哪邊說政府擋疫苗? 又被抹紅了XD


不用對號入座, 我就寫寫觀點而已.
我沒指名道姓啊.
我不管你什麼立場,你現在的言論就是在附和統派攻擊台灣。
>> 這個事情其實很難做。歐美國家的內陸腹地居民是虔誠的基督徒。近東國家的內陸腹地居民是虔誠的穆斯林...


終於有人理解我在說什麼
感謝你解釋這種社會的歷史原因
有相關的書或網站可以參考嗎
相關主題會叫做什麼?

真的很說明這邊大多數人回文的想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不能說這種想法是錯的,就文化不同.....

難怪自己出事,會跑到政府前面撒紙錢,抬棺抗議
永遠無法像西方人一樣當個"成年人"
永遠都要有一個人"負責"
永遠期待有一個"父母官"幫忙管理
永遠期待有一個救世主 (造神文化)
>> 每個國家內部都是亂的重點是你看不看得到,有沒有被和諧泰國日本美國澳洲內部也一定是吵成一團,因為...
民主需要更高的武力来保护。美国武力值更高所以做了民主标杆。
>> 有相關的書或網站可以參考嗎
相關主題會叫做什麼?


八旗文化就有很多相關主題的書。我認為可能《文明更迭的源代碼》是一針見血、講得最清楚的。還有《經與史》也不錯:

https://search.books.com.tw/search/query/key/劉仲敬/adv_author/1/
臺灣政府沒禁止自己去外國打疫苗的呀??只是不准旅行社以此為由開團,我不懂這哪裡家長主義了?自行負責的話請從最開始負責到最後好嗎?一個人沒有旅行社就不會訂機票旅館,要怎麼相信他他打針打出毛病不會哭鬧要旅行社負責啊?
還有你知道旅行社的定型化契約有多少人看都不看就簽下去嗎?平常的跟團旅行,就常常出現旅行社貪省成本或是當地天災人禍,導致吃睡住變差或遊玩景點變少等問題,這群人可沒摸摸鼻子回家,上民事法庭么八吵的一大堆。這種疫苗團要出人命的話,你相信這群人的「自行負責」保證??
>> 就说去美国打疫苗的台湾人,这几天新闻就报道了几个,一个叫青青的网红,一个叫林千又的网红,打完高...


我不懂,美国可以给非本国公民(无长期居留许可的)打疫苗了?
>> 這個事情其實很難做。歐美國家的內陸腹地居民是虔誠的基督徒。近東國家的內陸腹地居民是虔誠的穆斯林...

云南也有不少土司信的是伊斯兰教,主要是老教,历史上,哲合忍耶派被清廷杀剩下的60个人(17男43个女)流放到云南墨江,过了70多年,可以拉出上百万教众,我至今都觉得不可思议。托靠真主,云南多斯提的善功确实居功至伟。

台湾政府比中国政府好一点的是它能骂,中国政府不只不能骂,做得不好还得丧事喜办歌功颂德。
>> "打疫苗就是醫療行為,旅行社依照台灣法律本來就不能從事醫療行為相關活動,這包括招攬進行醫療行為...


我就請問你,為何禁止旅行社做醫療行為就叫做「不合理」,你突破一般人的常識你知道嗎?

你說,旅行社又沒做打疫苗這事,而是幫旅客安排打疫苗的行程,但是介紹人到某個醫療院所去進行醫療行為,那就已經是旅行社不能做的,因為旅行社沒有醫療專業。

為何只限定醫療院所才能進行醫療行為,或招攬人進行醫療行為?因為過去在台灣發生過太多消費糾紛,都是沒有醫事人員資格的人在施行醫療行為,或者以治療的名義,招攬客人去他的店,原因就是這樣。

另外,還有很簡單一個問題,你在美國等三周要打第二針的期間,萬一不幸染疫確診,你知道外國人在美國住院要花多少錢嗎?
>> 我不管你什麼立場,你現在的言論就是在附和統派攻擊台灣。


樓主這裡講的雖然在風向上沒有挺蔡擁台,但是他提出的是一個確實存在的問題。民進黨智庫幾年前就注意到台灣社會的這種「會跑到政府前面撒紙錢,抬棺抗議」、「永遠無法像西方人一樣當個"成年人"」的問題,還請過專家研究。

然而這種社會問題,解決方案就是沒有什麼解決方案。如果向民眾推廣英美海洋法和清教徒的精神,就如同父母強制一個小孩子長大一樣。他可能確實會成長一些,但是也會恨父母。結果就是,這種真正強化台灣社會的事,哪個政黨做,哪個政黨就會遭人恨。

最後相關人士意識到,現在在台灣有條件實行的,還是先發展民團比較切合實際:
https://i.imgur.com/prmmx5p.jpg

https://i.imgur.com/mUzuEgr.jpg

https://i.imgur.com/ZPg4aCS.jpg

https://i.imgur.com/AMkGEYK.jpg
同意樓主,反正現在就是你反綠的政策,你就是匪諜,完全無法討論
在這樣下去就是acca所說的菲律賓化
(還是馬可仕+杜特帝版本喔)
有錯,就是要罵
護航不會帶給你什麼好處
>> 這個事情其實很難做。歐美國家的內陸腹地居民是虔誠的基督徒。近東國家的內陸腹地居民是虔誠的穆斯林...


「八字衙門朝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保長、甲長下了鄉,嚇得雞飛狗跳牆」
這兩個想法其實我看不太懂
可以幫我解惑一下嗎
>> 云南也有不少土司信的是伊斯兰教,主要是老教,历史上,哲合忍耶派被清廷杀剩下的60个人(17男4...


在台灣傳教超難的。一大障礙是台灣是東亞國家,不虔誠的費拉比較多。因此傳教的話就祗能改一改在歐美和西亞的原則,找到少數本來就虔誠的阿凡提(有信仰傳統的武家和士大夫)傳教。另一大障礙的台灣有很多中國人帶來的窪地田園教,就是組織鬆散、互助性差、信仰不強烈、族群意識低、自發秩序產生不出來的宗教。這些教的既得利益者對外來宗教的敵意較大。

總而言之,台灣的鬆散社會本身就是一個易受列寧黨入侵的社會。好在有自由世界的秩序輸入,不然國民黨早就把台灣人當作韭菜賤賣給中共了。
>> 「八字衙門朝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保長、甲長下了鄉,嚇得雞飛狗跳牆」這兩個想法其實我看不太...


「八字衙門朝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

在中國大一統帝制時代,衙門的法官一般是信儒教的世俗主義文人,用很少的錢就可以收買。因此,衙門的法官往往是為「銀子」服務的,而不是為社群利益和公平正義服務的。這種腐敗阻礙了衙門產生秩序。而專制帝王又禁止民間教團「私設公堂」、自發產生秩序。結果就是民間沒有什麼秩序,道德虛無主義盛行,每過幾百年改朝換代,就可能誘發張獻忠、大洪水式的災難。

在近代,這個民間沒有什麼秩序的東亞大陸甚至被黃俄列寧黨佔領,人們都成了任人宰割的韭菜。

「保長、甲長下了鄉,嚇得雞飛狗跳牆」:

在中國大一統帝制時代,民間的習慣法和道德觀念與專制帝王的習慣法和道德法則差異甚大。民間的觀念一般是受民間宗教影響的。而專制帝王的法則則往往是受士大夫影響的,搞所謂的「商鞅馭民五術」,謀求把人們都變成原子人。這樣做的結果就是民間教團和專制帝王形成了敵對的關係。保長、甲長下鄉,如同敵佔領軍進村。
>> 在台湾传教超难的。一大障碍是台湾是东亚国家,不虔诚的费拉比较多。因此传教的话就祗能改一改在欧美...


问题是韩国基督教徒比例亚洲第一,也不妨碍文匪投共啊
>> 问题是韩国基督教徒比例亚洲第一,也不妨碍文匪投共啊


韓國搞的是費拉基督教,也就是把原本沒有虔信傳統的農耕社會費拉發展成基督徒。因此,最近一百多年,韓國的這種基督徒一般都是激進左派、社會解構主義者。

李承晚「大韓民國臨時政府」的那一批基督徒是真正比較接近美國紅脖基督徒的。這一批人雖然後來成為了韓國社會的菁英,但是數量很少,他們大體構成了今天國民力量的上層核心。

韓國這一派保守主義基督教菁英,依靠與日治時期培養的韓國親日菁英階層組成政治聯盟,才有了可以進入主流的政治力量。然而,這種政治聯盟是不穩定的。文在寅憑藉白區黨的巨額金援,加上他能團結鄉下費拉和城市藍領左派,於是就綁架了韓國政壇向左狂奔。
>> 在台灣傳教超難的。一大障礙是台灣是東亞國家,不虔誠的費拉比較多。因此傳教的話就祗能改一改在歐美...


国民党当年两蒋独裁的时候,那是舍不得卖;今天是没资格卖
>> 咋了,你东北的呗。

啥意思?
>> 同意樓主,反正現在就是你反綠的政策,你就是匪諜,完全無法討論在這樣下去就是acca所說的菲律賓...

反正現在只要不是無腦反綠你就是綠共蟑螂1450
完全無法討論

比如只要嚷嚷政府擋疫苗,不同意都是綠共蟑螂1450
到底現在那個民間是確認買到了?
一堆搞笑的喊半天下面沒有的佛光山跟國民黨縣市
郭台銘的也在法律商談階段
更別提真買到還有交期問題


另,菲律賓杜特蒂不就是網路五毛4%們的最愛的蔣介石模板嗎?
>> 樓主這裡講的雖然在風向上沒有挺蔡擁台,但是他提出的是一個確實存在的問題。民進黨智庫幾年前就注意...


你記得智庫那篇討論叫什麼嗎
我很有興趣閱讀
等待黎明 🤬不友善用户
嗨伙计你猜怎么着,就凭现在这个样子绿营极端支持者只会进一步推进家长制,是他们没说过希望以后台湾只有民进党一个党执政吗?
>> 你記得智庫那篇討論叫什麼嗎我很有興趣閱讀


哎呀呀呀,陳醫師訪談劉仲敬系列影片裡面有一集就是講那個事。具體是哪一集我想不起來了,在此求各位姨學家指點!

八旗文化最近一兩年出的書很多都與這個有關,比如說《文明更迭的源代碼》、《逆轉的東亞史:給台灣人重上一堂東亞歷史課》、《台灣會不會死?:一個火星人的觀點》。
>> 韓國搞的是費拉基督教,也就是把原本沒有虔信傳統的農耕社會費拉發展成基督徒。因此,最近一百多年,...


韓國的基督教跟台灣的像嗎? (帶有亞洲風味的基督教)

在台美國人的驚豔觀察:台灣基督教不僅有獨特台灣味,還衍生一個遠勝於西方教會的文化!
https://buzzorange.com/2015/10/21/tw-christianity/

其實台灣的基督教信上帝的方式,蠻類似拜媽祖、拜關公的真誠與熱血
台灣的教育,中國的傳統,是不太重視邏輯與正面衝突的,不過在儒佛道三教的主流當中,這思考方式非常適合,因為三教並沒有西方宗教那麼排外,也很會包容不同思想(甚至耶穌的雕像也會出現在道教的廟!)。

基督教就不一樣,從一開始基督教是不能容許其他派別或宗教的存在,更何況承認它們的真實性,所以派別與宗教之間的探判歷史以來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如果撤掉了邏輯與充滿的衝突的對話,基督教之間的派別與教義就難以進行溝通。

有時候,我跟台灣的基督徒講話時,我會有一個感覺:他們真的不在乎教義、禮儀或派別(雖然還是會覺得自己的教會最棒)他們只重視耶穌、重視與教會的朋友團圓、還有重視宗教給自己的 FU。 想了又想,我自己會覺得,這種拜拜的方式有點像幾百年前大家拜媽祖拜關公的真誠與熱血。

現在台灣人大部分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派,但當年我相信土地公、 媽祖等地方神,大家都會很認真的去相信,也很認真的去拜拜(當然現在還有很多人會, 只是比較少吧)。

但這些去拜媽祖去拜土地公的人,不會計較派別,不會想要為了這些事情鬥爭, 他們只希望每個人都可以參加宗教活動,讓眾神開心,讓地方的人們團圓團圓。

基本上,我覺得台灣非大組織的教徒都在用這樣的文化意識去拜耶穌::大家都要來, 大家都要跟耶穌好,大家都要跟彼此好,這樣就好!

但這樣的話,西方宗教的特點、派別、鬥爭、信徒的「純化」, 為了宗教挑戰政府與父母,以及先驅者的使命感,這些特點經過台灣本地文化的影響就被淡化了。
我沒看到一個不合格的政府
我只看到不講道理不懂法律的法盲兼鯛民

上面的已經該講的都說清楚了,只談權利不談義務,你連民主國家基本公民的底線都還沒達到,這種文還是去FB發表吧,傷眼
>> no 你誤會我了我並非責怪台灣沒有疫苗我是回應他:沒有疫苗可能有其他原因,不單只是中共阻礙我的...


还是那个道理,没有人未卜先知会突然爆发疫情,爆发初期又有很多人以为能迅速把疫情压下去,我觉得是被大陆的清零宣传误导了。然后,突然发现可以出去打疫苗,台湾法律可不是说修改就修改吧,估计走流程都很久吧,难道怪台湾不是人治国家咯?
>> 但這樣的話,西方宗教的特點、派別、鬥爭、信徒的「純化」, 為了宗教挑戰政府與父母,以及先驅者的使命感,這些特點經過台灣本地文化的影響就被淡化了。


其實我認為,根據基督新教的發明者、吉羅拉莫·薩佛那羅拉(Girolamo Savonarola)的那些原則來搞教團就差不多,基本能接近歐美紅脖的秩序生產密度,對藍蛆有充足的抵抗力:

重生論:祗有有強烈的、重生一般宗教體驗的人,才算清教徒。
因信稱義:宗教傳統和宗教節日其實不那麼重要,而人的虔信和教團的手足情誼才重要。
教會民辦:在自由市場中競爭,不要被特權階級「招安」。
信望愛:信仰、希望、和教團成員間如兄弟姐妹般的愛是清教主義的根基。
清教徒共和主義:全體教民武裝,模仿羅馬共和國時代,自下而上地形成公民自治的共和國。

還有就是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論、反對享樂主義的清教徒努力賺錢、努力存錢、努力捐錢的精神。
>> 我就請問你,為何禁止旅行社做醫療行為就叫做「不合理」,你突破一般人的常識你知道嗎?你說,旅行社...


台灣醫療物美價廉,技術前段班
所以台灣人出國就醫是連聽都沒聽過 (大概只有整形或變性吧)

不過隨便搜尋一些文章可以發現台灣很極力發展醫療觀光
實際上過去也開放了陸客來台灣的醫療行程 (或健檢)
代表醫療跟旅行兩者不是不能在一起

這似乎沒有超出一般人的常識啊....?

ps. 醫療觀光大多是旅行業者承接,很少外國人有能力自己來台灣就醫

我知道"開放外國人來台醫療觀光"跟"開放台灣旅行業者招攬醫療行程"不同
不過我還是無法理解為何不行?
難道只有台灣禁止,其他國家允許旅行業做醫療觀光?
那為何只有台灣會去禁止?

是為什麼呢.....................................
美國都有醫療旅遊協會了..........

我可能在自己的盲點中吧,幫我走出來

------------------------

為將台灣醫療服務推上國際舞台,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我國積極向國際醫療最舉足輕重的國際論壇-美國醫療旅遊協會(Medical Tourism Association, MTA)爭取其區域會議「2014年亞太地區醫療旅遊會議」首次在台舉辦。今(26)日於台北國際會議中心隆重登場,MTA總裁 Renee-Marie Stephano親自出席,致詞時表示臺灣不管是多元的飲食文化、文化古物收藏,都是吸引國際人士來台的誘因。除此之外,台灣還有其他可以提供給國際旅客的優勢產業-國際醫療服務,因為合理價格、高技術品質,極具國際競爭優勢!因此,MTA選擇臺灣為主辦地點,讓各國齊聚一堂,共同分享國際醫療經驗。

https://www.mohw.gov.tw/cp-3202-21893-1.html
>>

如果新聞寫得沒錯,美國疫苗多到可以
https://www. cna.com.tw/news/firstnews/202106110211.aspx
ㄊ台灣正午沒做不好有應付柯文哲\一堆謠言
說鬼話 
台灣買不到疫苗是誰在擋?真相是政府花在買疫苗的錢太少?
https://bit .ly/3zjUDl3
>> 如果新聞寫得沒錯,美國疫苗多到可以https://www. cna.com.tw/news/f...


中.央.通.訊.社.
所以"如果新聞寫得沒錯"這句無效,結案
>> 台灣醫療物美價廉,技術前段班所以台灣人出國就醫是連聽都沒聽過 (大概只有整形或變性吧)不過隨便...


你現在已經是硬扯了。只有醫療院所能以進行醫療行為的名義招攬,旅行社不行,你還沒走出來嗎?你舉的國際醫療,有哪一家是旅行社主推的?沒有,因為旅行社不能為你的醫療行為負責,只有醫院可以負責。

一直說要政府開放旅行社組打疫苗團的人,說穿了就是想搶先一步打到疫苗,但又沒有那麼多錢,所以要政府讓步,不讓步就是政府的錯,我就一個字:
刁!

請問2個月前,怎麼就沒有打疫苗團?

我敢說等到7月,疫苗團的爭議就不了了之。
我觉得你在这里提这些只会遭到某些使用繁体字另类狂信徒攻击。
以色列嚴格講起來是拿人民當白老鼠賣個資給藥廠回饋大型接種效果欸。那時台灣沒疫情怎麼可能這樣玩。

還有為什麼台灣國產疫苗會採重組蛋白技術,因為按照過去往例這種技術「副作用最少」。缺點就是開發慢,但因為去年要做決策時台灣有守住,所以採取保守策略。

別忘了前幾年的H1N1一開始打,有人死了,新聞就開始大肆報導講得有多不安全。這次疫情政府也很怕開發國產疫苗求快但如果不安全的狀況,然後又被媒體大肆報導,所以高端聯亞採取重組蛋白技術是很符合台灣的民情的。最近那些攻擊台灣國產疫苗不安全的不是腦子有病,就是與中共暗自勾結。因為在選技術時就是特意選「最安全的技術」來開發。

最近一個多月很多人與新聞討論疫苗政策都跳脫當時決策時的背景。國民黨與民眾黨之前攻擊AZ有多爛多不安全,結果疫情一來搶著打,怎麼不硬起來說這不安全我不要打?我的市民也不准打?現在變成比誰打得快為傲?

民進黨不是不能批評,像去年底採購力度不夠強,3+11,華航旅館這些的確有問題。

但拿BNT與上海復星攻擊民進黨時,也別忘了去年底疫苗也是有新聞出來說東洋是民進黨自己人,說民進黨要發國難財......怪政府不敢大力採購?那政府想買時又批評民進黨的黨員賺錢......大家都一起倒帶回去看12月前後的新聞。國民黨在主推什麼。

回到本標題,說台灣要捨棄家長主義國家?那先去問那些刁民想想他們自己都在說什麼與幹什麼......在肺炎疫情上如果信藍白的新聞,我會建議請把去年的新聞重新一路看過來。再來討論。不然就是腦容量不足沒辦法記那麼多。
>> 我觉得你在这里提这些只会遭到某些使用繁体字另类狂信徒攻击。

來了來了
講不出為何旅行社可以仲介醫療行為
就發狂攻擊他人狂信徒的惡意討論者wwww

所以為何旅行社可以違法進行仲介醫療行為?
你這麼不理性的大吼“你們認真討論法律都狂信徒!我們抹屎扣帽好棒棒”,對討論有什麼幫助?還是你們只要有東西攻擊就好?(斜眼
我覺得家長制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支納血統一直存在於很多台灣人血液中,這些人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沒有法律的意識,活像個巨嬰,什麼事情都要找政府解決,還有那種傳統的鄉里鄉情,稱呼縣市首長大家長父母官,真的是支味濃濃,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清朝,所以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會有什麼樣的政府,民選政府一定會用選民比較可以接受的方式來治理國家,所以如果覺得政府家長制那可能也需要思考一下自己是不是巨嬰媽寶.
不過台灣真的要放棄支言支語還有一部分糟粕文化來改變整個社會的型態,英文應該作為官方及母語來教學,不要再教中文了,真的,如果不從教育根本開始改變,以後的台灣還是會持續陷入這種所謂統獨所謂是不是中華文化的怪圈中..
台灣法律又不是為了這件事突然立法禁止醫療旅行團,是本來就沒開放過,搞錯因果關係了。

你要是真的想幫幫窮人(笑)爭取出國打針的機會的話,應該是致電貴區立法委員協助修法,
要不然也可以詳細描述你的理念發去「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尋求聯署,
或是跟同志婚姻修法一樣申請大法官釋憲啊

這麼多可以自救的方式不嘗試,只會發文批評說政府專制侵害人權
這種完全沒有行為能力的巨嬰還說不要政府走家長制,我也是覺得蠻諷刺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