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佛教居士到坚定的大法徒

文: 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更新: 2021年11月08日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八日】我今年六十三岁,一九九七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来,在慈悲伟大的师尊看护下,比较平稳的走到了今天。弟子叩谢师恩!

我母亲是佛教居士,我从小在母亲的影响下就很相信有神佛,也时常随大人去庙里敬香、许愿。成家后在自己家也供了观音。那时信佛的目地就是求佛保佑孩子、大人平安。我的孩子从小身体很弱,经常生病;丈夫年纪轻轻就得了“腰脱”,什么重活也不能干;我自己身体也不好,患气管炎、神经衰弱,整天无精打采。越是生活不如意,越是想求佛保佑,可一家人该病的照样病。

一九九七年春天,我姨向我介绍法轮大法,我听了很动心,觉的这法这么好,我就想学。可我母亲生前告诉过我,不能再信别的,叫我就在佛教里修。这成了我修炼大法的障碍。

过了一段时间,我姨告诉我他们那里播放师尊讲法录像,叫我去看,我就去了。我边看边感叹:这师父讲的太好了!这么好的法不学太可惜了。我就下定决心改修法轮大法。

修炼法轮大法后,每天去村里的炼功点和大家一起学法炼功。不久我把家里供的观音菩萨送到了庙里,其它的牌位都烧了,香炉碗扔了。刚开始心里还有点害怕,结果什么事儿也没有。

随着修炼的深入,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我的身体不知不觉中变的健康,心情无比愉悦,觉的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令我高兴的是我的孩子和丈夫的身体也都变好了。

坚修大法心不动

一九九九年七月风云突变,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利用所有的媒体喉舌铺天盖地向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散播编造的谎言,诬陷大法和大法弟子,使众生都被谎言毒害着。大法弟子失去了集体修炼的环境。可是我们都是在大法中亲身受益者,都知道大法的殊胜与美好,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会是这种遭遇呢?实在让人费解,不可思议。

经过冷静的思考,我决定坚修大法,压根就没有去想前面的路有没有危险,我只想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每天上班我不想领导与同事会怎么看我、说我,只知道能修大法是我人生中最幸运、最幸福的事。

我们单位还有两位同事也修大法。领导找她俩谈话,恐吓她们,其中一位后来改学了宗教,另一位放弃不修了。可直到我退休,领导一直没有找过我。感恩师尊的加持、保护!

肩负起大法弟子的责任

通过学法我知道了:一个生命的头脑中一旦装進“法轮大法不好”这一念,这个生命将来就会被淘汰掉。想到全国亿万百姓被谎言欺骗、蒙蔽,我的心里百感交集,可是不知怎么做。一天偶然看到从外边传过来一张有关法轮大法的传单,我就想办法去复印了一些发出去。没有资料来源,我买来复印纸自己写有关法轮功的真相出去发,用粉笔在电线杆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用彩纸自己写标语贴。又用寄信的方法给公安部门、乡、村等政府部门讲真相劝善,心里只想叫众生快醒悟,别被谎言毒害。

开始晚上出去做这些事情时,我丈夫为我的安全担心不叫我去,跟我生气,说:“你去就别回来了!”我没有被他吓住,可我回家时他真把门关了,我使劲敲他也不开,我前门敲不开,就去敲后门,他也不给开。他不开我就敲个不停,他没办法只好把门打开了。后来他看管不住我,就不再管了。

这时我们村还有十来个同修坚持修炼。有时需要大家配合发资料和做一些什么事,就要有人通知大家,我就主动承担起这个事,做我村协调工作。那时迫害那么严重,哪个同修的家属不害怕啊!有时我去同修家里传送信息,同修家属沉着脸,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只做我该做的。二十多年来,我一直这样坚持着。

师父嘱咐弟子要给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救众生。我们本地有位老同修非常用心,他骑着摩托车跑遍了方圆上百里的地方,摸清了哪村有哪村没有大法弟子。把没有大法弟子的村庄分成几个区域,画了张地图,再把我们当地同修分成三大片,每片负责十几个至二十几个村屯。这样,一行十几人夜晚骑着摩托车分别去发资料。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每次都跟大家一起去,几十里、百十里的地方都去。一路上大家背着师父的法,发着正念,心中没有怕,只想着众生能得救。

那时我只是配合发资料,大组有同修张罗。后来我们这个大组的协调同修遭迫害,我们负责的十几个村屯的事没人张罗怎么行呢?!我就与本村一位能上网、做资料的同修A商量给我们提供资料,使我们能继续给我们承包的那些地方的众生送真相资料。这些年来不知去发过多少遍了。而且每年的法轮大法日及“七·二零”、新年等日子我们都去那些村屯贴真相粘贴。

去年武汉肺炎爆发后,我们非常着急,我和同修A商量后决定:尽快制作“躲过瘟疫的秘诀”等相关资料发放给众生。晚上我们出去两组同修去发。可那时村村都封村封路了,路口都用大土堆堵住了,很难入村。我们就从车上下来,从土堆边上慢慢的把车推过去。村里还有巡逻的,我们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这样挨村挨户的把有关如何躲过瘟疫的真相铺一遍。开始时单张真相资料多,后来有了几种内容很丰富的小册子,我们又去发了一遍。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众生得救的希望。这些年来我总感到自己肩负的责任重大。二零一五年,我终于修去了等、靠、要的依赖心,在同修的帮助下,自己也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这样救人的真相资料我们可以自给自足了。

这些年风风雨雨走到今天,我深切的体会到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弟子身边。我们夜晚去外地发资料时,有时与同修走散,剩自己一人也不会害怕,就象在自己家院里做事一样。每次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们都能圆满的、平安的返回。

这些年中,我只做了一点点自己应该做的,与精進的同修没法比。特别是我还有很多执着心没有去掉。在今后的修炼中要多学法,向内找实修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叩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8/%E4%BB%8E%E4%BD%9B%E6%95%99%E5%B1%85%E5%A3%AB%E5%88%B0%E5%9D%9A%E5%AE%9A%E7%9A%84%E5%A4%A7%E6%B3%95%E5%BE%92-433360.html
1
分享 2021-11-09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党性就是魔性。退出中共组织(党团队)即恢复人性。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避免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1-09
  • 浏览: 3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