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说几句吧,顺便道个歉

前情提要: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43014
  一切的一切起源于我在11月15号那一天手贱点开了一个链接: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90305-international-japan-wasedachronicle-sterilisation/
  看完以后我的感受是:精神崩溃,恶心,反胃,想吐。感觉就像一个没受过任何训练的人看到分尸现场人的胳膊腿内脏被扔的到处都是,血流了一地一样,要说不留下点PTSD那是不可能的。
  我的一位瑞典朋友对此评价十分精确:disgust。
  上一次我感到如此disgust还是冯建梅那个事,所以我在上篇文章开头提了这个事。那件事也是我从小粉红转变为反贼的契机。
  我不懂什么高深的政治理论,也不知道胎儿到底有没有完整的生命权。我只知道冯建梅那张和孩子被放在一起的照片是我人生当中所见过的最残忍的照片。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被那张照片折磨着,而且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当我试图和周围的人讨论这个事的时候所有人都会义正严词地告诉我:“这是为了国家的发展,要是换了我也得这么做。你敢说中国不好,你是不是日本外务省收买的五十万?”
  所以我决定离开这个畜生国家和那帮畜生一样的人。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说家里是体制内的,条件还不错,就是想告诉你们我离开鸡国来到日本不是为了追求升官发财,纯粹是为了我的思想。我没种和贵匪正面对抗,也没那个胆坐牢,但我至少能以离开的方式表达我的抗议。而且我来到日本之后生活质量是下降很多的,我在鸡国的高中同学现在都在清北名校准备入党呢,人家才是真正的体制内天龙人。我还在日本读语言学校,前途都没有着落。但是我不羡慕他们,也不后悔,我相信我选择的道路是正确的,而他们不知道命运所赠送的礼物都是在暗中标好价格的。
  而我觉醒之后的一段时间呢,因为看了几部日本动漫,就逐渐对日本产生了好感,到最后就决定去日本。冯建梅那个事是我第一次了解到贵匪的畜生行径,之后又了解了很多,包括文革,土改,反右,严打等等。那个时候我就开始逐渐逃避,每天给自己洗脑:“到了日本之后就一切都好了,中国人的事,他们爱咋地咋地吧。”有人问我为什么不为文革等等的受害者愤怒。第一:谁告诉你我不为他们愤怒了?难道我提一个贵匪的恶行,必须得先把所有共匪的恶行先来个报菜名?第二:我了解这些事的真相的时候心理上已经逐渐疏远中国了,所以心理上没有和冯建梅事件一样的创伤。这就好比你也会为纳粹大屠杀的受害者感到难过,但其程度应该不会超过自己亲人出车祸,哪怕只是骨折的程度。(没有要诅咒大家的意思,只是举个例子。)
  所以为什么我对这个事件(鉴于受害人叫淳子,以下称为淳子事件吧)感到这么悲愤呢?有一位葱油说的是对的:因为这件事发生在日本。
  那个帖子下很多葱油骂我,因为我说了一句非常不应该说的话:“被北朝鲜绑架的横田惠都比这些被强制绝育的受害人幸运。” 我先道歉,我错了,对不起。
  我承认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想的就是要伤害日本人,因为我那个时候感觉之前自己所有对日本的爱都转变成恨了,觉得这个世界怎么可以是这个样子的?我一直相信日本是全世界最好,最尊重人权的国家呀。我一直相信日本就像动漫里一样美好,有人有什么缺陷的话一定是在同伴的帮助下一起实现梦想,给世界带来灾厄的精灵一定会被士道拯救啊。怎么到了现实当中你们就变成了北朝鲜第二了呢?淳子因为家里贫穷帮父母干活所以缺课比较多,成绩才不好,还要做女佣被女主人打骂,你们还不满足,还要毁了她的一生?所以那个时候我极其地悲愤,觉得自己真是瞎了眼选择了日本,觉得自己恨死日本人了。
  当然,事后冷静下来想想,葱油们说的是对的。从理智上分析,我也明白那个时代的人认知水平就到那个高度,我们不能用现在的道德水准要求过去的人。
  但是从情感上讲,我是真的接受不了竟然在日本,会有这种由政府一手主导的把一个无辜人的一生完全毁掉的事情。特别是这么晚近,很多受害者到现在还活着。(现在能一点点接受了,但当时真的是接受不了。)
  所以说,当时在精神崩溃(看吧,连正常人也会因为一些刺激而出现精神问题,就因为这个给人强制绝育是多么愚蠢啊)的情况下说了这句不该说的话,再次道歉,对不起。
  好了,我道歉也道完了,接下来我要批判一番了。
  那个帖子下面大量骂我的,如果你是被我cue横田惠的言论激怒了或者是单纯为我的共匪背景感到愤怒,OK,我可以理解,我活该,我认着。
  但如果你认为冯建梅事件或者是淳子事件都没什么大不了,甚至不能激起你心中的哪怕一丝涟漪,甚至觉得我小题大做,无病呻吟,那不好意思,我要告诉你,如果有一天你遭遇了共匪的铁拳,你可能会像看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看到一个像我一样的人。我可能除了为你说几句话以外也做不了什么,甚至我说的话可能还不如大领导的一个屁。但是有人说一句不那么畜生的话,总比没有好吧。
  在这里不得不悲观地引用一下徐思远的话:为什么共产党在中国的统治这么顽固?因为中国人当中的被统治者有着和统治者惊人一致的思维模式。
  那个帖子下面多少人义正严词地问我:“不给残疾人绝育,他们生的孩子你养啊。”
  就和我周围的人对冯建梅事件的看法一模一样。
  自己去查查相关的资料,有多少人是因为在学校里成绩不好或者是因为调皮捣蛋和同学打架就被认为是“劣等人”被强制绝育了?
  我想的是:“如果是我自己遭受了这样的无妄之灾怎么办?那些受害者就这么被毁了一生啊。”
  你们想的是:“我要是日本的官员,我可不愿意拿钱养残疾人。日本那么多人,毁掉几个算什么?”
  你们为什么总是要替统治者思考问题呢?为什么总是用国家,民族,集体这些抽象的概念和空洞的口号来遮掩一个个具体的人所受到的不公的待遇和终生伴随的伤痛呢?
  还有人问我:你又为反共做了什么?
  OK,我可以告诉你:我被封了五个支乎账号,你猜为什么?
  还不用说我在鸡国的时候,冒着被喝茶被举报的风险,用各种方法试图唤醒周围的人。
  当然啦,结果是狗屁用没有。我周围的人一个比一个拥护党的领导,就我一个反革命分子显得额外突兀。
  还有人问我:你为什么不为受害者捐款?
  给日本的残疾人和贫困儿童捐款吗?这个没问题,只不过我看了一下,都需要日本的信用卡。我听我周围的人说语言学校的学生还不能办信用卡(因为之前鸡国留学生逃单回国的事情太多)。等我明年上了大学,办了信用卡以后,会去为那些人捐款的。而且我会用自己的奖学金捐款。到时候我把收据发上来,现在先算欠着你们的,好不好?
  给反共事业捐款?别搞笑了好吗?你告诉我给谁捐?六四饭票党人?喜马拉雅联邦共和国?某真善忍练功组织?
  鸡国人自己搞的大大小小的反共团伙,不过是披着不同外衣的义和团和太平天国罢了。鸡国的未来在于文明世界的军事占领。
  还有人说让我给计生受害者捐款的。我觉得这些受害者需要的不是钱,而是长安街的每一根路灯上挂一个政治局委员的尸体。那OK,如果有一天,文明国家对鸡国开战了,我是愿意加入442团的。虽然我高度近视而且一千米跑7分钟,人家可能也不要,那我做做后勤也是好的,是吧。
  关于我提到的基督教的问题,我承认是我草率了。因为我总爱听裤论徐思远的节目,比较认同他的政治观念,看到这个事以后不自觉地就会往那个方面想。没想到和我想的恰好相反,我错了,再次道歉。
  我其实并不信仰基督教,但我还是相信有一个天上的国,我相信淳子小姐在那里可以做一个幸福的母亲。
  最后,祝大家蛋炒饭节快乐,记得吃蛋炒饭。
11
分享 2021-11-25

32 个评论

建議樓主每個議題分開討論, 混在一起討論不出個所以然來
例如一般宗教(非極端)本身就有很多爭議, 生育政策也是

A與B倆非常複雜的議題放一起就會複雜度暴增至少為 A×B, 少數會 A^B 或 B^A
人們通常會采用分治法來對付複雜問題

例如個案討論, 但冯建梅與淳子兩件事, 沒法簡單的作爲倆個案直接對比
淳子的事, 我個人雖覺得非常不妥, 但這件事走的是法律程序, 期間沒有逾越法律
冯建梅的事, 大陸沒有任何法律說可以扒房牽牛, 整件事情完全沒有法制可言
>> 建議樓主每個議題分開討論, 混在一起討論不出個所以然來例如一般宗教(非極端)本身就有很多爭議,...

题主他老人家这样的人唯一合适的地方当然是朝鲜。所谓二二八专治民小,大林叔的古拉格里挤满了中东欧小粉红。
支性未除,仍需努力。
不是反共便必然脱支的。
>> 题主他老人家这样的人唯一合适的地方当然是朝鲜。所谓二二八专治民小,大林叔的古拉格里挤满了中东欧...


人家亲口说想去菲律宾被毒贩叔叔宠幸
>> 人家亲口说想去菲律宾被毒贩叔叔宠幸

那我怎么能不资瓷呢
该回复谁最好还是到原帖去回复, 至少也@一下相关的人吧, 你这是准备写给谁看呢?

边看帖子边打字的, 比较潦草,见谅

同理心是好东西, 但是"虽然我什么都没有但我有良心呀, 你们反对我一定是冷血无情"的论调是真的不行. 

你 "冒着被喝茶被举报的风险,用各种方法试图唤醒周围的人", ??? 反共原来这么轻松啊, 但愿你不要把佳士事件中真正流血的人打成毛泽东再世吧.

哦你看不起法轮功和六四那帮人? 那我前面说的就是大概率事件了, 法轮功再怎么荒谬, 他们也是在为自己正在受迫害与曾经受迫害的同道出钱与流血, 六四那群人虽然大部分跑到纽约开餐馆去了, 但别人至少是曾经愿意流血的.

请问你现在或者过去, 有什么时候为反共这件事出过钱或者流过血? 什么将来开战, 将来的事谁都会说啊, 打字谁不会啊. 看得起看不起当然是要看现在和过去做过的事的, 说什么想什么将来要做什么都是虚无缥缈的事情. 

你嫌弃那几个组织逼格低了, 那我再补充几个: 世界维吾尔人大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这逼格够高了吧? 你对这几个组织有什么想法, 愿意捐钱吗?
每个国家都有黑历史,我觉得重要的是现在的人怎么面对。
另外提醒一下楼主,品葱网友共同点只是讨厌中共而已,但是反对中共并不能为他们其它方面的素养背书,更不代表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
你一个涉世未深的未成年人,还是要培养自己的判断能力,不要被带歪了才好。
看得出楼主是品行还算一个不错的人,但应该年纪不大,因此个人觉得葱友也没必要对楼主过于苛责。
不愿意同流合污,放弃优越的生活就是一个好的开始,这也是需要勇气的。虽然楼主对部分事情的看法,显然还带有共产党的教化,不用着急,慢慢来就是了,思维的转变是需要时间的。加油吧。
已隐藏
真看不下去了 🤬不友善用户
没人想看你的解释
能下意识把横田惠挂在嘴边的贵物有什么好多说的
还说生活水平下降了不少
是谁求你来日本了吗? 不用自虐了你可以回支那可以去朝鲜
日本没人求你留下来
随意
真看不下去了2 🤬不友善用户 回复 nmff
已隐藏
nmff 回复 真看不下去了2 🤬不友善用户
>> 典型思维,挂个道歉的幌子一边给自己洗地一边想办法喷人最重要的是模糊焦点,果然是找樱花妹被拒(怕...

我记得他老人家说过他人生的最高意义就是生孩子。其实如果为了这个意义的话根本不用去什么美国日本欧洲这么麻烦--煮肘他老人家在墙国当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几个老婆,孩子十几个了,从生孩子这个成就的角度比他可是强多了。
真看不下去了2 🤬不友善用户 回复 nmff
已隐藏
楼主,想在网络上赢得认同是很难的,因为人与人无法相互理解。

你用很多文字描写内心,你是一个敏感细腻的人,这让你很容易受到伤害,所以想寻求安慰,这并没有错。

但是,人和人之间的区别,比人和虫子之间的区别还大。你觉得很难接受的事,在其他人眼里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事。你觉得简直要崩溃的时候,在其他人眼里你可能只是显得有点沉闷,他人是无法知道此刻的你是多么煎熬的。

品葱上都是一些口头反共人,别管他们嘴上说的多么好。反共没有三六九等,只要不去支持共党的事业,不去做恶,就已经很好了。反共也不要求我们都成为圣人,我们只是一个个普通的,有自己欲望的,不断犯错的,不完美的人。反共也不是什么人生必须要完成的任务,只要你保持着身为人的尊严和对同胞的同理心,就足够了。

所以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不要苛待自己,去做你想做的事吧。
我一直相信日本就像动漫里一样美好,有人有什么缺陷的话一定是在同伴的帮助下一起实现梦想,给世界带来灾厄的精灵一定会被士道拯救啊。

看到这句话我就感觉你是个巨婴,看个约战这种卖肉后宫动画就觉得了解日本社会本质了?那你看速写者这种反资黑暗动画是不是要感叹美日都是人间地狱,必须要共产主义才能拯救了?一直抱着非黑即白的思想迟早会被统战。
真看不下去了2 🤬不友善用户 回复 Erewhon
已隐藏
已隐藏
这个世界一直都很肮脏。

比如说美国的反恐。几乎所有的伊斯兰恐怖组织都是沙特赞助的,但是沙特竟然是美国的盟友。土耳其也扶持了不少恐怖组织,土耳其也是美国的盟友。

这世界真的没有净土,韭菜不分国家,区别只是做中国的韭菜还是做美国的韭菜。

不怪中国人没有信仰、非常现实,因为几千年的历史经验告诉中国人人类社会有多操蛋,也就欧美的白左还很天真。白左虽然脑子里都是乌托邦,实际上也不过是被利用的红卫兵,最后也是输,背后的权贵们早就赢麻了。

反共这事美国也是看自己的利益,有利就绥靖,无利才反共,美国才不会真的管中国人的死活。有句话叫“洋人无不怀念我大清”,就是说清政府对内镇压人民,对外给洋人好处,洋人当然更喜欢扶持清政府,镇压太平天国之类的反清活动。

反共想成功,要等到中共自己垮掉,洋人才不会真的帮你反共,毕竟利益多多。即使中共真的倒台,新政权也不过比中共好一点而已,难道能好过美国?可是美国不也是权贵治国吗?想想就绝望。

华人反贼的感受是最直接的。因为讨厌中共所以来到了西方,没想到西方也是一样垃圾,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变成脑残白左。因此很多华人感叹墙外有墙,只不过中共的墙是看的见的墙,西方的墙是看不见的墙。

比较一下,西方还是比中国强太多,不是一个层次的。西方一直在出现阿桑奇、斯诺登这样的人物,总比中共有希望。目前绝大多数的中国人甚至不知道刘晓波是谁,真的是白死了。
>> 楼主,想在网络上赢得认同是很难的,因为人与人无法相互理解。你用很多文字描写内心,你是一个敏感细...

非常感谢,刚才和徐思远大哥聊了聊,心里已经没问题了,谢谢你的鼓励。
snowingnight 回复 Essex 黑名单
>> 非常感谢,刚才和徐思远大哥聊了聊,心里已经没问题了,谢谢你的鼓励。


徐裤子在反党人士中,也是不受欢迎的。

虽然在下认为徐裤子所认同的理念才是正确的。
但是,你一旦具备徐裤子的想法,那么在反党群里面,你很可能会被踢出去。大部分反党的都热爱中国文化,认为中国问题大部分在于中共。

总结一句话,小心华人反共的。他们可能只是抱怨自己为什么不是统治者。

品葱的德性也不足以建立闪电之城。看看品葱上某些关注很高的人,照样脑子里全是垃圾。我们的后代要是被这群人领导,那真是悲哀。

还有,有时候武力消灭粉红或者大中华胶也不是最坏的办法。刘仲敬早就看透了这些人一点希望都没有,才提出长痛不如短痛“核平”的主张。
本人并不支持核平。
题主我还记得你,你之前那个问题底下我刚好也有回答。

那个问题底下我也有留,不过在这里再和你提一下,去了解一下美国的巴克诉贝尔案吧,判决结果认为,为了保护国家及人民的健康,为智力受损者进行强制绝育手术并没有违反美利坚合众国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日本步入现代好歹还道歉了,这个案子到现在美国最高法也没有推翻哦。你要还是抱有之前那样的洁癖思维的话,估计你看完会又对欧美国家产生疑惑的。

你要记住:这个世界没有天堂,也永远不可能有天堂。

我觉得比较危险的一点就是有人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天堂,或者能够创造天堂。正是这么想的人才创造了共产主义国家,孕育出了各种极端的事件。

既然你是在日留学,会日语的话,我推荐你去看看abema最新的奥姆真理教事件纪录片。(https://youtu.be/_8pQ66czmes)

我觉得这个纪录片就很好的告诉了大家极端思想是怎么孕育出来的,为什么会有一批怀着崇高理想的人做出最残暴的事情。

很多初期开始有对中国不满然后去了国外的人和你的心态很相似,他们总觉得离开了中国外面的世界就是天堂了。直到发现有不合自己心意的事情,就擅自开始失望,觉得这个国家有问题。究其原因还是对人性太不了解了,中国人会做的事情外国人也会做,中国政府正在做的也是一些西方国家曾经有过的黑历史。

但是,西方国家经过这么多年摸索出来的宪政民主,可以好好的反省自己以前做过的不光彩的历史。可以逐渐的改正犯过的错误。

没有什么错误是不可以过去的,比起优生学这点黑历史,日本曾经搞神风敢死队啥的我觉得罪孽要更深重,优生学只是绝育,那玩意直接让活人去送死了,德国也搞过纳粹集中营拿人体做实验。大家不都过来了吗?能认识错误并改正错误这就够了。只要你不像中共那样翻了错误不承认也道歉还反手掩盖的,真的没啥,因为过去是过去也只是过去。

这里插一句,我觉得很多时候西方的转型正义没做好就是因为迟迟不肯原谅过去,导致问题就硬卡着过不去了。所以才冒出那么多极左要砸华盛顿雕像的,都是人在美国黑历史黑奴问题上硬是过不去,属于反省过头反出魔怔来的。

所以,那个回答里我才在强调,基督教精神里,除了发现问题需要忏悔以外,另外重要的是宽恕

忏悔不够,宽恕过度的典型就是中共。

忏悔过度,宽恕不够的典型就是西方极左。

我希望题主不要往这条道路上走,要学会和过去和解。
sjw 🤬不友善用户
已隐藏
人不中二枉少年

岁数大了,会了解悲剧才是常态,就会更加客观理性地思考,而不是诉诸感情。
日本情況不清楚,但大多數國家要開銀行賬戶都是要求當地地址而已
收費的人一般也不會要求一定得是credit card,説要刷卡的地方99%+用debit card也一樣能行
而debit card不能透支,所以銀行才懶得管你會不會逃回國呢
不要就聼「周圍人說」這種事情你去網上查一下,就算不在日本也能很容易查到日本人寫的面向在日留學生的銀行申請攻略
附帶一提很多日本網站寫都寫一定要日本發行的銀行卡,但實際上用別國的銀行卡有的還是能過的
可能是「不保證海外銀行卡一定能成功支付」的意思吧

然後言歸正傳
我也知道品蔥有很多日本版小粉紅,明明自己未必是日本人,卻在對日本的態度上類似小粉紅對中國的態度,容不得別人說日本一點不好的
本網站的幾個大手日版粉紅已經被你釣出來了快一半,恭喜
但要是你因爲動漫之類原因就擅自對日本抱了幻想又擅自失望,日本也很困擾啊
再説,要是看動漫看多了,也不難發現日本有些地方支毒很深。十部偵探片裏的警察有九部半都是死要面子只會宮鬥的廢物,十部校園漫裏有七八部都有校園種姓設定。哪怕是在虛構世界,日本也從來不是完美的,而且日本也不想把自己包裝得完美(還好如此,想包裝的都是些更爛的)
看了幾部動漫,也沒看得有多認真,就擅自產生幻想又擅自失望(「擅自把自己的期望强加於人再擅自幻滅」也是很多動漫角色在崩潰獨白的時候吐槽過的)
這就像你只聽了幾首單曲就喜歡上了一個偶像,後來知道偶像曾經吸過毒就擅自幻滅感到惡心了一樣,其實那偶像還唱了很多戒毒相關的歌,但你不知道是沒聽到還是沒認真聼
如果不想留在日本,那去別處也好。反正樓主自己的人生,怎麽開心怎麽來,後果也都樓主自己承擔。反正移民就像相親,最後還得看對眼,因爲可能要跟一輩子
但就是説,既然看了日漫就會對日本產生不必要的幻想又擅自幻滅,那建議樓主不要只看了好萊塢就以爲美國人都像超級英雄主角一樣富有正義感,然後只要口袋裏掏出點紙幣就能買二手車之類的。在樓主還沒看哈利波特之前我先忠告一句,英國沒有魔法部的
楼主,听老大哥一句劝,留在日本吧。这个地球上没有十全十美的国家,日本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不知道你喜欢哪些国家?一般来说,中国人最喜欢的就是澳美加新、英国、西欧。就拿医疗和养老来说,日本的医疗和养老完全可以把上述国家打得满地找牙。尤其是美国,如果你不能进大厂干码农拿高薪的话、或者不能当学富五车的博士留校研究或者进大科研机构或者公司的话亦或者你无法从中国带走一笔巨额资产的话,在美国生活几乎是在发达国家中最惨的了。对于你我这样的普通人,路边的野草野花,能有个稳定 的国家生活已经很不错了,还图啥?

有多少中国人想去日本都去不成呢,你就满足吧。不要学在日本的那些个中国人,成天心在曹营心在汉的。

给楼主出几个主意:
1. 不要再看动漫和日剧日影了。以前我也很热爱动漫和日剧,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越来越感到这些个玩意儿思维幼稚、情节可笑、牵强附会、胡说八道。
2. 多出去打打工,从便利店啊、送外卖啊开始做。人是群体动物,独处的人或者没工作的人久了自然就会变得乖戾。多和社会接触,你会得到一种意想不到的充实感和幸福感。
3. 多锻炼身体,早睡早起、定点吃饭、拒绝一切垃圾食品、烟酒类。只许一个月,立刻让你的内分泌得到很大的改善,人的精气神立马就不一样了。
4. 买几件漂亮的衣服时髦的皮鞋或者靴子,洗洗牙、做做发型。或者利用打工的钱买点男士护肤品,把自己打扮得漂亮的,整个人立马就自信了精神了。
5. 多学学习。日语一定要学好,平时多背文章,真不行跟着日剧背台词,这样会有很大的提升。如果想为以后就业着想,那就去尝试着学编程,掌握个吃饭的手艺,毕竟IT行业尽管累但是就业情况和薪资还是可以的。

人,想得越多往往就患得患失。做大事能成功者,反而往往是那些思维简单敢闯敢作的英雄好汉。
疯狂的蒋老师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条条大路通罗马,而有的人就出生在罗马。看了楼主的一些文字,在下也是忍不住写下自己的经历。
     珍惜当下拥有的一切。
     您现在在日本,已经肉身脱支,前面有一个帖子在下看了一下之后非常感慨,在历史的长河里,哪一个国家民族没有些黑暗残酷的历史呢,(不扯历史了)。关键是现在,现在国内的状况我想葱油们都知道了,同时非常感谢有品葱这么一个地方,让我们这些肉身还在支国,每天度日如年的人有了一个可以说话的地方,在墙内简直身边很少有正常人了,都被洗的要“今生不悔如华夏,来生还做中国人”“若有战,召必回”这种了,可笑的是有天我在一个吉利车上看到还贴了这条标语,唉,真是一脸无奈,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了40载,我觉醒的比较早,青年的时候父亲就被一个车撞的成植物人瘫痪在床,那人全责,却毫无办法,因为在异乡,那人的父亲有关系,应该是地方上有实权的官员,导致从医院,交警,法院,甚至保险公司都处处为难,最后就拿了个交强险赔的钱了事,可区区这8万元(那时候的强险),相对于我家里为我父亲看病保命花的钱相比,一点用都没有,一天在ICU要的1万多元,加上手术,药物,这一个事件导致家庭的命运瞬间到了谷底,我也被迫辍学去打工,从家里原来还有点钱的家庭,变成了在社会的底层的底层。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到了“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这话的含义,我简直是把能干的职业全干了一遍,从农民工,到销售员,到工厂上班,技术工人,做个小生意,做过游戏代练,做过小工,干过水暖装修,电脑维修。。。。。。
    在车祸这个事情里,在底层反复的挣扎里,让我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这个地方的不公和黑暗(并不是说没有好人)。这个时间段里也学会了翻墙,学会了独立思考,不被动的接受信息了。我深刻的认识到,这个国家的大部分人已经没救了,就像是电影里黄兴站在黄飞鸿身后拿着枪去打那些“神功护体”的白莲教的人时候说的话“没得救了,这些人都没得救了。”在这段漫长的时间里我同时也确立了人生的理想:“一定要肉身脱支”。
     可笑的是从我工作20年来到现在我已经40了,还没有做到,仅仅能做到的是照顾好我的父母,尽量的改善他们的生活。确保他们稍微好一点的生活,和预备看病的钱。
    前几年做部队医院的耗材(办公),见识到了高干病房的奢华,他们甚至中午吃个饭,能叫饭店送几十个菜过去,医院享受公费医疗的军队干部,开药能把医院里畅销的药物开到门诊上都没有,新来的院长系统里一查,一看那个表,最多的一个月报销了4万多,少的也1-2万,最后不了了之,这个军队医院就像是社会的一个缩影,年轻的护士一批批的来实习,漂亮的晚上出去玩,半夜军车送回宿舍,一旦攀上官,就正眼不看他人一眼,半夜这个医院就像是个猎艳场地,一辆辆的豪车还有军牌车送着年轻护士回宿舍(加班干活的时候次次看见),甚是壮观······,楼里每天都发生民众没钱看病只能停止治疗的种种生死离别的一幕幕,同样也是在院里,特权肆无忌惮,横行霸道。他们挥霍百姓的医保社保里的钱,他们享用权利天天醉生梦死夜夜做新郎。这个社会哪里不是这样呢?承接某村什么乡村振兴项目(里面分包的弱电)的时候,那些乡里的,镇里的,甚至是村上的不是也是这样,我妈都给我说,这个世界(墙内)一直都是这样,什么也没有改变。他们一直在奴役着这里的人,还把这里的人当傻子。他们就是要当韭菜的当神,当韭菜的一切。
   所以也不难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去考公务员了。这里的人,会为了突出自己处处给你使坏而不计后果,好处就是突出了他自己,这里的人,会为了你生活的比他好,而对你咬牙切齿的仇恨处处说你坏话,这里的人,能当面对你毕恭毕敬,转身就日你先人。道德水平高的底层人,有,但是很少很少,我几乎没遇到。(涉及施工,需要招农民工),再生活条件好点的,就是各种静好,各种炫了,他们都小心翼翼的守着自己的生活,不愿多说什么,只要涉及利益,必你死我活。再就是体制内了,就是用各种权力的霸道,用各种弄钱,弄很多很多钱。当然以上我写的仅仅是我遇到的一些人,不代表全部。(免得葱油喷)。
   这20年,从青年变成中老年,很是感慨,是啊,一切都没有改变,可是,这里能够改变吗?除非被殖民300年,或者被核平了吧,不然,难道去说服那些“神功护体”,“来世还做中国人”的那些人?我不是楼主那种与生俱来权利金钱加持的人,我20年的努力离我的目标还差很远很远,每一天我都非常煎熬,在完全不能说话的环境,顶多也就喝酒多了不经意间流露几句,第二天清醒了还很自责。我藏在面具之后,每天小心翼翼的去赚钱,小心翼翼的去和不同的人打交到,只为了能多赚钱离开这里去自由的民主国家,让自己的后代最好能移民,实在实现不了,也离文明世界近一些。时常在想,我还能够实现理想吗,我已不再年轻,要是我20时候能够有现在的心智就好了,可是现实很残酷,经过这么多年的四海为家,风餐露宿,我仅仅是达到了生活的基本需求稍微温饱罢了,看着身边这些开口赢了,闭口漂亮国的人,真是恨不得把他们捆起来再把他们嘴堵上,然后骂他个几天,让他们理解我的感受。
    我所经历的很平凡很渺小。希望楼主能感受一下吧,珍惜当下的一切,日本是多好的国家啊,真是羡慕,到目前我都在想要用什么方法能够去日本或者加拿大。钱也不够,方法也不够。我几乎每天固定的思考一小时的时间里,都想到这个问题,“要怎么去实现这个目标?”“要赚多少钱?”“要什么圈子接触?”
   这世界什么都没有改变,能够改变的只有自己。
  不是要强调什么观点,也不是要说服谁谁谁,只是说说我的经历罢了,一般在这里我也习惯只是看看,不多说话,因家人什么的都在墙内,也知道有多黑。
   今天5点起来,写了这么些,算是感慨吧。起来跑步,望着窗外,重度雾霾,没法跑。。。。。。
   “在黑暗选择黎明的人,黎明选择他为自由的风”
    与楼主和诸君共勉。
这个帖子下面的回复好歹没那么戾气了……楼主前一个贴的评论看得我怀疑自己回到了简中网络
楼上说日版粉红真的很贴切hhhh
不过说真的有些话话糙理不糙,不知道楼主你的年龄,但都离开了中共国我觉得你脑子要拎清楚,二极管思维是墙内特产,现实是这世界没有一个地方是完美的,天堂之所以叫天堂是因为在天上不在人间,你可以看看乌托邦是什么意思。这点你一定要搞明白,不然的话你去到哪里都会失望,不要把你的期待设得太高了,every saint has a past,考察一个社会的环境是看各方面的衡量、适不适合自己的性格和价值观,而不是它是不是什么都做得很完美就连过去都是洁白无瑕的,因为这真的真的不可能。
>> 题主我还记得你,你之前那个问题底下我刚好也有回答。那个问题底下我也有留,不过在这里再和你提一下...


谢谢,你说的很好
Essex 黑名单 回复 疯狂的蒋老师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 条条大路通罗马,而有的人就出生在罗马。看了楼主的一些文字,在下也是忍不住写下自己的经历。您现在...


共勉
大致阅览了一下新闻,淳子似乎是被她的雇主拉去诊断出智力轻度愚钝,然后被父亲草草签字同意后给绝育的。她既然智力正常为何连自己上手术台前都不知情?你的愤怒仔细想想其实很可笑。

智力残障人士没有独立民事行为能力,其监护人同意后才做的优生手术,程序上正当合法,哪里是政府强迫的?这个和当年中国全国的街道计生委挨家挨户搜查并强制执行的计划生育有可比性吗?
在当时的中国计生政策下 除非是已出生的孩子不能杀死只能开除父母的职务或罚款,只要孩子没出生一旦发现都会被街道计生委拉去强制打掉,即便是七八个月大的胎儿。你只要看到中国今天基层组织的防疫政策如何一刀切极端,就可以大致体会一下那个时代计划生育政策的疯狂程度。
Essex 黑名单 回复 nmff
>> 题主他老人家这样的人唯一合适的地方当然是朝鲜。所谓二二八专治民小,大林叔的古拉格里挤满了中东欧...

可惜你个小恐怖分子连张去日本的机票都买不起,只能在网上满口喷粪。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

发起人

Essex 黑名单

Winnie the Pooh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3-04
  • 浏览: 1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