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挺住了,立陶宛外交部称欢迎台湾设代表处立场坚定不移

尽管立陶宛总统瑙塞达(Gitanas Nauseda)4日接受广播电台Ziniu Radijas访问时说:“我会认为不是开设台湾代表处有错,而是以台湾为名有错,这件事我没被咨询过。” 立陶宛外交部长发言人今天重申,立陶宛政府欢迎台湾设立“台湾代表处”,此一决定“坚定不移”。立陶宛有议员批评总统发表可悲讲话。有评论指立陶宛总统将内部分歧公布于台面,有损立陶宛国家利益。中国官方今天敦促立陶宛纠正错误。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说,立陶宛外交部长发言人今天告诉中央社,立陶宛政府欢迎台湾设立“台湾代表处”,此一决定“坚定不移”。针对立陶宛总统瑙塞达(Gitanas Nauseda)的说法,以及外交部是否考虑变更台湾代表处名称,立陶宛外交部长蓝斯柏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的发言人库列绪叶内(Vytautė Šmaižytė-Kuliešienė)今天回复中央社询问称,此决定坚定不移。

据库列绪叶内表示,立陶宛政府期待与台湾发展商务、科学、技术与文化关系;立陶宛与台湾人民因共享价值观及奠基于创新的开放有活力社会而亲近,立陶宛政府期待双边人民有更多接触。她指出,支持民主与人权等普世价值是现任执政联盟订定协议的一部分,也是政府施政规划的重要内涵。

中国以“台湾代表处”获允设立为由,自去年夏天以来明显加大对立国的外交与经贸胁迫力道。不过,立陶宛在安全领域的重要盟友美国也相应强化对立陶宛的具体支持,并协调欧洲采取行动。

中央社说,瑙塞达与总理席莫尼特(Ingrida Šimonytė)、甚至外长蓝斯柏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传出关系紧张、沟通不良,并非最近才发生的事,但中国与台湾议题确实有“增添火花”的作用。瑙塞达与席莫尼特在2019年总统大选曾是竞争对手;席莫尼特虽未加入政党,但一向与蓝斯柏吉斯担任主席的“祖国联盟-基督教民主党”(Homeland Union – Lithuanian Christian Democrats)亲近。

据自由时报报道,针对立陶宛总统瑙塞达4日在广播节目中表示以“台湾”为名让台湾开设代表处是个错误,强烈影响立陶宛与中国关系的说法,立陶宛籍的欧洲议会议员玛尔德科涅(Aušra Maldeikienė)在推特提出批评,怒呛瑙塞达是“可悲的总统”。

瑙塞达4日接受广播电台访问时提到,他不认为台湾开设代表处是个错误,而是这个“名字”没有与他协调过。瑙塞达认为,立陶宛和台湾都可以开设不具外交地位的代表处,但代表处的名称显然是关键,对立陶宛与中国的关系产生强烈影响,“现在我们必须处理后果”。

针对瑙塞达说法,欧洲议会议员玛尔德科涅在推特甚至爆粗口怒呛:“我们可悲的总统瑙塞达,在中国共产党骂我们是‘狗’之后,他建议立陶宛要向他们卑躬屈膝。老兄,你他X的在干什么。”

据中央社说,针对立陶宛总统瑙塞达说,立国让台湾以“台湾”名义开设驻立代表处是“错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今天声称,认识到错误是正确的,但更重要的是采取行动,纠正“错误”。

中国外交部5日下午举行例行记者会,汪文斌在回答媒体提问时,作上述表示。据汪文斌称,认识到错误是正确的,但更重要的是采取行动,纠正“制造一中一台的错误行径”,回到“一个中国”原则上来。他声称,中立关系受挫的“是非曲直十分清楚”。为自己的“错误行为”开脱,无助于问题的解决,也无助于中立关系的改善。

汪文斌又说,中方“正告台湾当局,谋求台独分裂行径,必将以失败而告终”。

据中央社稍早报道说,立陶宛总统瑙塞达4日称,立陶宛外交部允许台湾以“台湾”名义开设驻立陶宛代表处是个“错误”。对于瑙塞达的意见,立陶宛外交部回应中央社提问表示,目前没有评论。

驻立陶宛代表黄钧耀则告诉中央社记者,未曾接获立国外交部“改名”要求;至于驻在国内部政治,台湾方面不便评论。

据立陶宛智库“东欧研究中心”(EESC)政策分析师、中国事务专家白瑞格(Raigirdas Boruta)接受中央社采访时说,立陶宛总理席莫尼特所领导内阁自2020年12月上任以来,与瑙塞达(前译诺赛达)即屡传关系紧张,近来瑙塞达更加强火力批评席莫尼特政府,但争执点仍多集中在内政。

白瑞格指出,尽管瑙塞达近期已数次公开强调在立陶宛对外事务决策及作为上鲜少获内阁征询意见,研判台湾代表处被迫改名的机率“非常低”。

据安全事务专家劳里纳维丘斯(Marius Laurinavi?ius)也认为台湾代表处不至于被迫改名。他向中央社分析,尽管瑙塞达与席莫尼特政府之间持续竞争,瑙塞达的台湾相关发言无疑挫伤立陶宛的国际立场;在立陶宛面临外部强大胁迫压力时,将对外事务的内部意见分歧搬上台面,显然有违总统在国际间捍卫国家利益的宪法义务。

劳里纳维丘斯指出,代表处改名并不会为立陶宛自中国换得任何长远利益,反倒会伤害与美国等重要盟友日益强健的关系。不过,中国议题目前在立陶宛十分敏感、容易激发舆论反应,不排除瑙塞达有意藉操作相关讨论提升自己的民意支持度。

据中央社说,根据立陶宛的政治制度,总统掌外交及国防大权。

在今天接受广播电台访问以前,瑙塞达曾表达外交部的对台及对中决策与作为欠缺深思熟虑、通盘考量,政府必须补偿企业界损失。不过,他也曾数次指出,北京不应反对台湾代表处设立,立陶宛依然遵循“一中政策”,与台湾发展经济、文化等关系是立陶宛的主权决定。

立陶宛总统的首席外交顾问斯卡伊斯洁利特(Asta Skaisgiryt?)则曾表示,台湾设立代表处并无问题,问题在细节,而外交部从未与瑙塞达充分研商台湾设处细节,直到问题发生。她最后一次作相关发言是去年12月,也就是立陶宛在中国市场遭遇强大非正式制裁时。

中国以“台湾代表处”获允设立为由,自去年夏天以来明显加大对立国的外交与经贸胁迫力道。不过,立陶宛在安全领域的重要盟友美国也相应强化对立陶宛的具体支持,并协调欧洲采取行动。

立陶宛国家广播电视(LRT)去年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支持政府对台、对中作为的民众约34%,没意见的约26%,不支持的则占4成。不过,数名专家曾向中央社分析,这样的结果主要应归因于立陶宛民众对台湾与中国议题的认知有限,特别是在外部恶意压力与内部政治竞逐多重交互作用的情况下,凝聚社会共识相对困难。

该报道说,立陶宛即将于2023年举行地方选举,并于2024年举行国会及总统大选。席莫尼特近日曾表示,有鉴于2023年起国内政治势必大受选举影响,2022年恐怕是现任执政联盟相对有条件专心施政的最后一年,政府有必要好好冲刺。立陶宛不少评论家也提醒,面对重大议题,行政首长屡次难以达成一致步调,恐非国家之福。
https://www.rfi.fr/cn/%E4%B8%AD%E5%9B%BD/20220105-%E7%AB%8B%E9%99%B6%E5%AE%9B%E5%A4%96%E4%BA%A4%E9%83%A8%E7%A7%B0%E6%AC%A2%E8%BF%8E%E5%8F%B0%E6%B9%BE%E8%AE%BE%E4%BB%A3%E8%A1%A8%E5%A4%84%E7%AB%8B%E5%9C%BA%E5%9D%9A%E5%AE%9A%E4%B8%8D%E7%A7%BB
13
分享 2022-01-07

35 个评论

😵,几百万人口的国家还要搞府院之争?
>> 😵,几百万人口的国家还要搞府院之争?


這就是民主啊,只有一個聲音的國家有多危險,還要我解釋?
德国-波罗的海商会什么态度现在,已经谈妥不打算撤资关厂了?还有气得上蹿下跳的卢卡申科,又岂会善罢甘休?

对于骑虎难下的瑙塞达来说,向中共示弱要被骂,对中共强硬影响到经济和民生还是要被骂,既然横竖落不得好,那么当初又何苦找骂呢?准备干完这一届走人吧。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725900

https://pbs.twimg.com/media/FIULBNFWUAU7bwu?format=jpg&name=orig
>> 這就是民主啊,只有一個聲音的國家有多危險,還要我解釋?

这不是民主,也这不是一个声音的问题!
这是分裂,这是两个行动的问题啊!
如果这个总统和总理关上门,在议会上同大家吵,吵完以后,别管结果如何,政府统一口径。这叫民主!
现在是这个总统和总理,直接裂开了,对外发表自己这一派的意见!这叫分裂!
你想想如果明天有人认为“一个声音太危险”,直接动工“核四”!你能将这种行为称为民主吗?
>> 这不是民主,也这不是一个声音的问题!这是分裂,这是两个行动的问题啊!如果这个总统和总理关上门,...


腦殘

下流賤民被中國洗腦文宣唬爛「中國好棒棒」



有新聞聯播能聽到中央還有一股反對派聲音「中國不夠棒」

前者就是只有一個聲音,下流賤民沒有別的聲音的渠道,
後者才能讓下流賤民「思考」中國是否真的「不夠棒」

下流賤民只想聽一種聲音?

那麼你就只剩下一種聲音可聽!

腦殘
>> 😵,几百万人口的国家还要搞府院之争?


一个健康的社会必须容许不同的声音存在,如果你觉得它刺耳,大可摆事实讲道理去反驳它。所以我一直希望品葱能提高点踩的门槛,点踩可以,但必须给出反对的理由。而为了避免决策时出现无人反对的情况,以色列人还发展出了一个“第十人理论”。

大部分智能决策的来源都是大量的碎片信息,信息量越大,做出的决策越合理,当你拥有的数据大到一个量级的时候,根据这些数据就有可能找到最优决策,这就是江湖盛传的大数据,以色列人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就琢磨出来了,现在一帮 IT 人还成天在哪 Big Data 神马的,哎……但是,就像解决任何一个谜题的早期阶段,不完整的碎片信息会导致决策者做出错误的或截然相反的判断,因为数据样本不够大,这时候就需要有人运用逆向思维从这些谜团中提出异议、找出真相。

基于以上考虑和历史上血淋淋的教训,在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又称赎罪日战争)之后,以色列国防部专门成立了一个机构,命名为 Red Team,号称魔鬼代言人,他们可以运用各种方式方法挑战情报机构做出的普遍假设,用来保证情报的准确性。这个机构就是那个第十人,不管前九个人的结论看起来多么正确,多么万无一失,他们必须提出异议,找到这九个人都错了的特例,并提供给军方进行评测。

这个机构的特点就是小而精,所有成员都具备学术背景,最重要的一点是可以不受限制的访问各类信息,上可抵将军,下可达士兵,他们收集并分析各类信息,寻找信息环各个节点的漏洞和错误,挑战一切假设和判断。他们的信条不是「He who dares wins(勇敢者才能赢)」,而是「He who thinks, wins(善于思考者赢)」。

这就是以色列的「Intelligence reforms(情报改革)」法则,后来被意译为「第十人理论」。
>> 腦殘

哎呦,就这点本事?
我错了。
没看出你塔绿班的皮肤下还隐蔽着一颗红卫兵的心——一言不合,直接把头上的“脑残”帽子丢给别人。
劝你一句,真没必要。你的“脑残”帽子扣谁头上都是你的“脑残”。
总之,你赢了。好不好?
>> 一个健康的社会必须容许不同的声音存在,如果你觉得它刺耳,大可摆事实讲道理去反驳它。所以我一直希...

允许声音,不代表允许行动!
这个总统和这个部长是有公开发言的实际行动啊!
如果他不是总统,他不是部长,他们愿意怎么说都行!但是作为总统和部长,作为国家代表还真就不能!他的发言会被看成国家的发言。
国家的发言,实际上就是国家的行动!
早说了是府院互喷………………
>> 这不是民主,也这不是一个声音的问题!这是分裂,这是两个行动的问题啊!如果这个总统和总理关上门,...


民主國家要看制度

立陶宛是總理代表政府
是多黨聯合執政
且最大黨與總統不同(總統無黨籍)

總統這樣突然跳出來代表,
被不同派的政府部長跟國會議員砲合情合理
>> 民主國家要看制度立陶宛是總理代表政府是多黨聯合執政且最大黨與總統不同(總統無黨籍)總統這樣突然...

我支持心平气和地交流。
也就是说其实立陶宛的国体就决定了,府院相争是立国常态。
如果总统一开始支持“台湾办事处”,那么很有可能总理就会跳出来支持“台北办事处”。
总统和总理直接互掐,最大的可能是党争——我反对你支持的(我支持你支持的,出了成绩功劳是你的;出来问题我也不能拿来攻击你)——争取自己在政府中有更大的话语权。
我要去唱 <波羅的海正在醒來> 歌詞 https://zh.wikipedia.org/zh-hant/波羅的海正在醒來

今天剛吹完(客觀評價)立陶宛消息就來了,  嗯哼, 我的自由業報真正積纍了.
趁熱再吹下大陸公民吧, 希望來個公民數大暴發啊我的業報.

曲子 13:20 秒前奏開始, 讓我們唱吧同時支持哈萨克斯坦和緬甸民衆.

[事後砍樹]立陶宛允許台灣設代表處?為什麼這個小國總愛硬剛強權?波羅的海三國的森林兄弟有多猛? | 說真話的徐某人 - 新·品葱

https://pincong.rocks/video/5549
>> 我支持心平气和地交流。也就是说其实立陶宛的国体就决定了,府院相争是立国常态。如果总统一开始支持...

心平氣和很好啊
我沒對你有攻擊性言語吧@@?


立陶宛這制度下,
半總統多黨制
其實總統權力不大

我剛剛稍微看了一下
總統主要是任命權

這次不太算府院相爭問題

因為府院多半指的是政府(行政權)跟國會(立法權)

現在其實是府院一起打總統,
滿有趣的www
>> 这不是民主,也这不是一个声音的问题!这是分裂,这是两个行动的问题啊!如果这个总统和总理关上门,...


谁说了算这个问题在民主决策中只能靠少数服从多数来解决,在立陶宛这件事上,总统与总理意见不一,那就得看议会支持谁,不是说总统和总理可以各自为政。重启核四需要大量的资金,中央不拨款你让新北市的行政长官能干什么,视台湾全民公投的结果如无物,那他的政治生命也到头了。

https://pbs.twimg.com/media/FITYrqlVgAA77Tc?format=jpg&name=orig
>> 这不是民主,也这不是一个声音的问题!这是分裂,这是两个行动的问题啊!如果这个总统和总理关上门,...


你可能太习惯中共那种内部讨论好后,就只能有一种声音的模式了,所以才会觉得这是分裂。

然而事实上,这就是建基于言论自由的民主政治的正常现象,就算是决定好的事情,不同的官员、议员也还是能持续对这件事提出看法,而且不用担心因此受罚。

也因此才能保证,掌权者会一直被质疑挑战,被监督制衡,甚至能够及时改正其政策的方向。

而不会像极权国家,例如中共那样,说要封城就封城,不能质疑这个政策是否有误,也不能发现政策是错的之后快速改正,只能一路走到黑,走到祸国殃民了还不见得能改。

而你举的——有人认为“一个声音太危险”,直接动工“核四”
则已经从"发表言论看法",变成直接"不经讨论做出行为"了。
基本上并不适用于此,请不要企图鱼目混珠,蓄意偷换概念来误导他人。
已隐藏
>> 这不是民主,也这不是一个声音的问题!这是分裂,这是两个行动的问题啊!如果这个总统和总理关上门,...


都“统一口径”了,还“民主”呢,你可别脏了民主。

你国习包子和李克强倒是特别统一,普京和米舒斯京特别统一,朝鲜金正恩和金德训特别统一,肯定都是合你口味的“民主”吧?
>> 你可能太习惯中共那种内部讨论好后,就只能有一种声音的模式了,所以才会觉得这是分裂。然而事实上,...

你也承认“不经讨论(其实经过不经过讨论不重要,经过讨论也不能直接按自己想法行动)做出行为”不是民主——那总统不“不经讨论直接公开发言”就是民主了?
这两个行动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 你也承认“不经讨论(其实经过不经过讨论不重要,经过讨论也不能直接按自己想法行动)做出行为”不是...


发言只是提出看法,并非实际行动。

他们有做出任何"实质上的行政命令或政策改变"吗?
这个才叫做行动。

若是因为所处位置的发言就成了行动,那全中国早该去"通商宽衣"了,毕竟这是主席说过的话,照你的标准要当成行动。

请不要企图鱼目混珠,蓄意偷换概念来误导他人。
>> 都“统一口径”了,还“民主”呢,你可别脏了民主。你国习包子和李克强倒是特别统一,普京和米舒斯京...

重要的是行动,重要的是行动,重要的是行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否则你就没有理由阻止支持“核四”的人直接行使他们的民主权力,开始建设“核四”!

当然如果你只把一国总统公开发言当成总统个人的自由言论。
你赢了!
>> 发言只是提出看法,并非实际行动。他们有做出任何"实质上的行政命令或政策改变"吗?这个才叫做行动...

哦,既然你仅仅把一国总统的公开发言当成总统的自由言论。我还能说什么!
我只能说——“你我公开发言明天建立台湾国”同“小英同学公开发言明天建立台湾国”,真的不一样。
我个人觉得小英同学还真没有公开发表“明天建立台湾国”的自由。
>> 重要的是行动,重要的是行动,重要的是行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否则你就没有理由阻止支持“核四”的...


感覺你是不是腦子怪怪的⋯⋯

在你的說法中「總統」就好像國家的「化身」
不能有自己的想法與立場,只能當國家「木偶」
因為人民都要看著「木偶」才不會行差踏錯
而操作「木偶」的人必須步調一致,才不會讓「木偶」同手同腳…..

總統不能因為自由意志發表自己的看法

必須等國家正正的主人:比如偉大的中央領導小組作出決議之類的,才能去廁所上大號….
>> 这不是民主,也这不是一个声音的问题!这是分裂,这是两个行动的问题啊!如果这个总统和总理关上门,...

同一個黨派都會有人有不同意見,更何況不同黨派的人
你如果多看牆外的新聞就會知道意見不同甚至隔空放話都是相當常見的事
如果你非要認為對外一個聲音才是民主,那還是回貴枝享受你的全過程民主吧
真是的,潛水這麼久都被你炸出來了,我看你跟本就是來找碴的
>> 哦,既然你仅仅把一国总统的公开发言当成总统的自由言论。我还能说什么!我只能说——“你我公开发言...


“你我公开发言明天建立台湾国”同“小英同学公开发言明天建立台湾国”

事实上还真是一样的,只要我们和小英同学都"仅止于发表意见",而未有"真正的发布行政命令或执行这个政策"。


对了,你"通商宽衣"了吗?你"热干面加油"了吗?
你可要把主席说过的言论当行动才行,毕竟这是你的标准。


请不要把发表看法混淆为做出实质行动,
并企图用这种鱼目混珠,蓄意偷换概念的方式来误导他人。
>> 哦,既然你仅仅把一国总统的公开发言当成总统的自由言论。我还能说什么!我只能说——“你我公开发言...


人家的制度就是可以接受,總理和總統不同調啊⋯

你到底在發啥癲?

總理-總統制 編輯
總統提名總理和內閣須諮詢國會、得到國會的同意或依慣例任命國會最大政黨領袖為總理,內閣與總統互不隸屬,當兩者分屬不同政黨時總統將喪失部份或全部的權力。當兩者屬同一個政黨時總理將喪失部份或全部的權力。只有國會有權撤換總理和內閣,但總統有權解散國會。實行國家如下:

阿爾及利亞
布吉納法索
維德角
剛果民主共和國
東帝汶
埃及
法國[註 1]
俄羅斯[註 2]
海地
立陶宛
馬達加斯加
馬利
蒙古
尼日
北賽普勒斯
波蘭
葡萄牙
羅馬尼亞
聖多美普林西比
斯里蘭卡[註 3]
突尼西亞
烏克蘭[6]
>> 这不是民主,也这不是一个声音的问题!这是分裂,这是两个行动的问题啊!如果这个总统和总理关上门,...

分裂就分裂唄 只要所代表的利益談不攏黨派分裂又不是見不得人的事,非要委屈所代表選民的利益和民意強行統一口徑消滅異見份子與共產黨何異?要真達到完全統一口徑,德國納粹、中共和朝鮮歡迎你
>> 谁说了算这个问题在民主决策中只能靠少数服从多数来解决,在立陶宛这件事上,总统与总理意见不一,那...

我受够了,都没抓住重点啊!
立陶宛已经把“台北办事处”改成了“台湾办事处”,可见经过民主讨论,立陶宛是支持这件事情的——如果没有经过民主讨论,当时就改不了,而且想来台湾也不会要这种独裁的认可!
那么既然政府已经达成了统一意见,这个总统不同意,可以走正常的途径——按你的说法,去去议会看看议会支持谁。在议会上,总统面对议员们,阐述自己的观点,认为改名是错误行为,这没问题。你直接无视议会,公开对外发表这种朝秦暮楚的言论,先斩后奏,损耗的不是立国的国际声誉吗?
我再明确我的看法,总统的这种行为就是赤裸裸的党争,同民主没有一毛钱的关系——现在说以“台湾”为名是错误,去年改名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跳出来,你家没有电视还没有手机吗?这事你能说不知道?
我有理由怀疑,他是看到一部分立国人民受到影响,可能对政策不满;他跳出来期望能获得者些人的支持!
我就奇了怪了,怎么这么多人为立陶宛总统洗地?他有什么好洗的?无视国家的民主决议,为了一己自私胡言乱语——这都能被包装成民主?再民主也不是这样民主啊!
最后——借宝地说一下,不是针对J君——部分塔绿班,看清楚了,他卖的是台湾啊!你们这也要洗?
>> 我受够了,都没抓住重点啊!立陶宛已经把“台北办事处”改成了“台湾办事处”,可见经过民主讨论,立...


你才真没抓住重点

把“台北办事处”改成了“台湾办事处”——这是"实际的行政作为",是民主运作的结果。

总统事后发表不同看法——这是他的"言论自由",也是民主机制的一环

由于他"仅止于发表看法",而没有实际影响或改变已经进行的实际行政作为,所以并不会损耗国际声誉,毕竟民主国家都明白且不断进行着这些机制。

反而是"把签署的联合声明当历史文件"以及"辱骂式的战狼外交发言"才会损耗国际声誉。

总统能发表看法,其他人当然也能反驳他的看法,这样立陶宛的人民、议会也能再次思考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

而至今未有任何政策上的改变即是代表,他们依然认为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

强烈怀疑
你一直刻意把"发表看法"混淆为"做出实质行动",
并不断地否定民主的基石——"言论自由"与"监督执政者"这两件事,
最后还拿"仅止于言论"的事,来刻意放大成台湾要被出卖了,
并且使用带有特定政党色彩的"塔绿班"这个词,
是不是有什么用心?
>> 这不是民主,也这不是一个声音的问题!这是分裂,这是两个行动的问题啊!如果这个总统和总理关上门,...


民主國家只有一種情況會統一口徑

那就是戰爭

如果來台灣看就知道
兩黨互相嘴砲
那才是日常

誰跟你統一意見???

我是投票給你去統一意見的嗎???

去國會裡面爭搶我的權利
就是我投票給你的原因

政治就是分蛋糕的藝術
民主是百姓用選票選擇幫忙分蛋糕的人的制度

我的選票是要給為我爭取最多蛋糕的那個人
這才叫民主

幾百萬人有幾百萬種聲音
統一意見才真的是一個怪事情
>> 这不是民主,也这不是一个声音的问题!这是分裂,这是两个行动的问题啊!如果这个总统和总理关上门,...


支那猪差不多得了,别把支那共产党那一套当成真理,还鸡巴分裂,是不是还希望收回台湾啊
>> 我受够了,都没抓住重点啊!立陶宛已经把“台北办事处”改成了“台湾办事处”,可见经过民主讨论,立...

哪怕已經拍板.還是要讓反對的聲音能發聲而沒有安全疑慮.這才是民主.這才是言論自由歐.
我們可以提出要他尊重決議結果.但不是拍板了.就表達反對意見都抓起來.
>> 哦,既然你仅仅把一国总统的公开发言当成总统的自由言论。我还能说什么!我只能说——“你我公开发言...


Hmmm大家都在骂你,但我觉得你说的有些应该是对的,不过还是要看领导人的这个"公开发言"具体是怎样的。
比如拜登用他私人的但是有很多粉的推特说,明天对中国宣战,是会产生一些影响,媒体都会报道,有人会骂他或者赞赏他,然后估计什么都不会发生。
如果他用认证的那个总统账号发言,那他应该是违规了,因为国会并没有做出这个决定。
如果拜登在街上突然郑重其事地发表讲话说对中国宣战,大家也会去看这个有没有国会之前讨论和决定的支持。
总结一下,总统自己发言,确实会产生客观后果和影响,比如被一些国家和媒体利用,但是一旦大家发现他说的只是代表他自己的观点后,他说的产生不了什么效力,所以也不会怎样。
>> 这不是民主,也这不是一个声音的问题!这是分裂,这是两个行动的问题啊!如果这个总统和总理关上门,...


这是显然不了解什么是民主。民主社会没有绝对的对或错。民主社会只有两件事,合不合法,支不支持,不管你是总统还是乞丐都一样。 如果不合法,走司法程序。如果没有违法,就只有支不支持。这就是为什么立法,执法,司法必须独立。 作为政治人物,你觉得他混蛋,就不给他投票,如果绝大多数人都觉得他混蛋,就可能弹劾让他立刻滚蛋,就这么简单。不存在他做的对不对,能不能,有没有这个自由。这些用词本身其实就不是民主社会的准确用词。

就象你说小英同学没有台独言论的自由,这个用词其实就不准确,什么叫有没有这个自由。正确的用词应该是法律上允不允许,小英同学在法律上是不是被允许台独言论,这个我不知道,这要看台湾的法律。假如在法律上被允许,也不等于她就会去做,因为法律允许不等于没有后果。 就象假如说法律允许你骂人,但不等于你骂人就没有后果,你骂完人可能就被人打了,虽然打人者违法,但不等于你不会被打,在你行使你骂人这个法律权利,你要自己掂量一下是什么后果。小英也是一样,她无论说什么,先看合不合法,再看别人是否支持和有什么后果。

另外,在民主社会,分裂也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分裂是否在所有民主国家合法我不知道,但大多数国家一定是合法的,但别人支不支持你分裂的言论,那就是另一回事。 也许你因为发表分裂言论被人打了,这是自己需要考虑的,即使法律上是保护你这个权利的,打人者会被司法制裁。
>> 这是显然不了解什么是民主。民主社会没有绝对的对或错。民主社会只有两件事,合不合法,支不支持,不...

既然讲法律,我还真查了查立陶宛的宪法。想看看,立陶宛总统有没有分裂政府的“民主权力”。
可是至少在外交政策上,他没有。
根据《立陶宛宪法~第六章 国家总统~第84条~第1款》之规定:(立陶宛)总统决定外交政策的重要问题,与政府一起执行外交政策。
如果按照你的意思,立陶宛总统“独走”执行外交政策的行为是一种民主行为;那么立陶宛宪法就是一部不民主的宪法了?
發飆什麼?

不就是總統跟外交部還有總理意見不一不是嗎?

五權分立的情況下,這種事情常有啊。不然要五權分立幹嘛?我要個只會聽黨的話總統幹嘛?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千悔万恨方自醒,只怨我非前线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1-08
  • 浏览: 5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