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公交车遇到的两件小事

事件一:

某一线城市,昨天去眼科诊所检查,做了散瞳,出来后我看东西非常费力。有经历的人应该都知道是什么感觉。

上了一辆公交车,我刷了卡测了体温,上车乘客只有我一人,我正要往里面走,司机叫我出示健康码。

(由于不常坐公交车,我不知道此时需要出示健康码。常坐也没用,因为出示健康码的要求是不定期的,常常是今天要看明天就不用)

我感到抱歉,于是我迅速拿起手机,屏幕一片模糊,我什么都看不清。此时司机并未准备开车,等着看我的健康码。

我辨识着模糊的轮廓再结合记忆,打开微信,切换到小程序,但是载有健康码的小程序在里面哪个位置,就没法记忆了。

我回头看了一下前排的乘客,都是大爷大妈。我也不敢往后面走去寻求后面乘客的帮助,此时司机仍在等着我出示健康码,没有关门也没有开车。

于是我把手机拿到司机视线前方,屏幕对着司机,这样他一眼就可以看到健康码在哪。

我说,麻烦你能不能帮我看下健康码在哪里,我刚做完眼睛检查,看不到东西。

司机冷冷地说,我不看,你自己找。

我没办法,只好把手机贴近自己的眼睛(也没用),艰难地摸索着找到一个健康码,给他看了。

然后司机才开车。

事件二:

有次去东北某省会城市出差,我第一次去不知道公交车是多少钱,因为全国省会公交车价格都不一样,有的一块有的两块。

于是我问司机,你好,一块还是两块?

司机说,你自己看看。

我一头雾水,要我看什么?只好顺着他目光的方向找,终于弯下腰在很低的位置(因为我已经上车了),找到几个并不醒目也不大的字,一元。


这两件事,其实都可以归结是我自己的错,因为我没有提前思考提前研究是否需要健康码,也没在上车前火眼金睛仔细寻找哪里贴着乘车价格。

但我想说的是,这两个司机,宁愿说更长的句子,花更长的时间等待,浪费全车人的时间等我一个,只为了这么一点点芝麻绿豆的小事。明明他们只需要说两个字就可以帮到我,他们还是选择更麻烦、更没有“人味”的方式。

且不说对别人的态度了,只要不是特权阶级,在中国有谁没被保安、警察、公务员、老师、领导、客户、各种底层人士或非底层人士像训狗一样训过的?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个,只是说,明明不用花费任何力气帮你,连举手之劳都算不上,他们就是不帮你。
42
分享 2022-01-10

55 个评论

没错  就是缺少“人味”
我个人也是这么觉得的
和墙内缺少人文教育非常有关系
所以导致每个人的“戾气”都很重
生活在这种环境里真的没什么意思
刘阿姨所说的【散沙化】【原子化】估计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了。

如果你给这两个司机说:“美国亡我之心不死,我中华民族应该团结起来对抗邪恶美国”,我估计他俩又会高潮,然后高喊【中华民族团结万岁】【中国必胜】之类的话。

我来以君子之心度一下小人之腹,估计他俩是这样想的:“你问我多少钱我就得回答?你要我给你弄手机我就弄?我是管这车的,你们不得听我的话?我叫你们出示你们就得出示?至于你用什么方法我不管。”

没错,最后一句话是领导的常用语,但是公车司机已经习惯了被无视,被低看的生活,那么即便是小小的公车上,自己作为一车之主的权力都要充分用起来,否则就是亏了。

以上只是我作为一个相对正常人对桂枝原子人的揣测,由于物种差异过大,不具有任何参考性。
>> 没错  就是缺少“人味”我个人也是这么觉得的和墙内缺少人文教育非常有关系所以导致每个人的“戾气...


这样的人民,还有人相信中国人早晚会起义推翻共产党,我真的会笑出腹肌。是觉得戾气重所以很容易起义吗?革命的必需前提并不是勇猛,而是对别人有爱有关心。何况戾气跟勇猛是两回事。
>> 刘阿姨所说的【散沙化】【原子化】估计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了。如果你给这两个司机说:“美国亡我之心不...


其实我并没有要司机帮我操作手机,我已经打开小程序,我很确定健康码APP就在当前屏幕的某个位置上,只要他看一眼告诉我就可以。假设我是递手机给他,他不接,我是绝对可以理解的(我也并不会做这种事去麻烦别人)。
>> 其实我并没有要司机帮我操作手机,我已经打开小程序,我很确定健康码APP就在当前屏幕的某个位置上...


你应该这么想,司机作为底层人士,一个月两三千块钱,弄不好加班还没有加班费,能给你好脸色才怪。尤其是本地人,自己赚钱少,亲戚朋友混得好的一大堆,自然会变成这种性格。

一个人对外界的态度,主要来自自我认知。如果他觉得全世界都欠他的,态度自然跟狗屎一样。国内两三千人民币而服务态度好的,大概跟国外收入两三千美元而服务差的,比例上差不多,都是少数。
幫了你就像是聽了你的要求而去做事,在他們的角度就是自認了作為比你低級的人

因為低級的人才會聽高級的人的話而去做事

只有上級才可以命令下級

一個路人我為什麼要聽你的要求給你做事?


就像遇過中國人在路上看地圖,本著熱心本地人的心態,上前問他們有什麼要幫嗎?
要去哪嗎? 可以幫你指路
結果他們連忙SAY NO,一臉就是我要坑他們的樣子


雖說歐美也有不少人借幫忙帶路然後拿錢,但至少遇到的歐美人種都有一說一,不會一臉覺得你的好心就是來騙


人民行為的確就是國家風氣的體現

在日常都這種人的地方生活的確是會不開心
有机会去台湾感受一下台湾公车司机的礼仪

经历过的人会更加坚定要共产党滚蛋的决心
典型的国企人格 沦陷区进了编制都是这个样子
无论工作情况怎么样 只要跟我无关的东西我一律不管 即便会影响到工作 只要不是我的错我就不管
国内公交车司机普遍素质就是这么差,还疯狂喜欢按喇叭,我不知道他们难道不按点抵达站台会被扣奖金吗?
中国是一个Failed Society 人与人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 在正常世界这种行为不可思议 尤其拒绝帮助一个“残疾”人 有一次我的眼睛出了问题 从医院出来发现忘带钱了 但是要做公交回家 跟司机说了一下立马让我免费坐车了
中国人永远都是刀子落不到自己头上不觉得疼。你的眼睛看不见了,但是关我什么事?——典型小市民心态。
就像西安发生那么多奇幻事件,大部分中国人还是不太会care,反正也没有实际性影响到他们。
我有一次去中國某大城市.因為第一次去.對環境完全不清楚.
看到路邊電動車上坐一個男子.我就過去很客氣笑臉地問路.
"不好意思.請問某某路怎麼走."
這次我記憶深刻.因為我這輩子從沒遇過這種反應.
他就惡狠狠地瞪著我.一句話也不說.真的是惡狠狠.絕對不誇張.
好像我跟他有仇一樣..我非常不解.不知道哪裡得罪他了.回國後依然疑惑.
他的眼神.看得出來不是有智力障礙的.
>> 我有一次去中國某大城市.因為第一次去.對環境完全不清楚.看到路邊電動車上坐一個男子.我就過去很...


他女朋友让跟你有同样口音的人绿了!
>> 他女朋友让跟你有同样口音的人绿了!

這是目前為止.唯一合理的解釋了.哈哈
你有困难,他有苦难。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第二个例子。 理直气壮的大声回答。 对不起我眼睛不好, 刚去过医院,看不清,我是外地人,请你告诉我,票价是多少。
这个你们东北的司机会告诉你的。如果他依然对你粗暴无礼。 你可以投诉他, 其他的乘客也会主动站出来帮你。 这是你们的东北和关内的不同,特别是省会城市。 我深有感受。
中国人就这样,非常冷漠,其实有时候自己也这样。记得有几次景点叫人帮忙拍照,男的,说如果是女的就拍,男的就不情不愿的样子。还有中国为什么公务员这么吃香,因为公务员不但有灰色收入,还有社会地位,可以吆五喝六,民主国家的公务员为什么不吃香,因为他们是真正的公仆,老百姓只要占理,想骂就骂,就算不占理,大部分时候只是骂的话,也只能挨骂。更别提新闻媒体公众的监督权了。
海伦 🤬不友善用户
中国人对陌生人是非常冷漠的,他们对自己的亲戚朋友会表现得热情,因为说到底熟人之间是可以互相交换利益的所以对陌生人的善意才是没有回报的真正善良。我在国外生活常常能感受到陌生人的善意,这让我觉得温暖。国内却常常令我寒心,连回国休假的短期时间都会碰到各种类似楼主描述的这种人。
原子化社会。好人无好报,不信任就会充斥社会。
对于某些人而言,除了自己,所有人都是竞争对手(敌人),为何要帮你?
>> 我有一次去中國某大城市.因為第一次去.對環境完全不清楚.看到路邊電動車上坐一個男子.我就過去很...


有次我在小区里搬东西,这东西有点大件。
在楼下垃圾投放点,碰到开着垃圾车来运垃圾的年轻小哥。这小哥我前一天还跟他说过几句话,他知道我在搬家,叫我把不要的鱼竿留给他(但并没有表示任何谢意,也不是请求,而是命令式的,但因为我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我对此非常习惯)
我就很客气地问他,小哥,这东西放这里行不行。
他头也不抬,像没听到。
我在原地站了几乎有十秒钟,准备走开。
他突然像被人捅了肛门一样,整个人弹了一下,尖声大叫“干什么”

这小区是中国前几名地产商负责的物业,并不是破烂的小区。

老实说不只你不理解,我也不能理解。不知他是PTSD,攻击型人格,坏人,情绪崩溃,被害妄想症,还是什么。
看着帖子,怎么感觉都是没经历过铁拳爆锤的呢,应该说是连一点社会都没经过。国人有句话,叫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正常的。现在这个风气和道德观就是这样的。大家在这个风气下面,不愿意给予别人帮助,就是一个普通的社会现象。可是帖子里的好多人,不去是谴责这种现象及其原因,而是去针对个体或者某些群体,甚至把极少数的个人行为,给套在某些群体当中。例如“他的眼神.看得出來不是有智力障礙的.”我相信你不是每次都遇到这种情况吧?如果大家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是这样的,不就是正中ccp的下怀吗?错的都是你们这群人,你们某些人,某地区的人。补充一点,我在寻求帮助时候,大多数时候别人还是愿意给予帮助的,那我是不是就可以说国人都是热心肠,人与人之间都是互助互爱的。肯定不是这样的,我也在感觉到人与人之间,越来越冷漠。为什么人与人之间会越来越冷漠,原因肯定是非常复杂的,我想其中有这么一点,这些年来,媒体的大肆渲染,什么帮助别人,被别人讹了这种事情,人们接受这种资讯多了,加上自己的境遇,自然对于帮助别人这件事,不愿意做出反应,也是自然而然的。还是要相信这个是世界是有善良的存在,要不然就正中ccp的圈套了。有一次下大雪,一个老太太摔倒骨折了,路人打急救电话,急救车迟迟不能来,路人有的从车上拿坐垫,给老太太盖起来,垫身下,有的给拿热水袋,有的陪着说话,或者驻足围观。对于老太太来说,在当时她一定能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善意。还要补充一点,看到好多人的回复,感觉到好幼稚,例如“这小区是中国前几名地产商负责的物业,并不是破烂的小区。”,前几名负责的物业,一定代表物业服务就好吗?还是前几名的物业,代表一定不会遇到垃圾人?所谓的反贼要是都是这种素质,确实挺搞笑的。对于回复的有些人来说,最高效的解决方法,就是想办法,离开这个社会,当啥反贼啊。反贼也要有一点水准,也要讲基本法的哈!
坐标某东南沿海城市,在十几年前你如果操着一口北方或河南安徽口音,又穿的土里土气,来这边问路,理都没人理你,还会有人嘲笑你乡下人路都不认识,但要是你是老外,马上一堆热心市民给你来指路,有的还会帮你护送到目的地
感谢你写了一大篇,但看不懂你想表达什么。是跟“如果你觉得你的祖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它”一样的意思吗?

看着帖子,怎么感觉都是没经历过铁拳爆锤的呢,应该说是连一点社会都没经过

请问你这个结论怎么得出来的,以及你这句话跟你的下文有任何关联吗?

国人有句话,叫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正常的。现在这个风气和道德观就是这样的。大家在这个风气下面,不愿意给予别人帮助,就是一个普通的社会现象。

所以呢?谁不知道这是个社会现象?你想表达什么?所以这个现象是合理的?

可是帖子里的好多人,不去是谴责这种现象及其原因,而是去针对个体或者某些群体,甚至把极少数的个人行为,给套在某些群体当中。

你又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楼上的回复只是在讲述碰到的事情,针对个体或针对群体是什么意思?哪里针对谁了?套什么了?还是你觉得不能透过个体的案例来批评中国人?有句话叫“窺一斑而知全豹”,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

你要讲述人谴责什么现象和原因?是不是我只要分享一点经历就要把它写成反共论文?

我相信你不是每次都遇到这种情况吧?如果大家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是这样的,不就是正中ccp的下怀吗?错的都是你们这群人,你们某些人,某地区的人。

首先纠正你一点,中国不是世界。我发现中国人非常频繁非常轻易使用“世界”这个词,比如微博贴吧每当有人被铁拳锤了,发出来的自怨自艾的文章,不是抱怨中国而是抱怨世界。经常用“这个世界不会好了”“这个世界这么冷酷”之类的词句。即使你不敢说出中国这两个字,也请不要用世界代替中国,谢谢。世界没有这么小。

第二,我当然不是每次都遇到这种情况,所以我不可以说出来?我还是看不懂你想表达什么。还是说我在讲述这两件事的时候,必须再讲一些我受到别人帮助的事情?那我是不是应该再多讲一些我被拒绝帮助的事呢?然后我是不是要再讲更多我受到帮助的事情?再然后我是不是应该再讲更多我被拒绝帮助的事?

补充一点,我在寻求帮助时候,大多数时候别人还是愿意给予帮助的,那我是不是就可以说国人都是热心肠,人与人之间都是互助互爱的。肯定不是这样的,我也在感觉到人与人之间,越来越冷漠。

你当然可以有你的观点,但你为什么会要求别人也按照你的思路来发表看法?

有很多回复的人其实是把在中国的遭遇跟在国外的遭遇做对比,不知你有没有发现这一点?

老实说,我去过很多国家,从未没到这样的事情,其他人的回复有些也很明显看得出不是在中国生活。用正常人的思维,即使是想一想也觉得这种事情不可以思议。

为什么你会要求别人去思考“虽然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经常发生,但还有更多的事情是好的”?

为什么你不允许别人认为“无论如何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就不应该发生”?

为什么人与人之间会越来越冷漠,原因肯定是非常复杂的,我想其中有这么一点,这些年来,媒体的大肆渲染,什么帮助别人,被别人讹了这种事情,人们接受这种资讯多了,加上自己的境遇,自然对于帮助别人这件事,不愿意做出反应,也是自然而然的。还是要相信这个是世界是有善良的存在,要不然就正中ccp的圈套了。

结果你说来说去也只说了一点:“媒体的大肆渲染”。所以我是不是应该要求你做一个全面的总结?你只看到媒体的大肆渲染,看不到别的吗?

“媒体的渲染”是中国人能给媒体的最大的恶意,也是他们对媒体有的唯一认知。你所说的渲染是什么意思?媒体是凭空捏造吗?这些事情不是真实发生的?帮助别人反被讹最臭名昭著的案例不是来自南京彭宇案的判决吗?这件事被公认为会导致整个社会不再敢助人为乐,你是不是不知道这件事?或者你认为媒体不应该报道这件事?“法官判了就判了,静悄悄地过去就完了嘛,为什么要报道?”

有一次下大雪,一个老太太摔倒骨折了,路人打急救电话,急救车迟迟不能来,路人有的从车上拿坐垫,给老太太盖起来,垫身下,有的给拿热水袋,有的陪着说话,或者驻足围观。对于老太太来说,在当时她一定能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善意。

她感受到了世界的善意,很好,我为她感到高兴。所以呢?跟我这篇文章有任何关系吗?

还要补充一点,看到好多人的回复,感觉到好幼稚,例如“这小区是中国前几名地产商负责的物业,并不是破烂的小区。”,前几名负责的物业,一定代表物业服务就好吗?还是前几名的物业,代表一定不会遇到垃圾人?所谓的反贼要是都是这种素质,确实挺搞笑的。

我还是没看懂你说的这些都有什么联系。“幼稚”这个判断如何得出来的?为什么你会觉得搞笑?

例如“这小区是中国前几名地产商负责的物业,并不是破烂的小区。”,前几名负责的物业,一定代表物业服务就好吗?还是前几名的物业,代表一定不会遇到垃圾人?

我只是在平白地叙述这件事,你觉得哪里有问题?我这句话不该说?应该删掉就好了?你为什么会觉得我说这句话是代表我以为物业服务应该很好,我以为不应该遇到垃圾人?我是不是应该在讲述的每句事实后面加个注解这句话是想表达什么?

不过很明显,我这句话意在表达“这种情况的发生不受限制,以防有人说我只在破烂的地方会受到这个对待”。我所有的表达都是从我讲述事件的角度出发的,因为只有我是当事人,别人只能从文字中解读,我希望尽量能用最简洁的文字就让读者知道事件的环境、背景、前因后果。你对此不理解?

对于回复的有些人来说,最高效的解决方法,就是想办法,离开这个社会,当啥反贼啊。反贼也要有一点水准,也要讲基本法的哈!

最后这句简直支语满天飞了。前半句是“太平洋没加盖你游过去”的变体,后半句是不知所谓的“XX也要讲基本法”。完全接收不到你想表达的信息。“反贼也要有一点水准”,没错,这句话我倒是很认同,原封不动奉还给你。
>> 有机会去台湾感受一下台湾公车司机的礼仪经历过的人会更加坚定要共产党滚蛋的决心


其實台灣公車司機也有非常差勁的....我就遇到過好幾次
省会城市,公交车和傻逼一样,拐弯不让直行的行人,强行别车加塞,这就是中国
個人經驗,約10年前的廣州地下人行道,當時我看到一個女孩子拖著一個超大的方形帆布袋往前走(帆布袋有多大?大概到她的屁股這麼大,所以她沒辦法提起來)。我看到她這樣拖行,想說再拖下去袋子可能會磨破,我就上前跟她說:「需不需要幫忙?我幫你一起提吧。」

那個女孩子感覺有點嚇到(我當時是跟她一樣性別的年輕人,所以絕對不是因為我看起來很可怕),但是她還是點頭讓我幫忙,然後我們就一起提著往前走。可是整條路上我都能感覺到她十分的緊繃,而且沒有任何笑容。

其實看了幾個回覆的例子,我碰到的這個女生還算不錯了,起碼她還願意讓我幫她,只是她緊繃的樣子到現在我都還是印象深刻。
>> 看着帖子,怎么感觉都是没经历过铁拳爆锤的呢,应该说是连一点社会都没经过。国人有句话,叫帮你是情...

如果我在台灣幾十年.遇不到一次的極端情況.讓我在去中國沒幾天的時間裡遇見了.我用這例子來定位這個國家普遍民情應該不過份吧.
我確實沒長時經歷過中共社會的..在台灣從小被教育要幫助出外人.人要互相幫忙.人家在外討生活不容易....
大家只是就自己經驗提出分享.你也不需要這樣就要說討論個案就水準如何低.嘲諷別人搞笑云云....你這種戾氣對我來說.就跟我觀察到的中國底層常見的氛圍一樣.像鬪雞.隨便抓一個點就想鬥.與天鬥...與地鬥....哈.
>> 個人經驗,約10年前的廣州地下人行道,當時我看到一個女孩子拖著一個超大的方形帆布袋往前走(帆布...


你的做法是对待正常国家人民的方式,中国人一般无法接受。作为一个土著中国人,我给你分享一个我的做法:
如果我确定要帮她,我会一言不发,直接走过去,也不做任何停留,直接提起箱子,冲她点个头笑一下就好,然后提起来就走。这时候她一定会跟你一起提,就一起提着没关系。到达之后不用说话,甚至也不用看她的脸,一边离开一边随便点个头示意一下就好。

我用这种方式帮助过许多独自提重物的女孩子。当然也是因为我本人长的还算OK,不会让人觉得是坏人。不一定适合其他人。

这种方法的秘诀在于两点:“不要征求对方的同意”,“不要与对方有任何形式的交流”,触犯任一点都会激发对方的防卫意识。事实上这也是中国人在日常生活、工作,常常会抱有的两个不自知的原则。体制内工作的人尤其严重,深入骨髓。

然后中国人以为全世界都跟他们一样。
>> 如果我在台灣幾十年.遇不到一次的極端情況.讓我在去中國沒幾天的時間裡遇見了.我用這例子來...


如果我在台湾几十年,遇不到一次车子熄火的情况,让我在中国没几天的时间里遇到了。我用这个例子来定位这个国家的普遍都是车子爱熄火应该不过分吧。
我确实没长时没在长时间经历过中共社会的,在台湾从小被教育要帮助外人,人要互相帮忙,人家在外讨生活不容易。可是支人从小就被家里人教育出去要坑人害人,不坑别人,就是对自己最大的错。
反正大家只能分享分享支人道德沦丧,支人支性就好了。嘲讽支人支性。
我也做過擴瞳,從小兒版做到成人版,所以我很懂樓主的感受
給點小建議:戴太陽眼鏡,然後手機設置裏字號調大、手機屏幕亮度調暗,會感覺舒服很多
因爲通常最不舒服的就是畏光,然後可能看字不清晰。不清晰其實是嫌小,我以前擴瞳是阿托品,效果持續好幾天,總結出來的經驗。最早的時候連VCD上的Disc1還是Disc2都看不清,後來發現看書看報(當年我家還有報)用放大鏡其實也能看
所以太陽眼鏡真的很推薦 ,手機字號調大應該能模仿放大鏡效果

然後,嗯,巴士嘛
這種人其實就是賤
要是你不介意喉嚨的話,嗆他。當你叫得比他大聲他就屈服了
就是欺軟怕硬,按照品蔥的説法,就是支那人費拉而已
第一,要为自己的事负责,要对即将出现的后果有起码的预判和应对,散瞳前应该了解会那样,然后带个人,不然不止出示不了健康吗,路上一块小东西就可以放倒你,成年人了吧,怪司机?
第二、每个人都不愿意看一下牌子,司机一天要回答多少次,你只看一次一元还是两元,举手之劳,不怪自己又怪司机?
>> 这样的人民,还有人相信中国人早晚会起义推翻共产党,我真的会笑出腹肌。是觉得戾气重所以很容易起义...

早晚起义推翻共产党我认为还是毋庸置疑的。关键是大洪水过后,中国极大概率还会出一个有流民组成的新的流氓政权
权力是春药。这个权力怎么体现呢,就是人家可以通过“不”,来感受药效。
>> 第一,要为自己的事负责,要对即将出现的后果有起码的预判和应对,散瞳前应该了解会那样,然后带个人...


奇怪,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怪司机?我已经说了这是我的错,我整篇文章都在表达司机宁愿惩罚我也不愿用更简单的方式帮我。中国人喜欢惩罚别人,不喜欢帮助别人,从我自己这件事的角度我不怪他们,但是放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很独特的存在。你认为这件事没问题,我也认为这件事没问题,没有怪谁,只是在阐述事实,这样你也不满意?请问你要怎么才满意呢?
>> 奇怪,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怪司机?我已经说了这是我的错,我整篇文章都在表达司机宁愿惩罚我也不愿用...


好吧,你赢了,我错了。请保持不看只问的好习惯。
>> 好吧,你赢了,我错了。请保持不看只问的好习惯。


也不知道你在说谁不看只问。为什么总有些人的发言永远是莫名其妙的?中国人真的很喜欢说你赢了,我没有赢,我们只是在公开的论坛发表自己的看法,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我很认真地思考然后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了,我也认为我的发言很好地针对了你的回应。赢什么错什么?

中国人的出发点常常是“这个人错了,怪你自己吧”,而不是“这个人需要帮助”。你表达的东西我完全理解,但是假如你身边的亲友因肺癌住进医院又抱怨医疗,请你跟他说“怪你自己抽烟吧,成年人应该有预判和应对”。事实上中国人很多确实都会跟身边人说这种话,并且这也是中国网络上非常流行的,每天你都能看到有人求助或抱怨或只是简单讲一件事的时候被一堆人说“怪你自己”。因为不关他们的事,是你自己做的不好,当然“他们”这个词的含义是非常广的,他们潜意识里会认为这不关他的事、不关社会的事、不关任何群体的事、当然也不关政府的事、不关国家的事、不关共产党的事,只怪你自己。

殊不知,谁不懂得不应该犯错?但是人人都会犯错,谁是圣人?你指责别人应该怪自己,别人不应该帮你,你自己就不会有一时疏忽需要帮助的时候?一次都没有?这个世界上有谁是到死都所有事情自己准备得很完美,从来不需要任何人帮助?

或者你是把任何人都当成一个小孩子,看见他犯错就说“你不应该这样”,谁需要你教呢?
>> 这样的人民,还有人相信中国人早晚会起义推翻共产党,我真的会笑出腹肌。是觉得戾气重所以很容易起义...


你说得很对 中国人就是很自相矛盾的
比如最近西安的疫情 里里外外都已经烂到这份上了
但社交媒体上却有人说不要让黑西安成为流量密码
别人都觉得很垃圾 却还有人非要把自己的城市当个宝贝
活该一辈子在种花家
無法理解,
這些不是連舉手之勞都稱不上的小事嗎?

遇到客氣詢問時看一眼說句話
連手都不用動
為啥不願意幫忙@@
不黑不吹,兄弟你举得这两个例子都很中国,也很真实。这的确就是中国人日常生活的常态。
>> 刘阿姨所说的【散沙化】【原子化】估计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了。如果你给这两个司机说:“美国亡我之心不...


这种也就小粉红会跟着喊一喊,墙内司机大概是麻木中年人,这种原子人是连列宁党都发动不起来,要鞭子抽着才行,他们只关心会不会被追究责任,多余的眼神都不想做,和门卫保安类似
不过也可能是开车久了态度就会差,因为墙国糟糕的路况,汽车就像个加压器,人人皆路怒
>> 我也做過擴瞳,從小兒版做到成人版,所以我很懂樓主的感受給點小建議:戴太陽眼鏡,然後手機設置裏字...


同病相怜真的可以抱在一起哭TT
不过我的是短效的,但似乎浓度比长效的更高,因为所有近处的东西我都是完全看不清的,比如手机上的图形,我根本看不到,一个个logo我只能看到一个个方方的轮廓。看字更是没可能,最多只能看出这行字比较多,那行字比较少而已(因为黑色的长度不一样)……
并且我也不知道会做散瞳,原本是常规的检查,但医生说我的状况有点复杂,所以建议散瞳,考虑到来一次不容易,外面又是阴天,我就答应了。结果我低估了我眼睛的敏感度,即便是阴天我都觉得刺眼难以忍受,还用衣袖遮在额头上挡光(也只在中国我敢这样,在一些国家如果这样会有好心人来问你需不需要帮助,还用车载你,会让我很不好意思)
不过也因为是短效的,所以睡一觉第二天就没大碍了。我也是后来查资料才发现台湾似乎有人做长效的来用作治疗,这种体验真的很可怕,中国好像没有这种长效治疗法呢。
中国人之冷漠,已延续百年
>> 同病相怜真的可以抱在一起哭TT不过我的是短效的,但似乎浓度比长效的更高,因为所有近处的东西我都...

同病真的會相憐啊QAQ
中國有長效的,不過是小兒版,睡覺的時候塗眼藥膏,不痛但一覺起來什麽都看不見,到哪都刺眼,就那時候總結出的放大鏡有用的經驗。大人版我做的是點眼藥水,每隔多久點一次要點8次的那種,會痛,但是當天就基本結束其實還比長效好
我是從小做到大,醫生也是看我長大的,都知道了。本來我是會定期去檢查,醫生有時候會預告「這次檢查有惡化,下次可能要散瞳」就會有準備太陽眼鏡之類的。那真的很好
瞳孔放大進來光綫多,心裏就覺得大概就和夜晚的貓差不多,自我安慰,只是貓的那個會收起來……
來回應一下正面案例吧,幾年前去杭州旅遊,有天大概在酒吧待到凌晨三四點,朋友幫我叫了車回住的地方(非一般酒店),因為原先幾天都是由朋友直接載我到地下停車場再上樓,所以那天就遲遲找不到出入口,後來索性找到了停車場的保安向他詢問,一開始他只是口頭跟我說往哪走就是了,但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就是找不著…我只好又厚著臉皮回去問他,可能看我真的很無助吧,他後來很無奈但也很好心的暫時離開崗位,帶我穿越了一棟樓一棟樓找到了所謂的出入口…真的是很不好找啊!
大陆共匪窝就是动物森林,与现代文明无缘,猪狗般的奴才混生等死地
有一种坏人,他突然清醒了,他明白中共的坏,也明白正常国家的人是什么状态。

为什么说他也是坏人,因为他清醒了,他只是能分辨好坏。但是他的一切都是以前的延续。就好比五毛还是五毛,他能分清好坏,不代表他就变好。不代表以前抽烟,现在就不抽烟。

所以,他们谈论中国人,会鄙视,会厌烦,会这样…会那样…等等吧。为什么他们会这样?因为他们就是那里的人,他不会因为地域变的不同而不同,现在只是知道那里的人烂。

就像从纳粹集中营出来的人,知道里面不好,但是他反过来还歧视里面的人,鄙视里面的人,他算不算坏人?为什么这样,因为他只是肉体出来了,他的一切,包括教育都是集中营里面的。他在人多的地方或许看不来不同,但是华人什么地方不一样,这里的人不知道吗?

就像法轮功征签,反迫害。国外的人签名以后,会感动的说,我怎么帮你。他会歧视你吗?他会看不起你吗?会因为你是中国人而远离你吗?会因为神韵打着中国传统而不看吗?不会。

歧视中国人,歧视一切的都是什么人,都是里面出来的人。他的肉体出来了,他的一切却都是受里面的教育。而里面的教育我们都知道是什么,是反人类,反社会的。他和纯外面的人是不一样的,他会主动说要帮助法轮功吗?纯中立我们觉得他很好了。

我为什么说他是“坏人”,因为他能分清好坏,不代表他就是好。你能说在集中营出来却依然歧视里面的人是好人吗?

能清醒代表好,但是不够好。因为你是里面中共教育出来的,你移动到月亮上,难道说你就没受过中共教育,没受过反人类,反社会的教育吗?受过的。

你受过反人类,反社会的教育,出来也会歧视里面,反过来说这也是它教育的一部分。更何况你还加入过党团队,发誓说过,为共产主要奉献一切。

今天,你要和它分割。你想变好,或变的正常,你要和共产党分割。无论你在那,你不和共产党分割,你怎么能说自己是好人或正常人。宗教人士也一样的。

我们不应成为中共的受害者,也不想成为帮凶。更不想成为替它分担罪恶的替罪羊。

匿名退出加入过的:党、或团、或队。
https://santui.tuidang.org/
归根到底,中国是一个极度缺乏爱的国度。爱和恨像病毒一样,是可以传播的;在中国到处是暴戾、仇恨、争斗、嫌弃、欺骗。往上溯源的话,罪魁祸首还是中共,因为在一个完全由中共主导、掌控的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人是不会产生爱和普世价值观的,无论你什么时候想做一个有爱、亲切友善、不争不抢、听话顺从的人,党和周围的人民都会用铁拳教你认清现实。
中国公交车司机,驾照教练,驾考考官,等等,虽然都是底层,但是都很有脾气和架子。我其实也好奇他们哪里来的底气。
這個需要問為什麼?

公車司機本身生存狀態不好,充滿怨氣。當然不會平白無故幫你

你所講嘅公車司機之類嘅底層人物,他們能夠在中國這個社會中得到似人嘅待遇嗎? 
肯定不能,你指望這些人會對你好,作出禮貌友善的反應 ,這怎麼可能? 
你不知道職業司機的壓力和生態嗎? 交通罰款、路面狀況堵車 ,每一件事都在威脅他的生計和安全,另外每天遇到橫蠻無理的人也不少,你要求他有好面色,這簡直係奢望! 

而且,據你日常目測,你覺得大部分乘客對司機很好很禮貌嗎? 還是橫蠻無理嘅人比較多呢!?
>> 你的做法是对待正常国家人民的方式,中国人一般无法接受。作为一个土著中国人,我给你分享一个我的做...


我遇到的倒是还好,问问对方要不要帮忙,要或者不要都会好好说,可能和地方有关吧,我说的是在江浙沪
>> 你应该这么想,司机作为底层人士,一个月两三千块钱,弄不好加班还没有加班费,能给你好脸色才怪。尤...


华主席,这里我要小小的得罪你一下。公车司机在二线城市的收入可以有7000-8000块左右,不太会出现两三千一个月。
这样的事太多了,所以我已经学会了尽量不麻烦别人,靠自己,但当别人向我求助时,我还是在本分以内尽量帮忙。
>> 我有一次去中國某大城市.因為第一次去.對環境完全不清楚.看到路邊電動車上坐一個男子.我就過去很...

你是台湾人吧 中国底层人是这样的
>> 刘阿姨所说的【散沙化】【原子化】估计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了。如果你给这两个司机说:“美国亡我之心不...

这话只对学生青少年有用,出了社会挨过铁拳的底层谁会信这个,共产党最擅长制造盛世假象了,建立隔绝内外的防火墙和无孔不入的审查就是不但要让无知的学生上当,也要让墙外的人上当。
支人就是这样的,他们觉得对别人热情是一种赏赐,对别人冷漠才是正常的状态,本末倒置。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几千年的皇权就是这样的,皇帝对屁民笑一下都是龙恩浩荡,对着屁民摆脸色才是正常的,这种权力深深刻进了支人的心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2-08
  • 浏览: 9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