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中国或瓜分战败俄国”——部分外国人对中国的认识依然难以想象的肤浅

原标题及链接:《俄政治学者:若俄罗斯战败 中国将参与瓜分

原报道如下:

俄罗斯媒体"真理在线"援引该国一名政治学者报道称,俄罗斯其实一个盟友都没有,中国也不是。俄罗斯官方电视台上也出现类似的罕见声音。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刚刚结束的七国集团(G7)外长会议上,与会者明确呼吁中国不要支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近期的一项民调也显示,中国大多数网民认为,"在俄乌冲突中支持俄罗斯"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显现了中国的亲俄信息环境对网民的影响。

然而,号称"友好无止境,合作无上限"的中俄似乎正在释放疏远彼此的信号。据俄罗斯媒体"真理在线(pravda.ru)"本周一(5月16日)报道,在俄罗斯政治学者苏斯达尔采夫(Andrei Susdalzew)看来,中国并不是俄罗斯的"盟友"。

苏斯达尔采夫向该网站表示:"中国在非常谨慎地支持我们,它不反对我们,但也没有帮助我们。如果我们赢了,中国将站在我们这边,但是如果我们输了,尤其是输得很惨的时候,中国估计也将参与瓜分掠夺俄罗斯。"

这名学者还指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并没有前往莫斯科,尽管这将被视为支持的信号,苏斯达尔采夫得出结论:"事实证明,我们应该再次相信我们并没有盟友。"

"完全被孤立"
无独有偶,俄罗斯国家电视台上也罕见出现了专家强调俄罗斯遭到全世界反对的画面。俄罗斯军事分析家、退役上校霍达仁诺克(Mikhail Khodarenok)周二晚在俄罗斯-1(Rossiya 1)频道的谈话性节目"60分钟"里警告俄军的战争情势正在恶化。这名军事专家虽然没有直接点名中国,但他表示:"我们完全处于政治孤立之中,虽然我们不愿承认,但实际上全世界都在反对我们,我们必须摆脱这种局面。"

相关报道也出现在诸如网易一类的的中国综合门户网站。其中一篇名为"俄电视台出现罕见画面,退役上校称俄罗斯已被孤立,嘉宾一片沉默"的文章写道:"一些人认为,这可能是有意为之,俄罗斯可能正在逐步转变风向,让民众为'特别军事行动'的负面消息做好准备,接受无法达成既定目标的现实。"

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俄罗斯已显露败像
同样不看好俄罗斯的是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他日前在一场研讨会上分析俄乌战争的走势和对国际秩序的影响,认为俄罗斯已显露败象。其发言被凤凰网等媒体转载,但也随之遭到删除。

在中国国际金融30人论坛暨中国社科院国际研究学部主办的这场研讨会上,高玉生指出,俄走向失败主要因为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始终处于持续衰落的历史进程中、俄闪电战的失败、俄已失去了战略主导和主动权等五个原因。

德广联旗下的巴伐利亚广播电视台(BR)也注意到了高玉生的表态并猜测,这是一位退休外交官的个人意见,还是中国正悄悄疏远普京的俄罗斯?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到此结束




克强和丽媛点评:


随意浏览新闻时看到这篇报道,单是标题就让人忍俊不禁。

但凡任何对中国民众或是互联网舆论有过最肤浅程度观察的人都不会做出如此论断,出于苏联与中共的历史渊源、多年的密集宣传攻势及中国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强人崇拜等多重因素的作用下,维护普京或许已经成为继维护习近平、反美日台后中国互联网舆论场上最大的政治正确。以至于近来衍生出了讽刺无逻辑无底线站队俄罗斯人群的“俄爹”一次。而适用这个词汇的人群,在中国绝对为数不少。

中共最为惧怕的是内部变故,因此其面对冲突的的一大特点是“对内重拳出击,对外唯唯诺诺”,暴力压制国内的反抗力量的同时,避免引入外部不可控因素。中共这种主动拒绝外部冲突以免引爆内部冲突的本质决定了它绝少会主动介入此类事件。特别是面对俄罗斯这种即有历史渊源,又好勇斗狠,还被视为是中共对西方一大缓冲带的对手时,很难想象不中方去支持俄方,反而调转目标,做出试图刀口舔血之举。

德国之声及这位俄国专家的观点在任何理智的葱油,甚至普通中国民众看来皆是贻笑大方之言,不免让人感到部分外国人对中国的认识依然难以想象的肤浅。德国之声对中国的观察是否还具有参考价值,实在是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0
分享 2022-05-19

1 个评论

克强和丽媛点评:

随意浏览新闻时看到这篇报道,单是标题就让人忍俊不禁。

但凡任何对中国民众或是互联网舆论有过最肤浅程度观察的人都不会做出如此论断,出于苏联与中共的历史渊源、多年的密集宣传攻势及中国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强人崇拜等多重因素的作用下,维护普京或许已经成为继维护习近平、反美日台后中国互联网舆论场上最大的政治正确。以至于近来衍生出了讽刺无逻辑无底线站队俄罗斯人群的“俄爹”一次。而适用这个词汇的人群,在中国绝对为数不少。

中共最为惧怕的是内部变故,因此其面对冲突的的一大特点是“对内重拳出击,对外唯唯诺诺”,暴力压制国内的反抗力量的同时,避免引入外部不可控因素。中共这种主动拒绝外部冲突以免引爆内部冲突的本质决定了它绝少会主动介入此类事件。特别是面对俄罗斯这种即有历史渊源,又好勇斗狠,还被视为是中共对西方一大缓冲带的对手时,很难想象不中方去支持俄方,反而调转目标,做出试图刀口舔血之举。

德国之声及这位俄国专家的观点在任何理智的葱油,甚至普通中国民众看来皆是贻笑大方之言,不免让人感到部分外国人对中国的认识依然难以想象的肤浅。德国之声对中国的观察是否还具有参考价值,实在是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