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3周年】学者语出惊人 中共最担心正在发生

https://i.imgur.com/coxhgTs.jpg
香港民众抗议“六四大屠杀”。(图片:Jessica Hromas/Getty Images)

【希望之声2022年6月3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1989年6月3日晚,中共政府下令武力镇压请愿的学生,大批军队进驻天安门,对广场和长安街上的学生和普通市民进行屠杀。33年来,中共政权一直试图抹去人们这段历史记忆。有中国问题专家认为,今年纪念“六四”的时代特点已经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人认清了共产党残暴的本性,整个社会开始觉醒。

高文谦:今年纪念“六四”的时代特点

今年是“六四”33周年纪念日,在香港延续多年的纪念活动今年可能无法进行,在中国,包括“天安门母亲”在内的一些民间力量的抗议活动受到更严厉的封控,政治环境似乎越收越紧。

美国之音6月2日报导,中共党史专家、《晚年周恩来》作者高文谦说,“六四镇压虽已过去多年,历史的伤口仍没有愈合,还在流血化脓。”

高文谦指出,对于中共而言,六四镇压开启了暴力维稳的国家治理模式,将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的底线思维由此形成。

高文谦提及,“上海封城发生的大规模人权侵犯,可以说是无法无天,比毛发动文革时破四旧抄家波及面还广。当年遭殃的主要是政治贱民黑五类,现在只要感染,就被污名化,就是病毒贱民,一人阳了全楼转运,转运还不算,还要破门而入消杀,践踏一切法律和人权底线,无视老百姓的生命权、财产权和隐私权。”

高文谦认为,六四镇压和上海“清零”都是无视人的生命权。现在上海的清零封城、硬隔离,造成无数次生人道灾难,也同样是在无端剥夺人的生命权。这两个多月来,上海有多少人死于非命,或饿死家中,或受不了病痛折磨而跳楼、上吊,或无处求医延误致死。

高文谦指出,“今年纪念六四的时代特征,是共产党残暴的本性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清,以致润学大行其道,喊出‘这是我们最后一代’。……更值得注意的是,越来越多的人通过亲身遭遇,开始反省自己,认识到正是过去对在新疆建集中营和镇压香港民众不闻不问,才让当局变本加厉,结果自取其祸。这是整个社会开始觉醒的标志。”

民众希望一个美好未来

纽约大学法学院退休教授、中国问题专家孔杰荣说,“今天,我认为6月4日已经代表着我们在1980年代目睹的中国大陆为言论自由而进行的同样的斗争。”

他还说,“它提醒人们(当年)他们是如何被碾压的,而现在我们已经看到,香港也是被以同样的方式碾压的。这是一个悲伤的周年纪念日。”

孔杰荣说,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民众,正在以各种方式表达他其关切和不满,希望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他说, “当今中国的骚动,无论是在精英层面还是在大众层面,尤其是20多岁、30多岁的年轻人层面,都表明了党内再次产生了一股压力,要求改变政策、放松极权统治、允许在中国有更多言论自由和行动自由。”

王丹:不要对中共存一丝幻想

美国总统拜登日前在美国海军学院(U.S. Naval Academy)毕业典礼发表讲话时提到,他在当选夜,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告诉他“民主政体在21世纪无法维持,专制政体将统治世界。”

王丹说,上述言论传递出的信息是,中共始终认为其意识形态、政治制度、政治取向与美国不同,美国那一套是不行的。王丹告诫那些对中共还心存幻想的人,指望中国有民主,或是指望中共体制主动进行政治改革,或让国家往更好的方向发展,“0.1%可能都没有。”

王丹还说,“除非遇到巨大的危机和挑战,内部出现一定分歧,加上它的判断和应对的失误,也许历史会出现转折。没有这些因素结合一起,所有对中共幻想,我劝大家赶快扔掉。”

六四将载入史册

1985-1989在里根总统时期任美国驻中国大使的温斯顿•洛德曾这样评价六四:天安门广场的抗议活动将会作为最重要的日子之一载入当代中国史册。

流亡美国的赵紫阳前顾问严家其也说过,“‘六四’是20世纪历史的转折点。如果没有‘六四’,‘柏林墙’就不会在‘六四’后五个月倒塌。在苏联东欧导致了‘一党专政’的崩溃。”

八九·六四时期学生提出的七条要求中最重要的两条是:国家领导人及其家属年薪及一切形式的收入向人民公开,反对贪官污吏;允许民间办报,解除报禁,实行言论自由。这两条要求至今仍未兑现。

英国BBC中文网报导说,也许有人会说,“六四”学运的影响有限,因为中国目前还没有变成民主。

对此,宋永毅表示,对于研究历史的学者来说,不一定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有的时候,它的失败比成功的意义更大。应该说,当时历史的成功与“六四”只是擦肩而过。

他说:“虽然(‘六四’学运)在中国失败了,但在整个社会主义阵营是胜利了。‘苏东波’(与‘六四’)是同时举行的,六四失败了,但他们胜利了。”

责任编辑:林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625811
2
分享 2022-06-03

3 个评论

借用,马丁·尼莫拉的忏悔诗

首先他们来抓社会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社会主义者。

然后他们来抓工会会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

然后他们来抓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然后他们来找我了,再也没有人可以为我说话。

六四是开始,新疆集中营,香港的返送中暴力执法,上海的残酷清零。拳拳到肉,拳拳见血

强权恶权蔓延的无边无际,960万平方公里的巨大监狱,漆黑的乌云遮天蔽日的覆盖着每一片空间,空中飞舞着凌乱的铁链和枷锁,继续下去,那将是一片人间炼狱的沃土,胜利的执政者,全身沾染着弱者(每个公民)的鲜血,嘴角挂着残忍的笑容,对着全世界他代表着14亿说:中国是民主国家,最讲人权的国家......
那么多人期待6月4日会有什么大的,
那么看看今年中国人的表现,然后明年吸取教训不要再问同样的问题,
“今年64会有大的事件吗?"
huazhurenXX 🤬不友善用户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党性就是魔性。退出中共组织(党团队)即恢复人性。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避免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6-03
  • 浏览: 3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