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探讨一下,今日香港的民主困局(多图,长文,科普向)

    最近香港的民主运动搞得沸沸扬扬,成为了整个中文世界绝对的热点。我也不知道我一个搞神经网络的怎么就肝上人文了。虽然对于民主的不同论述在当代西方居于主流的就不下十种,但抛开这一切,让我们来聊聊当今的民主世界,以及究竟是什么造成了今日香港的民主困境。
   当然,我会贯彻多发图少说话的键政基本要求。

正文开始

    说到民主化,这还要从古希腊的梭伦改革说起

https://i.imgur.com/4JqxMAs.jpg
    咳咳,太远了,还是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兴起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开始吧。[1]

https://i.imgur.com/exvhtqy.jpg
通常认为葡萄牙康乃馨革命是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开始的标志,澳门回归就是这一事件的副作用。[2]

    当时西方世界的领袖可是这二位爷,是至今仍被西方右翼奉若神明的大佬。

https://i.imgur.com/HeauRIW.jpg
春风得意
    但是他们的理论不仅仅是包含民主制度,还有从意识形态上的资本主义到经济上的新自由主义,再到文化上的新保守主义[3]。说人话就是论证了民主制度在道德上是天然正义的,在经济上是高效稳定的,在政治上是开明自由的。如果你愿意接受民主制度那欢迎一起全球化发大财,如果不接受那你就是整个民主世界的敌人。
https://i.imgur.com/GJCSFud.jpg
现在看来理所当然的事情在当年并不是全人类的共识。

    当然,这绝对是一个天才般的理论,世界观方法论原动力三样凑齐,实践起来也确实百试百灵。这一套民主大礼包下来,西方民主主义一扫越战以来的颓势,连天然左的知识阶层也前所未有的被团结到民主派身边,这进一步推高了世界范围内的民主化的热潮。

https://i.imgur.com/fGECq9f.jpg
    在民主全家桶面前纷纷谢罪的专制体制领导人们。(倒得比你推的还快,在今天难以想象)

    短短十几年间,民主化浪潮从西方阵营的葡萄牙、土耳其、西班牙,漫延到拉美的巴西、阿根廷、智利,到东亚的韩国、台湾、菲律宾,再到社会主义阵营的东欧苏联,最后在90年代初席卷了漠南非洲。

    这场冲突以民主制度的全面胜利告终。伴随着这一次民主化运动,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百年斗争拉下帷幕[4],取而代之的是现代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5]

    尽管民主浪潮看似势不可挡,但仍有很多国家选择拒绝接受民主制度。在亚洲,中国、朝鲜、越南等国仍维持一党专政。泰国、菲律宾、印尼、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兰卡等东南亚及南亚国家的寡头政体时常因为种种社会因素而不时变动,新加坡、柬埔寨维持一党威权制,由单一政党长期执政。而中东、中亚、北非邻近的30多个阿拉伯世界国家以及部分非洲国家,因为长时间的乱局及政治生态与文化背景等因素,也多非民主化。[6]

https://i.imgur.com/zyZ6nzQ.jpg
但即使不是民主国家,为了参与全球化分工,也在想方设法让自己看起来更民主一点。

https://i.imgur.com/CRGgAYa.png
2016年经济学人的民主指数图,指数愈高表示国家愈民主。前5名均是实行议会制的欧洲国家,其中瑞典指数最高,达9.88。黑色是独裁国家,其中北朝鲜指数最低,仅0.86。


    然而,在民主制度已经成为普世价值的当下,它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首当其冲的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本身的危机。08年金融海啸以及随后持续低迷的全球经济,使近半个世纪来西方民主制度的基石遭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质疑。其倡导的全球化进程,更是在西方世界受到了广泛反对。[7]
https://i.imgur.com/B1Mx6x5.png
这不是我们想要的世界

    民粹主义的盛行也是对民主制度的巨大打击。民粹主义是民主制度从修昔底德的时代就难以避免的难题,虽然其支持者认为话语权不应该只掌握在精英及中产阶层手里,但不可否认它主导了许多愚蠢的决策。

https://i.imgur.com/JDpsRrG.jpg
特朗普被传统民主派视为民主政体衰败的噩兆[8]

    在阿拉伯世界的水土不服则在政治上给世界民主运动沉重的一击。截至2019年8月,只有突尼斯成为阿拉伯之春中,唯一实现民主转型的国家。其他参与民主运动的国家均陷入长期动乱和战争中,期间不但有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趁乱局崛起,还引发了欧洲难民危机。[9]
https://i.imgur.com/qNq8dsz.jpg
巴沙尔成功战胜叙利亚民主派势力,阿拉伯世界民主主义革命止步于大马士革。

    民主制度失去了知识精英的支持。民主主义本身在哲学层面上的bug迟迟无法解决,虚无主义和怀疑主义在北美学界的再次流行沉重打击了保守派价值观。解构主义的兴起则质疑了民主制度存在的基础。

    美国如此,那欧洲学界呢?

    人家已经回到马克思了

https://i.imgur.com/Fpq41BE.jpg
齐泽克,当代欧洲哲学界泰山北斗级人物,马克思主义者(当然不是中共豢养的那种鹿克思)[10]

    总而言之,现在民主世界正在疯狂怀疑自己的制度,社会上普遍的呼声是这个世界应该包容更多的政治体制。有种学说认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欧债危机的爆发,最后大鱼吃小鱼的处理结果,不但促成了反全球化的川普受到广泛支持,也让三十年来统治世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彻底被边缘化了。

    这种说法靠不靠谱咱另作讨论,反正这给了各地独裁者们莫大的信心,从那以后世界政坛就变这画风了。
https://i.imgur.com/B945L24.jpg
亚洲大陆正式进入东西南北四帝共治时代。(本来就是专制文化,苟合民主那么多年可憋坏了)
从左至右:普沙皇、习皇帝、埃苏丹、莫上仙

世界的其他地方的民主主义也在疯狂动摇[11]
https://i.imgur.com/9L0FHLc.jpg
从左至右:
波兰总统卡钦斯基:安插亲信法官,公然破坏司法独立。
埃及总统赛西:控制言论自由,大规模逮捕反对派。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以暴治国,杀害大量无辜群众。
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小墨索里尼”):激起反移民情绪,私自关闭港口阻止难民入关。

    在大趋势面前,包子的出现并不是个例,但是他确实可能是在反民主道路上走得最远的人。
https://i.imgur.com/jOdqOP0.jpg
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果实应该由全人类共享!
    被西方打压了几十年的旧时代专制政体们算是咸鱼翻身了,纷纷撕破脸皮,开始真刀真枪搞独裁。那本该阻止这一切的西方世界在干吗呢?
https://i.imgur.com/8lWXgV2.jpg
还是算了吧

    不过好在民主世界的余威犹在,半个世纪以来积累的普世价值观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推倒重来的。而且目前民主主义在政治理论方面仍然是世界绝对主流,当下没有任何一种理论能够取代它的地位。因此,虽然各路“帝王”在境内能够呼风唤雨,但面对民主世界,目前尚不敢越雷池一步。
https://i.imgur.com/fvtVJdt.jpg
真的不敢吗?(撑死胆大的)

    这一步之遥,便是香港。香港处于民主世界的边缘,也是的专制世界的前线。香港当下的民主困局,正是全世界民主运动的缩影。
    香港的游行示威源自于人民对愈发专制的社会强烈担忧,专制主义能对民主世界日拱一卒,这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是不可想象的。
https://i.imgur.com/EioKKuF.jpg
在大时代面前,习近平有他的底气,也有他的虚弱。

    既然近年来民主制度的世界各地频频受挫,为何我们依旧相信香港能够成功实现民主转型呢?

    首先香港有发达的社会经济和为数众多的中产阶级,这被认为是实行民主的必要条件。而有相同文化背景的日韩台都已成功完成了民主转型,而香港还有上述三者都不具备的优势——严谨正宗的英式法制,这决定了香港不可能与专制政体兼容。有得天独厚的制度优势和东亚地区丰富的民主经验指引,很难想象民主制度在香港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

    但是与三十年前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相比,可以清楚的发现,当下没有整个民主世界异口同声的表态支持,甚至看不到西方知识精英的集体声援。政治家们在互相推诿,指责着不相干的人;学者们则各说各话、千人千面。

https://i.imgur.com/F1SP1rk.jpg
香港人可能真的只能靠自己了。

无论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这都是世界民主运动的重要时刻:是第四次民主运动的破晓,还是民主世界转攻为守的临界,要看香港乃至整个华语世界的选择了。
https://i.imgur.com/UvfyPmR.jpg

最后来波民主派领导人洗洗眼睛。
https://i.imgur.com/WYxOqAM.jpg
当下西方世界仍在坚持传统右翼民主的中流砥柱
https://i.imgur.com/AnqXt2M.jpg
以及萌萌哒的小白左们

原创,转载请声明原作者。

参考文献:

[1] 亨廷顿 (Huntington, Samuel P.); 亨廷顿, 第三波: 20世纪后期民主化浪潮, 上海三联书店, 1998 [8 January 2014] (中文(中国大陆)‎)

[2]中新社:澳门回归路之五《中葡和好通商条约》是怎么签定的?. [2017-05-16].

[3]《Political Science》第12版,Michael G. Roskin著,PEARSON出版,ISBN:9780205075942

[4]《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黄胜强、许铭原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ISBN:9787500437086

[5]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ISBN:0684811642

[6]2016年世界自由指数, Freedom House, 25 January 2016. Retrieved 14 May 2016.

[7]Jagdish N. Bhagwati. In Defense of Globalization. (2004).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0195170253 p. 65

[8]極權主義的起源:民族政府無力應對全球問題;楊焯灃;2017-05-11

[9]Middle East review of 2012: the Arab Winter - Telegraph. Richard Spencer.[2014-07-19]

[10]冯月季. “历史终结论”终结了吗?. 联合早报. 2015-11-26 [2016-06-09].

[11]World’s Autocrats Face Rising Resistance;Kenneth Roth;human rights watch
2
分享 2019-09-01

1 个评论

当年因为中苏反目,美苏对抗,美国竟然选择了和中国建交,共产党继承了联合国五大常委的一个席位。

中国人的死活关美国人啥事?还得从美国利益出发。不要对美国人抱有太大幻想。川普虽然和中国不和,但是和独裁暴君金三胖和普京都好得很。这种人的价值观,呵呵。

民主是个理念,要实现则需要一个具体的制度。这个制度不好设计,谁家的bugs都不少。要改进制度,面对现行民主制度遇到的困难,而不要轻易推翻民主理念本身。也不能乐观地认为只要简单坚持了民主理念,就不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维持,一切安好。

其实香港的民粹也不少,但民粹的风险比包子封建统治比起来可以忽略不计。

香港目前的困境只有通过民主才能解决,例如三天两头的街头游行就是有理没地方讲的症状。民主了不会更乱,而是更好的解决矛盾。单纯看香港,确实找不到不民主的理由,可是放眼大局就不一样了。

如果香港民主了,深圳,上海都跟风要求民主,北京怎么办? 紫禁城(现在叫中南海)怎么办?

皇上怎么办?末代皇帝庆丰帝?

中国不民主,香港就不会民主。双普选是肯定不会答应的。仅仅有美国的助攻是不够的,还需要中共内斗的裂缝和中国大陆人民的支持,才有可能实现民主自由,一国一制。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