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心理学是什么?zhi字头zhi模因是中共在话语内投毒药

这本该是个问题,但无奈达到上限,还被人恶意降低了声望。
为什么必须绝杀zhi字内容和类似zhi字的内容? 我们无从考证第一批在互联网传播你zhi,贵zhi等汉语的人是否是中共心理战部队的人,也不能说海外丑化中国的势力或组织没有积极参与这个过程。 我甚至认为,某些台湾,日本的研究机构可能专门做了一些相关的事。
为什么一些汉字就能让你产生强烈的情绪波动?
这是为什么。他有点像密集恐惧症,稍微有点影子的东西就能让一大批人恶心个半天。假如某天你不恶心密集恐惧了,那反而说明你的神经敏感系统可能已经坏掉!  注意它不是恐高症。
品葱应该有专门的研究人员对这个东西有了解。  zhi字以及仇中语法的传播,绝对不是几个凡人的行为,肯定是很多心理学,心理战,网络战甚至机构专门开发的产物。
我也是从这个网看到这个名词的,当时那个id说 “不停的灌输同类词汇,就是让你的厌恶神经不断被冲击而后到了麻木”  是不是很像吃辣椒? 一开始你不能吃,然后越来越能吃辣。

另一个网站的解释

【利用同温层应用产生抗体——免疫心理学】
仅仅是社交软件的同温层效应是不够的,根本原因是China的九年义务教育里,非常有效地使用了“免疫心理学”。这个新词是一个北师大的同学告诉我的。这个词的核心是,如果想要让一个人对一件事物产生反感,可以先让Ta短暂地接触其中一个观点,然后用一套强有力的说辞颠覆这个观点。一旦Ta接受了这种颠覆,便会对这件事物产生“免疫性”的反感,而自动屏蔽掉所有有关这个事物不符合自己认知的一面。
利用这种心理,中共在墙内墙外通过操控舆论的方式,将这一套玩得炉火纯青——屈辱史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结合,养成了一大批粉红。在Twitter、YouTube这样有强同温层效应的应用里,粉红们也会倾向于点开那些伪装成海外声音的五毛频道。意志力不坚定的反贼,这时候很有可能落入同温层的陷阱里。
比如“民主”一词的污名化。对于那些没有尝到过“社会主义铁拳”的粉红来说,由于信息的封锁,他们真的以为现在自己的生活过得很好,并且把经济当作一切问题的主因。而因为在墙内的舆论环境中,只要谈到民主必定牵扯到“伊拉克”这种有民主没经济的国家(而不是苏联解体后的东欧诸国),因此对民主产生极强的排斥。哪怕是国际部(或国际学校)的老师,和他们谈论到民主也是纷纷“Chinese素质太差,不适合民主”。这句话的潜台词是——CCP搞独裁所以经济好,China如果民主会导致经济变差,所以我不支持。
又比如爱国这件事情。一名合格的粉红,必定是爱国的,而且非常狂热——就好像免疫反应一样,看到“乳滑”就会大量产生抗体。党国是怎样做到这一切的呢?利用了免疫心理学的方法,通过让粉红们先接触到那些不爱国且丧权辱国的事情(比如“中国人与狗不准入内”这样的Fake News),使得粉红对于不爱国的行为及其排斥。这样一来,在一个爱国的大环境里,一位Chinese本着忠君爱国的思想,就会无条件接受从党国媒体传播的爱国假新闻,扣上港独、废青的帽子。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在Twitter上看到粉红的账号不比五毛少——爱国这剂疫苗,效果真的是好极了!解开这剂疫苗需要接受非常多的信息,或许要从几个方面下手才行:1. 颠覆“屈辱史”下的爱国教育 2. 动摇对党媒的“信任” 3. 提供事实的真相。由于香港人没有屈辱史教育,“苹果日报”的存在对党媒伤害很大,再加上相对自由的环境,使得“爱国”很难在香港人中产生共鸣。因此,哪怕有勇武派将五星旗扔进海里,其他的示威者也能做到“不分化,不割席”。相反,对于一部分“爱国”疫苗仍然有效的“反贼”,单单是这件事情就会被分化(或分化他人)。做不到“不分化、不割席”的反共阵线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科学分类里的心理免疫学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F%83%E7%90%86%E7%A5%9E%E7%BB%8F%E5%85%8D%E7%96%AB%E5%AD%A6
他突然发现,原来老鼠不止将糖水和反胃产生连结,同时也将它和免疫系统的抑制连结在一起了。

这是个惊人的发现,因为一直到那时候为止,医学上仍然认为大脑和免疫系统是两个独立自主的系统,不可能如此互相影响。艾德很快地和罗彻斯特大学的免疫学家高亨(Nicholas Cohen)博士合作,进一步探索受到行为制约的免疫系统抑制。他们两人杰出的实验,终于使得PNI成了一门重要的学科。

为了因应内在的压力,个体身体的免疫系统会做出一些反应。而心理神经免疫学则有别于个体对内在压力的反应,它是一门研究个体因应外在压力的反应之研究领域;它着重在探讨心理社会历程与神经、内分泌、免疫系统活动之间的关系(Ader & Cohen,1985;Buck,1988)。

研究结果发现,令人愉悦的生活事件会带来较强的免疫反应;令人不愉悦的生活事件会带来较弱的免疫反应(Zimbardo,1996)。

依据PNI的观点,人的心理情绪及信念并非与免疫系统井水不犯河水的,而是彼此相依的。
其他可参考的网络术语:DSSQ,话语体系,模因和迷因,名词发明学等。
比分说,品葱的DSSQ可能就是 “用爱心说诚实话”,你可以在国内的weibo,b站上传播这句话。然后别人就会好奇,啥意思啊?到最后,一旦有人说这句话,你就知道他是pincong用户。这句话,就和恶俗首页的最底部那句名言是一样的。
谨慎使用网络流行语和梗,小圈子用语。 这些内容会对你的大脑产生持久影响。会误导你。
科学部分暂时只有这么一点儿。本人天赋有限,有的看不太明白,但根据我小时候的学校经历,可以跟大家
分享下。
在读书的青少年时期,我有和一个精神变态做过同桌,他很恨我,因为在前两年,我曾经和他有过几场大战
,以及考试上的竞争关系,经常前十名里有我没他,有他没我。我曾经参与过孤立他的联动活动。在之前,整个班级一半人都不跟他玩了。后来,新的一年,新的班级,意外的班主任把我弄到跟他一个桌子
他就开始经常低声在自习课在我旁边讲垃圾话,讲垃圾话的大体内容还不是简单的wo cao ni ma 之类
还是各种后来teiba上流行的喷子用语。属于不带b不带diao的非常恶心人的内容或段子。
他的目的就是刺激我去跟他打架,因为我打不过他,我如果真的打他,很大概率我就会被打成重伤(因为是我先出手啊,这个细节你们要注意,他骂人可是没有别人听到的哦)于是我大概忍受了半个学期的垃圾话,只能大声斥责他,比如把他杀了,这辈子一定要杀掉你之类的。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影响,可能已经有点抑郁。在之后的几年,我见到他,我的脑子里就开始犯恶心,条件反射一样的难受。
现在想起来,其实也是免疫心理学的一部分。
要不要举个例子?体育圈有专门的垃圾话,比如“你妹妹的内裤在我床上 你的女性亲属被我抱着xx”等等,回忆下早期的黄色小说标题,你大概就有一个印象了,就是那些内容,把你的名字套进去然后复述来骂你。
在rap音乐里,这些垃圾话可以说是大片大片。
汉字或语言,本身是和神经系统高度相连的,当你习惯了带带大师兄那样的低级喷脏话,你可能会在正规的社交场合丢人。
最后我发现我又被zhi字头卧底们踩了威望。你说这些人大致就跟反华女漫画人士是一类人吧。我看了那个女的举报恶俗群其他人的故事,感觉这人真该判个十年。你辱华也就算了,出卖以前的同志,甚至还要害自己的亲人,这不就和他们口口声声侮辱的zhi文化是一回事嘛。或者干脆去做个福利鸡,也行阿。不得不说,我们这个国里心理变态的人总数还是相当惊人的,而这些人一旦混进了反共圈,只会造成巨大的破坏。
他们本质上并不是反什么,他就是仇恨心理占主导,反社会反人类性格。和政治主张无关。
在后来,我听说警察系统,移动通信运营公司里出了不少人贩卖个人营私的,也就是恶俗圈在大陆的内应们,讲真,我一点也不意外。体制内这样的变态可能还挺多。
1
分享 2019-09-11

12 个评论

绝对不要小看meme的力量
投没投毒不知道,但是达到了投毒的效果,前几年我看到你国等说法也感到厌恶,那时候我的思想已经相当反动。
有人认为反贪官不反共产主义,有人认为反共不反华,有人认为应反共又反华,又有更极端的人认为应该从文化与肉体上彻底消灭中国人。
哪一种的想法更好我不知道,不过公知被污名化确实是伴随着你国,贵支这类词的诞生。
所以结论是什么,我们要为了争取粉红停止乳化?
可真够支的
看你的目的是为了爽还是为了宣传。
如果是后者,绕开心理免疫是有必要的。
“也不能说海外丑化中国的势力或组织没有积极参与这个过程。 我甚至认为,某些台湾,日本的研究机构可能专门做了一些相关的事。”

窝佬是绝对不希望看到新品葱变成一个爱国华人外宾基地的。
某些特定符号背后本来就带着意识形态,对背后的意识形态不爽就不要看啊。我老现在也是看见“中华”“同胞”这种符号就恶心,我也没多说什么,踩完走人就行了。
当然来新品葱不是为了启蒙小粉红。

而且根据窝佬观察,和父母一起乳化,论证奥斯曼比中国人素质高级三个数量级是不破坏感情的,但是论证共产党不好,猫腊肉的糜烂生活反而是破坏感情的。
这个只能让搞心理学的人来回答。外行人都只是瞎说胡编。
我不了解貼吧歷史,不過據說早期李毅吧的風氣喜好偏向自由化是自稱“支納豚”的源頭,那麼李毅吧和所謂“日本網絡部隊”什麼關係

重複一遍,我不希望牆外論壇如品蔥和bats一樣有龐大的敏感詞庫,人們有說的權利,對等聽者也有喜歡不喜歡的權利
都在墙外了,连个支字都不敢光明正大的打出来,还要用拼音代替,恁可真是会自我阉割

“也不能说海外丑化中国的势力或组织没有积极参与这个过程。 我甚至认为,某些台湾,日本的研究机构可能专门做了一些相关的事。”
是的,境外反华网站品葱接受美国民主基金会和日本防卫省双重领导,赶快向组织举报
没有人懂这个嘛??
禁支是兩個原因吧。
最主要是:前一段時間很多支字頭刷版。
然後就是:支字在華人圈根深蒂固的侮辱含義,不符合品蔥「理性討論」的氣氛。爭議蠻大的,容易產生(被利用)不必要的仇恨渲染。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