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内都看不到的粪作,不过用来大致了解这些玩意的真实想法

这两天的上海北京乌鲁木齐南京武汉成都都发生了因为疫情的严重事件。明眼人都明白这是颜色革命,这次动乱是89级别的大乱。现在我就讨论一下反颜色革命。

  讨论之前再呼吁一下,习主席啊。现在已经是到了人类文明存续的关键时刻了。你再不反省自己的错误,继续“既要又要”,那就等着成为宋徽宗去当阶下囚去吧。反之如果你能审时度势坚决抗疫并带领动员人民进行反颜色革命,那么你可能成为救世主,2035年后拯救全世界,成为拯救人类文明的伟大圣人。你将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人之一。是成为宋徽宗式的阶下囚,还是拯救世界的圣人就在你这一两个月的行为了。

  习主席的错误既要又要的防疫政策有个明显的台阶能否定当前中间政策。那就是新冠艾滋说。既然瑞金医院副院长说了新冠是呼吸道的艾滋病可以攻击免疫系统,重复感染会让人民免疫耗竭而死,甚至十几年后全人类都会因为免疫耗竭而灭亡。人类文明的存续就看习主席的施政了。因为对新冠的认知变化了,政策也需要调整。这就是一个很好否定当前政策的台阶。

  颜色革命与传统革命根本不同在于,体制内官僚集团挑起的的反革命运动。一般是从煽动青年开始,瘫痪正常政权。在关键时刻官僚反革命集团发动政变夺取政权。颜色革命的关键就是体制内官僚集团是主谋,体制外煽动的青年只是工具。颜色革命的人没有底线,只要能煽动情绪,包括制造大屠杀在内的一切手段都可以使用。习的既要又要的防疫政策,正好给了敌人主动制造大屠杀的环境。习错了,错大了,给敌人留下了巨大的发动颜色革命的机会。

大家一定要注意到颜色革命的关键就是主谋是体制内的官僚反革命集团。

对于反颜色革命,伊朗曾经成功的进行过一次反颜色革命。我提炼了几个关键点。

1.存在一个庞大的不可叛变统治高层。统治高层地位高于所有官僚和精英集团。如果存在一个类似伊朗教士集团这样不可叛变的统治高层,那么颜色革命就踢到铁板上。

2.不可叛变的统治集团拥有动员群众的能力。当颜色革命集团动员群众上街时,统治集团也可以动员群众上街,以群众接头运动反制群众运动。这点伊朗教士集团拥有强大的基层特别是农村动员能力,几次让农村群众进入首都反制颜色革命成功。

3.能够及时分辨抓捕并消灭颜色革命的核心人物。所谓擒贼先擒王。颜色革命的核心是勾结体制内高级官僚进行政变。抓捕这个隐藏的高级官僚核心是挫败颜色革命的关键。其中伊朗抓捕前总理内贾德并宣布无期徒刑是平定颜色革命的重要步骤。

4.不可叛变的统治集团拥有组织政府再运转的执政能力。颜色革命表面上是和平街头斗争,根本是搞破坏行动。通过体制内官僚的勾结,进行大规模破坏。反制颜色革命就需要不可叛变的统治集团抛开官僚系统单独承担起政府运转工作。这需要统治集团强大的执政能力。

  5.不可叛变统治集团能掌控军队和情报机关。对颜色革命分子进行大规模反情报战,并对旧官僚系统进行大清洗。当颜色革命走向失败后,被勾结的体制内官僚会潜伏下来,配合境外谍报机关,进行大量特务暗杀和破坏行动。这时就要求统治集团能大规模进行反特务行动,大规模抓捕潜伏特务,并对旧官僚系统进行大清洗。这样才能保证政权的长治久安。

反颜色革命的核心就是造就一个不可叛变的统治集团。这个集团能动员人民,能抛开旧官僚集团单独执政能力。同时这个集团能快速识别并消灭颜色革命的反动首脑,并进行全方位的肃反工作。

现在的问题表明上是习的既要又要防疫政策,导致疫情和经济双双崩溃。除了放开敌人进入中国没有任何意义。习自己如果不能认识自己的错误,继续既要又要只能成为宋徽宗式的阶下囚。

  第一敌人主要在内部,内部的反动官僚集团才是敌人。街头上的人不过是被煽动的炮灰。这个反动官僚集团大概率是以团派为首的体制内官僚资产阶级。他们煽动颜色革命,根本就在于否定二十大继续维持难以为继的资本主义道路。其中继续对外开放搞买办殖民和反对土地财政可能是他们的核心诉求。而疫情不过是煽动的手段,用来制造大屠杀而已。如果不放开就制造事端继续以防疫为名杀人煽动青年人反抗防疫。如果放开防疫就反向用疫情来屠杀人民逼迫习下台。

敌人在内部,所以习要坚决消灭内部敌人。伊朗平定颜色革命的一个节点就是抓捕内贾德并判处无期徒刑。对于官僚集团的首领,习必须下狠手,终身监禁乃至肉体消灭都是必要的措施。颜色革命是你死我亡的斗争没有任何可以妥协的空间。

第二,造成这个的根源在于习的错误,错误的防疫中间政策,让颜色革命有发挥的空间。也许习的团队内有内鬼,建议了防疫中间政策。除了表面上官僚集团以及其首领,习团队必须检查自身并清除内鬼。内鬼不清除,反颜色革命是无法成功的。

  第三,打造一个不可叛变的统治高层。这个统治高层基本已经初具规模了。这就是科技人员成为下一代政治领军人物。李希打造的新一代领军人物完全可能是一个不可叛变集团。伊朗的教士集团之所以不可叛变因为一旦叛变,他们的权力,财富乃至社会地位会全部清零。他们将承受从天堂到地狱的苦难。这种苦难是比死还难受的。所以教士集团必然拼死与颜色革命的官僚生死斗争。而颜色革命的首脑们一旦失败也一样会承受比死更难受的苦难。所以杀死这些颜色革命首脑是对他们的一种解脱,也是对社会的一种解放。

  李希打造的科技军团要变成不可叛变的集团,就是在两方面做文章。第一就是给予足够的待遇。特别是政治待遇和权力上全面放权,分享治国权力给他们。与他们共治国家。第二是做好思想工作并上交投名状。思想工作就是做反面工作。科技人才特别是军工航天口的科技人才有能力与美国争霸天下。所以如果失败,他们必然下岗失业并失去一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们的知识和能力就是罪过。失败后他们的下场会和俄国失败后军工科技人才一样只能摆地摊失业破产乃至自杀。所以他们没有退路必须和习主席一起击退颜色革命的反动官僚。

  第四,构建中下层不可叛变干部,培养再运转的执政能力。李希培养的科技干部毕竟是少数,一旦大规模颜色革命。新的执政集团必须能承担社会再运作的职能。最简单最要紧的就是能尽快扑灭疫情,并重启生产。注意是重启生产,不是重启经济快速增长。这就必须让这些科技干部尽快储备一批中青年科技干部,给予培训,并掌握关键目标。

  第五,动员人民。动员人民可以分为局部动员和全面动员。根据敌人发动的颜色革命形式批次动员人民。在目前防疫上,最直接的就是给予经济困难群众现金支持。大规模发放安定团结防疫金可以局部动员人民。发放形式可以采用连坐制度。一个楼宇全面支持防疫,没有反防疫措施就发放每人一千元每月,全小区全部支持防疫考核通过后再发放一千元每月。动员社区党员和叔叔阿姨们让他们去和被煽动的反防疫青年人做斗争。目前不能通货膨胀的事情,先镇压颜色革命再考虑回收货币的问题。

当然动员社区叔叔阿姨必须在舆论上做好宣传工作。现在大部分电视台还在体制内,选拔体制内外支持新冠艾滋说的专业人士来给叔叔阿姨提供理论武器。

  如果颜色革命扩大规模,那就要全面总动员。记住之前分析的要点,这次官僚资产阶级反对的是社会主义路线,特别是反对否定土地财政。那么直接在房地产上做文章就是缶底抽薪的大决战。基本过程就是准备300万套乃至一千万套房子。房子可以是房地产商的,也可以是炒房客的,房叔房婶的。直接把这些房子没收然后分发给士兵和军工企业员工。激励他们使用武力消灭颜色革命分子。制造一场新时代的土地革命运动。

现在的青年指战员们,军工企业科研人员以及军工企业工人大部分一辈子都无法买得起房屋。如果直接分发房屋给他们,这就是给他们血酬。以珠海航展中展示的中国军工企业武力,即使美军亲自下场都难以取胜。血酬与手中的先进武器将保证习主席能领导人民最终镇压颜色革命分子。

当然大杀器最好不要使用,但不能不准备。如果局势恶化就不得不全面使用武力镇压颜色革命分子。

习主席能不能镇压颜色革命,救人民于水火也是救自己免于阶下囚就看最近一段时间了。

热爱中华,热爱人民的同志们朋友们大家一起来反制颜色革命。
-3
分享 2022-11-29

6 个评论

果然魔怔到讓人看不明白, 這是失心瘋了嗎?

PS:應是帖主轉來的, 別踩他(她)啊.
不要搬運垃圾
试图指导习主席?指导党中央?大逆不道,诛九族。
习近平连键盘都用不利索,别指望他会玩智能手机或者上网,下面的官员为了乌纱帽多半报喜不报忧,可能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简直就是缝合怪
这是什么东西?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