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市场经济会导致颜色革命,及习为什么自诩为党的救星

从邓时代就开始的国企改革就是要让这些企业离开国家的输血也能活下去,甚至要给国资委带来盈利,而非跟政府玩循环贷。这样也有一个坏处,那就是作为红贵白手套的国企一旦增强了竞争力,有了在市场经济下存活的能力,那么他们的党性就会急剧萎缩,毕竟富人是没有祖国的,如果红贵的企业在民主社会也能活下去,那他反对民主捍卫一党制的决心也会大大减小。你像华为中兴tiktok,虽然一开始受了政府很多帮助,但是发展起来以后即便离开了共产党,在自由市场里一样可以占据一席之地
因此习才要搞国进民退,打中美贸易战,他的最终目的就是让国企和白手套丧失在自由市场生存的能力,这样就能达到把红贵紧密团结在党身边的效果
一点拙见,欢迎讨论
1
分享 2023-04-05

10 个评论

c2h4 🤬不友善用户
互联网产业曾经是可以脱离系统的,其他不行离开祖国等于自杀,如果tiktok像zoom那样纯粹就一点事也没有,归根结底都是背负共产党标签酿成的祸害
从经济基本概念来说,市场经济的所有制基础是私有制,只有私有制下市场交换商品交换才有意义,国有制公有制没有必要搞商品交换,没有价格,所以刚开始世界各国共产党搞的都是计划经济和产品划拨体制。这就是真正的市场经济最后一定导向颜色革命的理论根源。中国共产党不管是市场派还是计划派,我觉得他们都看的到这一点,所以计划派是坚决反对市场经济的,市场派为了避免颜色革命又要搞活经济,就搞国家资本主义,混合资本主义,一定程度上允许私企发展壮大,但是关键领域绝不会老老实实走市场那一套,而是搞各种不平等竞争来维护国企地位,即使不赚钱腐败低效也在所不惜。
以瓦格纳集团为优秀代表的军事市场化为中国封建社会主义颜色革命指明了正确的方向。普京大帝真是习近平同志的好教师爷,值得合作无上限。
澄清一些事实:

1、国企尽管一直在改革,但是这几十年的盈利能力一直都低于私企。有些好像很赚钱的国企如四大银行、烟草公司、移动、电信等完全是因为垄断。对于大部分行业来说,如果给民企同样的资源,国企应该都得被干趴下。

2、国企是党产,不是白手套。几个著名的白手套肖建华、吴小晖、徐明、段伟红,他们名下的企业都是私企。他们可以通过少量控股国有企业,将一部分党产变成私产。

3、国企的领导都是党的干部,领导一个大型国企是仕途的一部分,他们也是技术官僚的重要组成部分。指望他们因为领导企业而丧失党性,可能性不大。

4、华为和中兴都不是真正的国企,名分都没有。tiktok更不是了。但他们都听党的话。
大唐电信规模比中兴华为小很多,但它是名正言顺的央企,是亲儿子。


编辑:把华为和中兴看作是中共的干儿子吧,不是国企,但是得到的支持不亚于国企。尤其是华为开拓国际市场,得到的政府补贴额度非常大,否则它很难取得全球那么多的市场份额。
>>澄清一些事实:1、国企尽管一直在改革,但是这几十年的盈利能力一直都低于私企。有些好像很赚钱的国企如四...
1.资本市场不是只看盈利,好比你在小区门口开一个超市,年盈利率已经超过沃尔玛,但是大家投资肯定选沃尔玛不会选你。红贵的后代多在军工,通信,银行,这些东西即便你开放民企进来竞争,一时半会也无法撼动别人的市场地位,因为市场已经分割完了,留给你的市场份额几乎为零。
2.国企的领导并不拥有国企,得涉足政治才能国企变为私产,当然,你也提到了。这些领导的党性基本没有问题,他们没有专业能力,缺乏现代企业的管理知识和经验,离开了体制p都不是,翟山鹰郭文贵再怎么吹,改变不了他们到了美国连经营一个小企业的能力都没有。不过这些体制的寄生虫并不是党继续执政的关键,党其实还希望他们少贪一点呢,没看金融业被习打压了好几次。
3.华为外媒报道很多了,中兴是国企,tiktok是有国家部门投资并进驻的,勾连得已经相当深了。至于国家支持那是必然,白手套能不支持么?但是现在即便国家不支持了,也就是竞争力下降而已,但继续占有市场并盈利没什么问题。
>>从经济基本概念来说,市场经济的所有制基础是私有制,只有私有制下市场交换商品交换才有意义,国有制公有制...

邓小平早说了这是共产主义的必经之路,即我们不是要立刻共产主义,而是先用市场经济积累生产资料和发展生产力,最终走到共产主义,这话其实是没毛病的,随着ai不断取代劳动力,西方也可能也有这一天,彼时生产不可避免地被ai实力强的公司垄断,相比之下,还是一个民选的大政府来搞国营要好一些。
所以暂时放开公有制,不一定就失去共产主义信仰,或者说让大家觉得共产主义是错的
>>1.资本市场不是只看盈利,好比你在小区门口开一个超市,年盈利率已经超过沃尔玛,但是大家投资肯定选沃尔...
所以你说的国企在市场经济存活下去和党性急剧萎缩是具体什么情况?我澄清的内容就是说国企没有市场竞争力,同时国企不可能脱离党的领导。因为国企就是相当于国家部门。这些人在国企捞钱,和在政府部门的捞钱,性质没区别。习整顿金融业是他反腐的一部分。
并不是市场经济导致颜色革命,恰好相反没有市场经济才会导致颜色革命。

中共以及全世界打着“共产主义”旗号的政党,到垮台为止都没有实行市场经济。

如果中共实行了市场经济,“颜色革命”革谁的命?革市场经济的命吗?
>>邓小平早说了这是共产主义的必经之路,即我们不是要立刻共产主义,而是先用市场经济积累生产资料和发展生产...
首先国营不是共产必然标志。共产的理想是按需分配。就是你一个清洁工,需要宝马也可以给你。完全违背价值规律。美国很早就有很多政府公司。比如铁路,邮政,公路,啥的。这个不稀罕。因为资本主义盈利,有些基建公共事业盈利不大,就政府来做。
套用矮子一句话,国企不是划分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绝对标志。都可以有。只不过比重不同。实际要说经济效率还是民企最高。这是专家公认的。很多创意创新也是市场经济下的市场行为,坐在办公室的官僚想不出来。所以市场经济要求法治,反对不当干预,反对大政府统领一切是有道理的。但也不排斥一些公共或者基础研究事业政府资助。并不矛盾。我觉得人工智能可以取代部分人力劳动,但绝对没有可以掌控一切那么夸张。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