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地方瘋狂基建 城投公司債台高築瀕臨失控

(中央社台北7日電)3年疫情折騰下,中國地方財政快速惡化,引發國際關注。但中國真正的隱憂是近期相繼暴雷的「城投債」,地方多年融資瘋狂基建導致債台高築,截至2022年末,這筆隱形債務已遠遠超過地方債瀕臨失控。

所謂「城投債」,就是地方政府成立城市投資建設公司,做為基礎建設與公益項目的融資平台而發債產生的有息債務。

中國地方財政惡化 發債達15兆超過去年同期
3年疫情折騰下,中國地方政府稅收大減,防疫開支大增。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末,中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約人民幣35.07兆元(約新台幣152兆元),比2021年成長14.59%。其中包括一般債務餘額14.4兆元、專項債務餘額約20.67兆元。

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宣稱,截至2022年末,中國城投債務餘額約13.8兆元,年增10.5%。

但根據中泰證券統計,中國城投有息債務快速擴張,每年增速均保持在10%以上。到2022年末,全國城投有息債務為54.1兆元,相較2011年的6.4兆元暴增7倍以上,規模已超過地方政府的一般債及專項債之和;部分專業機構統計數據甚至超過70兆元。

紐約時報3月報導以河南商丘市為例,描述中國地方政府因為瘋狂基建,身陷債務泥沼。商丘是一個人口773萬的三線城市。

截至2020年底,商丘已建成高鐵114公里,多條鐵路在商丘交匯。到2025年,商丘預計其高速公路網路覆蓋率將增加87%。這座沒有機場的城市正在同時建設2座機場、3條新高速公路和足夠容納2萬輛汽車的額外停車位。

商丘揮金如土的基建遠未結束。2月23日,在慶祝與一家國有投資公司建立新的合作夥伴關係時,商丘市委書記重申了該市作為物流重地的願景,這有助於商丘借錢展開更多專案。

當天早上,商丘的公車營運商宣布因財政困難被迫停運。該公司表示,在疫情的沉重打擊下,商丘市政府沒有提供承諾的補貼,公司拖欠了幾個月的員工工資,甚至沒錢為電動公車充電。公告在發布幾小時後成為全國頭條新聞,商丘市政府進行干預後,該公司刪除了公告。

河南教師傳集體絕食 抗議執教4年沒工資沒保險
中國地方財政日益惡化 河南發不出薪資公車停駛
中國財政惡化 多地公務員減薪 傳遼寧醫護5個月沒拿到工資
報導提到,中國政府喜歡說中國擁有世界上最長和最快的高鐵。但除了連接北京、上海、廣州和深圳等特大城市的幾條路線外,大多數虧損嚴重。中國國家鐵路集團去年表示,在過去10年中建造的高鐵當中,約80%建在偏遠和貧困地區。

再以貴州為例,貴州的高速公路總里程到2022年末,已經達到8331公里。但身為全球第3大經濟體的日本,其高速公路總里程只有7800公里。貴州2022年的GDP總量還不到日本的1/15。

綜合陸媒報導,2022年以來,城投非標準違約及商票逾期事件頻頻發生,市場對城投債發生信用風險的擔憂開始增加。今年涉及城投的負面事件愈演愈烈,據統計,1至4月城投非標違約達73件。

2023年以來,城投違約事件有愈演愈烈之勢。貴州、山東、雲南等省份多地相繼爆出城投債到期難以兌付事件,或尋求展期重組,或「拆東牆補西牆」。

貴州是首個爆雷引發舉國關注的省分。貴州遵義最大的城投公司遵義道橋建設去年底公布,155.94億元債務重組,期限展延為20年,前10年僅付息不還本。根本原因是遵義市政府無效投資過多;直接原因則是土地出讓收入下滑,導致付息壓力劇增。

貴州省發展研究中心4月刊文坦承,受制於財力水準有限,化債工作推進異常艱難,「僅依靠自身能力已無法得到有效解決」。

其後,雲南昆明市5月傳出部分城投公司到期公募債償還困難,未來半年期限內,到期債超過200億元,地方政府正在多方籌措資金,但仍面臨較大壓力。2019到2022年,昆明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已從915.7億元,大跌至2022年的123.6億元。

據報導,昆明城投有息債務已達到3577.5億元,如果以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和政府性基金收入之和作為政府綜合財力計算,昆明市僅城投債務的債務率就達到550%。

報導指出,城投債作為地方政府重要融資方式,隨著債務規模的不斷擴大、地方經濟成長放緩和土地財政「熄火」,城投債風險開始隱現,成為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的重要隱疾。

地方財政收入不如預期 中國多省舉債投資穩經濟
中國地方債務危機現骨牌效應 貴州雲南相繼喊窮
中國3700多家城投債台高築,許多專家認為債務違約遲早會發生,只是早晚問題。

報導引述惠譽評級亞太區國際公共融資評級高級董事孫浩指出,城投還本付息的壓力已超過地方政府財政承載能力。粗略計算,城投每年利息支出已占地方一般財政預算收入30%以上,而近5年城投有息債務增速超過100%,地方政府一般財政預算收入只成長不到20%。

但依過往經驗,中共當局向來債多不愁,也不會放任城投債爆雷引發區域性金融風險。

2022年底,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今年要「加力提效」和「防範化解地方債務風險」。今年4月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再次強調「要加強地方政府債務管理,嚴控新增隱性債務」。

中國房地產報編委蘇志勇指出,對於城投債的風險化解,中央從2014年起就明確了「中央不救助」原則,打破城投債剛性兌付。近期財政部再次重申「打破政府兜底預期」、「誰家孩子誰家抱」。政策導向上,堅持「控制增量,化解存量」。各地方政府為了堅守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也在積極採取各種措施化解債務風險。

中國專家們近期相繼獻策,指城投債風險可透過債務置換、借新還舊、債務延展等方式緩解;但他們不約而同強調,最佳解決辦法還是促使房地產市場儘快回暖,讓地方可以增加收入。

中國國務院旗下官媒中國經濟時報6日發表「一線城市房地產限購應適時優化調整」的評論,強調限購等這類房地產調整的行政手段應適時優化調整,直至退出,並指中央與地方政府6月有望加快推進穩樓市政策。(編輯:楊昇儒/邱國強)1120607
1
分享 2023-06-08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就是满足支那人民的愿望,让他们回到亲爱的毛时代。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3-06-08
  • 浏览: 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