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教授:共产主义是20世纪最大的幻想

2015-09-25 15:27:27多维

在汗牛充栋的共产主义研究著述中,理查德·派普斯(Richard Pipes)的《共产主义实录》(Communism AHistory)是一本独具特色的力作。正如该书开宗明义所言,“是一部介绍共产主义的说明书,同时也是一篇宣告共产主义死亡的讣文。”该书篇幅虽然不足两百页,却高屋建瓴地勾勒了共产主义的百年兴衰,深入剖析了共产主义理论上的荒谬和实践上的残暴。派普斯1923年生于波兰,40年代初定居美国。他的后半生致力于俄国史和共运史研究,也参与美国对苏联等共产主义国家的政策咨询和制定。50年代末开始长期执教于哈佛大学历史系,1981年至1982年间,他担任里根总统国家安全委员会苏联与东欧事务顾问。1992年,应俄国政府之邀,以专家见证人的身份,参加了俄国宪法法庭对苏联共产党的审判。本文摘自《共产主义实录》一书。

现在,我们可以来回答在本书《序言》中所提出的那个问题了:“共产主义的失败,究竟是由于人为的错误,还是由于这一运动本身所带来的难以克服的弱点?” 历史事实昭然若揭:共产主义的失败,原因在后者。共产主义之所以失败,不是因为主义好而只是做错了,而是因为共产主义本身就是错误的,它只是一场很糟的空想。

自1917年布尔什维克党人在俄国取得政权之日起,世界各地发生了多次革命,都是要按照共产主义的原则来建立新社会的。莫斯科方面曾慷慨地用金钱、武器来支援这些革命,并为之出谋划策。实际上,这些革命都失败了。而最后,共产主义在俄国也垮台了。时至今日,共产主义只在少数几个国家——中国、北朝鲜、越南、古巴——中残存了下来。即使在这些国家里,共产主义也在日益消蚀下去:共产党人只是不惜对资本主义作出巨大让步,才得以把政权撑持下来。我们回溯这段令人沮丧的历史,便可以合情合理地认为:或者是共产主义的基本理论错了,或者是共产主义的政治纲领错了,或两者全都错了。

让我们就从苏联解体说起吧:苏联原为第一个共产主义国家,并且是在世界各地策动共产主义运动的原动力。自从1991年苏联解体以来,出版了许多研究报告,对这一惊心动魄的大事提出各式各样的解释:或者说是由于苏联经济停滞不前,或者说是由于苏联公民接触外国讯息太多了,或者说是由于苏联在阿富汗用兵的失败,或者说是由于苏联在军备竞赛中负担太重,无力应付,如此等等。苏联国内异议蜂起,政府无法制止;而像波兰团结工会那样的运动,弄得苏联领导人心力交瘁。苏联原以为:在越南那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失利后,美国将厌倦再搞冷战,退回到孤立状态中去。但是,里根总统却奋力整军经武,向共产主义挑战,这就使苏联政府更加为之沮丧。毫无疑问,以上所说的每一项,都曾在苏联解体中扮演过作用。不过,如果苏联是一个健全的机体,这些因素也不能就颠覆一个庞然大物的苏联帝国。正国为苏联这个机体已经是百病丛生,所以这些因素就发生作用了。

马克思主义是共产主义的理论基础,而马克思主义本身就带有使其毁灭的种子,因为马克思和恩格斯关于资本主义的论述是错误的。马克思主义是建立在一套虚假的历史哲学上面的,也是建立在一套空中楼阁的心理学理论上面的。

马克思主义有一项基本论点:认为它所竭力要废除的那个私有财产制,只是一个过渡性的历史现象(即介于原始共产主义与高度发展的共产主义之间的一段插曲)。这个论点显然是错误的。所有的史料证据都表明:自古以来直至近世,为财富之主要来源的土地,除掉为君主所专有者外,总是属于部落、家族或个人的。土地上孳生的牲畜、商业和资本,无论何时何地,总是掌握在私人手里的。由此可知:私有财产制决不是一个过渡性的现象,而是社会生活中一个永恒的主题,因此,也就是坚不可摧的。

还有一个同样严重的错误:马克思主义认为人性是可以无止境地予以改造的,因此只要把惩治和教育结合起来,就可以造就出一批毫不利已的新人,甘愿投身到社会中为社会服务,实现柏拉图在其《理想国》中所描述的那种社会:“在社会生活中,完全没有私人或个体之分。”即使共产主义政权为达到此项目的而施行的高压政策能够收效,这种效果至多也只是暂时的,转瞬即逝:就像那些驯兽师所知道的那样,兽类经过精心设计的驯练,可以玩出各种各样的花招,但只要离开了驯练,不要多久,它们就会把所学到的东西忘记得干干净净,恢复其原来的动物本性。再者,后天所获得的性格是不能遗传的,那么,每一代新出生的人,都会给世界带来许多非共产主义的生活态度,其中最强烈的肯定就是要活下去的谋生之道。共产主义不能改变人的本性,这就注定它最后必将失败。墨索里尼甚至在其转变为法西斯党揆以后,还对共产主义抱有某种同情。他在1920年曾断言道:

“列宁是个艺术家。其他的艺术家是用花岗石或金属作为素材来工作的,而列宁这个艺术家是把人作为素材来工作的。然而,人比花岗石还坚硬,而且也不像铁那样可以任意加工熔铸。所以,至今也没有能拿出一项杰作来,列宁这个艺术家是失败了。事实证明,这项工作他是无法完成的。”

实际情况如此,这就迫使共产主义政府要用暴力作为进行统治的常用手段。要强迫人们把他们私有的东西交出来,并且要他们放弃个人利益来服从国家的需要,这就要求公务机关须享有无限的权力。列宁给“无产阶级专政”所下的定义,正是如此。他说:“无产阶级专政的权力是一种不受任何约束的权力,不受法律条文的约束,绝对不受任何规章制度的束缚,它完全是以暴力为基础的。”

历史经验表明,这样的一种政权倒也真的行之有效:它曾经强行于俄国及其附庸国,强行于中国、古巴、越南、柬埔寨,以及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然而,它的代价是惨重的,那还不仅是无数人所遭受的种种苦难,而且是这些政权所为之奋斗的那个目标,即人人平等,也完全消失了。

在为这种以武力镇压为基础的政治体制进行辩护时,列宁总是说这种政治体制是暂时的,一旦完成了它的任务,这种以镇压为务的国家就要消亡了。然而他竟然不顾这一事实:“国家”是个集体的总称,它是由众多具体的个人集合起来的。这些个别的人,不论其历史使命为何,总也要关心其切身利益的。尽管照马克思主义社会学的说法,国家仅仅是为其主人翁服务的,它本身没有什么利害关系,但实际上,那些掌管国家事务的人,很快就形成一个新阶级。那个宣称要开创一个新时代的 “作为先锋队的党”,也就根本变质了。
12
分享 2019-10-09

42 个评论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性是可以无止境地予以改造的,因此只要把惩治和教育结合起来,就可以造就出一批毫不利已的新人』
國內有相當一批人鼓吹『改造人性』論,豈不知道,人性的自私來源與『基因』,基因不自私就不可能獲得資源,把自己遺傳下去。要成功的『改造人性』,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改造人的基因。

我好奇的是,他們想改造人性的動力是什麼?他們擁有怎樣的經歷,用殘暴的手段在人間打造天堂,作出如此自相矛盾的事?
其实吧,我有点费解,是真的很费解,没有diss谁的意思,谁能给我解释下:
中共说中国实行的是人民当家做主,大家一笑置之,从来没人信;
中共说中国实行的是市场经济,从来没有发达国家承认;
中共说中国会遵守条约,大部分人都不信;
可是,为什么中共宣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宣称它的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很多人就永远相信认为这个是真的呢?
是不是只要中共还在台上,不管它实行什么制度,哪怕有一天直接宣布君主制,外界还是认为中国是共产主义?难道共产主义是个筐,不管什么东西都能往里面放吗?
其实按照很多人的看法,一共也许是真的想玩共产主义,但是早就玩失败了,于是二共几十年前就把共产主义当成一个神主牌一样给供起来了,他们已经不在乎什么主义了,什么东西能让他们千秋万代的执政下去,什么东西能让他们捞钱,他们就实行什么制度,只不过暂时还是用共产主义这个牌子而已。
除了中国以外,北朝鲜早就连共产主义这个牌子都扔掉了,早就实行的是主体思想,为什么还要称朝鲜为共产主义国家?
我是这么看的,不管共产主义这个东西是好是坏,它应该有一个准确的定义,不可能无限的扩大其外延,否则让人难以理解。
其他社会制度都是漫长历史实践中慢慢改良演变而成的,
共产主义是突然被几个空想家提出的,自然不可靠。虽然在人类历史上横插一笔,但注定会消失。
共产主义对中共来说现在是一张皮,中共从窃国到现在一直披着这张皮去骗人的。虽然这张皮用了年久发臭了,但又无法脱下这张皮,脱下皮露出里面的封建帝制会更臭。
共产主义这个东西它只有皮而已,因为它声称这是未来才能达到的一种状态,现在还达不到,所谓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等。既然只有皮那么里面藏什么东西都随意。还披着这张皮招摇撞骗的仍然可以说是共产主义国家
那我不这么看,我觉得应该按它的实质来进行称呼,如果未来几年和朝鲜一样,宪法里面完全抛弃了马列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说法(这是某些学者预测的),换成了其他东西,连这个皮都不要了,那还要不要称其为共产主义国家呢?如果还是称其为共产主义国家,就会很奇怪,因为那个时候早就没有一丁点共产主义了呀,无论是里子还是面子都与共产主义无关了。如果换成其他称呼,那就更奇怪了,因为国家的实质并没有任何变化。

所以我的看法是不应该按照中共自己的说法来称其为共产主义国家,就好像一个贪官说自己是清官,外界会称其为清官吗?
不过,“社会主义”一词在朝鲜依然经常被提到。朝鲜的宪法全称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社会主义宪法》。而在《金正日将军之歌》中,也提到了“社会主义”一词。[21] 朝鲜劳动党声称其当前目的是“在共和国北半部建设社会主义强盛国家”。[22] 劳动党发布的宣传图书《对于朝鲜劳动党》中称“朝鲜劳动党是深深扎根于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等劳动人民群众中,在他们当中由为社会主义事业的胜利献身奋斗的先进战士组成的工人阶级革命政党、劳动人民群众的群众性的党”。[23] 第一书记金正恩也于2016年2月27日的讲话中提到“争取主体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事业的胜利,高度弘扬金日成民族、金正日朝鲜的尊严与威仪”。[24]

还没完全抛弃吧。 它所谓的社会主义还是出自共产党理论里面的那一套,只是宪法里去掉了太科幻的“共产主义”
应该是最大的梦魇。
哲学上有些东西还不如常识分的清楚。
比如国家是不灭的,人类永远都会建立延续国家组织。正因为国家是不灭的,当一个王朝不能够承担和维持国家正义的时候,这个具体的国家——王朝——就覆灭了。谁能够建立起国家正义,谁就主导立国了。这就是历史朝代的兴衰原因。
哲学很少区分国家这个统摄概念与具体的国家内容,实在是无法理解这种情况。
文章所说的私有制也是这个问题,私有制不能废除,但私有制在形式上甚至可以说成是公有制,让大家占有,不还是每一个人占有的意思?这里就是哲学上混淆的地方。公有制其实说白了是让大家占有,也就是私有制,但是因为说不清楚是谁占有,这里的“公有”形式就破坏了私有的实质内容,从而导致整个公有制理论都是讲不清楚的混淆理论。搞不清楚,那就是具体形式有问题,要改成可以搞清楚的具体制度,所有公有制经济国家只要放开让大家自己私人经营就都能搞好了。就这么点常识。
哲学不能搞成违反常识的胡说八道,这是维特根斯坦反对的哲学精神病。
哈哈哈,土包子到处标语都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tm就纳闷了,初心是啥,使命是啥?
我倒不认为马克思的理论是完全错误的,马对于资本主义的剖析和批判,其实还是有价值的,但这些也并非他的独创。从发展趋势来看,当今的资本主义也并非以前那种自由主义:工会,国有企业,全民基本收入。北欧的一些高福利国家甚至出现了所谓“共产主义雏形”。说明资本主义也在不断自我完善,向混合主义发展。马的问题就在于,他提出的解决方案和蓝图,现在看来是极不靠谱的。事实已经证明了,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里,人自利的本性不会自然改变。那也就意味着,私有制,市场经济,仍然是合乎人性,能给社会带来发展动力的。共产主义者认为私有制带来经济危机,两极分化。但他们自己的方案,就好像为了预防强奸案件不再发生而呼吁男性集体阉割一样。危机固然永久解决了,但扭曲了人性,社会也失去了发展动力,资源配置反而效率更低。
北欧高福利国家搞的是伯恩斯坦流派的民主社会主义,是可以讲清楚谁的东西归谁的制度,高福利就是把国家的东西具体分给每一个人了,因此在国有化程度较大的时候就是高福利。
这是改良的马克思主义,严格讲已经不是马克思主义。
共产主义者,说一千道一万,就是消灭私有制!
就像冯客(Frank Dikotter)所说,直到现在,中共掌握一切土地,一切基础工业(石油电力等),掌握一切银行,直接间接控制一切重要的大企业(控制所谓的华为私企,其他的都是跟党走的),这不是共产主义什么是共产主义?
掌握一切或者主要生产资料的专制可以专制到你的肚皮里,这是蒋介石这样的传统威权主义者做梦都做不到的。
中共掌握了一切的大企业,我不认为这等同于消灭私有制,这不过是以消灭私有制的借口,进行强取豪夺,将国有或者民营企业转变成了中共权贵的私有财产而已。如果说中共消灭了私有制,那中共各大家族的几百亿几千亿资产算是中共的党产,还是各大家族的私产?
中共走到现在是共产主义的必然,专制残暴,不守规矩,都是共产主义的愿意,北朝鲜也是
这也只能说明即便是中共本身都不能客服人性的弱点,你说的最少的一小簇权贵掌握所有生产资料的做法也不叫私有制,古代叫君主所有制,法家其实就是这一套。因为你只容许自己的财产所有权,不容许人民的财产所有权,私有制当然被消灭了。
那啥时候就成了皮,21年成立?还是国民党清党,还是抗日,怎么搜的一声就变质,还有它们的爹啥时候变质的
请先了解当初芬兰这些国家如何收拾布尔什维克的
东西总归要归人所有,所谓全民,不就是你们共产党代替全民,共产党最后必然成为几个人的
中国的统治者专制残暴、不守规矩几千年了吧,民国之前也没有共产主义的说法,其实现在的专制程度跟清政府时期又有多大区别呢?难道那个时候也是共产主义?
请各位洗地的给我举一个成功的共产主义国家或者组织?
中国的统治者专制残暴、不守规矩几千年了吧----前几千年,能偶上台,加起来不如中共,非要跟张献忠比另说
清末能办报纸啊,能自由组党啊。现在能吗?苏联能吗?古巴能吗?朝鲜能吗?老挝能吗?越南能吗?
你所谓的消灭私有制是不可能的,按照明居正的说法,红一代几百人,红二代几千人,红三代几万人,现在的财产大部分掌握在红二代红三代手里,而红三代自认为是八旗子弟,这种红N代只会越来越多,难道他们会消灭红N代的私有财产?
你也说是清末啊,雍正时期可以吗?那个时候的言论钳制会比现在宽松?
既然你说本人洗地,好吧,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知道在品葱意见不同,一定会演变成这个结果,今天忍不住发言了,到此为止吧。
如果这个体制不崩溃,大清洗的回潮是迟早的事情,这些红N代,正是核心深谋远虑的目标,不但可以重新分配财富收拾人心,还可以缓解财政危机、提拔新人。你要知道,习是一个立志做“真男儿”的人,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共产主义政权三代以后的命运。
说点实话,现在不如清政府。
私下骂皇帝这种事赵国古代不稀奇,就算雍正时期,想完全控制别人的嘴都难。还有雍正逼着全国人民看8个样板戏了?把天地君亲师的位置全给占了吗
来来啦,别跑,给我讲讲你们伟大实践有的成功吗。难道你觉得朝鲜跟清朝一样
沙皇再凶残也就是流放十二月党人,列梅毒可是杀全家,杀完了还有大批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废物洗地
还真是比现在轻松,谢谢
除了巴黎公社等西欧早期的几个政体,后面的全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独裁体。
创立起就是皮,靠坑蒙拐骗起家,许诺编造的共产主义事业,建立集权国家
变质是指跟不上时代越来越多人不信,能闻到臭味
许诺编造的共产主义事业---那他爹苏联是不是,苏联啥时候变质,那些支持它们的知识分子咋解释,是坏还是蠢,而如果他们不是坏就是蠢那么它们关于政治和社会的发言还有啥必要认真对待
巴黎公社不是也滥杀无辜,匪自己的江西共青团都给扒皮了
中国梦是21世纪最大的幻想
实在不好意思,我想描述芬兰的高福利社会形态,但下意识还是用墙内教科书上的描述了,芬兰的发展模式和共产主义那一套当然是没关系的,我本意只是想否定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判死刑的论断,进而说明他的方法论是荒唐而且无效的而已。
你懂的比我多,为什么问我,在考我吗
-----------------
苏联当然是,变质是经济逐渐崩溃后,有支持的知识分子参考天朝同理
那也是建立在全球化的基础上的,北欧几个国家本质上也是靠资本主义在输血
马克思早年的论断基本都是错的,包括那啥宣言,都是狗屁
阿共當年殺地主全家起家,自己做了大地主後也怕被這一套複製了,歷史輪迴躲不掉不信看看
不只是幻想,更是臆想,妄想。首先生物的本性就决定了这一套根本无从实现,人类终究是人类而不可能是上帝。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Communism is a mental illness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0-09
  • 浏览: 4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