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新闻话题] 中国医药子企业血制品事件:艾滋病污染惊魂的来龙去脉

https://i.redd.it/mgb5m08t89f21.jpg
血液是艾滋病病毒主要传播途径之一。


春节假期之际,具备中央级国有企业背景的中国医药被传出旗下企业有注射用血制品受艾滋病(又称爱滋病)病毒污染,但有关消息被官方自我否定。

上海《每日经济新闻》星期二(2月5日)报道,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下达指示,要求各地停用中国医药旗下上海新兴医药所生产的一批静注人免疫球蛋白,理由是其艾滋病抗体(HIV抗体)检测呈阳性。

但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星期四(7日)称,涉事批次药物艾滋病检测呈阴性;来自江西曾接受该批次药物注射患者的艾滋病检测结果亦呈阴性。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多家媒体已屏蔽相关报道。

静注人免疫球蛋白属免疫类用药,但与疫苗不同。然而在长春长生生物科技狂犬病疫苗事件发生不到半年、江苏金湖过期疫苗事件发生不到一个月之际再次传出此类事故消息,再次敲响中国免疫医药安全警钟。

“艾滋病污染血制品疑似事故”是怎样曝光的?

《每日经济新闻》星期二报道,据“河南某医疗机构人士”向该报透露,“已经接到来自国家卫健委通知”,由上海新兴医药公司生产,批号“20180610z”的静脉注射用人免疫球蛋白药剂须予以封存,“对采购问题批号产品的医疗机构,应立即上报并对已经使用问题批号产品的患者进行监测,密切观察病情变化。”

与此同时,网络上流传一份题为《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暂停使用上海新兴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相关批号静注人免疫球蛋白的通知》的电报,称根据江西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该批药剂“艾滋病抗体阳性”。新兴医药母公司中国医药其后发表声明,证实了这份电报的真实性。

《中国经营报》联营微信公众号《商学院》指出,这批药剂共有1.2万余瓶,每瓶50毫升,“由上海市食品药品检验所批签发”。

https://i.redd.it/e1ky03ph99f21.jpg
Image caption 血液内的血小板是人免疫球蛋白的主要来源。 Getty Images / TASS
曾任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管医生,被中国媒体称为“疫苗科普达人”的陶黎纳向《北京青年报》指出,人免疫球蛋白以合并血浆制成,血浆至少来源于1000名供血者。这次事件意味着血浆中至少有一份来自艾滋病毒携带者。

《北京青年报》引述陶黎纳说,最初发现的不是免球药剂艾滋病阳性,而是用过免球的婴儿出现艾滋弱阳性。“不知道发现婴儿弱阳性后,对该批号免球是否做了检测,如果检测了是阳性,那么才能说这个免球阳性”

陶黎纳说:“就看到底是基于婴儿阳性的间接证据,还是基于问题免球检测阳性的直接证据了,如果是前者,如今检测又都是阴性,那很有可能是个乌龙事件;如果是后者,那么就看试剂或方法上是否出了纰漏导致假阳性了。”

官方对事故有何说法?


https://www.reddit.com/r/4832/comments/aobrri/
1
分享 2019-02-09

2 个评论

借用我之前的一篇回答。

刘仲敬:在中国而言,孔孟老庄和纵横家混合的意识形态造就了另一种行为模式,也就是一种否定公共德性的哲人。他的礼法和道德是针对个人的,而在公共事务上是世界主义者和流浪者。你可以从卜式(西汉大臣,以牧羊致富)和汉武帝的故事中看出这种伦理。汉武帝发动战争,号召人民捐款;但他其实并不指望捐款,而是抄没工商业者的财富满足需要。卜式居然真的捐款,皇帝惊讶地派出使者问他:你到底有什么不好出口的要求?只管说就是。是不是有冤屈,要皇帝替你伸冤?是不是有仇人,要皇帝替你报仇?

这种模式暴露了华夏世界最根本的习惯法:没有针对陌生人的义务,只有私人对私人的关系。即使对于皇帝,效忠也是形式,实质的付出,必须另有知遇之恩。这种文化没有职业道德(对无名陌生人的底线)和事业心(对无形仲裁者的信服),只有等价交换的游士原则(良禽择木而栖,危邦不居乱邦不入)。
Sina制造的很多生物试剂效价的确很差,何况这件事情和当年河南AIDS有些许相似,估计最后怎么检验的也是大有“背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2-09
  • 浏览: 1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