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共和党的逻辑(假如他们真的会逻辑思考的话)

1. 
共和党: Let's bring back to the economic power we had in the 1950s & 1960s!

民主党: looks at 1950s & 1960s tax brackets OK!

共和党: Socialists!

2.
Conservatives love to screech “what about all the homeless veterans”, until it’s time to actually help homeless veterans.

保守派(右): no more illegals! We need to take care of our own!

自由派(左): okay, let’s take care of our own!

保守派(右): f*ck no, that’s socialism!

3.
Conservatives use their "morals" when they help the business and they forgot them when money's on the line.

4.
After what happened to the Kurds, asking America for help is hilarious. Trump will betray you just like he betrayed the Kurds.

5.
Is the deficit lower?

Has the swamp been drained?

Is Hillary locked up?

Is he way too busy to play golf?

Did he fix health care?

6.
 “Only in America can you be pro-death penalty, pro-war, pro-unmanned drone bombs, pro-nuclear weapons, pro-guns, pro-torture, pro-land mines, and still call yourself 'pro-life.”

― John Fugelsang (感谢葱友@We_the_People补充)

7.


待续 & 欢迎补充

引用来源: Reddit.com (1-5)
2
分享 2019-10-09

50 个评论

1. 當然是民主黨沒邏輯,因為五六十年代税高又不見得是當時經濟繁榮的原因。相關性不等於因果性。按民主黨這邏輯,是不是還要指責共和黨要恢復五六十年代種族隔離?(好像已經指責了。)
2. 至少我這裡的共和黨議員是真的幫本地老兵爭取了很多優惠政策。老兵為國家流血犧牲,非法移民為國家做什麼了?兩者能相提並論?
笑了。。。
但据说50s对the top wealthiest并没有传说中那么高的税。
https://slate.com/business/2017/08/the-history-of-tax-rates-for-the-rich.html

欸,引用slate。。。Socialism。。。
問題在於,我沒見過文中扣“社會主義者”帽子的Conservative,如果有請指出哪位
共和党骂民主党socialist是常态,你没听过? 有些民主党还大方承认。不过这里的socialism是指欧洲那种,和中国没关系。
拜托,这两个就是无伤大雅的段子
提示,随手去捞几个政治正确的段子作为回应,大家笑一笑不就好了。。。
三德子可是盛赞过当代伟人查韦斯的。贵欧洲明灯舔卡斯特罗的也不是没有,卡斯特罗又是啥?需要开除吗
每次见到你都是火气大大的,小心身体。你赢,我认输。
有赞毛的吗
按照共和党的逻辑,可我老又不是共和党(就算有投票权的话会给他们投票,也不代表自我身份认同会被党派所限制),你老在这里是不是有攻击稻草人的嫌疑啊???
税率我是在Washington Post上看到的数据(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business/2019/10/08/first-time-history-us-billionaires-paid-lower-tax-rate-than-working-class-last-year/),不过还是你这篇分析得更透彻。看来我还要学习一个(笑)

BTW,引用Slate没毛病,在mediabiasfactcheck.com那里,它的verdict是:
"Overall, we rate Slate, moderately Left Biased based on story selection and editorial positions that favor the left and High for factual reporting due to proper sourcing and a clean fact check record."(引用规范,经得起事实推敲)

类似slate的很多左派媒体都有偏见(left bias),但丝毫不影响它们的真实性与高可信度。相比之下右派媒体(I'm looking at you Fox)则是既有偏见,又缺乏可信度。

至于被扣socialism的帽子,像@Haloawold葱友所说,我们liberals早就习以为常了。至于事实如何,大家心里都清楚。
这个帖子我是不是可以转到水区,几位李伯儒也好好感受下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奥巴马经常干
相关性不等于因果性这条在社会科学中基本没啥用途,因为社会科学的变量之复杂根本无法建立实验去检验所谓因果关系,那因果只不过是人讲故事讲得好。
Haters gonna hate. 我已经习惯被骂“李伯儒”了。反倒是man-child right wing读了我的发帖都感到butthurt。Alex Jones他老人家看到自己的虔诚信徒们都这么不成熟,又作何感想呢?

Liberals所秉承的是intellectualism和humanity。推崇反智主义且没有人性者对此当然理解不能。
Onion虚心认同别人的引用更准,我主动不和你争。然后你说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你这种人现实中有没有朋友的。算了,我再次向你认输,您老人家高明。(保重身体,少点激动)
intellectualism到经常搞出让奥威尔赞叹的有些理论如此荒谬以至于只有知识分子才能相信。humanity到跪舔卡斯特罗,查韦斯,怎么讲,迫真世界未解之谜
不要nitpick。

谈intellectualism,我只举两个简单的数字:
”大学教授这个群体里,自由左派和保守右派的比例是12:1。“
数据来源:
1. https://www.nytimes.com/2018/10/16/opinion/liberal-college-administrators.html
2. 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16/oct/6/liberal-professors-outnumber-conservatives-12-1/(注意这个可是一个conservative媒体哦,它自己都承认了)

“在39%的大学里,没有一个教授是右派。”
数据来源:
https://onenewsnow.com/education/2018/05/05/39-of-colleges-have-0-republican-professors(这又是一家右翼媒体哦)

统计学上大样本才有意义。当然反智主义者是不懂probability和statistics的。

谈humanity,liberals关注弱势群体,这点和conservatives正相反。liberal关注人们身心健康,主张降低医疗成本。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我就不一一列举引用出处了。如果你不相信,请自行look up。来这里辩论(诡辩),至少要先学会分辨是非的能力,学会critical thinking。Get your facts right first.
左翼喜欢吃左翼独裁者的屎(事实判断,从赞颂苏联到赞颂委内瑞拉证据多到数不清,反论可以是右翼势力也支持右翼独裁政权,但是不同点在于右翼势力都有自己的主张和利益关系,不会轻易的把别人的模式输入自己的国家)——姿势分子大部分是左翼(现在的左翼把这当作是赞美所以事实方面应该不存在疑问)——大部分姿势分子喜欢吃左翼独裁者的屎(逻辑稍微跳跃了一下因此不能说是很坚实的事实判断,因为左翼姿势分子有可能比较蠢笨以至于认不清自己真正支持的是什么?不过蠢笨对姿势分子来说也是难听话,所以无所谓了。)——姿势分子吃屎,反智万岁(价值判断,就算姿势分子确实能搞一些有用的科学发明也不影响这个价值判断,毕竟吃饭砸锅没有任何不对。)
不可以转移,窝佬的RFC尚未通过
对,所以经常会有苏联人民最自由,不出国是因为他们热爱祖国,中国有现在的进步是因为毛泽东(乔姆斯基原话),英国知识分子相信美军在英国不是为了诺曼底而是为了防止随之而来的无产阶级革命,整个20世纪证明了知识分子选择基本全是错的
说起来,上次白左被人用纽约中央公园的狗强奸文化给耍了的新版索卡尔我没看见智慧在哪里
这个算不算人身攻击?
不敢不敢,在您老人家面前,谁敢说懂人身攻击呢,您可是这方面的专家。有幸拜读的您的每一条评论都是斗志激昂,不把敌人干死不罢休,语言造诣高超,给敌人起的外号一个又一个。真是比人身攻击鼻祖川普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还是人身攻击咯,我踩下你们如何?不爽吧
当然你们这帮左左人一贯如此,那就是马克思主义手电筒
是啊,那起碼也得講個故事啊
給您再添一條: “Only in America can you be pro-death penalty, pro-war, pro-unmanned drone bombs, pro-nuclear weapons, pro-guns, pro-torture, pro-land mines, and still call yourself 'pro-life.”
― John Fugelsang
好奇的問一句: 我知道大學教授中最conservative的是經濟學的,不過一直assume 搞微觀的更conservative,因爲他們更倚靠對人性的狹隘的假設 (maximization with guile)。不過您說 bias更重的是搞宏觀的. 可否解釋一下?多謝!
还真有 http://www.rfi.fr/cn/%E4%B8%AD%E5%9B%BD/20110606-%E8%90%A8%E7%89%B9%E8%A2%92%E6%8A%A4%E6%AF%9B%E6%B3%BD%E4%B8%9C%E5%8F%91%E5%8A%A8%E7%9A%84%E6%96%87%E9%9D%A9
法广啊,总不是小道消息,看来巴黎高师也要楼主开除知识分子团体
Good question. 这个结论是从一篇论文中得出的。原文在此:https://evonomics.com/economist-ideologically-biased-javdani-chang/

文章的两位合作者用了一个巧妙的deception方法,名字叫fictitious source attributions。根据这个方法得出了宏观经济学家有着相对更严重的偏见。文章并没有特别解释为什么宏观经济学家更有偏见,但讨论了对所有人造成偏见的可能原因。主要的几个原因包括:
1. 教授经济学的方法
2. 社会结构
3. 行业本身的传统

当然我对经济学的理解也不够深入。欢迎其他水平更高的葱友来chime in and shed light,帮我们一起解惑。
虽然没有去做research,我从在美国几个大城市生活的经验来说(SEA,IAH,SFO)。被liberal统治的大城市治安都差得惊人。SEA和SFO现在出现了很大的homeless的危机,现在SFO的homeless甚至有往周围bay area扩散的现象。作为liberal的大本营Berkeley也是治安捉急。
我其实想知道自由派怎么解释这种现象?
说实话我对liberal在控drug上的态度是很不满的。左派一直说要控枪,那作为已经是federal illegal的heroine或者fentanyl是不是应该禁了呢?街上那么多针头怎么处理呢?加州最近还提高犯罪处罚的最低金额,导致去在bay area各种砸车偷东西而警察因为没有达到犯罪标准不抓。
加州政府的高税收却完全没有给居民带来安全的居住环境,homeless满街都是。
这位吡吡自己水平最后还是罗学历,讲真,这也没比梁家河背书名强到哪里去
Fox毕竟全美收视率最高。lol
我老板也是个liberal,每年都去burning man,吸大麻,去vegas赌博。
我周围的华人在social(drug,homeless,tax)议题上都是conservative,除了我的前室友,是个Gay liberal。
每次我听左派的人说政策的时候总会感到钱包在哭泣,又要加税了,lol

对了,你们觉得AOC是liberal么?还是她是左派新的变种?
关于治安,你观察到的现象没错。不过原因是大城市人口更集中。而且美国人口分布的特点是大城市里democrats人口占多数。(republican更多住在乡村等人口稀疏的地方)

关于毒品,我并不太熟悉。根据我查到的资料,fentanyl本身是处方药,用来treat severe pain。医生开处方受严格法规的限制。所以是可以合法使用的。

Illegal fentanyl确实是个问题,大家都在想办法解决,就像现在很多州还在想办法解决marijuana问题。

Heroin是禁药没错,但在毒瘾治疗时又需要它。Heroin突然停用会造成严重withdrawal syndromes,所以戒毒是通过逐渐减小剂量来完成的。在这个过程还得给他们一定量的heroin。另外有研究显示,safe injection facilities (SIFs) are centers where drug users who have nowhere else to go (often very poor or homeless) can safely use without fear of arrest under the monitoring of caregivers who can prevent or respond to overdoses. [1]

Source:
1. https://reason.com/2019/06/21/attempts-to-build-a-safe-injection-site-for-san-francisco-drug-users-pushed-to-2020/
我觉得比较奇怪的是
大城市人口集中然后治安不好,右派的观点会是加强警察执法,左派却去改法律让定罪的limit变高了。[1]

这么严重的Drug abuse不就是一直执法不利+法律惩罚轻[2]的结果,SF警察complain说resource不够(收10%以上的州税,全美几乎最高还不够),然后州准备出台法律合法化Supervised Injection Site(肯定也是州财政出钱, 纳税人买单),让大家可以集中注射不会overdose,其实变相有个官方认可的机构可以注射毒品。
Source:
1.https://ballotpedia.org/California_Proposition_47,_Reduced_Penalties_for_Some_Crimes_Initiative_(2014)
2.https://lao.ca.gov/ballot/2000/36_11_2000.html
我对Liberal最大的争议就是在Law & Order上面。
多謝分享! 看來您也是搞研究的。不精通 economics 也罷,economic thinking 對社會破壞力不小。當年我修的經濟學課程也都是捏著鼻子上的。尤其是在看了下面第一篇文章之後:

https://www.jstor.org/stable/657726?seq=1#page_scan_tab_contents

這一篇談經濟學怎樣變成 self fulfilling prophecy,扭曲資本市場。對我影響也很大。
https://www.jstor.org/stable/20159091?seq=1#page_scan_tab_contents
其實liberal的地方治安差是個misconception。衹是因爲人口稠密,可能給人一種錯覺而已。

其實最保守的南方各州暴力犯罪更高,liberal 州相對安全:
https://www.safehome.org/resources/americas-most-dangerous-states/

這篇文章解釋爲何南方保守州犯罪率更高: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south-has-more-violent-crime-fbi-statistics-show-2013-9

這篇文章談基督教的 Seven Deadly Sins 反而在最信基督教的南方各州更高:
https://www.christianpost.com/news/bible-belt-has-most-sinners-research-suggests-how-sinful-is-your-state.html
我讀了一下,看起來就是人口越貧困的州犯罪率越高。 在我看來邏輯並不衝突,因為很多南美州難民的國家暴力犯罪是世界最高的,加州事實上各種犯罪數據都正在上升,加州本地人很容易將這個問題歸咎在非法移民身上。 還是liberal認為非法移民都不吸毒不犯罪,都守法又和平。
非法移民比美國公民犯罪率要低很多。詳見圖表: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wonk/wp/2018/06/19/two-charts-demolish-the-notion-that-immigrants-here-illegally-commit-more-crime/

不知道您圈子里朋友怎麽想,但加州多數居民并不把犯罪問題歸咎在非法移民身上。如果多數人都那麽想,州和各地議會就不會投票成爲 sanctuary state 和 sanctuary city 了。
剛才回復,不小心paste錯了地方.
----------------------------
非法移民比美國公民犯罪率要低很多。詳見圖表: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wonk/wp/2018/06/19/two-charts-demolish-the-notion-that-immigrants-here-illegally-commit-more-crime/

不知道您圈子里朋友怎麽想,但加州多數居民并不把犯罪問題歸咎在非法移民身上。如果多數人都那麽想,州和各地議會就不會投票成爲 sanctuary state 和 sanctuary city 了。
那麼文章其實也證明非法比合法移民犯罪率高,而且很多,甚至在謀殺上居然接近本地居民,這個數據很不幸事實上加深我對非法移民的厭惡。 因為本地居民比非法移民犯罪率高,而且應該很多本來就應該是非常正常的,你完全可以說川普種族歧視,但這種文章在我看來正好證明共和黨訴求合法移民的正確性
我衹是回復您 “加州本地人很容易將這個問題歸咎在非法移民身上”的説法,因爲非法移民并不比本地人犯罪率高。不知道您是否住在加州,但給我家打掃衛生的是非法移民,在餐館給我上菜的也是多是非法移民。在美國20多年,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也和早年不同了: ”合法“與“非法”差的就是一張紙,但人人都有pursue happiness 的權利,人人都有dignity。很高興與你交流,Good night!
沒錯,那麼那些合法的拉丁美州族群了,他們的工作了,要知道flordia是阻止sanctuary state的。 flrodia我記得拉丁美州人口好像是最多的之一,那麼這種人的聲音就不重要嗎。 大學教授這種群體享受了非法移民帶來的廉價服務,那麼合法移民失去的工作就可以當作看不見。 這些非法移民甚至是拿走本地人的合法工作,我是不是可以合理懷疑本地人失去工作之後導致犯罪,而這個事實上是非常可能發生的。 你很明顯是華裔而不是拉丁美州人,你確定每個合法的拉丁美洲人支持非法移民嗎,那麼你又怎麼打算解釋flordia的政策 。

你說非法移民有pursue happiness 的權利,那麼合法移民了,本地人的pursue happiness 的權利了,就可以無視了嗎。

我不認為我了解事實的真相,但是你呈現給我的數據就是證明合法移民的必要性
你這種說法,很容易讓人理解為“我歡迎非法移民因為我可以方便地剝削他們”。
哈哈哈,其實我心裡也是這麼想不過不想說的那麼難聽,每次左派這麼說我都是這麼想的。。。。
倒不一定他們真的這麼想了,但事實如此。
你是指纽约时报的 “Free Speech is Killing Us”?
https://www.nytimes.com/2019/10/04/opinion/sunday/free-speech-social-media-violence.html
我其實就覺得他們真的這麼想,非法移民潮之前就有抱怨美國人工昂貴,這點在sex and the city很突出。 這部電視劇雖然有很多有色人種,但看起來家裡都很有錢。 我比較認為是他們可能自認自身並不富裕,比如sc裡面每個女主角都抱怨過家裡巨大衣櫃不夠安放華服。 所以財富不應該與他人分享,比如需要支付這麼多人工費用。 當然站在他們立場看很自然,但是別人看就很不舒服就是了。
保守派里倒是有人去收拾巴尔的摩的垃圾,掌权的众议员也就只会在电视前面哭。

主流媒体说捡垃圾是“政治作秀”,那左翼也做一个行不行。

https://youtu.be/510LT7roCRY
我觉得不能这么看,各个州有各个州的法律,有些行为在加州可以但是在德州可能就违法了。

我一般看的是Federal的犯罪率,在同一个标准上才可以比较。
https://www.ucrdatatool.gov 不过只有2014年前的。比较Liberal的州还是稍微高一些的。
而且作为有娃的人,Drug的问题才是我比较care的。这个在liberal严重挺多的。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Ideological bias is not evenly distributed: stronger on the right, among men, and macroeconomists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