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小二离开之后

虽然标题是这麽打,但阿姨我只是搾取小二的最后剩馀价值,骗取收视率而已......。

作为高威望用户,理当就管理进行更多发声。残念的是,阿姨我是非常清楚自己这方面能力,大约等于残废等级。发自内心佩服愿意担任管理职责的用户,因为换成我自己下去管,那大概品葱两个月就要爆炸。

所以,这是一篇短文,旨在探讨品葱人数上升后,不断浮现的两件难题。

*****
民小与姨是否要割席

品葱的社群氛围是反共,但也就仅此而已。对于中国的未来,有认为理当推进民主化的人士。却也有黯淡看待,管他怎麽去,最好直接原地解体爆炸的意见。

而后者,在本站有些时候已上升到对于民族与国家本身的仇恨。

就我自己来说,从来不小看姨的影响性。奇妙又深刻的是,此类观点似乎与近代西方的民粹主义与右翼思想,结合性绝佳。这使得道德上的劝戒,以及约束言论的要求,毫无用武之地。越是围堵,下一次的反扑力道只会更强。

为什麽呢?大概是政治正确,确实有其侷限之处。特别是中国的民主运动,几乎没有新一代的领袖。老一辈的民运人士,恐怕正失去对于年轻族群的影响性。

要解释什麽是民主、自由、正义,以及如何达成公平,都非常複杂。然而,指责他人是群废物,怀疑该民族已从根烂掉,怒斥左派脱离现实,是极有渲染与号召性的。

他们是错的吗?这个嘛,阿姨我从来也不敢声称自己世上脑袋最清醒。那大概还是有点道理在吧。

个人认为,随着未来中国内部环境必然的紧缩。激进的反共言论,接受度只会越来越广。即使要切割,也必须面对真空的问题。毕竟现在政治改革的前景,黑暗的可怕。

至于要不要切割?那就是各位的选择。

******
关于台湾认同议题

另外一个显而易见,则是关于台湾的认同议题,很容易盖起高楼。有大一统的,有中华民国,也有台湾独立派。儘管反共,但也就是反共而已。

我自己是有尝试,将台湾近代政治的变迁,以更为易懂的方式进行介绍。不得不说,阿姨我在写美国人的事情,总是可以达达达地打字。但只要碰上台湾,心裡是微小又谨慎。

然而,即使给了这些东西出来,也完全无法判断,读到的人最后反应是如何。在品葱,见过太多在接触后,对彼此感到深切失望的例子。

讲好听的话,那是非常容易的事情。这就像是对着一隻猪圈裡头的猪,没有人会在乎牠自不自由,快不快乐,讨不讨厌自己。因为在这些狂灌迷汤的人眼中,只在乎一隻猪可以换来多少钱。

个人而言,当然支持应当持续交流。即便意见不同,也要试着继续对话。

至于这个交流交流的结果,究竟带来是更多的和解,还是更大的仇恨,那就是老天爷才会晓得。

对于台湾用户,阿姨我可以打包票,在包容独立议题上,品葱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简中论坛。

不过,这代表双方的关係,已经进入快乐大和谐了吗?诚如先前所说的,讲好听的话,是非常容易。要不要听,那就是自己的事情。

******
小二离开之后

能怎麽办?不怎麽办。品葱上面的许多争论,与其说是私人的纠纷,不如说是整体政治环境严重分歧的缩影。与其指望超凡领袖的降临,不如先开始身体力行。

获得管理职责的用户,普通用户,我认为都要有起码的认知。那就是自己的言行,带来的麻烦,不可破坏品葱的存续。

如果中国是自由而民主的,那一个论坛完蛋了,大可拍拍屁股赶紧走人。不幸的是,现在品葱的朋友,还是太少了。

The Show Must Go On.

(完)
31
分享 2019-10-09

100 个评论

官不聊生是民主的现象,跪求管理员论坛才完了。
小二这个账号定位先天是有问题的,又是职业裁判又踢球。
管理员如果想发言,应该用小号,管理员帐号只做站务操作。
第一点稍微提一下第一个事件,姨粉从未以那种形式有超过两个人要求封禁本站的“幼稚的民小”。(我不能保证说一个也没有,但是我印象中没有高威望的账户真的寻求过)
即使是窝也认为可能攻击性强的巴巴罗萨,也不谋求这一点,FreedomAsia更是完全不对任何用户做封禁操作。

而偏民主派却真的谋求去除“极端的姨粉”,“和姨学作斗争”。

而这都是在小二刚离开,窝佬的新站规提议中并未提名任何姨粉进入大法官阶层的同期操作。

趁小二刚走就党同伐异的帽子还真扣不到窝们身上~

注释:窝们,指至少认同中国必须分裂成7块以上的用户,也就是被广义上的新品葱用户识别为姨粉。

稍微在鹿阿姨这里拉一下同情票,刘阿姨和鹿阿姨也只差了一个字是吧~
感觉自己跟小二完全是两种人,我看到截然不同的观点的时候基本内心没有什么波澜,实在是分化太大就自己视觉屏蔽掉对方了,从一方面来说有利于自己心情平静专注于生活,另一方面却常常出现无法理解对方的情况,按理来说我这样本来是个一般岁静的,直到看了编程随想的文章才彻底把我的政治观点导向反共。所以我觉得大家要是想让观点得到更多的尊重,还是用论据的口吻,抱着“功成不必在我,成功必定有我”的心态做事有更好的效果。

顺便,品葱简中的维基怎么被删除了?
但是小二也没有踢球啊,只是表达对踢球方式的看法而已
我也是一邊轉移帖子一邊寫文字的
人力吃緊呀。
1,仇恨必然引发仇恨。在这里的人肯定都是从墙里逃出来的,所以无法完全去除仇恨教育的影响也很正常。
2,品葱接近无政府和匿名论坛的情况导致了这样的结果。很多匿名论坛最后都会走向对立和极端,并且会倾向于极左或极右的倾向,相对来说我认为博客等组织形式对自由派更友好。
所以可以也可以尝试改变网站现有的架构,使用类似于知乎的那种社区形式。
阿姨我每天都向姨虛心求教學習
當然這個以姨制姨到底是我這個姨,還是姨那個姨勝利,就很難說了。
不清楚哩,先前討論有人說關注度不夠。
因为别人并不想“攻击”你们,只是不想被你们攻击。
攻击性强的只是少数人。
小二管理员的角色比你更明显
其实我还是没懂小二为什么要退....
窝觉得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5794这一帖下,真的蹦出来了说的非常极端主题,窝佬认为接近于『维族人就是吃饱了撑的,给脸不要脸;习总书记今天做得对,让维族人现代化,是在帮他们』(概括有错?)死硬中国人,你们又都站着不说一句话了是吧?还是你们根本不觉得这些人极端?

“长话短说:请不自知的温和派你国人停止发表基于脑内妄想而形成的愚蠢意见,谢谢。”
FreedomAsia这种程度的攻击性窝佬是完全支持的,因为面对极端派发言就只能以极端派态度来回击。
你支不支持关我啥事,我只是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

话说,难道你觉得攻击别人的诉求就是正当的,别人不想被攻击的诉求就是不正当的?
你是不是有点立场先行了?
把中國人和中華民國的大帽子扣到台灣人上,是幾十年來中國國民黨已經做很久的事情,如果自稱反共的中國民主派仍然在做這種事,那我只能把他們歸到和統派同一邊了。
什么态度?威胁?好好说话不行?
我觉得小二太理想化,不甘于难民营,想从难民营 发起运动啥的。
-----我个人认为现在除了慢慢扩大难民营规模外啥都做不了
应该是被姨粉嘲讽了几句,感觉心累就退了
以姨制姨可还行!
作为小二的小号,简单回应一下,我对分裂也好诸夏也好,是很认同的,问题和姨粉的观点以及是否姨粉无关。这是我再三说过的。

我所谋求的不过是互相尊重而已。巴巴罗萨语气中戾气满满,动辄扣帽子,破坏讨论氛围。

不要老以为是自己的观点不受欢迎,老以为别人因为你的观点而讨厌你,更多的时候是你对待其他人的态度。

破坏社区讨论氛围跟你的主张没有关系。破口大骂式的说出自己的观点,跟你的观点受不受欢迎没有关系。我本人对刘仲敬的大总统是比较不懈,但我觉得诸夏是一个值得严肃讨论的东西。刘仲敬的说话方式适合于个人博客,而他在与其他人面对面对谈的时候却不会那样讲话。

基本概念搞清楚了,我不是因为姨粉的观点而离开。
也是,用数量来树立品葱的“主流文化”,减少对撞的几率
便把我归为统派又如何啊?
像刚刚小二小号说的
“不要老以为是自己的观点不受欢迎,老以为别人因为你的观点而讨厌你,更多的时候是你对待其他人的态度。”
我已經很克制了,至少沒用任何黑話粗口,你不只威脅我還動手按踩要剝奪我的發文權限。

我們這邊國內有旺旺中時系統天天在洗中共觀點的假新聞,有統促黨三不五時上演攻擊台灣人的事件,有中國來的粉紅五毛在破壞我們的言論自由(今天才遣返一個破壞台大連儂牆的),還有中國國民黨在幫著中共破壞台灣自主,在國會干擾中華民國民主化和正常化必須的法案,有這麼多中國人的攻擊事件,我表達個對中國的反感都要被你踩啊。
其实我也不了解姨粉的观点是什么样的
是啊,踩赞是我的自由,你有意见吗?
我不喜欢你的态度。
這個嘛,如果品蔥仍令您感到生氣。那剩下的,就只有微博跟知乎那些叫囂武力統一的兔雜們了。
而且馬拉糕並不是大陸人。
讓他休息吧.......。
對吧。
对于小二我还是很欣赏的,他拥有在当前环境中,键政人们少见的耿直特性,尽管他尝试纠正他人“想法”的行为非常危险,但是他的耿直仍然值得肯定。相比之下,包括我在内大多数人,都无法做到在辩论或者撕逼中失败,坦然的离开或者道歉。更多的是避之不谈,甚至暗中搞小动作,试图用美好的语言掩饰卑劣的恶意,引导众人寻求“合理”的公权力打击。这种干净耿直的人,除了小二之外,我仅见过一位真正的基督徒。
哎,我也很同情你,但是你也要知道共匪治下简直就是阿卡姆疯人院,在疯人院中感到孤独,很多人是不想在品葱中再一次对撞的,以前的事情就忘掉吧。用交流中树立的认同和联系来抵消反感带来的痛苦,不知可行吗?
本来就是统派
在我眼里,品葱的大家都在激情讨论。
本来中国人这么多,都有素质高低不可能都说话文质彬彬。巴巴罗萨那种说话方式就是水贴王,正经话题不能出高赞回答的,对核心内容根本无影响,就是吹水打屁。
讨论氛围真那么重要吗?如果重要就更新规定,依规则办事,一般重要就踩他几下扣他威望。我认为无所谓。
所以我先踩你下如何?
或者学习某左左人追着你踩几天
哎,这么好的人,奈何被恶心退了,有点理解他了
唉,小二还是很好的,网站运营到一定规模之后,肯定有语气不太平和的人出现。
……………………………………………
鹿姨选品葱总统!让品葱再次伟大!
那我要重籌建造愛情摩天輪喔~
感谢你佬的澄清。
其实扣帽子这件事(我大概参与过你佬和巴巴罗萨的对话几次,也至少解释过一次我很不喜欢用左右分类)
当初窝们就曾经讨论过很接近的话题,你佬也参与过。
虽然管理员中有小钙支持了窝的提议,但是最后一直搁置了,实在是可惜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727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820
唯一做到的还是窝佬后面不再随意用“中国人”,而是全部换成了“极端死硬中国人”
也就是同一个讨论没改变别人的发言,只改变了窝佬自己的习惯词组。也只让窝佬自己的发言明确了一些。

虽然现在说这个是比较晚了
不过如果当初出个RFC强制要求每个使用“左派”的人全部给出定义引用,其实是做得到的,非常遗憾
新品葱其他姨粉的话题,窝佬参与的也并非那么多。
freedomasia那个大字报在你佬出走以前我根本没看过下面的回复串。

以下的言论只代表窝佬自己而不代表其他人或者什么理论。
其实从年初的表态开始就是一直没有认为新品葱的氛围差。每次表态都是新品葱比旧品葱至少好五倍~
因为窝佬自觉恶人,所以对于各种攻击一定程度的抗性。
虽然对于很多人估计是戾气太重又没有方向,但是恰好都是窝佬不介意的点。
每个人虽然都有一定程度的自说自话,又可以和别的自说自话的人交流。但是这样居然也运转下来了,
窝佬转发完刘仲敬最新访谈,和人交流一通黑话;再转身就去和念经家们一起把刘仲敬批判一番;回头说不定还能再你佬所提小说推荐问题里面贴上百合轻小说~
虽然结局可能是被反向神棍记上了窝佬看百合轻小说笑话了好几次,不过总之新品葱是个好玩的缝合怪网站。
既然讲言论自由,那么也要接受别人跟你不同意见啊。你这样讲跟随便扣帽子的国共两党又有什么区别?
碰瓷一下,窝佬因为和超管们比较脸熟的原因,大概知道你们的人设,一直都没担心自己不能发言。
而是不想新品葱成了个超过自己舒适区限制发言的地方。
也就是其实窝佬本人不怕骂来骂去,窝佬还深入过互联网最脏的PS3吧考察过几次。
所以对其他人指责姨学我本来也没往心里去,我单纯是反对某些人谋求一刀切封禁姨学。

『不要老以为是自己的观点不受欢迎,老以为别人因为你的观点而讨厌你,更多的时候是你对待其他人的态度。』
这话不知道是对我说的还是对姨粉群众说的。对姨粉群众说的话我就不评价了。
如果是对我说的。
窝佬的态度还真是想到啥说啥,没有怎么在意是否受欢迎,不然也不至于大半年威望赞数双双增长那么慢了。
自由自在地黑屁,进行理工科学生自学的的民间历史发明/教法学发明才是找乐子的地方。

如果窝佬没记错,从新品葱第一次有人提dehumanize的时候窝佬也从未反对可以限制违反这个标准的发言。
如果狡辩一下,窝佬连小婴儿都主张算人呢~

下半年窝佬也没那么多时间玩网了,正好将氛围判断的标准全部委托给攻击抗性不那么高的管理员讨论吧,他们的标准应该更符合大多数人。
五毛出得去,反贼进得来,品葱发大财!
发生在品葱的问题不是政治立场问题,而是基本的人际关系问题。admin给品葱的定位是启蒙和输出革命,按照这个趋势别说输出革命,启蒙也做不到,剩的只有嘴炮。
不知道管理员是如何运作的,我觉得你们太关注五毛渗透,而忽略了一个网络社区最基本的问题——人际关系。早期用户素质可能比较高,除掉五毛,剩下的社区秩序基本靠自觉维护。现在新用户涌入,不可能人人都那么自觉。所以你们需要更多的规范,更加细致的管理,去避免用户之间的争端。最基本的社区规章哪里有,从墙内找一个参考一下,没必要重头制定。不人身攻击,不引战,不恶意嘲讽肯定都是要有的。为了提高效率,可能还需要一个举报功能。这些做好之后,社区内的政治宣传才是有效的。
另外品葱的存在目的是什么?启蒙和革命输出?这是品葱群众的共同目的吗?目的一旦统一,就要执行起来,就和香港五大诉求一样。所有阻碍目的人事物,都要当成鬼扫除。要言论自由可以,要认可品葱的目的,至少不阻碍这个目的,才给你言论自由。如果要达到目的,需要我们把品葱当成一个民主社会一样去建设,这样才有可能把基于网络的民主移植到现实之中。

对于中国的未来,有认为理当推进民主化的人士。却也有黯淡看待,管他怎么去,最好直接原地解体爆炸的意见。


要如何推进民主化呢?有可行的方案和成果吗?如果明知是不可行的,却还要假装出一副推努力推进民主化的姿态,这就是第三段里“道德上的劝诫”的立足点?中国的问题就是人坏掉了,丧失了真诚,善良,勇气这些东西,如果连面对问题都不愿意,就更别谈解决方法了。

而另一边,在本站有些时候已上升到对于民族与国家本身的仇恨。


我很怀疑你自称的学习姨学到底有没学到东西,还是只是当作一种偏见,当成反面教材为了批判才去看的。如果你理解了,那你难道不懂这是个假民族吗?一个利维坦式的国家,被人仇视不是正常的事吗?

就我自己来说,从来不小看姨的影响性。奇妙又深刻的是,类似的观点似乎与近代西方的民粹主义与右翼思想,结合性出色。这道德上的劝戒,以及约束言论的要求,毫无用武之地。越是围堵,下一次的反扑力道只会更强。


分离主义是不分左右的,再说你能在极权统治下分出左右吗?只有乖与不乖。有人说上海民族党太白左的时候,刘仲敬是为沪民党辩护的。有一个观点说,保守主义是建立在“外部世界太危险,所以我们要抱团排斥外来事物”这种逻辑上的,所以总是渲染外部世界的危险性。这种观点在自由世界可能是成立的,右翼需要把外部世界的危险性渲染夸大,才能维持自身的合理性。但是在东亚大陆上,这种危险是真实的,不需要特意去强调,那就是拆腻斯们。

利申一下,我是一个偏左的分离主义者,为姨学说话是为了发挥ACLU的“为少数人说话”精神。
在這類網站其實一定有抄抄鬧鬧 極端不極端...神經部不大條想這些很累...
統派或小粉紅甚麼言論丟出自憐有這邊市場機制去淘汰....
不要把對某些事物的恨意或期望.失望轉到它處發洩...
我個人覺得姨基本上還少個魅力型領袖,差陣必要的東風。一但成型,那品蔥也不過是個彈丸之地,更不必理會我的意見如何。
哪來的人力去執行啦

= =
我看能活著就不錯了
做人不要太貪心。
小二只是一个代号,一个标志,你不知道和你对话的"小二"到底住哪,姓什名谁,你甚至不知道在新垣結衣头像另一端的小二是一群人,还是根本不是人。小二确实在那个帖子下面表达了退葱的意愿,可是,小二真的退葱了吗?像出现在这篇文章下面名为cat用户的一样,ta可能是小二的小号,可能是小二的朋友,也可能和小二没有一点关联,和对小二一样,你同样对cat一无所知。小二有可能是正盯着这个网页的国安,也可能是正在疯狂敲键盘的反贼,还有可能是正在香港街上丢燃烧弹的勇武派。正因为你对小二一无所知,所以ta能以一万种方式出现。不必为小二的离开感到悲伤,只因ta可能就在我们中间。那么,小二究竟是谁呢?


我局得是你,,,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到小二退葱,非常遗憾,希望他/她还能回来。

品葱是个小众中的小众论坛,论坛规模稍有增长,会有不同见解和矛盾都是必然的。
我只希望大家能更宽容对待,包括哪怕偏激和有点极端的言论,能以理论之。不想论坛损失任何有诚意的用户,何况是贡献论坛的骨干。

这些话听起来像是和稀泥,但这恰好是我真实想法。

另外再说一句,可能不相关,请见谅,我一直觉得坚守具体某种流派什么的不那么重要。 我们的底线大概是保持基本的良知、人性,或许外加科学理性与普世价值等。 这我猜测就足够让品葱团结。
有很多社会问题是技术问题,虽讨论有益,但其终极答案远超出我们所能正确回答的范围。
唉~也不知能续到几时呀
你看,現在我們不是又續1s了嗎?
......。
你还是没懂我的意思,像面对精神错乱的人怕惹上麻烦一样敷衍过去。
如果潜在的姨学受众有很多,那中共早就完蛋了,也就轮不到姨学登场。
原來這樣共產黨早就會完蛋了
今天又學習到了寶貴的一課。
我承認有人意見和我不同的事實,跟我要不要同意他的意見無關。
"与其指望超凡领袖的降临,不如先开始身体力行"

說得真好
因為姨學提倡武德、德性。
复读一下我在另一个帖子里的看法吧:
【品葱的大环境对(西方定义下的)左派用户不是很友好。从中文网路世界一路流亡到品葱的朋友们,肯定有不少是不满于西方左派对中共的宽容与绥靖的,于是西方左派提倡的少数权利、性别平等、国际主义之类也容易被视为伪善、亲共的表现。不巧的是,我这样的网瘾患者——无论《魔兽世界》怀旧服要排多长的队,S1或TG或A9这些ACG主题论坛号称自己有多少活跃用户——非常清楚自己所处的群体在十数亿的人口基数面前依然是少数,在墙内我可能是随时被送去电击的网瘾废青,在墙外我可能是川普所谓被游戏制造出的怪物。于是我无论在墙内还是墙外都必然属于偏左或者中左,这就很尴尬,墙内论坛什么都不能说,来到品葱又什么都不敢说,只好长期潜水。〗

对于小二的离开,本民小体会到毅丝秋天的凉意
難怪我會被批評缺乏武德
哀~~這就是一種姨姨相輕吧
个人认为,品葱现在在很多问题上已经预设了立场,一旦你的观点与其相反,甚至不完全赞同,都会被扣上五毛,亲共,甚至臭支的帽子。从某种意义上说,这跟墙里边的中共又有什么区别呢
差別可大了。畢竟蔥友們沒辦法請人喝茶。
至於這個鍵盤戰鬥,大概是人性的一部分
還好吧,我看一些平權議題還是有各種說法。
没有那么恐怖拉,我的观点常常与其相反啊,那么久了就只被扣过一顶帽子。
只要是討論區大都如此,並不是品蔥獨有的現象,不必高看品蔥,大家碰巧志同道合罷了。
做為一個隨時都有滅頂之災可能的牆外討論區,會翻到這裡的本來就有一定的預設立場,尤其五毛的威脅真實存在,言詞激烈點又如何呢?只要不是五毛,都是朋友。
能争吵不是很好吗,争吵激烈也很好呀,哪怕争吵到要恐吓人身安全也是很正常的。
正常的社会就是应该有争吵,只要社会能保证很难把恐吓实现就可以。
你看看清末民初,不是群雄崛起,争端不断。
没争端一趟死水,反而难有进步,只有争端后,才有可能会各自努力去证明自己的理论。
这样的情况不是很好。
我觉的这里是一个交汇的地方,大家用来论证自己的理念的地方,应该让人有争吵。特别是管理者不要害怕,不要觉的麻烦。
如果某一天,只要不是刷屏,哪怕对管理者进行人身攻击,而管理者都能容忍得下来,这样的才是真正的自由论坛。
我还是没搞清楚小二为什么要离开,也可能是因为隐私和安全方面的原因吧。
小二算是我在品葱上的偶像之一了,如果真是因为而某些用户而走,我会有一种劣币驱逐良币的感觉。
我局得也没有吧。像你说的少数权利、性别平等这些普世价值,本fw也是支持的。你老这样的左派观感不知道比墙内的”要反支,但先要反米”的自称左派苏爹腊肉孝子要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 for President!

> 我看一些平權議題還是有各種說法。
但是各种人戾气程度和耐受程度差别挺大的,我说一句直男癌就能被一个比我分高的用户封一个礼拜的上站,实在是有心无力懒得再来发表意见自投罗网了。
> 難怪我會被批評缺乏武德
也可以看成是你在享受贵葱男权社会对model minority的优待。
那並不是出現在品蔥上的言論。
我還被噴過仇恨女性過唷
當然也不是在品蔥
显然引文不是我的重点不过anyway.
这样的结果我觉得不奇怪,参看本人签名。
正因为品葱很多人容不下不同意见,动辄将理念或者知识面的不同看作是敌我矛盾,并加以扣帽子,将对方视为敌对阵营,所以最终就是这样的结果:
最开始五毛和反贼吵,于是五毛被赶走了。
接着温和的反贼和激进的反贼吵,于是温和的反贼被赶走了。
接着激进的反贼和更激进的反贼吵,于是激进的反贼也被赶走了。
现在,连站务里面都有人被赶走了,当然这里的赶走并不是说强迫离开,而是被弄得忍受不了这样的气氛。
作为一个例子,可以看看https://www.pincong.rocks/article/6180这篇帖子,在这个帖子里面,正是这个导致站务离开的@巴巴罗萨,首先使用“洗地”这种说法对其他人进行攻击。
在品葱,有的人发言可能是带有宣传目的,代表某个组织,而有的人发言只是表达个人意见,不代表任何其他人,但由于前面那种人的存在,后面的人几乎无法生存。
如果仅仅因为对方与自己意见不同,就攻击对方五毛/美分/粉红等等,并将其视为敌对阵营,那最后论坛一定是分崩离析。
我想大部分老用户都不会认为@electron8964 是五毛,结果在https://www.pincong.rocks/article/6003这个帖子中,就因为有些人不同意他的意见,连他都被当成是隐藏的五毛了。
有些人可能不以为然,他们说,说你是五毛又怎样呢,人家又没封你,但是我想说,正是这种风气,导致了品葱今天变成这个样子。前几次我已经看到好多人离开了,这次是小二离开,我想看看下次又是谁离开呢?

在@梅菲斯特的发言中,他提到了一句话:先哲早已有言:“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我誓死维护你说话的权力。”即此谓也。其实他来这里不长,他还不了解,这里的很多人是不接受这样的观念的。在他们的世界观里,一旦遇到不同的观点,就开始怀疑对方的身份、怀疑对方的动机,怀疑对方是敌人派来的。
願不願意留下來,要不要發言,都是取決於自己的決定
当然啦,谁会认同这种法国姿势分子的话。“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所以我要更加大声的说出我的看法”才是论坛常规,而且这已经比“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所以我要给你扣一个大帽子,之后果断权限你让你说不出话”高尚多了。

我自己是有尝试,将台湾近代政治的变迁,以更为易懂的方式进行介绍。不得不说,阿姨我在写美国人的事情,总是可以达达达地打字。但只要碰上台湾,心裡是微小又谨慎。
然而,即使给了这些东西出来,也完全无法判断,读到的人最后反应是如何。在品葱,见过太多在接触后,对彼此感到深切失望的例子。


不甚关注党国人民对邻国政治的态度,好奇一下,让你谨小慎微的反应都有哪几类。
小二我爱你
……目测建站之初来的人,也就鹿阿姨还在苦苦坚持,差不多都走完了吧。不过如小二这种还有大把现实生活,新垣结衣(目测他刚来就问过有没有同好)和温和三观的人,我反倒希望他不要在这里花太多时间跟闲人动气扯皮~走好~
對於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但是土鱉洗腦假新聞、破壞言論自由受害的不僅僅是台灣人民,我們大陸人也是受害者,至於你說到小粉紅也是國內自由派人士所深惡痛疾的,所以無論是土鱉還是小粉紅都完全不能代表中國人,你說你們要獨立這個觀點我尊重,但如果說是因為土鱉和小粉紅導致你有這個觀點的,拜託你冤有頭債有主,你去炮轟土鱉和小粉紅就好了,不要把導致你對大陸反感的情緒扣在中國人這個頭上,我們同為土鱉的受害者不同仇敵愾、一致對外,還要在這裡割席搞內鬥,都搞不清楚你到底是幫哪邊的?
這跟寫給誰看沒有關係
比較像「近鄉情怯」,要挖掘我自己心裡的事情
哦,这人的思路我是看明白了,他恨“统派”甚于一切,他不是来交流的,他是来这里消灭“统派”的。
原来如此,是我误读了。
不过我不会因此就心疼,进而减少期待你写更多文章的:)
以品蔥現在的能量,會一直有新人進來。
至於有沒有第二個小二掉下來就要看老天爺的意思
我真的不覺得把投降派(內部統派)和侵略者(外部統派)當成敵人有什麼錯。
想統我們的就是中國人,我對侵略者有反感有什麼錯?

想來統台灣的不管是中共還是所謂的民主中國,都是危害台灣獨立地位的侵略者,
不是拿個什麼民主中國的名義來包裝就不叫侵略了。
海外民主派該認清統別人這件事本身的侵略性,而不是一廂情願的期待台灣人投中,
更不是把台灣人說成中國人,試圖瓦解我們的國族認同。

反共可以合作是因為有共同利益,但要我跟你們變成同一個國家,消滅台灣的主權,休想。
休想拿反共來偷渡中國(中華民國)認同。
你可以回PTT去消灭统派,或者微博那里统派更多。这里姨派比较多,统派都被姨学家消灭得差不多了。
PTT天天在混戰不差我一個,牆內我去講沒有意義。我期待的是讓反共中國人知道統別人有多可惡,學會對等看待分離勢力以及台灣這個事實上的獨立國家,在反共上合作。
既然“台灣人不是中國人,沒有義務幫中國人救中國”
我想我们没有合作的空间,你该干啥干啥去吧。
台独没问题,态度有问题。挺魔怔的。
小二退出了,其是很正常。

看看頭100個註冊的,還有幾個人長期出現。而小二對於其他早期用戶的出走是負有一定責任,小二維護品蔥有功,但不就此否認其有過錯。

另外想提醒一下,品蔥是私有公共論壇不是公有論壇。
你们不过是一群讲闽南语的移民,人多而已。台湾人的帽子还轮不到你们戴。
没这么严重。不必杞人忧天。
我是什麼人是我自己決定的,輪不到你拿血統說嘴。
偷换概念有一手。把我对大闽南沙文主义的指责偷换成种族歧视
你那句話是否定所有福建(閩)裔台灣人自我認同的地圖砲,不是種族歧視是什麼?
你那句話是否定所有台灣裔中国人自我認同的地圖砲,不是種族歧視是什麼?
那是他自己選擇的認同。我只認認同不認血統,他選擇當中國人,我不需要當他是台灣人。
再说了自我认同有什么用?在赵国很多人自我认同为"二次元人",难不成还得划一块地支持他们建立二次元共和国? 美国精欧精英(觉的美国不如欧洲有文化)多了去了,也没见你美给这些人送一块地让他们建国。
而且台湾独立运动的人就是在拿闽南语作为挡刀牌。本土派在日拒時期有一定地位,有一些閩南語資本家,閩南語牧師,等。我沒說臺灣獨立不對,只是這種應該叫閩南臺灣獨立,而不是臺灣獨立。
“他選擇當中國人,我不需要當他是台灣人。”
额,你以为你是谁?
那你以為你是誰,可以隨便說別人是中國人這種最惡毒的粗口?
很恶毒的粗口啊,那封禁我啊😯。

要回复影片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鹿ㄦ| https://medium.com/@onedeeroneroad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