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调重弹】 对于非暴力的诸多误解

本文出自编程随想: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4/10/revolution-8.html

★误解之1——“非暴力革命”能成功是因为独裁者的善良和仁慈(寄希望于独裁者善良)

  这种误解大概是最普遍的,至少在俺博客的留言中,最经常看到这种(关于“非暴力抗争”的)误解。
  不得不说,持有这种观点的人,正应了咱天朝“江太上皇”的一句名言——图样图森破。当某人用“善良”、“仁慈”之类的字眼来评价一个独裁者,就已经充分暴露出此人在政治上的幼稚和肤浅。
  一个政客要想成为独裁者,需要在官场斗争中搞掉数不清的竞争对手。有了这样的人生经历,这种人是毫无“良心”可言的。当面对革命时(“非暴力革命”也是“革命”),当自己的宝座受到威胁时,独裁者是【绝对不会】以“良心”或“仁慈”来作为自己的决策依据的。
  有些天真的同学可能会问:“那为啥有的独裁者没有对非暴力革命进行血腥镇压?”
  俺的回答是:在某些成功的非暴力革命中,独裁者没有作出血腥镇压的举动,大致有如下两种情况(这两种情况都跟“良心”【无关】):

  1、不是因为独裁者善良或手软,而是因为独裁者经过权衡利弊之后,觉得镇压对自己更不利,所以没有镇压
  举例——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
  在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首开纪录的是突尼斯。当时的突尼斯总统阿里并没有进行血腥镇压,而是携家眷和巨款落荒而逃。
  如今看来,阿里的举动是精明。他的老邻居——利比亚的卡扎菲——对民众进行血腥镇压,结果捏——不但自己死无全尸,还拉上好几个儿子陪葬。

  2、独裁者其实想镇压,但是命令无法贯彻
  举例——苏联的八一九事件(八月政变):
  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比较复杂,俺只简述一下经过。想看详情可参见“维基百科词条”。

  此事发生在1991年,当时苏共高层分三派:以苏联总统(当时已经改称“总统”了)戈尔巴乔夫为首的“中间派”,以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为首的“保守派”,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为首的“激进派”(因为俄罗斯是苏联最大的加盟共和国,所以叶利钦的权力也不小)。
  戈尔巴乔夫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都进行温和的改革,导致保守派很不爽。于是保守派的高官成立了一个政变集团,策划了大半年之后,在8月19日发动政变,把戈尔巴乔夫软禁在克里米亚的度假别墅。政变集团成员包括了:副总统、总理、国防部部长、国防部副部长、内务部部长、克格勃主席......(基本上囊括了所有强力部门)。国防部长调正规军(第2近卫摩步师、第4近卫装甲师、某伞兵部队......)进驻莫斯科,控制各个要害部门。
  在软禁苏联总统之后,政变集团的主要目标是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激进派头头)。在19日当天,叶利钦以及追随他的“激进派”高官大都待在俄罗斯议会大厦(俗称“白宫”)。本来正规军应该攻占白宫的,但是那两个师长居然抗命,按兵不动。更有甚者,第2近卫摩步师麾下的某个坦克营居然调转炮口,保卫白宫(后来有一张很著名的照片,是叶利钦站在坦克上演讲,那辆坦克就隶属于这个坦克营)
  第二天,政变集团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要求特种部队去攻打白宫,击毙或者活捉叶利钦。当时苏联最好的特种部队是“阿尔法小组”,第二好的特种部队是“维姆佩尔小组”(这两个都隶属克格勃,而克格勃主席是政变集团成员)。但是捏,这两支特种部队的指挥官(一个是少将、一个是上校)竟然都抗命。政变集团傻眼了。
  到了第三天,政变集团的骨干知道大势已去,政变流产了。之后不久,叶利钦宣布取缔苏共(宣布俄罗斯境内的共产党是非法组织)。


  顺便说些题外话:
  叶利钦早在竞选俄罗斯总统之前,就公开退党,所以他才有底气宣布:“俄罗斯境内取缔苏共”。很多人误以为戈尔巴乔夫是苏共垮台的主要推手——其实是叶利钦而不是戈尔巴乔夫。
  还有不少天真的网民在幻想:朝廷高官中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人物,来实现自上而下的变革。为啥俺说这是【幻想】?只需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如今天朝的高官,有谁敢于像叶利钦那样公开宣布退党的?有吗?!

  补充说明:
  本小节举了印尼和苏联的例子,是为了反驳“对非暴力革命的误解”。并不是想把印尼或苏联的模式照搬到中国——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所以很多经验只能参考借鉴,而不能照搬。
1
分享 2019-02-10

25 个评论

★误解之2——“非暴力革命”能成功是因为统治集团中某些人的善良和仁慈(寄希望于统治集团成员善良)

  这种错误的性质,其实跟前一种差不多。
  俺再来举一个例子——1997年的印尼革命。
  (这个例子在本系列的前一篇《为啥俺不看好“暴力革命”的方式?》已经介绍过,这里就不再重复唠叨了)
  在印尼的这个例子中,独裁者苏哈托之所以倒台,是因为:当他下令进行血腥镇压的时候,以维兰托为首的印尼军方高层抗命(不同意镇压)。结果其他政府高官发现苏哈托连军队都调不动,也纷纷跟他划清界限。于是,苏哈托在独裁32年之后,竟然在一星期之内戏剧性倒台。
  “以维兰托为首的印尼军方高层”,为啥要抗命捏?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不忍对首都雅加达的大学生开枪?显然不是。
  请允许俺稍微跑题一下,说说印尼的“东帝汶独立运动”。
  东帝汶原本属于葡萄牙殖民地。1975年,葡萄牙宣布放弃海外殖民地,东帝汶就独立了。结果独立9天之后,被印尼吞并。从1975年到1999年这24年间,印尼军方为了镇压东帝汶的反抗运动,杀了好多人(参见“维基百科词条”)。尤其是1991年还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圣克鲁斯大屠杀”——印尼军方在光天化日之下,开枪打死“和平集会的民众”多达271人。这些发生在东帝汶的血腥暴行,前面提到的印尼军方高层(包括维兰托)都直接参与策划和指挥。
  难道说这些军方高层,1991年还在制造没人性的大屠杀,到了6年之后的印尼革命,他们突然变得善良了,不忍心对民众开枪了。这显然说不通嘛。
  俺来解释一下为啥会这样。其实1997年的印尼革命,那些军方高层依然是杀人不眨眼的屠夫。他们对苏哈托抗命,并不是因为仁慈或手软,而是因为他们已经判断出来,苏哈托前途不妙,所以他们要重新站队。以维兰托为例,因为他抗命(拒绝镇压学生),在苏哈托倒台后,他可以很舒服地继续当国防部长。作为对比:苏哈托的女婿普拉博沃(陆军战略后备军司令),因为始终站在苏哈托这边,苏哈托倒台后,他也被撤职。
  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是否开枪镇压,主要还是基于官场上的考虑(站队、政治利益),而不是基于仁慈或同情心之类的。当他们发现抗命对自己的仕途更有利,自
★误解之3——“非暴力革命”是以卵击石(觉得这是白白送死)

  这也是一种常见的误解。
  很多人以为“非暴力”的方式必定是软弱的方式。其实不然。
  “非暴力抗争”这种形式,表面上看貌似软弱,但却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和摧毁性;相反,独裁政权表面上看貌似强大,但是内部却有很多软肋。用“非暴力革命”对抗残暴的独裁政权,经常能起到【以柔克刚】的效果。
  这可不是俺拍脑袋空想滴,历史上已经有太多成功的案例(参见本系列前面的博文《回顾“最近50年的革命史”》)。
  说到“独裁政权的软肋”,其实有很多,俺简单列举几个:
  1. 统治集团的分化/分裂
  不论是个人独裁还是寡头独裁,政府高层都会有一个统治集团。这个统治集团内部,也会有勾心斗角。一旦爆发严重的政治危机,统治集团内部的人将面临某种类似“囚徒困境”的博弈。而这种博弈很容易引发统治集团的分裂甚至解体。(有空的话,俺会普及一下博弈论的常识)
  这方面的例子很多,参见前面提到的印尼和苏联的例子。大部分成功的非暴力革命,都出现了统治集团的分裂。
  补充说明一下:
  统治集团的成员因为陷入“囚徒困境”而导致统治集团分裂,【不等于】统治集团的成员有良心/仁慈。这种高层分裂,还是基于自身利益考虑,来作出决策。
  2. 官僚集团的低效/不作为
  独裁程度越强的国家,其政府中的官僚作风会越严重。很多官员会为了个人利益,而牺牲整个政权的利益。
  举例——萨达姆政权
  当年伊拉克的独裁者萨达姆很残暴,导致手下养成一种“报喜不报忧”的风气。结果在第二次海湾战争期间,由于手下总是“报喜不报忧”,当美军已经逼近巴格达,萨达姆依然被蒙在鼓里。(虽然萨达姆不是被“非暴力革命”推翻的,但是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独裁政权内部的官僚作风会导致的问题)
  3. 对传媒/舆论的失控
  独裁政权通常需要进行严格的信息控制(信息控制是洗脑的基础),以此来确保民众的服从(不妨想想北朝鲜)。
  但如今随着科技的进步,大部分国家(包括天朝)都进入了信息时代,彻底的消息封锁变得越来越难。
  虽然天朝精心打造了一个 GFW,但是会翻墙的网民越来越多了(对这点,俺深有体会);翻墙人数猛增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朝廷的“信息控制”在不断弱化。其实朝廷新任掌门人习包子,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所以他在去年的“819谈话”中强调说:能否做好意识形态工作,事关党的前途命运(那次讲话的内容可参见“这里”)

(独裁政权的软肋肯定不止这几个,限于篇幅,就不逐一细谈了。本系列后续的博文,还会再聊到这个话题)

  另外,要想最大化“非暴力革命”的效果,并不是简单鼓动民众上街,就了事的。
  为了尽可能扩大影响,为了尽可能让统治集团分化,为了尽可能降低被血腥镇压的风险,需要有谋略、有策划、有宣传鼓动、有组织工作。关于这方面,前人已经总结了很多实际运作的经验,尤其是美国佬吉恩·夏普撰写的《从独裁到民主——解放运动的概念框架》——此书堪称“非暴力革命的圣经”(俺的网盘分享了中英文电子版)
  这部分是“非暴力革命”的关键,俺会在后续博文重点介绍。
★误解之4——“非暴力革命”太慢(觉得效率低)

  恰恰相反——“成功的非暴力革命”通常比“成功的暴力革命”更快(效率更高)。
  其实俺在本系列的前一篇已经分析了“暴力革命”的诸多缺点。如果要通过武装斗争来推翻政权,往往需要漫长的时间周期。首先,要招募并训练一支有效作战的队伍,绝非一朝一夕能完成的;然后,还要花时间建立一个根据地以便站稳脚跟。凡此种种,起码要耗费几年甚至十几年。万一不顺利,要么被镇压,要么演变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
  如果你留意一下最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暴力革命(“军事政变”不算),耗时都很久,而且胜算不高。像古巴革命已经算是暴力革命中的“闪电式”了,从一开始组建队伍到最后占领首都,也耗时6年(1953-1959)。另外,像斯里兰卡的泰米尔猛虎组织,打了37年的仗,鼎盛时期曾经攻占全国第二大城市贾夫纳,并拥有自己的海陆空三军,但最后还是被政府军灭了。
  反观“非暴力革命”,如果能成功的话,要迅速得多——许多成功案例都没有超过“一个季度”。快的话仅仅几天(比如1989年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鹅绒革命”,历时一周)。当然啦,也有耗时较长的非暴力革命(比如南韩推翻军人独裁的民主运动,几乎贯穿整个80年代)。

  补充说明:
  本小节提到别的国家“非暴力革命”迅速成功的先例,并【不等于】“俺认为天朝也会迅速成功”。天朝的非暴力革命,结果会如何,取决于很多因素。本系列的后续博文再来细谈。
★误解之5——“非暴力革命”不适用于极权国家 / “非暴力革命”不适用于共产党国家

  这两种说法比较类似,俺放到一起来反驳。
  老实说,这两种观点的谬误很明显。俺只需举几个反例,就能体现出这两种说法的破绽。

  举例1——上世纪90年代末的东欧剧变
  当时有一系列的共产党政权崩溃——全部都是经由“非暴力革命”完成。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罗马尼亚革命”——以“非暴力革命”开端,独裁者动用军队血腥镇压,导致这场政治变革以“暴力革命”成功收尾(在下面的章节,俺还会详细介绍罗马尼亚的事情)。

  举例2——苏共垮台
  在本系列的第一篇,俺强调了关于“革命”的几个基本概念(记性不好的同学可以再去复习一下)。
  1991年苏共垮台,就属于“自上而下的非暴力革命”。说它是“革命”,因为苏联的政治体制出现根本性变化(一党专政被废除、马列主义被抛弃);说它“非暴力”,因为整个过程不是以武装斗争为主,也几乎没啥伤亡(有3名年轻人在政变期间死于流弹,另有几个苏共老顽固选择自杀)
  在解体之前,苏联显然是一个共产党国家,而且还是马列主义阵营的“老大哥”。
★误解之6——“非暴力革命”只适用于小国,不适用于大国

  这种说法不值一驳。参见苏联和印尼的例子。
  很多人误以为印尼是小国,其实印尼的人口在全球排名第四,国内有300多民族。至少从“人口”和“国土面积”而言,印尼【不是】小国。


★误解之7——“非暴力革命”不够彻底

  首先,“非暴力革命”和“暴力革命”都属于“革命”。在变革的程度上,都比“改良”彻底。(如果不彻底,就没资格称为“革命”)。
  至于“非暴力革命”和“暴力革命”,哪一种更彻底,这是无法一概而论滴。一场革命是否彻底,主要看革命的“政治诉求”是咋样的,跟革命的形式(“暴力”还是“非暴力”)【没有】关系。
★误解之8——搞“非暴力革命”就完全不能使用武力

  这也是一种很常见的误解。其实本系列的第5篇《扫盲“非暴力抗争”》中,就已经解释过这个问题,这里再罗嗦一下:“非暴力革命”指的是“【一开始】不以暴力(武装斗争)作为主要手段”,但是某些情况下(比如遭到血腥镇压),“非暴力革命”有可能转为“暴力革命”(以暴力方式收场)。
  举例——1989年罗马尼亚革命
  在1989年之前,罗马尼亚不但是一个共产党国家,而且是一个典型的极权主义国家。独裁者齐奥赛斯库统治的24年间,大搞个人崇拜,并且还大权独揽。他担任的职务至少有: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共和国总统、国防委员会主席、武装部队最高统帅、爱国卫队总司令、经济和社会发展委员会主席......
  他的亲属也都身居高位:比如他老婆名义上是第一副总理,实际是“超级总理”,党内排名第二(不仅让人想起江青那个傻婆娘);他的3个弟弟在军中担任要职;他儿子也当上政治局候补委员......(以上这些可不是俺瞎掰滴,请看天朝喉舌新华网的报道,链接在“这里”)
  1989年,共产主义阵营逐渐瓦解(很多国家都转型为多党制)。但是齐奥赛斯库并没有体现出任何政治改革的迹象。本来就普遍存在的不满情绪,开始加剧。当年12月16日,西部大城市蒂米什瓦拉发生警民冲突,警察开枪打死数人。此事称为“蒂米什瓦拉事件”,全国民众的不满情绪开始达到“爆发前的临界点”。
  齐奥赛斯库也不是白痴,他当然察觉到民众极度不满的情绪。12月21日,他在首都广场召集大规模的民众集会(动员超过10万人参加)。在集会上,齐奥赛斯库亲自演讲,一边鼓吹自己的政绩,一边指责“蒂米什瓦拉事件”是欧美敌对势力的蓄意破坏。(这种口径是不是跟咱们天朝很像?)演讲到一半,广场中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嗓子“打倒齐奥赛斯库”,于是有成千上万的人跟着喊了。现场维持秩序的保安部队(相当于咱们的武警)见场面失控,对现场民众开枪射击,造成大量伤亡。当时正在进行电视直播,全国民众都看到这一幕。
  齐奥赛斯库发现保安部队已经无法维持局面,要求国防部长米列亚调兵进首都戒严(实际上就是效法天朝,准备“血洗”)。米列亚抗命。第二天,米列亚突然死亡(有人说是自杀,有人说是被齐奥赛斯库灭口)。国防部长之死导致军方分裂,大量的军官和士兵倒戈。反抗齐奥赛斯库的各方成立“救国阵线”。罗马尼亚陷入短暂的内战。齐奥赛斯库逃离首都。
  仅仅一天之后(12月23日),逃亡中的齐奥赛斯库被民众举报并遭逮捕,关押在“救国阵线”控制的军事基地;效忠于齐奥赛斯库的保安部队企图劫狱,幸好没成功。由于担心夜长梦多,“救国阵线”于12月25日判处齐奥赛斯库死刑,就地枪决,尸体拿出来示众。内战结束。
  之后,罗马尼亚取缔共产党,实现多党制和民主化转型。2004年加入北约、2007年加入欧盟。
★误解之9——“六四运动失败”说明“非暴力革命”在中国行不通

  这种说法貌似也很有市场,不止一次听到过。此观点存在如下几个谬误:
  谬误之一
  拿“六四运动的失败”来论证“非暴力革命的行不通”,属于概念性错误。因为“六四运动”属于“改良”而不是“革命”。这两者的性质迥异,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谬误之二
  此观点包含某个潜台词——“既然中共会动用军队镇压六四,同样也会动用军队镇压未来的非暴力革命”。
  俺觉得这个潜台词的推理有问题。
  如今的天朝跟1989年的天朝,权力格局已经完全不同了。当年之所以能调动大军进京戒严,靠的是矮邓在军中的威信。比如戒严令公布后,以萧克、张爱萍为首的七个开国上将联名上书,反对戒严(此事参见李锐写的《纪念胡耀邦》)。但因为矮邓是一把手(当时的赵紫阳总书记只是【挂名的】一把手),邓坚持要调兵,这些军中元老也没辙。顺带提一下:即便牛逼如邓太上皇,在下决心调兵进京之前,他也犹豫了很久(再次唠叨:他的犹豫跟“手软”无关)。为啥邓太上皇会犹豫捏?俺来解释一下:要知道,野战部队的武器装备和战斗力远高于中央警卫局。万一有某个军官图谋不轨,只要一个团的兵力就足以拿下中南海。邓太上皇的犹豫,在于“担心发生兵变”。
  再来看如今的习包子,对军方的掌控力,显然不如邓。万一再发生类似“六四”的政治风暴,会出现如下几个变数:
1. 习包子能否调得动这么多部队进京?这是变数之一
六四的时候,老邓还没死,就已经有高级军官抗命(比如38军的徐勤先军长),拒绝带兵戒严。习包子的威望不如老邓,说不定会有更多拒绝调兵的高级军官。
2. 进京之后,是否会出现哗变?这是变数之二
罗马尼亚革命成功,靠的是部分军队倒戈。
3. 即便军队不倒戈,是否会消极抗命?这是变数之三
比如苏联的819政变,军队消极抗命,使得苏共保守派的政变流产(别忘了:苏联跟天朝一样,也是长期强调“党指挥枪”,咱们的“政委制度”就是从苏联学来的)
  这三个变数,只要出现任何一个,历史的走向就跟1989年完全不同。而且“这三个变数”仅仅是“军事方面的”。如今跟1989年相比,还有很多其它的不同之处——比如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信息传递是双向,多对多),而1989年的传媒主要靠电视和电台(信息传递是单向、一对多)。信息媒介的不同,对政治事件的历史走向,也会有很大的影响。
这个误解之8挺重要的,很多非暴力主义者坚持军队开枪杀人了也不能反抗,一定要和理非到底,这是严重的误导
当年六四军队开枪镇压那段期间民众本来是有机会武装反抗的,结果武器上缴公安,然后知识分子砸枪,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军队开枪镇压,民众是有自卫反击的权力的,光州事件就是如此
编程随想对政治很了解,不代表他对政治斗争了解,事实上编程随想在政治斗争上很幼稚,他活在一个“自我理想国”的世界里。非暴力抗争在多数情况下是不现实的,中国就是实例。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将来也不会因非暴力的运动导致政权更替。想改变中国现状,唯一途径就是通过暴力革命,这点中共早就是理论者也是践行者,并在掌权后继续用这个理论将政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首先你这评论给我感觉你认为编程随想“对政治很了解”是基于别人说的情况或者说你就大概看了几篇文章,
而后面你这观点“以前怎么样现在就怎么样”“编程随想活在理想国”给我感觉你就没认真看过这篇文章,也不了解实际情况如何,他自己之前就说过,他觉得中共开枪可能性没有八九那么大,但是不排除中共开枪的可能性,在习统治下暴力革命的风险在加大,他提倡的是一开始使用非暴力手段,这样才能更多的笼络民众,而只有在军队开枪杀人之后民众才有暴力反抗和军队分化的机会,如果一开始就使用暴力手段反而很难拉拢民众,


后面的“非暴力抗争在多数情况不现实”让我更加肯定我的猜测,
你纯粹就是看了个标题或者大致内容然后本能性的反驳,你没有技术性的针对性反驳而是扯到表达一种个人理念上,假定你的逻辑如果成立的话,那么人类根本不可能穿衣服,也不可能建立所谓民主体制,因为归根到底还要追溯到古希腊时期,然而到了古希腊时期是不是要计较一下更早的所谓民主呢?
然而,中共起家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掌握军队的,而是后面跟国民党撕破脸皮了才开始组建像那么回事的军队,建议补补历史
刹华仁网友批评得你很对,是你应该多补充历史。

资深反贼都知道,编程随想举的那些非暴力革命例子,几乎全数是冷战站在美国的一方。也就是说美国在坑自己人。沙特会害怕美国某天民主派掌权,默许反对派推翻家族统治;金正恩却从来不会害怕,民主共和两党。是以老阿萨德选择俄罗斯,这样独裁者夜里才能安眠。

包括苏联崩溃在内,所有非暴力革命背后都有美国的无形之手在推动。所以中共如此害怕境外颠覆势力不是没有原因的。

现在的问题是,美国由于忌惮核武器,还有中国庞大的体量,不敢贸然插手中国的政治。【想要进行非暴力革命的第一必要条件是取得美国的支持】而大多数的非暴力分子,明显没有获得美国的支持。从现实政治的角度看,他们都不及格。想要成功非暴力革命,必须争取美国介入。
共产党的历史是假的,你要了解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只能通过苏联档案和非共产国家资料。

现行中共秘闻禁书,几乎没有一个是正确的。就连中国共产党是什么时候创立的,这种基本的事实,也是经过篡改的。在陈独秀在南湖开会之前,苏联早已排了一个共产国际支部过来,由于可悲苏联国内国外的自相残杀而灭亡了。内容过于黑暗不利于洗脑,所以党史从南湖画舫开始。

而且一大的主持人是维京斯基和马林,共产党人习惯像间谍一样改名,甚至修改和剪辑生平。你看到的周恩来的career 包括大部分党史的记载,都是后来伪造的。在懂得这些约定俗成的知识以前,最好不要贸然谈论党史。

布尔什维克本来就是准间谍秘密革命团体,本来就是煽动逃兵造反夺权的,渗透军队进行颠覆破坏的历史比十月革命还古老,并不是小清醒想象的,刚开始没有掌握军队,412政变惨遭屠杀后才掌握了军队,筚路蓝缕的革命史,都是共产党编来骗你们的。

实际上中共从来都是苏联的外围组织,从资金到武器,从人才培养,日常运作到战略方针,都是在苏联指令下完成的。
【然而,中共起家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掌握军队的,而是后面跟国民党撕破脸皮了才开始组建像那么回事的军队,建议补补历史】

这是错误的,说明你对党史的认识主要来自于中学课本。
已删除
鄙人知识有限,感谢补充
已删除
已删除
我想即便民间是想要搞暴力革命,一开始的操作难度比以前就大很多吧?
如果非暴力革命成功难度大,那么暴力革命的成功难度就小?
然而并不是,我想我可能表达有误,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共产党一开始大体上是煽动民众和针对政府搞军政渗透的手段来腐化,而不是建党之初一开始就主要组建武装部队发动武装暴动和占领某些城市
其实当然包子修宪之前,
非暴力、渐进式社会变革是中国的中产阶级跟精英阶级的主流共识。
已删除
问题就是在现代民间要发起暴力革命的难度远远要比非暴力革命要大,在过去几十年暴力革命的发生一般来讲得是先发动了全国性示威然后军队开枪杀人了民心才可用,军队才会更加容易分化,如果一开始就使用暴力,比如民众自制爆炸物,不但很难拉拢那些摇摆的民众,那些摇摆的军官也不好借机倒戈,参考罗马尼亚和叙利亚
我觉得六四可惜的一点就是当时军队开枪杀人了,有些北京本地兵都军心不稳了,很多民众都想要报仇,也有拦截的枪支,那些领袖却反对反击,而是提倡和平理性非暴力
,结果没法成为第二个光州事件
六四期间军队的问题,当时邓小平制定的策略是一半军队进场清洗,另一半军队跟在后面监军,据说当时是按照内战的标准准备的。不过很多军队的内幕是后面好多年才陆续暴露出来的。

另外,我感觉当时民众的觉醒程度还是远远不够,可能北京上海这种大城市的百姓觉醒程度较高能够支持学生,但三四线城市大部分还是迷糊的,农村就更加脱节了。另外,民运领袖自己也是深受共产党思维模式的影响。

现在是信息时代,我觉得社会运作方式跟当年完全不一样了,一方面大家获取信息主要依赖于互联网,另一方面当年那种熟人社会的模式已经变成陌生人社会了,发动群众运动的模式也变了,可能最终要在社会压抑的氛围中由某些偶然事件触发大规模群体事件。
你好,
能不能发表一个文章,
讲讲从哪里获取这方面的信息,
这个自己收集的话很耗时间
比如非共产国家资料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