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都不让种了?地方官阻春耕勒索上百万,敛财明目张胆!

2024年4月,内蒙古开鲁县建华镇地方官员阻挡土地承包户春耕,强制征收新费用。

中共财政紧张,不断增加各种苛捐杂税。内蒙古开鲁县一农户春耕遇阻,地方官员强制征收上百万元人民币的“水浇地钱”,并狂言“别提什么法律,我不懂法”。

地方官员给出的解释是,该农户将承包的荒地改成“水浇地”,就要加收“水浇地钱”。

4月22日,网上流传一段“非正常拍摄”的视频显示,开鲁县建华镇双胜村村委会多名村官到田间阻挡农民春耕,要他们“先交钱再耕地”。一名村干部对着农户叫嚣:“我明天不找200人来(收拾你),我就跟你姓!”。

农户要官员们拿出收费的法律条文。村官回答:“我不跟你讲法律,上边让我收钱,我就收钱”。

这些官员不但阻止民众耕地,还要强力扣留他们耕地的拖拉机。该镇党委副书记、政法委员竟然大喊:“别找我,我不懂法!”

农民询问是哪个单位授权他们来收钱,村干部不予回应。之后,公安还对农耕机司机实行口头强制传唤,并用暴力将其推进警车,场面一片混乱。

当地农民近期收到的催款通知单,内容是每亩地每年新增缴费人民币200元。若没在期限内缴交,原来的承包合约将终止,土地将由村委会收回另行发包。

该县一名种植户表示,按照这个缴费标准,他每年要交上百万元。他说,目前他们都将资金花在种子、化肥等耕种材料,“一下子要交一百万,我们真的交不起”。

当地农户还说,两年前他们就已缴清承包费,这次的收费毫无来由。根据农民提供的承包合约书,该土地承包期限为2004年3月20日开始,为期30年,承包费批次缴纳,已在2022年全部结清。

双胜村党支部书记辩称,村民一开始承包时那些土地是盐堿地,现在变成水浇地(水田),所以要新增“水浇地钱”。

种植户称,将荒地变成水田是他们几十年辛劳的成果,这片土地原本绝大部分都是荒地,农民用机械平整土地、铺牛粪、打水井、购买喷灌设备,才将荒地变成水田,大约一亩地就投入约一万元的成本。

此事被揭发后,当地村官和镇政府互相推卸责任。

村书记回应称,这个政策是镇政府发布的,农民必须缴费,否则就解除合同。

但该镇镇长否认此事,声称这是“村里的事”,“镇上管不了”。

不过,网上视频显示,镇党委副书记就在阻止农户耕地的现场坐镇。
3
分享 2024-04-24

4 个评论

给包子的基本盘逼的无路可走,我看这个东西要喊万岁
再来一轮活埋就老实了,也不看铁器在谁手里
当地农户还说,两年前他们就已缴清承包费,这次的收费毫无来由。根据农民提供的承包合约书,该土地承包期限为2004年3月20日开始,为期30年,承包费批次缴纳,已在2022年全部结清

双胜村党支部书记辩称,村民一开始承包时那些土地是盐堿地,现在变成水浇地(水田),所以要新增“水浇地钱”

种植户称,将荒地变成水田是他们几十年辛劳的成果,这片土地原本绝大部分都是荒地,农民用机械平整土地、铺牛粪、打水井、购买喷灌设备,才将荒地变成水田,大约一亩地就投入约一万元的成本。


簡而言之,就是以「土地性質變更」作為新增收費的依據嘛。
為期30年的合約期限都還沒到期,莫非這也算是『歷史文件』了嗎?
嘛,雖然我也不是猜不出來,最後的結果會是如何發展就是了。

首先,農民不是選擇(or被迫)放棄耕種,不然就是當地黨書記強行解約收回已被改造成水田質地的土地。
接著大概就是當地黨書記雇用其他農民(or動用公權力逼迫簽約農民)耕種,以確保當地糧食產量符合中國政府制訂的糧食紅線。
但可想而知,一旦拖延到春耕最佳種地時間,今年的收成大概也不會多理想吧。

嗯,要先繳交一百多萬人民幣的增收費用,才能下田耕種啊……
真的是非常豪邁且缺心眼的要求呢,畢竟完全無視了承包農民最後放棄今年一整年耕種的可能性。
啊啊,該不會,這也是習近平「大食物觀」的一環吧?那這起事件還真是一盤大棋啊。(笑)
这就是明目张胆的抢劫,对与民众来说,这块地已经承包并且已经付款了,从之前不好的地现在变成了一块可以种植的地,就要开始坐地涨价,甚至公然的以公权力去敛财,用公权力去压迫民众,性质相当恶劣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