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进口的假大麻让瑞士不安

瑞士新闻报道称,自2020年初以来,苏黎世法医研究所已累计查获逾50批制假大麻,且涉案大麻数量极大。经检测证实:他们吸食的并非普通大麻,而是一种掺杂了合成大麻素的 “升级版”大麻。

据该报道,经销商们从中国将经化学合成并处理成粉末状的大麻,以小包分装的形式进口到瑞士。“制作过程简单如儿戏。你所需要的只是一台在任何园艺店都能买到的那种喷雾器,”据苏黎世法医研究所(Forensischen Institut Zürich)的化学家Christian Bissig在接受SRF采访时介绍,制作者将粉末溶解成溶液,喷洒在大麻花朵表面。溶剂一旦蒸发,大麻素就会以细微到肉眼无法识别的薄膜形式附着在花朵表面。据Bissig说,“这种混合物,堪称由各种合成物调制而成的‘致命鸡尾酒’,” Bissig表示:“我们都了解其中的原始物质,它们具有精神活性特性,所以能和大麻中富含的四氢大麻酚(THC)产生相似的陶醉效果。”但问题在于,由于喷洒难以做到溶剂在花朵表面均匀分布,因此很可能会导致消费者在吸食时因附着物质浓度过高而摄入过量。

自2020年初以来,苏黎世法医研究所已累计查获逾50批制假大麻,且涉案大麻数量极大。期间在圣加仑州和苏黎世地区,调查人员也分别查获收缴了一批用于制假的简易喷枪装置和手动喷雾器。调查人员的怀疑目标是低浓度大麻(或称“大麻二酚”,即CBD)生产商。

《瑞士联邦毒品法》新法自2011年生效以来,出售四氢大麻酚含量低于1%的大麻在瑞士已经合法化。每个人都想投身到这个利润丰厚的领域:自2016年瑞士第一家销售低浓度大麻产品的商店开业以来,截至2019年底,瑞士低浓度大麻制造商已拓展到650家。但与此同时,产品价格急剧下跌。回顾2016年,1公斤低浓度大麻的价格高达6500瑞郎;而到了2019年底,同样分量却滑落至1000瑞郎。

因此,掺假大麻成了生产商们为快速敛财而选择的一种简单且低风险的“致富之道”。法医研究所为犯罪分子从制假中获取的利润算了一笔账:在中国,1公斤纯粹经合成处理的假大麻粉在黑市的流通价格为2500瑞郎;运到瑞士后,倘若操作得当,那么这些粉末足以喷洒在2500公斤的大麻花朵表面,随后便将其作为真大麻在黑市出售,这或许能给制造商带来高达1000万瑞郎的潜在利润。

据该报道说,作为由多种非大麻植物制作的合成化学毒品,合成大麻素因对人体伤害极大,因此在瑞士被界定为非法。据欧洲毒品与药物成瘾监测中心(European Monitoring Centre for Drugs and Drug Addiction)统计,在过去4年间,全球共有61人因使用合成大麻素而死亡。

苏黎世法医研究所今年已调查4起涉及大麻素的死亡病例。但由于大麻素检测非常复杂,因此截至目前,还难以确定合成大麻是否为致死原因。尽管如此,据专家估测,未报告的实际死亡病例数要比上述数字高出很多倍

https://www.rfi.fr/cn/中国/20200821-中国进口的假大麻让瑞士不安?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twitter
4
分享 2020-08-22

8 个评论

就是三聚氰胺牛奶的翻版嘛,中国人最喜欢做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了。中国人的问题在于毫无底线,可以随时出卖任何人坑害任何人。跟中国人合作,早晚被坑死。
造假的时候说不定还要喊一声打倒帝国主义。
一不输出革命 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 三不去折腾你们

呃……折磨的定义是什么?因为我光是今年都可以举出数个折磨的例子了
输出毒品是革命家们的必备技能,从这一点来说,习近平的确是流着无产阶级革命家习仲勋的血。
自作孽
就是三聚氰胺牛奶的翻版嘛,中国人最喜欢做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了。中国人的问题在于毫无底线,可以随时出卖任...

你仔细想想,「涉案大麻数量极大」,这些出口的钱是普通人能赚到的吗。出卖国家资源只有中共和他的白手套有资格,出口赚大钱的哪轮得到那些屁民。
什麽假大麻啊,那是一種更高級的synthetic
米國這邊china town到處都有賣
延安種罌粟,煉鴉片的窯洞倒塌壓死張思德,老常識了,南泥灣精神

今天美國的卡芬太尼都是產自支那

整天說英國人是鴉片頭子,支那人那就是青出於藍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把手機跟品蔥帳號密碼放家裡,請家人代po,回文較慢(好吧我根本就沒打算回,只是來看戲的)。這麼冷的天氣把橘貓從機場帶回”家“是場挑戰。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22
  • 浏览: 3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