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共产党宣言》有感

  很多人说苏共、中共背叛了马克思主义,去年《求实》杂志说要消灭私有制让许多民营企业家彻骨深寒。那么出处在哪里,原来在共产主义者的圣经《共产党宣言》里。
  那么就一起看看真正的共产主义者的信仰吧。
  在第二节“无产者和共产主义者”中,明确表明:”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而资产阶级却把消灭这种关系说成是消灭个性和自由!说对了。的确,正是要消灭资产者的个性、独立性和自由。” 此外市场经济也跟着消灭了,“关于自由买卖的言论,也象我们的资产阶级的其它一切关于自由的大话一样,仅仅对于不自由的买卖来说,对于中世纪被奴役的市民来说,才是有意义的,而对于共产主义要消灭买卖、消灭资产阶级生产关系和资产阶级本身这一点来说,却是毫无意义的。”
  此外,共产主义者不承认普世的人性与自由,所谓的自由不过是“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所有制关系的产物,正象你们的法不过是被奉为法律的你们这个阶级的意志一样,而这种意志的内容是由你们这个阶级的物质生活条件来决定的。”
  消灭家庭,认为家庭是私有制的产物。进一步消灭家庭教育,“用社会教育代替家庭教育,就是要消灭人们最亲密的关系”,看起来洗脑教育是老祖宗的发明。
  共妻。真实存在的,“公妻制无需共产党人来实行,它差不多是一向就有的。”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差不多从来有的制度是怎么回事,不过马克思说是“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理由是资产阶级搞婚外情,把婚外情与共产共妻混为一谈,也是一大发明。
  “取消祖国,取消民族”,过去确实如此,中共呼吁保卫苏联就是一例。现在习大大鼓吹马克思主义,又要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精神分裂还是庆丰大帝不读书?
  更重要的是,只承认阶级性,不承认普世人性,历史主义道德虚无主义盛行。“人们的观念、观点和概念,一句话,人们的意识,随着人们的生活条件、人们的社会关系、人们的社会存在的改变而改变,这难道需要经过深思才能了解吗?”“任何一个时代的统治思想始终都不过是统治阶级的思想。”所以文革的暴行并非道德沦丧,而是无产阶级的新道德的集中体现。
  “共产主义要废除永恒真理,它要废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所以共产主义是同至今的全部历史发展进程相矛盾的”。 “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文革是这种思想的巅峰体现,“天下大乱,形势大好”。
  
说了这个么多宏大理想,那么如何实现伟大的“科学社会主义”呢?
一 夺取政权
二 “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 
三 十大措施,而且还嫌“不够充分的和没有力量”。
      1.  剥夺地产,把地租用于国家支出。(中国现状)
  2.征收高额累进税。(中国现状,超高,很多西方所谓社会主义者的主张,在马克思看来确实软弱无力)
  3.废除继承权。(软弱无力)
  4.没收一切流亡分子和叛乱分子的财产。(历史事实)
  5.通过拥有国家资本和独享垄断权的国家银行,把信贷集中在国家手里。(中国现状)
  6.把全部运输业集中在国家手里。(中国现状)
  7.按照总的计划增加国营工厂和生产工具,开垦荒地和改良土壤。(毛时代)
  8.实行普遍劳动义务制,成立产业军,特别是在农业方面。(毛时代人民公社)
  9.把农业和工业结合起来,促使城乡对立逐步消灭。(剪羊毛,统购统销,不过不是消灭而是急剧扩大城乡差别)
     10. 对所有儿童实行公共的和免费的教育。取消现在这种形式的儿童的工厂劳动。把教育同物质生产结合起来。(毛时代“学工学农”,搞得我们的父辈差不多是半个文盲)
  最后的大杀器“用暴力消灭旧的生产关系”, 向列宁-斯大林同志和毛同志还有红色高棉的领导人致敬。
  
  共产党人对其他各路左翼或者革命政党的态度:利用并消灭。“一分钟也不忽略教育工人尽可能明确地意识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敌对的对立”,“以便德国工人能够立刻利用资产阶级统治所必然带来的社会的和政治的条件作为反对资产阶级的武器,以便在推翻德国的反动阶级之后立即开始反对资产阶级本身的斗争”。
  “共产党人到处都支持一切反对现存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运动。”就是煽风点火,搞统战。最后的目标: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所以那些小左派们在真正的革命胜利后只能被消灭或者彻底改造。
   
40
分享 2019-10-28

56 个评论

纳粹德国实行了10条纲领中的8条,不愧为社会主义的好学生。
消灭私有制就是贯彻马主义?那波尔布特才事马克死最好的学生,,,
乔森潘是留法经济学博士(我怀疑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真是好学生。
最近有人自称毛主义者或者共产主义者,真心希望他们来此学习真实的“科学社会主义”,而不是提出一些非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诸如资产阶级人性论之类的。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7241@Totana

https://www.pincong.rocks/article/7194 @qil
私有财产权制度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维持文明的最根本、最有效的手段之一,是文明社会的标志,尊重财产权与否,不仅是人类的文明状态与动物的蒙昧状态的分水岭,而且也是文明人与野蛮人的分水岭。
最近有人自称毛主义者或者共产主义者,真心希望他们来此学习真实的“科学社会主义”,而不是提出一些非马克...


其实我看到过一个分析文,国内的“左派青年”本应是跟西方左派一个路子关心相似的社会问题的,但是由于国内西方左派读物科普非常有限,这些青年大多不是能流畅接受英文教育/资讯的,中式马列毛读物是他们唯一能接触到的左派思想读物,也可能是安全原因,只能自称马列毛主义者了。 不是想贬义,但听起来有点像练功练歪了的样子。

例如这个帖子里的shanghai67跟hiagaitv的对话,生态社会主义完全就是西方左派比较关心的议题,当然谁关心都可以,但是毛左强行攀附到马列毛主义上说要公有制,真的蛮牵强的。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1264
——
所以,我觉得品葱的毛左如果只是正常左,不需要凶狠对待,是值得沟通的(让他们意识到他们可接洽的主张其实跟西方左派更类似),而不是把他们推向国内的真毛左那边。
shanghai67是真毛左,要“剥夺剥夺者”,消灭私有制度,外加计划经济。
shanghai67是真毛左,要“剥夺剥夺者”,消灭私有制度,外加计划经济。


这个和我回复第一段其实也不冲突。

可以发个链接吗?我回复那个链接里po主有发ta和shanghai67的对话,ta说红中与乌有之乡那群真毛左不一样。我在想搞清楚他们到底是跟传统毛左到底哪里不同。
共产主义者都是一帮自己没本事混不好的废物,却去嫉妒比自己有能力因而致富的资本家。因为自己过得不好就去攻击整个世界都共同遵守的文明准则和自由制度,想要把资本家挂路灯,这些人都是些恐怖分子,其极端程度和伊斯兰国不相上下。

这些左派从来都说自己过不好是因为剥削,他们怎么不自己照照镜子,资本家富有正是因为他们给社会创造了财富,改善了许多人的生活,他们应该得到这些奖赏。你们这些流氓无产者给社会提供了什么,凭什么要求社会给你们资本家的待遇?

不过有一点他们说对了,在墙国,韭菜过得不好确实是因为被剥削了。
共产主义反人类,毫无人性,他们的理论才是歪理邪说
正因为有了这部书,世界上就又多了一批满脑子杀人放火的红色穆斯林。还自认为杀的对,杀的好,简直比恐怖分子还恶劣。
有很多断章取义和理解错误的地方,特别是十大措施那里,比如征收累进税,基本上是世界通行做法,德国利息税为30%,但主要针对高收入人群。美国的个人所得税,在1994年共分为五个等级,各个所得税等级的边际税分别是15%、28%、31%、36%及39.6%,按照最穷、次穷、中等、次富、最富5档标准划分,各档税负占家庭所得的比重(有效税率)分别是-3.2%(即低收入的家庭不仅不要纳税,反之可以得到政府一些补助及退税)、2.8%、 6.2%、8.7%、15.5%,无非是收入越高征税越多。其他的地方,比如农业产业军,是按类似军队的方式组织生产,可能比较接近军屯,现代的话以色列的基布兹也是亦兵亦农的农村社区,联络教育和生产无非是重视职业教育,中国现在的职业教育恰恰非常烂。共产党宣言本身也不长又是大白话,自己去看全文好了
https://wikisource.org/wiki/%E5%85%B1%E7%94%A2%E9%BB%A8%E5%AE%A3%E8%A8%80_(%E9%99%B3%E6%9C%9B%E9%81%93)
共產主義就是強盜邏輯通編歪理﹗

基本上就是兩個觀點,殺人放火搶劫還有理。
凡是反對反抗的都必需消滅與鎮壓。

為什麼那麼多人信共產黨的一套。
因為這些人都是賊。
一個賊,只要他智能正常都知道自己是做壞事。

但共產主義就是把強盜殺人搶劫還說成有理了。
有可以殺人搶劫,還有道理了。
凡是做強盜的怎麼能不信共產黨的一套﹖
除了希特勒,自己弄了個改編版的國家社會主義
共产主义者都是一帮自己没本事混不好的废物,却去嫉妒比自己有能力因而致富的资本家。因为自己过得不好就去...


典型的墻內粉蛆社達思想。如果沒讀過左派著作,不了解左派運動史,建議不要輕易說「共产主义者都是……」
看得太少,如果想批判馬克思建議多讀點東西,共產黨宣言是革命的紅寶書,所以故意寫得煽動性很強言辭很激進。
把一個人或事物貼標簽,進行非黑即白,斷章取義的罵街式批判。
我希望自詡為民主人士的諸位,不要跟小粉紅一個德行。
關於共產黨宣言,引用馬克思的飯票恩格斯的話:
“《宣言》有它本身的经历,但是随着历史变化,《宣言》也退出历史舞台去了。”
——1890年5月1日《共产党宣言英文版序言》
很可惜,中共和蘇共一百多年來,從來不敢把這段譯言公開,只有英文版譯本才有,中國和俄國通行版本是最早的德文本。
恩格斯話說的很明白,共產黨宣言退出歷史舞台了,中共拿著退出歷史的東西招搖撞騙,批評中共的人也拿著馬克思恩格斯說過很多次退出歷史的東西批評馬克思恩格斯。
中共蘇共把馬克思主義宗教化,邪教化,你們自己不也再把馬克思宗教化,邪教化。
所以,還是要提高自己的知識水平,公正客觀的看事情。
因為我發現用中文的人,是最不瞭解馬克思主義的。
甚至認為工會=公會。馬克思主義者就是中共。
因為只要稍微懂一點英文,多看一點歷史,就會發現天下何人不是馬克思主義?
比如說,北美最大的共產黨雜志《激進美國》發行量能買一百多萬,要知道花花公子這種情色雜志也只不過比他多二十幾萬嗎。
連美國前總統奧巴馬都在激進美國供稿,跟一群共產黨談笑風生美國的社會問題。
某些人非黑即白的世界觀是不是天崩地裂?
你只要出社會,工作幾年,被社會摩擦過,吃苦頭過,都這樣你還全盤否定馬克思,我只能說你天生就是個被洗腦的命。
所以在马克思看来软弱无力。
共产主义者都是一帮自己没本事混不好的废物,却去嫉妒比自己有能力因而致富的资本家。因为自己过得不好就去...

民主是最壞的一種政治系統
我寫過一個回復,大概就是這麽個東西。也提到了你說的納粹好學生問題,至於給馬洗地的,我只能説都是弱智。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115523
Neo Marxism和Western Marxism什么关系,我现在都搞糊涂了。
來,用力洗,你這個也是斷章取義。

恩格斯只是說在某些操作層面過時了,主要指的是第二章末尾的那段,意思是不能簡單的接管國家機器,要進行全面的重塑,臘肉的文革就是幹這個的。(恩格斯沒説共產共妻過時, 這麽好的理論怎麽會過時?也沒説消滅私有制過時, And as our notion,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was that “the emancipation of the workers must be the act of the working class itself,” 工人階級還是要自己解放自己 ,看這種滿是惡臭的序言真的是需要捏著鼻子的),理論上還是偉光正的,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所以(神聖到)他們沒有權力去更改一個字。

川普政府多次强調,美國永遠也不會成爲社會主義國家,美國成爲社會主義國家的那天就不再可以稱之爲美國。社會主義搞了這麽多年一個成功的都沒有,滿眼望去全是貧窮和落後。但,就是因爲你這種思想的人太多了,并且走了一條民主競選的道路,企圖對美國進行反向的顔色革命。

馬教本身就是邪教化的,用的語言尖銳刻薄暴力激進,靠承諾人間天堂來吸納信衆。

你說的這段話是1890年5月1日德文版裏的,但只是在重複其他版本的序言罷了,這個説法最早是1872德文版裏:
However much that state of things may have altered during the last twenty-five years, the general
principles laid down in the Manifesto are, on the whole, as correct today as ever. Here and there,
some detail might be improved. The practical application of the principles will depend, as the
Manifesto itself states, everywhere and at all times, on the historical conditions for the time being
existing, and, for that reason, no special stress is laid on the revolutionary measures proposed at
the end of Section II. That passage would, in many respects, be very differently worded today. In
view of the gigantic strides of Modern Industry since 1848, and of the accompanying improved
and extended organization of the working class, in view of the practical experience gained, first in
the February Revolution, and then, still more, in the Paris Commune, where the proletariat for the
first time held political power for two whole months, this programme has in some details been
antiquated. One thing especially was proved by the Commune, viz., that “the working class
cannot simply lay hold of the ready-made state machinery, and wield it for its own purposes.”
(See The Civil War in France: Address of the General Council of the International Working
Men’s Association, 1871, where this point is further developed.) Further, it is self-evident that the
criticism of socialist literature is deficient in relation to the present time, because it comes down
only to 1847; also that the remarks on the relation of the Communists to the various opposition
parties (Section IV), although, in principle still correct, yet in practice are antiquated, because the
political situation has been entirely changed, and the progress of history has swept from off the
earth the greater portion of the political parties there enumerated.
But then, the Manifesto has become a historical document which we have no longer any right to
alter. A subsequent edition may perhaps appear with an introduction bridging the gap from 1847
to the present day; but this reprint was too unexpected to leave us time for that.
Karl Marx & Frederick Engels
June 24, 1872, London
https://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download/pdf/Manifesto.pdf
Neo Marxism和Western Marxism什么关系,我现在都搞糊涂了。
都一樣的惡臭不堪,還是某兩個大國的特色社會主義靠譜一點,nazi和chinazi,起碼看上去外强中乾
共產主義就是強盜邏輯通編歪理﹗基本上就是兩個觀點,殺人放火搶劫還有理。凡是反對反抗的都必需消滅與鎮壓...

Hitler claimed to be the real fulfillment of Marx’s socialism. "I am not only the conqueror, but also the executor of Marxism, of that part of it which is essential and justified, stripped of its Jewish-Talmudic dogma." In essense, he is saying whatever veneer of Jewishness that Marx’s satanic plan had, he disagreed with it and would destroy that veneer . These type of statements reveal that the essence of the message of various elite men like Hitler is the same Satanic plan if stripped of their variously decorated veneers .
希大大認爲自己是馬主義的終結者和繼承者,剝離了馬主義的猶太教遺毒,達到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效果。并不算改編,而是希大大認爲自己就是馬選之人,最正統的繼承者。
受楼主的启发,读了其中第一、二章节。第一感受是有些抵触,感觉有些言论像个疯子说的一样,要推翻一切。不过鄙人还是觉得需要了解各个具体的共产党具体继承了其中的哪些观点,又是怎么做的。希特勒的那一套也要了解看看。

接下来,得钻书堆了
新马是从西马中发展出来的一个分支,比如DC漫画守望者作者阿兰摩尔,早期是托派分子,后来是新马。
都一樣的惡臭不堪,還是某兩個大國的特色社會主義靠譜一點,nazi和chinazi,起碼看上去外强中乾...

建議打倒DC漫畫作者阿蘭摩爾和弗蘭克米勒,快去美國政府舉報兩個新馬分子。
來,用力洗,你這個也是斷章取義。恩格斯只是說在某些操作層面過時了,主要指的是第二章末尾的那段,意思是...

建議打倒勞工代表、最低工資這些惡臭不堪的馬克思主義產物。
前些時間長榮航空罷工,不知道你屁股坐在那一邊。
建議打倒勞工代表、最低工資這些惡臭不堪的馬克思主義產物。前些時間長榮航空罷工,不知道你屁股坐在那一邊...

我說的惡臭是行文的尖酸,偏執,流氓,刻薄。
你説的罷工,恰恰是民主國家產生的,你讓他們在大陸罷工一下看看會不會有251和404福報?
馬教是要建立政教合一政權的,是要靠工人階級領導自己的革命,建立全新政權的,事實上全球多國都實踐過了,你找個不惡臭的出來?
1.马克思是邪教教徒
2.马克思本意是想发动你们这群群众去斗资本家。他在旁边看到人对上帝、对社会的仇恨而偷笑,他其实不在意你们这些工人能不能共产或者得到自己应有的福利,工人是人,资本家是人,但在马克思眼中他自己是撒旦,你们都不是人,他就是想毁灭与破坏,完成撒旦教的教义。
3.共产主义这种理想社会只不过是一个幌子,如果不用这样的诱惑是没有办法发动当时的群众,骗这些工人去斗资本家的。你可以理解到共产主义教徒和撒旦教的某种相似性。比如在马列教教徒眼中,只有打倒一群人其他人才会得到他们想要的,是非黑即白的关系。当马列教徒发动工人斗资本家煽动仇恨的时候是马克思最想看到的,其他部分他并不在意。其他比如文化大革命实际上是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希特勒是实际上马克思主义者。
4.对政府主导经济这种理论的有贡献的是凯恩斯,但是他本人读过共产党宣言后认为马克思主义是宗教但不是一种学说。
建议看看列奥·施特劳斯《自然权利与历史》(中文版)关于历史主义与相对主义的论述。
施特劳斯主义与自由主义的争论可见马华灵:《以赛亚·柏林致雅法书信》和他的其他文章。
1.马克思是邪教教徒2.马克思本意是想发动你们这群群众去斗资本家。他在旁边看到人对上帝、对社会的仇恨...

如果馬教提倡的東西一無是處,誰還會上當?
誰是資本家誰是工人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可以儅教主。
説的沒錯,文化大革命才是對馬教真正的實踐,中共直接建立的政權并不是社會主義國家,需要對國家進行徹底的改造。這叫足不適履,這個其實也是恩格斯在manifesto後來幾十年的序言裏多次表達的意思。
在徹底改造之前,中共都是處在不安全位置的,直到發動全民斗倒了所有的反對派。所以不是不輸出革命,而是自己都沒實力去輸出革命。至於現在,輸出專制和腐敗就行了,還輸出什麽革命?
马克思就是愤世嫉俗的脑残罢了,推翻所有现行秩序、道德伦理、消灭人与人的边界。理性自负到了极致
共產主義的實踐是人類的災難,美國和加拿大都有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碑。

共產主義和共產黨在西方社會的確存在,但地位微乎其微,而且僅僅是作為一種思想存在而已。

中國的最大災難正是馬列邪教造成的,大躍進餓死4千萬人,文革背後的動因都是共產邪教,習開歷史倒車其深層動機依然還是馬列邪教。

共匪一直把馬列教作為國教進行推廣,致使許多被洗腦者把毒藥當牛奶而不知。
shanghai67是真毛左,要“剥夺剥夺者”,消灭私有制度,外加计划经济。

怎么,你们有策略分歧了?我愿意戴“真毛左”的帽子。但 @Geena 说不要凶狠对待,我当然也欢迎了。

其实按照毛主席的话,很多问题,要讲两点论。就比如说楼主吧,按照他右派的偏见,讲了很多共产党宣言的可怕主张。但他要是从第一节读起呢?很多段落如果单拿出来堪称对资本主义伟大历史进步作用的歌颂。再有,在他引用的那句话“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之前,明明还有一句:“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

那可是1848年,全世界才有几个共和国?工人阶级还在为争取男子普选权而斗争。
你反复说自己是马列毛分子,却连马克思的无产阶级民主与资产阶级民主的区别都搞不清。
你说的普选是普世价值意义上的民主,与马克思说的无产阶级民主没有任何关系。
我說的惡臭是行文的尖酸,偏執,流氓,刻薄。你説的罷工,恰恰是民主國家產生的,你讓他們在大陸罷工一下看...

中共和西馬是一個東西嗎?
怎么,你们有策略分歧了?我愿意戴“真毛左”的帽子。但  说不要凶狠对待,我当然也欢迎了。其实按照毛主...

说明一下,我个人是希望所有人,只要不是来复读的,语言都没必要搞得杀气腾腾。
当然有些人会觉得跟你阵营靠得近的人,偶尔都爱来一句"消灭啥阶级的""啥都是阶段性的",有人听着觉得很威胁,语言反应自然不会跟你客气了。这个就类似之前很多姨学用户偶尔就来一句要核平别人,现在已经消停了。
我就想说就像就算我也知道我妈也会死,也不爱别人跟我说你妈会死了啊,更何况啥啥阶级会不会灭亡也只是一个假设,也是有探讨位的学科。
我甚至主张对刚出墙的小粉红也应该用语温和的,这点也有人不同意的。这里没有编辑,没有大台,没有官方策略。官方底线就是根据积极用户意见整理出来的习惯法而已。
中共和西馬是一個東西嗎?

都是糞,最多口味不一樣。這就是中共爲什麽要把繁體字改掉。改掉了就沒人知道中共是糞,黨是黑幫了。
你反复说自己是马列毛分子,却连马克思的无产阶级民主与资产阶级民主的区别都搞不清。你说的普选是普世价值...

偏见比无知更可怕。如果有人是偏见+无知呢?我说得是1848年欧洲工人还在争取男子普选权。即使是有了男子普选权(什么时候才有的),就合乎普世价值了(如果真有普世价值的话)?难道你理解的普世价值就是排斥人类另一半的普世价值?

至于马克思说的无产阶级专政。1848年的时候,马克思还没有用过这个概念。马克思生前唯一认为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治实践就是巴黎公社。
我說的惡臭是行文的尖酸,偏執,流氓,刻薄。你説的罷工,恰恰是民主國家產生的,你讓他們在大陸罷工一下看...

错,西方工人开始罢工斗争的时候,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普遍还不是民主国家。现代民主是工人阶级斗争的产物。
先争取资产阶级民主,再推翻资产阶级统治。“一分钟也不忽略教育工人尽可能明确地意识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敌对的对立”。不利用资产阶级革命,怎么能实现无产阶级革命?
Neo Marxism和Western Marxism什么关系,我现在都搞糊涂了。

西马是一个哲学派别,起源于卢卡奇,到六十年代因为马尔库塞、哈贝马斯而兴旺,对于后来的新左派、后现代主义都有一定影响。早期的西马又与欧洲共产主义有一定联系。与两者都有联系的人物是意大利共产党领导人葛兰西。欧洲共产主义是国际共运中的一个派别,简单说就是主张社会改良民主过渡的共产党。不要把西马与 @Geena 爱说的西方左派混为一谈。他说的西方左派特指第二国际传统的社会民主党及其各种派生,比如加拿大的新民主党。
先争取资产阶级民主,再推翻资产阶级统治。“一分钟也不忽略教育工人尽可能明确地意识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学点历史好不好?1848年的时候英国工人还在进行宪章运动。欧洲大陆没有一个共和国(法国还是七月王朝时期,1848年革命才有第二共和国),共产党宣言之前还没有马克思主义。共产党宣言之后,马克思主义也还只是与无政府主义共存的工人运动中一个派别。对于当时的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来说,资产阶级统治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君主制+对选举权的财产限制。资产阶级自己很大程度上也不相信有了普选权资本主义还可以存在。
先争取资产阶级民主,再推翻资产阶级统治。“一分钟也不忽略教育工人尽可能明确地意识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才注意到,你就是楼主啊

这里有几年前一个左派小组上关于共产党宣言的学习材料:

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28067&page=1

也谈到宣言的历史局限性,当然是从马克思主义角度。

@Geena 有兴趣也可以看看
说句实话现在能利用公权力打压工人、打压员工的只有共产主义政权。
另外共产党控制的官方工会从来都是资本的帮凶。
建议看看列奥·施特劳斯《自然权利与历史》(中文版)关于历史主义与相对主义的论述。施特劳斯主义与自由主...


嗯,谢谢葱油的分享,鄙人已经把推荐的书加入待看书单,目前还在看其他的,这些估计得往后排排了。
共产主义者都是一帮自己没本事混不好的废物,却去嫉妒比自己有能力因而致富的资本家。因为自己过得不好就去...

被谁剥削的?说穿了还不是官僚资本。而官僚资本的总后台不就是tg嘛。
真正的社会主义只能由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才能孕育,它必须是比资本主义社会更民主更自由的社会形态。而今天的中国和北韩等国,却反而是比当代资本主义国家更为落后的社会形态,又怎么配称得上是社会主义国家呢?
利拉 观察
“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马克思主义是反道德的

马克思说:“共产主义者绝不宣扬道德!”

《共产党宣言》第一节写道:
法律、道德、宗教,在他们(无产阶级)看来全都是资产阶级偏见,隐藏在这些偏见后面的全都是资产阶级利益。

《共产党宣言》第二节写道:
共产主义要废除永恒真理,它要废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所以共产主义是同至今的全部历史发展进程相矛盾的。

著名的共产国际导师,马克思的亲密战友 Bakunin 说过:
“在这革命中,我们必须唤醒人们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们最卑鄙的激情。我们的使命是摧毁,而不是教诲。毁灭的欲望就是创造性的欲望。”

列宁说:“我们必须使用所有诡计、阴谋、欺瞒、狡诈、非法手段、隐蔽手段,并掩盖真相。”

恩格斯于1847年被选为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委员时,恩格斯自己说:“推荐一个工人只是为了做表面功夫,而推荐他的人则投了票给我。”
资本主义与马克思主义之比较分析


凡俗之人,皆有三毒:贪、嗔、痴。资本主义占贪、痴二毒,马克思主义则贪、嗔、痴三毒俱全,且程度更甚。

资本主义之贪:
唯利是图、见利忘义。没有制约的资本主义,可以把贪欲发展到残忍和恐怖的地步。

资本主义之愚痴:
迷信金钱、奉行拜金主义、肯定自私自利、倾向世俗主义、一生以赚钱为最高目标,实际是浪费和糟蹋了自己的人生。


马克思主义之贪:
把全部社会财富、土地、资源等“收归国有”,垄断政治权力,剥夺全民的人权和自由,其贪之程度远甚于资本主义。

马克思主义之嗔:
以批判资本主义为幌子,泡制“剩余价值”等谬论,煽动仇恨、鼓吹血腥暴力、阶级专政,造成席卷全球的共产浩劫,导致过亿民众死亡。

马克思主义之愚痴:
反宗教、反道德、反法律、反伦理、反秩序、反对一切传统文化和价值观,结果只能瓦解一切、趋向毁灭。


究竟而言,资本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皆形而下、末流外道之学,正如柏拉图《理想国》之“洞喻”所言,那些研究社会科学,只见世俗而不见神圣的学者们,犹如洞穴中研究影子的囚徒:囚徒们不能转身也不能移动,洞外的火光映射到洞内形成的影子,成为他们研究的目标。那些影子是被举着走过火光前面的矮墙上的一些玩偶映射出来的,即便影子的原型也不是真实的东西,但洞穴中的囚徒却指幻为真,他们之中最有学问的人,也不过是对这些墙上的影子出现的规律和次序有更多辨别力和记忆的人(《理想国》516D)。这些人会由于自己的关于影子的“知识”而得到人们的尊敬和奖赏。

由于同属外道,及同样建基于贪欲、愚痴,资本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一些思维模式和逻辑是相同的,故难免导致相同或类似的恶果:


一、资本主义主流经济学和马克思主义,都只重经济和社会发展,而忽视环境和资源的承受能力。

当今世界通行的资本主义的主流经济学,拼命强调经济增长、刺激消费、增加就业,甚至为了刺激消费和保住价格,不惜浪费巨量物资。但是,生产扩大了,消费和就业增加了,自然资源的消耗也随之大增。刺激经济,实质上就是刺激人们更疯狂地去消耗、浪费自然资源。近现代以来,人类对地球自然资源的消耗速度,是古代的百倍千倍,而且还在不断加速,试问,地球能无限承受下去吗?

马克思主义及共产党的实践,同样无视自然的承受能力,大搞强制集体劳动、“战天斗地”、“大跃进”、“大炼钢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等等,但是,“物质财富极大丰富、人人各取所需” 的共产主义社会,地球资源能承受吗?如果每个人都想要十座摩天大楼、一百个庄园、一千亩地、一万个人造卫星,那怎么办?能“各取所需”吗?

资本主义和马克思主义,都是加速自然资源消耗的贪得无厌的扩张式思维,都试图无限满足人们的贪欲,甚至故意刺激人们的贪欲,使社会和经济“发展”,所以两者都会导致自然资源耗竭、大规模污染、资源竞争、殖民扩张、战争等。而造成这些灾祸的根本原因,正是人们的贪、嗔、痴。

当今世界,无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都在对自然资源进行疯狂索取、污染、浪费、破坏,不同的只是,发展中国家是对自己的生存环境进行疯狂消耗、污染、破坏;而发达国家则是通过资本操控、经济殖民,对别国的资源进行掠夺、消耗、污染、破坏。但是,就地球整体而言,资源的消耗并不会因为“挪了个地方”而有所减少,如果地球大部分地方的自然生态都严重恶化,少数发达国家也不可能独善其身。


二、资本主义和马克思主义都只重物质、忽视或无视心灵需求。

很多富豪、明星,虽身家亿万,却精神空虚,或患有抑郁症,要靠各种荒唐游戏、猎奇、吸毒等来刺激自己,以获取短暂的快感,其中不乏家财数亿,却因抑郁症而自杀者。这些充分证明,人,不是只有物质需求。实际上,心灵的满足和快乐,与外在的钱财完全无关,但大多数人却认为钱财与幸福正相关。

资本主义社会,用资本来创造和引领需求,刺激人们的物欲,扭曲人们的心灵需求,使人们为钱财而终生奔忙,忘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快乐和心满意足;

共产党统治的社会,则用教育和宣传全面洗脑,用强制力量奴役全民,人们的心灵被党宣传的精神垃圾填满,人们的物质需求被政权强制力量压抑至最低,民众如工蚁、机器一般集体劳动,被当权者任意欺凌、侵夺、杀戮,毫无人权可言。

两相比较,资本主义社会尚有宗教信仰、道德、法律等作平衡器,而共产党却是明确反宗教、反道德、反法律、反伦理的,所以共产党治下的社会之恶,会像脱缰野马般失控狂奔,又如汹涌潮水般泛滥蔓延。


三、资本主义鼓励贪、痴;马克思主义鼓励贪、嗔、痴。

资本主义鼓励自私、逐利、拜金主义、世俗主义、享乐主义,导致社会纸醉金迷、放荡、纵欲、堕落。

共产党施行公有化、反对私有化、“狠斗私字一闪念”,似乎反对自私和贪欲,但事实上“共别人的产”的想法就是大贪,强抢别人财产和土地更是犯罪;共产党头子们垄断全部社会财富和政治权力,是极大的自私和贪婪,再加上血腥暴力阶级专政、反宗教反道德等,即是贪、嗔、痴三毒俱全,且程度更甚、为害更烈。

要深入分析资本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就很难避开与它们同时代兴起的另一个深刻影响世界的学说:达尔文的进化论。

人类比禽兽优胜之处,在于人有更多的戒、定、慧,即人有更多的自制力,能更好地克制自己的欲望和冲动;有更多的同情心,更愿意扶助他人;有更高的智慧、向往神圣。

但达尔文的进化论主导世界之后,人们纷纷向禽兽看齐,视弱肉强食、丛林法则为真理,导致“人面兽心”者大行其道,更进而发展出社会达尔文主义。

资本主义的自私和贪婪,加上社会达尔文主义,为其侵略和殖民扩张提供了理论支持。马克思也同样支持进化论和“先进征服落后”,所以马克思支持英国的鸦片战争和殖民侵略。


四、资本主义的各种金融把戏可以说是巧妙的欺骗;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想却是明目张胆的抢劫杀人和诈骗。

资本主义的各种金融把戏,鼓励投机和赌博、惩罚老实赚钱存钱的本份人,对这一点进行批判的专著和论文已经很多,在此不再赘述。

导致香港和英国产业空心化,并且至今仍令不少人引以为豪的各种“空手套白狼”金融把戏、各种“高超”投机技巧,以及通过货币和贷款政策让老实存钱的本份人为不负责任的政商“精英”买单等等,的确可以看作是某种巧妙的骗术。不过,至少资本市场的参与各方都是自愿的,没人拿枪指着你去存钱或炒股。

但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社会就不同了,是必须用血腥暴力强行抢夺全社会财富并垄断政治权力、用血腥暴力实施阶级专政才能实现的,说白了就是明目张胆的抢劫、杀人、诈骗。


五、没有制约的资本,和没有制约的权力,都会造成灾难。

有着贪、嗔、痴三毒的凡人,掌握着资本或权力,若没有制约,便很容易肆意妄为、无法无天。

马克思所批判的资本主义的种种丑恶现象,正是在资本缺乏制约的情况下出现的,但马克思没有开出正确的药方:给资本施加制约,而是开出了见血封喉的毒药:血腥暴力抢夺全社会财富、摧毁社会体系及文化、实行阶级专政等等, 结果造就了垄断全部社会财富和政治权力的共产党特权统治阶层,其肆意妄为、无法无天的程度,远超资本家。(详见前南斯拉夫共产党领导人吉拉斯所著《新阶级》)

其实,资本主义的基本形态,是比较自然、符合人类社会的。商品生产、交换、雇工等,自古早已有之,只不过近代工业革命后,人性的贪婪凭借工业技术的大发展而疯狂膨胀,使人们不得不对资本主义的丑恶加以严肃注视,并对其实施制约。

一般而言,资本主义是只要你的钱、不要你的命;马克思主义则是既要你的钱、又要你的命,所以马克思主义所造成的灾难,远比资本主义深重。


六、资本主义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和马克思宣扬仇恨与暴力的理论,都会导致战争灾祸

潮汐有涨退,股市有起落,资本主义的经济景况也会如波浪般起落,会出现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各种经济学理论对经济危机的追责,或归咎于资本主义系统本身,或归咎于偶然决策等,莫衷一是。

但是,正如自然潮汐是由月球牵引而起,股票涨落往往是由幕后庄家操纵,国家社会级别上的经济涨落,也不仅仅是群众集体无意识所造成,而往往是有国际级别的大庄家在操纵,通过刻意制造经济波动,不断高抛低吸,从而滚动积累财富。

事实上我们也经常看到,某些国际性大银行的动作,对世界各国经济的涨落,起着决定性的、举足轻重的作用。

经济危机对于幕后主导力量的好处之一是可以趁低吸纳。很多世界著名的大富豪,都是在经济大萧条时趁低吸纳而发家的。趁经济低谷时大量吸纳社会财富,本质上就是对社会大众的一种掠夺。

经济危机也可能成为发动战争的契机,某些国家可能主动或被迫以战争的方式来刺激经济、消化失业人口、输出贫穷,同时让军火商大赚特赚。

由经济危机而造成社会大众的财富被大规模掠夺甚至战争灾祸,这才是资本主义的最大罪恶。与此相比,工厂对工人的所谓剩余价值的剥削,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作了一大通分析和批判,却没有指出一个幕后主导力量存在的可能性,这是马克思的洞察力不够,还是明知而不说,故意误导大众?

其实,无论经济危机是由资本主义的系统设计所引起,还是纯粹由群众集体无意识所造成,抑或有幕后黑手在故意操纵,这一切灾祸的罪魁祸首,正是人的自私和贪婪。

资本主义由自私与贪婪引致大掠夺和战争,马克思主义则以仇恨和暴力抢劫杀人并与资本主义爆发战争,其实它们是鬼打鬼,两个都不是好东西。 世界民众在这两个东西裹挟下互相战争杀戮,岂非愚昧之至、悲哀之极?


七、对贪、嗔、痴三毒的制约:戒、定、慧。

资本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罪恶,究其根本,皆源于贪、嗔、痴三毒,故须以戒、定、慧制之,即以宗教信仰、道德、法律、伦理、社会规范等来制约,使三毒不能无限膨胀。

资本主义社会并不反对这些制约方法,所以除了宗教信仰、法律、伦理之外,又设计了政治上的三权分立、经济上的反垄断法等。

而共产党统治阶层则反对一切制约,想要永远把持全部社会财富和政治权力,所以共产党治下的国家,成了红色权贵的人间天堂、普通民众的人间地狱。


八、幸福之国的现实例子

小国寡民的不丹(Bhutan),其国民幸福指数在全球数一数二。不丹全民虔诚信仰佛教,民风纯朴,民众钱财观念淡薄,生活节奏较慢、怡然自乐、幸福满足。不丹的民主制度,是根本没有经过革命,由国王自愿还政于民而建立的。

这就是重视心灵而不重物质、信仰虔诚的幸福之国的现实例子。

不信仰宗教的人也许会认为,虔诚信仰宗教者所感受到的心满意足和幸福快乐,是一种催眠或精神麻醉,但这不是事实。事实是,宗教信仰能给予人精神食粮,能给人的心灵注入能量,使人心灵开放、发出光芒、充满幸福快乐。精神能量、心灵能量、生命能量,才是真实、本质的存在,而物质才是虚幻不实的东西。

正如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在离职演讲中所说:

“所有导致政治兴盛的性质和习惯之因素,宗教和道德是不可或缺的其中支柱。如果某人企图推翻这些,而认为人类仍能获得伟大和快乐的支柱,那么这人自称爱国是徒然的......。我们必须小心,不要耽迷于某种以为离了宗教,道德还能维持的假设里面。”

Of all the dispositions and habits, which lead to political prosperity, Religion and Morality are indispensable supports. In vain would that man claim the tribute of Patriotism, who should labor to subvert these great pillars of human happiness, these firmest props of the duties of Men and Citizens......And let us with caution indulge the supposition, that morality can be maintained without religion.

人类应当回归神圣的信仰、友爱互助、克制自私与贪婪,才能走向光明的未来。
再论马克思主义治国,为何会治成人间地狱


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基于仇恨与欺骗的血腥革命理论,批判的文章和专著已经很多,这里不再重复。本文重点探讨的是,暴力夺权成功之后,用马克思主义治国,为何不能实现其“美好的”共产主义人间天堂承诺,反而会建成人间地狱,其中原因,可分列阐述如下:


1. 唯物论的共产主义社会,无法满足人们心灵的需求

根据马克思主义理论,在共产主义社会里,物质极大丰富,可以按需分配,人人都获得满足,于是共产主义“人间天堂”就建成了。但问题在于,这种共产主义社会的设想,是基于唯物主义无神论的,其中的最大错谬,是只重物质而无视心灵,以为只要满足了物质需求,人们的心灵也能获得满足。如果事实真是这样,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亿万富豪患抑郁症,要通过吸毒、玩各种荒唐刺激游戏等方式,来暂时填补自己空虚的心灵了。


2. 物质如何丰富,都填不满自私和贪欲的深渊

建成人间天堂的最大障碍,是人们的自私和贪欲;等级与特权制度,是此二者的催化剂,为它们推波助澜。

马克思共产主义社会的设想,极大地低估,或者说无视了人们的自私、贪欲的作用。物质极大丰富、按需分配,就可以令人人都满足吗?事实是,富可敌国的大贪官,仍会继续海吃鲸吞国库民财;领土辽阔的大国帝皇,仍会继续四处征伐扩大疆土;自助餐里,如果没有不准外带的规定,一个顾客就可以把整个餐厅的食物都带回自家去。这些事例都证明,欲壑难填,人的自私和贪欲是可以无限膨胀的,以为只要物质极大丰富,就可以满足所有人?那如果有一个人,要独占全部社会财富,全占了还觉得不够,怎么办?


3. 取消货币,就能建成理想社会?

据说钱是万恶之源,那我们不妨设想一种社会,取消了货币、按需分配,那人们是否就会失去无限赚钱的动力?

答案是,没有了货币,人们会去收集、储藏越来越多的物资,以物易物,然后某些东西会成为流通货币。


4. 用强权统管一切,结果造成全面奴役

对以上问题,共产党的解决方案是,把一切社会财富和资源都集中由政权掌握,把人民的衣食住行以至思想等一切都管起来,“狠斗私字一闪念”,甚至用强权禁止交易、禁止私人储藏物资,例如毛泽东时代,严打“投机倒把”、禁止农民私自储粮,要由国家统一收购、统一分配。

结果,人民被剥夺了一切,彻底成了奴隶,普通平民确实不能贪得无厌了,甚至连日常衣食都短缺,以致大饥荒饿死人了,但高官权贵们呢?他们把“公有”、“国有”、“集体所有”的物资财富,全部当成自己所有,任意支配和挥霍,甚至在大饥荒之时,仍然坚决不开仓放粮,仍然要用粮食来酿酒,仍然要加大粮食出口!

这里共产党又呈现出其自相矛盾之处:一方面用政治强权压抑了民众的自私和贪欲,另一方面却让高官权贵们的自私和贪欲极度扩张、肆无忌惮,甚至发展到极其残忍的地步。

全民受奴役的社会,自私和贪欲并没有消除;等级与特权制度,又使高官权贵的自私和贪欲极度膨胀扩张,于是,共产党高官们所享受的人间天堂,对于被剥夺一切、被彻底奴役的民众而言,却是实实在在的人间地狱。

也正因如此,共产党权贵对权柄的痴迷、死硬、顽固,达到了匪夷所思、不顾一切的地步,因为正是专制极权,使他们能享受“共产主义人间天堂”,能随心所欲、无所顾忌地奴役、驱使、侵害民众;一旦失去极权,不再能任意奴役大批民众,纵使仍享有优厚的待遇,他们也会感到极大的落差,所以他们要拼命反对“自由化”、反对民主和普世价值,要坚持永远奴役人民。


5. 对人的自私和贪欲的两种约束

从上述事例可见,无论平民抑或官员,其自私和贪欲都可以无限膨胀,不管物质怎么丰富,都满足不了无限膨胀的胃口。

在民主法治社会,对人的自私和贪欲有两种约束:硬约束和软约束。

硬约束,就是制度约束,即三权分立、民主选举、民主监督、法治社会;

软约束,就是宗教信仰、道德感化。

软硬两种约束互为补充:软约束使人们自制、知足、谦让,使社会有温情,不是冷冰冰的只有严刑峻法;硬约束令不信宗教、没有道德的人也要受到制约,不能无法无天。

两者之中,软约束,即宗教信仰和道德,才是真正的根本,因为再好的制度也要人来执行,如果执行制度的人普遍腐败、互相串通包庇,他们就可以让制度形同虚设,甚至颠覆制度。

另一方面,也不能忽视制度建设。要保证分权的各方互相制衡,而不是相互串通,就要使各方有不同的利益出发点。

例如官与民,就是存在利益冲突的一对,通过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民主选举、民主监督等,让民对官进行监督,民不会倾向于包庇官,因为包庇官就会损害民众自己的利益。


6. 只有软约束的理想社会

只有软约束的理想社会,就是宗教里的天堂、净土,由于里面所有成员的道德水准都极高,所以不需要外加强制力的硬约束。

在人世间,这种社会,理论上也有实现的可能,方法是选拔一群真正道德高尚、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损人利己的人,组成一个无政府社区。真正道德高尚,以及无政府、无等级、无特权,使他们不会争权夺利、搞阴谋诡计,从而使强制力的硬约束不再需要。

注意,这种理想社会形成的前提条件,并不是社会物质财富极大丰富,而是社会全员道德水准极高。 如果全员道德水准极高,哪怕物质财富贫乏,也不会出现争权夺利;反之,即使物质财富极大丰富,只要人们有自私和贪欲,天堂就不可能在人间实现。

所以,在人世间,这种只有软约束的理想社会,只能通过一群道德极高尚的人组成社区来实现,而对于一个国家,由于里面各种人都有,情况复杂,若没有法律等强制力的硬约束,就会变成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恶人横行、天下大乱。


7. 共产党对两种约束都反对

不幸的是,共产党对上述软硬两种约束都反对。

马克思主义是明确反宗教、反道德、反法律、反伦理的,马克思本人的言论,及《共产党宣言》里的文句、对公妻制的提倡等,都是确凿证据。所以共产党残酷打压宗教信仰、迫害宗教信众、破坏人文道德、鼓励人们父子互斗、骨肉相残等。而且,共产党刻意建立逆淘汰的选拔机制,用以选拔出最大的恶棍:谁最能媚上、告密、斗人、陷害人,谁就最受赏识、升官最快。

至于分权制衡、民主选举、民主监督、新闻自由等,共产党更是竭力反对、严防死守,绝不允许出现一丝缝隙。

中国共产党与马克思原教旨有一点不同,他们不敢公然提倡公妻制,他们树立了“雷锋”这一“助人为乐”的偶像,还一再宣称“为人民服务”、“党员干部要加强道德修养”等等。

但是,“雷锋”这一偶像是为共产党的阶级斗争理论服务的,当某人被党定性为“阶级敌人”时,雷锋对他就不再“助人为乐”了,而是会“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

而且,由于马克思主义本身反宗教、反道德、反伦理,共产党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又要坚决反对民主选举、民主监督、新闻自由,所以“党员干部要加强道德品质修养”必然成为空话,共产党被评为“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更被认为是在蓄意欺骗人民群众。

对于法律,《共产党宣言》是明确反对的,毛泽东本人也公开宣称要“无法无天”,但到后期,共产党自己也宣传要“依法治国”了。

然而,共产党本身的专制极权理念、阶级专政理论、“无法无天”理念等,是与依法治国完全冲突的,所以“依法治国”也成了空话和谎言。


8. 人间乐土的要件 --- 自由

笼中的鸟儿,饮食再充足,也不如自由翱翔天空的鸟儿快乐;专制社会中,平民纵能衣食无忧,也只是巨型监狱里的囚徒而已。

人间乐土,自然要人人快乐;若人们没有自由,又怎能有真正的快乐?

宗教信仰和道德感化,让人们知足、知止、自制、为他人着想,这些都是基于自愿、自觉,而不是强制的。如果是被强权统管一切,而不得不表现出“有道德”,便不是真正的有道德。法律、军警等强制力量,应该只针对作为社会少数的违法犯罪者,而不是用来统管一切、窒息一切。

所以,人权和自由,是人间乐土,或曰理想社会,的关键要件。

很不幸的是,共产党也反对人权和自由,还将人权和自由蔑称为“资产阶级自由化”,又叫嚣“没有绝对的自由”云云,似乎只要没有绝对的自由,共产党对人民的专制和奴役就变成合理了。


9. 马克思主义乃外道、魔道 --- 错误的建构、错误的树敌、错误的手法,导致灾难的后果

综上所述,构成人间乐土的关键要件,共产党全部反对,全部反其道而行之,所以他们不能建成人间天堂,只能建成人间地狱。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天堂理论,始于错误的建构,树立了错误的敌人,主张了错误的实施方法,因而必然造成灾难的后果。

以佛法观之,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实乃外道邪见。何谓外道?心外求法即为外道。真正的天堂净土,需要心灵的彻底纯净,才能达到;而马克思的理论,从目标、方法,到结果,都是舍本逐末、向外驰求,与真理完全背道而驰,故为外道。

再者,一般谓修行能升天的,才称为外道;若不能升天,反堕入地狱的,则不仅是外道,更是魔道了。

马克思的理论,是在各个方面,都与真理完全违背、完全颠倒的,所以其不仅是外道,更是魔道。实践马克思主义的结果,绝不会是人间天堂,只能是人间地狱。
共产党的体制是僭主政体

共产党的体制,有许多诡异离奇之处,例如,事实上的最高权力机关中央政治局,在宪法中竟无一字提及,宪法里说最高权力机关是全国人大。

如果真的依法治国,中央政治局、中宣部这些机构都是非法的,都应该被取缔。

这也是共产党治下无法治的原因之一。它的制度设计、权力运作等很多东西,都是于法无据、名不正言不顺的。

所以,不能把共产党专制等同于皇权或君主政治。共产党专制是一种僭主政体,而且是现代极权专制,对社会民众的控制更深更广,远超古代的皇权或君主专制。

名词解释:僭主

希腊的僭主都不称王。他们是事实上的专制独裁者,但他们都用一些谦逊的称号,如‘终身执政官’、‘全权将军’等”。 然而,僭主虽然是事实上的最高权力者,却始终不能完全替代真正的“王”而具有合法性和正当性。

古代君王的权力合法性,来源于君权神授。

现代民主政体的合法性,来源于民众的选票。

美国有一种政治理念认为,上帝通过民众投票选举来决定国家治理者,这就是君权神授。所以民主政治与君权神授并无矛盾。

无独有偶,中国的《尚书》里说:“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其中含意是,民众的选择,尤其是民众的集体潜意识,其中往往含有天意。

综上所述,无论用哪一种解释,共产党的统治都是非法的、名不正言不顺的。

共产党的统治是僭主政治。共产党信奉唯物主义无神论,其权力不是来自君权神授,也不是来自民众选举,因此,民众对共产党政权没有效忠的义务,民众推翻共产党统治是自然的、合理的、正当的。
共产党的体制是僭主政体共产党的体制,有许多诡异离奇之处,例如,事实上的最高权力机关中央政治局,在宪法...

中国传统帝制都是僭主统治,因为他们都有高度的虚伪性与表里不一(hypocrisy and duplicity),或者说内法外儒,一方面“以孝悌治国”,一方面暗中设立特务机关鼓励亲人之间相互告密。
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江南郑氏家族十世同堂,朱元璋表彰这个家族,赐匾“江南第一家”,以显示自己以儒家治国,但是有人说一句“以此(大家族)而反,何时不成”,朱就动了夷其族的念头。
[quote] [/quote]
這個英文版版本我沒有讀過, 不過從全世界這麼多個國家中踐行馬克思理論的國家來看, 下場都很慘, 即便馬克思這個人本身沒有毛病, 我也不會鳥他這個理論了!
相反, 看到現在還在推崇馬克思理論的人, 我是打心裡鄙視他這個人!
共匪只剝奪無權階級的不動產,共匪不會剝奪他們自己的不動產,共匪本身就在囤積不動產,共匪貪官擁有大量的商鋪與房屋,共匪貪官是不動產尋租的受益者,共匪是中國黨有土地的所有者,共匪利用黨有土地進行土地尋租,黨有土地的土地尋租受益會被共匪用於個人消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