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葱备份】品葱搬运工回答集341-345

【品葱备份】品葱搬运工回答集341-345
搬运自telegram品葱搬运工回答集 搬运自旧品葱 (卒)


341.为什么有人说美国医生水平很高,也有人说很低?


大卫铁翼66July 28, 2018
很多人是拿去美国诊所看个感冒或者看个骨折什么的,然后回来对比说,中国老大夫一接就好了,美国医生诊断半天。这样不横向对比不太对。

美国家庭医生应该和中国社区医生比,属于全科,但全不精,确实有一些感觉一般般,但是美国家庭医生大部分我观察过,都是正规大学毕业,经过数年大医院当住院医师作为培训,还要定期去医学院回炉培训,医学水平普遍还是比国内社区大夫好。

美国专科医生平均水平要比国内好一个档次,都必须是医学博士,近十年的医院培训才能上岗,国内良莠不齐,从三甲的专家号到普通医院的主治医生,很多都是不知名医学院的,地方的更不行。美国像治疗癌症的医生水平还是非常高的。

做手术的医生可能国内高点,我觉得可能是做的多了有经验。

最后说下医生态度,美国的医生态度都是很好的,一个病人能花上很多时间,仔细询问,详细记录和分析,医院级别越往上走,越是耐心,而且很严谨,能不给你做CT,就绝不让你去没事搞个致癌辐射,优先推荐核磁,X射线,B超,不为绩效。这个随便搜几个去美国看病经历的文章就可以一睹二三。国内通常是批量流水线式,一个医生一上午看三十个,到第二天都不记得你是谁了。态度和问诊时间也大大缩水,病人有的感觉跟求神似的那种卑微。不过考虑人这么多也算了。

342.2.25习近平突然抛出修宪提议当天,你的心情是怎样的?怎么看待这种心情/状态?


John HoneJuly 28, 2018
对此事件的评价:

伪临朝者习近平,性情乖戾,素质平庸。昔为共党后继,曾以太子傲恃。文革失足,后复特权。潜隐家族之私,阴图大权之尊。入门见嫉,偏狭不肯让人;玩弄权杖,愚憨偏能惑众。践自由于囹圄,陷言论于封闭。加以专制之心,倒行逆施。冒充改革,践踏法治。选择反腐,实为独裁。神人之所共嫉,天地之所不容。犹复包藏祸心,复辟帝制。改革志士,皆打入冷宫;贼之宗盟,委之以重任。呜呼!孙总理之不作,蔡将军之已亡。封建肆虐,知中华之噩运;小人得势,识华夏之遽衰。

个人感慨:

象箸轻寒万诺空,当年猛士御苍龙。

无量头颅无量血,百年共和一朝空。

使监谤者周厉王,却道人民在心中。

凭君莫恸中山泪,此世再无护国公。

不过事实上,这可能只是历史的重演:

“首先是党组织以自己取代全党;尔后是中央委员会以自己取代党组织;最后是一个独裁者以自己取代中央委员会。那个独裁者已经在一旁等待了。”——伊萨克·多伊彻《武装的先知》

343.“中国模式”到底是什么?


粗鄙July 29, 2018
从上世纪 90 年代末开始,中国的改革中就出现了明显的权贵资本主义特色。近 30 年来,海内外一直在谈权贵资本主义,但对它的评价始终围绕着腐败这个话题转悠,却没有进一步深入下去,因此也留下了一些值得思考的问题。首先,说中国有权贵资本主义,大概没有多少人反对,但是,能够据称判断,中国早已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吗;如果是,中国又是在哪一年告别社会主义、步入资本主义的,有明显的政策轨迹可寻吗?其次,权贵资本主义如果确实是中国模式的产物,那么它似乎就不单纯是部分权贵的不当个人行为,而是体制型产物,因此反腐败也就无法铲除权贵资本主义的制度基础了?对这两个问题,笔者的回答都是 Yes。

之所以这样看,是基于以下的基本判断:中国早在 1997 年底就通过国企私有化,正式把经济制度改变成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但是,在政治制度层面,中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并没有产生民主化的社会动力,相反,中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与红色政权「结婚」了,因此产生了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独特政治经济制度结构,既非社会主义,亦非民主资本主义,而是共产党资本主义(communist capitalism);笔者首次提出的共产党资本主义这个概念(已有英文论文发表),指的是共产党领导下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它用资本主义制度来巩固共产党的专制政权,这就是中国模式的真谛……

程晓农:共产党资本主义


今天国际经济学界对中国认识千奇百怪,但荦荦大者不外乎三:其一曰「中国崩溃论」,即认为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只是浮夸造成的假相,实际则是内部危机与全球化压力日益严重,难免崩溃。其二和其三都相反,认为中国经济创造了增长与繁荣的奇迹,但对此则按西方经济学两大阵营的传统学理形成两种相反的解释:古典自由经济学把「中国奇迹」归功于经济自由化或市场化的成功,而左派经济学或凯恩斯经济学则归功于「社会主义」或政府干预、管控的成功。

我认为这三大主流认识都有严重偏差:中国经济持续高增长、在全球化中应对自如是事实,「虚假论」、「崩溃论」不对。但这种增长,既不像偏左的论者那样可以解释为「政府成功」,也不像偏右论者所言可以解释为「市场成功」,更与所谓「市场与政府双重成功」的「北京共识」不相干。除了低工资低福利的传统优势外,中国更以「低人权」的「优势」,人为压低四大要素(人力、土地、资金和非再生资源)价格,以不许讨价还价、限制乃至取消许多弱势者谈判权的办法「降低交易成本」,以拒绝民主、压抑参与、漠视思想、鄙视信仰、蔑视公正、刺激物欲来促使人的能量集中于海市蜃楼式的单纯求富冲动,从而显示出无论自由市场国家还是福利国家都罕见的惊人竞争力,也使得无论采用「渐进」的还是「休克疗法」的民主转轨国家都瞠乎其后……

秦晖:低人权优势

344.如何看待上海网信办查处好奇心日报?


LiberaTeaJuly 29, 2018
这是当下中国新闻不自由的体现。

检查发现,上海佩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上海设立办公场所、非法组建“新闻采编团队”,在“好奇心日报”网络平台上违规提供时政新闻信息服务。此外,上海佩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还在“好奇心日报”上开设原创新闻栏目、刊登大量外媒时政类文章。其相关行为已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对网上舆论生态造成恶劣影响。
根据《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第五条 通过互联网站、应用程序、论坛、博客、微博客、公众账号、即时通信工具、网络直播等形式向社会公众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应当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禁止未经许可或超越许可范围开展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活动。
第六条
……
申请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发布服务许可的,应当是新闻单位(含其控股的单位)或新闻宣传部门主管的单位。
第八条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的采编业务和经营业务应当分开,非公有资本不得介入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业务。
第九条 申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申请主体为中央新闻单位(含其控股的单位)或中央新闻宣传部门主管的单位的,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受理和决定;申请主体为地方新闻单位(含其控股的单位)或地方新闻宣传部门主管的单位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受理和决定;申请主体为其他单位的,经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受理和初审后,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决定。
因此可以看出,由于好奇心日报提供时政新闻服务,且未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导致其被查处。

在网上也可以查到,上海佩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属于私人资本控股,根据上述条文,需要公有资本的介入后才可能许可。而在获取许可之前,还得通过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审核评判。

而以上诸多限制都是新闻不自由的体现。

自由报刊是人民精神的洞察一切的慧眼,是人民自我信任的体现,是把个人同国家和世界联结起来的有声的纽带,是使物质斗争升华为精神斗争,并且把斗争的粗糙物质形式观念化的一种获得体现的文化。自由报刊是人民在自己面前的毫无顾虑的忏悔,大家知道,坦白的力量是可以使人得救的。自由报刊是人民用来观察自己的一面镜子,而自我审视是智慧的首要精神,它可以推销到每一间茅屋,比物质的煤气还便宜。它无所不及,无处不在,无所不知。自由报刊是观念的世界,它不断从现实世界中涌出,又作为越来越丰富的精神唤起新的生机,流回新的世界。 与自由报刊相反,在书报检查制度下,报刊以“伪善、怯懦、阉人的语调和摇曳不停的狗尾巴”为统治者粉饰太平,或为小市民提供一些无聊的谈资,或转移民众对自身苦难的关注。受检查的报刊非但不能促进人的发展,而且既扼杀民族精神,又败坏人民的教养水平。——伪善——是同它分不开的……政府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它也知道它听见的只是它自己的声音,但是它却耽于幻觉,似乎听见的是人民的声音,而且要求人民同样耽于这种幻觉。因此,人民也就有一部分陷入政治迷途,另一部分陷入政治上的不信任,或者说完全离开国家生活,变成一群只顾个人的庸人。
----马克思《关于新闻出版自由和公布省等级会议辩论情况的辩论》

345.当今中国应不应该降低数学基础教育的难度?

感觉数学很难,而且大多数不适用,对于大部分人而言,死记硬背较多,也没启发思维。

Zachary.ZhaoJuly 29, 2018

难度有两种

1. 做题的难度

2. 知识的深度

然而大部分中国人对于“难度”的理解,大概还是局限于第一部分。

我说在以前的回答里提到过,由于中国教育资源的稀缺性,主要的教育资源并不是用于教授知识,而是用于筛选少数人通过考试,获得接受高等教育的资格。比如中学6年,真正用于学习新知识的只有4年。初三和高三,用于应付考试。

为了追求考试的绝对公平性,结果就是在1. 试题的难度上提高,但缺乏了2. 知识深度上的追求。

如果为了追求题目的难度,小学奥数的题目就可以出的很难,甚至难道硕士,博士的小学奥数题都有。但难题不等于有深度。

人和人的水平有差异,对于一部分数理才能出众的学生而言,需要的是在2. 知识深度上的追求。欧美对于大众的数学普及教育是很简单的,但对于学有余力,智力超群的学生而言,在中学阶段,微积分这类中国大学的课程都可以选修,并且对于未来进入大学很有帮助。

所以很多中国人,大概不理解的是,为什么明明中国的中学以前基础教育“世界水平最高”,但到了大学,顶尖人才却不行了呢?

因为顶尖人才都被这种“高水平”教育磨灭了。

对于10-20多岁的年轻人来说,是一生中智力最超群的时代,稍纵即逝,如果把中学6年的时间里花费1/3的时间用于做中考题、高考题,而不是去学习大学甚至研究生课程。这不是磨灭智力资源吗?这种难度,又有什么意义呢?

而对于更多普通的学生而言,这6年时间里1/3的时间,也许可以学习更多更实用的知识技能,比如涉及财会,编程,工程技术上的数学知识,而不是纠结于中考题,高考题的“难度”上。

我在昨天关于"贫富差距”的回答里,说过,不应当对于社会的“公平”有过分的追求。

人和人有差异,家庭背景也有差异,不可能绝对公平,普通人谋得有尊严的“小确幸”的生活,顶尖人才得以发挥自己的才能,因材施教,各有所长才是理想的社会形态。

所以中国是否应当降低或者提高数学课程的难度,这样的“中式思维”,已经陷入了一个思维陷阱。即为了追求入学资格的公平,对于不同的人一刀切,要么一起难,要么一起容易,而忽视了对于知识本身的学习,以及对于普通学生实用技能教育的培养。

正确的做法,应当是对于普通学生,增加更加实用的课程、技能教育,对于智力,学力杰出的学生,提供更加高级的课程教育。而不是为了筛选人才,把难度集中于考试上。回避教育资源依然稀缺的本质性问题。结果是中学6年,浪费2年。

基本现在在国外,已经普及了学分制教育体系,不存在中国的“班级式”概念,SAT这类考试也只是参考成绩,甚至很多国家连教材都没有统一标准,由各个学校自行选定。

这种教育体系下,普通人能获得适合普通人的职业技能教育,精英也能获得精英教育。当然在很多中国网民眼中,没有统一考试,统一课纲,统一课本一刀切的教育体系,显然是不公平的。但很多情况下,公平和效率是矛盾的。
2
分享 2019-02-28

1 个评论

感谢搬运。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