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腊肉太祖选》果然有助于理解阿姨的理论

腊肉太祖这个人起义的时候搞分裂,打赢了就搞独裁,真不愧是翻手为雨,覆手为云的典范。
毛澤東:反對統一(一九二0年十月十日)

中國的事,不是統一能夠辦得好的,到現在算是大明白了。中國也不是全無熱心國事的人,也不是全然沒有知識和能力。然而辦不好者,中國之大,太沒有基礎,太沒有下層的組織。在沙渚上建築層樓,不待建成,便要傾倒了。中國二十四朝,算是二十四個建在沙渚上的樓,個個要傾倒,就是因為個個沒基礎。四千年的中國只是一個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經營,多少學者的論究,都只在一個空架子上面描寫。每朝有幾十年或百多年的太平。全靠住一個條件得來,就是殺人多流血多。人口少了,不相殺了,就太平了,全不靠有真實的基礎。因此我們這四千年文明古國,簡直等於沒有國。國只是一個空的架子,其內面全沒有什麼東西。說有人民罷,人民只是散的,‘ 一般散沙’,實在形容得真冤枉!

中國人生息了四千多年,不知幹甚麽去了?

一點沒有組織,一個有組織的社會看不見,一塊有組織的地方看不見。中國這塊土地內,有中國人和沒中國人有甚麽多大的區別?

在人類中要中國人,和不要中國人,又有甚麽大不了的關係?推究原因,吃虧就在這‘中國’二字,就在這中國的統一。現在唯一救濟的方法,就在解散中國,反對統一。

中國人沒有科學腦筋,不知分析與概括的關係,有小的細胞才有大的有機體,有分子的個體才有團體。中國人多有一種拿大帽子蓋的虛榮心,遇事只張眼望著前頭,望著籠統的地方。

大帽子戴上頭了,他的心便好過了。

現在的和議,就是這樣。一些人捧著一個‘和議’北跑到南,南跑到北,沒希望的時候,便皺著眉,有一點希望,便笑起來了。我是極端反對和議的,我認為和議是一個頂大的危險。

我的理由,不是段琪瑞的統一論,也不是章太炎、孫洪伊的法律論,我只為要建設一個將來的真中國,其手段便要打破現在的假中國。起碼一點,就是南北不應複合,進一層則為各省自決自治。

各省自決自治,為該建真中國唯一的法子,好多人業已明白了。這是這次南北戰役的一個意外的收果。

現在雖然只有湖南,廣東,江蘇,湖北幾個省發動,事勢必然成為一道洪流。全國各省,都將要納到這個流裏,是一個極可喜的現象。

現在所要討論的有兩個問題:一個是各省自治內部的事,即如何促使各省自治成立;一是各省自治外部的事,即如何將妨礙各省自治的障礙物,減殺其效力或阻止其進行。

關於前一個問題,我有二個意見:

(一)像湖南廣東兩省用兵力驅去舊勢力的,算是一種革命,應由各該革命政府,召集兩省的‘人民憲法會議’,制定湖南憲法及廣東憲法,再依照憲法,建設一個新湖南及新廣東。這兩省的人民最要努力。其憲法要采一種澈底革新的精神,務以儘量發揮兩省的特性為標準。

(二)像湖北江蘇兩省不能有革命的行動,只好從鄂人治鄂蘇人治蘇(省長)一點入手,等到事權歸了本省人,便進而為地方自治的組織。

以上二種方法,各依各的情勢去改造。於前一種可樹各省自治的模範,實有‘國’的性質,可實行一種‘全自治’,所以最有希望。於後一種,雖然暫時只能實現‘半自治’,然根據這種自治,便可進而做廢督運動。只要督軍廢了,則全自治便即刻到了手了。方法雖然和平一點,不十分痛快,然為適應環境,采這種方法,也是好的。

關於如何去除各省自治的障礙物,我以為這障礙不在督軍,而在許多人要求的‘統一’。我以為至少要南北對立,這是促成各省自治的一大關係點。倘若統一成了,新組國會,制定憲法,各省自治必多少受憲法束縛。(無論中央政府永辦不好)像湖南廣東,便斷不能發揮其特性。又人才奔赴中央政府,地方必有才難之歎。更有一個大不好處,假如中央政府成了,全國視線又都集注中央,中國人看上不看下務虛不務實的老癖必要大大發作,而各省自治,又變成不足輕重的了。 我覺得中國現在的政象,竟如清末一樣,國人對之,不要望他改良,要望他越糟越壞。

我看此際尚未壞到極處,我們不能用自力增加其壞度,卻盡可不必替他減少壞度。我們最好采不理主義,和議再不要說了,國民大會解決國事之說,再不要提倡了。要提倡國民大會,也要如孫東蓀(中山)先生的主張,用國民大會去解決省事。

胡適之先生有二十年不談政治的主張,我現在主張二十年不談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采省門羅主義,各省關上各省的大門,大門以外,一概不理。

國慶是慶中華民國,我實在老不高興他。特為趁這國慶,表示我一點反對統一的意見,而希望有一種‘省慶’發生。”

來源:1920年10月10日《時事新報》副刊《學燈》


湖南建设问题的根本问题一一湖南共和国(一九二○年九月三日)

乡居寂静,一卧兼旬,九月一号到省,翻阅大公报,封面打了红色,中间有许多我们最喜欢的议论,引起我的高兴,很愿意继续将我的一些意思写出。

  我是反对“大中华民国”的,我是主张“湖南共和国”的。有什么理由呢?

  大概从前有一种谬论,就是“在今后世界能够争存的国家,必定是大国家。”这种议论的流毒,扩充帝国主义,压抑自国的弱小民族,在争海外殖民地,使半开化未开化之民族,变成完全奴隶,窒其生存向上,而惟使恭顺驯屈于己。最著的例,是英美德法俄奥,他们幸都收了其实没有成功的成功。还有一个,就是中国,连“其实没有成功的成功”,都没收得。收得的是满洲人消灭,蒙人,回人,藏人,奄奄欲死,十八省乱七八糟,造成三个政府,三个国会,二十个以上督军王,巡按使王,总司令王,老百姓天天被人杀死奸死,财产荡空,外债如山,号称共和民国,没有几个懂得“什么是共和”的国民。四万万人不少,有三万九千万,不晓得写信看报。全国没有一条自主的铁路。不能办邮政,不能驾“洋船”,不能经理食盐。十八省中象湖南四川广东福建浙江湖北一类的省,通变成被征服省,屡践他人的马蹄,受害无极。这些果都是谁之罪呢?我敢说,是帝国之罪,是大国之罪,是“在世界能够争有的国家必定是大国家”一种谬论的罪。根本的说,是人民的罪。

  现在我们知道,世界的大国多半瓦解了,俄国的旗子变成了红色,完全是世界主义的平民天下。德国也染成了半红。波兰独立,捷克独立,匈牙利独立。犹太,阿拉伯,亚美尼亚,都重新建国。爱尔兰狂欲脱离英吉利,朝鲜狂欲脱离日本。在我们东北的西北利亚远东片土,亦越了三个政府。全世界风起云涌,“民族自决”,高唱入云,打破大国迷梦,知道是野心家欺人的鬼话,推翻帝国主义,不许他再亲作祟。全世界盖有好些人民,业已醒觉了。

  中国呢?也醒觉了(除开政客官僚,军阀)。九年假共和大战乱的经验,迫人不得不醒觉,知道全国的总建设在一个期内完全无望,最好办法,是索性不谋总建设,索性分裂去谋各省的分建设,实行“各省人民自决主义”’二十二行省,三特区,两藩地,合共二十七个地方,最好分为二十七国。

  湖南呢?至于我们湖南,尤其三千万人个个应该醒觉了。湖南人没有别的法子,唯一的法子,是湖南自决自治,是湖南人在湖南地域建设一个“湖南共和国”。我曾着实想过,救湖南救中国,图与全世界解放的民族携手,均非这样不行。湖南人没有把湖南自建为国的决心和勇气,湖南终究是没办法。

  说湖南建设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根本问题,我颇有点意思要发表出来,乞吾三千万同胞的聪听,希望共起讨论这一个顶有意思的大问题。今天是个发端,余俟明日以后继该讨论。

(原载长沙《大公报》,抄自王无为编《湖南自治运动史》上编,太东图书局发行,一九二○年十二月二十日初版)


看来多读毛选还是有助于正确理解消化阿姨的理论的。
4
分享 2019-11-16

22 个评论

阿姨就是低配版腊肉嘛
腊肉至少真的敢杀人
武德匮乏
现在讨论的种种,回过头看看不少都是前民国时期的老调调了。
我怎么看刘阿姨都是想做毛泽东第二,尤其是配合他之前的抽风言论
然而时代变了,不具有实际操作可行性
前有华独毛泽东,后有粤独习仲勋
你自己去看看历史的先声,所以你这话改一改,起义的时候喊民主自由,打赢了就搞独裁,请问有任何问题吗??所以干脆大家都别喊民主自由,喊民主自由的都是为了打赢了搞独裁对不对??
仲勋我佬还是不错的,我佬批评的是体制:“如果广东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可能几年就搞上去了,但是在现在的体制下,就不容易上去。”
指出你的一个逻辑漏洞:腊肉太祖通篇没提民主自由,他认为分裂可以直接解决一切问题。其实我对区域高度自治甚至在特定情况下独立的看法是同意的,但我认为应该民主自由先行,之后再讨论是否独立。
粤独之父实锤
腊肉搞湖南独立本来是想做省长王,谁知有苏联扶持他,加上其土匪的军事才能,当上中华大一统皇帝。刘仲敬以为中国大乱后会走向分裂,而这是在架空历史的前提下,大一统封建帝制本质根本没变过,分裂后恐怕又走向大一统,最多出现的不是主席而是个假总统。
还是那句话啊,你看过《历史的先声》么??支共早年喊民主自由言论自由喊得还不够响么??
你所谓起义的时候搞分裂,打赢了就搞独裁;换一下,起义的时候喊民主自由,打赢了就搞独裁毫无疑问也是成立的你能否认么??另外,建议你查下桂枝腊肉太祖的历史发言,显然喊民主自由不止一次了,甚至在桂枝厕纸一样的宪法上都留下了痕迹。
前有野爹毛泽东,后有亲父习仲勋!
能不能请教下您的观点?
因为共匪曾经做过xxx,所以我们再xxx就是要独裁,这是一种很显然的逻辑谬误。你可以自己想一想,用这样的方法,你可以攻击所有的反共者。
哦,您可能有点误会了。我说的只是毛,并没有引申到所有人(其实我甚至都没说支共)。不知道您为何会觉得我概化到所有人了,我觉得这可能是个逻辑谬误。
毛也一样啊,毛也喊过民主自由啊,你不如再多想想。
但是他在这里没提啊😂,我说的是他在这里的言论。之后他再喊民主自由是不是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性就不知道了。
你这就未免有点胡搅蛮缠了,不管你提不提,我说的内容都存在,毛腊肉先喊过了民主自由,后打赢了就搞独裁也存在,我建议你多想想别为辩而辩了。
我不是胡搅蛮缠,也不是为辩而辩想要说服您,是真的想跟您好好讨论下。如果您觉得是胡搅蛮缠,那就算了吧。。。
事实就是啊,你想想如果你指责分裂派是学毛腊肉“起义的时候搞分裂,打赢了就搞独裁”;那么换一换变成“起义的时候喊民主自由,打赢了就搞独裁”难道不同样有充分的历史依据么??不要双重标准行么??
其实腊肉是那个喊民主自由最大声的,因为当时张国焘和他争权,要不是张国焘后来失势加入蒋光头,不然腊肉是当不上共匪头的。抗日后也是这个道理,腊肉一定要喊民主自由土地来骗民心,人民又受够光头的独裁,民心自然倒向腊肉。
我没有指责分裂派是学毛腊肉“起义的时候搞分裂,打赢了就搞独裁”呀😂。我的观点是:“腊肉太祖这个人起义的时候搞分裂,打赢了就搞独裁”以及“不管是统派还是分裂派,都应该将真正的民主自由置于独统之前。”
原来姨粉才是劣势统一的根源所在。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