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极左动画《天气之子》


《天气之子》上映后,对其评价出乎意料的以负面居多,从故事、人物、节奏到价值观,几乎被批了个遍,更有人将其与前作《你的名字。》相比,认为新海诚水准有明显下滑。然而,正如同大众对于《你的名字。》的追捧大多不得要领(如果仅将其作为通俗爱情故事来解读的话,其实际只能算是个三流作品),对《天气之子》的批评也是全然的偏离靶心,而完全忽视了影片激进的政治性和对于时代的重大意义。

影片的故事结构非常简单:东京正在经历严重的天气异常,作为“晴女”的女主角如果牺牲自己的生命,则可以驱除暴雨、恢复晴天。女主起初选择牺牲自己,但最后在男主的坚持下,两人选择放弃拯救世界,而是一起活下去。

在日本动漫中,最常见的主题之一即是“夺回日常”——平凡的学生被卷入巨大的阴谋或灾难中,经过一系列的战斗与抗争,最后顺利夺回了最初的平静生活,顺便完成对日常之珍贵性的赞颂(一种二次元叙利亚学?)。有趣的是,影片的主题和此正好背道而驰,讲述的恰恰是日常的不可能。如果说通常故事中,女主角会被描写成日常的象征,是和日常一起需要被守护的东西,而在《天气之子》中,女主角则成了某种和日常无法兼容的存在。于是,面对“世界系”作品的经典命题“世界还是她”,主人公的答案是斩钉截铁的——比起世界,我更需要她。

《天气之子》的惊人之处,首先在于片中随处可见的强烈表态,这既体现在主人公不顾社会伦理的最终选择上,也体现在大量口号式的台词上——“不要管我们!”,“我们不会再要求什么,所以也不要从我们这里夺走什么”,“天气什么的,坏掉就坏掉好了!”这何尝不是那些“三和大神”和家里蹲的心声?但如果我们仅仅停留在将其视作对时代现状的反映或对御宅族不愿意承担社会责任的美化,那我们又一次射出了偏离之箭。站在左派的角度来审视《天气之子》,我们会发现它不仅包含着强烈的时代精神,而且是一部有着激进政治立场的宣言性影片

我们可以看到,电影的主角群,没有一个人是有正经工作的。男主是离家出走的学生,女主刚刚丢了兼职,年幼的弟弟无法承担工作,还有一个开着无以为继的破事务所的大叔,一个求职屡屡失败的助手……都是一些甚至被社会认为是不具备盘剥价值的人。这种安排显然不是纯粹的巧合,因为对于社会的系统性的盘剥的拒绝,首先就表现为对工作的拒绝,而电影的主线讲的也正是女主对巫女这份“工作”的拒绝。

女主的超能力,最开始是类似天赋-业余爱好那样的东西,在遇到男主后这种兴趣成为了工作,她一度似乎在为社会的奉献中找到了满足感,但是不断奉献的结果自然是自身的消失(想象那些过劳死的工人...)。现实中人类的命运虽然并不依靠超能力,但无疑是靠着每个人的劳动,并且经常是底层的透支性的劳动来支撑的。女主所谓牺牲自己换来天晴,其实不就是我们每个人都在经历的吗?——接受自己被盘剥的命运,去支持社会的正常运转。

东亚价值观向来歌颂勤劳、吃苦、奉献、牺牲,而当这种价值与资本主义相结合时,就形成了一种以“被盘剥”为荣的畸形导向。资本家可以将996说成是福报,年轻人对于被剥削的抗拒被社会视为不负责任。但新海诚告诉我们,不负责任并不是年轻人对于现实的逃避,而恰恰是他们最清醒的抵抗。当我们已经意识到一个稳定的社会背后掩盖的许许多多的牺牲后,我们难道不该感到,这个系统依然有序地运转着才是问题的真正所在吗?这就是为什么男主的态度如此可贵,他没有被所谓的“大义”所蒙骗——如果需要牺牲女主来救世界(要我们接受被盘剥的命运),那就让世界垮掉好了。

电影同时存在着两个完全发生在不同层面上的冲突,一是只存在于男女主角之间的,关于要不要牺牲女主、拯救世界的问题,事实上外界对此完全不知情,也并没有给他们任何道德压力;另一个则是成人世界和男女主角的冲突,警察寻找离家出走的男主和独自照顾弟弟的女主,以试图让他们回归日常生活。因此男主在警车上喊出 “你们什么都不懂!”时,观众清楚感受到了两个冲突之间明显的错位——成人世界对年轻人内心斗争的无知,同时也是无感;年轻人的激喊在成人世界里,显示为无意义的噪声,甚至从未发生过。

对成人世界来说,主角的烦恼既幼稚又荒唐(成人根本不在乎你拯救不拯救世界,只是要你回去上学),但是对于主人公这是和性命一样重要的事情。所以电影里面有一个非常扎眼的道具——枪,这个元素对于新海诚的电影来说可谓是非常突兀了。然而正是这把枪,为主角的选择增加了非常强烈的力量——你们不要以为我只是小孩胡闹,这是一件你死我活的事,我可以为它去死,或者杀死你。正如鲍德里亚所说“……真正关键的是不负责任,是被剥夺了话语权或从来没有说话权的那些人们的反抗。”

如果说,影片把“不负责任”当成主题,已经构成了对“平凡少年获得超能力最终不再逃避命运选择拯救世界”这一传统的反叛,那么当这种“不负责任”不仅仅是以一种消极、逃避的形式表现出来的(虽然过程中也有过“我们逃走吧”的段落),而是最终化成了一种主动的、真正的、以命相搏的行动,是我不惜生命的代价去“不负责任”,其激进性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对于院线动画电影的想象

新海诚在政治上的激进性还表现在,主角在对关键问题的回答上是拒绝调和的。当要求在世界和爱人之间作出选择时,男主角的态度和左派的一贯立场表现出了高度一致: 如果世界的正常运转要建立在这样残酷的牺牲之上,那我宁可不要!而更为激进的是主角的第二次回答——当他面对“这样世界岂不大乱/东京会被淹没”这样老生常谈却屡试不爽的维稳态度时,他用力喊出了影片中最为震撼的关键台词,一个标准的左派发言——“那便乱罢!/天气什么的,坏掉就坏掉好了!”

因此,主角们最终的选择是:从这个盘剥系统中彻底退场。在影片中具体表现为,女主选择活下去,并相应地失去了超能力。回到地面上的女主,脖子上的项圈象征性地断裂了,这解开的并非巫女的诅咒,而是劳动的诅咒、生产的诅咒、工作的诅咒……失去锁链的女主仍然可以祈祷,但她的祈祷不再拥有实效、无法进入交换范畴,也因此回到了最初的状态——一种充满热情的游戏。

最后的尾声处理同样值得击节,其构成完全符合黑格尔的“否定之否定”。首先,男主拯救女主晴,牺牲世界(肯定);之后,成年人安慰男主,世界并没有因为你们而改变,不用放在心上(否定);最终男主见到女主,做出最终判断“并不是这样的,世界确实被我们改变了”(否定之否定)。男主选择认可自己选择的意义,而没有接受成年人立场去矮化这种价值。

这代年轻人最有代表性的反抗态度,就是不买房买车、不工作、不消费、不结婚生子,且看看我们(人类)会不会死光。它不表现为破坏、斗争、剧烈的对抗,而表现为一种全面的退场。比起消极的逃避,影片中的立场更值得我们学习——不惜一切代价(哪怕世界毁灭),也要从整个系统的盘剥中退场,以保存自己的人性(所爱的人)。资本主义之症结,正在于大家过于依赖这个基于盘剥和责任的系统(从经济到伦理的全面统辖),无法做到彻底的退场,因此必须有这种“世界毁掉就毁掉”、“这种世界宁可不要”的觉悟。齐泽克说我们可以想象世界末日,却无法想象一个资本主义以外的世界,难道不正是因为我们都不敢这样彻底地撤回,无法说出那可怕的话吗——乱就乱吧、死就死吧!

在基督教故事中,亚伯拉罕应上帝之命献上了儿子以撒,最终上帝认可了他的虔诚,还保住了他儿子的性命。然而在《天气之子》中,我们却并没有看到这样狡猾的、两全其美的调和性结局——坏天气真的降临了,东京被淹没了大片,一切正如说好的那样。并且直到影片最后,作为拒绝牺牲的代价而降下的雨依旧没有停下的迹象。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天晴(正常运转的社会)和阳菜(不被异化的生活),确实是一个只能二选一的情况。且如同影片中表现的那样,这是个字面意义上与人类命运(既是片中的,也是现实世界的)相关的重大抉择。正是在这个最终选择上,新海诚令人吃惊的表现得像一个真正的共产主义者。没有妥协、没有调和、没有折衷——就像齐泽克说的,在左与右之外,并不存在第三条道路。
0
分享 2020-06-12

30 个评论

得出一部创下票房纪录的动画,其评价以负面居多的结论还行。
《天气之子》的价值观与故事设计在二次元里一点都不少见,觉得惊讶的肯定是并不了解日本二次元,极端的假设在世界与伤害心爱的人选择里只能选择一个,于是毁灭世界或者抛弃多数,这种个体间关系至上的内容模式即便不是100%,也是压倒性的主流叙事(无论是男性向还是女性向)。
据说这就跟以严谨,集体闻名的德国,其文艺界反而是个人主义和虚无主义的诞生之地,而法国却是理性主义一样,是一种对自身社会环境的反思和反击。

甚至都不是从平成年代开始的,《恶魔人》那个时候就有迹象,只不过进入平成年代后,这种内容就是绝对主体。
而天气之子的剧情设计在这种二选一为主题的作品里,还属于很温和的,更多作品为了传达无论如何也不能伤害对你好的人,女主角甚至被设计为正儿八经的伤害其他人的坏人,却还是让剧中其他角色基于一些感情上的理由感谢她。那些作品面向的也更加小众一些了,比如《砂糖少女》。

这种对[感情高于一切]的表达其实在全球文艺界都不乏,只是日本作品尤其狂放。
甚至可讲是“自古以来”的传统,《春琴抄》又何尝不能说里面角色对爱的表现执着,纯粹得让人害怕呢。这就是一种唯美的美学。
新海诚如果有什么引起争议的,就是他第一次把这种内容和价值观带到了大众合家欢电影市场。于是让没接触过的,尤其中国人一时不适,因为他们的世界里还是认为牺牲无辜者为了集体延续是很正常的。
他本人并没有表现出是左是右,采访里还说觉得一些批评他物化女性的言论是“只许说正确的事”,“而天气之子就是想表现有一些人会生气的事”。
通篇邏輯混亂,把「左」等同於「共產主義」,把「全體主義」等同與「資本主義」。頗有搗漿糊的風範。

這部動畫講述的是「個人主義」和「全體主義」的衝突,在Hans Slomp二維政治座標里就是y軸,是人類從古至今的不論各種社會形式中都在不斷探討的話題,和所謂左還是右沒有半點關係。

換言之,對於這片搗漿糊文章,只要稍加修改,就可以把論點變成「極右動畫天氣之子」。

(註:不同的二維座標表現形式有所不同,但是其本質都是一樣的,經過變換就可以化為同一種形式。這裡選用Hans的舉例是因為它看起來直觀易懂。)
解读可以,但最后怎么就唐突一转共产主义了???我没看过电影,单从文章的叙述中我只能看到单纯的浪漫与反叛,左,或许很左,你可以说是非右即左,但不能说是非资本即共产,这俩东西不存在对立关系,共产主义纯属马克思这个白左真祖意淫出来的一套违背人性的狗屁,竟然还被后世演化巩固成了资本主义的不二对立面?狗屁!资本主义是实际而实在的,它或许真的等同于压迫剥削,但也不能拿来和天下大同共产主义这种虚无缥缈的纯粹意淫比

另外若非说是共产,也行罢,共产强调的从来都是集体而非个人,单凭这点天气之子这种“要你不要世界”就已经是彻底站在共产的对立面了
天气之子这部宣扬“个人自由大于集体利益”的片子要是成了“极左动画”,那按照作者的归类来说恐怕高达八成的日本动画监督都要上皮切诺特的直升机了,我甚至都有点怀疑写这篇文章的人是不是反串来黑某些左派。
日本动画很少有极左原教旨马列主义题材的,毕竟那是一片诞生过赤军这类恐怖份子级别的原教旨共产主义者的,要说泛左翼题材(就是社民和平权/环保主义之类的)的动画倒是不少,比如说《兽娘动物园1》、比如说《紫罗兰永恒花园》……而这类动画还有不少,但是我不一一列举了,没多大意义。因为日本人在战后普遍政治冷感,因此中立偏左(泛左翼)或者中立偏右(泛右翼)的作品不少,但是很少有极端左翼或极端右翼的作品(即使是平成之屑《兽娘动物园2》也没有明确的政治立场,那玩意只是单纯的为了恶心人而恶心人),因为日本既遭遇过极左翼赤军派恐怖份子的袭击,又经历过极右翼民粹主义招核男儿带来的浩劫,所以基本上都是在中间偏左(社民主义)和中间偏右(保守主义)之间徘徊。
我觉得解读挺有意思的
假如有一天CCP的命运系于你手中,你选择维持原样让大部分人回归日常还是彻底打破
坏掉的东西,坏了,就坏了
共产主义理论其实是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

事实上你并没看见任何一个共产党提倡每个人的自由发展
有毛病,了解新海诚的都知道他爸是大房地产商,天然应该就属于右派。
这个先不谈,这文章在做的寻找“共产主义者”这种事情简直就和共产主义者们爱做的事情如出一辙,属于牵强附会,猎巫文革。
他的主旨 是个人大于集体, 明显的重视自由, 是右而不是左, 这篇分析真是瞎扯淡
要談論《天氣之子》,首先應該先討論「新海誠」這個人的作品風格。

新海誠的作品多數探討「跨越空間及時間的愛情」或「被空間及時間隔離的愛情」的主題,故事性比較薄弱而劇情基本為「時間」、「空間」、「跨越兩者的愛情」、「談戀愛的情緒(愛情他苦啊~~~)」做踏腳石,顯得事件及要素之間連結性並不強烈(甚至偶爾會有點牽強);《你的名字。》是一個例子但是為了商業化而將故事性加強,如果你看他的其他作品例如:《秒速五公分》、《言葉之庭》等,會發現評價依然很兩極,只不過單看劇情簡介就能避雷了所以好評和差評數量差距明顯。《天氣之子》基本是《你的名字。》的換皮包裝但「新海誠風格」再多一點,然後很多人就踩雷了(包括原新海誠粉)。

你可以理解成《天氣之子》是用《你的名字。》的敘事框架(前面鋪墊故事,後面講衝突),然後加多一點「新海誠風格」+「環境意識」+「社會探討」的作品,本質上仍然是一部情節並不複雜的愛情故事。

當然,跟你理解的相同,新海誠是比較左派,不過他在故事裡加入左派議題到底是為了「宣傳左派意識」,還是為了讓「跨越空間及時間的愛情」成立的鋪墊,答案怕是因人而異。(畢竟他加太多議題在裡邊,被好些影評人嫌內容鬆散太過拖沓)
 看個動畫也要打左,真是醉了
抛开左右不谈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缸中大脑”的悖论

你怎么知道你所认知的世界就是真实的?你怎么知道世界对你来说是有意义的?

在这种情况下,因为自己的存在,所以认识中的世界才存在,自己不存在了,世界也就不存在了,或者对自己无意义了
-----------------------------------------
换句话说,人类种族的存续对个人的生命可有意义?个人的生命对种族的延续可有意义?

地球上的其他人就算死绝了,对个人存活下去的生理机能并没有实质影响,换言之,个人对整个种族来说也不过是大木漂一叶,太仓减一粟

所谓的社会责任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不过是集体绑架个人的手段罢了

为自己而活,为他人而活,亦或是不断寻找生命的意义何在,都是个人选择而已
------------------------------------------
贴上左右,加以批判,太过于上纲上线,这才是共产主义者的行为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還是沒看懂這個動畫到底是哪兒左了 (๑◔‿◔๑)
我反而觉得天气之子代表着个人自由主义的光环,丝毫没有所谓的极左共产主义成分甚至是完全相反的,共产主义要求人类要无私工作,天气之子折射出来的是如果要个人为社会牺牲的话,那这个社会就灭亡好了的个人主义精神。
看完了文章,槽點實在太多,只吐一個槽:一个标准的左派发言——“那便乱罢!/天气什么的,坏掉就坏掉好了!”
這發言明顯是個大右派好嗎!!!笑死我了
the last of us也是为了女主放弃世界,在西方这种反思很正常
通篇邏輯混亂,把「左」等同於「共產主義」,把「全體主義」等同與「資本主義」。頗有搗漿糊的風範。這部動...

對,這篇東西就是亂套概念、主義
新海誠在這篇裡塞的那點貨無非就是反世故,反多數(價值觀)暴政,還有反東亞圈的觀言察色
這些完全是東亞文化作品的傳統的反叛式表述,本質仍然是倡議東亞圈並未發育完全的人本主義。
过度解读
ZetaFC 观察
左不左有什么关系嘛。黑客帝国的作者也是极左,电影还是很好看的。
二刺猿版的评海瑞罢官?
一個要讓國民犧牲而開戰的國家,還是讓他滅亡  。
這是很久以前流行再網絡上一個日本青年採訪時的回答(如果沒記錯,應該是戰鬥不知道多少年NHK做的訪問:你願意爲你的國家而戰嗎?之類)

香港上映的時候
正值攬炒被提出而取得一定聲量的時候
當時看
覺得這是爲了香港人 特別是香港年輕人而拍的

社會總是有許多規範 許多要求
你要嗎就是放棄自己去回應社會
要嗎就是去挑戰社會去維持自己
前者最簡單,大部分社會人都是這樣
後者最困難,因爲挑戰社會需要很大的勇氣
所以當時看得時候很感慨
除了男女主角的感情
他們所做的選擇
完全是爲了自己
這才讓人羨慕

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以後會如何?
借用WHO中國代表的一句名言: 誰理你們! 
自私是人之常情,怎麼左了
所以说宅左全是一群吃饱了撑着脑子里有屎的弱智。有本事你线下组建工会对抗社会不公啊?对着一群资本主义搞出来的纸片人之指点江山算什么好汉
我看天气之子只是因为RADWIMPS
我看天气之子只是因为RADWIMPS
我看天气之子只是因为RADWIMPS
共产主义理论其实是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

作為共產主義的轉型代表,列寧主義早就拋棄了之前的烏托邦思維了。
所以馬列馬列,馬克思和列寧兩個人不能分開,分開了就成巴黎公社了。
小丑,天氣之子的表裏之作


https://www.ptt.cc/bbs/movie/M.1571286728.A.5F4.html


先講點無雷的 這次在樂聲巨幕廳觀看小丑 上次就想在這廳觀看天氣之子,無奈當時較忙,後來檔期已經換到小丑了。 這次看的是凌晨2點的場次,離場時才發現明天的巨幕廳又要換黑魔女了,也就是說我剛好趕上樂聲巨幕最後一場小丑。 今天出門時因為找錢包耽誤了一點時間,本來想放棄,結果最後還是決定衝一下,剛好在播放老蕭吃泡麵廣告時進場。想到這邊覺得有點幸運。 樂聲巨幕廳是這家老電影院整修更新設備後的影廳,之前隔壁板有網友反映音效不好,不過我倒是覺得音效很棒,好幾次劇中電話響時,我一直看旁邊,以為誰忘了關鈴聲。一些歌聲、音效等的體驗也很棒,沉浸感非常的好。 另外這次坐在12排,感覺螢幕的大小適中,沉浸感很完整,頭要微微仰不過還可以接受。不喜歡沉浸感太強可以往後坐第14~16排。 這部片的色調非常棒。雖然現在應該都是數位攝影,但電影裡面的場景,像是傍晚天空的暮藍,浴室的粉色,還有很多很多場景,都讓我忍不住想問這是用哪一支底片拍的。 之前已經看了天氣之子,我知道這是板上第三篇把這兩部相提並論的文章了,不過事實就是如此,這兩部片在人物設定、劇情都有不少類似之處。如果是只看過其中一部的版友,很推薦去看另一部。 雖然我現在的心得是,先看小丑,再看天氣會比較好一點,不過像我一樣反過來其實也沒關係。不管怎麼樣,如果看過其中一部而且覺得很不錯,那各位應該也會喜歡另一部。 小丑的背景是高譚市,半虛構的城市,充滿對社會不滿的人,社會秩序搖搖欲墜。平民和上流階級生活在同一座城市,講著同樣的語言,但彼此間的矛盾卻日益銳利。 天氣之子則是以東京為背景。新海誠在"你的名字"帶給大家一個充滿魅力、美好的東京,在"天氣之子"裡,同樣是日本首都,他讓我們看到東京那令人尷尬、也許有點醜陋的一面(儘管還是相當含蓄)。 無雷心得就到這邊,總之當各位在看過這兩部之一,在看另外一部時,想必會時常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感受卻又是截然不同。 那以下就是有雷的部分。如果兩部作品都已經看過了,就繼續看下去吧! 以下會有小丑跟天氣之子的雷。 ~*-*~*-*~*-*~*-*~*-*~*-*~*-*~*-*~*-*~*-*~*-*~*-*~ ~~~~~~~~~~~~~~~~~~~ 雷文 主文分隔線 ~~~~~~~~~~~~~~~~~~~~~~~~~~~~~~~~~ 亞瑟是一名小丑演員,靠扮演小丑為生。在開頭時,他毫無疑問是個"好人",或者說,努力想讓自己看來像是個好人。 他在日記寫道:對一個精神病患者最諷刺的事情是,整個社會都期望你假裝成正常人,但其實你不是。 人類是社會化的動物,每個人在這個社會都有著自己的角色。大家都努力扮演自己的角色,也希望其他人扮演好他們的角色,這樣一來別人就不會造成我的困擾,反之亦然。 心理諮商師努力扮演她的角色。每週做著她的例行公事,為這些病人輔導。病人說什麼,她不一定真的很在乎,重點是我做著我該做的事,病人也做他們該做的事。上面說預算沒有了,那就再見了,今天是最後一次晤談。 其實我以前也和諮商師談過一段時間。或許我很幸運,遇到的諮商師都是很關心個案的人,他們真的有在聽我說的話,也很誠懇地傾聽我所說的一切。 但也或許我是個比較正常的個案,不會在晤談時讓他們感到困擾。我照著他們的要求,為下一次談話做準備,而下一次我也會告訴他們我這星期以來的進度。一切都很順利。怎麼知道我們是否只是在這個社會的架構底下,演出一場一切都安排好的戲呢? 如果我沒辦法表現出高度的配合,他們還會一樣展現高度的耐心跟同理心來傾聽我嗎? 我自己也身為醫療工作者,我自己可以回答這個問題:有些時候你會遇到很好的諮商師、醫護人員,即使你是個狀況很差的人,配合度又不好,他們還是會盡力幫助你。但確實也有些時候,病人或是個案配合度不好,狀況棘手時,主事者把例行公事做一做:該排的檢查、該給的藥、該安排的面談,做一項打個勾勾,勾勾打完,記錄送出,結案。 其實呼應了莫瑞(就是結尾慘死的那個主持人)講的,社會上不全是混蛋,還有很多好人。 小丑這部片讓我感到最棒的一點是,亞瑟遇到很多人,很多事,有好的也有壞的。我看這部以前,以為亞瑟就是不斷被欺負壓榨,所有狗屎事都發生在他身上。但其實他身上並不是只有壞事發生;他雖然因為持槍被開除、被搶劫還要被老闆靠北、被同事出賣、在捷運上被羞辱、面談與回診補助被刪除......但他被開除後他立刻又有上台的機會,後來還得到機會再次上莫瑞的節目,身邊也依然有母親和蓋瑞關心他。 就是這樣的經歷讓觀眾更加震撼,因為有起有落的遭遇會讓你覺得很真實,是現實中可能發生的事情。有幾次我看著畫面,心裡覺得,幹又出事了,可是再想想,如果我遇到這樣的事,是否我也會做此反應? 想像這個情境:你在空無一人的地鐵車廂被一群混小子包圍,而且他們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你,就對你拳打腳踢,你包包又剛好有槍。眼看生命受到威脅,加上之前已經被揍過一次,還因此間接導致你失去自己喜愛的工作,新仇舊恨加上腎上腺素的調和,你會怎麼反應呢? 再想像這個場景:你在下著大雨的小巷子,被體型比你高大,又比你大好幾歲的混混騎在身上,被打了一巴掌又被羞辱,然後再被打了一拳,繼續被羞辱,你包包又剛好有槍。眼看生命受到威脅,壓在你身上的人之前已經羞辱過你一次,新仇舊恨加上腎上腺素的調和,你會怎麼反應呢? 沒錯,亞瑟跟帆高做了一樣的反應:開槍。 唯一不一樣的是結果: 亞瑟射光左輪手槍的彈夾,殺了三個人。亞瑟逃回家,在光影中舞動。我不太懂他這時候在想什麼,但亞瑟立刻恢復冷靜,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也許跳舞那段象徵他有了覺悟。 只是他也已經踏上不歸路。 帆高零距離脫靶,卻神準命中路燈,沒有傷到人。之後被陽菜拉著逃跑,在廢棄大樓裡,他被陽菜拉正,流下悔恨的淚水,丟下這把槍,丟下還沒發生的罪行。 "真可憐,難得來東京卻總是在下雨" "馬上就要放晴了喔!!" 陽菜救贖了帆高。(也救贖了我) 亞瑟和帆高的開頭非常類似: 亞瑟是被欺負卻無法為自己發聲的窮酸喜劇演員,住在破爛公寓,與母親相依為命。毫無疑問是弱勢者。 帆高是受不了家暴離家出走的少年,想在東京謀生卻因為未成年,連工作都找不到。 亞瑟的母親不斷寫信給韋恩先生,認為韋恩是個好人,一定會幫助他們母子。但觀眾很快就會明白韋恩只是個rich asshole。 帆高因為沒錢不得不以麥當勞為家,被家暴的陰影仍然籠罩在心頭。陽菜出現在他的生命,給了他食物,為他的生命注入一股暖流。之後更遇到須賀和瞎妹,雖然一個月領3000日圓,但有吃有住。帆高感到被依賴、被信任,甚至是被責備、被寄予期望。 以馬斯洛的需求理論來看,亞瑟此處是肯定沒有滿足第二階的安全需求,甚至他一旦沒有工作,連最低階的生理需求都會有問題。但帆高遇到須賀和夏美後,直接滿足一二三四階需求—吃得飽、有地方住、有了同事與上司、被需要也被肯定。 亞瑟開第一槍時,我有偷看一下時間,這時電影不過開演30分鐘,也就是電影1/4左右的地方。接下來殺人對他而言變得沒什麼難度,也好像不再會愧疚。 亞瑟隔壁的單親媽媽,蘇菲,突然跑來找他,問他是不是跟蹤她。 亞瑟說 "是阿!妳滿意了嗎?" "改天來看我表演吧!" 蘇菲說 "當然好啊!" 亞瑟殺人後就直接開了蘇菲的房門,可能是他這輩子第一次進女生房間。他開啟了她的心。然後他們就炒飯了。 他們一起逛街,分享彼此的生活,依賴著彼此,像是汪洋中的兩只扁舟。 後來亞瑟回家發現媽媽出事被送醫,她也陪著亞瑟,安慰他,親吻他,要他不要擔心。 地點切換到東京。在廢棄大樓,陽菜生氣質問帆高知不知道他在幹嘛,拿槍對著人真是噁心,爛透了,然後憤而離去。 然而不知為何,也許是想到帆高畢竟是為她好。她又回來了,安慰他,用溫煦的陽光治癒了帆高。 帆高同樣第一次踏進女生房間,兩人在可愛而溫馨的房中炒飯......不是,是吃炒飯。 之後帆高和陽菜,還有學長一起營運晴天事業,兩人彼此依賴,一種悸動慢慢在彼此心中萌芽...... 看起來的確很像,我想蘇菲之於亞瑟,就像陽菜之於帆高一樣吧! 噢shit......你說什麼?亞瑟那邊全部都是他自己的妄想? ............. 跟觀眾一起從妄想清醒過來以後,我們還在震驚,他就很乾脆地把蘇菲做掉了。 按照蘇菲的角色設定:單親媽媽、住在破爛公寓,可以了解她很可能也有段"故事",和亞瑟一樣是社會上的邊緣人。 陽菜父母雙亡、謊報年齡打工,住在三不五時就會被電車震顫的房屋。她和帆高都是會被政府列為輔導個案的少年。 即使女方都曾經對男方帶有一點敵意,但之後陽菜帶給帆高陽光,成為帆高生命中的晴女,蘇菲則成為亞瑟眼中,欺壓他的這個社會的一部分,然後被亞瑟殺了。 社會新聞裡,走上不歸路,犯下無可挽回過錯的人,不管是殺父少年或是槍擊要犯,很少是一開始就這麼壞的,幾乎可以說是沒有。 我們知道人性本善,但更要知道環境會從根本影響一個人。亞瑟也許曾經對生命充滿熱情,正如他回憶中第一次上莫瑞的節目時說的"媽媽說我的使命就是帶給觀眾歡笑",那時的他依舊是個可愛的年輕人。 亞瑟後來得知,自己是被領養的,母親有嚴重的妄想症,可能是思覺失調症患者,自己小時候曾被母親男友虐待。而他生父母究竟是誰,已不得而知。帆高同樣遭受過家庭暴力,因此才離家出走。 童年時期的創傷,不論是身體或精神上的,毫無疑問會影響日後的人格發展。亞瑟在這之外,更有精神疾病,使他更難被世人所接受。畢竟如果帆高一開始在船上碰到須賀就動不動大笑,還拿小卡給須賀說明自己的病情,我想須賀大概喝不下那杯啤酒,更不可能給他名片。同理陽菜看到有人每天都在店裡過夜就算了,還不時莫名其妙地大笑,應該也不會給他漢堡,而是會直接跟經理報告,看要不要報警...... 我們在亞瑟、帆高身上都可以看到一部分的自己,也許是工作、人際或愛情遇到的挫折,或是人之間的勾心鬥角......只是亞瑟演出了最糟糕、最陰暗的結果,帆高則演出...讓人們某種程度上還蠻羨慕的結果。 但其實還有一個要談的面向,那就是選擇。 亞瑟和帆高都做出了選擇。亞瑟所在的背景,看起來不像現在的中國,路上到處都是監視器,我大膽推測,警察可能無法找出他是地鐵命案主嫌的證據。其實除了第一次的地鐵命案是在生命受到威脅之下的結果,亞瑟之後的幾次犯案,都是有意的。 跑到蘇菲的房間去殺她、藍道進入家門後就鎖上門扣準備開殺、跑去醫院掐死中風的養母......他覺得已經無法回頭了,加上看到輿論站在自己這邊。也許人生頭一次看見自己竟然成為焦點人物,還得到許多人的認同(儘管並不是認同他這個人,而只是一種基於相似的需求與立場,自然發展出的認同感),他選擇了繼續幹大的,越大越好,而不是"不再傷害更多的人"這樣的想法。 帆高的心儘管被陽菜拯救,免於變成躲在暗處舔舐鮮血的惡魔,但社會對他們的壓迫並沒有改變。帆高被"通緝",陽菜也可能必須跟弟弟分開。 儘管帆高沒有變成另一個亞瑟,但他和亞瑟一樣,內心十分劇烈地掙扎。 愚昧的世界、可笑的人們,你們什麼都不懂,永遠這麼冷漠、自掃門前雪,排斥所有你們覺得不合於社會常理的人。 於是亞瑟不再遲疑。他逃離警察,躲入電車,去上節目,當眾槍殺主持人讓當紅節目直播他殺人。這招很狠但是非常有效。讓整個社會見鬼去吧! 帆高不再遲疑,他為了自己的願望—見到陽菜,逃離警察局,化身電車奔馳在鐵道上。他不再在乎東京是否還會放晴,帶走陽菜,讓東京此後再無晴天,連續下雨三年。讓天氣見鬼去吧! 差別在於帆高逃離警察局要做什麼,我們都知道,但亞瑟去上節目時,我真的沒想到他會當場開槍。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猜到這結局? 講到這裡,拋個問題給大家。我也想了很久: 亞瑟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殺了好幾個人,引發媒體關注,社會秩序瀕臨崩潰 帆高為了陽菜,選擇讓東京被大雨顛倒。雖然帆高可能沒有預料到這個結果, 但水淹東京,在三年甚至更久遠的時間,又可能造成多少潛在傷亡呢? 其實可能比亞瑟殺掉的人多很多。 只是這就不是這裡要討論的了。 總結以上,亞瑟和帆高一開始有著類似的處境,但很快兩人的遭遇就有所不同,也因此帆高丟下可能讓他萬劫不復的槍,獲得救贖,亞瑟卻繼續帶著槍,殺人如麻,自此變成大反派。 所以真的很推薦看過其中一部的人去看看另一部,看過人生的陰影,也要看看它的光輝。 人生並不是只會遇到壞人,也會遇到貴人。 更重要的是,我們永遠都有選擇。


And, after recently watching “Joker,” the director took note of its blockbuster success in capturing the zeitgeist of incel violence. “To have so many people have an interest in such a dark hero, dark movie, I felt that maybe there was a lot of stress that the audience feels,” Shinkai said. “Watching ‘Joker’ also reminded me of ‘Weathering With You.’ What if Hodaka didn’t meet Hina? He still has an oppressed and suffocating feeling and he carries a gun. I don’t think he would’ve gone to the extent of Joker. But having suppressed people being the heroes of movies really says something about society right now. Everyone feels that kind of stress and suppression.”

Honestly, I don’t know which theme I’ll be developing in my new works, but this confrontation between personal and public good is extremely relevant, not only in Weathering With You. You know the recently released Joker movie is very popular now. I think that Weathering With You and Joker have the same conflict. As a consequence, this is not a theme I put in, but a theme that people are interested in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6E411e7Ms/
新海诚的电影随便截一张图都美不胜收,你告诉我它不好看?
想太多
根本原因就是日本人看多了自我犧牲和讚頌犧牲的宣傳,所以就想看不同的而已
當你現實裡也被迫為了別人犧牲自己(「大家都在加班誒!」「你忍一忍不就沒事了不要添麻煩」……)你就想要有人告訴你「讓那些別人見鬼去吧!」
文章来源是哪儿,如果是你的原创我能不能转载墙内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