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今夜維園空無一人 - 林夕

原文:https://hk.appledaily.com/columnist/20210604/3E7KSPZV5NGOLMQHSQYF7UZIS4/

三十二年前今日,天安門發生了什麼事情,似乎只有香港人最在乎,是港人記憶太好,還是特別執着,最堅持要悼念這一齣中國大歷史上的「一粒砂石」?

沙卡在眼眶會刺激淚腺,對某些人而言,沙石會塞住他們的嘴巴,「不敢回憶」的是當年自己也曾義憤填膺,「未敢忘記」的是今天從這個政權所得利益。

雖說過不必刻意獵巫,但巫人不珍惜閉嘴的自由,也無妨點名,以儆醒後人,對抗暴政就是回憶與遺忘的抗爭。被「攔途截劫」表態的馬逢國終於訴心聲,經半輩子認知表示:「越來越接受天安門廣場沒有死過人這事實。」

如果馬此一「嘶叫」心口如一,本人也只能「越來越接受腦袋海馬區會淪陷這事實」、「越來越接受謊言說一百次會成為事實」、「越來越接受真相有不同版本這事實」。最重要一點:「越來越接受一代人有責任將事實傳承下去這事實。」

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六四發生後宣告:「天安門沒有死一個人」,有圖有片,只是「外國科技造假」,什麼樣的「人」才有面目接受。當全球拍攝者集體中邪,即時片段拍下的屍體,血跡斑斑莫非都是番茄醬不成?馬指當年「假新聞、假消息」是指這段發言吧。如此證據確鑿,尚可以目盲心昧,再過一代人,六四事實就真正會「平反」為學生打死軍人。

六四三十周年,寫過《回憶有罪》一曲,除了「現在別問他,可有膽公開紀念,被現實騎劫,怎怨天」這一段,那句「回憶即使有罪,真相怎麼敢無言」,想不到也可以送給馬逢國們,悼念六四是否可以入罪,官員議員不敢回答,反而他們回憶有罪,是怕得罪那個得罪不起的主子。

另一段:「莫須有,是誰造就壯烈;願廣場上,聲音不會滅」,如今本人「轉軚」了。今日最不需要的是壯烈,最緊要是把個人所見所聞記錄下來再盡力廣傳,千萬別白白送頭。

忽然萌生奇想,既然當局比悼念者更膽怯,據聞派出三千警力「準封城」,那麼,廣場也好,維園也好,西環中聯辦也好,不如隨他們去吧。「如燭光都有罪,將暗黑多幾十年」,就讓維園一片烏黑,把燭光滿維園讓世界知道香港人勿忘往事,反過來讓黑暗證明香港現況如何暗黑,畫面也不一樣地震撼。

悼念敏感地帶,由萬人空巷變空城,讓三千員警白走一趟,像傻瓜呆立原地,等候抓人到半夜,手拿一疊告票與警告牌而無所用,不亦壯觀乎?
25
分享 2021-06-06

26 个评论

林夕的歌给陈奕迅唱真是白瞎了。
林夕大才子,看似书生气的表面,隐藏着坚韧的心。正直的,正派的人。
如燭光都有罪,將暗黑多幾十年
其實悼念64的香港人屬最溫和的黃絲,亦最認同大中華,用如此大力打壓這群人,只會放大黃絲內激進和港獨的呼聲,港共此舉證明其執政能力低得難以想像,莫名其妙
借花敬佛

https://i.imgur.com/BURLu2v.jpg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回复 千年腊肉
>> 林夕的歌给陈奕迅唱真是白瞎了。

(陳奕迅的)靈魂若變賣了,⋯⋯
林夕,十年前只知道他是作词的,后来知道他的政见,形象才立体起来。
>> 关于天安门没有死一个人的说法,是得到当年著名的六四四君子之一、台湾著名歌手侯德健的说法印证的,...

维基百科可以随便改的,建议看一下引用的出处。另外,你自己也说了,北京其他地方肯定死了人的。那么中共唯独不在天安门杀是为什么呢?我的理解是,天安门是矛盾发生的地方,所以叫六四天安门事件。
林夕大才子,看似书生气的表面,隐藏着坚韧的心。正直的,正派的人。
林夕,才是真偶像
中共玩的文字游戏而已,天安门广场可能确实没死人,死人多的地方是木樨地和六部口,再有就是枪伤送医院不治的,但是这根本不等于六四事件没有死人
一片明亮的維园和一片黑暗的維园,画面也一样震撼。写得真好,夕爷说的对,今日最不需要的是壮烈,勿白白送人头
>> 林夕的歌给陈奕迅唱真是白瞎了。


應該說陳奕迅藉由林夕之手塑造英雄形象,吸引無數的人,其實根本不配
>> 林夕,十年前只知道他是作词的,后来知道他的政见,形象才立体起来。


他作的詞在華文圈也數一數二了
而且粵語普通話詞都作得頂尖
但因為政見在中國大陸變成「佚名」
港人真的让人感动
>> 认识当年参加的人,说天安门的确没死人,死的都在木樨地,不过有说死几个的,有说死十几个的


天安门广场清场当晚死得比较少(但不是没有,视频不难找) 木樨地那些外围是当晚主要屠杀发生地点

第二日北京市民试图重新回到广场发生的屠杀被西方记者全程拍下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9143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回复 卢ke
>> 今年维园有人吗

園內沒有(封園+過5000警察戒備),園外一些、全香港各地也有一些
>> 关于天安门没有死一个人的说法,是得到当年著名的六四四君子之一、台湾著名歌手侯德健的说法印证的,...

這是在六月四日,天安門廣場「當晚」是在解放軍威脅,和民運領袖勸喻下大量人撤離。
但在六月三日就在木樨地開槍鎮壓,復興門、六部口、建國門也在共軍的槍擊下,一步一步攻下去。
在外圍的學生和工人,也為了保護廣場的人,盡可能拖慢共軍,以燃燒雜物設置路障,但最後共軍還是打到去天安門。

當時外圍的學生和工人,也想不到會真槍實彈鎮壓,以為會用橡膠子彈和警棍鎮壓。但廣場的領袖和學生、工人在真正意識是殺人後。
當時就產生分歧,要負擔起來領在場所有人為了民主,而留守被殺,或是用之前北京放置的武器(在鎮壓前北京街道有大量武器,被認為是為鎮壓藉口,而將武器主動交給共軍,但有部份人留下來),正式武裝革命,都是無法達成共識。
最終決定讓在場的人離開,但鎮壓還是在持續地斷續鎮壓,坦克人就是在六月五日拍攝。
>> 关于天安门没有死一个人的说法,是得到当年著名的六四四君子之一、台湾著名歌手侯德健的说法印证的,...


认识当年参加的人,说天安门的确没死人,死的都在木樨地,不过有说死几个的,有说死十几个的
今年维园有人吗
为了公道与正义,请记住在六四这天失去了生命的名字:
劉國庚、崔國政、李國瑞、馬國選、王錦偉、王其富、李強、杜懷慶、李棟國、王小兵、徐如軍
每个英雄都值得尊敬
>> 中共玩的文字游戏而已,天安门广场可能确实没死人,死人多的地方是木樨地和六部口,再有就是枪伤送医...


還有一些是6月4日之後被中共打死的和在獄中迫害死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支持香港獨立!(你要對我不友善,我只好退隱)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6-13
  • 浏览: 6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