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以前看不懂,现在看泪流满面

  鲁迅的文章,中小学生都是不大爱读的,所以听说教科书一直在去鲁迅化,毕竟鲁迅
的思想距离祖国的花朵们实在太远。至于大学生,除了学中国文学的,恐怕也不会有什
么人主动去找鲁迅的书看。只有我们这些成人,在沾染社会太久并自以为得的时候,再
来读读鲁迅的话,也许才能明白鲁迅的智慧,体会鲁迅早在八九十年前就对我们种下的
悲悯之心。

  1、在中国,尤其是在都市里,倘使路上有暴病倒地,或翻车捽摔伤的人,路人围
观或甚至高兴的人尽有,有肯伸手来扶助一下的人却是极少的。
  ——《经验》一九三三年

  2、穷人的孩子,蓬头垢面在街上转,阔人的孩子,妖形妖势,娇声娇气的在家里
转,长大了,都昏天黑地的在社会转,同他们的父亲一样,或者还不如。
  ——《随感录二十五》一九一八年

  3、中国大约太老了,社会上事无大小,都恶劣不堪,像一只黑色的染缸,无论加
进甚么新东西去,都变成漆黑。可是除了再想法子来改革之外,也再没有别的路。我看
一切理想家,不是怀念『过去』,就『是希望将来』,而对于『现在』这一个题目,都
缴了白卷,因为谁也开不出药方。所有最好的药方即所谓『希望将来』的就是。
  ——《两地书》一九二五年

  4、我先前总以为人是有罪,所以鎗毙或坐监的。现在才知道其中的许多,是先因
为被人认为『可恶』,这才终于犯了罪。
  ——《可恶罪》一九二七年

  5、无论从那里来的,只要是食物,壮健者大抵就无需思索,承认是吃的东西。惟
有衰病的,却总常想到害胃,伤身,特有许多禁例,许多避忌;还有一大套比较利害而
终于不得要领的理由,例如吃固无妨,而不吃尤稳,食之或当有益,然究以不吃为宜云
云之类。但这一类人物总要日见其衰弱的,自己先已失了活气了。
  ——《看镜有感》一九二五年

  6、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
这路上,就证明着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一天一天的满足,即一天一天的堕落
,但却又觉得日见其光荣。在事实上,亡国一次,即添加几个殉难的忠臣,后来每不想
光复旧物,而只去赞美那几个忠臣;遭劫一次,即造成一群不辱的烈女,事过之后,也
每每不思惩凶,自卫,却只顾歌咏那一群烈女。
  ——《论睁了眼看》一九二五年

  7、中国人的虽然想了各种苟活的理想乡,可惜终于没有实现。但我却替他们发现
了,你们大概知道的罢,就是北京的第一监狱。这监狱在宣武门外的空地里,不怕邻家
的火灾;每日两餐,不虑冻馁;起居有定,不会伤生;构造坚固,不会倒塌;禁卒管,
不会再犯;强盗是决不会来抢的。住在里面,何等安全,真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了
。但缺少的就有一件事:自由。
  ——《北京通讯》一九二五年

  8、中国各处是壁,然而无形,像『鬼打墙』一般,使你随时能『碰』,能打这墙
的,能碰而不感到痛苦的,是胜利者。
  ——《碰壁之后》一九二五年

  9、中国中流的家庭,教孩子大抵只有两种法。其一是任其跋扈,一点也不管,骂
人固可,打人亦无不可,在门内或门前是暴主,是霸王,但到外面便如失了网的蜘蛛一
般,立刻毫无能力。其二,是终日给以冷遇或呵斥,甚于打扑,使他畏葸退缩,彷佛一
个奴才,一个傀儡,然而父母却美其名曰『听话』,自以为是教育的成功,待到他们外
面来,则如暂出樊笼的小禽,他决不会飞鸣,也不会跳跃。
  ——《海上的儿童》一九三三年

  10、说话到真人厌恶,比毫无动静来,还是一种幸福。
  ——《「坟」题记》一九二六年

 11、战士死了的时候,苍蝇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嘬,营营地叫,以为
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死了,不再来挥去牠们。于是乎苍蝇们
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牠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的确的,
谁也没有发见过苍蝇们的缺点和创伤。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
终竟不过是苍蝇。
  ——《战士和苍蝇》一九二五年

  12、我独不解中国人何以于旧状况那么心平气和,于较新的机运就这么疾首蹙额;
于已成之局那么委曲求全;于初兴之事就这么求全责备?
  ——《这个与那个》一九二六年

  13、中国人不疑自己的多疑。
  ——《我要骗人》一九三六年

  14、群众,尤其是中国的——永远是戏剧的看客。牺牲上场,如果显得慷慨,他们
就看了悲壮剧;如果显得觳觫(hú sù即恐惧颤抖),他们就看了滑稽剧。北京的羊
肉铺常有几个人张嘴看剥羊,仿佛颇为愉快,人的牺牲能给他们的益处,也不过如此。
而况事后走不几步,他们并这一点也就忘了。
  ——《娜拉走后怎样》一九二六

  15、我先前的攻击社会,其实也是无聊的。社会没有知道我在攻击,倘一知道,我
早已死无葬身之所了……我之得以偷生者,因为他们大多数不识字,不知道,并且我的
话也无效力,如一箭之入大海。否则,几条杂感,就可以送命的。民众的惩罚之心,并
不下于学者和军阀。
  ——《答有恒先生》一九二七年

  16、我总觉得洋鬼子比中国人文明,货只管排,而那品性却很有可学的地方,这种
敢于指摘自己国度的错误的,中国人就很少。
  ——《两地书之廿九》一九二五年

  17、中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
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来调和,愿意开窗了。
  ——《无声的中国》一九二七年

  18、中国人自己诚然不善于战争,却并没有诅咒战争;自己诚然不愿出战,却并未
同情于不愿出战的他人;虽然想到自己,却没有想到他人的自己。
  ——《一个青年的梦译者序二》一九一九年

  19、在要求天才的产生之前,应该先要求可以使天才生长的民众。──譬如想有乔
木,想看好花,一定要有好土;没有土,便没有花木了;所以土实在较花木还重要。
  ——《未有天才之前》一九二六年

  20、即使艰难,也还要做;愈艰难,就愈要做。改革,是向来没有一帆风顺的,冷
笑家的赞成,是在见了成功之后……
  ——《中国语文的新生》一九三四年

 21、「可惜中国人但对于羊显凶兽相,而对于凶兽则显羊相,所以即使显凶兽相,也
还是卑怯的国民。这样下去,一定要完结的。」「我想,要中国得救,也不必添甚么东
西进去,只要青年们将这两种性质的古传用法,反过来一用就够了;对手如凶兽时就如
凶兽,对手如羊时就如羊!」
  ——《忽然想到.七》一九二五年

  22、凡中国所有的,外国也都有。外国人说中国多臭虫,但西洋也有臭虫……假使
世界上只有一家有臭虫,而遭别人指摘的时候,实在也不太舒服的……最好还是希望别
家也有臭虫,而竟发现了就更好。」
  ——《外国也有》一九三三年

  23、「自有历史以来,中国人是一向被同族屠戮、奴隶、敲掠、刑辱、压迫下来的
,非人类所能忍受的楚痛,也都身受过,每一考查,真教人觉得不像活在人间。」
  ——《病后杂谈之余》一九三四年

  24、「从生活窘迫过来的人,一到了有钱,容易变成两种情形:一种是理想世界,
替处同一境遇的人着想,便成为人道主义;一种是甚么都是自己挣起来,从前的遭遇,
使他觉得甚么都是冷酷,便流为个人主义。我们中国大概是变成个人主义者多。」
  ——《文艺与政治的歧途》一九二七年

  25、「许多历史的教训,都是用极大的牺牲换来的。譬如吃东西吧,某种是毒物不
能吃,我们好象全惯了,很平常了。不过,还一定是以前有多少人吃死了,才知的。所
以我想,第一次吃螃蟹的人是很可佩服的,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螃蟹有人吃,蜘蛛
一定也有人吃过,不过不好吃,所以后人不吃了,像这种人我们当极端感谢的。」
  ——《今天的两种感想》一九三二年



  鲁迅的文字跨越了时代

  自他以后,我们国家经历过多少风雨多少血腥多少思想改造,一百年过去,鲁迅的
目光通过他的文字穿越到今天的社会依然犀利无比,纵观百年中国文坛,可以说是独步
天下无人可及。

(来源站已被蓝金黄) mitbbs.com/article_t/WaterWorld/2603529.html
258
分享 2019-08-28

152 个评论

鲁迅是“民族魂”,他只是左倾,那个时代不少大作家如萧伯纳、罗曼罗兰都是左倾。鲁迅并没有迷信共产主义,更没有投靠共产党。
他晚年时被共产党一再拉拢,冯雪峰想把鲁迅拉到红色阵营,鲁迅感觉到被利用遂退出左联,但仍然被ccp百般利用,直到现在。
毛对鲁迅非常崇拜,亲自封其为圣人,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鲁迅的作品包括藏书能够完整保留下来。但是ccp对于鲁迅是加以改造修剪的,只读课本里的鲁迅你完全无法了解他的全貌。毛在49年后曾对人说如果鲁迅活到现在,要么闭嘴要么进监狱。
鲁迅对于中国人有着几乎前无古人的反思,而且他反思的就是这个民族的阴暗面,极其可怕的阴暗面,在假儒家的所谓谦谦君子下面隐藏的狰狞面目,被几千年的皇权奴役推向黑暗之高峰的丑陋低俗的面目。他勇于面对最最真实的中国人,包括他自己内心最最真实的一面。
中国人最缺乏的就是鲁迅的“真”,苟活在自己编造的虚假幻象里,或者统治者帮你编造的虚假幻象里,内斗不止,没有进步,再不认真反省,就会被世界文明所淘汰。这是鲁迅留给我们这些人的诤言,与各位互勉。
那我们能不能得出结论,中国人这一百年都在原地踏步,至少在文明程度上原地踏步?
學醫救不了中國人
鲁迅的话今天仍然句句刺中要害,这是中国的悲哀,也是鲁迅的悲哀
自在暗中,看一切暗——不知为啥,一想到鲁迅,脑子里立刻能蹦出这句话

再贡献一点俺收藏的段落吧,很多都引得比较长,是为了避免寻章摘句导致偏离原意的错漏。(PS:用markdown写的,格式有点奇怪,见谅)


1. 《[随感录·三十八](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reference-books/luxun/02/021.htm)》
“**个人的自大**”,就是独异,是对庸众宣战。除精神病学上的夸大狂外,这种自大的人,大抵有几分天才,——照Nordau等说,也可说就是几分狂气,他们必定自己觉得思想见识高出庸众之上,又为庸众所不懂,所以愤世疾俗,渐渐变成厌世家,或“国民之敌”。但一切新思想,多从他们出来,政治上宗教上道德上的改革,也从他们发端。所以多有这“个人的自大”的国民,真是多福气!多幸运!
“合群的自大”,“**爱国的自大**”,是党同伐异,是对少数的天才宣战;——至于对别国文明宣战,却尚在其次。**他们自己毫无特别才能,可以夸示于人,所以把这国拿来做个影子;他们把国里的习惯制度抬得很高,赞美的了不得;他们的国粹,既然这样有荣光,他们自然也有荣光了!倘若遇见攻击,他们也不必自去应战,因为这种蹲在影子里张目摇舌的人,数目极多,只须用乌合之众的长技,一阵乱噪,便可制胜**。胜了,我是一群中的人,自然也胜了;若败了时,一群中有许多人,未必是我受亏:大凡聚众滋事时,多具这种心理,也就是他们的心理。他们举动,看似猛烈,其实却很卑怯。至于所生结果,则复古,尊王,扶清灭洋等等,已领教得多了。所以多有这“合群的爱国的自大”的国民,真是可哀,真是不幸!

2. 《[再论雷峰塔的倒掉](https://zh.wikisource.org/zh/%E5%86%8D%E8%AB%96%E9%9B%B7%E5%B3%B0%E5%A1%94%E7%9A%84%E5%80%92%E6%8E%89)》
瓦砾场上还不足悲,在瓦砾场上修补老例是可悲的。**我们要革新的破坏者,因为他内心有理想的光**。我们应该知道他和寇盗奴才的分别,应该留心自己堕入后两种。这区别并不烦难,只要观人,省己,凡言动中,思想中,含有借此据为己有的朕兆者是寇盗,含有借此占些目前的小便宜的征兆者是奴才,无论在前面打着的是怎样鲜明好看的旗子。

3. 《[新药](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reference-books/luxun/15/036.htm)》
复药虽然好像万应,但也常无一效的,医不好病,即毒不死人。不过对于误服这药的病人,却能够**使他不再寻求良药**,拖重了病症而至于胡里胡涂的死亡。

4. 《[捣鬼心传](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reference-books/luxun/14/015.htm)》
明白了这两例,便知道治国平天下之法,在告诉大家以有法,而不可明白切实的说出何法来。因为一说出,即有言,一有言,便可与行相对照,所以不如示之以不测。不测的威棱使人萎伤,不测的妙法使人希望——饥荒时生病,打仗时做诗,虽若与治国平天下不相干,但在莫明其妙中,却能令人疑为跟着自有治国平天下的妙法在——然而其“弊”也,却还是照例的也能在模胡中疑心到所谓妙法,其实不过是毫无方法而已。
**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5. 《[论秦理斋夫人事](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reference-books/luxun/17/030.htm)》
人间有犯罪学者,一派说,由于环境;一派说,由于个人。现在盛行的是后一说,因为倘信前一派,则消灭罪犯,便得改造环境,事情就麻烦,可怕了。而秦夫人自杀的批判者,则是大抵属于后一派。
诚然,既然自杀了,这就证明了她是一个弱者。但是,怎么会弱的呢?要紧的是我们须看看她的尊翁的信札,为了要她回去,既耸之以两家的名声,又动之以亡人的乩语。我们还得看看她的令弟的挽联:“妻殉夫,子殉母……”不是大有视为千古美谈之意吗?以生长及陶冶在这样的家庭中的人,又怎么能不成为弱者?我们固然未始不可责以奋斗,但黑暗的吞噬之力,往往胜于孤军,况且自杀的批判者未必就是战斗的应援者,当他人奋斗时,挣扎时,败绩时,也许倒是鸦雀无声了。穷乡僻壤或都会中,孤儿寡妇,贫女劳人之顺命而死,或虽然抗命,而终于不得不死者何限,但曾经上谁的口,动谁的心呢?真是“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
**人固然应该生存,但为的是进化;也不妨受苦,但为的是解除将来的一切苦;更应该战斗,但为的是改革。责别人的自杀者,一面责人,一面正也应该向驱人于自杀之途的环境挑战,进攻。倘使对于黑暗的主力,不置一辞,不发一矢,而但向“弱者”唠叨不已,则纵使他如何义形于色,我也不能不说——我真也忍不住了——他其实乃是杀人者的帮凶而已。**

6. 《[黄花节的杂感](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reference-books/luxun/11/002.htm)》
当三月十二日那天的晚上,我在热闹场中,便深深地更感得革命家的伟大。我想,恋爱成功的时候,一个爱人死掉了,只能给生存的那一个以悲哀。然而革命成功的时候,革命家死掉了,却能每年给生存的大家以热闹,甚而至于欢欣鼓舞。惟独革命家,无论他生或死,都能给大家以幸福。同是爱,结果却有这样地不同,正无怪现在的青年,很有许多感到恋爱和革命的冲突的苦闷。
以上的所谓“革命成功”,是指暂时的事而言;其实是“革命尚未成功”的。革命无止境,倘使世上真有什么“止于至善”,这人间世便同时变了凝固的东西了。不过,中国经了许多战士的精神和血肉的培养,却的确长出了一点先前所没有的幸福的花果来,也还有逐渐生长的希望。倘若不像有,那是因为继续培养的人们少,而赏玩,攀折这花,摘食这果实的人们倒是太多的缘故。

7. 《[运命](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reference-books/luxun/18/028.htm)》
人而没有“坚信”,狐狐疑疑,也许并不是好事情,因为这也就是所谓“无特操”。但我以为信运命的中国人而又相信运命可以转移,却是值得乐观的。不过现在为止,是在用迷信来转移别的迷信,所以归根结蒂,并无不同,以后倘能用正当的道理和实行——科学来替换了这迷信,那么,定命论的思想,也就和中国人离开了。
假如真有一日,则和尚,道士,巫师,星象家,风水先生……的宝座,就都让给了科学家,我们也不必整年的见神见鬼了!

8. 《[忽然想到](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reference-books/luxun/08/004.htm)》
我想,我的神经也许有些瞀乱了。否则,那就可怕。
我觉得仿佛久没有所谓中华民国。
**我觉得革命以前,我是做奴隶;革命以后不多久,就受了奴隶的骗,变成他们的奴隶了**。
我觉得有许多民国国民而是民国的敌人。
我觉得有许多民国国民很像住在德法等国里的犹太人,他们的意中别有一个国度。
我觉得许多烈士的血都被人们踏灭了,然而又不是故意的。
我觉得什么都要从新做过。
退一万步说罢,我希望有人好好地做一部民国的建国史给少年看,因为我觉得民国的来源,实在已经失传了,虽然还只有十四年!
何止是原地踏步,在中共建国后前30年的清洗摧残和后30年的宣传洗脑之下,说大部分民众尤其是本应代表进步思想的年轻一代的文明素质比一百年前退步了也不为过;五四运动的时候青年学生还知道要追求“德先生”和“赛先生”,如今的小粉红留学生搞一个“爱国”游行,口号却只剩下"CNMB"
  魯迅可以說是中國近代文學史上的鼻祖級人物。讀魯迅時經常可以感覺到他對中國人的絕望與自己的無力感。順便說下會日語並對魯迅感興趣的,可以讀讀藤井省三教授的作品,很多觀點有獨到之處。
  引用一下魯迅的兩段話,讓大家感受一下魯迅內心的苦悶。
  「假如一間鐵屋子,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裏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不久都要悶死了,然而是從昏睡入死滅,並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現在你大嚷起來,驚起了較爲清醒的幾個人,使這不幸的少數者來受無可挽救的臨終的苦楚,你倒以爲對得起他們麼?」——『吶喊』
  「人生最苦痛的是夢醒了無路可以走。做夢的人是幸福的;倘沒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緊的是不要去驚醒他。」——『娜拉走後怎樣』
  大概魯迅自己就是那個清醒的人。回過頭看看今天的中國,清醒的人還是要付出重大的代價,還是要感受如此的苦痛。在這個層面上,決不能說中國有什麼進步。
今日的共产党,就是当年的北洋和蒋政府,甚至比后两者还差。
魯迅說的話,你重複一邊,就成了進步壬眼裡的支黑了,可喜可賀。
忘记是哪个作家说,今天竟然还有那么多人可以认同鲁迅,其实是一件极其悲哀的事
那能跟北洋民國比, 那時不禁言, 北洋與蔣政權在權鬥認輸後皆能善終, 曾經也許不好, 但那是包容的政權
鲁迅死了,小丑们还活着
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是的,而且青年人的思想更退步了
我现在终于释然了,因为人总是要死的,既然个体的人不应该永远活下去,老人总有一天死去,让位给新生命,那么作为一个文明,衰老到无力自救,也不得不谢幕。能够逃生的只会是少数,就像地球上曾经有过的五次生命大灭绝,最后一次,海洋陆地天空都是恐龙的世界被毁灭了,躲在深深地洞的原始哺乳动物祖先悄悄繁衍在那个严酷的末日。
鲁迅先生写的是墓志铭,中华文化的墓志铭。

满眼山河俱已空,再无诗词写汉宫。
不知此间千年后,可有杨柳舞春风。
结论正确。甚至某些方面更退步了。
比如我们现在的鲁迅,是要被抓去喝茶的。
我觉得可以改一下。
今天这么多人认同鲁迅,是一件极其悲哀的事情。
今天这么多人反对鲁迅,才是真的绝未有过的黑暗的事情。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鲁迅应该快变成禁书了吧。这段最好
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
这路上,就证明着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一天一天的满足,即一天一天的堕落
,但却又觉得日见其光荣。在事实上,亡国一次,即添加几个殉难的忠臣,后来每不想
光复旧物,而只去赞美那几个忠臣;遭劫一次,即造成一群不辱的烈女,事过之后,也
每每不思惩凶,自卫,却只顾歌咏那一群烈女。
  ——《论睁了眼看》一九二五年
在發現天朝小粉紅的存在以前,
我一直以為《阿Q正傳》只是一篇笑話。
高簧GaoHuang 回复 黄半仙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 如果你认为值得帮,打算怎么帮?我愿洗耳恭听。如果只是发发贴就算帮那用处大吗?
发发贴很有用。用曹长青先生2020年4月6日的推文回答您:“总有人说在海外喊反共没用。当然有用······中共清楚自己是贼,所以很心虚。他们之所以严控国内声音、渗透海外中英文媒体,就是明白真实信息和自由思想的力量。所以大家写、点赞、转发反共推文,都是一颗颗射向专制城墙的子弹······”
我个人观察,基本上没有太大进步。很多方面可能还倒退了。但鲁迅也只是指出问题,开不出药方。

魯迅是極其悲觀的,他認為這個民族沒有救了,怎麼開藥方....

1.是其他人拜託他發表小說他才開始連載的

2.<藥>的結局是沒有那束花的,是其他同僚覺得太悲觀了求他加朵花,給中國人民一個希望。
蛋蛋8964 已停用 观察
人血馒头从来未冷,一直在那里,热乎乎的,冒着热气。
中共是近代以来最倒退的政权,没有之一。

北洋民国都比中共开放,以前国民党是鲁迅笔下吃人的政权,若鲁迅有幸活到解放后,他应该后悔当初他所批判的国民党政权,相比共党而言反而是温和的了。最后,共党不灭,天理难容。
非常同意。鲁迅是少有的能够透过现象看到本质的人。但是他未能就问题本身提出足够的解决方案,只是一味批判。当然,在当时的情况下,后者的要求有点过高了。
原帖mitbbs里很多评论简直辣眼睛。

全是愤青话,满满的负能量。


看多了也就那么一回事。

鲁迅和现在网络愤青公知其实是一回事,除了嬉笑怒骂以外,没有一点解决方案,也就
是天天挖掘中国人劣根性,心中想着让日本人过来统治一百年估计就好了。


鲁迅要是活到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写博客的愤青,几十岁了不务正业


鲁迅就是买买提(MITBBS)上的经典索南,连个qualify都过不去,尼玛还号称弃医从文


公知愤青水平的文章,无聊。
只能说明原作者读书太少,且在中国是个loser。
非常同意。鲁迅是少有的能够透过现象看到本质的人。但是他未能就问题本身提出足够的解决方案,只是一味批判...
非要一个指出问题的人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个人感觉和墙内小粉红的话术——一味批判而不解决问题就是在耍流氓——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就经常妄图拿这句话来堵住公民批评政府的嘴。我们不能指望每个人都是神,把事事都办好,鲁迅也一样。他做好文学创作和批判的工作就好了,如果能开出药方更好,如果不能也不应该受到“一味批判而不开药方”的指责。具体问题的解决应该交给那些政治家,他们从鲁迅的鞭辟入里的分析中汲取灵感从而拿出更好的“方子”。如果没有好方子的问世,只能说另一部分太无能,不能说鲁迅的批判没有意义。
好笑的是,TG當年用來教育我的‘魯迅’啦,社會主義經濟學啦等等,我現在反手用在TG這裡,無比的貼切
學醫救不了中國人

然而文学终究也是失败了。。。
明显在开倒车
如果还是继续寄望于出个圣人,出个好皇帝,那中国还是老面貌。

为什么要寄望他人,不寄望自己,鲁迅不给出办法是对的,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人不自己站起来,要指望别人那是永远站不起来的。
记得那天我重读了刘和珍君。实在是忍不住半夜大声朗诵了起来,一边朗诵一边流泪。
真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太像是今天的情况了,多少人爆发被捕被杀。
“惨剧,已使我目不忍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
“强者愤怒,抽刀向更强者,弱者愤怒,抽刀向更弱者。”
鲁迅不是支持哪一派,他支持的是自己的良心。
他对现实的描述入木三分,但即使如此,他却没有剖析出本质,所以开错了药方 。
魯迅先生要是現在還活著,應該要吐血了。悲哀。
魯迅的藥方其實就是

20、即使艰难,也还要做;愈艰难,就愈要做。改革,是向来没有一帆风顺的,冷
笑家的赞成,是在见了成功之后……
  ——《中国语文的新生》一九三四年

學,改。不好學,不好改,還是要學,還是要改,不然結果就是,一百年後,還在對著一百年前的文章感嘆
我个人观察,基本上没有太大进步。很多方面可能还倒退了。但鲁迅也只是指出问题,开不出药方。
暴君治下的臣民,大抵比暴君更暴;暴君的暴政,时常还不能餍足暴君治下的臣民的欲望。

暴君的臣民,只愿暴政暴在他人的头上,他却看着高兴,拿“残酷”做娱乐,拿“他人的苦”做赏玩,做慰安。自己的本领只是“幸免”。

从“幸免”里又选出牺牲,供给暴君治下的臣民的渴血的欲望,但谁也不明白。死的说“阿呀”,活的高兴着。————鲁迅(发表于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一日《新青年》第六卷第六号)
可悲的是小粉红还在拿着鲁迅先生的言论为自己辩驳和攻击有良心的人
此话怎讲 我04的你这句话我比较懵

很简单,大家认同鲁迅,说明这个时代黑暗不堪。
大家反对鲁迅,说明当狗的道德已经成了基本价值观。
好像鲁迅说过奴隶不光不自救,还去阻拦救自己的人?
忘了原话了,大意如此
鲁迅难得的地方在于现象抓得很准,现在看来也毫不过时。
鲁迅的不足在于他只有能力谈到现象,导致人们遵奉着鲁迅的名号,学着鲁迅的课文,引用着鲁迅的名言,做着鲁迅笔下中国人做的事情。

学医救不了中国人,怒其不争哀其不幸,遂搞文艺,后来终于证明文艺也救不了中国人,那该去点做什么呢?
jxjxpnc 新注册用户
说实在的,现在大陆的百分之90的中国人不值得大家竭尽全力的帮助TM!TM一直没有底线没有是非观,说它们是墙头草都市高抬了!这个世界有看见同袍在舍弃生命为它们争取做人的权利而它们不是幸灾乐祸袖手旁观就算了!它们而是落井下石拼命阻扰你! 这样的贱 这样的卑鄙!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
没有正向文化输入反馈, 光靠苦难是不可能刺激发展的.
哈哈,可是我当时学的时候就挺喜欢鲁迅的。尤其他生动的景物描写,读过一遍就几乎可以背下来。(不过我也并没有认真研读,惭愧)

而且不觉得现在流行的段子,都是以鲁迅的文章作为模板吗?足以见得其文字的魅力从未褪色。

鲁迅本不是出药的人,他拥有的是一针见血的批判和永远质疑的能力。看过一篇评论他的文章,说人家吃了不好的东西拉肚子,可是鲁迅却喜欢"呕吐" (抽象含义)←_←
“一个没有伟人的民族是不幸的,有了伟人而不懂得敬重的民族是可悲的。”
鲁迅先生 永远的偶像.  不光是出于他对国人国民性的犀利见解和批判 也出于他对于女性的尊重 还有在文学上的造诣. 前段时间看了一篇关于鲁迅和他在日本的老师的故事. 因回国后时运不济无颜联系但是一直挂心 直到去世.   在我心中 鲁迅先生是一个真正的赤子.  难以想象他在世时 该有多么孤独和痛心. 
那个时代也有粉红吧,这么明显的“乳滑”粉红们是不是气死了😂😄
12、我独不解中国人何以于旧状况那么心平气和,于较新的机运就这么疾首蹙额;

于已成之局那么委曲求全;于初兴之事就这么求全责备?


講得太好,中國人就是害怕變革,每當有人想破舊立新,就批評得體無完膚
唯獨共產主義與中國完美融合
林语堂说的没错,鲁迅是他们的人吧,尽管鲁迅有过加入共匪左联的黑历史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人没有议论美国政治的资格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8279
中文世界任何对美国政治的讨论,本质上都是倒转歧视链的沐猴而冠行为。

所谓拜登川普、左右之争,本质上是自由世界文明人类的分歧,这其中并没有中国人的任何空间。这也是刘仲敬真正想表达、然而无人问津的主旨:中国人,无论持何种护照,都不配参与美国政治的运作。华人右派自以为BLM是最大威胁、自己在捍卫美国自由,而华人左派自以为自己是社会正义的同盟军——然而真相是,华人的每一派都是自由的威胁,而华人反对的每一派都是自由世界有机构成的一部分。没有中国人的世界里,BLM和redneck轮番上镜,无论谁也不会对自由造成根本损害,太阳仍会照常升起;而有了中国人的参与,无论左派、右派还是中立,都只是消灭自由的不同幌子而已。这才是刘仲敬不愿明示、反贼圈不甘承认、文明人类不屑挑明的真相:反华先于一切主义,而有中国人参与的政治即是空谈。

列举「左派犯下的罪行」「大选舞弊的证据」或是「川普犯下的罪」都是毫无意义的行为。你可以问自己:即使这些都是真的,中国人就会因此不去美国了吗?事实显而易见,在「中国人」的存在面前,任何罪恶都不可能让美国成为比中国更邪恶的存在。假如Trump想要称帝甚至独裁,美国的统治还是强于中国;假如Biden真的全靠舞弊推崇白左甚至就是撒旦本人,美国的统治还是强于中国;甚至假如真的存在什么深层政府娈童岛,那岛上最邪恶的恶魔的统治,也必然比最仁慈的中国统治者强千万倍。

中国才是最大的问题和罪恶。在承认这一点之前和之后,谈论美国的政治毫无意义。
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中國這帝國的存在離不開專制
没有正向文化输入反馈,光靠苦难是无法刺激发展的
别说鲁迅了,几千年前孟子孔子的话也是
中国人的文化基因不适合民主自由
何出此言?孔孟二位大圣人除了搞些教条和繁文缛节出来,有什么建树吗
你不能要求要出现一个能够深刻指出问题又能开出完美药方的人,这应该是很多人共同的功劳,   
      中国民众一直就有这样一种思想,那就是希望出现一个青天大老爷来拯救自己,这是一种惰性,这种情况下只会出现另一个慈父和红太阳
魯迅先生如果在今天,恐怕已經進去吃牢飯了,這說明中國的民主開化是倒退或者停滯的,這簡直是shame,一百年間,別的真正強大的國家都做了什麼?中國呢?就是蓋了許多高樓大廈所以就宇宙最強了?唉。。。。
以前的书多读一点,就发现中国几百年都在原地踏步
鲁迅能说这么多大实话,还能出书,还能成为名人,没有被训诫过,没有蹲过监狱,最后自然死亡。

能容纳鲁迅的那个时代和现在比,现在多倒退还不显而易见吗。
今日的共产党,就是当年的北洋和蒋政府,甚至比后两者还差。

北洋时期至少还有言论自由。。。
鄙人才疏学浅,不敢妄谈开药方,我个人认为要根治就得下猛药:
那些人之所以拥护这个政权,不仅在于他们能得到奴隶主的赏识和奖励,
也在于他们觉得某些东西能让他们感到自豪,或感受到’强大‘

中国人有强烈的’强者崇拜‘氛围

因此要让他们认清现实,就得把这些所谓的强大,裂解,击溃
从根源上砸断他们的精神支柱
何止是原地踏步,在中共建国后前30年的清洗摧残和后30年的宣传洗脑之下,说大部分民众尤其是本应代表进...

从新文化运动时代退步到义和团时代了
中学时学过《记念刘和珍君》,不知道反送中后会不会被删改。
鲁迅就是个夜壶,以前中共用鲁迅的文章骂国民党,很好用,现在中共觉得鲁迅又骚又臭,恨不得丢得越远越好,以免熏得难受。
毛是什么人,除了利用外,他还会崇拜别人?
相比较鲁迅而言我更喜欢胡适
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

现在的小粉红不正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吗?他们正在日复一日地赞叹、陶醉,什么利害了我的国,什么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什么大国制造,什么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等等,其实不止小粉红,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这样。他们正从奴隶变成奴才,或者说已经成奴才了。
当年鲁迅怎么看中国人的,日本人就是怎么看中国人的,后来的事想必各位都知道。
那我们能不能得出结论,中国人这一百年都在原地踏步,至少在文明程度上原地踏步?


原地踏步已經是說高了
何出此言?孔孟二位大圣人除了搞些教条和繁文缛节出来,有什么建树吗

孔孟的著作原文讀來還是相當開明的(至少在古代算是),只不過後世在演繹之下慢慢變了味。就好像「關雎」後來被解為后妃之德一樣。馬教主的學說也曾給許多人啟示,但依其建國者最終多數犯下了反人類的罪行。往往危險的不是宗教,而是政教合一。
毛是什么人,除了利用外,他还会崇拜别人?

毛最崇拜的人就是史達林,毛本人就是蘇聯的兒皇帝,史達林是他乾爹和偶像。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公众领域施行民主原则 私人领域施行自由原则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70465
比如,我们中国人喜欢过年放鞭炮,那么我们城市是否允许过年期间放鞭炮,这是公众原则,用民主投票决定。
但是是否允许在我家卧室窗户下面放,这是私人领域。任何人都不能在我家卧室窗户下面放鞭炮。因为我的窗户一定范围内属于私人领域,我有这个领域的安静权。也就是只有我自己才能决定我在这个范围内做什么。

公众领域的事情不能延伸到私人领域。你民主再什么少数服从多数,你也不能投票决定大家可以在我的窗户下面放鞭炮。

所以在真正的民主国家,你的问题根本不成立。因为群己区分是常识。只是我们中国人不懂而已。

民主国家唯一烦恼的是群己权界。也就是哪些属于公众领域,哪些是私人领域。
比如放鞭炮的例子,多少米以内算私人领域。多少米之外才算公众领域。这才是真正的难题。但是虽然如此,民主在协商这些领域时也比专制拍脑门合理得多。
多读读论语你就懂了,思想用到现今也不过时,繁文缛节是后人一条条加上去的罢了,他们自己又不是统治者怎么会有繁文缛节
文医皆无用,只能等死了
四書五經包含哲學、文學、史學、政治、教育、倫理
鲁迅先生揭露的是中国人特有的奴性
真的是太明显的开倒车了
已隐藏
那时候还能发表这些东西也是说明一种自由,也是在进步的路上 毕竟要先发现问题,但是现在这些都不能说不能指出问题要不然就是你有问题,就要安排你。 小粉红们就会说不喜欢就滚
儒家(儒教)類似伊斯蘭教那樣,是為了終結亂世,建立一種社會秩序的
这一套是早就该扔掉的,因为他们通过使人愚蠢盲信而实现统治。至今还有人研究什么国学的,研究周易的,让人大跌眼镜!
年青时不懂,等懂时连先生的书都不敢翻的,因为看得懂,看得懂自然就觉得痛。
題外話
毛澤東的行為是由魯迅所影響是不是事實?

https://youtu.be/vCq8tDMr7ZY

https://youtu.be/eJqiojzRmbU
现在看来,学文也救不了啊。。。
已隐藏
预言家鲁迅,深刻指出中国存在的问题,并且这个问题长期存在不知悔改
看过之后,哭笑不得,但是想哭的冲动还是多一点
话说回来,鲁迅活到49后,绝对是反右第一大案,死的不能再死!
藥方在香港?
他能写下来,并能说出来,并敢说出来,这已经是美德。

有多少个人愿意反思,可以反思,敢于反思?
起碼有一個還說了,生義不能兩全時,該捨生取義

孟子是非常有气节的。看他说的很多话都跟孔子风格不一样
“虽千万人吾往矣”,“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舍生而取义也”,“吾善养浩然之气”
魯迅先生要是現在還活著,應該要吐血了。悲哀。

没机会了,以造谣罪被抓 !
以前觉得鲁迅很有道理,现在看来他就是个左棍,整天和共产党勾搭在一起,所以毛泽东特别喜欢吹捧鲁迅。
你觉得是就是吧
易:哲學、詩:文學、春秋:歷史
書和禮:政治、教育、倫理
毛泽东是崇拜鲁迅的,鲁迅的书他都翻烂了。
但是毛泽东自己也说过,鲁迅要是还活着,不是被抓就是被杀。
民族主義嘛
一百年原地踏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guo.media/milesguo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4-04-17
  • 浏览: 71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