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傀儡:共党是如何操纵选举的?(读书笔记)

(此文章是原创文章)


引言

2020年1月11日,台湾总统蔡英文在大选中以59%的极优票数成功连任总统,创下了台湾史上的历史新高。反观大陆最近一次领导人选举,习近平的支持率竟高达100%。这就意味着从法理层面上来说,全国14亿人民没有一个不是习近平的支持者,习近平在14亿人民中“全票通过”。而在这个荒诞的数字背后,很显然,其合理性和客观性存在着大量人为操作的成分。但究其整个流程,其选举又是在法理的基础下完成的。是什么导致了选举过程中的人大代表放弃自己的真实思想?又是什么导致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普遍失声?下面笔者就从政治规范的角度上,简单介绍一下中国的所谓“选举”制度,兼论共党是如何操纵“选举”的。

本篇文章采用读书笔记的形式进行论述,原书是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当代中国政府与政治》,有兴趣的同学可以买来阅读。


一、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法理基础和组织结构

“《宪法》第2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因此,解析党政体制首先要说明中国共产党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之间的关系”


《宪法》首先规定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合法性,也阐释了权力的归属问题。人民而非共党是权力的名义拥有者,同时也规定了最高权力机关是政务机关而非党务机关。所以调适国家的所有权与实际执政者之间的矛盾,成为了共党的第一要求。这也是驱使共党攫取民权的内生动力。

“根据宪法和法律,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的职权各有十几项,归纳起来可以分为四类:立法权、决定权、任免权和监督权”


人民代表大会拥有着整个国家的命脉职权,其中立法、建制、宣战、外交、特赦、缔约等一系列行为,必须是出自政府的职能。中共想要控制国家的走向,必须首先控制住政府,使共党成为唯一的政治权威。其他党派、民主人士、社会团体,必须全面服从于共党或共党控制的政府的绝对威权之下。故而纯粹依赖民意和多数人选举的方式决定政府的组构于共党而言是不现实的,架空人大或将人大变成党务的傀儡代理人才是维护一党专政的核心所在。因此,共党若要着力建构出一个高度集权的专政体系,便不得不以民主和自由作为代价和牺牲品。

“人民代表大会有五级,可以分为三个层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县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乡镇人民代表大会,其产生和运作均有一定的差别。”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任期均为五年,其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包含有各行政区划代表和军队代表。五级大会自下而上分别是乡镇、县、市、省、全国。除了乡镇和县级人大代表是直接选举产生外,其他均为间接选举产生。具体的间接选举方式是通过下级人大代表来选举上级人大代表,这样就很利于通过控制各级中某环节的选举来操控整个国家的选情。这个操作方式笔者在后文中会提到。

“西方议会中的常设委员会是一种工作机构,并不代行议会的职权” “(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是权力机构,具有实际的权力,在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行使部分大会的权力,而且它还领导其他的常设委员会。这种‘会中有会’的制度设计是西方所没有的”


前文已经叙述过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而在闭会期间,人大常委会掌管着国家的生杀大权。事实上,人大常委会的组成人员皆是共产党高层人士和党委成员,这也就实现了闭会期间共党对国家的绝对操纵。目前,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共党如何通过控制选民,从而控制会议期间的政治走向和任免形势?这个问题接下来就会提到。


二、指令化选举和选民排挤计划

“党介入人大工作的各个环节,从而实现对人大的有效领导” “人大代表的选举程序一般都包括若干环节,在每个环节我们都会看到党的身影”


开篇就指出了共党的工作对民主选举的渗透和定向作用,而非民众自发的“真普选”。当一个党派全程干预民众选举的时候,其结果已经可想而知。作为一本内部政治学教材,可见这本书确实很有勇气。自2019年甘肃焚书事件发生后,笔者就认为此书应该会在再版的时候限制销售,加之此书瞎说了太多大实话(本书对宣传系统、网络控评、新闻煽动方面的介绍是最大的亮点,深刻的介绍了目前习禁评同志对舆论的管控规范),想要购买的同学可以抓紧时间了。

“候选人的提名方式有两种:一是由各政党、各人民团体,联合或单独推荐代表候选人;二是由选民或者代表,十人以上联名,也可以推荐代表候选人” “为了确保各政党、各人民团体提名的候选人能够顺利当选,各地采取过各种办法。例如,以工作方便为由大量采用组织提名的方式,或者采用所谓的‘带帽’代表的做法,即由选举委员会将这些代表候选人的名单分配到某一选区。如果这名候选人能够顺利当选为代表,则选举工作顺利完成。如果这名候选人不能顺利当选为代表,则该候选人的名额由选举委员会收回,并不能由其他候选人占用这个名额,这实际上将差额选举变成了等额选举。”


事实上,在共党的干预下,真正的基层百姓几乎不能当选代表,从提名到选举处处受到共党的挤压。即使有人侥幸当选,在后续选举中也会受到政党指定人选的排挤。通过等级森严的五级选举,共党基本上可以将普通民众完全排除在体制之外。因此,越高等级的选举,其共党钦点的成分就越纯粹,以至于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所有代表都是共党指定的了。这就使选举变成了一个幌子,真正从源头上杜绝了民主选举的发生,从而让一个独裁政党能在“选举”的形式下存在将近百年。

“很多候选人看似选民或代表联名提名,实质上是组织提名”


在选民提名的人数中,共党又安插了一些实质上是政党钦点的“选民代表”,从而更加削弱了选举的客观性和公正性。有时共党甚至故意会放所谓“选民代表”当选,从而体现其代表结构的“多元性”。


三、以任命为核心的官员选举

“按照宪法和组织法的规定,人大及其常委会有人事任免权。但是,在实际运作中,在党管干部原则的指导下,这些职位都是由同级党委进行考察并向人大常委会提出人选。‘推荐的人选确定之后,人大党组应该努力做好工作,使党的决定得到实现,并严格按照法律程序办事’”


本段的最后一句话引自《江泽民文选》。不得不说,江泽民在控场和愚民方面真的别有一番天赋 。原书在这个地方是有一张图的,鉴于贴图不便,笔者在这里简单总结一下选举的流程。首先,党委组织部对官员进行推荐,并在党内讨论。在吸收党内意见、形成最终人选后,实现将结果通知给人大,然后交付人大操作选举过程,最终使选定的官员得以上任。整个过程中,民众几乎没有任何政治参与,名义上的选举最终成为了实质上的任命。


四、共党是如何削弱民主监督的?

“按照宪法,人大及其常委会有权监督‘一府两院’的工作和法律的执行情况。但实际上同级人大及其常委会对‘一府两院’工作的监督往往受到制度上的约束,因为党委事实上是大多数政策的制定者。” “人大常委会很难对同级党委的决策进行监督,最多只能监督决策的执行情况。即便是对决策的执行情况进行监督,往往也会遇到障碍。因为行政首长很容易将人大与政府之间的分歧提交到党委层面上来解决,并利用自己在党内的优势地位弱化来自人大常委会的监督。”


对于监督,共党一向是比较避讳将自己的问题交付给政府审议的。就算抛开政治问题不谈,历史证明,作为极权国家的红色中国,其中的贪腐问题也完全不亚于民主国家,这也是中共最早实现超英赶美的一大“政绩”。然而,由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油水差”观念和官官相护的风气,未被发现的贪腐要远远多于已被查办的先例,致使人民的财产大量流失。即使前些年所谓的“打虎拍蝇”运动,也多是以政治斗争为主。在这个过程中,共党内部的审查几乎占据了政治监督的全部,真正由人民参与的监督实质上已名存实亡。


五、无效立法:两个步骤与一个授权

“第一,审定立法规划。立法权属于人大,但立法的规划是以党在不同时期的路线、方针和政策为指导的……人大的立法规划只有由人大常委会党组报送同级或上一级党组审查批准后才能执行”


该手段提供了共党对法律的绝对否决权,架空了人大对立法的主导地位。故而在中国大陆范围内,法律完全起不到对共党的制衡和约束作用。历史证明,相当一部分通过多数人认可的法案(譬如1997年的《监督法》),都在共产党的直接干预下化成了一张废纸。

“第二,将党的政策以立法建议的形式提出来,形成法律或法规的草案”


该手段提供了共党对法律的自主制定权,实质上垄断了各级政府对法律的控制,使法律真正沦为了共党的一家之言。至此,共党完全将“民主立法”变成了“党内立法”,人大的立法权形同虚设。

“全国人大对国务院的授权没有解决好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授权的条件和限制是什么?二是如何对已授权的权力进行监控。根据国外的经验,授权立法必须有明确的授权范围,只可单向性授权,不得实行综合性授权。以此观之,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几次对国务院和地方的授权都问题颇多”


在人大向国务院授权时,其内容和条目往往是模糊的、不确切的。很多越权行为都没有明确的定义。这就导致共党在国务院内大权独揽,使授权过程趋于形式化。最终将使人民的权力一削再削,直至在政府中彻底消除。


总结

综上所述,共党操控选举的思路不过于两条。其一在于架空宪法,全面垄断对法律的解释与改造权;其二通过压抑民主的职能,以任命代替实质上的选举。人民在其中只起到了一个名义的作用,使共党得以假托人民的名义来实施其自身的专制。故而,在民主生态如此恶劣的独裁政体中,习奥塞斯库取得全票便也在情理之中了。

现世的中国,正处于事实上的大独裁时代。这篇文章绝不仅仅只是在论述选举的腐化,相反,选举只是一个缩影,真正的问题在制度本身。一棵树如果其根基已经腐朽,纵其林冠再茂盛,也终究会轰然倒塌。六四的鲜血并没有折断我们的脊梁,抗争的星火依然在人群中传递。年轻人呵,有一分光,发一分光,有一分热,发一分热。不必去等待炬火。此后如若没有炬火,你便是唯一的光。


写于2020年1月13日深夜
54
分享 2020-01-15

15 个评论

我可以轉載膜乎嗎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