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突然发现一件事:身边最亲密的两位反贼竟是女朋友和我妈

两位竟然都是女性,而且还是跟我关系最近的两位女性。
先说我妈:70年的,地方国企上班,在变成反贼之前就热衷社会公益事业,曾经参加过民间的环保组织。同时她也很爱学习,乐于接受新事物。我自己是上大学之后开始反共的,后来我妈在我的介绍下开始翻墙,几乎跟我同步踏上了反共之路。我们现在经常讨论共党何时倒台之类的问题,还互相推荐自己喜欢的反共自媒体(她最喜欢江峰)。这次疫情开始后,她还学方方开始写疫情日记。附一篇她写的疫情日记:

2020年3月17日星期二晴
先嘲笑一下自己,上上周在高位买了黄金,被深深套住了,已经损失上万元了。真应了那句话,这个时候你还想发财,一定死得很惨!
看到很多回国逃避疫情的小粉红们,回国被隔离后,抱怨隔离条件差,向警察叔叔讨人权,真替他们可怜,在国外应该有渠道了解真实信息的呀,为什么生活在自由国度,却仍愿意继续接受国内的洗脑呢。他们不知道,第二次疫情的爆发正缺个背锅的呢,你们都从国外回来,这个锅你们不背谁背呢。和伟光正的复工决定没有半毛钱关系。那些奋斗半辈子把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的既得利益者们,在这种情势之下还傻到要让孩子们回来躲避疫情,完全忘了中国是疫源地的事实,相信中共宣传的疫情得到控制的谎言。不知什么样的教训才会让他们真正觉醒。
武汉肺炎在全球肆虐,中国人没有向全球道歉,反而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对别国指手划脚,意大利不行了,英国要全民感染了,美国没有检测试剂了,却不知道意大利人在封城封国之后,他们都在阳台上拉手风琴,摇手铃,画画,没有特警手持盾牌在大街上吓人,没有红袖箍借机仗势歁人。意大利死的人都可以在报纸登的讣告上找到人名,可是武汉到底死多少人,至今仍是个谜。现在说感染人数归零了,还真有人信。
公民记者方斌到医院里拍到抬出多具尸体的视频后,被失踪至今没有消息,还有李华泽,陈秋实,他们到底怎么样了,中国人不去关心那些为他们揭露真相的人,而是跟着党媒一起集体自我麻醉,自我满足,隔岸观火。太可悲了!
股市继续狂跌,川普带领团队开发布会,呼吁民众严肃对待这个病毒,不要参加10人以上的活动。要求民众要严肃对待这个话题。严肃对待的意思是要重视,不能把它当成个一般流感来看,这不是一般病毒,历史一定会告诉我们这个病毒的真正来源。
中共甩锅的后果估计很快就会看出来,等美国疫情稍微稳定一点,欧洲一定会和美国联合采取措施。有个朋友曾向我暗示说“南京可能再次成为首都”,我觉得一定会,而且那对中国人来讲,将是成本最小的一次重生。
人类历史就是这样波折前行,有人预测可能会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按照目前的发展情势还真有可能。战争太过残酷,但人类却非要用这种方式换取一定时期的和平发展。
华尔街莫非是嗅到的战争的气息?
【完】

再来说说我女朋友:她一开始没有很强的反共意识,但是也很关心女权以及性少数群体的相关话题,最关键的是她爱思考问题,逻辑也很缜密,窃以为这种品质在当代中国人身上是非常难得的,当然这也是我和她在一起的重要原因。后来她在我的引导下认识到了共党的本质,认识到争取诸如女权的各种权利时共党的倒台是必由之路,也开始跟我一起反共。如今我们在一起五年,聊天的话题差不多有一半都跟反共有关。而且她在品葱也有号(笑

联想到有许多葱油抱怨过自己家人的观念冥顽不化,难于沟通,我实在觉得自己很幸运。面对今天中国这样的糟糕现实,能有两位最亲密的人来倾诉和交流,我实在应该心怀感激。
144
分享 2020-04-03

67 个评论

可以换吗?
BTW,珍惜你的女友。好羡慕你找到反贼女友。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We the people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1-30
  • 浏览: 2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