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时评翻译】澳大利亚如何顶住世卫组织和中共国的压力从而成功抗疫

作者:安东尼·盖洛维 (Anthony Galloway)(《悉尼先驱晨报通讯员》)
译者:朱之瑜@matters

原文链接: https://www.smh.com.au/politics/federal/how-australia-bypassed-the-who-s-china-problem-20200416-p54kmc.html


 
二月一日周六,墨尔本莫宁顿半岛上阳光灿烂,澳大利亚联邦卫生部长格雷戈·亨特接到首席卫生官布莱登·墨菲的电话。墨菲告诉他说:“是时候了”。此前一周,墨菲、亨特和总理莫里森一直在讨论是否能够实施某种针对从中国来的旅客的旅行禁令来阻止致命冠状病毒传入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政府早在1月21日想要先于世卫组织,宣布COVID-19为“可能造成大流行的传染病”,世卫组织一直拖到一个多月后才宣布这个结论。但是旅行禁令是一项严厉措施,并且在当时有违世卫组织的建议,还可能招致中共国政府的恼怒。

首席卫生官墨菲对于澳大利亚可能出现大爆发越来越忧虑,他和澳大利亚卫生防护高级官员委员会当时都认为,在该病毒爆发地湖北省已持续出现人传人的现象。卫生部长亨特明白他必须迅速采取行动,与墨菲通话之后他立即致电总理,传达了实施旅行禁令的建议。总理内阁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立即决定在当天下午两点召开紧急电话会议。

当晚9点,澳大利亚宣布禁止所有14天内自中国大陆出发的外国人入境。2月1日事后被证明是一个关键点:正是在这一天澳大利亚决定绕开世卫组织自行决定疫情防控措施,从此走上抗疫成功之路。接下来澳大利亚实施的其他措施,如国际旅行禁令、宣布全球大爆发、建立全国紧急事务内阁、实施保持社交距离措施等等,全都源于2月1日。

在宣布针对中国旅客的入境禁令后,莫里森被一名记者质疑其做法违背了世卫组织的建议。莫里森回答,“因为澳大利亚的医学建议认为,旅行禁令有利于保护澳大利亚人”。两天后,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抨击澳大利亚和美国对中国旅客实施入境禁令,他说根本没必要采取这种措施,“对国际旅行和贸易实施不必要的干涉”。其实他这么一说,反而坚定了澳大利亚政府对旅行禁令的坚定信心。

之后几周,澳大利亚政府越来越担忧世卫组织日内瓦总部有关中国的疫情建议。澳大利亚高级卫生官员仍然重视设在菲律宾的世卫组织西太平洋分部所做的工作,也尊重其区域总干事葛西武。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已经把世卫日内瓦总部和马尼拉分部划清了界限。两个多月过后,事实清楚无误地证明世卫组织错了。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刚刚拉平了疫情增长曲线,目前正在实施控制政策,也许在几周内就能完全压制住病毒。

但是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担忧美国总统川普决定在对世卫进行审查期间撤回其资助,只会使中共国能进一步控制联合国各机构。当川普领导的美国从全世界回撤,忙于应付疫情,并且将其对疫情爆发的不当处理甩锅给世卫及中共国时,中共国主席习近平正试图实现其由来已久的构想—”改革并发展全球治理系统”以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

那么,世卫组织这个1948年建立的专业机构到底错在哪里呢?首先,整个一月份和二月份的大部分时间世卫都在做中共国政府的传声筒。最明显的例子就是1月14日,中共国当局仍然在掩盖疫情的最初爆发,而世卫组织完全不加批判地照搬中共国的主张:没有明显证据表明人传人。直到六天之后的1月20日,世卫组织才派专家到疫情爆发的武汉市实地考察。两天后,世卫组织最终宣布有证据表明人传人,但仍然赞赏中共国在控制疫情方面的措施。整个二月份,谭德塞都在称赞中共国的防控措施如何“透明”,中共国主席如何“对细节进行把控”以及“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2006年香港前卫生署长陈冯富珍被任命为世卫组织总干事,她就是中共国主推的候选人。在2017年她的任期结束时,中共国政府知道他们不可能再扶植一个傀儡,因此退而求其次,操纵投票选出谭德塞,击败了来自英国的候选人戴维·纳巴罗博士。谭德塞之前是埃塞俄比亚的卫生部长兼外交部长,是微生物学方面的专业人士,也是世卫第一位非医学博士的总干事。


这次抗击疫情模范的台湾一直以来被世卫组织奉中共国之命排挤在外。台湾曾被给予世卫组织管理机构—世界卫生大会的观察员地位,但在2016年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当选之后,观察员地位被取消。上个月一位香港记者在采访世卫高级官员时仅仅提及台湾,该官员就假装没听到这个问题并且挂断了采访电话。


如今在澳大利亚,两党联合敦促联邦政府改变其对于台湾成员国地位的立场。尽管澳大利亚在私下进行了一些活动,促使世卫组织接纳台湾,但是澳大利亚并没有公开支持台湾申请世卫组织成员国的努力。澳大利亚两党的国会议员本周也呼吁就冠状病毒疫情对世卫组织进行审查,其中包括该组织与北京的关系。


然而,这个问题不仅存在于世卫组织。十多年来,中共国一直在悄悄地增强其在联合国各机构中的影响力。15个联合国专业机构中有四个机构的总干事都是中共国公民。中共国目前缴纳的会费占联合国常规预算的12%,是继美国之后的第二大会费缴纳国。北京还推动了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利用这些目标推动其“一带一路”计划。该计划是习近平的招牌项目,在全世界资助那些通常直接让中共国公司获利的基建项目。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北京利用一带一路计划,为发展中国家修建庞大而无用的基建项目提供资金,然后提出免除其债务换取这些国家的“帮忙”,从而让它们陷入“债务陷阱”。让联合国制定出适应中共国基建计划的发展目标得益于这一事实:自2007年以来,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的副总干事职位由一名中共国公民担任。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国防项目主管迈克·薛布里奇称,中共国利用一带一路计划来在联合国表决中获得更多支持票,然后利用联合国的名号来合理合法地推进其一带一路计划。


尽管一些分析师称中共国正利用其在联合国的影响力,这就和过去任何一个新兴大国或者任何大国所做的一样,但是薛布里奇认为,中共国从本质上和那些国家不一样,因为它的本质是“列宁主义”。他说:“美国国务院也有外交职责,但是它并没有‘统战部’的任务,中共国的统战任务就是颠覆或者利用那些反对中共国政权的力量。但是如果想要打赢一场战争,你必须参与进去,真空状态不可持续,必然会被填满。由于中共国奉行机会主义,美国如果给予中共国机会,让它扩大在联合国机构中的影响力,那么这种战略政策就太失败了”。


美国是世卫组织最大的经费提供国,去年在世卫60亿美元的预算中,美国就支付了5.53亿美元。今年除了自愿捐赠以外,澳大利亚准备支付530万美元的会费,而中共国支付的会费约为2870万美元。川普停止支付世卫经费的决定正中中共国下怀,中共国就想把自己打造成抗击全球疫情方面的领头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西方国家也算是求仁得仁:多年来国际社会一直呼吁中共国要更多地参与到全球机构中来,而北京正好就是这么做的。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太研究院的研究员本杰明·扎拉称,中共国政府增加了它对联合国的资助,这不正是我们这些国家要求它这么做的吗?中共国试图扩大它在联合国的影响力,其原因和美国及其他强国这么做的原因如出一辙:这是一种能实现其利益的有效方法。中共国通过金钱在联合国体系中买来的影响力,将会因川普政府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退出以及对世卫停止拨款而增强。总的来说,在联合国机构中,权力和影响力此长彼消。美国退得越多,中共国的影响力就越强“。


联合国各机构本身就存在缺陷,但是它们其实和其成员国一样。陷入到中共国这个崛起的独裁大国和商人性格的美国总统之争中,联合国可能会依赖像澳大利亚这样的中等国家来找到出路。据澳大利亚政府中的资深消息人士称,目前的难题就是如何想办法鼓励世卫组织进行改革,以避免其进一步陷入北京的股掌之中。


也许澳大利亚应该和其他中等国家一起审查对这场疫情的应对方式,但是可能要等美国对自身的应对方式完成审查。应莫里森总理的要求,澳大利亚外交与贸易部的高级官员已经从去年年底开始审查澳大利亚在国际组织中的参与程度,其中包括世卫组织。几个月后他们的报告就会撰写完毕并呈交给总理。在澳大利亚政府高层中并没有讨论是否会追随川普也停止向世卫拨款,但高层的一致意见就是世卫组织必须进行内部改革。


毕竟澳大利亚并不愿意再孤军奋战。但是自二月一号开始,澳大利亚已经向所有人证明它能够独立行事。
11
分享 2020-04-25

16 个评论

澳洲做的最好的一点是在澳洲疫情最严重的时候 禁止本国公民离开澳洲 说澳洲抄中共作业的我真想给他们2巴...

哎Daniel andrews,一言难尽。 不过边境管理的大权在联邦政府手里,希望堪培拉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