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一下你国2013到今天的转向驱动力

自由权在缩小,人权受打压,基层控制越来越严,这些都是事实,墙内无论现实还是网络都能感到,这里不用多说,要讨论的是内在驱动力来自何处。

任何政治的转向,说明是逆潮流而动,必然是以满足当权者一部分的利益为前提,否则当权者不可能自己找不自在去扭转这个趋势,也不可能是仅凭所谓的理想与文革遗风,任何对你支官场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理想主义行不通。

2012年以前,经济以出口为导向,这时就需要懂技术支持贸易的官员来构成官场的中坚力量,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所以这时官场的主流就是闷声发大财,只要你不干涉赚钱,我也懒得对你过多干涉(相对过去而言,而不是相对西方),换句话说,就是形成了一种"民众不知道政府会干什么,但基本可以确定政府不会干什么"的氛围,这种情况下等于公权力受到一定的节制是政治正确也有利可图,所以谈政改,对历史出现反思,都是有了土壤以后的森林,而不是单纯的所谓那时候公知横行或者控制松。

即使包子,我相信如果2002–2012十年间如果是他上台,他也不会改变这个根本趋势,形势比人强,何况对包子有了解的,都知道他在福建和浙江任内都是大搞民进国退的。

那么为什么2012后转向了呢,一方面,过去十年间提拔了一批技术官僚或者说白区党,这些人必然挤占另一些人的位置,被挤的这些人升迁既然无望,又无法经商发财,自然会连带对外贸导向的模式和相对宽松的环境不满,适当时候就会爆发出来。

一方面,出口导向经济日益枯竭,有点记性的都知道胡的后期经济新常态一词已经出来了,而在控制尚未完全收紧的2014年(那时候微博上还可以公开感叹和日本参拜神社同一天拜毛是毛病不改恶习难除)就有了"经济这么不好,肯定是这届人民不行"的段子,内卷下自然导致国家吸取资源从过去的外贸转向向内,这样一来对内控制必然收紧

总之,国内环境变坏是确实,但深层原因并不是领导人个人喜好(要维持宽松环境不是不可以,但需要领导人主动去推动,而在你支这种经济环境下即使一个对推动政改和人权不反对也不热心的领导人,也是无法阻止收紧的)

当共党讲警惕颜色革命,其实警惕的不是如团团或者观网一类媒体给小粉红讲的那样警惕人民上街,而是警惕党内在过去外贸导向时提拔起来的官员夺权。当包子讲斗争,也不是粉红们yy的和公知的斗争,而是和想谋求更大权利的过去外贸收益者的斗争

总之就是,权力斗争导致了对内收紧,由于被斗争的一派处于下风,不得不暂时收缩,所以也就无法通过高层内斗让民众的自由得到一定伸张,反而因为要打倒一派就要打倒他们的一切,连带着技术官僚和白区党主张的有限政府和相对宽松也被打倒,而你支又是一个领导要把事情办到五分,下属就要把事情办到七分的体制,所以环境日益恶化和收紧
28
分享 2020-04-28

36 个评论

即使包子,我相信如果2002–2012十年间如果是他上台,他也不会改变这个根本趋势,形势比人强,何况对包子有了解的,都知道他在福建和浙江任内都是大搞民进国退的。


对包子的评价恐怕不能这么简单
就像前段时间有传的红二代说辞一样,包子从他老子开始全家几十年一直夹着尾巴做人,对自家形象维护的很成功,无论是在二代之间还是在民间
直到包子当了皇上,就开始释放原形,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了
包子在当副主席时候,在墨西哥说的那几句话,想想也不是支持改开的能说得出来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15
  • 浏览: 14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