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傳閱】美中关系不是博弈,是搏击。以及用“超反贼”角度理解美国选择。

文/重传媒


一:美国的手段,我们的目的。


我昨天才得到了台积电不接华为任何订单的消息,目前看来基本上就是真事,这个行动之迅速,对华为打击的致命性,基本超出了大部分觉得“美国疫情让中国躲过一劫”的小粉红的意料,美国的特点就是动手之前也许要吵很久,但是一旦有了共识行动会出乎你国人意料的快,美国真的会动手,而且很快,很致命。

这两年来,为美国振奋的人很多,对美国失望的人,很多,后者一直觉得,美国应该把共产党乱拳打死,不需要投鼠忌器。

其实这是一种本末倒置的看法。

首先美国的各路政客,虽然是这个世界上打击共产党的关键可依靠力量,但他们优先考虑的必然是美国利益,美国人的利益,因此在打击共产党这件事上,关键在于反共和美国利益的一致性。

这就是民主国家的行动力,我们必须接受,也应该乐于接受。

中美打一架是肯定的,在任何时候,两个国家之间能不能有终极对抗,看三方面:意识形态,国家利益,国家战略。

这三样只要一样没有根本矛盾,那就不会有终极冲突,可惜很遗憾的是,共产党和美国三方面都存在根本上的矛盾,从2017年到现在,让我们回顾一下这3年,迅速过一下所有片段,会觉得美中关系是以可见速度恶化的,但我们在那三年里,会因为各种起伏而悲喜交集,根本不会意识到,这些所谓的起伏在大势面前什么也不算。

我觉得,我们之所以有时候会被一些表面上的起起伏伏迷惑,甚至产生对美国的怀疑,乃至自身意识形态的动摇,那是因为我们是人,作为人,我们站在了一种具有局限性的,理所当然的角度看问题——追求民主的中国人的角度。

站在这样的角度,我们会理所当然地希望美军下一秒就登录,习近平现在就被斩首,台湾马上独立,美国大兵马上解放自己的家乡。

这样当然会对美国失望。

在我们看来,的确解决共产党是第一要务。

但问题是,我们不决定中美关系走势,因此站在自己的角度看中美关系虽然理所当然但是不科学。

我们可以尝试站在美国人的角度。

我们要的是民主,是自由。

但美国人要的是什么?似乎大家很少想象这个问题,美国人有了自由,有了民主,他们要的是:美国利益。

在国际政治上,国家利益就是对损失和收益的权衡。

一旦进入了这样的思维模式,就能立马引出美国角度和国内一般反贼角度的差距:

对我们来说,推翻共产党是目标。

对美国人来说,推翻共产党是实现目标的手段。

而在对中国问题上,最符合美国利益的,是得到一个符合美国利益,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中国。

这样一想就能理解美国的行为了。

首先呢,一个符合美国利益的中国是怎么样的?

美国第一利益是经济利益,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中美关系的恶化,是从经济开始的,而不是政治。

二:几个历史阶段


美国一开始,要求很低,中国可以不民主,可以共产党执政,但停止对美国的经济侵略。

这就有了贸易战,中美两国围绕一系列的知识产权,贸易顺逆差,谈谈打打。美国的这个期待,也是中国决策层的认知依据,所以我们能看到,一开始共产党都觉得,川普,或者美国政府,给一点利益可以打发。

他们错就错在,他们给不了美国所需要的经济利益,这是他们的体制决定的,国有化,低成本,低人权,大体量,高强度剽窃知识产权,他们想满足美国人的要求都满足不了,除非经济体制方面全面西化。

所以,通过买东西,给钱来打发美国人,此路不通。

因此才有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很多人都觉得,第一阶段协议是贸易战终点,其实那是一个新起点:中国通过改变其经济制度与政策来满足美国的利益。

但后来立即证明,此路也不通。

为什么不通,就像我之前的一篇文章讲的,经济体制背后是政治体制,两者是界限模糊且不可分割的,要共产党的钱,必须要共产党的命,所以贸易协议的签订,是美国通过改变共产党政治制度满足其国家利益的开始。

不过各位看官注意,客观和主观要分清楚,客观上这个协议是要命的,但是还不足以代表美国主观上真想要共产党的命,到了协议阶段,美国的要求只是升级成了:共产党应该通过改良,政治变革 实现民主,改变制度,而满足美国利益。

共产党不傻,他要是真这么做了,那不用美国人动手,給中国人自由民主,几下中国人就能把共产党选下去,是中国人要共产党的命。

所以那才是毒酒。

共产党不会喝下去,不甘心,所以我们能看到的是,投放习近平肺炎病毒发生在贸易协议执行阶段附近,共产党深知贸易战再进行下去它会没,赵立坚最近发言也印证了这一点:新冠疫情是不可抗力因素。

共产党希望用病毒来逃脱这个客观趋势。

那美国这边的选项,又减少了,美国做事的方式就是,能做的选项由轻到重,按顺序一样样尝试,让共产党自己改变制度满足美国利益,已经确认为不可能。

甚至会遭到共产党的反咬。

所以,从习近平病毒开始,是一个新的历史阶段——美国开始推动共产党的灭亡,实现自身利益。

写到这里要特别感谢民主英雄习主席。

三:中美不是博弈,是搏击


现在是本文最具备个人特色的部分。

如果说,现在是中美在打架,那美国要怎么打赢共产党呢?

从搏击的角度来看,要打之前先看双方重量级,美国是个身经百战的选手,在力量,速度,经验,都占据绝对优势,而共产党是个瘦子,但之所以对美国能有威胁,是因为它不遵守规则,各种踢裆,插眼,甚至藏甩棍,都有可能用上,集中力量踢大裆,不是没有赢的可能。

因此美国要赢的话,光拳打脚踢是不行的,当你起脚的时候,对面选手如果按照你的规矩不踢裆,他输定,但共产党会违反规则,所以美国不能按照对付守规矩选手的办法赖对付共产党。

而美国自身又要按照比赛规则打,因此选项就非常少,乱拳乱脚去攻击,只要那是常规攻击,不能打到共产党起不来,那就随时有被踢裆插眼的风险。

所以美国的攻略制定应该是,集中自己最强的力量,在最正确的时机,从中共绝对无法躲避的角度出拳,必须一下子打中,打趴中共,才能有效避免被踢裆插眼这种超限战困扰,不然你打断他一只手,他能踢你裆,你踢断他一只脚,还能插你眼,打断他手脚,甚至还能咬你,这是需要精准打击的。

因此美国越强大,他的选项则越往这个方向单一化,虽然美国招数多,但是由于要同时满足打赢中共和避免踢裆插眼,必须用杀招。

美国的杀招有哪些?金融脱钩,科技封锁,军事爆破。

其中前面两样可以同时做,做完等见效就能做最后一步了。

这是美国的唯一选择。

很多葱油总是以玩游戏态度看政治,为什么美国不直接跳过前面的尝试,美国明知让共产党自己体面退出没有可能,为什么不一下子把共产党灭了,就像一年前吴建民在节目里面说的,川普应该取消全部谈判,立即开打。

当然不行,因为游戏没有民意,玩家自己就是民意本身,就是国家意志,在现实中要把民意动员起来,要说服几亿人,先入为主是绝对失败的,就像法轮功的宣传,一上来就跟你说气管活摘,应该跟我一起推翻共产党,效率高吗?不高,至今法轮功在反贼圈还不能被完全认可,还是存在很多分歧,在这里没歧视法轮功人士的意思,只是举个例子。

所以,美国这两三年来的打打谈谈,对于美国政治家来说,是循循善诱动员美国民意的过程,这跟共产党是有根本区别的,共产党喜欢一上来就嘴美国政府,煽动起来的小粉红的狂热,只能在国内起到加急矛盾的效果,他们让愤怒最大化,而不是像美国一样让共识最大化,这也是为什么,民主国家的人民到了对抗的最后阶段,必然更加团结。

再大块头,自己的呼吸没调整好,不要出招,会影响速度和力量。

四:一些想对大家说的话


回到一开始的话题,中国大陆的反贼,在彻底走上街头之前,真的只是旁观者,参与局势的第一步,就是站在当局者的角度看问题,不然指指点点是既不能看清楚局势,也不能为自己的以后得出合理安排。

写这篇文章,主要是看到了很多人的负面情绪,对美国失望,对中国人绝望,其实我们根本没有这样的资格,我们既没有像美国人一样跟对共产党连续出击,也没有像香港人一样为民主流血,我知道,大家在中国大陆,能做的东西很少,甚至不到时候,但有一点是确定的,我们需要看清楚美国的动向,和局势的变化,最后才知道什么时候该走出来,最大限度地扩大自己的赢面,减少不必要的牺牲,所有战略的本质,无非在正确的时候做正确的事。

现在,我们基本可以确认,中国的民主化和美国的国家利益绝对是走在一起了,问题剩下:共产党被推翻后,如何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政府,因为美国人吃过历史教训,当初他们被打着民主共和旗号的共产党欺骗,放弃了国民党。

我们反贼唯一能做的,目前来说,就是赶紧离开墙内网络,一切活动转入墙外,做英文文宣,抢占小粉红的话语权,以中国人的身份和共产党切割,争取天塌下来不要砸到自己。
115
分享 2020-05-20

75 个评论

难得一见的好文章,美国高层已经意识到了危机,不得不打。我比你更悲观一些。中美对抗,美国未必能赢。独裁国家可以毫无底线,民主国家手里的牌不多,而且要面对反对党和媒体,腹背受敌。欧洲大多数国家也是经济利益至上,白左遍地。除非热战,经济战他们能守中立就谢天谢地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重傳媒 黑名单

遺世獨立,擲地有聲。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6-29
  • 浏览: 22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