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几个月前来这里,思想转变的一些历程

之前对社会失望了,个人是悲观者,所以尽量避开社会新闻。因为疫情,开始关注社会新闻。开始深刻观察社会。为了深入理解现实,开始了解各种知识思想,自由主义,保守主义,政体。查看建国后的禁闻,慢慢失望越来越反。绝望,对人性绝望。

有几句话对我影响很大: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 便是注视过生活的真面目后,依然热爱它。-罗曼罗兰

了解中国历史知道中国的伟大,了解西方历史知道中国的落后。

每天改变一点点,似乎无所影响,但等到某一天再看时,却发现已经改天换地。


暂时的心态:

刷新自我,以不强迫不放弃直指内心的方式,慢慢去影响身边的人(全是农民)。弟弟,总说那是上层的事,与我们无关。父亲,当过兵,不是党员,农民,觉得只要有养老金谁当政都一样。一个亲人(农民),他的理解居然最深,说ZF就是骗,流氓。一个小表弟,说ZF是最大的黑社会,但不怎么了解历史,他上过普通的大学。问过三个女的,居然全部有点反,但不关心政治,只是不喜欢政府。大学群,退了,因为有天谈到方方,居然有3个女同学批评方方,还有一个玩得很好的男同学,说她是体制内的人。说话的也就3女3男,我是其中一男,另外一男基本不说话,党媒记者,还有一男在国企,小粉丝。

所以退了,免得心烦。

结论:

我身边的人很混乱,反不反共不晓得,但对社会人人有不满,对政治普遍麻木,觉得自己改变不了什么。我既不过度失望,也不过度希望,总会有人身上有一团光,慢慢引导别人发光,这就叫精神的力量。只要精神不死,这力量便不会消亡。从清朝洋务运动开始,到今天,100多年,这场变革一直在进行,我们难道比100年前更绝望吗?当然不是。今天又看到罗素说的一句话,大意就是人绝对不要过度信仰一种思想,即使是对民主自由,也不要绝对信仰。我相信中国自有定数,该变时,自会变。

补充一些

武汉封城,刷网易,看到国军抗日的内容,看到长沙会战,落泪了。觉得这么多英灵,应该被民族记住,应该给他们立个碑,让后人瞻仰。

看武汉(我在武汉读的书)抗疫的事情,也落泪几次。

在此之前,我一辈子,从没有因为新闻落过泪。

关于64,我和父亲争论过,他因为当近兵,不晓得因为什么情节,还是会向着军人。他说当年,他们在军队,生怕和美国打仗,睡觉都是在车子上,随时准备上战场。当时大饥之年,爷爷把墙上的石灰刮下来,放水里,泡秸秆,泡软了再磨成灰,做成饼吃,吃完拉屎都拉不出。

了解了西藏改革的悲剧,觉得真是悲哀。

最终,我对人性的恶失望了,可又觉得正因为有那么多恶,身边无数的善良才更加珍贵。思想固然值得尊敬,可人性中的善良,对正义的渴望,不屈的人格,这些更珍贵。所有人类积累的文明,西方的东方的,都不过只是一家之见。我尽力告诉自己,不要过度二元化一切,民主就一定是好的,共产党就一定是坏的,所有一切判断,都不要如果简单,要容得下多种思想,在封建面前,共产党是先进的,但现在又落后了。人类不可能建立理想国。。中国怎么走,是多种力量博弈妥协的结果。虽然在国内的网络上,不能谈一些敏感的话题,但还是有很多可以谈的,可以去改变社会的。但中国人的确的确的确不算文明人,我基本不与周围的人交流了,幻灭了。政治是妥协的游戏,化不可能为可能,才是高明的政治家。我希望14亿人能够在多种力量的博弈下,走向更光明的未来。

我希望中国能让各种思想,在不暴力公平的武台上彼此争论,只要不暴力,利益的分配合理,对对错错,吵吵闹闹,那才是有趣,没吵没闹反而无趣,所以香港让我觉得有趣,那么多有趣的灵魂,这就是生命力,武汉抗疫也有趣,只是可惜有人丢掉生命。我觉得生命需要合理的折腾,但不能用不合理的方式失去。
27
分享 2020-05-25

13 个评论

自己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事就好了。

我虽然生活在像粪坑一样的世界里,并不代表我要乐意吃屎。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