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孙中山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我能理解很多人为什么喜欢孙文,因为他们最了解的政治实体就是国共两党,不用说国当然比共强多了。但是我却认为这不应该被当作一个评价标准,因为全世界差不多是个政治实体,包括纳粹、苏共和IS都比中共强,请问你认同他们三个吗?
[left] [/left]
[left]我认为:如果我们要客观评价孙文,就必须跳出“国共对比”这个思路,把更多的政治实体纳入考虑。[/left]
[left]第一个要谈的就是最强大的大英帝国。之所以把它放在这里是因为他是被中共秽史污名化最严重的国家。很多人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为什么工业革命会发生在英国,而不是其他国家?这实际上是因为当年的英国是全世界对私有产权保护最好的国家。只有在这样的一个国家,人们才能放心大胆的去投资,去搞科技研究,而不用担心自己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成果会被别人肆意剽窃,投资者们也有足够的法律来保护自己。然而这样的一个国家在你国的教科书上被描绘成对大清贸易失败,只能用鸦片来赚中国人钱的国家。然而树大者根必深,你国历史课本上描述的这样一个死妈的英国究竟是怎么发展出工业革命的?[/left]
[left]我们只要考虑一个问题:如果英国当真对大清领土有所觊觎的话,他还能打不下来?就凭大清的军队能拦住日不落帝国纵横四海的龙虾兵?俄罗斯的军队比英国差太多了,他都能打下大清那么多土地,英国真的实力全开会比俄罗斯还差吗?[/left]
[left]所以说,鸦片战争的真实原因还真就是英国人在保护自己的贸易自由。因为其中有一部分人在贩运鸦片,这件事就成了地方官员迫害外国人的借口。甚至我们回过头来看,那些所谓的“不平等条约”当中究竟哪里不合理了?[/left]
[left]美国基本上就是贯彻了英国的自由精神,法国普鲁士这些国家差一点,但他们之间的差距相比于中欧差距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因而都是一些中共秽史的受害者。[/left]
[left]诸位不妨回忆一下自己的历史课本。在历史课本里,外国人哪怕就是在中国修条铁路,这都是帝国主义侵犯中国的罪证。当然我们并不否认,这些铁路的直接收益确实归建设者所有(废话,难不成让他们白干吗),但是因铁路而产生出来的种种沿途经济,却是扎扎实实的在造福着当地人,让当地人富裕起来。请问中共秽史的编造者在乎这些当地人的死活吗?所谓“爱国不爱民”说的就是这号人。[/left]
[left]如果说,我们很多现代人会相信这种胡说八道是因为共产党的洗脑教育的话,那大清朝可没有什么洗脑教育,孙文等人之所以会有这种爱国不爱民的认知,完完全全就是他们自己书读到狗肚子里的结果。鸦片战争的时候,连战场附近的愚夫愚妇们尚且都知道两不相帮,可见孙文实在是奴性入脑,无药可救。[/left]
[left]我不是说,你不可以推翻清朝,但你推翻清朝应该是为了建立一个更民主,更开放的国家才对。而孙文却是要把一个已经被西方打服了的大清拖回到当年万国来朝的时代去,开历史的倒车,所以当然是东亚的罪人。[/left]
[left] [/left]
[left]当然你会说了:就算孙文的民族主义有什么不妥,至少主张民主总是对的吧?那我们再来看看孙文的“五权宪法”。[/left]
[left]以下文字来自[url=https://zh.wikisource.org/zh-hans/%E4%BA%94%E6%AC%8A%E6%86%B2%E6%B3%95][/url]孙文自己的五权宪法讲稿,当然要是有人认为孙文不是真正的三民主义者我就无话可说了。[/left]
[left]
美国选举的时候,常常要闹笑话。曾记有两个人争选举,一个是大学毕业的博士,一个是拉车子的苦力。到将要选举的时候,两人去演说。那个博士学问高深,讲的无非是些天文地理,但他所讲的说话,人家听了都不大懂他。这个车夫随后亦上去演说道:“你们不要以为他是博士,他是个书呆子。他靠父兄的力能进学校里读书,我没有父兄的帮助,不能进学校读书。他靠父兄,我是靠自己的,你们看那一个有本领呢?”这一番话说得那班选举人个个拍掌,说那个博士演说的不好,一点不懂;这个车夫的演说很好,入情入理。后来果然车夫当选。诸君想想,这两个人,一个是博士,一个是车夫,说到学问当然是那个博士比车夫好,然而博士不能当选,这个就是只有选举而没有考试的缘故。所以美国的选举常常就闹出笑话。有了考试,那末必要有才有德的人才能当我们的公仆。英国行考试制度最早,美国行考试才不过二三十年,英国的考试制度就是学我们中国的。中国的考试制度是世界最好的制度。现在各国的考试制度亦都是学英国的。

[/left]
[left]诸位说吧:这是民主,还是民主素质论?[/left]
[left]考试权最大的问题在于:能够通过考试的人其政见必定是和出题人一致的。如果所有被选举人都拥有相同政见,选不选还有区别吗?[/left]
[left] [/left]
[left]还是回到“其它政治实体”这个问题上来,我们接下来来谈日本:[/left]
[left]不论后来如何,至少对于孙文而言,日本人,尤其是黑龙会实在是他们的一个大恩人。孙文结识黄兴,背后就有黑龙会在斡旋;他们的很多运作经费也是内田良平和头山满等人在掏钱,甚至很多刺客根本就是日本浪人。[/left]
[left]那你就可以合理想象:日本人之所以支持同盟会革命肯定不是为了学雷锋。他们是真的为了获取利益在进行投资。[/left]
[left]如果你是个民族主义者,那么这件事其实没什么好黑的,因为孙文本来就没打算兑现他开的这些空头支票,何来丧权辱国一说?[/left]
[left]但是接下来我要说说我的观点了:[/left]
[left]首先还是我在前文中的观点:所谓“不平等条约”其实并非不平等。外国的在华投资实际上对中国的民众是有利的(虽然他们自己也赚钱)。[/left]
[left]其次,民主之所以成立,前提就是共同体中的每个人都遵守契约精神。如果没有契约精神,那民主还存在吗?[/left]
[left]再次,日本这个国家和欧洲国家确实是有一定区别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自己也有很重的“民族重于个人”的情绪(这一点上比英国人差多了),他也整天觉得自己被白种人欺压了(虽然从明治维新来看他们确实比中国人虚心的多),但是光靠一个日本肯定是无法和整个欧美对抗的,所以我们不论后来怎么样,至少在明治维新后一段时间日本人是真心想提携中国的。[/left]
[left]很多读了中共秽史的人大概会对这个说法很难接受,那我再来讲一件事:孙文的支持者之一犬养毅(第29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长期主张对华友好,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招致军队不满,几个士兵在1932年5月15日冲进犬养的宅邸,枪杀了他——犬养毅的最后一句遗言是“把刚才开枪打我的人带走。好好问问,听他怎么讲”。[/left]
[left]后来日本才一步步疯逼了。[/left]
[left]嗯,我的观点就是:所谓“丧权辱国”完全子虚乌有,也不是问题,背约才是。虽然导致犬养毅被害和头山满靠边站有很多原因,但你能说这和孙文的背信弃义毫无瓜葛吗?[/left]
[left](当然,这种事情张作霖也干,所以没必要为了反对国民党就抬高北洋)[/left]
[left] [/left]
[left]剩下一个就是苏联,这个也不用我多说了,能上品葱的人对它不会有什么好感。之所以值得讲一讲,当然是因为孙文搞过“联俄容共”,很多国粉为了给孙文洗地就在字眼上大做文章,仿佛只要原文是“联俄容共”而不是“联俄联共”就能洗清孙文的罪恶一样。但只要我们关注细节的话,这些字眼都不是问题——众所周知,周恩夹就是黄埔军校的政治部主任(这教的到底是三民主义还是共产主义?),而且当时还是个无名小辈,倘若不是得到了鲍罗廷的支持,他何德何能啊?[/left]
[left]那么,主导黄埔军校的究竟是谁呢?[/left]
[left]更加讽刺的是:在孙文决定“联俄容共”之前,他其实是有派蒋介石到苏联去考察的,而蒋介石也确实发现了苏联的问题,写信通知孙文——孙文没在乎。[/left]
[left]当然这个地不是不能洗。考虑到孙文有过对日背约的先例,我们也可以猜测孙文没准也打算对苏背约。但是,他这些阴谋诡计终究只能欺负老实人。斯大林是什么人?踩在托洛茨基和季诺维也夫头上上位的大阴谋家,请问将来是谁背叛谁呢?[/left]
[left] [/left]
[left]我小的时候不懂事,曾经在铁血论坛呆过一段时日,不过当初的铁血也不像现在这么蠢。当时有个帖子我印象特别深,是说对中国危害最大的十个国家,其中2~10都是什么美国日本就不多说了。第一名你猜是谁?是中国。该帖写到中国的时候一改前文粪青风格,对中国现有的种种弊端大加挞伐——最牛逼的是好多人都在点赞,比现在的小粉红们强多了对不对?[/left]
[left]这些人就是没有得到权力之前的孙文。他们固然不会像小粉红一样狂热,但是依然对于祖国抱有一种邪教徒式的热忱。他们不会完全否定外来的制度,但是会基于自己的个人愿望对外来制度进行强行篡改。他们做这一切都初衷全都不是为了自利,但危害却远大于那些为了一己私利而行动的人。他们固然也认同民主,但这种认同只是字面上的,绝不会为了民主就去支持人类的自由权利和契约精神,只会让这些东西为他们的伟大祖国让路。为了祖国,他们可以鄙视那些遵守游戏规则的人,背叛对他们好的人,于是最后他们就会把他们自己、他们的政党和他们的祖国一起,扔到一个毫无规则,只有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之中。而作为弱者,他们在丛林社会之中注定将会碰的头破血流,于是在极度的绝望中,小粉红们就粉墨登场了。[/left]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孫文的政治活動已經眾所周知,因此無需介紹。他的性格特徵是毅力超強,但理解力並不出眾。這兩者是有聯繫的,因為百折不撓的精神有兩種可能的原因。其一是當事人瞭解同儕所不瞭解的東西,但他沒有辦法、或是根本不想向同儕解釋。其二是當事人不瞭解同儕瞭解的東西,而且沒有辦法、或是根本不想理解。他主要是第二種情況,由於偏執而堅定,由於堅定而熬過難關,得到新的機會,然後再次由於偏執而失去這些機會。

作為思想家,他像梁啓超一樣膚淺,但沒有梁啓超廣博。作為革命家,他懂得怎樣激發同儕的努力,同時絕不吝惜自己的努力。作為組織家,他連中級軍官的能力都沒有。作為行政人員,他缺乏最起碼的責任心。作為政治家,他是嚴於責人、寬於待己的馬基雅維利主義者。作為憲法制定者,他的水準相當於優秀的專欄作家,但這不是貶義詞,因為這種水平確實已經足夠了。憲法制定者主要是需要把握關鍵問題的敏感性,他在這方面是夠格的,錯誤也只是因為馬基雅維利主義的需要。作為立法者,他沒有超出業餘愛好者的水準。

他始終是熾烈的愛國者,但他所愛的國自有特殊涵義。他早年的愛國主義跟廣東、南洋的幫會傳統關係密切,將反對大清朝廷和反對士大夫文化結合在一起,有濃厚的江湖氣息和嶺南氣息,將長江流域的居民視為比較可疑的異類,對更北方的居民連基本概念都沒有。這種認同感具有先天的自相矛盾性,理想的「大漢天聲」似乎離不開兩廣的地域自豪感。江東士大夫似乎比較接近明清的文化主流,卻很難跟粵人的排外性相容。洪秀全自以為是大漢的解放者,卻相繼得罪了湘紳和吳紳,一點都不是偶然。產生孫文的民間文化苗圃和產生洪秀全的苗圃即使不是完全重合,也是非常相近。

在主流士大夫眼中,他差不多就是一位僑社領袖。這種人往往比內地人更愛國,但他們在想象中的對象完全不像內地所在的國。如果有人想理解他的認知世界,就要首先忘記海峽兩岸的所有歷史書,將大腦恢復到空白狀態,然後盡可能進入南非和哥斯達黎加華人社區(不包括1990年代以後的少量新移民)的氛圍,就能大致進入他的角色,理解他的行動了。這種人一開始就沒有統治大清遺產的可能,他自己也不願意做繼承人。革命對他而言,具有改造和清污的意義。民族主義對他而言,具有強烈的血統意義。他不喜歡儒家的普世主義,儒家的普世主義者也不喜歡他。國民黨後來試圖將他塑造成道統的繼承人,主要是為了強調共產主義的外來性質,並不符合他早年的表述。

他那種民族主義如果真正落實,就會引起客家人和廣府人各自發展的自豪感,只有用排斥北方人的共同感情才能將他們團結起來。他利用這種感情,阻止了北洋軍閥的南下,也因此沒有辦法北伐成功。他晚年指望列寧主義能夠改造國民黨,結果只是將優勢轉移到江浙人手中,激起了反復發作的粵變和西南政務委員會的綏靖政策。他希望太多,不同的希望相互衝突;眼高手低,為資源不能支持的理想犧牲了資源能夠支持的理想。他塑造了國民黨,把這些性格特徵遺傳給國民黨,直至今日。
已退葱的陈士杰 ?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
孙文是千古罪人,和洪秀全、毛泽东差不多,必须被丢进历史的垃圾堆。纵观孙文的一生,他除了给中国的宪政之路添乱之外,什么正面的事情都没有做过,孙文毁掉了中国近代化转型的成果。

八国联军之役后,慈禧回銮北京,决定启动立宪工程,改革满清的政治制度,走向君主立宪。但是孙文所领导的革命党却刺杀支持维新改革的清朝大臣,因为如果清朝立宪成功,革命就没有市场了。当慈禧太后派出改革派的五大臣出国考察宪政时候,革命党甚至派出刺客在五大臣的火车上放炸弹,幸亏最后没有刺杀成功。由此可见,孙文所领导的革命不是为了推进中国政治的民主化和现代化,完全是为了夺权后自己当官而已。

孙文在担任临时大总统时候,为了个人集权,就把南京政府的政体改成总统制。结果当要把总统之位不得不给袁世凯做的时候,孙文就把政治制度改成内阁制。孙文为了个人权力的算计而“因人设法”, 不惜搞乱非常脆弱的民国宪政制度,可见其有心之险恶和下流。

宋教仁遇刺后,孙文不走法律程序,也不走议会斗争的文明路线,而是带兵造反,制造叛乱。其实孙文完全是为了自己的权力,希望能够让袁世凯下台自己继续做总统。孙文完全就是为了自己的权位,不惜把整个国家拖入混乱。孙文也是涉嫌刺杀宋教仁嫌疑犯之一,如果孙文真的是刺杀宋教仁的幕后黑手,那么孙文对中国的危害远远大于毛泽东。

孙文的二次暴乱失败后,孙文流亡到日本,并且在日本成立向他一人效忠的法西斯组织“中华革命党”,孙文的个人崇拜行为也导致黄兴与他决裂。孙文后来创立的中国国民党完全是列宁式的黑帮团体,奉行独夫之统治,实行党国一体,党政合一,为近代中国的一党专制开创了先河。

孙文首先把苏联的共产党势力引入国民党当中,孙文的国共合作给共产党日后的壮大提供了机会,如果没有孙文的开恩,共产党根本不可能壮大,孙文的“联俄容共”就给共产党做大提供了平台。孙文的最后一任妻子宋庆龄更是完全投奔共产党了,宋庆龄曾经担任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名誉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代理委员长以及全国政协第一副主席。孙文的孙女孙穗芳在台湾也曾公开表示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中华民国。”由此可见孙家人大多都是非常的亲共的。

孙文也曾用出让中国之领土,换取外国支持。孙文曾游说日本,说如获资金等支持,“满蒙可任日本取之”,“日本如能援助中国革命,将以满蒙让渡与日本。”甚至在日本强迫北洋政府签署《二十一条》时,孙文还私下对日本承诺,一旦主政,将给予日本前所未有的政治和经济特权,条件是日本出钱出力帮他打倒袁世凯。由此可见,孙文和毛泽东、周恩来一样,都属于出卖中国领土的汉奸。

孙文经常策划暗杀政敌,甚至贿买杀人。辛亥革命元勋陶成章就是蒋中正为了取悦孙文而将其刺杀的。孙文在二次革命倒袁时,他手下的军队只有南京的第八师,但该师将领不情愿。孙文就拿两万银两收买该师的营连长,“令其屠杀师旅长自代而起义”。这些师、旅长闻讯只好表态:“吾师以内讧毁,不如以全部讨袁亡”。孙文的无耻行径和洪秀全这种流氓头目如出一辙。

孙文设计的惊世骇俗的五权宪法,其实就是皇帝制度附加一个完全无法牵制政府权力的国民大会。孙文的五权宪法在现实运作中和皇权制度如出一辙,五权互相无法监督制衡,总统就是皇帝。孙文完全为了个人的集权,制定了完全无法正常运行的民国的宪政制度。

孙文的私生活之淫乱程度和毛泽东有过之而不及,孙文是萝莉控兼恋童癖,他和大月薰、浅田春、陈粹芬、宋霭龄、宋庆龄之间的风流情史实在是即肮脏又龌龊,实属人渣。

孙文从来都没有人权的概念,他所发起的革命其实和李自成、洪秀全一样,都属夺权的暴力革命,完全就是为了个人的野心。

孙文罪恶的一生告诉我们的道理是:政治领袖永远不应该把个人的野心和私利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乔治·华盛顿的高风亮节值得每一位中国的政治人物学习。
syren 新注册用户
网上有些资料,研究刺杀宋教仁案。提出最可能的幕后主谋就是孙文。孙文当时仅作为一个革命吉祥物象征,处于被宋,黄实质架空的处境。刺杀议案直接动手人是黄的旧部,而细究当时政治环境,袁与黄都没有充分的动机虽然最终袁背了锅但事件最大的得益人是重掌大权的孙。
RightWing 新注册用户
已删除
guibuhai Thinker
窝老大部分认同陈士杰的观点,孙文自己就是一个反复无常不断破环自己立下的规则和底线的马基雅维利实用主义者。

但窝老也认为,桂枝人也只配陈胜吴广张献忠黄巢孙文李德胜这样的领袖。

换句话说,在桂枝这片洼地,能成事并且胜出的只会是颇善“旁门左道”的孙文/李德胜之辈,而不可能是华盛顿或者富兰克林。指望桂枝这片土壤能够诞生华盛顿或者富兰克林,就像指望桂枝人有朝一日可以过上美国人的日子一样,全是痴心妄想。
洪凤汉 黑名单
智障看了点和教科书不一样的,就以为自己看到真相了。
因为教科书里说1+1=3,所以现在有人跳出来告诉你1+1=4,马上就有人高呼我看到真相啦
这就是黑孙者的智障逻辑
党国体制的创建者,联省自治的埋葬者,共产主义的引进者,只会革命的野心家,他最多只能算国民党或共产党的党父,不配为国父
本来不想说话的,但是看到 陈士杰 这种地摊文学看多了的发言,实在是辣眼睛。
孙中山到底该怎么评价,我说不上来,但显然不应该用地摊文学来评价。
玛利亚 新注册用户
怎么把孙文说的那么坏呀?
已删除
辛亥革命后国民党内对袁世凯敌意最大的是宋教仁而不是孙中山,是宋教仁一手主导了内阁制和总统制之类的政治斗争,而孙中山再次期间扮演的角色是和事老,他在当时认为应当让袁世凯出来稳定局面,因此被党内许多人指责为软弱。

宋教仁胜选后北上组阁,一但成功袁世凯便要失去势力,但此时宋教仁被刺杀,国民党就是傻子也知道不能再走法律程序了,对方刺杀的手段都出来了,再像个孩子一样等待袁世凯来“堂下何人状告本官”?

并且二次革命不是孙中山起头,袁世凯张勋等人开始抓捕国民党人,并且剥夺了国民党南方省都督的军权,假如再不起兵任袁世凯布置的话,国民党就要在沉默中被制服了。

许多网文黑孙中山,都把宋教仁的事迹颁给孙中山,说他耍弄权势,其实孙中山当时在国民党已经退隐,没有出来做事了。孙中山也玩不起来政治,他对政治方面比较天真,宋教仁则是专业的法学研究者,并且个人咄咄逼人,可以去看看宋教仁写的《汉族侵略史》等文章,宋教仁主张一劳永逸将北洋在政治上击败,维护民国的法制,不能让军阀和这类旧官僚毒害民国的基础,而孙中山则认为需要妥协。

二次革命失败后孙中山在日本成立效忠于个人的党派,是因为他觉得国民党太涣散,无法与军阀斗争,只能自己先军阀化,创立个人崇拜,中国现代政治的个人崇拜传统也来自于孙中山的开头,毛蒋二人都利用此手段完成了自己的目的,孙自己也在之后的国民党内建立了权威,并且建立了国民党统一中国的基础。

黄兴只是不同意向孙中山个人效忠,并未与孙中山决裂,当时他离开日本前往日本,许多革命党人不愿接受孙中山领导而希望黄兴出来自己组党,黄兴却称“领袖惟有孙中山,其他不知也”,来维护孙中山。

后来两人还共同组织了许多反北洋活动,比如1915年袁世凯称帝以后黄兴与孙中山共同为蔡锷筹措军饷和购买军火,黄兴病逝后葬礼也是由孙中山主持。

目前严谨的历史学家中能够对孙中山颇有微词的有唐德刚等人,唐德刚认为辛亥革命首功是袁世凯,其实要是按照唐德刚的逻辑,辛亥革命首功是害的革命党人失去改良希望的慈禧。。。


还有称孙中山私生活淫乱,孙中山在这方面可没有什么避讳,他从小接受西方教育,在与友人交谈时友人问他这辈子最爱什么,孙中山回答称书和女人。这没什么可黑的,人家就是这个秉性,有这个人格魅力,女人愿意和他结婚,他又没有强奸。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08
  • 浏览: 4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