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爸深入交流了一下,试问墙内大部分人是否都有类似想法?

新人第一次发文,可能对话记得不是很清楚,表达的也不好,请见谅!

背景:本人潜水品葱两个多月了,我爸不会翻gfw

      吃晚饭的时候,由于他要看新闻联播之后的电视剧,但新闻联播还没有结束,里面关于hk的报导引起了我的不适,于是我们深入地交谈了一番。。。

      他认为,只有亲身经历过才有资格评判。比如,我告诉他是港警冲进中大,攻击示威学生,还发了两千多发子弹,我说网上(墙外)都有视频和图片可以作证。又如,我说港警里面也有中共的警察混入,网上还有港警说普通话的视频。但他认为,网上的这些都可以作假,万一是故意放给你们看的呢?只有真的经历过了才知道。他说他也参与了六四,不过镇压也是后来听别人说才知道的。

      他向我举例德国粉红一事,但被我反驳,我说那都是安排好的,粉红是深圳某银行行长的女儿,摄像又怎么会拍的那么完整。他还认为是由于香港的房市都被几大地产商垄断,港人负债严重,所以抗议,我反问,你有从抗议的人那里看到他们有这方面的诉求吗?他说没有,也只是猜测。

      他认为,那些上街游行的人都是有钱拿的,那我问他:一次上街五十多万人,哪里来那么多钱啊?他回答说是美国给的,认为是美国势力干涉香港,他们就是希望中国乱,从中得利,我反驳问有证据吗,他好像答不太上来。

      不过,他问我那些示威者为什么要设置路障,破坏公物?我说反送中是从六月份开始的,一直持续至今,如果和平示威有用的话就不会弄到现在了,他们实在受不了了,所以需要发泄不满,但他似乎不认同这个观点,坚持认为和平示威。我说就是因为香港要修改《逃犯条例》,引起港人不满。他跟我说,那个香港人(指陈同佳)在台湾杀了人,照道理应该送到台湾审理,但是这个《逃犯条例》修改了以后,就能把人送到中国(内地)受理,而中国和台湾有司法互助(?),所以会把人先送到大陆,再送到台湾,我不太相信中共会把人送到台湾。那他问我香港人真正要什么?我说双普选。他认为,中共基本上不可能给他们的。

      从他的叙述中,他也认为中共党内存在内斗,江,胡,包分别上位安排他们各自的人马,清洗不支持他们的人,但他不认为包子修宪有什么重要意义,他认为他年纪已经蛮大了,再做个两三年应该就让位了。

      他也知道中共有很多槽点,但他认为,在中国,你要当官,当领导,必须要跟中共走,要不就自己创业。中国和外国都有不好的地方,但适应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他也没有拒绝我以后移民的打算,认为那是我的选择,归化似乎也默认了?他认为,家庭利益高于国家利益,只要自己过得幸福就好,管你这个国家政治怎么样呢。

      我认为,亲身经历过之后再判断有好处,但反而会产生“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感觉,还是应该看看墙内墙外的新闻,久而久之自然会得出自己的判断。想问一问,是不是墙内大部分人确实知道中共的槽点,但由于无法改变,只能默默承受,是这样吗?感谢大家。
于万物之中 82ADFB47E974B953FB85CD5426A42B54033FB33D57437ECE2F7A748B0E3AC24AD5435B037F7B0E0628C2E60ECDF604CBA807021658873F0B4DB3CDFA532F516E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心理学上的认知偏差,叫公平世界假定。这个理论认定这个世界是公平公正的,如果有人遭受不公那一定是受害者的问题,坏事不降临在好人身上,所以若某人遭遇不幸事件,则他一定是做了坏事,恶有恶报,反之亦然。
放在政治心理领域,就是处于这个认知偏差的人往往会认为稳定现有体制是好的,因为他已经认定既有体制是公正且正当存在的,所以一旦出现反体制的声音就会立刻去回避或者下意识反感,因为反体制声音的出现就证明社会上确实有一部分人在反对这个他认为公正的体制,也就撼动了他的认知偏差,所以他不会去思考深层次的原因,而只能去相信似是而非的一些政工宣传。
那些蓝丝/小粉红真的会相信那些愚蠢的宣传吗?未必的。但是他们必须说服自己相信,否则他们的世界观受到的冲击将会远远超过重建的能力。所以他们不但自己相信,而且还不断说服其他人也像他们一样相信,因为他们无法面对“这个世界是不公正的”这样的事实。
一直正義 魔怔人 碰瓷 双簧 女子高生 小字报 真诚用户 太上皇 女仆装 心靈建全 正义人士 大师 小号海 失意政客 PUA 上访 嘿阔 安全因素 必意四 东林党人 PTSD 先哭为敬 网军 自由心证 幻想朋友
不要再打扰你父亲啦!辛苦工作一辈子,好不容易有时间休息了,也别就这些烦心的事情和他吵起来。

不过你可以换一种方式。 不一定要说服他,但你可以给他“添加弹药”。比如他说,“是美国煽动的”,你就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是呀是呀,我在外网听到消息,不只美国在煽动,共产党也派人去卧底了。”再比如他说“香港人闹都是因为房价高”, 你就说“现在他们闹出来优惠政策了,看来共产党就是按闹分配,欺乱怕硬啊!咱大陆人也不能输了!😂”。 这样的话父子关系不仅更近了一点,以后他在外面谈天说地的时候也有了知识储备。

其实事实是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去驳斥,他会出于保护自己的心态去和你对抗,这就是一个无效沟通了。不要否定,要肯定,顺着他的话说下去,然后在添加一些自己的东西。如果你想要说服别人,不要对抗,事实胜于雄辩,吵架是没有用的。一旦发现有开始吵架的苗头就立刻打住,然后再退回去和对方细细的探讨。

其实你的父亲的观点是真的很能代表那一代人了。
洪七公 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
單是相信美國付錢給港人,不好意思開罪也得說句,也是一群相信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的被害妄想症。

你爸想收多少錢?去吃催淚彈,可能被子彈打盲眼,被警察打到頭破血流,被抓到可能要坐十幾年牢。叫你爸開個價看看?

要中國亂從中得利,你支共他媽才有飽飯吃幾十年,人家工業發展軍事充足時中國還在荒涼一片共匪只懂叫人民吃番薯,那時候不要你死還讓你加入wto發展了再侵略你?

不說那麼遠,請你爸明確指出到底香港亂了,美國如何從中拿到好處,而這個好處要賺到大於投放出去才成立。

基本上稍為了解香港的金融體制,經濟常識都不會相信這弱智的理論,美國要從中國得到利益,單是貿易戰爭已經夠你支共頭痛。

再說,就憑大部份大陸人只要吃飽睡好的層次去質疑比你早幾十年發展成發達的國際城市的香港人受人擺佈?

我就當背後有人策劃,不管是誰,美國又好日本又好俄羅斯也好,你說北韓也行。
97後到現在也得不到民心反而衝突不斷,被別人那麼容易就找到痛腳,只說明了一點:
就是你土共“冇撚用”。
小民 没有公民的国度,只有小民一个
我的父母都参加过六四,然而如今他们也变成了当初自己讨厌的样子
霏艺Faye 图书管理员 https://www.facebook.com/booklove.crown/
MetatronNobel 孤独的清醒者
你爸算不错了,我和我爸聊过8964,他也是亲身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最让我恐惧的是他可以一边咬牙切齿的说“就该用坦克压死这些搞乱国家的学生”,一边又说共产党万万不能倒。
大清从未离去,很大一部分中国人,尤其是40以上25以下的脑袋基本停留在1849年
wahniop 炮声隆隆 离我心灵很近的某处 弥漫着吞噬生命的烟雾 低头看消息,在西北边,数百人 被蒙住眼睛押上了死亡列车
年轻人的思想无法和老一辈人达成共识很正常 如同我爸和我之前吵过国内的问题 当然我爸的思想和大部分国内人一样 有吃有喝有钱就别说这些了 这个是好日子 如同动物庄园一样  下面是我之前发过的和我的个人理解 

共产党什么事做不出来 只要覆盖真相 毁灭真相 不让国内人知道外面发生什么 不过话说话来民众已经习惯了这种统治 洗了70年的脑已经深入骨髓 那怕他们在被共产党虐他们也觉得共产党好 这种病态已经是一种人格分裂 有些人心里知道真相但是出于某些原因还是觉得岁月静好 他们认为的好日子就是 有吃有喝  有钱 只不过悲剧是每当社会上发生重大事情他们所谓在网络上给共产政府的留言基本都是废话 或者说共产党政府都不想理会这些屁民 大家可以回顾一下每次大陆发生重大事件屁民们都很关注 如疫苗 社会上某些杀人事件 或者我们这里前几个月发生的李小草事件 网络上的确关注很高 只不过你会发现这些事情过不了多长时间 屁民好像就当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这种心态是否是一种病态 或者可以说因为恶运还没降临到自己头上 事不关己 高高挂起 喜欢看别人的悲剧和不幸 但是这些屁民当自己变成了别人眼中的悲剧和不幸的时候 突然有希望别人关注自己的遭遇 然后就是找政府共产党要个说法被拒绝以后 最后没办法就是上网发帖 问题是这些人或者还没意识到 他们有什么权利 这些人没想到的是中国人特别是共产党洗了70年的大陆 有有几个人能站出来为你说话 恶运来的时候这些人有会变成怎样沉境在自我安慰中 就好像动物庄园一样 最后分不清到底是猪还是人 这是我个人的看法结合了一些自己看到听到的事情还有身边的事情 只代表我个人 不代表任何人
超現實魔幻 跟你說個笑話—澳門。
你爸算不錯了,但明顯就不會因為你的說話而改變,老人是這樣。
反正還是那一句,別跟人說你是反賊,就是親人也不行。文革快來了。
中华合众国 中华是一种文化,而非血统。
据我观察,能把事情看得非常透彻的老一辈人,基本都是当时的高级知识分子,也是文革时期重点批斗的对象,能活下来的绝对是能看清中共的暴政,普通老百姓基本都是跟着瞎闹,其实他们根本不懂什么政治,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
謝謝你支持香港。
全中國就只有這個城市的人有權而且敢站出來對抗,所以你們的支持很重要。
“亲身经历才有资格评论”:今天中共封锁新闻言论,封杀维权群体,难道不是亲身经历?心虚的一方才会堵人口舌,这不是明摆着的嘛

他只是在逃避问题而已。对于这类的,你就不要再纠结于事情的细枝末节,试图赢得他的赞同了,因为他总是能找到逃避的借口。

你应当深入分析事情的本质,一针见血指出中共才是造成事态失控的根本、与民为敌的政策才是动乱的原因。这样才能使他内心有所动摇
学习强国禁评论 跟党走,有人血馒头吃,好棒棒
愚民政策就是好!得愚民者得天下!都是朕的子民(韭菜)!棒极了
不清楚您父亲的年纪,分享在下一些愚见。

到了一定岁数,家庭事业生活都已经稳定,多数人求个余生安稳,子孙无虑,能再起炉灶,再创事业的人已是难能可贵的少数,遑论要求他们认真思考国家未来,民族大义,甚至加以行动实践。
这是人之本性,可以理解的。
奥威尔下士 劳动使人自由
从身边经历来看,体制内的人信那一套的不多,所谓“扛着红旗反红旗”。
愚蠢的人也有自己的世界观和世界。我是这么觉得的。这些人是很难说服的。说服了也没用。难道一起对抗TG吗。有想法的人,或者离开了中国,或者FQ发表言论,或者什么都不说。
玻璃美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年纪大的人思想会固化,而且会以我吃的过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这种。尤其是中国式家长,对于小辈的不同意见,就会拿自己辈分出来压制。我对于这种长辈,虽然很同情,但是早都放弃,从来不和他们讨论政治。Jobs说stay foolish stay hungry,时刻提醒自己做一个无辜的孩子,用纯净的眼睛看世界。这点上来说年轻人还是有优势的,哪怕今天是粉红,明天说不定就会改变!
隨便啦都可以 正港天龍人
其實網路上真真假假很多
媒體也是真真假假一大堆
這都不重要了
最重要的是我們該站在政府這邊?還是人民這邊?
我永遠站在人民這邊
政府永遠是服務人民的存在
羊城暗夜 MTF,苕之华,其叶青青。知我如此,不如无生。
我和我祖父聊过,他也是这样的看法。老一辈人基本上没多少无脑粉红,我祖父也骂包子是破坏了党的纪律,基本上将政治改革唯一的成果给毁灭。把这一次中国崛起的绝好机会浪费了,搞得怨反盈天,内焦外困。
但是他对香港的看法却很像很多大中华主义者,他认为香港年轻人不应该那样子闹,说这样子和文革时期百万红卫兵串联一样,还讽刺香港中文大学是当年清华井冈山兵团的翻版。而且他还说过两天学校老师必然被这些学生批斗游街,学生也不尊重很多香港的老人家,居然骂他们废老。不过我问坦克镇压,他说这也不对,学生应该靠冷静上街,不搞街垒来抗议。
反正很迷的观点,不相信政府也不相信学生。还是寄希望于什么党内良性力量来解决,指望什么政治局高层有人提出温和解决方案。
你跟他说有着雷霆手段击杀苏莱曼尼的世界第一强国格力友商美帝会用这种下三滥手段?对比看看墙国历害国口交部,天天打嘴炮,只会强烈谴责、严正抗议
守法刁民 观察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僅以我周邊瞭解真相仍然擁護趙家的人為例,他們都是擁護趙家的統治,這是個客觀現實,我們不應該去回避。但!牆內民眾維護趙家的統治並不是因為覺得趙家統治得好,更不是擁有什麼共產主義的崇高理想,或者你會很好奇,既然不滿趙家的統治又沒有信仰的支撐,為什麼還會擁護趙家的統治,這就不得不佩服趙家的愚民洗腦的高超,他們這些趙家的擁護者認為,趙家雖然罪犯滔天、罄竹難書,但如果趙家不復存在,中國就會變成下一個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委內瑞拉、津巴布韋、埃及,圈養再差也比生活在鬥獸場里好。

我們自由派當然知道這個結論是荒謬的,其他國家還處於動亂中,以戰後相對穩定的伊拉克為例,2013年伊拉克戰爭後10年,世界銀行的數字,經過價格調整以後的實際GDP,比戰前的2002年增長87%;比起波斯灣戰爭的1991年增長7倍。2002年薩達姆在位的最後一年伊拉克人口只有2400萬,15年後的2017年增加到3800萬,增長了50%幾。人口恢復是社會安全的一個重大標誌。但牆內沒有允許我們發聲的空間,這些話在牆內的大平台是發不出去的。
我覺得能知道中共槽點,且認爲值得吐槽就很不錯了……
浩天世界 观察 光明不灭,浩天永存。
其实就像楼主说的一样,要亲身经历过才知道,没有亲身经历的事情,不可妄言。香港政府可能有做的不尽人意的地方,这些可以拿给你父亲看看;也可能有做的好的一方面,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这个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比我爸强太多了....他至少还能和你讨论,我爸真的就是无脑粉红,虽然他读过大学外企工作在那一辈里算有文化的,但是被洗的太干净了,他非既得利益者外企小职员,没入党但是比党员还爱共党,天天在家庭群里骂美国骂西方颂扬共产党(完全自发那种,有点像基督教的传教士,自己信还希望身边所有人都信),真的无时无刻在恶心你,和他不能聊一点政治,只要聊必吵架!!!而且信仰极权的人内心也是把控欲很强的人,和他的关系是我这一生无法在现实世界与人诉说的痛
我就是大陆人,不过我认为如果没有自由、平等、博爱一切免谈。
在一个充满自由、平等、博爱的社会里,无论你处于社会的哪个阶层,都不会太缺乏安全感,都能够给每个人公平发展的机会。
在歪风邪气盛行的社会里,没有公平竞争的平台,无论你处于社会的哪个阶层、无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都会十分缺乏安全感,即使是高层、富商也不例外。比如苏联因为人整人非常狠,经常会出现昨天还是红人,今天马上打入另册。
Fang8682 走,我们去光复罗马
大多数社会学研究,所有的历史学研究和考古学研究,他们的研究者都并非亲历者。实际上也无法保证真实性,他们只是尽量地接近真实性。你永远都没法知道你所了解的是不是事实,但这并不意味着社会学、历史学、考古学研究没有意义……我想这是显然的。还有个相似的道理:“批评者不一定要提出建设性意见。”

所以认为只要自己筛选一些事实,尽量做到客观了,评判几句没什么。不过香港的事情牵扯到太多利益关系了,坐在家里看到的大都是极左垃圾和极右垃圾新闻。现在正是尘埃飞扬之时,等到尘埃落定,倒是更能保证自己看到的接近真实。

不过改变老人的思维有多难,你又不是不知道。人们会专挑符合自己认知的东西看,如果看到的事实与认知不符,我们就会潜意识地筛选事实,让筛出来的事实符合我们原有的认知。人承认错误很难。看着他的观点不顺眼,聊这些也正常。但是别指望改变他的立场了。

我爷爷更极端,一回老家就各种鼓励我给国家做贡献……观点很朴素。这种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很烦,但从亲人嘴里说出来,还挺感人的。这时候也不想反驳,因为不想改变老人朴实的观点。那样也挺美好的。
我家情況差不多
加上我口才不太好
大多情況都不能即時想出話反駁她

怎麼說呢
她就是覺得大學生行為不理智
但能讀大學的人難道有這麼多人都是不理性、沒思考前因後果就行動嗎?
那她供人上大學是為了什麼?

還是整理不好
但就是很矛盾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和中国人谈对错, 他们绝大多数脑子中反应的只有利害。你爸的回答也不例外。你父辈被党国调教了一辈子, 下意识都知道如果接受你的想法带来的代价。你又何苦逼着他冒险呢?
下辈子美利坚 今日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
对于战狼就跟他说,一般人过好自己日子就行了,你个人不可能指挥中央怎么操作,最多发发牢骚有什么用。
这样可以让那些铁战狼住口,别整天jjyy吵死人。
对于醒悟的人或者政治无感的人,让他好好赚钱,争取肉身翻墙就完事了。
墙内生活真的很孤单,我的好朋友,她也翻墙也上油管,可她觉得中共领导,社会发展,岁月静好。我问她:好在哪里?在网上说句话,分分钟就会被消失!她就说我,太激进了......每次说到中共就争得面红耳赤。
你爸这样已经胜过墙内绝大多数了。

题外话,为了保护你自己,最好把你到台湾的月份隐去
不要再和老人争论了,他的固有思想已经形成,意义不大!他那句:家庭利益高于国家利益已经折射中国很大一部分人员
jjjjww 中国时政 https://telegram/china_affairs
国内从邓小平改革时代经历那么多年,那一代人已经获得即得利益,现在是90代是中坚但他们都处于维持生计关键时期,所以中国民主化只能期待00那代,如果这一代的生计被中共和外界共同扼杀,才能期望他们崛起
那你爸怎麼就能確定德國粉紅說的就是真的呢?又怎麼確定香港人出來抗議是因為地產商剝削間接造成的呢?
你爸也沒有親身經歷過啊!
粉紅的邏輯就是這樣,選擇性忽視自己的錯誤而去criticize別人相同的地方
andykobeheng 观察 花眼看世界
父母年纪也大了,可能不是他们不知道,面临上有老下有小的境况,许多国内的父母亲都有点随波逐流,安安稳稳过日子而已
寬己嚴人,雙重標準
黨的宣傳照單全收
外媒報道就是偏頗,黑中國
steve1009 观察 故乡的原野
老一辈人的思想可能跟年轻一辈人思想不一样,老一辈人经历的东西也不一样!
a1161aa 往后,哀悼的日子和值得哀悼的事情只多不少。 愿这片土地上的人,早一点迎来曙光,希望他们能撑住,最黑暗的时刻正在来临。
中国人太可怜了,我身边也有很多这样装睡的人,他们觉得应该是自己适应政府,从来没有觉得这不正常
山东大葱 观察 一张煎饼,一根大葱,走遍天下都不怕。
这就是代沟,为什么说要有知情权,双方的认知理念、获取的事物都不同怎么会有共识或者认同,让你认同你老爸的观点你不是也不认同吗,各有有的经历,不急满满切磋。😄
三江宋仲基 观察 我是你爹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相信你应该相信的东西。
yjylove 观察 世界也會善待善良的的孩子!
老子英雄儿好汉,后面这句我就不说了。我觉得我们在墙内和墙外就一个卵样,墙内天天讴歌XX党,墙外全是喷子,而且有明显的地域歧视。所以有能力者在哪都能生存在食物链上层,还是自己有实力才是关键。
其实,要解决思想不统一的方法特别简单,就是让他们知道不同的声音。只是,在如今的大陆,那些声音他们通常是听不到的。需要翻墙。可是,这些人又不愿意,或者说,大多数不愿意。或是他们没有这能力,或是他们因为恐惧,或许他们的思维已经成奴性。
所以,如果我们想和他们讨论事物的真相,必需是他们也具有正反两面的知识(消息)下来进行。不然,就是鸡同鸭讲。我们的观点(素材)他们认为是美分造谣,他们的观点我们认为是无知奴性。其结果,我们实现不了所需要的开启民智,反而为自身的安全埋下了隐患。

切记:只有在对方也能翻墙的基础上再去讨论问题。不然,没有任何意义。
简而言之:人以群分。
神人无功 圣人无名
由于每个人的信息管道和整理加工能力不一样,会有许多不同的政治观点,价值观点。
能够容纳相反的观点会活的更加轻松。

楼主我觉得你父亲就是能够容纳这种观点的人,类似的还有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你可以查查他对子女的安排。

我们的政治和历史和欧美不一样也有相同的地方。我父辈也经常警告不要和共产党作对,因为他们经历的更多。一时的情绪发泄只能带来严重的后果。所以其实他既是保护你担心你,又支持你去国外发展。

我和长辈聊的很多,都是平等交流。我看到有些朋友动不动就说奴性,这种词很刺耳,也忘记自己的来处。古人讲一将功臣万骨枯,只要掌握一个群体的思想便可以让他们舍生忘死。当你脑袋里只能容纳一种东西的时候,也是自由之灵死亡的时候。青年运动,农民运动,革命运动,人权运动本质都是这种操作模式。不管大世怎么转变,父辈都不希望我们成为炮灰和枯骨。这是一种纯粹的父爱和母爱。
这也是国内大部分沉默忍受的原因~为了下一代。
革命是阶级矛盾升级的结果,
革命是流血牺牲的过程,
革命意味着和旧有势力的残酷碰撞,
所以大家都忍受。

对于一个国家来讲只有不断地对外扩张和战争老百姓才能丰衣足食。你看下美国和我们古代唐朝的历史。对于美国而言我们国家能够因为内部矛盾内乱,就不用担心威胁了,不战而屈人之兵,攻心为上; 对于国内而言显然在没达到美国水平之前,现有的利益阶层没法剥削国外那就只有剥对内剥削,国家越是困苦对内剥削越加残酷,古今中外都是一样。所以现在国内越来越压抑。长辈经历过一些残酷的东西,所以下意识的想保护你,仅此而已。
所以你父亲说当官或者创业,就是把自己变成类统治阶级去剥削其他人。当然如果你可以加入美国国籍,依靠美国现在的国家地位努力些也可以享受人生。这是我的感觉。

如果有心的话,不要和父母争执尤其不要试图说服什么,即使你的后代在欧美出生,也要告诉他,智慧的中国人容得下相反的两个思想。
呵呵哒12345 你的两心不会痛吗
跟我爸如出一辙,年轻人也大半不清不楚,他们已经完成了历史任务,剩下的只能等时代的浪潮洗刷了
你爸说的有道理,眼见为实,传言是很可怕的,我们要大量的证据,中国人,外国人,包括香港民众,都是无辜的,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安稳的家
世界唾弃之都 脑后有反骨,永远的幽灵
对于任何人来说,可以从他的利益下手,德国纳粹说他能让一个最忠实的共产党员成为最忠实的纳粹党员,原理是什么呢?就告诉他如果战争获胜,你就能不再像现在这样饭吃不起,这也是共党对老一辈挨过饿的人说的,所以老一辈是真正的死忠,但是对于没挨过饿的没用,因为他们想要权力了,所以才会成为反贼,此外中共现在吹民族复兴,就和纳粹德国说战争获胜有饭吃一样,此外纳粹德国还许诺了加入纳粹党成为资深会员可以在占领区当总督。
你告诉他,民主以后,你可以支配共产党官僚的一部分权力,得到共产党权贵才能享受的特供,现在共产党中高层那些三公消费多少人眼馋,你就这样告诉他就行了。
这是对中立的人说的话,大多数人就是这种表面支持心里投机的状态。
对抗国乱倒退的言论,这个没有直接对抗方式,因为这是垒壕战,防御方优势,对方又不信你所以不会颠覆,因为你确实没有建立有效补充的政治圈,这时候就间接对抗,中共是大一统政治,必然存在边缘之人,也就是政治核心圈往外的边缘层人群,就像北京一环二环,最外圈就是你的领地,这些人群数量最多,但分化也最多,利用民主的优势,这些人最好团结,即许诺可以为这些人群建立属于他们自己的社区,一开始只有几个社区,几个不同爱好的人,然后就慢慢形成集群,习包子现在修宪,打压平民出身的官员,为的是什么?集中权力,这意味着外层人员会越来越多,从现在开始组织,平时以小圈子自居,秘密连结这些小圈子作为民主基础,等到那些挨过饿的老不死死光以后,中共如果不能让新生人群生活待遇进步(中共不可能进步了,因为利益赘住了他的脚步),反而倒退甚至吃不上饭的话,那些从吃得饱饭到吃不上饭的人群会撕了习包子的,就算还能吃饱饭,那些习惯自治的新生人群还会愿意忠于中共吗?平时他们和中共的关系最多就是交消费税(我觉得他们交不起个税),除此之外全是对自己兴趣和自治的恶心行为,拿贴吧的p社贴吧举例,他们平时都不谈政治,但p社游戏就是政治游戏,他们偶尔露几个ezy就那么多人表示恶心中共,然后删帖保平安。
民主社会建立以后,大家都能把自己的利益摆到桌子上参与决策了,我们的问题就不是分赃不均了,而是生存空间的问题,因为民主需要足够的生存空间才能容纳那么多不同的社区,这些社区都要发展,而且在不断细化分化,不能让他们无法发展,所以扩张是必要的,但这个问题除非理论物理突破殖民外星可行,否则在地球上扩张必然世界大战。
本来我也差点为了安逸我就投降,但他么欺负到人命头上,你再安逸投降就死了,去地府安逸吗,我虽然有时候不说但那根筋一直绷,期待tg死的心从来没放弃过
沒時間先完所有蔥油的留言,但是很明顯你爸不是粉紅,而是一個正常的人。

粉紅有一種似是而非的想法,就是他們認為國大於家是因為他們在這個「國」裡佔有一份子而實際上他們什麼都不是,而你爸很清晰的明白家大於國就等於是他底子裡是認同資本主義的人。

不過他也有中老年中的通病,就是當事情發展到一個自己理解不了的地步時,他們一向選擇腦補而不是看證據去理解事件。

慶幸你父親算是一個開明的人,不過我想勸你一下,想怎樣逃出國是沒用的,除非你的能力是金字塔尖的人。
否則還是準備自己等待一個推翻現有制度的機會吧。
呐喊 观察
人無完人, 金冇足赤, 牆內也罷牆外也好, 多看看, 多對比吓, 真係會看的更清楚, 了解嘅都會更準確啲。
hanks12 观察 想说实话的中共党员
我爸也是一样的情况,认为无法改变,只能默默承受,同时也经常重复“这事我们管不了,不要瞎操心,好好工作挣钱。”之所以这样和父辈们的经历有很大关系,他们这一代人少年时亲历文化大革命,青年时代见证了89年64事件,中年时又经历了95年全国大范围的企业改制大批工人下岗。
父辈这一代人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成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个人质疑精神和创新思考能力几乎被阉割干净,结果在改革开放后的数十年里的亲身经历了却和他们成长时代所受教育完全相反的社会事实的洗礼,以至于他们无法分析这种社会问题的根源何;即便有的人分析出根源却发现更残酷事实“要么想尽办法的活着,要么在反抗中去死”所以最终只能是自己推导出一个简单也能够心里安慰结论“胳膊扭不过大腿认命吧”能让家人饭吃,孩子有学上就可以了。
我和我爸也说过这样的话题,其中他也说到“中共倒不到和咱们没关系”,他们唯一担心的事就是,社会不要动乱,能保证家人有饭吃,我能有学上不要死在马路上能平安就好。顺便说一下我和老爸都是中共党员,现在他已经退党了。我爸之所以一直保持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其实就是对于现实的无奈的妥协和自我保护,因为他们明白中共掌握着大陆的一切生存资源,任何相对中共的反抗只能招来更大的对于整个家庭灾难性毁灭,总的核心要点一句话概括:中共人为制造的恐惧感让父辈们以及我们80后,90后的这一代也都选择了懦弱和不反抗。
vul3zp3 沙雕
香港的房市都被几大地产商垄断
這個我要回覆一下..香港50%以上的房市是被陸資壟斷

中国和台湾有司法互助
這一點...兩岸的確是有互助,不過大陸對台灣要求的完全率很低
只有40%不到,維基都可以找到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6%B5%B7%E5%B3%BD%E5%85%A9%E5%B2%B8%E5%85%B1%E5%90%8C%E6%89%93%E6%93%8A%E7%8A%AF%E7%BD%AA%E5%8F%8A%E5%8F%B8%E6%B3%95%E4%BA%92%E5%8A%A9%E5%8D%94%E8%AD%B0
Lucian 当心炸药桶~
95后,说句实话,8964之类的,香港之类的新闻,看了很多,外网国内都有,你要告诉我这批人一定是为民主自由而战?我不信,韭菜们骂贪腐特权这些东西不是因为痛恨这种行为,而是痛恨自己没拥有贪腐特权罢了。这批人只是觉得有问题了去对抗,并没有想到怎么解决,只知道武力抗议,最终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只会越演越糟,一点也不明智。
biomodified 观察 劝中国人向善等于犯罪
你国恶臭费拉都是这样觉得:大清国吃枣药丸,但是我肯定看不到那一天,所以我为什么要管洪水滔天的身后事
你爸爸的想法是牆內的共識,來源於被閹割的媒體24小時洗腦,洗2百次不夠,就洗2千次,洗到大家都這麼認為.

你才洗一次,肯定碰一鼻子灰,要是你有共產黨的決心,洗兩萬次,我覺得就成功了.

就像在新疆一個麵包車裝著大喇叭天天在那循環播放共產黨想讓他們聽得東西,只不過在內陸用的是軟滲透.

可是和家裡人,我不建議怎麼做,和朋友亦是同理. 得不到親近的人贊同是比較難過的,就不要硬碰硬了.
橘子香气 观察 心累,想和大家好好交流一下
其实我和你差不多,我也很苦恼,我的家里有三个解放军(也就是你们说的匪军,但是听到你们这么说我还是很难受),我爷爷参加过对越战争,父亲是华北的营级干部,哥哥是军队的,三个人都是很纯粹的军人,(也就是很忠诚,照品葱的话来讲叫愚忠没脑子),我以前的变化是反贼–粉红–反贼–粉红,现在我不确定我自己是不是还是粉红,我感觉我累了,不想再关心国家大事,就想安安静静的当个韭菜,曾经问过一个混迹品葱多年的在美教师:品葱都是什么人,其人答曰:“老少废物”,我不知道反共是不是对的,人类直到今天也没有摸清楚最好的制度,已经民主是否正确,反共的话,我应该是第一批被打死的人(笑,我的职业有点特殊,你们应该都很憎恨我这个职业),人都是动物,都懂得趋利避害,你反共那就反吧,但是我真的很苦恼,我不想看到共产党倒下,这也行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吧,我也许就是你们口中的奴才。而且我个人感觉,共产党一旦倒下,国家分裂,那个时候人民才是韭菜,谁都可以割一把。请不要骂我了,真的心累,我明年就要去部队了,成为你们口中的匪军,我只想安安稳稳过完一生,有错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鉄道ファン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10
  • 浏览: 29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