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怎么看待当前的毛左包括工运?

老实说我并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预设立场。尽管中国人因共产党的压迫而谈左色变,但左翼运动/政党在西方发达国家却属于社会常态,例如众所周知的欧洲的社会民主党+福利国家,美国的左翼代表人物社会主义者Bernie Sanders 左派学者Noam Chomsky,当然也不可否认在第三世界左翼和共产主义更多与暴力跟恐怖主义相关联。
 
虽然我并不认同毛派,但这个问题的初衷也不是开批斗大会,而是探究当今毛左的范围、起源、背景、主张、发展方向。 
下面是根据我自己的观察回忆,连猜带蒙所勾勒的线索,欢迎补充纠正:
 
「起源-一共」
首先说毛派的传统当然是从一共继承下来的,但是这批人早就随着改革开放被边缘化了。整个体制内的骨干力量实际上都是文革之后的新三届为代表的人物抗起来的。特别是80年代由邓小平复出后培养的团派以及干部年轻化运动上位的都是毛派的对里面。同时上民间价值观在改革开放时代被统一到一切向钱看。因此,毛派不可能是从民间生长出来的,更像是红色家族、老三线、大型国企等保存下来的血脉。毛派当然因为其悠久的共运历史和一共时期几十年的举国积累,积攒了大量的意识形态方面的资料、理论、工具、组织实践,更重要的是其话语体系则被邓江胡的二共时期的学校教育完全继承,因此具备肥沃的土壤。
 
「复兴-新左派」
毛左从90年代初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起就处于不断边缘化的过程,特别是90年代国有企业抓大方小之后整个社会的人心都是往资本主义走的,80到90年代下海经商是时代的主题。这股势头一直到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胡温上台都得以持续。而这个趋势真正发生改变的就是从薄熙来被发配到重庆之后开始的一系列“唱红打黑”的骚操作。薄熙来利用当时经济快速发展、贫富差距、以贪治国的大背景,以自己红二代的身份,组织一系列的类似文革的活动,吸引了一大批投机取巧的机关干部、红色后代、和学校里野心勃勃的学生。几乎每个城市,特别是大城市的各种政府机关、事业单位、甚至军区总部都掀起一波波唱红歌的活动。这一现象基本上就是愈演愈烈的延续了5年,直到薄熙来王立军事件爆发。尽管薄熙来周永康势力被温家宝在18大强力绊倒,但是显然其基层势力的发展明显超出了预期。在后续的钓鱼岛事件、抵制日货运动中跟当局的势力合作保存和壮大了自己的基层势力。
中国当代的“马列毛左派”,作为一种社会力量,是在本世纪初出现的。到目前为止的发展,大体上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2003年至2012年,是乌有之乡、旗帜网、工人网、东方红网等左派小组大发展的时期。这些左派小组的社会基础,大体上是四种。一是在国企工人反私有化斗争中产生出来的一批老工人积极分子,二是所谓“老左派”(与原官僚特权集团有一定联系、尚未完全放弃共产主义理想的一部分老共产党员),三是原文革造反派积极分子,四是边缘化小资产阶级在意识形态上的代表(如韩德强、张宏良)。上述传统左派的力量在2012年薄熙来事件前后达到顶峰。此后,随着国企私有化的完成、他们自身社会基础的变化,其政治影响有所下降。
红色中国网工作组致青年马列毛左派积极分子的建议书


 
「发展-高校毛左」
毛左派在18大之后习近平时代的火速壮大是很出乎意料的。按理说习近平的敌人是薄熙来,而盟友是裸退的胡锦涛。但是习近平王歧山在反腐运动掀起之后的几年开始对胡锦涛的旧部开始边缘化,从另计划、李源朝开始到各种小组成立排挤在位的李克强,再到对汪洋、胡春华入常的延迟。似乎本来应该是政治同盟的习、团两派突然被下面冒出来的一堆习近平亲信替代。而这个过程中,毛左派利用深入体制内的势力,成功的站了队到了习近平阵营。这一时期就出现了大量的毛式运动风格。同时习近平也对高校进行更加严密的控制,而毛派就是用来制衡团派和薄周余党的一颗棋子。这段时期出现了大量的学生信息员举报右派教授的事件。可以说是在官方一手扶持下生长起来。
从2012年以后,进入了高校青年“马列毛左派”小组大发展的时期。青年左派小组的社会基础,主要是高校学生和青年知识分子,实际上是小资产阶级的一部分。马列毛左派思想在青年中影响的增长,说明资本主义矛盾的发展已经威胁到了相当一部分小资产阶级群众的现实利益,使得他们在“阶级固化”、买不起房、结不起婚、谈不起恋爱等困境的压迫下感受到了实在的无产阶级化的威胁。这种现实的经济矛盾,在大批青年头脑中得到反映,进而引起越来越多的青年由自发到自觉地向马列毛主义靠拢。
红色中国网工作组致青年马列毛左派积极分子的建议书


 
「主张」
毛左的发展还是利用了一共以来建立起来的一套为学生们熟悉的话语体系,这套体系本来是用来洗脑控制涉世未深的年轻人,但是却被人弄出来搞了地下组织。当然这里头也有官方的默许和暗中支持,核心目的就是为了培养整整新的一代红小将以此保党。具体来说主张就是老一套的宣传品,组织架构和模式则采用的是老一套的共运体系(当然普通积极分子是无法接触到这些组织运作层面的东西的),手段上利用了网络时代的通讯便利,加上体制内的左派出版体系。
新左派和青年毛左的主张与特征可以见如下文章
中国数字时代:毛左被洗脑的六大特征,2010/12
RFI:深圳佳士工潮当局罪责毛左网站教唆,2018/8/28
纽约时报中文网:特朗普的出现让中国毛左为之一振,2017/4/5
席佳琳:中国新左派沉迷毛时代旧梦,2016/01/10
自由亚洲电台:佳士工潮启示录:毛左对习近平构成挑战,2018/8/21
萧功秦:新左派与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分化,《当代中国研究》,2002
张博树:中国新左派批判(一),《纵览中国》,2014
张博树:中国新左派批判(二),《纵览中国》,2014

[url=https://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31482][/url]
 
「未来」
尽管当局对现今的毛左有所镇压,比如工人维权,北大马会。但要意识到这只是运动中的一部分,文革时期红卫兵也跟当时的地方政府机关经常有冲突,当局的有限镇压尽管被炒作,但是并不能说明当局在刻意的打压。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当局对左、右两边的网络平台和出版平台采取的不同力度的打击。南方周末早就被彻底改造了,而对左派刊物的爆破要晚得多轻得多。单单就翻墙而言,重点打击的都是自由派。更不用说对NGO,维权律师等一锅端的打击手法。中共的核心任务是保党,而这一批新的小粉红、毛左就是有意识的主动培养起来的接班人。对他们的有限打击,更像是一种锻炼,对核心成员组织能力、通讯平台搭建、串联保密组织运动等能力的锻炼。当然不排除一部分炮灰被推到前台抛头露面,跟大学、城市等基层组织正面碰撞。但这些都是锻炼核心队伍的必要损耗,而这批锻炼出来的新青年就会是红色江山的继承人。习近平的核心使命就是保党,他继承的是一个胡温留下的几乎没有任何人相信共产主义的社会,毫不奇怪他会借坡下驴接过薄熙来掀起的红色运动,培养出一批为党续命、给自己垫背的炮灰。所有的权力斗争的核心最终要归结到一批自己的人,成功的保党就是培养出一批能够跟现行官僚体制势均力敌进行战斗,同时拥有跟自己一样的话语权跟敌人意识形态对立的一代新人。

 
-----------------------事后补充的参考资料-----------------------
1. 下面的资料基本上打脸了我对NGO维权运动和工运关系的猜想
改开四十年来的新工人运动(一)
改开四十年来的新工人运动(二)
改开四十年来的新工人运动(三)
 
2. 关于苏联如何利用各国的左翼积极分子颠覆政权,前苏联叛逃外交官尤里有详细讲座描述 (英文无中文字幕)Yuri Bezmenov : Subversion and Control of Western Society
尤里是前苏联驻印度外交官,接受过KGB的间谍训练,后来叛逃到加拿大,详细讲述了共运如何颠覆民主社会改变一整代人的价值观的。现在的小粉红/毛左实际就非常符合他描述的有用的白痴 Useful Idiot,只不过在中国国情下面,这是用来进行派系斗争的工具。而最终这些参与政治斗争的工具在幕后老板夺取政权之后都会被消灭,其实建国后一直到文革大量的中共地下党员也被以各种名义消灭了,符合共运的教科书模式。
 
3. 新毛左对不同意见的态度跟文革红卫兵完全一样编程随想是极度危险的极右翼分子
对佳士工运失败需要进行总结经验并开批斗大会
对骑墙派、走资派要进行思想改造,有必要进行肉体消灭
要为文革翻案,打倒邓资
要对不同观点的同学进行批斗围攻
大学教授管理员都是反动学术权威


4. 降英 : 毛左对当代中国劳工运动的介入, 2018年12月20日 ⁄ 专题研究, 中国战略分析季刊
已邀请: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近年来,毛左明显有分化成两个派系的趋势:旧毛左(核心成员是毛派老干部、文革受益者和极权主义者)以个人崇拜和翻案文革为核心主张,但也经常有民族主义、英雄史观之类与马列相悖的言行,经常被讽刺成“毛右”;而张云帆、陈可欣这些左翼学生与以前的毛左相比,更多的是推崇马列毛的原始理论而非个人崇拜,也不那么热衷翻案,思维形态更接近70年代西方的左翼学生运动。
比起空喊文革口号的旧毛左,左翼学生理论武装更充分,更有理想主义的行动力。作为一个工团主义者,我和他们的政治主张虽然不尽相同,但总体上是对他们抱有好感的。
最近习当局对北大马会,人大新光的压迫力度加大,也是因为经济下行趋势明显,担心左翼学生利用失业潮煽动起百十倍于佳士的工运潮。如果中共这个唱着国际歌建立的政权又被人唱着国际歌推翻,那可真是莫大的讽刺。
顺便一提,左翼学生的出现与习近平当局前几年大力鼓吹马克思主义学习不无关系,如今原教旨马列反噬特色,可谓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Onioner 品葱难民。原品葱Onioner。习以为常,近乎平壤。
大家关心的应该是现在各大大学左翼学生这种”新毛左“吧。我还是把我旧品葱的回答在这里发一下。
——————————分割线————————————
莫之许的推特上提到过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每当政府出来打压人权时,常常会有自由派出来为毛左发声;但从来没有毛左出来为自由派发声的案例。为何会有这种现象呢?其原因深埋在双方的思想体系之中。
中国的自由主义者的指导思想是普遍的【价值】,包括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等等;而左翼的指导思想是特定的【权利】,尤其是他们所关心的人的利益(如工人),如经济平等,人权等等。
因此,自由主义者的关怀是更为广泛的,他们希望的言论自由,不仅应该属于秦晖、徐友渔​、贺卫方​这样的自由派,也应当属于张云帆、岳昕这样的左翼,因此当他们的【自由】这一价值受到冲击时,他们会出来维护,不管对象是谁;但对于左翼来说,他们关心的是”无产阶级“,尤其是工农,左翼学生在维护工农的利益上倾尽全力,但他们【平等】的价值关怀并不针对所有人,因此当政府滥用特权打压人权律师时,却很少见到左翼出来发声。
 
说说左翼的未来吧。
左翼的目标和自由派的目标并非不可调和,自由派的【自由】也包括了左翼言论的自由,左翼的【平等】也包含了限制特权,追求公开透明的理念。但要想求得双方理念和行动的统一,需要双方都在各自的语言体系上做出改变,寻求更为普世的价值。岳昕也许曾经做到了,但很多左翼青年做不到。
如同历史曾经发生过的那样。虽然说许多左翼青年有理想与激情,但他们在一步步地走向封闭与极端。在他们眼中,一方面压制他们的特权是他们的敌人,另一方面”资产阶级的“民主、法制都是虚假的外壳,也属于应该推翻的目标。他们身边的同学一方面在他们看来是带有贬义的”岁月静好的小布尔乔亚“,另一方面有时他们希望求得支持的对象。我们看到他们的宣传海报,只会感觉一股文革大字报的气息扑面而来。即使是对他们抱有同情的人,看到这些东西也会厌恶地走开,或是望而却步。当然这在这些左翼青年看来,这些人都是走”第三条路线“,都不是他们真正的盟友。
连面对立场同情自己的人都无法做出一点点自我改变去争取,何况是那些立场中立甚至是反对他们的人呢?
当然,在左翼青年看来,这些都不算什么。因为他们信仰的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真理】啊,有真理的加持,哪里还需要去做出一点点改变,去团结其他人呢。
左翼青年里面,像岳昕那样追求更为普世的价值的人,还是太少了。
————————分割线————————————————
附:左翼青年的语言体系一览
(这里有一些他们的宣传资料,内部聊天等等,整理之后发出)
对待不同意见者​https://imgur.com/ksD9iO8
改变说话方式=骑墙派https://imgur.com/saMKXYu
已经开始商量改造+肉体消灭不同意见者https://imgur.com/cfHNKsf
捏软柿子https://imgur.com/0saFt4B
暴力斗争https://imgur.com/jz5zjc3
”全面否定文革的马会不是马会“https://imgur.com/Acnun5N
”造反有理“https://imgur.com/DYdRI7H
斗争的方式原来是短信轰炸(张伟并感)https://imgur.com/x8FNxYR
半睡半醒 匿名就不介绍了
感谢总结,对于唱红打黑、佳士工运、北大马会事件我是知道的,其余我无法分辨哪些是事实哪些是观点。
 
我认为佳士事件是近年来随着中国人工成本上涨、外企迁出导致制造业萎缩的一个缩影,只是被房地产泡沫、互联网泡沫、厉害了我的国所暂时性的遮蔽了,最终事态扩大。而北大马会在我看来只是佳士事件的后续而已。
 
现在的大学生中的毛左远远达不到毛时红卫兵的规模,就仅限于最好的几所文科类大学中的出现了极少数类似沈梦雨这样早期中共党员式的理想主义者才会对马克思那一套感兴趣并接触社会底层,如北大、人大、中山大学等。大部分学生精致利己且娱乐至死了,不可能变得这么理想化。
 
习近平要想将这样一群大学生洗脑成红卫兵来面对因为其一系列愚蠢行为所可能面临的逼宫,感觉不太现实。何况TG这种逆淘汰体制,只会培养没骨头的跪舔狗,也从来没有以下犯上(非职位而是指实权)的情况发生过。
當前的工運,外界只看到表象就以為是毛左,卻不知他們真正的支持者是香港的社會民主連線,之前奉行托洛斯基主義,現在歸類到泛民的那班人。同時韓東方在香港搞得工人組織亦給他們支持。
yichangfeng 已停用 https://blog/
关于苏联如何利用各国的左翼积极分子颠覆政权,前苏联叛逃外交官尤里有详细讲座描述 (英文无中文字幕)
Yuri Bezmenov : Subversion and Control of Western Society
The Art of Subversion, Tomas Schuman (Yuri Bezmenov) L.A. 1983尤里是前苏联驻印度外交官,接受过KGB的间谍训练,后来叛逃到加拿大,详细讲述了共运如何颠覆民主社会改变一整代人的价值观的。现在的小粉红/毛左实际就非常符合他描述的有用的白痴 Useful Idiot,只不过在中国国情下面,这是用来进行派系斗争的工具。而最终这些参与政治斗争的工具在幕后老板夺取政权之后都会被消灭,其实建国后一直到文革大量的中共地下党员也被以各种名义消灭了,符合共运的教科书模式。
颐使气指 敢同恶鬼争法拉利,不向霸王让奖学金
只能说他们是用错误的方式解决错误。因为如果真的回到毛左时代,问题只会比现在更严重。
guibuhai Thinker
鸟有之乡/红歌会:保皇型民族主义毛左,主旨是“保党救国”,寄希望于“党内健康力量”。认为主要矛盾是中美矛盾,为了反美可以与中修合作。
 
毛旗帜网:沉船型国际主义毛左,主张“毁党造党”。不排除“带路”的可能,比如利用贸易战促进中修瓦解。
这个其实更接近毛主义本质,同时和托派也有很大交集。
 
中革中央周群:无政府主义型毛左。轮子翻版。
 
鳖大马会/少年中国: 工联主义者,类似于西班牙内战时被斯大林主义者和国际纵队整肃的“马克思主义统一工人党”。
LuvDDDD 你走之后,我养的每条狗都像你。
佳士那帮人骨子里根本就不是什么毛左,就是群一扛着红旗反红旗的工团主义者,历史上的左派从来都没搞过什么“自治工会”。
这些工运都是毛左发动的?
实话说在我关注的视野里我并没有看到较高的专业化程度。比如红色运动的核心竞争力——宣传口,就没有看到他们拿出应有的水平(顶级大学水平)
(刪除)         
EPSON Allahu Akbar
极简中共党史里面有提到一些东西,可以参考一下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22
已退葱的陈士杰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
典型的打着红旗反红旗。
 
共产党自己埋下的恶果,共产党天天交马列,就教出这种打着马列主义来反共的学生
niubility 八九六四 坦克人 tankman 天安门 木犀地 维园晚会 学生动乱 陈光诚 蟹农场 谭作人 高智晟 唯色 盘古乐队 方励之 魏京生 达赖 东突厥 世维会 戒严 活摘 暴动 翻墙 无界 自由门 动态网 明慧 法轮功 九评 退党 黄俄 习包子 五大诉求

这属于匪内矛盾,都是为了成为更好的悍匪。
 
——发自中南海
见得多了 原品葱用户“见得多了”
我看过bbc的一篇报道,文中介绍了佳士工人声援团主要成员岳昕(也是18年要求北大公开性侵详细信息的人)的成长史,与其他左翼学生成员的思想成因: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6616052
文中提到“(他们)在衣食无忧的家庭中长大,他们自称‘既得利益者’,热衷阅读揭露、分析社会乱象的文章和报道,对社会贫富差距和阶级固化有深刻反思,同时有时间和条件去关注社会底层,希望通过直面这些黑暗、负面的现实来改造社会。”让我觉得作者对他们似乎过誉了。他们虽然有足够多的渠道可以了解当下社会问题的成因(我不相信在互联网时代这么关注社会问题的人竟然不会翻墙,抑或没听过墙的存在),却依然相信马列主义。且在执行活动之前没详细研究共产党对原教旨马列主义的态度,甚至不去了解共产党在1989年是怎么对待学生及民运参与者的。PS:在北大性侵事件被岳昕重提的时候,我还觉得她挺不错的,从事情发生之后她的声明或其他对她进行报道的自媒体文章里我都能感到她是来自农村的学生,好不容易考上北大,还能为此发声,实属不易。后来又看到她的名字在佳士维权事件中出现,我还不敢相信这个女孩有这么深刻的觉悟,即使相信了马列主义,但还能在89年后的又一次学生运动中出现,宛若当代的秋瑾啊。不过看过了bbc的这个报道之后,才知道她不过是个太过理想的左翼学生,还是北京人,那么能上北大也就不稀奇了,顿时对她没有好感。看来bbc的文章发晚了XD。
tony231 80后医生
很有意思,学习了
食屑海豹 他们给海豹只喂面包屑
纯洁性只能在敌人身上发挥作用,左派无限可分,就别计较什么工团或者社民了,不主动想着搞死你的都是少数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美国是不是大一统?
答:当然不是!

首先,美国的全称是“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已经明确表明这是个50个国家组成的联合体。美国的州state,英语就是国家的意思,每个州(=国家)有自己的民选政府、自己的议会、自己的法律、自己的军队(国民警卫队)。

其次,美国确实有联邦权力不断扩大的倾向,但这是由维护世界和平、推广民主自由法治的普世价值而形成的客观需要,与秦以来东亚历代集权统治者为了自身无耻私欲而集中权力的行为截然相反。

最后,美国历史上确实发生过联邦政府反对南方蓄奴州独立的战争,但我们反过来想,美国这样一个价值观、文化、语言高度同质化的移民社会,只因为是否容忍奴隶制这么一个社会议题,就无法共存于一个联邦之中的话,那么像东亚大陆这样族群、文化、语言差异极大,各族群存在多样诉求的地域,各区域、各族群共存于一个联邦之中的可行性也就完全是痴人说梦了。
中国铲共党 中華民國中國鏟共黨黨主席
本黨完全反對這類運動,但是期待這些活動人士能累積資源保存實力,最終能理解正確思想並歸化。
根本理由在於左派大政府的主張在腐敗潛藏於每個人心裡的中國是不可能實現的。任何左派運動的結果就是給野心家做嫁衣。
現實中意識形態化的宣傳語言並不能吸引普通工人,工人與活動組織的關係仍然是利益結合體,這些並不自知的左派小將們一定會遭遇匪諜分化然後失敗。
樓上有提過左派小將的背景,根本就是蘇維埃溫室裡面的花朵,失去了面對真實人性的能力,實在可悲。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