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这几年大陆互联网舆论的转向?

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六四以后中共的意识形态由马教阶级史观转向国族史观,六四动摇了中共的统治,之后中共开始大搞爱国主义教育。但我记得2010到2012的微博仍公知遍地,2015年的知乎自由派的声音比例不小,2015年的b站也不像现在这么粉红,到了今年几乎一致支持现政权,讲爱国了。为什么会这样?
已邀请: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fb_china_today
https://zhuanlan.zhihu.com/p/34034277

他回避了移民的原因 你可以自己思考

视频 https://twitter.com/bilishe/status/1016355968039333888
那是一个温水煮蛙的年代,相对开放的言论环境给了大家虚假的希望,但是我自己一直都没有对微博公知这个群体抱多大的期望,他们大多都是些所谓的改良派,比香港的老泛民还要保守,那些公知们以为能用微博议政这种和平手段来改变这个国家真是太太太太太太天真了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912

这个数据我用自己的账号验证过,你也可以自己去核实,是合理的。

知乎每天删几十万个评论,注意,是每天、几十万!你看到的是舆论粉红化,实际上是暗流涌动,民意跟你看到的正好相反。
都是水军 5毛 为了控制思想        
中國八十後 = 香港五十後
中國九十後 = 香港六十後
中國二千後 = 香港七十後
中國一零後 = 香港八十後


以上比喻只是想說明,
如果你要求每一個中國八十後都「醒覺」,難度就如要每一個香港五十後(現齡六十歲)的人醒覺一樣渺茫。
如此類推。

好消息是,你不必要每一個人醒覺,因為你有非常大機會在有生之年都看不到中國變民主。所以這些人怎麼想,就不重要了。

因為民主改革時才要動用這些人的思想,在專制社會,人的想法是沒用的,反正他們怎麼想都對現實不起作用。

而且,你想喚醒的那代人都醒覺了,那又如何?
當大部份都醒覺時,戰爭才剛剛開始。要等到戰爭結束,就輪到你孫子們的「有生之年系列」了。

這很悲觀吧,但你依然能快樂生存下去。
莊子就是教這門學問的。

以下四個字是傳統中國人才會說的,二千年來,中國有良心的人都會用這條原則:


有所不為。



外國人說,「有些事我應該去做。」
中國人說,「有些事我不會去做。」

這是中國人最後的反抗。

----

對於「加速論」,
我的看法是,只能以一代人為單位去加速,「一代人」有兩種計算方法,
一是推力,推力來說,一代大約是八年,即初中至大學的時間。
一是阻力,阻力來說,一代人大約是四十年……即老人不死,他都會守護現存秩序。
(舊秩序老人要死,新人才能上位,七十歲的人等八十歲的人死才上位,說明那個秩序新陳代謝極慢,比不上新時代推力,新思潮每八年就能育成。)

所以三個八年的推力,可對抗一代阻力,即六十歲的人死去一半同時推力增加兩倍。
這也要等二十多年。

(對於「一代人」有沒有必要分為「推力」和「阻力」,即「非既得利益者」與「既得利益者」的思考,可留言討論。想認真對待「加速論」,就有必要計算這點。我認為,「既得利益者」的增長一定比普通人慢,大約八年和四十年的分別。這個數字大家可以聊一下。)

以上是很樂觀的算法,即未來三代都是「醒覺」的。
但也有二十多年,這段時間,可跟莊子學習,莊子非常勵志。
幸存者偏差,敢发声的言论都被删了,号封禁了。时间长了就不用这些国产软件了。这就是为何品葱墙内反贼这么多的原因。还有就是几年前的那帮反贼要不就肉翻出来了,出来了对于墙内的所有一切就顾不上关注了。没翻的正在努力赚钱,争取早日自由。在有一些背负着房贷车贷,996之中,没心情键盘革命了。网络被新的网民(网村通)占据了,这些人被洗脑的太彻底太成功了。
高贵的凡塔斯 人肉翻墙进行时
因为言论管制啊,你没看没有控评的话评论立马就翻车

现在管制严格到小粉红都会被赵弹打击
刘胡兰 “但是”后面,才是你真正想说的话。
第一,不得不说是现在网络普及了。2000年到2010年,上网还需要一定的门槛。现在小学生都拿着手机上网表示爱国了。

第二,科技进步都被中共用到专制集权上了。曾经克林顿作报告,说中国要监管互联网,下面听的观众笑声一片,因为当时普遍认为,互联网这种隐蔽性高,传播快的东西,是不可能被监管的。 可是随着科技的发展,中国真的逐步做到了。。。

你看到互联网言论变化的过程,跟中共对互联网言论的打击是统一进度的。 当初互联网活跃,是因为传统媒体监管太严格,不能发生。后来国内互联网也几乎完全监控起来了,所以言论也就完全转变了。
因为发现外国没有那么美好,还有公知喜欢造谣把公知这个词都变贬义词了
我曾经在移动互联网爆火时候,研究过新时代下的政府治理,这是必然的。自由是划块儿场地让你自由,这是全球心照不宣的事情,每个地方都有禁区。
一方面,洗脑正在向下走(文化程度更低的人群被洗脑、煽动、发言),文化程度越低的人数越多,所以网络还在变得更加纳粹,更加五毛粉红。审查显然一直在变得更严厉,除了维尼,连蜂蜜都要讳了。

另一方面,这种高强度、低层次的洗脑,辅之以经济大环境的变坏,我认为这让教育程度较高、经济较好的人、包括有能力有活力的企业也开始觉得十分厌倦甚至反感,哪怕他们之前的立场偏“亲共”,现在也变得不够“亲共”,甚至成了被批判对象。 我感觉对于这个群体许多人来说,洗脑已经洗到了拐点,反弹已经开始,只是发不出声音。

比如,嚷嚷抵制NBA的,几乎没有智商在平均分数以上的人。

我在知乎上几乎所有回答都以各种方式讽刺党国,我发现,点赞和评论我的人,在这一年是逐渐增加的,增加的速度比我粉丝增加快得多的多。反贼的数量,可能在持续上升。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