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来自墙内的底层人民的思考与疑问?

首先,感谢大家的赞,作为新手玩家,好像还看不到谁给我的赞,不太会玩啦。
  
我想提出一些问题,尽量让大家看起来排版舒服点。

1,那个我第一次在国外论坛发言,还有点小小紧张,大家不要笑话哦,没和国外任何人有过实质性沟通,没敢在FB,推这些上说过话,今天算是鼓起勇气了。 

问题是,这里安全嘛,会不会被请去喝茶呢?

2,其实说实话,按照国内论坛的说法我就是那种生活过得很不如意的底层人,不是戏谑,我确实过得不行,但是我也没在国内论坛说过政府不好,我胆子小。

问题是,我感觉国内的鄙视链和身份认证优越感很明显,比如985看不起三本之类,城里人看不起乡下人,富人看不起穷人,以前挺反感这种,后来恍惚发现我也在默默鄙视别人,自己也是这种人的一员。想问下,国外的人也是这样吗?

3,对于爱情问题,我也是迟疑,据我个人的看法,女生追星的很多,岁月静好的很多,不爱思考的女生很多,我可能会喜欢上一个女生,但是可能很容易导致失望。

问题是,爱情可以超脱政治吗,好像很多名人的妻子也不是懂得丈夫的政治诉求,但他们也过得很好,我也没办法,只能在这些大部分被政治阉割的世界里找个人结婚,可是日常的争吵可以理解,但有些话根本说不了,也可能无法讲通。对于爱情和政治,你们可以接受两者分割的生活吗?

4,对于人对事情的看法,我倾向于人的本性的,不是人的文化素质高,人就会容易辨清真相,把真相放在他面前,他也不认可真相。我举例佐证一下,经常有人讲越翻墙越爱国,我很好理解,就是他天生爱国,很多人经历了反对最后走向支持,只是因为他原本就是支持者,只不过走了个弯道。对于六四,很多研究生也认为政府做的对的,他们也经常看国外的频道,也了解很多,但他们愿意为之辩护,像我本能地就觉得这肯定是阴谋,要是越翻墙越爱国,那不得赶紧开放互联网,还省得费这么大力气宣传爱国教育。

问题是,你们觉得人心乃至人性究竟是由什么操纵?我觉得这是个中性东西只是被谁利用而已,我不相信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这种说法。我不支持精英主义,相对来说支持平民主义,因为我觉得历史上的帝王明智的与愚蠢的说五五开都多了,所以精英犯错很正常,虽然他们号称学富五车,比普通人知道多,但是大是大非面前能保证自己总是正确的是极少数。

5,对于世界的看法,我有点完美的倾向,以前想追求绝对的真善美,现在发现这不可能,(你想成为一个好人,首先做一些坏人做的事,你想成为一个坏人,首先做一个好人做的事)我们只能追求相对的,但是我在怀疑相对的。

问题是,与专制来讲,相对的就是民主,也就是比较好的,可是每一个葱友应该都会知道这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这就牵扯到个人与集体了,为了集体的民主会牺牲个人的生命,这时候我们觉得民主是正义,值得牺牲,其实这是一个自欺欺人自己赋予价值的东西而已,我们会觉得自己的牺牲(不一定是生命)很有价值,其实未必,抗日中牺牲的国军将士,我一个人貌似都不记得,反而开国将军我记得几位。从这里开始我陷入虚无,只是从今天的发言来讲,我是从各种怀疑相对价值陷入虚无的。所以一切的意义究竟何在?谭嗣同天真以为自己流血会让国人清醒,只是让自己死的自以为有价值,鲁迅以为学文可以救中国人,也是徒劳无功。


6,对于生命的一点自己的可笑看法,我们总以为自由民主了就会非常快乐,我也是这么以为,至少比现在快乐,就像穷人觉得富人没有烦恼一样,或者觉得他们的烦恼比穷人轻,就像我们觉得发达国家的人就非常幸福一样,我虽然不了解外国人的具体生活,我从相对与绝对出发,我觉得他们至少比我们活得有尊严,有政治地位,有自由,但是个人无论是谁都有无穷无尽的烦恼。

问题是人类的发展究竟为了什么?我们以前吃不饱饭,觉得吃饱饭就很幸福,现在看来幸福是个幻觉,无止境的幻觉,源头在于绝对价值的不存在与不可达,科技无论如何发展,人类总是感到非常痛苦,我以前天真总以为快乐与痛苦至少参半吧,可我却清醒认识到痛苦占据绝对地位,为什么?我的解释还是追求相对价值的缘故。因此悲剧艺术总是震撼人心发人深省,我的结论,人类的发展是徒劳的无意义的。我已经不可避免的走向虚无。

最后啦,其实有好多好多各个角度问题想和大家分享,不过一次还是别说那么多啦,太累了,大家看着也累,虽然我只是一个底层人民,我也知道自己用的术语不太准确,比如价值意义的使用,但是我想我表达的意思不难理解,至少给大家尤其国外网友看看国内一些底层人的思考和看法嘛,希望大家不吝赐教。第一次发言,有点紧张和激动,想和繁体字或者有着独立思考意识的人交流。谢谢大家。要求问号结尾,没办法啦???
已邀请:
看见你的几个问题,深有同感,对此也有一些思考,在这里分享一下:
1. 不知道,这里应该还算安全吧....毕竟在墙外,而且注册的时候不需要实名制的东西。

2. 墙内是非常明显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统治的地方。这种思想首先来源于单一的评价标准,身为学生,感受到的是成绩,身为社会人士,感受到的是收入,其他东西都是次要的。信奉单一的评价标准会无可避免的陷入鄙视链中的一环,因为人的价值必须要靠某种指标才能得以实现,而社会上总有比你成绩好的人,比你有钱的人,所以必须要跳出这个圈子,意识到评价标准的多元化。才能实现思想上的解放。国外在这方面好很多,一个很简单的例子,跟他们聊天,大部分内容都不是成绩,收入,前途,而是个人的兴趣爱好,生活体验。如果你也能在生活中多关注自己的精神世界,多在有机团结(同好会)而不是机械团结(学校,公司)中进行社交,就能很大程度上跳出鄙视链。

3. 觉得政治和爱情相关是饱受极权毒害的思维。在一个正常,健康的社会,大部分人应该对政治不感兴趣,人们应该关注的是自己的私人生活。只有在过度政治化的社会,人们才会将政治观点作为最高优先级,因为政治立场错误就会遭受迫害,正常生活也就无从谈起。喜欢追星,岁月静好,不关心政治,不进行意识形态的思考,小确幸,小布尔乔亚,这是正常人可以接受,而极权政府才会极力反对的东西。对极权的恐惧,对私人生活的漠视,对集体意识形态的狂热,正是极权运行的必要条件。希望你能跳出这个圈子,在谈恋爱的时候不要关注政治内容,不要寻求政治认同,更不要对对方的政治观点作出要求,这是非常侵犯个体独立和思想自由,缺少边界感的爱情。把集体主义思维放到个人生活中是不可能得到真爱的。

4. 你的叙述比较混乱。对真相的认识,我个人觉得大多数人是无所谓的,也是无能的。大多数人只是需要一个判断,一个标签而已。因为真正对真相的认识,需要接受各种不同的观点,寻找各种各样的事实,加以分析,并得出自己的结论,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更是一种需要系统性学习和训练的能力,而人的本能是抗拒这种复杂行为的。同时,墙内的语文教育缺乏真正的critical thinking(我不愿意使用“批判性”思维这一翻译,因为这种思维方式不是批评反对,而是分析判断的意思),意识形态教育的口号更是“只有战斗,没有真相;只有输赢,没有逻辑;只有服从,没有讲理”。被这种思维方式洗脑的人,和他们谈论真相是没有意义的。

5. 你对民主的理解有偏差。伟大,正义,牺牲,这些东西是典型的集体主义,专制思想,而不是民主。回忆一下喊口号的时候都是怎么喊的,自由民主,自由在前,民主在后,二者不可分割。民主这一政治体制出现的原因,正是个体意识觉醒的结果。因为每个人都意识到自己是独立的,自己的思想,观点,行动是有价值的,需要被尊重的,才有了民主这种制度。而不是为了“多数人的利益”,才有了民主。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是,越是发达的民主社会,反而越是关注少数人的利益。以残疾人为例,我在美国到处都能看到有人骑着轮椅上街,买东西,甚至坐公交车,而在人口密度更高的国内这是非常稀有的。如果按照你的理解,牺牲少数残疾人的利益,能够极大地减少社会公用设施的投资,降低社会运行成本,这才是符合大多数人利益的选择,但事实显然不是这样。

6. 无可避免的走向虚无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相反,我认为虚无主义是对世界的一种很深刻的见解,只有经过大量的思考才能产生。虚无主义的来源往往是对神圣和永恒的思考,例如幸福,快乐,人生的终极价值等等。在反思的过程中,人很容易意识到,天真朴素的信仰与情感在复杂多变的世界中是站不住脚的,这种怀疑意识很容易带来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感,渴望以自己的力量去改造世界。当他沉浸在这种思想的时候,他会感觉到世界的敌对,他追求永恒普遍的东西,因此不愿忙于世俗琐碎的事物,而世俗的成就又离不开琐碎的具体事物,因此,这种虚无感也蕴含着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放弃这种思想,因为怀疑一切虽然不能带来知识,却能为真正的知识,真正的统一与和解奠定根基。走出这个环节的关键在于,如果世界是虚无的,我也是虚无的,为什么我会对这个事实产生一种悲剧感呢?这说明我内心中至少是存在一个永恒不变的东西,才能意识到世界的虚无。这种追问就是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这个永恒不变的东西,如果你信仰基督教,可以认为这是上帝,如果你像我一样不信,也可以使用黑格尔的“绝对精神”。当你意识到了这一点,你就会发现,世界可能不是在作为物质的时候,而是只有在作为精神存在的时候才有意义。而世界的精神正在向个体自我觉醒的精神敞开怀抱。由此,人找到了自己的立足点,也实现了对虚无主义的超越。这里分享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的一段话:
     "精神的生活不是害怕死亡而幸免于蹂躏的生活,而是承担起死亡并在死亡中得以自存的生活。精神只有在绝对的支离破碎中把握住其自身时才赢得它的真理。精神之所以是这样的力量,不是因为它作为肯定的东西对否定的东西不加理睬,而是因为它敢于面对面地正视否定的东西并停留在那里,这种停留就是把否定的东西颠转为存在的一种魔力。"

    我一向反对使用“底层人民”这种词汇来形容自己或者别人,非要说“底层人民”,可能是那些思想贫穷的人。原先我和你一样,习惯从物质的角度,经验的角度,具体事务的角度去分析问题,自然是从无穷的变化中感受到虚无,尤其是对意识形态立场的思考,表面上看很高级,实际上很多是经不起推敲的口号而已,支持或者反对XX,并不能直接解决问题。也许有人会说,个体思想的觉醒根本没什么用,社会现实对人的影响才是绝对的,这是本末倒置。即使是马克思也说,“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可惜很多人只知道前一句。真正的自由绝不是体制带来的,而是个体精神在无尽的自我反思与怀疑中实现的超越。实现了这种觉醒,触摸到了社会存在对个体意识的束缚,你对某些体制的反抗才会坚不可摧。
裴珠泫 韩国艺人,未来公司理事,憧憬我司前辈郑允浩
1,这里安全嘛,会不会被请去喝茶呢?
墙内用户请参考新手手册里的安全指南。请注意安全!

2,....我感觉国内的鄙视链和身份认证优越感很明显,比如985看不起三本之类,城里人看不起乡下人,富人看不起穷人,以前挺反感这种,后来恍惚发现我也在默默鄙视别人,自己也是这种人的一员。想问下,国外的人也是这样吗?
崇尚身份是“光晕效应”的一种体现吧,是人性通病。你说起自己是名校毕业,普通的西方人也会觉得眼前一亮。但是整体来讲,国外好一些——除了某些某些圈子里精英主义略严重(参考华尔街high finance和硅谷风投)。

3,对于爱情和政治,你们可以接受两者分割的生活吗?
可以政见不合,但是我希望我的男友有这三种素质:思维清晰,善于聆听和包容不同观点,有同理心。
思维清晰不多废话了。“善于聆听"是因为我希望他不要一听见相反的观点就跳脚暴怒。“有同理心”是因为我希望他认识到那些反对自己的人也是人,他们之所以有这样的观点有他们自己的原因。

4,问题是,你们觉得人心乃至人性究竟是由什么操纵?
人性有一些共通的倾向性(或者说弱点)。这个不分古今中外东西,只是在不同文化中体现不同而已。自觉性高的人可以反思和克制这些"倾向性"。对于这方面的阐述,我觉得查理芒格和Robert Cialdini讲得非常好。强烈建议你读读芒格《人类误判心理学》和Cialdini的Influence(应该有中译?)。

对我而言,这是改变我人生的阅读经验。如果说练习拳击是防身健体,读这些书就是大脑的防身自卫术。


5,对于世界的看法,我有点完美的倾向,以前想追求绝对的真善美,现在发现这不可能,(你想成为一个好人,首先做一些坏人做的事,你想成为一个坏人,首先做一个好人做的事)我们只能追求相对的,但是我在怀疑相对的。

问题是,与专制来讲,相对的就是民主,也就是比较好的,可是每一个葱友应该都会知道这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这就牵扯到个人与集体了,为了集体的民主会牺牲个人的生命,这时候我们觉得民主是正义,值得牺牲,其实这是一个自欺欺人自己赋予价值的东西而已,我们会觉得自己的牺牲(不一定是生命)很有价值,其实未必,抗日中牺牲的国军将士,我一个人貌似都不记得,反而开国将军我记得几位。从这里开始我陷入虚无,只是从今天的发言来讲,我是从各种怀疑相对价值陷入虚无的。所以一切的意义究竟何在?谭嗣同天真以为自己流血会让国人清醒,只是让自己死的自以为有价值,鲁迅以为学文可以救中国人,也是徒劳无功。

我觉得你好像这里提了两个问题?

人是为自己活着的,为自己相信的事情去奋斗。我在品葱说话可能毫无意义,很多年以后也不会有人记得我(我不在乎),但是我觉得我要为自己相信的东西发声。我是我自身意义的衡量。是不是被人记得或者有结果,这个很多时候不是个人可以决定的。是各种复杂因素作用的结果。我不能控制的事情,我就不要在乎了吧。

至于“绝对的真善美”,楼主可以读读Robert Caro写的约翰逊总统传。

里面有两件事情我印象很深刻:
1)约翰逊是真心在乎少数族裔平权的。他当实习教师的时候曾经在一个拉美族裔和非裔居多的学校教书,这个学校类似于国内的子弟小学吧,师资力量差、大多数老师压根不在乎,但他是唯一一个认真教书的老师。Caro采访当事人的时候反问:约翰逊认真教书,是因为他本来就是个做事认真的人呢,还是因为他关心少数族裔?
当事人:是因为后者,因为他顺带着连清洁工一起教了。他下班之后会用自己的时间教清洁工英语。

2)约翰逊读大学的时候在校园里臭名远扬,人称谎话精(Bullshit Johnson),专门欺上瞒下溜须拍马。

他是一个复杂的人,复杂的总统。Caro把美国政治的复杂性也写得非常好。


6,对于生命的一点自己的可笑看法,我们总以为自由民主了就会非常快乐,我也是这么以为,至少比现在快乐,就像穷人觉得富人没有烦恼一样,或者觉得他们的烦恼比穷人轻,就像我们觉得发达国家的人就非常幸福一样,我虽然不了解外国人的具体生活,我从相对与绝对出发,我觉得他们至少比我们活得有尊严,有政治地位,有自由,但是个人无论是谁都有无穷无尽的烦恼。

问题是人类的发展究竟为了什么?我们以前吃不饱饭,觉得吃饱饭就很幸福,现在看来幸福是个幻觉,无止境的幻觉,源头在于绝对价值的不存在与不可达,科技无论如何发展,人类总是感到非常痛苦,我以前天真总以为快乐与痛苦至少参半吧,可我却清醒认识到痛苦占据绝对地位,为什么?我的解释还是追求相对价值的缘故。因此悲剧艺术总是震撼人心发人深省,我的结论,人类的发展是徒劳的无意义的。我已经不可避免的走向虚无。

这个问题太私人了我无法回答哈哈哈...
1、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注意安全,能用代理就用代理
2、对于大部分中国人,平等也是个奢侈品,别期望值太高。如果想改变,至少从自己做起,不歧视比你还弱势的群体,不仰视金钱和权势。
3、如果有真的和纯粹的爱情,什么都不要计较;如果没有,只是两个人一起过日子,别计较容貌(这点也能体现在平等上),找能一起聊天聊得来的女生,不一定聊政治,有共同的爱好就好。
4、对于世界而言,我们都是小蚂蚁,小蚂蚁的正确世界观就是承认自己的小,听上去好容易是不是?自己试试看吧
5、自由和民主不会让人快乐,但是不会让人恐惧。真正让你快乐的有爱、信仰和希望。
Daredeer WHO不是你的WHO
1,
上面有很多解答,我就不說了。

2,
歧視其實到處都有,只是在民主國家會盡量想辦法降低種族間的歧視,維護每個人的人權,才能讓國家機器更順利運作。
有看過黑人去公寓找朋友,結果被白人住戶擋下來,質疑他身份的。也有看過白人爸爸開開心心拍了自己孩子的照片,只因為他的孩子和他的黑人朋友剪了同樣的髮型,說『他們兩個現在就是雙胞胎,一定沒人能認出他們誰是誰的。』
在臺灣有看過對面鄰居大罵隔壁是『外省人!滾出臺灣!』,也有看到把自家越南幫傭當成家人照顧,孩子都喊對方姐姐的。
總體來說,歧視有,但每個人都在努力消除歧視,至少年輕一輩會慢慢思考跟自己長大的人是否真的是那樣的。我自己爺爺是會罵中國人「共匪」,但是我自己來中國,跟中國人接觸後,覺得這些人並非像我爺爺那樣說的洪水猛獸。
民主國家培育出來的獨立思考,給予很多人一個選擇的機會。但中國感覺從教育上就開始恨外國人、恨那些所謂的分裂者,反而失去了思考的彈性。

3,
三次元單身狗表示無法回答。

4,
是個人就會犯錯,但最終選擇相信什麼的權力應該是個人的自由。但是現在中共整個限縮訊息傳遞,是自由國家很難接受的事情。

5,
我覺得革命烈士有時候並不是為了留名千古,他們只是想為自己,為自己身後的人爭取活的更好的希望罷了。最近臺灣亡國感很重,我自己就想,如果有必要,我願意上前線幫忙,當然因為性別和體力的關係,我可能只能擔任後勤或是醫務,但我感覺真的發生戰爭,我希望我們這一輩就可以解決戰爭,在戰亂中我會努力活下來,但真的犧牲那也是命,只希望身後的孩子們能活在自由和平的世界。

6,
自由民主不一定會讓所有人快樂喔!該有的煩惱還是有,只是民主的國家會相對在檯面上比較尊重人權,要爭取權益比較容易。
人生存在的意義你要自己去找,每個人找出的答案會不一樣,我的答案不一定會是你的答案。
我在現在在助人的工作崗位上,感覺我在努力幫一些人改變他們的命運,就算只有一點點,讓他們走向更好那麼一點點的地方,那就是我人生的價值。
用至於會上品蔥,大概也是認為一個人能改變什麼的天真吧!不知道我能做多少,能不能得到我想要的結果,但我還是會往我相信的地方去努力,只求這輩子閉眼時問心無愧就好。
貓咪不哭 想要會講一口流利的廣東話
其實底層人民只是一個標籤 我們作為一個人 可以選擇任意一種概念去定義我們的人 其實也不用糾結 這個只是一個代號而已 最重要的是你想要用什麼樣的詞去定義你自己(你想成為怎樣的人)看完這個帖子覺得樓主已經比很多強國人棒很多啦!

看完樓主的貼 我比較想回答樓主最後關於生活無意義的問題 心理學有一個存在主義流派 還有像瑞克和莫迪這部動動畫都是在講人生的意義這個話題的
其實我贊同你的說法 當我們認清這個世界的時候仿佛只剩孤獨和絕望 我們沒有辦法改變什麼 因為這就是這個世界的本質
但是我覺得樓主你漏下了一個積極的一面 就是我們作為一個自由的人 不是人生給我們賦予意義 而是我們明白沒有意義的人生之後 轉而通過自己的努力去賦予人生的意義 就像上街抗爭的香港人 難道他們不知道勝利的機會渺茫嗎 難道他們不知道雞蛋碰高強的下場嗎 我想他們的處境也充滿無奈和絕望 但是他們仍然在堅持自己所堅信的東西而上街抗爭 甚至付出生命 我覺得這就是人性的可貴之處吧

所以 樓主 咱們不要絕望呀 這種意義你總會在生命中找到的
你这样肯思考的人生活在底层,很多行尸走肉作威作福,这社会就是很有问题的。

正常社会里爱思考的人,知识应该是可以通过不同形式变现的。但是中国看那些微信公众号,抖音,多少人通过爱国和歌颂包子创造财富。只有中国这种压制知识分子的社会,才会让知识分子过的艰难,让逢迎拍马,趋炎附势的人掌握权势和财富。警察又涨工资了。。。
1. 查看上网安全
2. 国外是不是也有鄙视链。国外太宽泛,只说美国吧,肯定有但是会好很多。许多职业在国内通常是“底层人”,但是在美国这边从事这些职业的人,你很少会感受到他们自卑。无论人的地位如何,亲切善良是基本观感。最直观的一个栗子是我娃幼儿园的老师。幼师在国内大概是被鄙视的对象了,我娃幼儿园在美国是极其普通的,老师赚得不能算多,但是在他们身上有满满的自豪感,而且爱心爆棚,对孩子极好。孩子们天资各异,但是老师极少比较孩子,尊重每一个孩子。我想,这种平等和尊重从小种在心里,所以现在我们看到的,也是互相尊重的大人。还有,我想中国的鄙视链,其根源应该是资源分配的极其不均。很少的一部分人拿走的大部分资源和财富,剩下的很多人去竞争很小一点,沦为底层的概率一点都不低,而且确实很惨。所以人人都很焦虑,充满了不安全的感觉,只能努力往上爬,踩在脚下的人越多,就觉得越安全,换句话说,就是把自己的安全感建立在对别人的鄙视上。而西方有比较健全的保障制度,绝大多数人都可以上及格线,过上体面的生活,所以别人是不是比我强还是比我差,就不是那么重要了,各司其职罢了(其实本来就是这么回事呀),反而能尊重内心的喜好去做事情。
3. 爱情与政治。在我看来,如果你的另一半没什么政治倾向,在一起ok,如果两个人都有政治倾向,政治倾向一致的话爱情会走得比较长远。因为政治倾向体现了人的价值观,就是说在做选择的时候,你觉得什么东西更有价值。作为伴侣,一生中会有很多次面临共同选择,如果价值观不一致,必然有人要委屈自己,委屈得过分了就会出问题。举个栗子,两个人在美国留学,一个反共要留美,一个拥共要回国,那么两人就很难走下去。
4. 人心乃至人性究竟是由什么操纵。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话题,西方哲学一直在研究这个问题,并在不同层面给出答案,也是经历了血与火,最后探索出了现在这套看起来还不错的政治制度,比较好的抑制住了人性中恶的部分,让多数人都过得比较体面。问题肯定还是存在,但是言论自由和民主政治使得人们可以不断去探讨这个问题,不见得一定往好的方向发展,但至少有这个可能。你说的很对,平民会犯错,精英也会,所以现行的美国政治制度,既是避免了暴君政治,也是防止暴民政治,平民一人一票选总统,选议员,但是很少公投通过法律,法律是国会议员经过充分的公开辩论之后投票表决的,犯错的概率就会降低。
5.相对的价值。如果不论代价的话,我想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会认为民主好于专制。但是如果为了民主要付出一定代价,那要不要为了民主去牺牲呢?这是另一个问题,取决于每个人利益相关以及价值观。利益相关就是说如果我是体制内的受益者,我可能更愿意维持现状,比如墙内的岁月静好,如果我是一个被体制逼得走投无路的人,那么还不如揭竿而起,比如郭文贵。价值观是说如果我爱和谐稳定胜于爱自由,那就继续维持现状,比如墙内的沉默的大多数,如果说我爱下一代的自由甚于爱自己的生命,那么就奋起抗议,比如香港的勇武派。这是很个人化的选择,都无可厚非。然而现在墙内的现状有两点十分令人担忧。第一,很多人认为民主不如专制,中国人不适合民主,你都不认为民主好,还怎么实现民主呢?第二,过分妖魔化民主化的代价。民主化要付出的代价并不清晰,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更多的人愿意参与到民主化的进程中来,那每个人付出的代价就会变小。
6.民主了就会更快乐吗?政治体制不解决快乐的上限问题,解决的是不快乐的上限。专制之下,你没有人权,生命财产言论自由得不到保障,你肯定不快乐。民主之中你也可能不快乐,但原因可能是你追的姑娘不喜欢你,而不是你家房子可能被莫名拆掉,或者因为在网上说了一句什么话就叫去喝茶。这就是区别。
第四个问题,关于越翻墙越爱国的说法,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如果他不是官二代既得利益者,我觉得他就是一个完全没有人格的"人"。只有牲畜才不会在意套在自己脖子上的锁链和圈养自己的围栏吧?
那些帝吧出征的小粉红,就像从狗洞爬出来咬完人又从狗洞爬回去的狗一样。
当年网络环境比较宽松的时候,拼命骂那些替弱势群体发声的公知。现在好了,墙内没有一丁点”杂音”了,哪天铁拳落到自己头上喊破喉咙也没人帮你发生了!
完全搞不懂这样的"人"的想法。
bert 苦逼学生
表达一下我自己的一些浅见,我个人认为这个社会本来就是没有什么意义,自由能如何,民主又能如何?这可能不符合一些价值观,但是问题就是在这,每个时代都有一个主流的价值观,我们经常会嘲笑古人们做了很多啼笑皆非的事情,然而我们能够保证自己处在那样的一个时代也能这样看待吗?所以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能够多角度考虑问题很重要。

回到我们的话题,自由和民主到底有意义吗?我认为,只要自己过得快乐就是意义所在。然而正像楼主所说的那样,以前我们能吃饱饭就感到很幸福,现在能吃饱饭几乎不会带来任何的幸福感,为什么?就我而言,快乐和幸福就是比较出来的,我们感到快乐,那必然有人正在经历相应的痛苦,我们所谓的追求,无非就是自己的虚荣心作祟,追求金钱和名气自然不用说,有人可能会说,我追求民族强大,人民都能安居乐业也是虚荣心吗?其实也是的,这是一种道德上的优越感,有了这样的追求,很大程度会让人对一些追求名利的人产生轻视之意,从而获得了一种道德优越感,同样是通过攀比获得快乐。

可惜,对我来说,快乐是短暂的,痛苦确实长久的,我个人总是有着很多的欲望,想要做到的事情还没有做到的时候,我感到很焦虑很痛苦,做到的那一刻感到很快乐,但是很快就有新的欲望进入到我的脑海中,我又继续陷入了循环之中。

其实我很相信一件事,这个世界可能只是我自己幻想出来的,别人都没有意识,可能会比较可笑,不过如果这样想,又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呢?
影正 博爱,公正,自由
我们从来不是渴望建立一个乌托邦,政治本应就是人生活的一部分,你可以不关心,不在乎政治,但你不可能不受政治影响,关心政治也是关心自己的生活,会因为政治而不能兼得其他事是不正常的,而且一个人的价值只有在他死了之后才知道,而且你的价值在于别人对你的需要,而不是你的自我评价。
Alicia 人人都戴著一頂面具,誰知心中想什麼?
1.首先这里是墙外论坛,不是国外论坛(和歪果仁聊天谁看得懂¿)
2.强制匿名制,谁查得到你¿
如果现实问题真的没办法想通,在宗教里或许能有所帮助,但现在国内的宗教形势也很堪忧。
我瘋子,不用理會

有靈魂的人類也許會有意識,若有意識的出現就自然地會思考,會求真,會進步,會檢視自己,負面的教育與環境並不能制止這發生,生命就是成長,就是流水,當中所感到的喜悅,求知的滿足以及不能停止,是很好的助證,有靈魂的人類並不會死後如煙消散,但動物多數會

天助自助者,盡人事
我去,你这一连串哲学问题还说自己是底层人?!!

我见过的中低人天天抖音快手,底层三和大神饭都吃不饱,能提这些问题??

现在底层人标准已经这么高了吗!!!

题主标准的小资文青思想还说自己是底层人,可耻!

当然你要是表示自己没赚到什么钱,就定义自己底层
那就............
(不要你的脸,你肯定能赚到钱的,小声bb)


Love这个事情见仁见智,立场不同有包容之心肯定是不会影响的,但人品有问题的话,在座的各位就有可能如老舍一般被妻儿举报,断绝关系,被另一半率先批判,只能投湖了。
(但我不认为这是爱情,实际上我一直认为生下来把世界看作利益关系的人理解不了爱情的观念)
 
我一向认为爱情是灵魂之间的邂逅。


②支那人贱,支性,支派,我都是口嗨,实际上人类都一样,一个民族有勇敢的,也有怯懦的,有无耻的,也有高尚的,只不过环境会把一些声音放大而已。,,,真不必觉得老外跟我们有什么不一样。

③我也觉得好多事情多半天生的,,,每个不一样的人构成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构成了每个不一样的人。

μ④客观物质上的世界每个人都一样,主观心理上的世界各有各的不同。世界就在人的心中。
⑤生命我倾向于是一种过程,由你独特人生经历形成对世界看法,确定人生追求的过程。
 也有个说法:生命就是这样,有的时候有意思,有的时候没意思,不必刻意去追求人生的意义。

我反对这种说法,没意思的时候也是有意义的,至少你有不喜欢的情绪,你排除了选项啊。我认为人生的意义不是追求出的,而是生活中自己体会到的,
有没有意义只是人的一种主观看法,你认为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所以人的一生就是在追寻自己想要的。

我们一生不过是在努力的找到自己而已。

你认为现在环境能让你没有负担的找到你自己么?
民主选举只是一种参政形式,我们的终极目标是确保每个人的自由,换句话说,民主只是保证自由的手段,如果哪一天民主不能保证自由了,我会毫不犹豫地推翻它。
自由的环境,才能孕育自由人,只有自由人才能全心全意的去寻找自己。
自由是一种精神状态,当你为别人的赞扬所得来的名誉,自己衣食所养,疲于奔命时,你就不自由了。


草草说一下本废物自己的看法,
以上

从你的行文风格我盲猜你是妹子(笑)
如果不对请见谅。
反贼头目习明泽 厕所革命从我做起
自由就好了,不是要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我也不求消灭粉红,毕竟美国也有4ch和极左。
共惨党治下的中国就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社会,正直的追寻公义的人真正维护人民利益和人的尊严的人被打压和迫害,反倒是那种趋炎附势不讲善恶只讲利益的人得势。持越翻墙越爱国说辞的人就是这样,翻墙不会让ta去试着了解社会真相了解是非曲直,而是以一种完全无视逻辑无视真假的立场说事,ta不去思考为什么会有墙的存在,墙内报道的东西和墙外报道的有那些区别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为什么有这些不同。ta统统不管,只是想说:ta的屁股就是坐在共产党这边。”爱国“只不过是一块遮羞布罢了。
这种人,要么是赵家人既得利益者,要么是拿钱的五毛减刑的监狱服刑人员,要么就是彻头彻尾的蠢货,就让它接受社会主义铁拳吧!
”越翻墙越爱国“本来就是一句蛮横无理的共产特色语言,只能暴露猪圈的恶臭和猪的愚蠢可笑,在墙内毫无逻辑的恶臭政治语言遍地都是,汉语都被它们污染成粪坑了!
对这句话的直接反驳就是:越翻墙越爱国,那是屠夫和猪的合谋,屠夫等着吃猪圈的肉,你看看你自己是猪还是屠夫?屠夫的家人可没回圈,人家本来就在墙外就等着你翻回去下顿大吃一顿你的膘养肥了没?
Zpin 别人有RP,我只有ZP
我也是新人,但我写不出你这些有一定深度的思考并发起大家的探讨…我也在墙内。只能说,都各自珍重。等到天明


居然还没满五十字
不过我确实一般都是勉强地处在鄙视链的既得利益端,确实不能说是“底层”。
但我还是过得很不开心,可能也有一些经济问题。可能更多还是意识形态的问题,觉得根本不能认同所谓的“主旋律”很痛苦~
用上主旋律这个古老的词感觉我好老朽
guizuyilang 跪族一郎
楼主是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也许基督教圣经能够帮助到你!
沙漠之鲸 不知道追求什么,丧失了最高价值,怀疑相对价值
那个其实我呀,想说的就是对于人生的看法,在大家眼里,政治就是最高追求吗,超脱政治,在政治之上还有哪些需要思考的问题呢,自由民主我也喜欢,可我想在此之上进一步思考。
No_pains 虛無支配廢品收購站
感謝,受益匪淺。

外國是否有鄙視鏈和身份優越感?有的,從我生活過的地方 我個人的視角來看,影響對方的態度主要是個人的言行舉止,無關你的財富和學歷,也可能是我認知淺薄 並未接觸到更深層的矛盾,至少大多數時候,陌生人之間普遍維持表面上的彬彬有禮。

愛情可以超脫政治

排除那些謠言和假信息,墻內墻外都有很多詳實的資料記錄著政權和人民過去到現在的惡。有相當一部分人在了解了後,他們在"反對"走向"支持""的中間,還經歷了"無能為力"。在高墻的注視下,墻內衝塔眾和品蔥,只是茅坑裡的石頭。

之後的部分恕我不想詳談,這裡有許多蔥友與你解析它們,但有一點是肯定的,縱然我過得算是安樂,痛苦卻總是佔據我意識的絕對地位。
jjjjww 中国时政 https://t.me/china_affairs
有这些烦恼说明还是人类,孺子可救,恭喜恭喜
熊熊 最大的特長就是沒有特長「熊熊波動炮」Σ( ° △ °|||) .:∴風紀委員(休暇中)のくまクマ熊ベアー様!
我也跟你有一樣的煩惱,主要是集結于第一條...
總之,希望你能幸福,大家都能幸福~
看了那么多我从我也是墙国底层一员的观点回答一些问题,我一直对你所说的鄙视链和身份优越感表示深务痛觉和引发了一些个人的思考,首先拥有这类思想并且表现相对明显的人或群体我个人认为这是道德素质低下动物本性的表现,有些公知不是一直以社会达尔文主义来形容一些社会方面留有这种社会生态产业链的个人或集体吗?而你说的这些人持有鄙视,歧视,具有身份优越感的这些人我认为就是这种类型,这些人尤其在专制集权无言论自由的国家非常明显,同时个人认为这些人有一个相同的特点通过鄙视,歧视在人类社会某个领域比自己更为弱小的人而获得快感和满足,以证明自己的优越其实是其心理变态下作为统治工具所能获取的唯一动力源泉,同时呢这些人内心也是极其脆弱,自卑其品质也是极其下流,无耻。这也是为什么许许多多不同国家不同肤色的人们一直在努力追求自由,民主,平等,法冶,并一直呼吁人权的原因。岔开一下话题,这也是在中共统冶下教育越来越差的原因,因为其只善于制造一些反人性反人类社会的统治工具,这也是其与文明世界格格不入的原因。
ThomasYan 一个会骂脏话的人。
我就聊精英和平民的问题。
我认为的社会结构或者说社会层次是需要的,因为大家需要有动力赚钱(创造价值)。
目前的社会形态里面有北欧式的极平的社会结构也有美国中国香港和一些独裁政权式非常大的贫富差距的社会结构。
这无可厚非,我认为我们应该关注几点。最基本的是每个人在法律和人格上生来就平等,这点必须要保障。其次是社会竞争是否公平,有没有歧视某些群体,会不会给年轻人,努力的人,小企业以机会。其次是会不会给与底层的人基本的社会保障,让他们有机会再次回到中层。第三是最好有比较庞大的中产阶层。
我个人更倾向精英政治。而今天世界上也没有真正的平民政治,毕竟事物如此繁杂,不可能每件事情都让全民投票来决定。其次是选举往往需要巨大的财力支持,而普通人较难获得这么大的影响力。因此现代的代议制制度其实更像是妥协的产物。而我认为精英政治存在的最重要的原因是,现代社会的规则如此复杂,需要各个领域的专家来解决。
韩国电影《燃烧》讲的就是穷人与富人各有各的烦恼,穷人在为生存烦恼,富人在为生活烦恼,但穷人无疑活得更差,我认同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当人低层次的需求满足时才会追求高层次的需求。人类的发展肯定是有意义的,与古代相比,我们的生活便利了很多。人的烦恼确实是无穷无尽的,但是有些精神层面的烦恼是可以自我调节的,所以也不总是觉得痛苦,我们每个人都是被动地来到这个世界上,都会思考生命的意义,我觉得一句歌词给了我答案“make a better place for you and for me”。
peaceful 豁懷閣下的小粉絲
推薦:
摩根·斯科特·派克(Morgan Scott Peck)-少有人走的路:心智成熟的旅程,
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人生的智慧,
兩本書很好的解決了所有問題。
NZRdlClr5 刷葱上癮了不想寫作業,救命
1我不清楚
2. 簡單地說結論吧,是的
這種優越感是一個人作為一個個體為了在群體中尋求安全感的機制,『原來還有比我差的人啊』這樣就會感到安心
只要不過量,不到沒禮貌或者歧視的程度,其實人皆有之,不用因此覺得自己是個懶人
重點在於有自知之明,盡量提醒自己不要就好
3. 就我的觀察,男生追星的、不思考的也很多,男生也有很多『明明很蠢還以為自己有思想』的人
或許女生也有吧,但我看到的男生很多
愛情當然可以超越政治,前提是愛得夠深
愛得夠深,愛情可以超越一切東西,有的人會為了對方去改信宗教,那當然可以改政治信仰
但是問題在於,你們愛得有沒有那麼深?
又或者,你愛得比較深?
4. 人心被什麼操縱?
送你一句話,天下人熙熙皆為利來,天下人攘攘皆為利往
基本上就是這樣,利可以廣義化為錢財之外的利,包括心理上的快感或生存上的安全
如果你相信人的本性決定看法,正巧我也是
那你應該也會同意『人會按照某算法,權衡利弊,風險和得失以後做出決策』這句話吧?
通過操縱這個人能體驗到的經驗,可以改變算法本身,也就是殺雞儆猴或教育之類手段
通過改變輸入算法的輸入值,就能改變輸出值,比方說跟你說風險很低回報很高叫你投資的騙子
5. 首先,民主未必是正義了
請不要忘了希特勒是民主選舉選上去的
結合你之前說精英主義平民主義一起答,民主只是一種控制獨裁的風險的策略罷了
一個人,再怎麼天才,人無完人,總有錯的一天。為了減小一個人犯錯的風險和犯錯造成的損失,就讓一大群人一起商量,至少不會太錯,也就是民主
但是實際上卻不能做到凡是都公投,就選出總統或議會,讓他們來商量決定過不過法案,也就是部分的民主
但是當全民陷入瘋狂時,勢必會選出一個瘋狂的總統,像是小鬍子
然後再聊價值
一個人的價值,只要他自己覺得有價值就是有價值了啊?難道你活著死了,還是為了有人記得你嗎?那你放心好了,基本上不會有人記得你的
就算是現在有人記得喬布斯,過個1、2百年可能也沒人記得了。就算是現在有人記得習包子,過個1、2百年可能也只有學中國歷史的人記得了
也只有達芬奇、莫扎特等級的天才,或者愛迪生、斯大林等級的人渣,才是會被世人永遠銘記的,不知是所幸還是可惜,你我兩者都不是
但如果你自己死時覺得沒白活(或者,沒白死)不就夠了嗎
6. 當然每個人的幸福都不一樣,但我是不覺得自由民主後就會幸福
只是不自由民主就沒有幸福而已
就像吃飽飯,不吃飽飯肯定不會幸福,但吃飽飯了不等於你就幸福了
沒錢肯定不幸福,但有錢了你也未必幸福
所以綜合看來,要吃飽飯、有錢、自由民主,可能還要其他的東西……
只想说第三点:
对我来说,如果是在正常的地方,人的言论可以被尊重,政见不同是太平常的事情了。
但是对大陆来说,我还是会顾虑对方会不会反手把我给举报了。
可以看下認識基督教的書,比如基督教概論。

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
亲,你是不是老庄读多了。

注意安全,如楼上所说。

想吐槽一下你说的“女生都追星”的观点,未免有点太悲观了吧,我曾经还以为男生都沉迷游戏呢。

关于人生的意义。所谓虚无也是当下的感觉而已吧,所以当下(以及未来)的充实和从容才是最重要的,而非什么人生/社会的终极意义。推荐看看"哈佛大学幸福课",我看了很受启发(当时用的网易公开课)。你的观点在我看有点唯心,似乎所有事物都是源于人的意识-我是比较坚持唯物的世界观的。

还有关于底层。我不知道你真实的出身/境遇,但在我看来你的思想挺贵族的。高中的时候了解过“精神贵族”的概念,大白话大约是“整天想点没用的”。事实上在历史上,已失去了贵族身份和财富,还整天想点没有的人还是很多的。所以就把(暂时)活在底层啥都不能做的自己当做类似的情况也不错🤪。何况我还很喜欢一句话:“中国有什么贵族,不都是暴发户么?”

关于鄙视。我以为关键不是鄙视,而是不平等,是等级化/金字塔。如果我鄙视你玩游戏,你鄙视我追星是没问题的(只是举个例子哈);但是如果这种鄙视是至上而下,层层递增,只能说明这个社会太不平等,底层生活艰苦而没有尊严。在发达民主国家穷人虽穷但有投票权,故而富人/精英再鄙视也不敢表达出来,穷人反而可以大张旗鼓地表达,如此就达到一种“表面平等”的平衡。

个人拙见,好像也偏题了😅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fb_china_today
我就回答2把
这种身份歧视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领域多少存在。但是就美国而言身份平等是每个人从小接受的信念。那些总统候选人都努力把自己塑造成水管工的后代,通过努力成就今天。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你生活中不会因为出生学历收入而低人一等。你的品德和能力是最重要的。我生活过的许多国家美国在人人平等做的最好。

在特定领域比如学术界,特别好的学校会有影响但是不是决定性。在波士顿那种传统的地方更看重学校,更开放的加州更不在乎。
在这个政治为主的论坛上,一切话题都带有政治色彩,这时候首先要注意是避免泛政治化。
自由,民主在中国变成了口号一样的东西,喜欢的人觉得是灵丹妙药,排斥的人觉得其邪恶欺骗。这些都不是正常的心态。因为自由民主往往指向政府,而政府在真正的现代社会其角色应该是非常弱化的。

社会是善,而政府是必要的恶。个人的幸福在现代社会往往和社会相关,包括文化,经济等等,政治真的并不那么重要,你看看美国投票率有多少就好了。

中国的问题是政治体制不但原始野蛮落后,而且渗透到每个国民生活的方方面面,泛政治化,连国民讨论问题也容易上纲上线。

自由民主和个人幸福没有关系没有关系,那是经济,文化组织应该解决的问题。最多自由民主是其保障罢了。
问题太多了,真的回答不过来,不过有点好奇的是感觉楼主有点过度缺乏安全感。据我个人对现有体制的了解的话,如果只是就事论事的写文章的话,内容如果不是太偏激的话,应该是不会被请去喝茶,正常情况下只会删除你写的内容,当然牵扯到舆论的问题除外。
不能留个人信息 住口!你也配民主?你怎么会配民主??
zhenxiang 黑暗更强大,还是光明更强大?流氓的最大问题就是丧心病狂加不要脸。可惜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到底什么能治不要脸?什么能治无敌?
1民主不是保证你绝对快乐,民主是保证你的人权,保证你受到极端不公正的甚至丧心病狂的迫害下有捍卫权利的机会2“幸福是个幻觉,无止境的幻觉。”小白逻辑,你把幸福归咎于个体对幸福的定义和无止境的追求,实际你只注意到了人的内部意识,而彻底忽略了外部环境的巨大影响,而且不是所有人的内部意识都是如你文中所表达的那样。至于我所说的外部环境,生在幸福国家,有幸体会到的不在少数,比如被失踪被虐待被死亡的上访人士,比如因各种原因被车祸被跳楼被癌症的无辜冤魂,比如被权力霸凌强暴的女性,以及各种逼良为娼的事情。这些人的幸福与否,是因为绝对价值的不存在与不可达吗?没有法制倡明的体制,不要说幸福,连生命健康都得不到保障。3你的词藻华丽,用语高雅,但说来说去还是那几个意思。说到深度,你的论述脱离了现实环境,将一些概念引进自创的逻辑闭环以达到逻辑自洽,可以说用语华丽,但缺乏深度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不知道追求什么,丧失了最高价值,怀疑相对价值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28
  • 浏览: 15018
  • 关注: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