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东亚病夫在新话中被当成贬义词?明明近代中国远不如土耳其.也就是欧洲病夫?

是否说明中国人碰瓷的本性已经太过强烈了?
我看土耳其人才应该生气于被上海的弱智报纸和中国并列.怎么就反而是中国人愤愤不平?
 
背景知识:达达尼尔战役土耳其正面打退澳新军团,最终结果让沙俄断绝了95%的贸易线路,可以说掐断了崛起中的超级大国的命脉(此战关系到整个沙俄的命运,可不是朝鲜这种弹丸之地能比的),我在整个中国对西方的历史也没找到能匹敌的战役

协约国方面先后有50万士兵远渡重洋来到加里波利半岛。近11个月的战斗后,约71,985死亡,96,937受伤。这场战役是一战中最著名的战役之一,也是至当时最大的一次海上登陆作战。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很好的提问。个人认为,这是中共(以及之前的国民党)长期以来国耻教育的结果。
 
刘仲敬先生在《世界体系和中国系统的融合与冲突》一文中提到:目前的中国,它的自我想象包括两种成分,这两种成分都不大符合未来它的需要。
 
第一种叙事产生于列宁主义的革命叙事,他要求把整个旧世界的政治经济体系看成是不公正的,给自己赋予改善整个体系的特殊使命。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它发生什么具体的问题,那么这种具体的问题就不能通过纯粹经济发展的方式来解决,而是会把它解释成为,在现有的不公正的国际体系之下,他最终还是没有办法通过合法的和常规的手段,改善自己的地位。
 
第二种叙事,就是中国国耻教育的叙事,这种叙事假定近代以前的华夏文明,是一个比欧洲更为悠久和古老,而且在某种意义上道德观念高于欧洲的文明,他在近代接受国际体系是一种在特殊情况下不得已的妥协,在他自身强大起来以后,他应该摆脱这种束缚,给自己以更高的地位,对他来说,是恢复原有的光荣和伟大的地位,也给世界提供一种比欧洲人能带来的这种世界秩序更好的新秩序。这种历史解读的方法虽然在性质上不同于列宁主义的历史解读方法,但是它对现有的国际体系都是一种革命性的冲击,使中国自身承担了一种他目前还没有做好充分准备承担的巨大的负担。
 
有许多迹象表明,目前的情况和目前的政策已经深刻地受到这两种历史想象的影响,像一带一路这样的工程,如果你仅仅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应该说很难是合理或者是合算的。它涉及的地区,在政治安全上是如此之复杂,在金融方面的信用很差,如果你贸然地卷入这些地方,提供大笔贷款,从纯粹经济的角度来讲,收回贷款的时间非常之漫长,利润非常之微薄,不确定性很大,应该说很难成为一个纯粹追逐利益和经济发展的政治集团所追求的目标。
 
但是你如果从自身的特殊使命感和自我想象来考虑的话,这样做是必要的。因为根据革命叙事,如果你自身的发展受到现行的旧秩序的约束,因此无法有效地展开,合理的办法就是像苏联在1920年代所采取的那种办法,把你的力量投送到国际体系相对薄弱的远东地区,从侧背开辟新的阵地,或者说相当于GCD在1930年代长征到西北那种情况。按照第二种叙事,中国在恢复它原有的国际体系,那么重点就不再是近代体系所体现的海上支配力量,而是要在传统的、1500年以前的亚洲大陆帝国的模式,把文明的中心从英美所主导的海上重新移回到以内亚为中心的大陆上去。根据这种逻辑,即使通向巴基斯坦的中亚道路很不安全、经济上无利可图,但是它就是恢复汉唐辉煌所必需的、不可避免的途径。
 
 
就像在太平洋战场被美军打得哭爹喊娘的旧日本军到了中国,几个日本兵拉着一些伪军可以占领中国一座县城,这种问题还有讨论的必要吗?
事实如此。奥斯曼就在欧陆边上,西化早得多,这是它相比清国的优势,但它没能利用好这种优势,从结果上来说,奥斯曼就剩个土耳其了,比清国更是远远地不如。
你党炒作历史耻辱,不是反省反思,改革推进现代文明,是为了仇恨。

最容易被伤害感情的是,当前排位是宗教狂信徒,朝鲜人民,中国人民,韩国人民。

伊斯兰宗教狂与被代表的中国人民,还会找瓷被伤害感情。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rtgzddgh 已停用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9-01
  • 浏览: 1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