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平价佳士工人维权事件和左派反贼?

我刚刚看了一下佳士工人维权案件的内容,很惊讶去年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群体性事件我都不知道(去年还不会翻墙),更惊讶的是左派反贼的力量(姑且称我们是右派反贼,或美分),一个工人维权运动居然有那么多高校学生、社会团体声援,乌有之乡这个在我看来恶臭不堪的网站都声援了,让我深感意外,这个网站也算是有骨气。这个事件我觉得按规模和影响力仅次于六四和反送中了。
我们讨论一下左派反贼吧,不包括社民,专指西马和毛左。虽然这两类也骂资本主义,骂我们信仰的自由民主,支持毛泽东这个反人类魔头,但他们有一个巨大优势就是扛红旗反红旗,他们的理论基础马克思主义在墙国是政治正确,共匪也必须口头上承认的,不想我们美分公知那样可以随意抹黑污名化,而且他们组织能力很强,我们美分自从六四之后就没再组织起来像样的抗暴运动了。可惜他们不能联合,他们也是我们的敌人,只要他们还给毛洗地,反对自由民主,他们就和粉红共匪一样,是我们的敌人。当然,如果他们能够正视共产主义政权的罪行,认同议会民主,哪怕他们说毛泽东是把马克思的经念歪了,我们都应该接纳他们成为我们的手足。
顺便再说一句,我觉得我们反贼已经如此弱势,被共匪粉红打击如此惨,再内讧简直就是蠢!香港手足都知道和勇不割席!那些品葱里吵架的姨派大中华派、信马克思和反马克思的、法轮功和反轮子的,可不可以先求同存异,我们共同的强大敌人是匪共,我们就先找到最大公约数:反共、认同民主自由,其它就不能等到共产党倒台后再说吗?到时候我们可以投票民主决定,听听人民的意见,能不能不要先自己窝里斗,这不是找死吗?
你们觉得呢?
已邀请:
岳昕出生于北京一个中产之家。她中学时期即关心时事,优越的家境让她有充足的时间阅读和思考。在人大附中上高中时即曾为《南方周末》撰稿,成为了一名自由主义者。2016年秋,她作为北大交换生赴印尼留学。在印尼这一年,她发现即便实现宪政民主,社会矛盾和剥削依旧未能显著改变,这促使了她思想的“左转”。

我个人无法完全认同马派的政治主张,但看完这段对岳昕的介绍,如果他们都是这样类似的思想历程,那他们的政治立场就是真诚的、可理解的。

去年参与工运的那些学生 我相信以他们的能力进入体制混个铁饭碗或者干脆跑路移民,不会有太大的难度,但他们选择了为底层素不相识的工人维权抗争,就已经足够令人敬佩了,要知道你国大学里不少精致的岁静婊,见到民工都是嫌脏绕着走的......期间不断受到当局学校施压威胁,甚至家人被吓到惊惧下跪....和他们比我感到羞愧都来不及,又有什么资格去妄加评判呢?现在他们除了年初放出了一段认罪视频外已经没有消息了,不知现况如何,只能默默祝好而已
支持他们。“打倒专制”也是原教旨马克思主义、毛主义者的追求。佳士工人的声援者们(https://jiashigrsyt1.github.io/,不知道有没有新的网站)为弱势群体提供帮助,揭示政府失责,拥抱言论自由,还反送中。比起还十分遥远的“打倒后如何重建”,目前应当从最迫切的问题着眼,加强交流,共同努力。

而且他们使用的话语十分有号召力。国内的舆论环境大家都知道,宣传口利用了民众对外国宪法、政制的一知半解,刻意曲解,污名化了当年自由派使用的话语(言论自由=口无遮拦=能肆意辱骂少数民族、宗教、人物的国家才是自由的;自由民主=寡头统治,等)。但是写在政治课本里的马恩毛是人尽皆知、不容污名化的,被查禁的几率也更低,能让更多人意识到统治者的言行不一,是非常有效的加速利器。今年996福报、猪厂、花厂等舆论事件中都有人使用马恩毛的话语冲塔,我个人觉得这是佳士工人运动的某种延续。

此外,佳士工人的声援者们不只是冷气军师,他们有组织,有行动力,在运动过程中经历了残酷的镇压(https://jiashigrsyt1.github.io/yiping/),其经历应该成为后来者的借镜。
佳士得工人运动学生领袖之一岳昕,毕业于全国最好的高中,本科就读全国最好的大学。在另一个平行时空里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她现在可以像她的优秀同学一样,通过层层面试,进入外资投行、私募基金当一名分析师,在京沪港的写字楼里拿着年薪五十万人民币起步的工资。然而她放弃了本来可以享受的优渥生活,冒着被喝茶,被酷刑甚至被自杀的风险以卵击石,领导工人运动。在清华北大这种精致利己主义盛行的地方,我不知道这需要多强大的执念和行动力。

我非常佩服岳昕,民主派要是有她勇气和行动力的一半水平,中国的民运已经遍地开花了。
什么是政治,政治就是严格区分敌人,自我与朋友。
如果你是中国主义右派反共分子,那么岳昕那派中国社民主义应该和你是友军,马克思主义只是举着红旗反红旗的那个旗子,政治组织不能一味的看意识形态,更多的要考虑的组织形态,ccp和kmt都是列宁式政党,他们的意识形态完全对立,但做事方式组织模式近乎相同,苏共和大多数社民党的主张是有类似之处的,但两者的行为方式也是完全不同。岳昕的组织实际上是社民组织,他们的诉求尽管与标准右派有冲突,但是跟中共的列宁组织政党还是不一样的,还有组织工会保障工人权益难道不是大多数现代文明国家的标准吗,右派和他们谈不上一家人但至少不是敌人。
至于反共又反中的人来说,中和共其实是没啥区别的,岳昕要是执意搞中国社民党,做中国人,那跟我们毫无关系,是中国人内部事务。把岳昕这类人当做中国人/共产党作为打击对象,分割你们的资产作为战利品对我而有利,和你们联盟只反共不反中对我很不利。结论是毫无疑问的。
Onioner 品葱难民。原品葱Onioner。习以为常,近乎平壤。
借用香港人抗争的一句话,那就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所以香港现在不论是合理非还是勇武派,不论是民主派还是自决派,都团结在双普选这个目标之下,彼此不割席。目前不论是左派还是自由派,都需要一个目标来彼此团结,至少在实现这种目标之前,大家不能割席啊。

P.S 你国左派在香港这件事情上挺让人失望的,除了骂抗争者不够左之外就没做什么事了。
jhg 大小多少,報怨以德
对于这种有组织的抗争活动,中共向来是最顾忌的,打击力度也是最大的

在佳士这件事上,是学生与工人的串联,一旦出现学生会和工会的互动,后果难以控制
此外,被捕者中有不少都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11/marxist2019-最新因声援佳士事件而失联同志名单/),他们更有可能与中上层社会发生联系,
更有必要在形成声势之前把他们打压下去

所以这与左右无关,就是纯粹的镇压

说句題外话,像乌有之乡这些恶臭毛左,吵吵嚷嚷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听说他们为工人维权
庆丰包子的梦帝 撸起袖子加油干
左派也是反专制反压迫的 其实也没什么 我的建议是中共倒台以后 依照不同的政治主张建党 然后依靠人民群众选出执政党 在野党就做好监督作用
Laurent_Romain 不会开高铁动车组的火车司机
真正把大学里面教的马列毛看明白分析明白而不是单纯当赚学分上课睡觉补作业的课的话,肯定会变成反贼的(
尤其是如果更有兴趣去读资本论,共产党宣言,然后读透彻的话.
pincong4015 无希望
支持工人的并不一定是左派。
你支持工人组建工会,支持工人维护自身的权利,这就是明显站在“反专制”这个区间内。
假如把对象从工人换成其它人,同样我相信他们也会支持。
不排除有蠢逼支持共产党觉得这些坏事都是资本
做的。但是我觉得这些“马派”可能更倾向于社民立场,有些可能就是自由主义者为了自保打着红旗反红旗。

个人观点是,只要反专制就是战友。如果成功干掉共产党走向民主政治,我相信左中右在民主政治中都会起到自己的作用。左派依然需要和右派互相制衡,共同存在。
Ambulance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我本来还是想为他们说几句好话的,但看到以下一段论述就觉得,这群人和共产党是一丘之貉:

声援团代表所有支持正义的人们正告广东警方:不要再用什么认罪视频来掩饰自己的罪恶,不要再幻想着人民会因为一个视频而放弃斗争。你们的唯一出路,是立即释放被捕同志,向党和政府,向全国人民如实坦白你们的罪行。

各位不要觉得靠这些人推翻共产党了以后就会开始民主政治,最多只是一个共产党的翻版而已。共产党在1945年的时候说得可比他们好听多了,结果呢?

这些人的认知水平,在哪个民主政体里面都是格格不入的。我尊敬他们的行动力,但我不认同这些人就会更好。
waliesi 我看到底是誰鬧得歡
只要你反中国共产党,那么我们就是朋友在强大的朝廷面前联合一切力量,那么这股微小的力量,会变成一股强大的力量

补充:乌有之乡现在已经变得非常恶臭了,几乎全是赞扬毛太祖,庆丰帝,批评西方势力,然而就是没有像佳士事件一样出来维权的毕竟是墙内论坛,被维稳是没有办法的事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我在文章第四部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当代工运与学运中起到的决定性作用”中分析过这个现象。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720
其实大陆长大的人,如果不去反洗脑,都会有部分观点自觉不自觉是马克思主义的。
我倒觉得我们应该多读马列书,成为里根说的“理解马列主义”的真正反共者。
反贼头目习明泽 厕所革命从我做起
其实这种扛着红旗反红旗的做法有两个优点

1、相对来说安全一些,毕竟马列恩斯毛还写在中学课本里呢;

2、会唤醒很多知识水平不高的底层受压迫群众,以及一部分真心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主要是老党员)。
他们再逆反也很难在思想上直接触及问题核心,这个时候如果用类似这种“清君侧”的方式来引导他们,效果肯定比直接骂共产党好的多。
vry_joker 人们不需要自由,这是最好的时代
支持他们。只要是反专制的都支持,而且左派天然政治正确,有民意基础,组织能力强。至于他们根本上带的极端排他思想要靠法律和宪政去规范,斗争经验不足也可以在实践中成长(虽然很残酷,天下专制政府的手段都雷同)。
昭明万邦 老法师
当然是敬佩啊。

只要你反共,我们就是好朋友!打倒共产党之后的事以后再说,大不了民选执政,给你们点议会席位而已。

国内现在的环境,敢发声直言的人都已经是凤毛麟角了,敢头铁去做工运的人就更少了。

而且工运这事才是最戳共匪心窝子的,一个宣称工农当家做主的国家却纵容资本家压榨迫害工人,这是人干的事?

所以哪怕这一行学生高举马克思毛泽东思想理论,也还是被修正主义的赵弹无情打倒。

这是一群理想主义者,我们不应嘲讽他们。

为失踪的学生默哀。
你們小蔥蔥 王的薩格爾
一直不太清楚,國內的左右⋯⋯
其實我感覺還好,不同派別有爭論
我們現在的狀態其實沒東西可以鬥啊⋯⋯
都只有鍵盤
极左和赵老爷不就是同分异构体么,可以预见的是:如果这帮极左马教徒上位,百分之百会形成新的红色权贵阶层。所以支持赵老爷大力镇压,不喜欢吃屎也没必要去喝尿啊
支持他们,但不要/不愿联合他们。他们对认同自由民主的反贼唯一作用,是作为中共说一套做一套的一个事例。

Ps.【我们】不是美分,五毛是真的拿钱发帖,但【我们】不是,你是在给自己身上画靶子
非常敬佩他们的行动力,去年我抑郁严重天天躺床上混吃等死的时候,居然有人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想想都觉得汗颜。另外他们扛着红旗反“红”旗的行为也确实促进了一部分人觉醒。
但我还是希望,民主派也提高自己的行动力,历史证明,如果不用议会民主制度把这些人框住,后果是很惨的。
“雞精左派”愛黑liberal democracy,但人家可是愛死liberty和democracy這兩樣了的,可以說比liberal還愛(他們會跟你說,liberal對liberty的愛,還不如libertarian)。
要区分真左和假左呀,现在明显是我朝明显是资本主义初级阶段呀,贸易战继续打下去说不定就成帝国主义了。跟左派有啥关系么
WWII的盟军除了民主国家可还是有苏联这货呢?你以为打击轴心国的就是好人了?也许我们的短期目标是一致的,但是今后必然不可能和那些极端共产主义者共存。坚定的共产主义者都是功利主义者,不可能与我们和谐共处。
是真正的勇士

所谓的“非左派反贼”,包括我,除了在网上骂几句还干过什么,要不就是索多玛无义人平民老百姓都是愚民死了也活该。这些人真正帮助过身边被欺压的弱者吗?可以不赞同他们的政治观点,但是贬低别人冷嘲热讽,我们也配?
FanOfLapland Lutherian Christian. Social-democracy. 鞑子。WARREN 2020
马会左派组织工人运动,其组织度和战斗力高于任何海外民运和嘴炮费拉右派,也高于大蜀民国总统你姨。是西北欧社会民主党的正统传人。
挺好的,今天能联合马教徒,明天就能联合isis,别学了马派那一套无底线的统战联合。
喂你吃包子 “中国人素质低”,辱华警告;“所以不适合民主”,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马列邪教有什么好说的啊,为什么许多人认为这些马克思主义者会反专制?他们信仰的学说本身就公然支持专制啊。
除非他们支持民主自由的思想,支持多党制放弃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不然品葱只要坐山观虎斗让一批信仰专制的人和另一批信仰专制的人互斗就好了。

“无产阶级专政的构想最早是由卡尔·马克思(1818年至1883年)提出,让作为多数者的无产阶级取得独裁专政的体制;由于马克思认为各国政府都是阶级独裁专政,所以他认为无产阶级专政并不会比其他的政府形式来的更糟” 

本质上讲马克思主义就是一门为独裁专制唱赞歌的学说,只是打着无产阶级和消灭所谓资产阶级剥削压迫的旗号给自己披上了一层“进步”的外衣。很大程度上马克思是因为自己生活的不顺而对当时社会产生不满而希望暴力推翻社会秩序,对那些比自己富有比自己生活的好的“资产阶级”实行专制

假设这些马克思主义者运动成功了共产党妥协了不在打压他们了这不是更加强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权威?更增强了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合法性?他们成功了就会搞民主自由多党制了吗?我看相反,他们会更赞同共产党一党专政吧。等这些人尝够了赵家共产主义铁拳的滋味他们才会彻底的走上反共反专制的道路。

不要被人带偏了,这里头根本就没有什么策略。
理由有三:
1. 没有任何人拿出实锤证据说岳昕这帮人有策略。当然你可能会说有共产党在拿证据不方便。那我们当然可以降低标准,有没有一个人跟岳昕对面聊过?你不需要公开你们聊了什么,只要表个态说“我们聊过了,这里确实有策略”就行了。有吗?
2. 如果我哪天搞策略搞到你们都知道的地步,我就一头撞死去。因为如果连你们都知道我在搞策略那共产党肯定早知道了——反过来讲,既然很多人都认为这里有策略,那就证明没有。
3. 我们还可以假定说这里确实有策略,那么请问,在你所谓策略的背后,你真实的目的是什么呢?你花费在你真实目标上的精力,是不是应该比你明面上的那个策略更多?那实际情况是什么?诸位有不少都是知乎过来了。知乎上头满坑满谷的梅毒粉和毛左谁还没见过啊?难不成有人以为这帮梅毒粉和毛左私下里都是天天向往西方民主世界的?
从乌有之乡创立到现在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有人认为马列邪教现在没有市场,还一厢情愿的以为岳昕们只是搞搞策略?

我猜测这件事之所以会被说成是策略大体逃不出以下两个原因:
1. 岳昕一方为了防止和过早和民主派翻脸,把自己的行为说成是策略(不可能);
2. 民小们出于自己的妥协本性,主动把岳昕的行为美化成策略。
我觉得第一个不可能,岳昕自己的态度在她的推特里体现的很清楚:

【8.19早快讯]黑恶势力奸细再次袭击声援团! 此人在7月29日来到声援团,31日主动离开(图1:7月30日与声援团合影)。8月18日,在声援团进行文艺汇演时,此人突然回来(图2、3)并主动挑起对春夏之交政治风波的议论,对同学录音拍照,妄图捏造事实污蔑声援团同学反党反社会主义(图4)!
https://twitter.com/yuexinmutian/status/1031056025678503936】

其实如果你对康米的言论有一些了解,你就很容易知道他们对于民主派的态度。所谓“小布尔乔亚的妥协性”,小布尔乔亚是谁?不就是你们吗?
这帮人道德如何且不论,看人还是很准的。小布尔乔亚们确实是抓住一切机会能妥协就妥协。要不就是天天琢磨着怎么改良现行制度,视一切暴力反抗行为如洪水猛兽(一旦涉及地方独立就更别提了);要不就是想方设法统战一切人,指望着靠别人的力量替自己实现民主。
我就很奇怪啊:如果岳昕真的接受了你们的统战,假如有一天她真的在大街上武斗资本家,你们作为她的政治盟友有资格不背锅吗?
我不是说你不能拉拢中间派,但你总得有点底线,不能明明看着就是马教徒还非要说是什么中间派。
讽刺的是,小布尔乔亚们琢磨着统战马教徒,马教徒可看不上小布尔乔亚。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小布尔乔亚们天生具有“软弱性、妥协性”,统战过来根本毫无意义,所以才会直接攻击六四的纪念者是黑恶势力。
当然无论如何,小布尔乔亚们还是会想方设法妥协的,直到人民的岳大救星把他们送进夹边沟为止。


引用一下@第三新索多玛 的回答,柑橘是你葱谈岳盺谈的最好的。

不过我们还是可以利用一下,因为现在情况毕竟不同了。
列梅毒有德国,毛腊肉有苏联,红色高棉有中国,这才取得了成功。但是今天的岳盺任何人也依靠不了。
马克思主义者离开外部势力能成事?窝觉得不行。
虽然肯定不喜欢岳盺宣传的梅毒主义社会,但是不妨碍岳盺为瓦解中国共产党统治也出一份力。
所以民主人士也不妨为岳盺发一下声,帮闲不帮忙嘛。

帮闲不帮忙。刘仲敬早期豆瓣签名。
帮忙:我家负债了一百万被人追杀,您看我怎么办比较好?
帮闲:原指吃干饭从事自己兴趣爱好,而不是完成布置的指定任务的人。举例:我老人家可以帮你在十年内完成民族发明的整理...


哈哈。但是千万不要真的和岳盺结盟。你们立刻会被打成黑恶势力的。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2-17
  • 浏览: 6018
  • 关注: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