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隐藏

川雪落叶 不强自息的精神 =w=
降了几块钱,幅度很小。之前到处大规模定购的猪肉就是临近过年这段时间投放的,目的是稍微稳定一下过新年的物价。
控制猪瘟?可以参考西班牙 台湾 俄罗斯等猪瘟过的地区,用了多少时间,控制都是十年以上为单位的,中国两年还不到呢。猪瘟疫苗?在一个水变油、空中高铁、消灭贫困、鸿蒙、国产芯片超越AMD等,各种官方带头造假,事发后官方又会把受害者解决掉说“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的国度,你信吗?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据说这轮降价的原因是河南非瘟又爆了,风声鹤唳的养殖户纷纷提前出栏止损导致短期供应量增加。
高考状元林欢 2019年高考状元
降个三块两块的,没什么用啊。
巴西、加拿大的猪肉进口都稳定了,美国猪肉进口关税也有豁免了,价格肯定是要回落一些了,但是比起吧也就是杯水车薪吧。至于放出的储备猪肉,那丢丢量面对14亿人市场需求来说连塞牙缝的都不够。
面对非洲猪瘟,还真就没辙。不考虑研制出价格低廉的非洲猪瘟疫苗,中国恐怕都要10年才能肃清疫情。而且疫苗研究这块,前沿研究都还在摸索阶段,应用研究那肯定就是无米之炊啊。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了解真相,何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201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也是这样一个不痛不痒的名字。一位良心犯的妻子在丈夫被强迫失踪后心急如焚,但不久后听说转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以为是好消息;其实那比“刑事拘留”要可怕得多。

对与被关在黑监狱的良心犯来说,有两件事是更大的折磨:

另一个是威胁和迫害家人。一般来说,在专制体制下选择成为一名民主人士或人权捍卫者,应该清楚从事这一事业的风险,并且对此有所准备。当喝茶、软禁、劳教、关押和酷刑都无法让我们屈服、无法让我们停止抗争的时候,为了达到最大的威慑目的,将种种痛苦施加到我们的亲人身上,就成为专制当局常常采用、熟练运用的一种手段了。在我的经验里,争取自由的公民们最难以平衡的,就是社会责任和家庭责任的冲突。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情况下,种种酷刑在持续,一切虐待都有可能,一切信息被剥夺,一丝希望都看不到,软硬兼施之下,威胁家人的做法往往能给被关押者施加最大的压力。很多妥协、屈服、沉默,甚至放弃,是在父母、配偶、孩子等家人遭到迫害威胁或者已经遭到迫害之后而不得已做出的选择。中共也自然清楚这一点。我在香港苹果日报上发表的《中共的政治株连》一文中有专门的列举和论述。

和臭名昭著的中共“双规”制度一样,“指定场所监视居住制度”也是一种“超羁押手段”,因为实践中的异化、并且严重侵犯人权,明显与现代法治文明背道而驰,法学界一直有人呼吁彻底废除之。饱受酷刑的民主人士何德普认为,“中国的监视居住制度是最残忍的酷刑制度之一。”但在一党专制体制之下,缺少司法独立、缺少反映民意的渠道,当局在“维稳”的名义之下明显加强对维权运动的镇压和对社会的严密控制,这种呼吁得不到任何回声。但本书的出版自然有其重要意义:揭露真相,记录苦难,见证罪恶,将是通往正义的道路上不可缺少的路标。
在广州曝光病死猪之前,我就不敢买猪肉了。。现在基本上鸡肉为主,所以母鸡猪肉降没降。
niubility 八九六四 坦克人 tankman 天安门 木犀地 维园晚会 学生动乱 陈光诚 蟹农场 谭作人 高智晟 唯色 盘古乐队 方励之 魏京生 达赖 东突厥 世维会 戒严 活摘 暴动 翻墙 无界 自由门 动态网 明慧 法轮功 九评 退党 黄俄 习包子 五大诉求
抱歉我真不知道,这方面我是岁静了,何不食肉糜的那种。基本不买猪肉了,牛肉为主,鸡肉为辅,都是去某会员店,一次买一堆,没注意价格。
降了几块而已,不会降回原来的水平了,毕竟猪肉价也是割韭菜的工具呀。房价割韭菜割的差不多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2-14
  • 浏览: 3088